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叶霓 > 狮的掠夺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狮的掠夺目录  下一页

狮的掠夺 第六章 作者:叶霓


  巍峨的铜门上高挂着一块桧木匾额,上头苍劲有力的“麻口组”日文正是铃木一郎生前的笔迹。  

  门前两位半路相遇的男子正握手寒暄,然而眼神却偷偷打量着正往他们的方向走来的宫本朔。才刚要走进麻口组的宫本朔敏锐感受到身后一股骚动,他立刻闪身至矮墙处,正好躲过一发自他颈侧掠过的子弹。  

  是谁?居然以这种下流的手段暗算他!  

  难道是铃木洋达的死忠部下?抑或是与铃木家有着秘密生意上往来的大客户,因无法承受一时断了黑枪来源,而寻衅至此?  

  来不及细想,本在铜门前的两名男子已向他扑来,他立刻抽出腰际的短刀一挥,划伤一人的右手,对方手中的枪顿时掉落,他一个前滚翻接住了它,随即一个侧身朝对方的膝盖扣下扳机。  

  “谢谢你送我的枪。”宫本朔站起身,吹了下尚在冒烟的枪口。  

  “宫本朔,我给你个忠告,离开日本,放了铃木洋达。”那人手捂着膝,鲜血由他指缝中溢出。  

  “你是麻口组的人?”宫本朔收起短刀,剑眉微挑。  

  “不是!”那人忍着疼缓步前进,脑子里似乎正酝酿着什么诡计。  

  宫本朔当然也没忽略他那过人的毅力,显而易见,此人若非黑道分子,便是杀手集团特别训练的人手。但依他判断,应该是后者。  

  “说,是谁买下你来杀我的?”  

  宫本朔出其不意的一句话,果真令那人煞住脚步,狐疑不已地看向他,“你知道我的身分?”  

  “猜的,不过我想我猜对了。”宫本朔双眼微眯。  

  此人神色诡异,想必还有什么算计吧!他既然是杀手,不使出最后手段是不会放弃才是,瞧他闪烁不定的眼神便是最佳证据。  

  “你很聪明,但太过聪明却也会招来横祸。”那人身形随之往右一闪,枪声响起。早有准备的宫本朔霍然蹲下,右手也不得闲,立刻开枪反击。  

  一来一往的枪声惊动了麻口组里的人,木村乔伊第一个冲出来,那名杀手将枪口指向他,情急之下宫本朔未做考虑便挡至木村乔伊身前并开枪反击,对方的子弹同时划过了他的左手臂。  

  两名杀手见事迹败露,立即分开逃逸。  

  “代帮主!”木村乔伊怎么也没料到宫本朔会救他。  

  “快追!”宫本朔命令,他不愿意遗漏掉任何线索。  

  “可是你——”  

  “死不掉的!”不过是皮肉伤,瞧他紧张的。  

  “好,我这就去。”木村乔伊领命奋勇追敌。  

  宫本朔也不顾伤口地随即跟上,虽然神情中有着淡淡的疲惫,仍无损他英勇的气势。  

  两人在附近转了许久都没发现杀手的踪影。  

  “算他们狗运溜得快!代帮主,我送你去医院吧。”眼见宫本朔的一只白袖已被鲜血染红,木村乔伊坚持道。  

  宫本朔无奈一叹,气自己的疏忽。“不用了,你先回去,我的伤自己会处理。”无视于从指尖滴下的血液,他跨步离去。  

  隐身在暗处的费慕齐眼露凶光,他发誓绝不轻饶宫本朔。  



  ☆        ☆        ☆  



  “我说吧!太过逞强的结果是会得到报应的。”狄凯一边为宫本朔包扎,一边发着牢骚。他心忖,让这小子受点伤也对,至少可以让他有所警惕。  

  “既不是麻口组的手下所为,我想不透会是谁要置我于死地。”宫本朔一双剑眉紧蹙,深陷在自我的沉思中。  

  狄凯使劲用力一绑,故意弄疼他。  

  宫本朔眉头一皱,道:“你藉机报仇吗?”  

  “这么特殊的止血方法你没见过吗?”狄凯坏坏一笑。  

  “睁眼说瞎话。”宫本朔没好气地睨了他一眼,心中始终有疑问。名义上他们俩虽是伙伴,然而狄凯却什么事也没做,充其量不过是提供一些他想知道的消息而已,有时候甚至还会扯他的后腿,真弄不明白有他这个伙伴有何益处?说得难听点儿,他只动嘴,而出生入死就全交给他一个人了。  

  狄凯不置可否地耸耸肩,“你真的猜不出是谁对你下毒手?或许我可以提供给你一个人。”  

  “哦?”宫本朔扬高眉。  

  瞧!又来了,这狄凯自始至终只会动嘴。  

  “费慕齐,我肯定是他。”狄凯走进卧室拿出一件干净的T恤,递至宫本朔手上的同时间他开口说道。  

  “他不是失踪了吗?”宫本朔蹙眉问道。事实上他也曾调查费慕齐多时,只不过他隐身得很好,让他扑空了好几回。  

  “他不过是躲起来,专心对付你。”  

  “就算他是要对付我,也绝不是为了替铃木洋达报仇。”宫本朔冷冽地说,他没忘记铃木洋达被逮那天,费慕齐是如何弃友逃脱的。  

  可想而知,那种人做任何事一定是为了私利。  

  “你想的和我一样,他不过是想并吞麻口组,当然还有……铃木诗翎。”狄凯微顿了会儿,继续发言,“费慕齐万万想不到到手的肥羊却又变成别人的,他当然气不过了。”他气定神闲地望着宫本朔阴晴不定的脸色,对自己的撩拨手段非常自得。  

  “我会找到他的。”宫本朔起身脱下已沾上血渍的衣服,动作之俐落看不出他左手臂有受伤。  

  “那得尽快,我有预感,他正在筹画着另一个计谋,反正你不一命归西,他是不会善罢甘休的。”狄凯惬意地坐回沙发上,看着宫本朔袒露的结实肌肉,他不禁在心中大叹——老天真是不公平!  

  “我并不在乎生死,只求十年前的血案能真相大白。”套上T恤,他走到门边,转开把手的同时他蓦然转首道:“谢谢你的‘特殊止血法’,但愿日后有机会为你效劳。”  

  “哦,这倒是免了!我向来不求回报的。”狄凯干笑两声。  

  宫本朔冷笑回应,“你就甭客气了。”  



  ☆        ☆        ☆  



  “瞄……瞄……”  

  细细的猫吟声隔窗不时传进房内,诗翎霍然惊醒,她彷若听见了白雪的叫声。“白雪,回来好不好?我真的好想你。”搂着抱枕,她的心为之怅然,更为白雪的安危忧心。  

  “瞄……”  

  天!不是她的错觉,真的是白雪回来了!  

  诗翎猛坐起,快速下床走出卧房。客厅里并无白雪的踪影呀!唉,还真是自己的幻想。正当她打算折返房里时,通往阳台的落地玻璃门外一阵摇晃吸引了她的注意力。  

  诗翎快步走到玻璃门边,她看见了白雪!  

  “白雪,你没跑掉!”她倏然推开玻璃门,将它抱起时余光却瞥见阳台边有一个可爱的木箱,是——猫屋!  

  是宫本朔买的吗?此时此刻,她心头笼罩着一股似感动又似欣喜的感觉,他竟然故意骗她,他真的好坏,坏得让她悸动不已。  

  猫屋旁摆着几个尚余有猫食的盘子,她的心情更是激昂难平。  

  她不懂,明明在他无情的外表下有颗比任何人都善良的心,为何他要将它隐藏起来?让别人误会呢?  

  抱着柔软的白雪,胸臆间激起的那阵温暖让她觉得自己仍是幸运的。  

  门铃声骤然响起,她搁下白雪去开门,却在看到来人的刹那脸色顿时惨白,想关上门却来不及了。费慕齐半个身子已占进了屋内,他不怀好意地说:“干嘛见了我像看见仇人似的,别忘了你从前是如何亲匿地喊我费大哥。”  

  “早就已经不是了。你怎么知道我住在这里?出去!”她真的不想再见到他。  

  “是不是怕我遇上那个叫宫本朔的,可见得你还是关心我嘛!”他用力推开门,整个人跨了进来,眼神满是轻浮之色。  

  他在大楼下观察许久,直到确定宫本朔没返回家的迹象,才敢上来。何况宫本朔也受了伤,纵使两人正面交手,他也不见得会输。  

  “我不愿再和你多说什么,你留下来只会让我更厌恶你。”迫不得已,诗翎终于说出心底的话。  

  “你厌恶我?那宫本朔呢?他可是害你哥哥被拘禁的祸首呀!该不会在他床上一温存,你就忘了自己哥哥的生死?”费慕齐眼光灼热,说出的话语极为难听。  

  “你不必用话来激我,你以为我没看见那天你是怎么弃我哥逃走的吗?直到那时候我终于看清你的面目。”她难得表现出愤慨情绪。  

  “你看见了?”费慕齐闻言一愣,随即找个理由,“你真傻,你应该很清楚当时的情况,我若不走便会被逮,到时候谁来救你哥哥?”  

  诗翎别过脸,丝毫不相信他的话。  

  “我今天来找你,是要你找机会杀掉宫本朔,唯有如此才能救出洋达。”他极卖力地表现出正义的一面。  

  杀了宫本朔!诗翎心下一惊,“不!我不会杀他,也不准你伤害他。”  

  “诗翎!”费慕齐没料到她的反应会如此激烈。  

  “你现在就走,要不然我喊人了。”只要一思及他想对付宫本朔,诗翎的心就七上八下的。  

  “喊人?你以为在这种独善其身的社会里,谁会管你呀?”费慕齐一步步靠近她,“铃木诗翎,你知不知道我爱了你多久?你居然说甩就甩开我,这口气我咽不下去!”  

  “你想怎么样?”诗翎连步后退。  

  “你说呢?”他淫邪一笑,猛然扣住她的细肩,吻上她的唇瓣。  

  诗翎奋力抵抗,拼命挣扎,“别碰我!”  

  费慕齐愤而撕开她的衣襟,看见她袒露出的大半雪肌,不禁欲火焚身,“真是便宜了宫本朔那小子了。”  

  “救命呀!”诗翎没想到他失去理智是这么可怕,只能疯狂大喊。  

  宫本朔刚踏出电梯门,便听见诗翎的喊叫声,他心下一惊,使出回旋侧踢,猛力踢开大门,眼前的景象足以让他心智大乱!  

  费慕齐,你这个该死的人渣!  

  宫本朔二话不说便冲上前,揪住他的衣领便是一个过肩摔,随即猛力送他左右脸颊各一拳,胸口那股无处可发的怒气全都发泄在他身上,直至他遍体鳞伤才罢手。  

  费慕齐倒卧在墙边,气喘吁吁地看着宫本朔,背脊是一片冷意。他完全没料到手臂受伤的宫本朔还能使出这等力道,动作之敏捷,让他连反击的机会都没有。  

  这样的一个对手,实在太可怕了。  

  “你给我滚,下一秒钟我不敢保证会不会动杀机。”宫本朔指着大门,深沉难测的黑眸有着抑制不住的怒意。  

  费慕齐的脸色蓦然变得惨白,即使一动则痛全身,他也硬咬着牙,拖着满是淤伤的身躯,落败地逃出大门。  

  直至此刻,宫本朔才抚着手臂,血液顿时渗透了衣袖;他斜眸看向躲在角落不停低泣的诗翎,她衣衫不整、眼睫低垂,虽未说只字片语,但他看得出她受的惊吓不小。  

  随手从衣架上勾起一件他的外套为她披上,“你还好吗?他……他没对你怎么样吧?”  

  诗翎摇头,在宫本朔毫无预警的情况下扑进他怀中,“他……他好可怕,好……好可怕……”  

  宫本朔怔忡了一会儿,僵在半空中的双手终于圈住她,“别哭,别怕,有我在,我不会让他伤你的。”  

  诗翎紧紧埋首在他宽阔的胸膛,啜泣声也渐渐平息,“他要对付你,他要我帮他对付你,我没有答应,真的我没有答应。”说到激动处,她紧紧抓住他的双臂,却感受到手掌心有一股湿意,她猛抬头,看向自己的手心,“好多血!”  

  “没事的,我已经处理过了,刚才使劲的关系,才又流血。”宫本朔安抚着她,心想这还是他破天荒第一次安抚女人呢!  

  “怎么会发生那么多事?”诗翎的心绪都乱了,她紧紧抓住身上的外套,外套上有着他的味道,彷若置身其中才能得到安全感。  

  “你想太多了,回房休息吧!”他不想再多说什么,横抱起她,走进卧室将她置于床上,并为她盖好被子,打算离去。  

  “等等!”诗翎拉住他的衣角。  

  “还有事吗?”他顿了顿,不敢看向她凄美的面容,否则他真怕自己会按捺不住留在她身边的冲动。  

  “求求你不要走,陪我好不好?”跟在他身边那么久,今天是她第一次表现出如此羸弱的模样,这是在过去遭受他言语上的冷嘲热讽也不曾出现过的脆弱。  

  “别害怕,他不会再来了。”宫本朔被她的泪水熨烫了整颗心,想迈出的脚步因而被挽留了下来。  

  “我不怕费慕齐,因为有你保护我,但我好希望今夜能守着你,一个人躺在这张床上是很孤单的。”诗翎双臂紧紧抱住自己,她只知道自己差点儿被费慕齐夺去清白,如果这是她逃不过的劫数,她宁愿将自己交给心爱的男人。  

  “你……”宫本朔的表情中满是错愕。  

  “你说,我是你的什么人?”她起身跪在床上,外套因而落下,残破的衣衫露出她白皙的雪峰。  

  “别胡思乱想,快睡吧!”宫本朔别过头,他真想揍自己一顿,这出戏不该是这么演的,怎么越演越离谱了?  

  “我已经睡了一整天,不想再睡了!你不是口口声声说我是你的情妇,为什么你老是对我不理不睬的?”诗翎终于放下矜持,心里明白即使是承受难堪,她也不要一辈子后悔。  

  她的脑子里更是清楚,自己无法与他身边那些艳丽的女人相较,但既然她的身分是情妇,她就不再退缩。  

  宫本朔紧闭上眼睛、握紧拳头,他背对着她反省,是不是自己无形之中在她身上释放了太多温柔?不行,他不能再让她沉迷于这段不可能的情思中,光凭两家的仇恨,她就足以让他恨一辈子。  

  他重新调整心绪,瞬间换上一张玩世不恭的面孔,转身道:“怎么?小家碧玉开始学会抱怨了?”  

  “我不是抱怨,我是说真的。”诗翎没将他的转变放在眼中,语气却是无比的认真。  

  宫本朔闻言心口一震,随即敛去惊愕,脸露挪揄,“是认真的?这么说也就是按捺不住寂寞,想以身相许了?”  

  “随你怎么说,我不会再被你激哭了。”  

  宫本朔轻撇唇角,走至床边故意将脸凑近她,露出邪恶的笑容,“是吗?为什么奉献得这么无怨无悔?”  

  他伸出手掌轻抚着她优美的颈线,缓缓下滑至她露出的乳沟上,邪魅低笑,目的是在吓阻她对他的遐思。然而诗翎却褪下了睡衣,将整个娇柔的身躯靠向他。  

  “因为我爱你,我发现自己爱上了你,就算你要我的命,我也无怨无悔。”  

  宫本朔猛然放开她,倒退了一大步,“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  

  “我当然知道,我甚至知道你并不像你的外表那么无情,其实你的心是充满热情的!”  

  “你说什么笑话!”怎么会这样?这种脱出控制的感觉令他不安。  

  “我不是说笑话,如果你当真是个无心凶残的人,你不会为白雪买下猫屋,你不会怕它饿着而买猫食,你……”说到这儿,诗翎所得到的回应居然是宫本朔的笑不可遏!  

  “哈哈……”  

  “你笑什么?”  

  “拜托,小姐,你何苦为了一只猫儿出卖自己的身体呢?不错,我是买了猫屋,买了猫食,但凭那些你就认定我是个好人可就大错特错了!”他笑得连眼角都泛着泪光,今天的他还真是脱轨得可以。  

  “好,就算你是坏人吧,但我仍然爱你。”诗翎被他的笑所伤,但随即巩固自己略微摇动的决心,眼神须臾不离开他。  

  “难怪有人说‘男人不坏,女人不爱’,你就是喜欢上我坏坏的样子是不是?好,为了不让你失望,今天我就勉强尝尝你这个不熟的柿子,但愿咬下去千万别感到牙关发涩呀!”宫本朔相信单纯如她,一定会受不了他的轻狂,只因他几乎快受不了她纯真的挑逗,希望她就此打住,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诗翎并不畏惧他那十分暧昧难缠的目光,献上自己的唇,搂上他的颈项。  

  宫本朔的自制力溃散了,猛然反被动为主动,发动激烈的攻势,尽情释放自己的满腔热情,吻吮她柔软的唇瓣,沸腾的血液仿佛在一瞬间全涌至心脏,在他胸口狂肆流动着。  

  双掌揉捏着浑圆饱满的双峰,双唇转而覆上粉嫩的蓓蕾,他眷恋地舔舐着她,挑起她所有的情欲,颠覆了她所有的思想,他知道自己也遗失了该有的镇静。直至她的欢愉呻吟唤醒他脱轨的意识,宫本朔才如遭电击似地浑身一僵,徒然推开她。  

  “看来你还是生涩得让我咬不下口,等你成熟点再说了。”  

  他顾不得诗翎惊愕且羞愧的神情,拉开门便冲了出去。诗翎顿时陷入流沙之中,一心想留住他,但他却不肯为她停留。  

  看了看自己白皙无瑕的身子,难道真如宫本朔所言,她一点也撩拨不起他的性趣吗?男人都喜欢有经验的女人是不是?她悲哀地想,无措感顿上心头。  



  ☆        ☆        ☆  



  宫本朔平躺在书房的长藤木椅上,双手枕在脑后,两眼却直盯着天花板上的日光灯,怎么也无法入睡。  

  那女人是怎么搞的?像转了性似的,竟开始在他面前玩起勾引的游戏!偏偏他又他妈的上了瘾,怎么也甩不掉她盘据在他脑海中的凄楚面容。  

  窗外顿时下起倾盆大雨,宫本朔蹙眉,霍地起身踱到窗边拉开窗帘,懊恼反覆无常的天气,像极了他此刻的心情。银色闪光划过天际,不一会儿工夫,轰然雷声伴随而来。打雷了。  

  “救命呀!”隔墙一阵惊叫声,扰乱了他聆听雷之怒吼的闲情。  

  诗翎在呼救?  

  他立即冲出书房跑进卧房,只见诗翎整个人蜷缩在床角,以薄被蒙头。她到底在害怕什么?是谁偷进了屋内吗?  

  “你怎么了?”他挪开薄被关切问道,却不知道此时自己的声音有多温柔。  

  “我怕!”诗翎颤声说道。  

  “怕什么?”他提高警觉,不敢有丝毫松懈。  

  “打雷……”她不停靠边,挪离靠窗的那头,神情中有着深切的恐惧。小时候那段可怕的记忆似乎又回到她脑海,她努力想遗忘,却不得其法。以前至少有哥哥保护她,现在她什么也没有了!  

  “打雷?”宫本朔心生疑虑,伸手想碰触她。  

  “别碰我……求求你别碰我!”她惊悚地直往后缩,声音中的颤抖表明了她的慌乱绝非装出来的。宫本朔蹙紧眉宇,看她那楚楚可怜、受尽惊吓的神情,一股心疼沁入心间,直想将她拥入怀里,细心抚慰。  

  他很好奇,究竟在她成长的阶段中曾发生过什么事?竟让她那么惧怕雷雨闪电。“你看清楚我是谁,我不会伤害你的。”他安抚地说。  

  诗翎闻言,正欲看向他时,一道闪光透窗照在她的脸上,她蓦然又是一阵惊喊,再次躲回了被中,紧接着是一阵雷声。  

  宫本朔重重叹息,对老天爷的找碴感到无奈。“别怕,有我在。”  

  又是这种温柔的语调,渐渐浸淫在诗翎心中。“你会保护我?”细如蚊蚋的声音悄悄从被中传出来。  

  “对,我会保护你。”宫本朔尽可能的软语安慰,对她那过分的骇意感到万分没辙。天!他究竟遇上了个什么样的女人?这栋楼楼顶有避雷针,她有什么好怕的?  

  诗翎透着被缝,瞄了他一眼,与他的目光交会。“你知道吗?他们要我父亲的钱,拿我的命做威胁,又把我关在好黑好黑的地方,我又饿又怕……”  

  “你说什么?”宫本朔听得一头雾水。  

  “不要丢下我不管,不要……”她的声音脆弱得几不可闻,颊上的泪影熨烫着宫本朔的心,让他一向清朗的脑子也混沌了。  

  “你过来。”他的黑眸炯炯如炬,目光虽犀利,却有着安抚人心的力量,诗翎不知不觉中慢慢挪向他。  

  他以双臂圈住她的身子,下巴磨蹭着她的头顶,“我不会离开你的,闭上眼睛安心睡吧!”  

  熟悉的声音透过耳膜传进脑海,处于惊吓中的诗翎总算正视宫本朔的话,她霍地抬头看进他眼中,“宫本朔……”  

  “没错,是我。我不走,留下来陪你。”当这柔情的语句道出后,连宫本朔自己也吓了一跳,然而他却不断为自己找理由,告诉自己他只不过是在日行一善,抚慰一个受到惊吓的小女孩。  

  “我不相信你,你每次都骗我。”诗翎紧锁眉头,微光下的她更显得苍白、脆弱。  

  “我不会骗你了,相信我。”他轻抚她细柔如缎的发丝,安慰道。  

  裹在诗翎身上的薄被滑落,一股馨香侵入他的鼻息,很显然她沐浴过了。  

  她的肩上只扣住两条细细的衣带,浑圆的肩头彷若在召唤着他的亲吻一般,使得宫本朔心神不宁。  

  诗翎抬首,与他四目交接,传递着互相渴望的讯息。她半跪在床上与他眼对眼,温和的呼吸吹拂在他脸上。宫本朔的心跳明显地漏跳了一拍,那种想要她的冲动,竟然冷不防地攫住了他的心。  

  他不打算再与自己的心情相抵抗,猛地做百噙住她的红唇,手指轻触她的肩头,沿着颈线往下挪移。此时他只想爱她,用自己全部的心去爱她,不想去管横阻在他们之间的仇恨。  

  细肩带滑落,睡衣因而褪至诗翎的膝部,宫本朔的双手着迷地拱起她的双峰亲吻。他不禁有点恨自己,恨自己一向对女人的免疫力居然彻底消失在她身上。不仅如此,他的心底更是狂烈掀起一股爱恋,一股对她的爱意。  

  爱?!宫本朔心下一惊,想就此逃脱,却因她细柔双臂搂着他的虎腰而无法动作。  

  他应该恨她的不是吗?为何会对她有这种恋恋难舍的情愫存在,似乎打从许久以前就产生了。  

  对,就是在机场相遇的那天!  

  不行!家仇未报,他怎能对她产生感情,或许如她所愿与她共享一次欢爱,她就不会再以这种让人受不了的表情撩拨他了。  

  打定主意,宫本朔的双眸紧锁在她脸上,以十分暧昧的目光与她纠缠。一出缠绵悱恻的戏码正悄悄地上演着,成功营造起一股暧昧的气氛。  

  诗翎不知道他正在打什么主意,反正她已打算把自己全部交给他,她信任他。宫本朔轻轻将她推倒在床,俯身咬啮着她细嫩的耳垂,故意在她耳畔吹气,挑弄着她的敏感地带。他狂野的姿态透露着迫人的气势,令生涩的诗翎有些负荷不了,但又害怕这只是幻觉,所以她不敢动作,只是默默承受。  

  “你的身体未免太僵硬了吧!很少有女人会对我的爱抚做出这样的反应哦。”他的低沉嗓音性感无比,让诗翎的娇躯微颤。“但我会让你软化的。”  

  语毕,他倏地含住她的粉红蓓蕾,齿舌啃噬轻绕,左右替换间,令诗翎为之情欲高张,随着她放松的蠕动,他的唇也渐渐下移,最后来到她那神秘的处女地带,带给她前所未有的激狂。下腹的灼热感觉让他沁出汗水,而这种不在他意料中的反应令他不安,他为此而悸动,完全沉溺在诗翎的温柔中。  

  他起身迅速褪下自己的衣衫再度覆上她,看着她的眸光中有着几许类似承诺的关切,以慢慢的抚触折磨着她的需求,同时也在考验着自己的耐力,直至狂烈的情欲之火一发不可收拾,引发出她婉转的娇吟与自己急起的亢奋,他才挺身进入她,律动由缓而烈,直冲至巅峰,伴随着粗重的喘息声释放彼此的情欲,欢愉感觉充斥四肢百骸……宫本朔趴在诗翎身上,一手撑起自己,以分散自己压迫在她身上的重量。  

  “你还好吧!”  

  有了这段暧昧的关系后,他发觉她的一颦一笑更能触动他的心弦,几乎让他放弃复仇的念头,真要不得!  

  诗翎羞涩地点点头,回道:“还好。”  

  “明天起,你就搬离这里。”他出其不意的一句话,让诗翎全身一僵。“我会尽快找到另一处让你安身的地方。”  

  他起身将身旁的薄被遮住她裸露的身子,脸上的冷漠伪装得无懈可击。  

  见他穿戴整齐就要离开,诗翎抛开心碎的感觉急急问道:“那你呢?你以后还住这里吗?”  

  “这里是我的住所,我不会离开的。”天,为什么绝情的话说来那么心痛!对不起,他只是不愿她对他再抱持着任何所谓的爱,那是对他的束缚。  

  更重要的是,费慕齐既已知诗翎住在这里,必定会再来找碴寻衅,为了她的安全,他一定得将她送走。  

  “你的目的只是不想再见到我?”这对她来说是何其残忍呀!  

  “我还是会去找你,”他正要走进浴室,忽然回首冷然一笑,“在你需要我的时候。还有,明天起也别去学校了。”  

  费慕齐在四处找不到她的情况下,铁定会找到学校,那种单纯的地方对诗翎来说已经不安全了。  

  “为什么?”他再出来时,诗翎也已穿上睡衣,紧跟在他身后。  

  “为了你的安全。”他没再多做解释。“天快亮了,雨也停了。记住,任谁来都别开门,我出去找地方,立刻回来。”  

  “宫本……”门关上了,诗翎举至半空的手也徒然垂下,原来她所拥有的还是只有失落。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