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叶霓 > 狮的掠夺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狮的掠夺目录  下一页

狮的掠夺 第一章 作者:叶霓


  位在北美尼亚肯湖上的龙大学成立至今才十年,学生不多,却全是世界各地顶尖大学推荐而来的精英。龙大学不同于一般大学,它只有“忍术”、“射击”、“西洋剑”、“中国拳”四个系别,求学的三年内由学生擢选出四系的会长。  

  西洋剑系的会长是今年刚满二十岁的蓝若缇,此刻她疾步走在龙大学内的绿色大道上,只因齐氅校长急着见她,她不禁纳闷会是什么紧急事件。  

  “校长,您找我?”得到允许进入校长办公室,蓝若缇看向坐在办公桌后翻阅文件的校长齐氅。向来只要不是上课的时间,齐校长从不会插手学生的事,只要不使坏,不擅自离岛,即使是小小的疯狂举止他都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予干涉。今儿个是怎么了?校长居然会在下课时间找上她。  

  “若缇,坐。”年约五十岁的齐氅露出笑容,邀她入座。  

  “我收到校长的留言后便立刻赶来,不知有什么重要的事?”蓝若缇在他对面坐下,态度从容洒脱,并不因是在校长面前而表现得拘谨。  

  “其实我也只是转述,真正找你的人是斯昊。﹂齐氅慈眉善目的表示。  

  “斯昊找我?”蓝若缇的声音里有着喜悦。  

  “嗯,有件事他想请你替他完成。”齐氅自抽屉中拿出一张传真递给她。“上头交代得很详细,你可以先看一下,不懂的地方我再补充。”  

  蓝若缇仔细地看过后,蹙眉问道:“斯昊提供宫本朔实习的机会可以由校长直接转达,为什么要我去跟宫本朔说呢?”  

  “你应该知道龙大学还不曾开‘实习’这项先机,宫本朔可以说是第一个范例,我知道同学们一定很希望能有这种实习机会,我怕由我来宣布,会造成许多人心里的不平衡,因此才会透过你。”  

  “透过我?”蓝若纬闻言更是一头雾水,她既不是校长,也非学校的董事呀。  

  “斯昊是龙大学第一届毕业生,而大家也都知道你是斯昊的未婚妻,由你来传达是最合适不过了。自龙大学毕业的人有权利选择学弟、学妹们成为他们的助手,但宫本朔以尚未毕业的身分被甄选上倒是头一遭。”齐氅娓娓诉说着这项传统。  

  “原来如此,那没问题。”蓝若缇露出青春般的笑意,随即又蹙眉道:“斯昊究竟在搞什么呀?为什么竟会挑上宫本朔那个木头?”  

  “你说宫本朔是木头?”  

  “难道不是吗?半天放不出一个屁来,就跟个哑巴一样,又跩又酷的,活像每个人都欠了他几百万似的。”蓝若缇嗤之以鼻地说。  

  “每个人的心境与成长过程都不一样,他或许有他的苦衷。”齐氅为宫本朔辩解,仍是一副和蔼的笑脸。  

  “那他一定有个很不愉快的童年,否则怎会不苟言笑到那副德性。”她调侃地说。  

  “你真会开玩笑。”齐氅往后仰靠在椅背上。  

  在他的印象中,蓝若缇向来是个无忧的人,即使薛斯昊不在她身边,她依然是一脸甜笑,还真是个少见且充满阳光气息的女孩。  

  蓝若缇笑意盈然地站起身,“校长,你放心吧,这件事就交给我了。还好那块木头对我还有点反应,否则我还真不知道该怎么跟他开口呢。”  

  “那就麻烦你了。”  

  她摇摇头,微笑致意后,转身离开校长办公室。  

  宫本朔身着全白的亚曼尼休闲服,背着背包从忍术系大楼中走了出来。他颀长挺拔的身影、英姿飒爽的丰采吸引了许多女同学的注目,却没有一个人敢上前和他攀谈,因为他漠然的表情总令人望之却步。被擢选为忍术系会长的他,身手一流、机智过人、身材结实、五官俊逸,唯独那冰冷犀利的眼神和对任何事都无动于衷的淡漠态度让人不敢亲近,也因此吓退了不少追求者。  

  “嗨,宫本朔,刚练完功夫?”  

  蓝若缇踱步到他面前,挡下他的去路,一脸甜孜孜的笑容让他不忍驱赶,只能停下步履,问道:“有事吗?”  

  “没事难道不能找你聊天吗?”  

  “我们好像没有共同的话题吧!”他眼神半眯,刚毅冷峻的脸部线条依旧。  

  “不聊聊,又怎么知道没有共同话题呢?”她一脸笑容地逼视他,想瞧瞧他是真酷还是假装的。  

  “很抱歉,我没有尝试的意愿。”  

  “可是你在周报上又挺健谈的耶!﹂蓝若缇突然觉得自己像极了皮条客黏着他不放,真是有意思。  

  “那是为了学校事务,身为忍术系会长,我必须为系上争取最好的权益。”说完,他便准备闪身而过。  

  “别急嘛!我是真的有事找你。”蓝若线张开双臂拦下他。  

  “别把我当成爱情顾问,我不会提供你任何鬼意见的。”他已不再和颜悦色。  

  “你把我当成没爱情灌溉就会枯死掉的劣等植物吗?”蓝若缇气得双手叉腰,敢情他以为她犯相思到了无可救药的地步了?  

  “你若是植物就不会任意拦下我了。”他有些责难地说。  

  “你——”蓝若缇气得频频深呼吸。“我不是来找你吵架的!”  

  “那最好,让开。”不知怎地,宫本朔承认今天的心情没来由地浮躁不安。  

  “你老是拒人于千里之外,其实我知道你的心肠很好,要不然当初也不会关心我和期昊的事。”  

  “我承认那时候的自己太无聊了,就像你现在这种幼稚的行为一样。”宫本朔两句话将能言善道的蓝若缇顶得哑口无言,他调整好肩上的背袋,又举步而去。  

  “我才不是幼稚,若不是为了斯昊,我才不会来这里当一面墙硬堵你的去路。”她刻意地哀叹了声,用眼尾瞄了下,此番话果真成功地留住了宫本朔。  

  “你说什么?”他倏然回首。  

  “我说了什么吗?”蓝若缇睁大眼睛反问他。  

  宫本朔微蹙了下剑眉,正要转过身子时,她又开口了。  

  “想不想利用接下来的假期离开这个岛?”  

  “离开?”这席话引起了他的注意力。  

  “只是一个实习机会,却得用真枪实弹去对付敌人,很危险的哟!”蓝若缇的眼中闪着异样的光芒,看得出是故意激他的。  

  “说清楚点,如果只是寻我开心,很抱歉,你找错了对象,未来的副总裁夫人。”宫本朔以为她是闲来无事挟薛斯昊的名义来逗弄他。  

  “喂!我是这种人吗?”蓝若缇也气了,这家伙平日不说话也就算了,干嘛难得开口便话中带刺。  

  宫本朔再度停下脚步,但没有回头,等她继续说下去。  

  反正也没心情再逗他了,蓝若缇于是说出来意,“斯昊选上你当他的助手,为期两个月,算是给你实习的机会。现在就看你啰,胆子大就接受,倘若心脏不好就省了,我可不要到时候还得掏腰包付奠仪。”若有人胆敢招惹上她蓝若缇,她的嘴巴最先饶不了他!  

  “你说的是真的?”  

  “我现在可是在气头上,没骗人的心情。”  

  “好,我接受。”他爽快的答应,一点推托也没有。  

  这反倒令蓝若缇一愣,“你就这么同意了?”  

  “要不请问还得需要一些什么步骤吗?”宫本朔扬眉,问得可绝了。  

  “不是,我的意思是你连细节也不问,一下子就答应了,你起码得知道对手是谁?危险性有多少?生还机率多大嘛!”她也半开着玩笑。  

  “我如果怕这些就不会千里迢迢来这里上课了。”  

  是的,他要习得一番好功夫,他要报仇,因此无论多艰难、多辛苦,他永远不会喊出口,绝对咬牙度过。  

  “还真有种。好吧!你既然不在意,我也别穷操心,这个给你,里面是这次行动的细节,还有与斯昊的联系方式,你好自为之吧!拜拜。”  

  将东西塞进他手里后,蓝若缇摆手离去,心中隐隐觉得这件事不单纯。斯昊的葫芦里到底在卖什么药?宫本朔又是招惹了什么呢?  

  宫本朔手中捏着那张纸,虽还未过目,却有丝颤抖涌上心头,有点郁闷与气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猛然摊开手中纸张,“麻口组”这名称赫然出现在眼中,他的肿仁渐渐浮山一抹痛心疾首的恨意!  

  太好了!  

  禁不住心中快意,他捏紧了那张纸,沉思半晌后,他陡地将它塞进口袋,返回宿舍。其实在享受快意之余,他似乎也感受到有个陷阱在等着他,这种彷徨与担忧是难以言喻的,他害怕的不是这项考验,而是怕自己会成为某出戏的丑角,但他会吗?  

  算了,船到桥头自然直,他们宫本家与麻口组的血仇应该不会有人知晓才是,一定是他小心过了头,变得神经质了。  

  对,一定是这样。  



  ☆        ☆        ☆  



  “嗨,哥,你还在忙吗?”铃木诗翎由书房门缝中偷偷探窥了眼,见哥哥正在挑灯夜战,于是关切地轻声问道。  

  “我就快忙完了,倒是你怎么还不睡?”“麻口组”的帮主铃木洋达的笑容中溢满了宠溺,他放下笔走向妹妹,脱下了自己的外套披上她仅着单薄睡衣的身子上。  

  “我忽然醒了,想喝水,看见你书房的灯还亮着。怎么了?是不是组织里出了问题,老见你忧心忡忡的?”铃木诗翎善解人意地问道。  

  “没事,你只要把书读好就行了。”他轻拍她的肩,又折回了书桌,但铃木诗翎看得出他是在强颜欢笑。  

  “有没有我可以帮忙的地方?”  

  “不用了,我下面人手那么多,养着好玩的吗?”铃木洋达捏了捏她的鼻尖,笑她太过敏感了。  

  “好吧!那你就别再忙了,早点休息嘛!”父母过世得早,她早就把哥哥当成唯一的依靠。  

  “明天一早我要去机场接个大客户,得把资料整埋一下。”  

  “谁?我认识吗?”  

  “当然了,不仅认识还是心上人哩!对了,我怎么没想到呢?明天干脆由你去接机算了。”铃木洋达一脸的饶富兴味。  

  “你乱讲,我哪来的心上人!”铃木诗翎噘起唇,一脸不依。  

  “那么费慕齐是谁呀?”他故弄玄虚。  

  “你是说费大哥?他要回日本了吗?”铃木诗翎难以掩饰眼中的雀跃,只见她睁大水灵灵的双瞳,兴奋不已。  

  费家与铃木家是世交,他们三人从小就认识,感情亦非比寻常。费慕齐为人幽默风趣,常惹得铃木诗翎笑不可抑,但她只把他当大哥哥,没有什么男女之情。  

  “高兴了吧!在老哥面前别害臊了。”  

  铃木诗翎睨了哥哥一眼,“他怎么有空回来?法国那边的事业怎么办?”  

  费慕齐与铃木洋达两人的际遇差不多,费家在法国是以走私枪械起家,主要供应地就是日本的麻口组。铃木诗翎虽然知道哥哥与费慕齐所从事的都不是好事,但她一个女孩子也阻止不了什么,毕竟“麻口组”是父传事业,出生在一个黑道家庭中也是她的无奈。但她却懂得洁身自爱,对外她从不泄漏自己是“麻口组”帮主之妹,清纯得看不出她是出生在这样的一个环境里;另一方面也是铃木洋达对她保护有加,不希望“麻口组”破坏了她的人生及幸福。  

  “当然是为了生意,不过,还有一件最重要的事。”铃木洋达拉长语调,捉狭地说。“什么事呢?”铃木诗翎斜着头,天真地探问。  

  “来看我的宝贝妹妹呀!”铃木洋达俊美的眼光闪了闪,逗弄地道。  

  “讨厌!”铃木诗翎捶着他的肩头,娇嗔了句。  

  铃木洋达专心注视着妹妹,她实在是个美丽的女孩,明眸皓齿、温柔婉约,文静中又不失热情,一袭长及腰的直发更是强调出她沉鱼落雁般的姿容。  

  最让人不能抗拒的是她的内在,她心思缜密,总能揣摩出身旁人的心情,也因此她的每句话都能安抚人心,让人听了没来由地放宽郁闷的心情。  

  “愿不愿意替我去接机?那我今晚就不用熬夜了。”他特意制造机会,也明白费慕齐对诗翎的爱慕之情。  

  “那有什么问题。”能替哥哥分忧解劳是她最希望做的,接机这种小事她当然愿意代劳,何况对方还是熟人。  

  “他明早九点就到羽田机场,你赶紧去睡吧!免得迟到。”铃木洋达笑着催促。  

  “我才不是贪睡的猪。”她抗议。  

  “却是只小懒猫。”  

  “哥——”铃木诗翎轻蹙黛眉,举手欲捶,这回却被铃木洋达轻易闪过。  

  笑声顿时洋溢在书房内,屋外的月儿仿佛都眉开眼笑。  



  ☆        ☆        ☆  



  位于东京附近的羽田机场,虽属日本目前较老旧的机场之一,但因地理位置的关系,出入境的人潮仍旧是络绎不绝。  

  宫本朔走进了入境大厅,他还是一身白,因为白色是他最喜爱的颜色,洗得泛白的牛仔装,一双白色球鞋,再加上一百八十三公分的身高,更是凸显出属于他该有的年轻帅劲。  

  他放下行李与大型背袋,由口袋中拿出一副墨镜戴上,将他的清朗、帅气遮掩了起来,反倒增添了一股神秘气质,让人极想一窥他的庐山真面目。  

  与薛斯昊联系过后,他便毫不迟疑地启程前来日本——一个他睽违已久的家园。眼看这熟悉的一切,心底深处那段令人鼻酸、也让他愤恨的一幕又在他脑海中重演,他不由自主地握紧双拳,通着自己将这抹恨与怨压抑下来。  

  看了看四周,他找寻着薛斯昊所说的人物——狄凯。在这人来人往的大厅内企图找个从未谋面的陌生人,还真不简单。  

  突然手腕被人握住,宫本朔一个反射性动作将对方一个倒转重重摔在地上,一声尖锐的哀叫声响起,他才知道对方是个女人!  

  “你……你不是费大哥!”  

  铃木诗翎疼得流泪,这才发现原来是自己认错了人!可是这个人也太过分了吧,认错人是常有的事,难道她就罪大恶极的要遭受这种凌辱和疼痛吗?  

  宫本朔蹙紧眉头,右手已伸出一半,却又猛然僵住。在他尚未弄明白这女人是何居心之前,没必要对她表示自己的友善。  

  “没错,我不姓费。”说完,他迈开步伐就欲离开,却心神不宁地在半路煞住了脚回头一看,她仍坐在地上,困难得起不了身,过往行人何其多,却没有半个人伸出援手,何时他的祖国变得连一点同胞爱也没了?  

  宫本朔此刻似乎忘了,他也是那堆没有同胞爱分子的其中之一。  

  一咬牙,他折回了她身边,在她毫无预警的当儿抓住她的手臂用力一拉,惹得她又是一阵惊叫。“啊——是你!”  

  宫本朔没理会她,将她拉至旁边的椅子按坐下来,“好好坐着,这时正好入境的人多,别又被撞倒了。”好了,算是了结一桩心事。  

  “喂!”铃木诗翎喊不住他,只能看着他如没事人般地又离开了她的视线。“这个人还真冷漠。”  

  “诗翎,原来你在这里,我找了你好久。”  

  铃木诗翎循声望去,远远地即看见费慕齐一脸笑容走向她。也难怪她会认错人了,不论是身高体格,费慕齐和方才那男人当真像极了,虽然费慕齐是法国人但发色却是少有的黑色,从背影看来,两人还真是如出一辙。  

  唯独不同的一点是气质吧!  

  方才那男人虽冷酷了点,但器宇非凡、磊落不拘;费慕齐则因常年置身在黑社会,多少感染了些许阴险气息。  

  她在心底无来由地做着评估。说也奇怪,一个摔疼了它的陌生人居然会让她有股莫名的心悸。  

  “费大哥。”她想站起,但臀部的疼痛却让她身不由己。  

  “你怎么了?”他看出她的不适。  

  “刚才许多人蜂拥而出,我不小心被撞倒了,扭伤了脚。”她扯了个谎,知道以费慕齐的火爆脾气,倘若知道她是被人摔的,铁定会去找那个人报仇。  

  “那些人难道都瞎了眼吗?知道是谁撞你的吗?”看!又来了。  

  “你别这么霸道好不好?我连是男是女都没搞清楚,哪晓得是谁。”费慕齐疼爱她让她很感动,但他过于偏激的行为让她有些难以招架。  

  记得她十五岁时,有个日本少年对她示好,被他知道后,那名少年却被他给打断了一条腿。从那个时候起,她就对他又敬又怕,不敢再将心事告诉他。  

  “以后小心点。”  

  “知道了啦!”铃木诗翎觉得奇怪,她居然对费慕齐产生了不耐感,她满脑子充塞着的竟是那个戴墨镜的陌生男人。  

  她悲哀地心想,那男人如果再出现在她面前,也许她还认不出来呢。她有些后悔刚刚为什么不偷偷把他的墨镜摘下,即使再被摔一次也值得呀!  

  “快走吧!天色突然变暗了,好像快打雷下雨了。”  

  “打雷下雨!”铃木诗翎猝然一惊,往他身上靠去,好像潜意识里对打雷下雨怀着深切的恐惧。  

  “怎么了?”费慕齐不能理解她这奇怪的反应,似乎从一认识她开始,她便不喜欢雨天,尤其是雷雨。  

  “没……没什么。”这件事除了哥哥和去世的父亲外,她不想对任何人提起。  

  “那就走吧,我扶你。”他关心地说。  

  “谢谢。”  

  “咦,咱们几时变得这么陌生了?”费慕齐也敏锐地察觉到她的异样。  

  铃木诗翎一笑置之,一颗心早飞到了十万八千里外。她不想解释,因为这是她心底永远的秘密。  



  ☆        ☆        ☆  



  “宫本朔,你让我等了好久。”  

  宫本朔正要走出机场大门时,身后的陌生男音唤住了他。  

  薛斯昊曾说会有人来接应他,刚好他也在找这个人,看来对方现身了。  

  “班机延误了,这也不是我要的结果。”他的语气中并无愧疚之意,然而炯亮的黑眸已紧盯着对方,像是在评估,更像是在探究此人是敌是友,到底是不是来接应他的“你好,我叫狄凯,想必薛副总裁已向你提过我了。”  

  对方也是个年约二十五、六岁的人,身材、身高与他相当,只是长相稍嫌稚嫩了些,与他本身的气质不太搭调。  

  “宫本朔。”既然会是日后的搭档,即便是陌生人,他也得接受,因此宫本朔破例率先伸出手。  

  显然对方因诧异而闪了下神,随即也伸出右手与他交握。“看来你并没有传说中难以相处嘛!”狄凯嘻皮笑脸地说。  

  “传说?!我还不够资格在传说之列。”宫本朔难得笑了,却笑得自嘲。  

  “两个月的时间让你对付‘麻口组’,有信心吗?”狄凯突然换了个话题。  

  “如果抱着必死之心呢?”宫本朔反问。  

  “你知道斯昊可没有要你死的意思。”狄凯微微怔忡,虽知他与“麻口组”一向怀有宿怨,却不知会那么浓烈。  

  “我知道。”但他却不想让对方活命。  

  狄凯耸耸肩,随着他往前走,又突然拉住了他。“喏,你瞧,那边那个高头大马的男人就是法国黑帮头头费洛利之子,至于那个女人你一定猜不出她是谁。”  

  宫本朔在见到那女人的侧面时,心跳陡地漏了一拍,见她拐着脚走路的模样,知道她一定还很疼吧!她是如此的楚楚动人,却和黑帮的人扯在一起,不知为何在知道这内幕时他竟有种心痛的感觉。  

  但无论她是谁,铁定和他产生不了任何交集的。  

  “我不想猜,更不想知道。”  

  “这可由不得你啰!她就是你的对手、‘麻口组’老大铃木洋达的妹妹铃木诗翎。”狄凯眯起眼睛,静观他的反应。  

  果真,宫本朔的脸色蓦然泛白,他咬紧牙关,用力撇开心里的苦涩,假意道:“哦,那正好,瞧她青涩得一点都不像出生在那种家庭,一定很好应付。”  

  “她的确是个出淤泥而不染的好女孩。”  

  “哼!算了吧!”酸楚滋味依旧盘绕心头,但宫本朔强迫自己冷然轻笑,走出了人潮不断的羽田机场。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