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于晴 > 及时行乐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及时行乐目录  下一页

及时行乐 第一章 作者:于晴

  万晋十四年

  轻叩著门,等著房内主人应允,阮府内唯一的女总管凤春才敢推门而入。见到身著单衣的主子已坐在床上,她柔声道:

  “少爷,杜画师来了。”

  “嗯。”

  “小二,帮少爷更衣。”她唤进自己的儿子。即使这是每天必行的公事,她还是出声说明,让主子明白眼皮下的一切动静。

  在阮府里,声音远比眼力还重要。

  “少爷,今儿个还是跟昨天一样,都是蓝纹白底,保证杜画师不会把画了一半的衣服变色。”十七、八岁的凤二郎浓眉大眼,生得十分讨喜。他自十岁开始,天天帮少爷穿衣穿裤,穿到热能生巧,再也不会像当年抖啊抖的,一下子撞到少爷平坦的胸膛,一会儿又不小心摸到不该摸的地方,害他当场哭出声来……

  “你瞧见画了?”床上的男子问道,声音平淡。

  “没。”凤二郎流利答道:“我是很想瞧瞧杜画师如何画出少爷的英明神武,可惜,那人有个怪癖,没画完,是不准看的。”

  “他的规矩倒挺多的。”那声音依旧是淡而无味。

  凤家母子对看一眼,同时暗松口气。今儿个,主子的心情还算可以,不会太难过,万幸万幸。

  凤春轻声道:

  “少爷,杜画师的师傅曾是宫廷画师,杜画师本身在民间有三王之称,多少是会有点怪癖的。”

  他眉头微蹙,转向她,道:“凤春,你说话老是轻声细语的,干什么?怕吓坏了谁?”

  她心头一跳,瞧见儿子比手划脚指著门外。她脸色略白,力持镇定道:

  “我这就去请杜画师进来,要过了午后,她就不画了。小二,还不快滚?”主子要变脸了,奴才不敢说“慢点发火”,只好找替死鬼了。

  门又被推开了,匆匆离去的脚步声里,蹑手蹑脚怕惊扰他的是凤春,又跳又轻浮的是二郎,接著,第三个人的脚步声出现了……

  阮卧秋不自觉地眯起眼。

  “杜画师,请。”凤春的声音从外头传来。

  “凤娘,早啊,你今儿个神清气爽,像朵盛开的牡丹,娇艳动人啊。”说话的人有一副好嗓音,光是用听的,就不由得暗赞这声音好俊。

  可惜,这人笑了。

  那笑声,在阮卧秋耳里像淫笑。他的脸色略沉,聆听杂音之中,此人足音又实又慢,像是整只脚板子确定踩平在地面上了,才继续迈出下一步。

  门,再度地被掩上了。

  根据过去数日的经验,这姓杜的,一向不准外人在旁观画,也就是说,这房间里头,只剩下两个人。

  “阮爷,又早啊。哎啊,今儿个你的气色特别好,很适合作画呢,杜某保证,一定将阮爷画得连潘安都羞愧掩面。”杜画师又笑。

  油腔滑调,没个正经!阮卧秋暗自恼怒,打从心里就厌恶这种人。

  真正有才能的人,怎会如此轻佻浮滑?若不是凤春再三推崇,他会以为这姓杜的小子是来骗吃骗喝的。

  仿佛习惯他平日的无语,姓杜的开始搁笔调色,不时发出窸窸窣窣的声音来。然后,一股从昨天开始闻到的奇异味道淡淡飘散在屋内,呛鼻之中带著涩味,是他不曾接触过的气味。

  双目未瞎之前,他喜绘丹青,工具之中并没有这种气味啊……

  足音又起,像绕过桌子向他走来。他蹙眉不悦,正要开口斥骂,忽然感觉到这姓杜的画师停在他的面前,近到……异样的香气袭面。

  “阮爷,你的衣袍没拉好。”

  那带著俊俏的声音笑著,好近,让他一时措手不及。突然之间,他身上的衣袍被扯动,他大惊,眼虽瞎也能极快扑抓住那只不规炬的手。

  “你做什么你?”他骂。

  “阮爷,你衣袍跟玉佩打在一块,杜某只是帮你拉好而已。你放心,我不会胡乱摸的。”

  胡乱摸?两人都是男人,有什么好乱摸的?赫然发现自己还抓著他的手……这手好像有点滑腻纤细,异样的香味持续著,仿佛藉著交会的肢体传递过来,变得更加浓郁了。

  刹那之间,想起这姓杜的画师老爱“淫笑”,不限男女……脑中逐渐勾勒出一个细皮嫩肉、男女通吃的小白脸。

  思及此,他立刻放手。

  凤春到底是怎么被这小白脸骗的?他抿唇不语。

  “阮爷,我又不是画门神,你老板著一张脸,我怕会吓坏看画的人呢。”

  阮卧秋听他又笑,直觉生厌,表情非但没有松动,反而双目冷冷地瞧往他的方向。

  细碎的声音又起,像是提笔在画画了。即使他再仔细聆听,也只能以揣测去判别,无法如同常人用眼睛去确认真正的事实。

  空气中持续著那股异香……虽因这小子走远而淡去,但始终有股味儿盘旋在鼻头,就像他的油嘴滑舌一般,闻了就教人不舒服。

  一个好好的男人,弄得全身都是味道,成何体统?

  不知过了多久,等阮卧秋回过神后,鼻间香气淡化,取而代之的是这几天很熟悉的酒气……

  又是酒气?

  眉头不自觉地拱起,使力听,听听听,听见……轻微的鼾声?

  额面的青筋在抽搐,这一次不用亲眼去看,也能很明白现下一切的真相!这姓杜的画师分明是欺人太甚!

  时间在流逝,鼾声在继续,他身子连动也没有动过,既不出声叫人,也没有大吵大闹的意图,只用一双早瞎的眸子瞪著那鼾声的源处,像是持续瞪下去,终有一天能看见这混蛋一样!

  良久之后──

  门外,凤春轻柔地喊道:

  “少爷、杜画师,晌午了。”

  鼾声蓦然中止。

  “中午了吗?那正好,我饿了呢!”杜画师忽然出声,热络地收起画具来。
  阮卧秋微掀了唇,冷声道:

  “杜画师,你可有进展?”

  “有有有,当然有啦!”理直气壮得很。

  阮卧秋轻哼一声,唤进凤春,道:

  “你去看看杜画师进展到哪了?”醉了一上午,会有进展,除非鬼神附身!

  “不不,还没画好不能看。”杜画师笑道:“阮爷请放心。我说过,会把你画得连潘安见了你都得认栽。现下只画了一半,最多只能骗骗小女娃儿,等我画完,保证连男子瞧了也动心。”

  “吹牛皮可不是画师该有的本份!杜画师,阮某不在乎你用什么神技去画,也不想知道每天上午你在这屋内干什么勾当,我只要你确实交出画来,能让阮某留传后人!”

  笑声朗朗,正与阮卧秋的一丝不苟形成对比。

  “阮爷,你尽管放心。凤娘说你还没有成亲,那就是连个儿子的影子都没有,就算现下立刻找老婆,也得十月怀胎,才会有‘后人’出现。只要阮爷没私生子,杜三衡就算躺著画,也能在十个月内画完。”

  阮卧秋闻言,脸色遽沉,狠狠瞪向杜三衡。

  “杜某先告退了,明天再见啊,阮爷。凤娘,一块走吗?”杜三衡笑得好皮,显然不把他的满脸青光当回事。

  “凤春,你留下!”阮卧秋怒道,敏锐地感觉到空气的流动……仿佛,那令人讨厌的小子在耸肩,接著,踏实的脚步远去。“他走了?”

  “是,杜画师去用饭了。”

  “再去找个画师来!”

  “少爷,你已经赶跑了三个……”

  “我赶跑的吗?”有些淡黑的唇讥讽地勾起:“我可从没要他们滚,是那些没本事的画匠打著画师之名骗吃骗喝,你在怪我?”

  “是凤春说错。”她暗叹,柔声道:“杜画师是怪了点,可是她师傅曾是宫廷画师,画技绝不在一般画师之下。”

  “你认为一个油嘴滑舌、思淫乱德的男人能有什么才华?”

  “思淫乱德?少爷,这罪名太重了,对她……男人?”

  她一脸错愕,正要澄清,阮卧秋又问:

  “你看过他的画?”

  “是,她曾让凤春看过她的画作。少爷,我从没看过这种书法,山水画、人像画,简直栩栩如生,连画的房子都好像是真的一般,如果不是确定那只是一幅画,我真以为走到画纸后头,就能瞧见那人物的后脑勺呢!”

  阮卧秋闻言,正要怒斥她在说神话唬人,后而想起,数年前他曾在宫中有幸目睹一幅巨画。

  “原来,他的师傅真是宫廷画师。难怪气味呛鼻……他学的是洋人画法,只有宫中才有,那叫油画。”语气逐缓下来,显然暂时勉强压下对杜三衡的成见。

  “少爷,我送点饭菜过来好吗?”

  “我不饿。”

  “可你老是一天吃一餐……”

  “你认为我一天到晚坐在这里,肚皮会饿吗?你下去吧。”

  她张口欲言,很想说,杜三衡也几乎一天到晚不动,还不是三餐照吃,餐餐白饭数碗,外加宵夜,吃得津津有味。

  可现下要是说了,怕又要挑起主子对杜画师的怨气。

  “对了,少爷……”

  “我不是叫你别再烦我吗?”

  她硬著头皮:“不,我是想,有件事一定要说……”

  他打断:

  “这几年府里大小事交给你,还有什么需要我过问的?”摆了摆手,显得不耐。“出去。”

  “少爷,是有关杜画师的事!”她急声道。

  “他?又怎么?”他明显不悦了。

  “我忘了告诉你,杜画师她……”迟疑了会,即使会换来责骂,还是一定要解释的。凤春深吸口气,道:“她不是男人。”

  阮卧秋闻言,脑中先是一阵空白,后而想到那小子身上柔软的香气,对著凤春跟他淫笑不断、男女通吃……他终于恍悟,轻声道:

  “原来如此。我早该想到,他师傅是宫廷画师,他必也是朝中出身,既是小太监,这也没什么了不起的。”

  “不不,杜画师不是男人,也下是太监……她,她跟我一样,都是女人。”

  空气刹那僵住,额面的青筋也不再跳动,苍白泛著青光的脸庞很缓慢地转为满面火红……血管炸破的那种通红。他难以置信地转向她,哑声问:

  “从一开始?”

  “是,从一开始,杜画师就是女子,中间没有变过,我想,将来她也不会变的。”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隔天一早,用完早粥,讨来三亚酒,杜三衡便徐步走向每日必到的“画室”。从厨房到“画室”,距离一点也不远,只是她脚程慢,得花上凤二郎的两倍时间。

  也好,就当饭后散步。阮府位于繁华永昌城内,当初凤娘曾提,这姓阮的当过高官,她料想阮府必定富贵堂皇,好处油水不少,这才应邀来作画。哪知宅子大归大,却很空洞,奴仆不出十五个,有一半以上的楼院都封了起来──人手不足暂封,凤娘是这么说的。可是,她路经几座院子,明明就像是七、八年没有人走进去过,搞得很像是春水街的鬼屋啊。

  就好比现在……

  在往“画室”必经一条路上的尽头,是一座看起来有点荒废的院子。每天早上,在院子前会有一名少年站在那里死瞪著她看,眼神像是要吃了她,一直到她拐弯离开,那可怕的眼神始终在她背后烧著,好像有什么深仇大恨似的。

  这少年实在谈不上什么人味……她杜三衡天生胆小怕鬼,所以每天目不斜视,双腿虚软地走过去,当作没有看见这个疑似鬼魂的少年。

  慢吞吞地,终于到了阮府里最一尘不染的“画室”──秋楼。凤二郎跳出来,怪叫:“杜画师,你动作真慢。”

  “哪慢?”她扬眉笑:“杜某每天都这时候到,不早也不晚,恰恰好。”

  “啐!你画具我都搬来了,说不准看,我也没看,摆在屋内就等你过来。”

  “多谢啦。二郎,你今儿个看起来神清气爽,比昨天更有几分男子气概呢。”她笑。

  “是是是。”他推著她进屋。“少爷,人来啦,保证今天杜画师能把你的英明神武继续延续下去。”胡乱挥手,随即连头也不回地逃之夭夭。

  “早啊,阮爷,今天你脸色红润,正适合作画呢。”她一如往昔的谄媚,然后坐下。

  眼角瞥到他微不可见的竖耳动作,她皮皮笑道:

  “阮爷,你大可放心,杜某的画功虽然还比不上我爹,可至少,能让你的后代一见,就泪流满面。”

  打她一进门,阮卧秋就是沉著脸,听见她浮滑的言语更是火上加油,到最后,他眯眼问:

  “什么泪流满面?”

  她笑道:“阮爷的俊美无俦,一定让你的后代子孙痛哭生不在当时,不能亲眼目睹阮爷的英姿丰采啊。”

  “俊美无俦?是你的画作,还是我本人?”

  “唔,没有真人,杜某可是没本事凭空想像作画的。”

  “巧言令色!”他咬牙,声量压得极低。

  她当作没有听见,开始调起颜料来。双目无聊地乱转,看见他连动也不动的……嗯,对他是有点不好意思,不过如果告诉他,随他躺著坐著走著都成,她已不需这个人像杵在这里了,他大概会以为她是来骗吃骗喝的吧?

  不知道是不是闻到颜料合成后刺鼻的味道,难得地,他又开口了:

  “你师傅是宫廷画师?”

  “是啊。”靠著她爹,她的确是“骗吃骗喝”不少。

  “他学的是油画?”

  她闻言,愣了愣,终于正眼瞧他,很谄媚地笑道:

  “算是油画吧,跟宫中洋人学的。阮爷,你简直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了,连眼睛看不见,都能知道杜某用什么画法,神啊。”

  阮卧秋抿著唇,不愿破口大骂她。忍了忍,才又用很压抑的声音道:

  “阮某只是略知一二而已。我听凤春说,杜画师今年二十左右?”

  “是啊。”她随口道。

  “才二十芳华,就能跻身民间三王,实在不容易。”

  句子听起来很像赞美,但他的脸硬板著,有点僵化发臭,语气似试探。不过她最无所谓了,当是赞美好了。她笑道:

  “多谢阮爷夸奖。这就叫‘有能力的人,不会被隐没’吧。”

  是不是她眼力变差了?发臭的俊脸上好像浮起一条青筋了呢。

  “你师傅的画技必然高超,才能教出你这年纪轻轻便才华洋溢的徒弟。”他咬牙道,当作没有听见她的自恋。

  “阮爷,你连连夸奖真是令杜某受宠若惊呢。”她扬眉笑道。

  他不理,沉声问道:“你师傅现在何方?”

  “唔,阮爷还是别知道的好。”

  此话一出,顿时一阵沉默。唉,她就说,他哪来的好兴致聊天,原来是想拿徒弟换师去。

  “阮爷,我爹的画是不错。可惜,他已经很久不独自作画了。”

  “你爹?”也对,一名画师泰半是不会收女徒的,除非是亲子。“为何不能作画?”

  “他在五、六年前自尽……”

  阮卧秋内心惊讶,一时之间又无语。

  “阮爷,我爹本是宫廷画师,画风偏中原味儿,后来在宫中遇见洋人传教士,跟著学了油画,他不藏私,两样都教给我了。您尽管放心,杜某虽是女子,十指跟男人一样,一根也不缺,握得住画笔。”

  此话分明是暗指他瞧不起女画师……而他,的确有点瞧不起她,女画师多少占了部份因素,但绝大部份是因为这姓杜的油嘴滑舌,教他打从心底排斥。

  民间懂油画的人不多。纵然有,大部份也是年岁过高,不见得能配合他的要求。他沉默了会,终于忍气吞声,道:

  “凤春该跟你提过,现在我是待在屋内让你画,可画是要取景阮府的。”

  “是是,凤春是提过,阮爷大可放心,我透视画法绝对不输其他人的。”她面不改色道。见他竖耳细听,更不敢在语气里流露半点心虚。

  眼盲之人,大多敏感啊。

  一心虚,口就渴,抓来酒壶就灌好人一口。

  “杜画师,作画途中饮酒可好?”他冷声道。

  管这么多?她暗扮鬼脸,又贪了一嘴,才道:

  “杜某的习性,作画中一定得喝水,阮爷可别见怪啊。”

  “你的怪癖真多!”他很不悦。女子喝酒,成何体统?对她厌恶更添三分。

  “没有怪癖不成王,阮爷包容了。”她嘻皮笑脸地自夸。又见一条很熟悉的青筋在他脸上要炸不炸的。

  她心里暗暗叫怪,昨天还不掩其怒的,今天铁青的脸庞老带著一抹尴尬,好像不太愿意跟她共处一室。

  富贵人家的怪癖可比她多,她也不想多去揣测什么,见他放弃抱怨,于是仰头就饮。

  “少爷!”凤二郎活力十足的声音在外头响著:“中午啦!”

  “中午了吗?”杜三衡立刻起身,拉起布遮住不知完成多少的画作,叫道:“二郎,麻烦帮我抬画。”

  “没问题!”凤二郎立刻推门而入,掩鼻叫道:“这是什么怪味?杜画师,这几天老这种味道,你确定这是在作画,而不是在谋杀少爷的鼻子吗?”

  “废话少说,我肚子好饿,赶著去吃饭。二郎,你来不来?”

  “来!厨房里见真章,今天一定赢你!”

  “二郎,你在赌博?”阮卧秋忽然开口。

  凤二郎脸色一变,差点忘了还有一个刚正不阿的少爷。他连忙摇手,后想起是白摇,便赶紧道:

  “没,没赌博,在府里谁敢赌,我第一个不饶他!少爷,你要不要吃点饭?”

  “不必。”仿佛察觉杜三衡在等二郎一块离去,阮卧秋精准地望住她的方向,冷声道:“杜画师先请,我有话交代二郎。”

  “少爷,你要跟我说什么?”可别追问跟杜画师的赌约啊,他最说不得谎了。

  “她走了?”

  “是,杜画师饿坏了,再不走,她会死在半路上的!”凤二郎打趣,见阮卧秋脸色铁青,连忙改口:“我是指,杜画师的食量大,不是有意咒人死的!”一点玩笑话都开不得,唉。

  “哼,今天她穿什么衣服?”

  “什么?”

  “她身上是什么颜色?”她若是男子,他脑中自动勾勒出油头滑脑的小白脸。但她是女人,依她这种令人讨厌的性子,他竟想像不出她的模样来。

  凤二郎的反应不慢,立刻明白他的意思,道:

  “杜画师今儿个穿著白色的上衫,衫上绣著淡纹,不过这是我早上瞧见她的样子。方才她要作画时,便把两袖卷了起来,露出可怕的肤色来;还有,她前襟沾著蓝色……啊,就跟少爷你身上的蓝是一模一样的颜色。若要我说,她头发扎得很随意,发尾乱七八糟的颜色;身上穿的也很朴素,八成是刚来永昌城内,没什么盘缠,在那家老旧的司徒裁缝铺买的。”

  脑中还是一片空白,只能隐约勾勒出一个白色的身影来。

  迟疑了会儿,他问:

  “她的长相呢?”

  “长相?”糟,他可不太会形容女子呢。

  “你连形容一个人的长相都不会?”

  那语气有点不耐了,凤二郎暗暗发抖,双手合十对著远处咕哝:杜画师,别怪我实话实说了。

  脸色一正,对著阮卧秋道:

  “少爷,杜画师很丑,真的很丑。我实在不想冒犯她,但是,如果可能的话,我宁愿天天对著凤春,也不要看到杜画师。”这是他最真心的实话。

  阮卧秋眉头微皱,道:

  “就算丑,也不至于像是毁了容吧?”

  “少爷,‘毁容’这二个字你用得好,二郎正愁找不著贴切的形容。她的脸的确像是毁了容,就算要叫她一声丑八怪,我绝对相信不会有人跳出来反对的。”

  阮卧秋听他说得真切,刹那之间,一张模糊中带著丑陋的五官逐渐具体化,塌鼻粗眉铜铃眼厚嘴、坑坑巴巴的肌肤……对了,她还贪嘴,身子准是有点肥胖,穿著不相称的白色衣裙,说起话来老带著七分轻浮,十足的小人嘴脸。

  原来……

  这,就是画师杜三衡吗?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