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于晴 > 及时行乐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及时行乐目录  下一页

及时行乐 尾声 作者:于晴

  “冬故小姐要见我?啊啊,想起来了想起来了,是阮爷的妹子嘛。”放下画笔,跟著丫鬟走出画室。

  自进永昌城阮府之后,只听其名不曾见其人,后迁居应康城,第一批先出发的就是阮冬故一行。她跟阮卧秋垫后,路上为了同坐马车,还得念一些帐本的数字给他听;他看不见,只能凭记忆,所以她必须反反覆覆念著,到最后她终于无趣到打起瞌睡,等醒来后,发现自己正睡倒在他腿上,正在接手念帐本的陈恩以极耻笑的眼光睨著她。

  真是丢人现眼啊!

  他双眼不便,较之常人要付出更多心血在商业的领域之中,纵使有凤春辅佐,她对他却无任何的帮助。

  哎哎,想来就是窝囊。那可不行,从今晚开始也要让凤春教教她了。

  跟著这个自称是阮冬故的丫头一进冬楼,就见院子里几名年轻的长工不约而同地抬头看她。

  “杜画师不必大惊小怪。他们自幼服侍我家小姐,几乎不曾与少爷打过照面,所以你没见过是理所当然的。”

  “不,我只是觉得他们的发色好眼熟啊……”她喃喃,跟著走进冬楼。

  一进去就见曳地的帘子,帘后隐约有个人影。

  “我家小姐受了风寒,不易吹风,请杜画师见谅。”

  杜三衡摊了摊手,无所谓地笑道:

  “阮小姐找杜某有什么事吗?要杜某为小姐作画吗?”

  “那倒不必,我跟杜画师一样,都不想留画后世。冬故请杜画师来,只是想看看让我兄长倾心的姑娘而已。”

  “那么冬故小姐……”

  “请叫我妹子就好了。”

  杜三衡眨了眨眼,知她这句妹子暗示认同了她。她笑道:“妹子,我以为你要说,你以为阮爷倾心之人,该是个与世无争的大家闺秀才好呢。”

  帘后有成串的笑声。“杜画师,我兄长若与你说的闺秀成亲,那多半是会相敬如宾、平淡无波地过了一辈子,绝不会像现在被杜画师气得脸色铁青,偏偏又心系于你。”顿了下,声音略嫌正经:“杜画师,此次请你前来,一来是想跟你说说话,二来是想看看让我兄长改变的女子,三来是这几年来一直有个问题盘旋在冬故心里,始终找不出个解答来,想请问杜画师有什么好法子呢。”那语气好生的烦恼。

  原来真正找她来的原因,是为了要问她事情啊……杜三衡面不改色,笑道:

  “妹子请说。”

  帘子俊面沉默了会儿,才问:

  “杜画师,倘若世上有个人极力考取功名,可惜科举中的八股文,就是不擅长,你要说没有天资也罢,可那人一生志愿在为官,你说该如何是好呢?”

  “那简单,买官啊!”她嘴快,笑道。笑了两声之后,忽地住口不语,瞪著帘后的人影。

  二官一商,二官一商……难道……不会吧?她是不是不小心推动了什么风水师的预言?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良久之后,她苦著脸,慢吞吞地走回画室,半路听见有人喊道:

  “杜画师!”

  她抬头一看,愣了下。好眼熟的发色啊……

  “二郎,你去画室动我颜料了?”

  “没有啊,杜画师,你瞧,这是现今京师最新流行的。”凤二郎用力甩动他那一头束起的头发。

  “京师流行?”她瞪著那发尾七彩的颜色。难怪方才在冬楼看见那几名年轻的长工,发尾全挺眼熟的,原来阮府里大家都在跟随京师流行啊。

  京师有这种流行吗?

  “正是!”凤二郎贼兮兮地说:“这是京师最新的流行,才刚传进城内。这种新颜色是勇气的象征,据说刚传进城时,有个青年就是染著这种颜色,结果一举打倒欺人太甚的高官呢!很灵吧!”

  她瞪著他,一阵沉默后才问:“二郎……你要勇气做什么?”

  他闻言满面通红,咕哝:“我再下去说,我怕她年纪大了,不肯接受我……”

  她连眼皮也没眨一下,笑道:“二郎,原来你是要鼓起勇气去跟你喜欢的女子求爱啊。”

  二郎搔了搔头,低喃:“虽然她喜欢少爷,可我也有喜欢她的权利吧?”

  搞了半天,他还真当凤春对阮爷是男女之爱吗?这小子也太鲁钝了点吧。

  “好,为了表示我支持你,虽然你一直没赢过我,可我答允你,帮凤春画一幅肖像,让你拿去送她。”

  凤二郎大喜,叫道:“果然有用啊!我才染上这头发,杜画师你就先给我个喜兆,她那里一定没问题的!”

  想要勾她的肩亲热,她不著痕迹地弹开,退开一步,笑道:

  “二郎,既然你要去就快点,我等著你的好消息。”她嘴里配合道,很不想戳破他的梦想。

  凤二郎心里兴奋不已,纵然紧张得要命,也不禁拔腿就往凤春那儿跑。

  杜三衡见状扮了个鬼脸,拉过自己的发尾,好笑道:“勇气的象征?京师的流行?打哪来的说词?”

  “杜画师?”

  她一回头,瞧见阮卧秋站在凉亭之内,像是听见方才她的一举一动。她双眼微亮,笑著走过去。

  “阮爷,我怎么没发现你在这儿呢?”眼角看了陈恩一眼,他正瞪著自己,她暗暗拉过阮卧秋的手,故意宣誓主权。

  真怕这小孩从报恩的心态不小心迷恋上他啊。

  “方才我听陈恩说,早上你跟令尊出门一趟?”

  “是啊。”她微微笑著:“我爹说他不想教我了。他要跟我打个赌。”

  “又是赌?”

  “阮爷,我不得不赌啊,我跟我爹约定每三年比一次画,他画他的油画,我画我的民间画法,直到他觉得远远胜过我才停止。”从腰间掏出一枚印章,塞到他的手里。“阮爷,你发觉这印章有何不同吗?”

  他皱眉:“这印章只有一半?”

  “是啊,从此我只拥有这一半,另一半放在我爹那儿。阮爷,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他想跟我比个高低,看看是他画得好还是我好,终究,他骨子里的画师身分仍然占了上风。”紧紧握他的手,手心微冷。目不转睛地看著他:“阮爷,你说,我能留下他吗?”

  阮卧秋毫不考虑地说:“你若想干什么,还有谁能抢得过你?”

  她闻言,还是盯著他,然后笑了出来。“阮爷,你这话说得真不情愿,就算是安慰,也不要臭著脸说啊。”果然一听他开金口,心里就安定不少。原来,在不知不觉中,已依赖他甚多,这也不知是不是件好事。

  她不知她爹是哪来的想法以为她能与他相提并论,但她也知道若有一天,她爹不当她是对手了,就会绝情撒手而去,这一去,会发生什么事她连想也不敢想的。

  现在,只能庆幸她爹骨子里还是摆脱不了天生的画骨。不像她,只要保全她心爱的人、保住她的快乐,就算要抛弃画画,她也无所谓。

  “谁臭著脸了?”他没好气道。

  “是是是,就算阮爷你的脸发臭,在我眼里也是天下间最好看的男子。”她笑道:“阮爷,以后每隔三年,可要借你的墙一用了。”

  在墙上画画吗?“你要用就用吧。”停顿了一会,俊脸撇开,又道:“这也算是你的家了。”

  她闻言,眨了眨眼,瞧见陈恩很不以为然地转过脸。她心头大乐,要阮卧秋说出甜言蜜语来,那真是得等老天掉下石头再说,这种暗示性的话,她已经够心花怒放了。

  “阮爷,那你再允我一个要求吧。”

  “要求?”

  “你放心,我不会在光天化日之下要求你毛手毛脚的。我只是想,二官一商,你已占了一官一商,剩下的那个官,若隔个几年出现了,能不能别理会,咱们改名换姓,逃到内地去好吗?”

  阮卧秋闻言,当她在说笑话。“杜画师,你真信风水之说?就算风水成真,如今我们已经搬来应康城,哪来的二官一商?”还不知她是个迷信之人呢。

  杜三衡欲言又止,总不能告诉他,他的妹子是个危险人物吧?

  心知不管他今天走上哪条路,哪怕将来有人连累他,她也会心甘情愿地陪他一块生陪他死,欸欸,真是认了。

  “你叹什么气?”他皱眉。

  她摸了摸鼻子,见他一脸正经,不禁又生起逗他的念头。“阮爷,好心有好报,虽然你失了眼,可遇见我,也算是老天爷送给你的好报,你可要好好珍惜啊。”她笑嘻嘻地,等著看他臭脸骂人。

  阮卧秋闻言,先是哼了一声,然后轻轻又“嗯”了声。

  没料到他竟会认同她的油嘴滑舌,一时之间杜三衡哑口无语,满面通红了。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