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叶霓 > 狮的掠夺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狮的掠夺目录  下一页

狮的掠夺 第七章 作者:叶霓


  “你说铃木诗翎差点被费慕齐强暴?他妈的!那家伙的动作还真快。”狄凯被宫本朔一阵急促的电铃声唤醒后,本是一肚子火,在听了他的叙述后更是气得咬牙切齿,想不到那费慕齐不仅狠毒还是只淫虫。  

  “所以我要你替我再找个地方,而且越快越好。”宫本朔表面上虽是镇定,心中却是波涛汹涌,将诗翎一个人留在住处,还真是不放心。  

  “你要搬家?”  

  “不是我,是铃木诗翎。”他烦躁地说。  

  “为了躲费慕齐?”狄凯也不笨,立刻会意出他的想法。  

  “你认为他会放过她吗?我不能冒这个险。”宫本朔无意间将他对诗翎的关切表露出。  

  狄凯吹了声口哨,“咱们这位酷男什么时候动起情来了?”  

  “你胡诌什么?”宫本朔睨了他一眼,“对了,我上次从法国拷贝回来的磁片,你研究得如何了?”  

  狄凯嘴角噙着一抹挪揄的笑意,“你还真会装正经。好吧!言归正传,你的东西我大略查出一点眉目,有些还得送回总公司的电脑室解读,才能有完整的答案,但我可以告诉你,费慕齐的父亲费洛利绝对和宫本家十年前的血案有关。”  

  “这么说法国黑帮也有涉案?”气氛顿时僵凝,宫本朔完全陷入仇恨的怒海中。  

  “应该是,不过细节方面你还得给我一点时间。”  

  宫本朔一直觉得心神不宁,想必这其中必有隐情。“狄凯,你老实告诉我,当初薛副总裁要我出这趟对付麻口组的任务,可有其他意义存在?”  

  “有吗?你别乱想了,否则我把你的计划泄漏出去,你可是会立刻被取消任务,提早回龙大学的。”凯狄有些招架不住这突来的问题,只好顾左右而言他。  

  他越是表现得如此,宫本朔可是越怀疑,但既然凯狄不愿说,他也不勉强,于是他换了个话题,“你可有铃木诗翎的资料,我想知道她过去曾发生过什么事,她非常害怕雷雨闪电。”  

  “你是指这件事呀!”  

  “你知道?”  

  “当然了,有关麻口组历年来发生的一些新闻我可是条条清楚哦!”狄凯倒是对这点持有百分之百的把握。  

  “新闻?”宫本朔似乎无法将新闻和雷雨闪电之事搭在一块儿。  

  “是这样的,铃木诗翎曾在十岁那年遭人绑架长达三天之久,当时绑架她的是麻口组的敌对‘山本组’,主要是威胁铃木一郎将北海道一带的海洛英毒品市场让出来。”狄凯喝了口水,并将这段往事娓娓道来。  

  “后来呢?”在宫本朔紧蹙的眉峰中可瞧出他对山本组的不满。  

  “那三天铃木诗翎被囚在一处废弃的铁工厂内,山本组那些家伙只扔了几包干粮、几罐汽水给她便不再出现,偏巧那三天日本遇上十年来难得一见的暴风雨,你可以想像一个小女孩如何面对外头的狂风暴雨、闪电巨雷,那对她来说是一场噩梦。”狄凯顿了下又说:“当铃木一郎寻获她时,她已奄奄一息。”  

  “现在山本组那些人呢?”宫本朔猛然起身,紧握的双拳、颈间跳跃的脉动,都显示出他此刻的愤怒。  

  “哪轮得到你穷紧张,早在那时候就被铃木一郎歼灭了。”狄凯轻叹了声,“虽然灭了对手,但是铃木诗翎的心病却不是心理医师所能治愈的,一切都看你的啰!”他别具深意的笑说。  

  “我?”  

  “因为她信任你,不是吗?”狄凯走到门边打开了门,饶富兴味地道:“我知道你此刻一心系在她身上,回去吧,免得她人还没搬走,费慕齐又找上门来。”他打了个大大的呵欠,“我也该补足了眠才有空帮你找房子呀!”  

  宫本朔无奈地走到门边,“你是我的伙伴,竟然成天有睡不完的觉,而我却忙得要命,这公平吗?”  

  “很公平呀!因为铃木诗翎不是我的马子。”狄凯嘻笑一声,将门关上,把宫本朔的疑虑阻隔在门外。他重重地吁了口气,发觉这场游戏越来越不好玩了,现在的年轻人还真是一个比一个难搞。  



  ☆        ☆        ☆  



  费慕齐待在宫本朔居住的大楼外监视已有三天之久了,这些天他都没瞧见诗翎的身影,手下也回报她并没有去学校,他当下明白她八成是被宫本朔那小子藏起来了。  

  于是他等,等着宫本朔出现。  

  “宫本朔!”真难得,他终于等到他了!  

  宫本朔停下脚步回首一望,冷笑道:“原来是你。”  

  瞧费慕齐那副自得的模样,原来是他身后多了六、七名虎背熊腰、凶神恶煞的帮手。哼!想吓人吗?  

  “我们又见面了。”费慕齐盛气凌人地说。  

  “是呀!不仅是我们俩,好像还多了不少外人。”宫本朔的话语中净是讥诮之意,神情不屑,压根儿没将那些家伙看在眼底。  

  “你是说他们吗?他们不是外人,全是我由法国调集来的高手。”  

  “对付我的?”宫本朔那副毫不在意的笑容令费慕齐感到莫名战栗,已松弛的神经又倏然紧绷。  

  “你倒是有先见之明。不错,他们全是我找来对付你的。”费慕齐以干笑声掩饰自己心中尚未褪去的惧意。他不断告诉自己,这几个人可是黑帮中的精英,就不信打不过宫本朔。  

  “上回在麻口组门外,我遇到狙击,那些人应该也是你派来的吧!所以说穿了,该是我找人报仇才对,哪轮得到你!”宫本朔的语气虽慵懒,但那抹自信却从未离开过他身上,反倒是费慕齐听得两眼冒火,脸色潮红。  

  “你把铃木诗翎弄到哪去了?把她交出来,我可以饶你一条活命!”费慕齐更气不过他居然能轻而易举得到诗翎的芳心,这是他奋斗了好几年所得不到的。  

  “你休想!”宫本朔的睥睨神情与气势在在令在场的人矮了一截,这让费慕齐更是愤恨。  

  “宫本朔,你找死!”他咬牙切齿地说。为了不让宫本朔死得痛快,他才故意在动手前挖苦他几句,最好是吓得他屁滚尿流,哪知道却反被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给彻底奚落了一番。  

  他分明是活得不耐烦!那就干脆称他的意吧!“我就让你死得干脆些,你感谢我吧!”费慕齐以法文一声令下,他身后的大汉立刻上前,有的抽刀、有的拔枪,直逼向宫本朔。  

  宫本朔冷静以对,每拳都挥中对方的要害,一时之间惨叫声连连。  

  其中一名大汉看不过他的意气风发,举枪便对他的脑后扣下扳机,他就不信宫本朔的身手能比子弹的速度还快。  

  宫本朔察觉后突然一蹲一跃,身形猛然一个变化便消失不见,这种情况莫不让费慕齐日瞪口呆!  

  难怪父亲会对日本忍术有所忌惮,当他告诉父亲遇见宫本朔时,他居然二话不说便将手下几名悍将调来给他,并吩咐他若不能将宫本朔收为己用,最好杀了他。  

  如今他亲眼目睹这种绝技,能不叹为观止吗?  

  此时,宫本朔突然在他身后现身,狂狷地说:“我在这里,难道你们能变出的把戏就只有这些了?”  

  “宫本朔,你别得意,若不是我父亲看重你有一身好功夫,还有那一套忍术绝技,我不会手下留情的。”费慕齐倏然转身,面露惧色。  

  “费洛利?”宫本朔眼睛半眯。  

  “你知道他?不过我现在已不打算让你继续活下去了。既然敢来找你,我必有万全的准备,今天我要用咱们黑帮特制的‘毒枪’伺候你,上!”  

  在宫本朔尚未弄清楚何谓“毒枪”的刹那,费慕齐与他的一干手下便从腰间抽出一把比迷你手枪还小的玩意儿,对他发出细如银针的暗器!  

  几个后翻,他躲过了几发银针,但因对方逼得太急,出手又快,使他无暇再度使出隐身法,一个不留意大腿便中了一针!  

  “哈哈!隐身术算什么?哪比得上先进科技!”费慕齐见状笑不可遏,身旁的大汉也讥笑不已,宫本朔见机不可失,一个转身再度消失在他们面前。  

  “这是怎么回事?”费慕齐难以置信,宫本朔在中了毒针后依然能隐身逃脱;就连那数名洋汉子也都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  

  黑帮特制的银针毒性虽不强,但却可以短暂麻痹四肢神经,动弹间是十分困难的,宫本朔是怎么办到的?  

  “你们还不去追,相信他走不远的。”费慕齐一声喝令,数人立即分开搜寻。他更是告诉自己,他不会善罢甘休的。  



  ☆        ☆        ☆  



  诗翎抚着白雪的细毛,看看周遭这个她已搬来三天的新家,里面已被她打理得一尘不染,真找不出哪儿还需要加强的。  

  这几天她不能去学校,也不准出去外面散步,只能天天拿着抹布与家中的家具为伍,顺便打发时间。这里位于郊区,倘若真要出门,她还不知往哪儿去呢!  

  也还好宫本朔几乎夜夜都在这里陪她,与她缠绵至天明才离去,令她寂寞感顿消,只是漫长的白日,还真是难熬。  

  电铃声响起,大白天的会是谁呢?会是宫本朔吗?诗翎顿感胸口一阵狂跳,兴奋地前去应门。  

  宫本朔颠簸地回到住处,因毒性蔓延他有些微晕。所幸他自十年前全家意外被杀后,便开始喂食自己各种毒物,让身体对毒产生抗体,否则这回后果不堪设想。  

  门一敞开,诗翎惊见满身倦意、四肢呈无力的他。  

  “你……”  

  “扶我进去。”他痛苦地说。  

  诗翎闻言这才回过神,她连忙搀扶他进屋坐下,探看了下他的脸色,她惊呼道:“你怎么了?脸色好难看!”  

  “我中毒了,找块布条来,先绑住大腿,得先止住毒液继续蔓延才行。”虽气若游丝,但他仍努力保持清醒。在这个节骨眼上,宫本朔自知自己绝不能倒下,否则以诗翎一个弱女子怎么对付心狠手辣的费慕齐。  

  “哦!”她冲进房内,随手抓了条领带出来。  

  “快绑上!”他咬着牙道。  

  诗翎虽胆子小,但为了宫本朔,她还是克制恐惧心理为他捆绑。  

  “你做的不错。”宫本朔难得的赞美,令诗翎脸颊略显红潮。“接下来便是得把握时机,尽快将毒针挖出。”  

  “什么?”诗翎心头一惊,立即反应道:“这里一没消毒设备,二没有麻药,为什么要在这里呢?我送你去医院。”  

  “不行。”宫本朔剑眉紧蹙,他绝不能冒险走出这里,方才在回这里的途中察觉有人跟踪他,他相信那些人一定还在这附近徘徊,此刻出去等于自投罗网,他可以不为自己,也不能不为诗翎的安危着想。  

  “可是你的伤……”诗翎眼角湿濡,她急坏了。  

  “没关系,我自己能处理,你愿……愿意帮我吗?”他明白要一个女孩子做这种事是残忍的,但他需要助手。  

  “我怕我做不来,那一定会很疼的,为什么不去医院呢?”  

  诗翎自眼角淌下的泪水居然深深撼动了宫本朔的心,他执起她的手,“我现在不能出门,伤我的人还在外面等着我。”  

  “什么?”诗翎陡然站起,冲进厨房拿了把菜刀和扫帚出来。“你放心,一向都是你保护我,这次我要保护你。”  

  瞧她那股气势,宫本朔忍俊不住笑出声,脑子似乎也没那么晕了。“别紧张,他们还找不到这里,快帮我把毒针挖出来,否则毒液一直蔓延就麻烦了。”  

  “可是……”  

  看着她的芙蓉面满布犹豫之色,宫本朔鼓励道:“我相信你,你一定办得到的。”  

  这句话当真比什么都有效,诗翎点点头,“好!我去拿医药箱,该有的消毒步骤还是要有的,可能会很疼的。”  

  “我忍得住,快去吧!”  

  诗翎拿来医药箱,小心翼翼地为他的伤口消毒,然后手拿着一个细夹,却迟迟下不了手。  

  “把针夹出来。”宫本朔命令她。  

  “好……”由于银针嵌得很深,诗翎得将细夹深入些才能挖出;好不容易挑出了银针,却自伤口冒出蓝绿色的血液,是毒血!  

  诗翎二话不说立即埋头将恶心的毒血用力吸吮出来。  

  宫本朔瞠大眼,无语地看着她。想不到他如此对她,她却以这种无怨无悔的爱意来回报他!  

  “诗翎……”  

  第一次听闻他以这么温柔的语调喊她的名字,诗翎深觉心口轻轻抽搐。  

  “别说话,你好好休息。”她佯装专心为他绑上绷带,双手在绕行绷带时不经意碰触到他的大腿内侧。  

  宫本朔倏然钳住她的手腕,“你又在挑逗我了。”  

  “我哪有——”  

  不让她有说话的机会,他攫住她的唇,鹰眸近距离锁着她,冷峻的脸上浮起一抹笑意。  

  渐渐地,他的眼神为之软化,流露出迷惘的深情。  

  “你既然想,我就满足你的需要,再怎么说你也救了我一命不是吗?”他故意冷语伤她,为的是救她的心,因为他们俩根本不可能的!与其让她沉迷在这份没有结果的爱恋中,不如及早唤醒她。  

  “你偏要伤害我,才会感到快乐吗?”诗翎的美眸中泛着雾气,蹙眉伤心的模样全都落在宫本朔眼底。他别过脸,亟欲摆脱这股紧紧勒在他喉间的痛苦。  

  “我不是伤害你,我这是在救你。”他的神情紧绷,有股快要窒息的焦虑。  

  “我不要你这样对我,我可以为你付出一切,只希望你对我笑一笑,即便是浅浅的笑容也可以。”诗翎急切地说。  

  宫本朔轻轻挑起她的下巴,撇唇一笑,“说,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我不仅夺去了麻口组,还让铃木洋达入狱,你应该恨我才是。”  

  “我……”诗翎紧张得说不出话来。  

  “我想知道。”他的声音好轻柔,俊美的五官令诗翎为之着迷。  

  “是……是我们铃木家欠你的。”她好不容易挤出这一句话,但这只是原因之一。  

  “哦,原来你是为了还债!”他眯起眼,似乎对这个答案不甚满意。  

  “随便你怎么想。”她气得想逃。  

  “回来!”他抓住她的手臂,猛然拉她入怀中;她惊呼一声,倒进他的胸膛,任凭他温热的鼻息吹拂在她脸上。  

  他熟练地解开她的衣扣,“我虽中毒,但还能办事。”事实上,是他想念她柔软的身躯。“避孕药都记得吃吧?”  

  诗翎猛然一愣,自从她成为他的人后,他就丢了包避孕药给她,她气得将它扔进垃圾筒,根本不曾服用!千万不能让他知道她未服用,否则他也许会气得一走了之,而她就再也见不到他了。  

  她有些心虚地点点头。  

  “那就好,我可不希望与你有什么纠缠不清的关系。”宫本朔说出了违心之论。  

  诗翎才不管那么多,她把握每分每秒与他在一起的机会,即使有了孩子,她也不后悔,她会自己承担下来的,纵使孩子的父亲不肯承认他。  

  她主动献上自己的红唇,刻意打破这个冷肃的场面;宫本朔终究拗不过爱她的心,接受了她的撩拨。  

  顷刻间,两人已褪尽衣衫,陷入排山倒海而来的情潮中……  



  ☆        ☆        ☆  



  电话铃声很不识趣地扰醒了休憩在沙发上的男女,宫本朔慵懒地翻身拿起茶几上的电话,一手轻拂诗翎的发丝。  

  “喂。”  

  “宫本,我终于找到线索了。”狄凯没头没脑的一句话弄得宫本朔一头雾水。  

  “你能不能说清楚点。”宫本朔烦躁地皱了下眉,口气倒与狄凯的心焦如焚形成强烈的对比。  

  “是这样的,你交给我的磁片经总公司解读后,发现了一个重大的疑问。”  

  “哦?”宫本朔翻身坐起,这可是他等待多时的答案。  

  “在电话里讲不清楚,你出来一趟吧!”狄凯倒像是个亟欲表现的小学生,兴奋得不得了!  

  “好,老地方见。”挂了电话,宫本朔立刻起身着衣。  

  “你要去哪里?”诗翎自知不该问,但还是问了。  

  “会个朋友。你也很久没出门过了吧!等我回来,晚上我带你去吃饭。”不知是不是良心发现,他突然改变了原本的无动于衷。  

  “真的?”诗翎的表情里净是掩不住的喜悦。  

  “我或许不是好男人,但不会故意去欺骗你这种小事。还有,打扮一下,我不要让你再一次因为我的不经意而受到伤害。”他想起上回爱咪让诗翎下不了台的那幕情景。  

  她点点头,忽然又皱眉道:“可是你的伤……”  

  “只是暂时有点瘸罢了,过两天就没事了。难道你不愿意和一个瘸子上餐厅?”他漫不经心地问。  

  “谁说的!我等你。”诗翎露出欣喜的神采,闪亮如星的眸光让她更为动人。宫本朔真想将她揽进怀里好好疼惜,但他终究还是克制了这股冲动。  

  看了她一眼后他便快步离去,诗翎愣然地看着他硕长的背影,不禁莞尔。  

  瘸?!亏他也说得出口,瞧他简直跟个没事人一般嘛!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