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于晴 > 及时行乐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及时行乐目录  下一页

及时行乐 第七章 作者:于晴

  “杜画师,少爷有吩咐,东方大人在的这段日子,请随意做客,不用作画。”

  “好啊。”她笑道。

  凤春目不转睛地盯著她纤美肤白的身子。杜三衡随意看了她一眼,也不甚介意地当著她的面换起肚兜,再拿过白衫穿上,一头长发拉出,如瀑布般的披散身后。

  “凤娘,你对我有兴趣吗?”

  “啊……”凤春像回过神一样,双颊胀红。

  那美眸微微往她瞧去,边换上及地的罗裙,遮住她修长美丽的双腿,衣襟凌乱,若隐若现地露出浑圆的曲线来。

  “我是说,你没成亲是因为喜欢女人吗?”杜三衡笑问。

  “不,当然不!”

  “那你直瞧著我裸身做什么?害我心里毛毛的,尤其我衣服穿到哪儿,你的视线就溜往裸露的地方,我真的很怕你像陈恩一样,扑上他的爷儿啊。”瞧凤春满脸通红的。她低头注视自己,拉好衣襟,确保自己该遮的地方都遮。纵然她性子较为开放,但也不会随意露在别的男人面前。

  啊啊,倘若阮卧秋能看,她倒也不介意展露,只是,大概会被他骂到老死为止吧。思及此,她心里又乐了。

  “陈恩扑上爷儿?他、他对少爷做了什么天理不容的事吗?”凤春脱口。

  “我是玩笑话,你别当真。陈恩对阮爷的心思,当年收留他的你是最清楚不过。”见凤春一脸受惊,她又笑:“我说什么你都当是屁,放了就不见了。”

  “杜画师,你……是在试我吗?”

  “我没在试你,只是,从看见陈恩开始,我一直在想,这么小的小孩儿,怎么会对阮爷有异常的情感?说是私生子那也不可能,我怀疑阮爷他将来的妻子不主动点,只怕是连肢体碰触也少有,怎么可能会有私生子呢?”心中自动把“妾”那个字划掉。他并非是纵欲的人,不,根本是一个注重精神层面远胜于男欢女爱的人,偏偏她跟他不一样,若有了心爱的人,不管是哪一样,她都很贪心地想要得到。

  不自觉地舔了舔唇。昨晚好不容易才偷得两个吻就睡著了,好不甘心哪,又得开始过起回味的日子。瞧了凤春一眼,瞧她还在瞪著自己,杜三衡笑道:

  “凤娘,我常想,一个人不管曾做过什么惊天动地的事,迟早会遭人遗忘,那么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才会将阮爷做过的事长惦在心头呢?”

  “杜画师……”她发现陈恩迷恋的原因了吗?

  杜三衡随意扎起长发,一脸笑容:“我只是随口说说,你随便听听而已,阮爷一听我说话,他就气,哪来听我这些话呢?”

  言下之意就是不会多嘴,凤春暗松了口气,见她长发还是五颜六色的,外放的形象实在不是跟少爷很配啊。

  正因不配,所以才会一开始将主意打在田家小姐身上,哪会想到近水楼台呢?

  “杜画师,你的嘴唇是肿的……”又红又肿,让人很容易联想。

  “确实是肿的呢……”她皱眉,又耸肩笑:“无所谓,大概是被虫子叮了。”

  凤春暗讶,这么外放的一个女子,不知道她唇肿的原因吗?还是,真是自己误会了?明明一早到秋楼,看见她睡在少爷床上,而少爷托腮在桌边打盹……

  “杜画师,昨天晚上……少爷他……你……有没有……”

  “我跟阮爷还算清白,他也没主动碰我。凤娘,你可以安心了。”她笑,语气里充满惋惜。

  “可是,你们一夜共处一室……”那红肿的唇实在不像没有被碰过的样子啊。

  “不打紧的。”杜三衡食指放在微翘的红唇上,笑道:“你不说我不说,没什么事的,何况,上回我迷了路,不也是阮爷一夜陪我的吗?”

  那不一样啊!当初少爷不顾两人可能著凉的风险,就待在楼外的长椅上,一直到天亮才让二郎抱她进屋暂作休息,这一次是两人共处一个屋檐下啊!

  她在阮卧秋身边服侍多年,纵然无法与他谈心谈事,但多少知道他的固执,尤其他不爱近女色,若有女子在他的屋内待上一晚,那想必他心中已有了计较。

  原以为,少爷该配的是像田家小姐那般,两人可以过著与世无争、神仙眷侣的日子,也是少爷为老百姓付出这么多,而该有的福报才是,只是现在——

  杜三衡看向她,有点想笑。“凤娘,你的脸色好像在说‘该怎么办才好’?我喜欢阮爷是没错……”见凤春一脸打击,她又笑:“你想得还太多了,现在不是两情相悦,只是我一人单方面喜欢而已。对了,你方才不是说,还要回阮爷那边吗?”

  “是是。”一早到秋楼,就被吩咐陪著杜画师回来,再请大夫过诊。“现下杜画师没事,我还得回去告诉少爷,他今儿个有点怪,说要问我平常是怎么处理府里内外的事呢。”平常根本连理都下理的。

  杜三衡闻言,连眼里也带著笑了,语气放轻:“那不是怪,是有好事发生了。凤娘,你忙你的吧,我还得处理画呢。”

  等凤春离去后,她掀开画布。果如预期的,这张肖像愈来愈不像他了,她的画技远不如她爹,还好,画烧了再试一次,他也看不见,不会知道她是半吊子画家。

  取下高丽纸,她走到客房前的院子——原本,是想找个隐蔽的场所烧成灰烬,不过那东方非的随身武士太多,走到哪儿都容易撞见,不如在自家院子烧了省事。

  她蹲下,一点也不心疼,点火开始慢慢烧起这张画来。

  火焰吞噬著肖像,从蓝纹白底的衣袍开始,逐渐往上窜起——

  “宫中下令,民间画王杜三衡等三人即日进宫,受封为宫廷画师,让我想想……那一天我听温公公道,民间三王之一杜三衡因七十古稀,不克舟车劳顿,就算入了宫,怕也撑不了几年,故让他在民间养老送终。本爵爷在来阮府之前,曾听说杜三衡在此作画,我还在想,这里哪来的老人,搞了半天,众人嘴里的杜三衡是个姑娘家。杜姑娘,你说,到底是温公公有胆子欺骗圣上,还是,你是冒充的呢?”

  杜三衡闻言,脸色微恼,慢条斯理地站起来,转身瞧见一身华贵美服的男子优闲摇扇,一双细长的眼儿,正轻蔑地瞧著她。

  她拱手作揖,展颜笑道:“东方大人,你在朝中多年,应该明白朝中官员如同天下百姓一般,说穿了,不就是个人吗?”

  东方非没料到她会这样说,怔了会儿,才笑:“杜姑娘说得是。那个狗奴才天性胆小,为了保住性命,竟敢对圣上说起谎来,看本爵爷回去不重重治他罪!”

  “那可就不干我的事了。”她摊手笑道。摆明了对方是死是活都与她无关。

  一双眸子不离她。“杜姑娘,你既是民间三王之一,抗旨入宫,可知有什么下场?”

  “抗旨?”她故作无辜,讶问:“大人,从头到尾我从没接过圣旨啊。啊……一定是我长年流浪在外,圣旨到杜宅也是无人出面,想来这就是那温公公不得不编造谎言的原因吧。”

  东方非听她说得不徐不缓,仿佛真有其事,忍不住哈哈大笑:“你跟阮卧秋的个性真是天差地远,他要是你,此刻必定据理力争,保住那姓温的性命。杜姑娘,听说昨晚你一夜未出秋楼,原来卧秋兄喜欢的是你这种女人啊,早知如此我从京师送你这样十个、八个女子任他挑选、他也不会孤家寡人到现在了。”

  款钦,不过逗留一夜却闹得人尽皆知,阮卧秋清白的名声算是被她毁了。心里不太高兴,杜三衡仍笑:

  “东方大人,既然你与阮爷是朋友,理当明白他的为人才是。”

  四两拨千斤吗?阮卧秋竟会看上这等女子!“杜姑娘,卧秋兄的性子我最是明了不过,会跟他共处一室、共度一夜的女子,他必会负起责任来。坦白说,原本我怕他孤老一生,还打算此次前来为他寻觅良缘呢。”

  她闻言,目不转睛地注视东方非,笑道:

  “东方大人,你对阮爷真是了解得透彻。”

  “杜姑娘,你话中有话吗?”东方非轻笑两声,一走近她,就见她退了一步。

  他垂下视线,瞧见有幅画在烧……他眯眼,瞧见了那还没有烧到的一角……

  “这是你的画?”纵然他是外行人,也能看出这有负画王之名。

  她暗恼自己该早点烧掉才是,却不动声色笑道:“正是杜某的失败之作。”

  “失败之作?”连说话也为自己预留后路吗?他哼笑两声:“杜姑娘,你不当宫廷画师太可惜了。你若是在宫中当差,你这张嘴,可保你不受小人陷害。”

  “多谢大人金口。”她扬眉,笑道:“可惜杜某对现在的生活满意极了,若真要入宫,只怕一个不小心,惹怒龙颜,杜某死不足惜,拖累了引我入宫之人,那我可就内疚了。”

  他先是眯眼,然后缓绽出笑:“杜姑娘,你的暗示够明显了,要本爵爷当作没看见你吗?为什么我听你说话挺耳熟的呢?”耳熟到几乎觉得天天听见这样的话。

  “杜某从未上过京师,也不曾见过大人啊。”

  “我也确定没有见过你。杜姑娘,我呢,最忌讳外人欺骗。通常敢欺我的下场,非死即伤,你可要有心理准备啊。”薄唇掀笑,透著阴沈。

  杜三衡笑道:“大人,杜某不过是一介小女子,充其量挂著画师之名,平日为人作画聊以糊口,而大人您是尊贵之身,我哪来的机会欺骗你?纵然有此机会,依大人的聪明才智,怎会被我所骗?”

  狡猾之人他不是没见过,但此女是个中之最,他正要开口,忽然听见有脚步声往此地而来,杜三衡也听见,两人循声往拱门瞧去,后者讶异,随即笑道:

  “阮爷,早啊。”后头的陈腔烂调就免了。反正他听了也当是放屁……他的脸色有些难看,也难怪啊,一早清醒发现自己不知何时爬上他的床,让他不得不在椅上睡一晚,还毁了他清白的名誉。款,出师不利、出师不利。

  “杜画师,我不是要你马上来秋楼作画吗?”阮卧秋不悦道,身边的陈恩则狠狠地瞪著东方非。

  杜三衡面不改色笑道:“我正要过去呢。”向东方非揖礼,道:“大人,请恕杜某不陪了。”

  她见画已烧个精光,便走过东方非,停在阮卧秋的面前。他眼上已蒙上白布,无法看见他那漂亮的丹凤眼,好可惜啊……他仿佛察觉她放肆的注视,俊脸微露火气,走过她,巧妙地挡在前头。

  “东方大人也在此?”

  东方非收扇,哼笑:

  “卧秋兄,你现在才发现我,未免太过迟钝。”

  “阮某只是名瞎子,没有出声,我是不会知道的。”

  “你也知道你只是个瞎子吗?当你还是都察巡抚时,要在我面前保人已是难事,如今你只是一个瞎子,还是妄想在我面前保人吗?”东方非笑道,瞧见他身后的杜三衡微微眯起眼,心里匆地大乐。“卧秋兄,你这个画师真有趣,能得你欢喜,必有过人之处,你与她相处,可觉有何异样?”

  “异样?杜画师长才过人,阮某聘她进府作画,并无不妥之处。大人,您在宫中一向不喜留像,杜画师对你来说,并没有任何的用处。”

  不喜欢留像……她直盯著他,暗叫声“难怪”。有一种人最不愿留下肖像,就是怕画出最不为人知的一面,不像阮卧秋,行事正大光明,就算画个七、八十张的阮卧秋,他也不怕别人看穿什么……糟,在光天化日之下,竟然想要碰触他了。

  “卧秋兄,你当真以为她就是杜三衡?”

  阮卧秋不及回话,她便笑道:“杜某有印章可证明身分,大人需要验明吗?”

  “哼哼,卧秋兄,你听见了吗?章子可以盗、可以仿刻。她不说以画技验明正身,反而以身外物验明,你从未怀疑过吗?”

  “屈屈一名小画师,是真是假,不烦大人劳心,这里毕竟是女眷客房,陈恩,带大人出去,瞧瞧大人要上哪儿,你都跟著。”

  陈恩虽不情愿,仍然应声。

  “何必呢?”东方非眸里脸上充满笑意,显然自来到阮府之后他心情挺好,而巧合遇见杜三衡,他更乐。“卧秋兄,你是我极为看重的人,绝容不得有人冒充画师来欺骗你!”轻佻的眼对上她的眸,笑:“杜画师,正好,油画这玩意,我在宫中见多了,卧秋兄双眼失明,自然无从辨真假,这样吧,冲著我跟卧秋兄的交情,给你半个月时问,你就给我画出一张卧秋兄身著朝服的肖像吧,你大可请助手来帮忙,若是能教我认同你这画王的功力,那么本爵爷就替你只手遮天,不押你进宫;若是假的……哼哼,光凭著你欺世盗名,让我想想,该如何判你罪刑呢?”

  阮卧秋皱眉,正要拒绝,却听见身后的杜三衡笑道:

  “大人的命令,杜某不敢不从。”

  东方非见她死到临头,仍然气定神闲,心里反而更要在阮卧秋面前狠狠摘下这朵不知死活的鲜花……要判什么罪呢?入军营充妓,还是判个立斩之罪?光用想像,就觉高兴不已。

  “大人!”

  “卧秋兄,你要为她求情?在你心里,她若真是民间三王杜三衡,你又何必为她说话?”东方非哼笑,上前附在他耳边轻声说:“卧秋兄,你的眼睛瞎了,连心也瞎了吗?你不是最讨厌我这种人了吗?何时竟也会喜欢上跟我这么像的女人呢?”语毕,哈哈大笑,又睨了她一眼。“杜姑娘,七天之后,你跟你的画就在正气厅里见吧。”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秋风扑嗤扑嗤地拍打著墨绿色的衣袍,走在前面的男子忽然停下,对著身边的少年道:“陈恩,你先下去,我让杜画师扶我回秋楼。”

  “啊……爷儿,她粗手粗脚的……”

  “叫你下去就下去,由得你多话吗?你是要我闻著你一身的酒气吗?”

  陈恩闻言,咬唇,临走前狠狠瞪了杜三衡一眼。

  “杜画师?”

  “我在。”她笑,上前扶住了他的手臂,慢吞吞地跟著他往秋楼去。

  “你的声音带笑啊……”阮卧秋沉声道:“你打算如何做呢?”

  “船到桥头自然直啊。”

  他停步,转头面对她。“船到桥头自然直?你当这半个月里老天爷会降下奇兵帮你吗?”这个女人到底在想什么?

  “不然我该如何呢?”她想摊手,却舍不得放掉他的手臂。最近,真的愈看他心里愈痒,好怕自己哪天被附身不小心把他吃了。

  注重精神层面啊……唉,她也修身养性算了。

  “你不该允诺的!”

  “无论如何,他都会让我点头的,既然如此,不如我一口答应下来,还少受些折磨。”她笑,然后难得地皱眉,说道:“我知道你不怎么喜欢他那种人……”

  他先是一愣,不知她话题为何遽转。

  又听她咕哝:“我跟他可不是同一类的人。除非有人惹火我,我才会算计人家;我也承认我是油嘴滑舌了点,不过那是我享乐的方式……”

  “正因他贪图及时行乐,所以在朝中只凭自己喜好做事。”他沉声道。

  这么巧?“冤枉啊,阮爷,我找乐子可不会拿人命开玩笑啊。”早知如此,就说她勤俭耐劳好了。

  “他跟你一样,说起话来油腔滑调的。”

  好狠,存心判她死刑嘛。“阮爷,我杜三衡说起话来是轻浮点,但,我可是世间独一无二的,你拿他来跟我相比,是瞧低了我!”

  他轻哼一声,又朝秋楼走去。她赶紧追上,搀扶住他。“阮爷,船到桥头自然直,我自幼奉行这条金律,老天既然让我出生在这世上,就不会不给我活路走。”

  “你想得真是简单。”也只有她这种人会这么想吧。

  “人,也不过就这么简单啊。”她笑:“在我三餐不济时,我爹收养我;当我用尽盘缠时,正好阮爷你赶走了其他画师,你说,是不是船到桥头自然直呢?”

  他不答反问:“杜画师,你身子好些了吗?”

  “啊,只是空腹喝点水酒,闹个肚痛而已,大夫也说没事,是阮爷太太太关心我啦!”

  他对她语气里的暧昧不予置评,只道:

  “陈恩说,是你灌他酒的。”

  她扬眉,扮了个鬼脸,笑:“这不是恶人先告状吗?明明我瞧他心情不好,好心陪他一会儿,哪知他偏猛灌。”

  “以后别让我再闻到你身上酒味!”

  “阮爷,别这么严嘛,偶尔心情不好时,喝个两杯,就能转好。既然有这么省事的方法可以让心情转好,何必太计较呢?”

  他停下脚步,又皱眉了。“心情不好就喝酒?”

  “是啊,不过你可别以为我是酒鬼,最多我只喝几口而已。”

  心情不好就喝酒……他想起每天作画时,她总要喝上两口;又想到那一回出门,在饭铺子面前找著她时,她身上也带著酒气……心情不好吗?他沉吟。

  “阮爷,昨晚我唐突,在你床上睡著,你可别在意。”她随口笑道。

  “哼。”

  杜三衡习惯他的臭脸,一点也不以为意,道:“我记得我作了个梦,梦里每一次肚痛时,就有人喂我吃饭……若能天天作这种梦多好。”几乎想赖定他的床上了。摸摸红肿的唇,在梦里唇里舌间都是那股味儿,让她好睡到天亮,好想念啊。

  “你的梦,跟我说做什么?”语气有点狼狈,俊秀的脸庞也有点发红。

  杜三衡有些莫名其妙,伸手想触他的颊面,他仿佛早就察觉,立刻撇开脸。

  “你不要动手动脚的!”

  “阮爷,你一定是没喜欢过人。”

  “喜欢?”他有点恼怒了。“就算我没喜欢过人,那又如何?你喜欢淡如水的感情,那不是跟我没个两样?”

  她愣了愣,张口想要说什么,却及时闭上嘴。

  没等到她的回答,他心里失望,暗叹口气,道:

  “杜画师,你随心去做吧。这一次,是我为你招来灾祸,东方非是一个不达目的誓不甘休的人,他处处与我作对,连带的让你受委屈了。”

  “这小事,我可不怕。”她微微笑道。

  也是,她胆大包天也不是这两天的事了。难得地,他嘴角泛笑,却带点苦意:

  “可惜我双眼失明,否则真想看看你到底生得什么三头六臂的模样?”

  清朗的笑声在四周响起,连带著,钻进了他的黑暗里。

  “阮爷,我今天穿了白绸上衣跟长裙,腰间系了细带,头发让红色束带扎起,不知道你脑中有没有个雏型?你若喜欢,我天天可以告诉你我穿了什么……今早,凤娘送我回秋楼,目不转睛地盯著我的身子瞧……”

  “盯著你的身子瞧?”他微怔。

  她讶异地看了他一眼。原以为他会大骂她不知耻,当著他的面说起她的身子……她嘴角悄俏掀笑,道:

  “我衣服穿到哪儿,她就往剩下没穿的部份瞧去,瞧得我心里直发毛,连我穿了肚兜、换上衣物,衣服没拉好,她竟然瞪著我的……嗯,再说下去,我可要脸红啦。阮爷,你自由想像吧!”

  自由想像?这女人分明是——

  他咬牙。若没有“自由想像”这四字,他压根不会往邪念想去,偏偏她说了,就是料定他眼盲,在眼内一片黑暗之中,会无法控制地勾勒她所说的景象!

  她的身子吗……

  “凤娘瞪著你做什么?”他集中精神,咬牙切齿地问。

  “谁知呢?”她扮了个鬼脸,笑得好乐。“我本来还猜她是不是要将我的体态记下来,然后一一细述给阮爷听……”

  “胡扯!”他骂道:“你、你就不能正经点吗?你还是个黄花闺女,这样说出去成何体统?”

  “款,阮爷,你还不了解我吗?”她笑道:“不是心爱的人,我不会胡言乱语,这种话我也只会说给你听而已。可阮爷你不一样,纵然你成了亲、圆了房,还是不会胡言乱语。”想想也挺心酸的,遇上了一个不知情趣的男子。只怕就算它日他成了亲,也会每天对著妻子拱礼客气道声“娘子,早”,然后拂袖而去,让陈恩念书给他听。光想到就很想叹气啊。

  阮卧秋双颊微热,心里恼意不断。他真这么无趣吗?

  忽然间,他反手抓住她的手腕,让她惊诧。

  “阮爷?”被他拉上前,几乎要跟他脸贴著脸了,她心头猛跳,屏息瞪著他。

  “杜画师,听你这么一说,我当真是一个很无趣的男人了。”

  “唔……人都是会改变的嘛……”怎么觉得好像有点角色颠倒了。

  “杜画师,咱们来玩个游戏,你若猜中,我就允你一个要求。”

  她双目一亮,笑道:“好啊,阮爷,我若猜中,你主动……亲我一口。”舔舔唇,好想啊。

  这回他没骂不知羞,白布蒙著眼,也不能从他眸里猜测他的想法,只能看他颊骨微红,刚毅的嘴线紧抿著。

  “杜画师,你在阮府这么久,一定听过下头的人提到府里的风水。曾有风水师说过到我这一代,必有二官一商。”

  “是啊,我是听过。”她严阵以待。

  “纵然我曾当过宫,但,风水一说,我从不在意。前两天二郎跟我随口聊到这事,阮家这一代仅我跟舍妹二人姓阮,你说,这二官一商,到底是指哪三人?”

  “阮爷,你真狠,拿这么难的问题问我。”她叹气。分明要她看得到却吃不到。

  他嘴角隐约有抹得意的笑。“杜画师,依你的聪明才智也猜不著吗?”

  “说是依我的聪明才智,不如说,我一直在看著你啊,阮爷。”她苦笑,然后苦笑换成很皮的笑意:“阮姓既然只有两人,你曾是官,再让你回头当宫那绝不可能,那么,二官一商中,你就占了两个,先官后商,你说,我猜得对不对?”

  阮卧秋内心不知该赞她的细心,还是该动容她这么地注意他。他脸色未变,道:

  “你连我想做什么都猜出来了?”

  “阮爷,你并非是一个一蹶不振的人。你放弃了官场,却不见得能放弃你骨子里的正气,这些年来你应该早已明白无官无势无名无利,想要扶助百姓,也不过是空口白话!阮老爷重商,必早有根基,你要循线重来,不是难事。”

  “是凤春说的?”

  她笑:“凤春只说你想知道她这些年来打点的生意而已。”

  事实上,凤春也只知如此,她能猜得这么多,连他都惊讶。阮卧秋默不作声半晌,又问:“剩下的那个官呢?”

  “我是绞尽脑汁也想不透啊。二官一商,你先官后商,剩下的那个官,绝不可能是你妹子冬故,听说她才十来岁而已,成天不出闺门,是个标准的大家闺秀;而我,也不是一个愿意女扮男装去朝廷当官的人啊。”要她先背八股文,她宁愿一辈子都当个不成才的小画师。

  “你去当官?”他怔住。阮府的风水跟她有什么关系?

  又听她咕哝:

  “我是怕,万一这二官一商里,包括了你的妻子,那我可倒楣了。嫁过去的人,是要从夫姓的。”

  她嘀嘀咕咕的,让他几乎要失笑了。这女人,要真占了那个“官”位,只怕她没个两天就要辞官跑了。妻子吗……这女人,当真是毫不掩饰啊!

  “杜画师,你真这么想当我的妻子?”

  这是自与他相识以来,他问得最露骨的一次。以往他不是当听而不闻,就是斥骂不断,她盯著他,摸了摸唇,很坦率地笑道:

  “阮爷,如果说,成为你的妻子,才能独享你一个人的话,那么,我是很想成为你的妻子。”自动再度删除那个“妾”字。她几乎可以预见成为他妻子的女人,真的可能一年只有几次能碰触他,没必要再找妾室来分享。

  阮卧秋闻言,没怒没气,唯一露出情绪的是白布下的双眼。他道:

  “你猜出剩下那个官了吗?”

  “没有。”她沮丧道。

  他微微一笑,道:“那么你只算猜对了一半。”

  “猜对了一半啊……其实跟猜中没什么两样嘛。”她很赖皮地说。

  “是啊,跟猜中没什么两样……”阮卧秋轻声道,将她再拉近一点。

  她没料到他这么主动,不由得瞪大眼,见他倾身缓缓接近她的脸。

  刹那间,心头乱跳,双手发汗,浑身轻颤,纵使之前偷得几次小吻,也没有这次他主动来得让她心跳如鼓。

  “杜画师……”他的唇微启,气息笼罩著她。“你这般真心喜欢我,我若不回报,岂不是太薄情寡意了吗?”他柔声道。

  “唔……”头晕目眩、头晕目眩,心跳到她几乎要软掉了,根本没有仔细听他说什么,只能盯死他愈靠愈近的嘴唇。

  “杜画师……”仿佛像能看见似的,他的嘴就停在她红肿的唇前,几乎要吻上了。然后,他的嘴角勾起一个有趣的笑来,柔声在她唇前低语:“这,就是你猜对一半的奖赏。”随即,放开她。

  她一怔,双腿一时没有力气,跌坐在地。

  心里迷迷糊糊的,渴望还没有停止,有点像酒瘾犯了,却没人拿酒给她。

  “杜画师,你腿软了吗?”他听著她的举动,同时退了好几步远。

  “你……你……”不停地摸唇。这男人、这男人!

  “尝到咬牙切齿的滋味吗?”

  “你诓我?”就差一点、就差一点啊!

  “你猜对一半,自然只有一半的奖赏,我一向讲究公平的。杜画师,你还不了解我吗?”他笑。

  可恶,就是了解他,才会著他的道!才会以为这种机会不可错失!心好痒啊!

  “阮爷,你就这样抢走我的快乐来源,有没有良心啊你!”她暗骂,被吻跟主动去吻他,完全不同啊!现在心口还怦怦地直跳著,唇发著烫!可恶,竟故意仗著对他的迷恋而骗她!

  他微笑,并不答话。

  “阮爷,那答案可以说了吧?”

  “不知道。”

  “啊?”

  “连我都不知道。”会不会有知道的那天,他也不甚在意,风水之说,只是一个依据,但不见得是一定。

  “你——你!唉,阮爷,你讨厌我竟讨厌到不惜牺牲色相来欺负我了吗?”想了就恨、想了就恨,早知如此,方才就不要小女儿心态,先反客为主再说了!

  他闻言,轻哼了两声,低声道:“若是真心讨厌,我连点暧昧也不会给。”

  这话,自是没有让她听见。

  她用力敲著碎石地,心头被他挑起的渴望不减,巴不得扑上去先吃了他再说!那种感觉就像是她口渴至极,明明他要给她水喝,却又欺骗她。

  心头好痒啊,从没被他这么反将过……见他慢吞吞地摸索要走回秋楼,她连忙爬起来,有点狼狈地追上去。

  顺手扶住他的手臂。“阮爷,咱们再来玩个游戏吧?”

  “不赌了。”

  “阮爷,再来一次吧……当我求你嘛……”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