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宛宛 > 不恋今人爱古人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不恋今人爱古人目录  下一页

不恋今人爱古人 第四章 作者:宛宛


  抱着轻若羽翼的高玟,博尔术跨入了昨夜他安置她的厢房。

  她一直没有说话,只是愣愣地望着远方,没有焦距地眨动着双眼,仿佛这世界的一切都与她不相干一般,平静地任自己抱他入房、将她平放于床铺之上。

  凝视着卧在白色床褥之中、显得幽静、苍白的高玟,博尔术心头竟隐约地产生了不该有的情愫。

  她很美!

  不说话时,柔顺、温婉的神态仿如江畔杨柳般飘然出众,更似水中的仙子。

  除了美貌之外,她轻柔似水的嗓音、于言谈中所流露出的自信,加上敢与他争执的个性,无一不是她独特的地方。而真正吸引他注意的,是她不怕他。

  向来当他瞪视着某人,即使那人是个男子,都会忌惮三分地不敢抬目迎视。可是高玟没有。当他愤怒以对,或以迫人的口气逼问时,她即使有些心慌,仍依旧把头抬得高昂。真是个有个性的女子。

  “少爷,我来服侍这位姑娘,您下去休息吧!”一直待在厢房内的苓儿开了口,有些畏惧于向来不苟言笑的少爷。

  “你去吩咐膳房熬些粥送上来。”博尔术头也不回地交代。待苓儿脚步声渐远,博尔术改用较和缓的口气问高玟:“你究竟是来自何方?”

  高玟转过了身面对着墙壁,不愿回答。反正不论她说什么,别人也不会相信的,又何必多费唇舌呢?

  “不许背对着我。”扳过了高玟,博尔术要她看着自己。

  高玟摇摇头,依旧是沉默不语。她能说什么呢?她咬了下唇,忽然有了想哭的冲动,她会被当作间谍吗?她真的得要待在元朝一辈子了吗?

  眨了眨眼,眨回了眼角的泪光,她不想在别人面前哭,那仿佛是把自己的最隐私一面暴露在别人面前一样。

  “为什么不说话?”博尔术捏住了她的下巴。

  他不习惯也不悦于一再得不到回答。但是她隐忍悲伤的模样也是如此地令人心怜,让他的口吻温和了许多,手劲也是轻柔的。

  “你要我说什么呢?能说的我都说了,我知道那些话很荒谬,可是我没有说谎啊!”高玟闭上了眼,心灰意冷地不想多作解释。

  “那就说服我。”博尔术不由自主地坚持道。

  已三十岁的他还未娶妻,婉拒了所以世祖所赐予的娇妻美妾,他并不是无情的木石,只是未曾心动罢了。他常想,也许是多年的军戎生活、征战南北的,让他不知道何谓儿女情长了。

  不过,就算他真的想娶妻的话,也得有个能吸引他的女子。但这并不是指美丽的外表。对于看惯美人的他来说,容颜反而不是让他心动的条件。因为他冷然的个性让人不敢接近,所以他不想娶个徒具美貌而怕自己的妻子。

  而高玟显然是与众不同的。她是第一个能与他抗衡的女人,在她娇美、飘逸的脸蛋下,还有着无畏的性格,这是他从未遇过的。

  在长久未进食的情况下,高玟有些昏然欲睡。即使她惊讶地发觉博尔术竟对她十分容忍,她仍是不想张开眼,只任着无力的身子渐渐地进入睡眠状态。

  她觉得一切都无所谓了,只是感到寒意逼人,无意识地拿起被褥裹住了自己。

  博尔术坐在床沿,凝视着瑟缩的她。该如何安置她呢?该相信她荒谬的话吗?还是不管自己对她的莫名情愫,把她丢弃在牢房,直到她说出真相?

  她奇特的衣着、言行证实了她的确不是中土人士,那她来自东瀛或是安南吗?或者是其他国家派来的?他揣测道。

  没有一个问题理得出答案,他的疑惑以烦乱也只有等她醒来了再说。

  此时,苓儿端了粥进来,置于茶几上。伸手示意苓儿退去,博尔术扶起了高玟,“把粥喝完再睡。你已经一天没进食了,身子会受不住的。”

  端起了粥,博尔术双手顺势拥起了紧闭着眼眸的人儿。她一动也不动地栖于自己的胸膛之上,而那股情愫又袭上心头,看来他对她确实有些心动。

  他摇了摇高玟,她根本丝毫不为所动,他只好伸手轻拍她的面颊,想要她醒来。

  为什么不让她睡?她根本不想睁开眼。“我要睡觉。”高玟低喃。

  “吃完东西再睡。”

  不依地摇着头,她只想睡觉。这人是谁啊!声音好有磁性、好浑厚,是那个英气迫人、又执拗得令人发火的博尔术吗?不会的,他那么火爆冷漠,才不会这么平和地对自己说话。

  把冷冷的小脸贴上了那温暖的手掌,高玟感到一丝暖意,满足地叹了口气。这个怀抱好令人安心,就像哥哥们在她忧伤时所给予她的拥抱。不过,哥哥们的胸膛没有这么宽阔就是了。

  博尔术见她似笑非笑地抿起了唇,显然十分满意这种状况,他扯了下嘴角,不自觉地低下了头,近乎宠爱地以下颌轻靠着她的头顶。怀中的她纤弱得叫人心疼。

  “博尔术。”

  门外传来常子德的声音,博尔术没有放开高玟,他只是搁下粥。

  常子德一推门而入,就愣愣地呆立在门口,一会儿,他脸上渐渐地起了笑。他知道少有人对美貌之人无动于衷,何况是有个性又敢据理力争的奇女子,看来博尔术是心动。而那等待博尔术多年的马鸣雪姑娘恐怕是又要失望了。

  “什么事?”博尔术头也不抬地问。怀中女子的安稳呼吸让他得知她已入眠,看来高玟累坏了。只是她常喘不过气来的毛病,可得找大夫来好好查看。

  “泰不华传讯回来,说是宫中并无任何嫔妃出走的消息传出,如此一来这女子现身于宫中,就有着很大的疑点了。何况她竟知晓你即将上任江浙左丞相一事,居心恐怕叵测。”常子德知道此番话对博尔术来说,可能并不动听,但仍是据实以报,他相信博尔术自会判断是非对错的。

  放下了怀中的高玟,博尔术离开了床沿,在一旁的椅子上坐了下来。“那个叫小茗的少年呢?”

  “在后院的牢房之中,他真是凶悍的孩子,还像个娘们似的咬我。”常子德苦笑了一下,想起少年又踢又咬的气愤模样。“你打算怎么处置那个孩子?”

  “看她的反应了。”博尔术朝床上点了下头。

  常子德了解地也点了点头,跟随博尔术将近十年,他不会不知道主子的想法。留下小茗,对于胁迫高玟说出真相是有助益的。只是已然陷入情关的博尔术能严格地对待心仪的女子吗?

  “她说她来自七百年后。”博尔术突然说道,神情疑惑且复杂的。

  “而你相信她?!”常子德张大了嘴,不敢置信地问。

  “我很想相信她,可是这毕竟太荒谬了。”

  “那你打算……”

  博尔术果断的眼光锐利地扫过高玟,“我自有打算,如果她真是异国派来侦查的人,我会秉公处理,绝不轻饶!”

  “那如果她只是恰巧具有某方面的天赋,能读心或知晓某些未知事物呢?”常子德猜测道。

  嘴角浮起了一抹占有性的笑,博尔术威严地说:“那她就是我的人了!”

  肚子好饿!

  夜里,高玟因肚子鸣叫而清醒,她好像已经好几百年没吃到食物了。用双手努力地撑起身子,滑下了床沿,她眼尖的望见一碗食物及在一旁趴着睡觉的女孩。

  决定不惊动女孩,高玟悄悄地拿起了碗,迅速地吞咽着碗里的细软鲜粥。她真的是饿坏了。

  好吃!好吃!捧着已然被搜刮得一干二净的碗,高玟惋惜地叹了一口气,在桌前坐了下来。

  怎么只有一碗?不是该有一锅食物、数堆补品放在生病的人身边吗?谁叫你来到这个遥远的古代!高玟无声地对着口气自言自语,对于自己身陷古代颇赶无奈。终究是该接受事实的,她也该让自己先适应这里的生活,再找机会回到属于她的现代。而她想回去,就必须找个人帮自己,可是她只认识小茗一人啊!

  天啊!霍地起了身,高玟差点将碗弄翻了,幸好并没有惊醒那女孩,她轻呼了口气,蹑手蹑脚地走向门口,轻轻推开了门跨出去。她得去找被关起来的小茗。

  高玟旋身,悄无声息地带上门,再回过身定睛一看,顿时愣在原地。

  她要怎么找啊?望着一长排的厢房,高玟简直泄气得想大叫。眼见这里隔着一个大庭院,左右都是厢房,让她丧气不已。

  这些个有着镂花木雕窗门的房间,不可能是关小茗的地方。站在长廊上,高玟努力地想着任何小茗可能被拘禁之处。

  叶爸告诉过她中国古代建筑的基本单位是院,且大都采四合院的型式,也就是说这种房子有其规则可寻的。虽说豪门之家宅院之深广令人咋舌,但她想大体的结构是不会改变的。

  走至中庭的白石道上,高玟看着门字形建筑内院,心想,连接左右两侧厢房的应该就是正房了。如果她没记错的话,正房的后面还有个小院,用来做为储藏室或仆役的住所。

  小茗可能就被关在小院中的某个房间内!

  这时,高玟开始感谢上天给了她一个知识渊博的干爸爸,也给了她一个还算不错的头脑与记忆力。

  没有迟疑,高玟往正方后面奔去。在静谧的雪夜中,她尽量把脚步放轻不想让人发现。绕过了正房,果然那里另有几间较狭小的房舍,她高兴得直想大叫。

  踮着脚,高玟开始一间一间的寻找。她悄悄地推开了一扇扇的窗,得到的却是一次又一次的失望,不是储藏室就是厨房,根本没有半个人影。但她仍不死心地继续窥探下去。

  这一间房被锁住了!

  高玟兴冲冲地俯身到窗户旁,想一探究竟。好像有个人影缩在床上,她试探地轻喊了一声:“小茗?”

  “谁?”小茗清脆的嗓音传来。

  “是我,高玟。”

  高玟还未说完,小茗早已奔至那债小的窗口,拉住了高玟的手,“你没事吧?他们有没有对你怎么样?”

  感动的情绪梗塞住了高玟的喉头。小茗怎么会如此善良?对一个几乎算是陌生的人,却能这半认得予以关心。她一定要救小茗!

  “你没事吧?”急切的盯着高玟的眼,小茗内疚地又问。高玟的无语令她感到有些忐忑不安。

  “没事的,我很好。你呢?他们有没有说什么时候会把你放出来?”

  “没有。我想也许会被送到狱中吧!”小茗有点恐惧的打了下冷战。

  用力地握紧了小茗的手,高玟坚定地说:“我一定要把你救出来。即使再和那个怪物博尔术吵一架饿偶没关系!你是无辜的。”

  “没有用的。我很庆幸是被博尔术大人所拘禁,他向来纪律严明,不会乱用私刑——”

  打断了小茗的话,高玟不认同地冷哼了一声,“鬼才相信他不会用私刑。他原本要鞭你的!”

  “那已经是很轻的刑罚了,你不知道咱们汉人与南人偷窃,尤其偷的又是蒙古贵族的东西,若博尔术大人执意要办,我只有死路一条啊!”小茗认命地说道。

  “可是那不是你的错啊!都是我乱跑,才害你被抓到。对不起,对不起。”高玟迭声道歉,但仍觉得自己害了小茗。

  “你快别这么说了,这都是命吧!”小茗扯了下嘴角,“对了,博尔术大人有没有对你怎么样?他的样子好可怕?还有,你怎么说博尔术大人的江浙行省左丞相呢?”

  高玟盯着小茗半晌。她想告诉小茗一切事实,包括她来到古代的原因、她所习惯的现代世界。可是,小茗会理解吗?她会像那个冥顽不灵的博尔术一样不相信吗?当然,她自己也知道这种事的的确确是十分匪夷所思。

  “如果不方便说就别说了。”小茗贴心地握了下高玟的手。

  “不!我接下来要说的事,对你而言或许是天方夜谭。但请相信我,我没有半句的谎言。我……”高玟深吸了口气,接着说道:“我来自七百年后的台湾……”

  在高玟叙述的同时,小茗的嘴没有合起来过,诧异的眼光更是紧盯着柔美可人的高玟,听她说着她所未见、未闻的奇特世界。

  那是个什么样的地方!小茗神往地想象着。

  在高玟止不住思念的宣泄下,她将台湾的一点一滴都详详细细地说明,从家人到电脑、工作,和她爱极了的珍珠奶茶,她都描绘得十分清楚。

  “你说那个箱子里会出现东西?”小茗讷讷地问了一句,脸上尽是好奇。

  “那叫作电脑。”高玟叹了口气,“也许我这辈子再也碰不到电脑了。”

  “那你打算怎么回去?”小茗反射地问道。

  “你相信我所说的话!你真的相信我说的话?”高玟轻声叫了出来,细柔的嗓音充满欣喜若狂之情。

  见到高玟激烈的反应,小茗有些不好意思地抓了抓头,“我真的相信啊!”

  “谢谢你!你知不知道这对我而言,是多大的鼓励与支持。”高玟激动地在雪地上跳啊跳的。

  “那你打算怎么回去?”小茗又提了一遍方才的问题。

  “我必须在月蚀之日才有可能回到台湾,可是当前第一个难题是,我根本不知道下一次月蚀会是何时?”高玟用双臂环抱住自己,凄楚地回答道。

  “你可以找常子德啊!他是我们朝中著名的星象学家。他一定会算的。”

  小茗的话为高玟带来了无限的希望,阴暗的日子总算出现了一道曙光。常子德会推算历法,真是天无绝人之路!她奇异地回到了元朝,而冥冥之中竟有一股助力在自己身旁。

  倏地,高玟的脸垮了下来,她又想到一个无法克服的难题。

  “可是,就算我知道了哪一天是月蚀,我依旧无法进宫啊!太液池毕竟位在皇城之中,不是随便可以来去的啊!”高玟垂头丧气地说着。才刚有了一线希望马上就落空,心头难免会不好受。

  “你可以找博尔术大人帮忙啊!他经常入宫,是皇上身边的红人。”小茗建议道。

  “博尔术?!”高玟脑子里浮现出博尔术轮廓分明的面孔,她翻了下白眼。哼!她可不认为那个脑子比石头还硬的男人会帮她,他光是怀疑她是奸细都来不及了,怎会相信她的话?

  听出高玟口气中的不以为然,小茗又说道:“其实我想他会愿意的,只要你提出让他相信的证据。”

  “我哪有什么证据?”高玟不甚有精神地回答着,没有注意到小茗突然睁大眼的表情,“何况那个人看起来——”

  “高姑娘,请回房。”常子德的声音自高玟的背后传来。

  “啊!”高玟被突如其来的声音吓得大叫,她安抚地拍着自己的胸口,“你干嘛一声不响地跳出来?”

  “我下次会记得走路要请人敲锣打鼓一番。”常子德幽默的回答引来了小茗及高玟的笑声。“高姑娘,请回房吧!”

  “为什么我一定要待在房里?”收起了笑,高玟排拒地反问。她虽然外表看起来温柔又不带任何威胁性,但实际上却是个不喜欢被人命令,据理力争的女孩。

  “我想你还是先随我回房的好。苓儿发现你不见了,急得吵醒了已入睡的博尔术大人,整个宅子的人都在找你。你不快点回房,博尔术大人会不高兴的!”常子德解释道。

  “关我什么事?我干嘛管那个喜怒无常的暴君高不高兴?”高玟不服地争论着,不满这种受制于人的感受。

  “暴君是吧?”博尔术的声音在高玟耳畔响起,口气中的冰寒足以冻死人。

  高玟一听到博尔术的声音,马上闭上了嘴。说人坏话是一回事,被当事人听到又是另外一回事。她现在还惹不起这个权大势大、掌握着小茗生杀大权的男人。

  她僵硬地扯出一丝虚饰的笑,“嗨!你也睡不着出来散步啊!今天月色……啊!”

  在高玟的惊叫声中,她的身子被博尔术拦腰抱起,被迫押回房去。

  “砰”地一声,高玟被丢到床铺上。她揉着撞痛的手肘,用着很可怜的表情望着博尔术。自小,只要她用这种乞求的目光望着哥哥们,哥哥们就会原谅她打破花瓶、撕破书,以及她无意中杀掉电脑程式等等的事。这法子一向很有效的。

  只是一分钟、两分钟过去了,都不见博尔术有任何反应,因为他根本不看她。

  白费她睁着圆亮的大眼奋力演出,而且还装出副纯真无知的模样,很辛苦哩!

  脸好酸。高玟感到脸颊僵硬,索性进行了下脸部有氧运动——做鬼脸。

  见鬼了!她今天的运气真的很背,博尔术哪时不回头,偏偏选在她鬼脸做得起劲时回头。

  望着博尔术铁青的脸色,高玟知道等会儿有场硬仗要打了。把而是八成以为她目中无人、放肆嚣张,根本不把他放在眼中。

  放松一脸的肌肉,高玟朝博尔术尴尬地“嘿嘿”笑了两声。“今天天气不错。”

  瞪着高玟,博尔术没有说话,虽然他恼火得直想怒骂人。天知道当苓儿跑来告诉他高玟不见时,他心中有多么着急。明知不该对这样一个身世成谜的女子动心,他却还是动心了。他不想让她离开自己身旁一步。

  然而他满腔的沸腾被她浇熄了,她竟然说他是暴君!

  没错,他脾气一向不好,但绝对轮不到一介妇流来批评自己。尤其她是自己看上的人,非但不容许她的口中出现任何一句对自己不敬的言词,男子该是女人的天与地!他该是她一辈子的主宰!

  他自进房后余怒尚未消褪,决定不去理睬她,只是坐下来让怒气沉淀,不想再对她多发脾气。原以为她会战战兢兢、六神无主地待在一旁。结果呢?

  谁知他试探性地回头,看到的不是一个内疚、不安的女子,而是一张有着怪表情的脸。她的脑袋究竟在想什么?她不怕自己一怒之下毁了她吗?

  “喝茶。”高玟很主动地为他倒了一杯茶水,暗自祈求他别又发火,否则她和小茗的日子可就难过了。

  板着脸盯着她的粉白脸颊,与一双闪亮黑眸,博尔术终究拿起了瓷杯喝了口水。

  怎么会有如此表里不一的女子?外貌倾人,性子却不拘、率直。虽说他们蒙古的女人向来也很豪爽,但绝不会如她这般为所欲为。

  “喝了水就代表你不生气,对不对?”高玟笑吟吟的欲接过博尔术手中的瓷杯。

  反手握住了她的纤纤柔夷,稍一使劲,博尔术将高玟拥进了怀抱中。

  “你……不可以!”高玟双手推拒着博尔术,想在两人之间拉出些空间。他想对自己做什么?

  “我是你的救命恩人,而你是个身世不明的平民。这个时候多数女子会感激我对题目施与宠爱。”博尔术清朗的眼眸望着挣扎不休的高玟。他轻笑了声,只手将她一双皓腕反转到她的身后,让她毫无选择地贴紧自己。

  “那你去找那些会开心的花痴女人啊!干嘛找我?”心慌意乱的高玟急切地吼道。这辈子她没和家人以外的男人这么靠近过,近得连热灼的呼吸都感觉得到。这种姿势太暧昧了。

  “花痴女人?!你为什么老说些我听不懂的话?”博尔术另一手抚上她气得泛红的滑腻面颊,触感竟是令人爱不释手的光滑。

  “因为我和你本来就不属于同一个世界!你到底想怎么处置我?”

  高玟的危机意识乍然产生。他对她又搂又摸的,该不会要她以身相许、委身于他吧?

  要命!他对自己而言,不过是个陌生人,虽然他眉目间的冷峻曾让她心动,可是依旧还是个陌生人啊!

  “在我还没有查出你是奸细或只是一名能预知未来的人之前,我不会轻易做出决定。”深邃的黑眼睛透露出坚定不移的信念。

  “那你何时才能查出呢?一个月、一年,还是我得耗上一辈子?你到底什么时候放我走?”高玟不安地问。

  “我恐怕是不想放开你了。我想得到你!”

  博尔术的宣言让高玟大感惊恐,她的脸色倏地刷白。怎么会有这种事?她在开放的现代尚毋需担心自己的贞操安危,结果一回到保守的古代,竟然有个男人对她说他要她!

  高玟吓得无法合上嘴,眼神有些慌乱地望着博尔术不怀好意的笑脸及火热的眼眸,身子防卫性地往后仰,只求不与博尔术接触。

  “你真是不懂得利用时机,你难道不晓得好好迎合我,可以让那个少年安然无恙吗?”拉近了高玟,博尔术让她坐到自己的腿上,然而双眼不曾离开过她的脸。

  “下流!卑鄙!无耻!龌龊!”高明气得口不择言。

  “住口!”博尔术恼怒地低吼了一声,没有人可以这样肆无忌惮地对他叫骂。

  “你明明知道不是小茗的错,为何一再把罪加诸在她身上呢?”

  “这叫杀鸡敬猴!我要大家知道偷窃的下场。”

  “杀鸡敬猴!?”高玟惊呼出声,这是什么论点?她不服地想抽出自己的手,但无论怎么使劲也没用,她愤然转而用头撞击博尔术的胸膛。最好撞得他痛死!高玟兀自斥责到:“你要杀也得杀一只真正的鸡啊!随便找一个可怜的孩子算什么!”

  博尔术听了高玟的话,怒气顿失,咧嘴大笑出声。

  高玟气得几乎昏厥,他竟然在笑,还是笑得如此猖狂!可恶的男人。她用力地再用头撞向博尔术。气死她了!

  拉开了猛击自己胸口的高玟,博尔术浅笑地望着她泛红的额头,他低下了脸庞在她的额前印下了一吻。然后在她呆楞的同时,吻住了她微张的红唇。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