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叶霓 > 染指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染指目录  下一页

染指 第八章 作者:叶霓

  

  “小姐、小姐,您醒了?”喜儿见段灵睁开眼,立刻开心地笑咧了嘴。

  段灵眨了眨眼,还未及反应就又听见喜儿自责地说:“都是我不好,昨天应该快点回府为您送吃的,却在宫里忙昏了头忘了时间,可让段大人臭骂了一顿。”

  昨天?段灵猛地张大眸子,轻喘着气说:“现……现在是什么时候了?”

  “亥时了。”

  “亥时?”是哪一天的亥时?“我睡了多久?”

  “一天一夜呀!”

  “什么?”段灵倏然坐起,两眼茫然地问:“那么……芫公主的大婚之礼早已过了?”

  “是啊,听说芫公主没见您到场,难过得直念呢!”喜儿应道。

  “那她还好吗?可有被耶律——”她吞回了差点脱口而出的话,一双眼无神地望着喜儿。

  “芫公主当然很好了,今天就已被那位右院大王给带回大辽国了,连一晚也不肯逗留,我还没见过那么心急的新郎倌呢。”喜儿又掩嘴一笑。

  “回……回辽国了?他把堂姐带回辽国了?”段灵失望地闭上眼,咸湿的泪水渲染了整张脸。

  “小姐,您怎么了?”喜儿被她的泪吓了一跳。

  “没事……你先退下。”她别开脸,不愿让喜儿瞧见这般憔悴狼狈的自己,这只会助长她心底的空乏而已。

  “可是——”

  “我想一个人静静,别打扰我。”她不耐地说着。

  “可是您从昨晚到现在都还没用过东西,要不要先吃点儿什么?”喜儿见她这种怪异的模样,不放心离开。

  “不用,我若饿了自然会唤你。”她消极地说。

  “好吧,那我待会儿再来看您。”喜儿微点头,这才转身步出房间。

  就在她踏出屋子同时,却又听见段灵突兀的叫唤声。

  “等等,你去端些东西来吧,我突然觉得饿了。”段灵说着,似乎在瞬间想开了。

  她已经够苦了,干嘛还要自己折磨着自己?她要强壮自己,终有一天她会让耶律秋人刮目相看,更要从他手中将堂姐救出。即便要耗一辈子,她也在所不惜!

  




  耶律秋人横躺在右院后庭的吊床上随风摇荡。他不言不语,目光直凝住天际一角,仿若在与日阳争锋,看谁先认输退场。

  阳光忽尔炯烈,忽尔隐灭,在这个微凉时节看来异常诡异!

  “老六,你怎么搞的,一个人闷不吭声地跑去大理国玩了一圈!回来也快半年了,

  却总是静默不作声地躲在院里,是吃了谁的亏吗?”耶律春拓带笑走到他身侧,“大哥他们都纳闷不已,忍了半年,终于受不了的派我来问问。”

  “你们还真无聊。”耶律秋人厌恶地撇撇嘴,随即闭上眼,放弃与阳光对抗的游戏。

  难道他一个人待在这儿晒太阳也犯着他们了?简直是多事到了极点。

  “当真不愿意吐露?”耶律春拓扬扬眉。

  “没事我要吐露什么?”耶律秋人烦躁地眯起眼。

  “今天爹接获大理国国王的信函,你知道里头写些什么吗?”耶律春拓邪诡地扯了扯嘴角。

  “你说什么?”耶律秋人再也无法维持镇定,倏地从吊床上跳下,用力抓住孪生兄长的衣领,寒着声问。

  “我没说什么,只是爹气得吹胡子瞪眼,交代我们这几个无聊的兄弟一定要问清楚内情。”耶律春拓饶富兴味地说。

  “你们……”耶律秋人气得咬牙,哼了声转身就要走。

  “站住!老弟,你什么时候成亲的,我们兄弟却连杯喜酒都没喝到,这合理吗?再说新娘呢?怎么从头到尾她都没出现过?”见他没反应,耶律春拓紧眯起双目,“人家已经说了,好久没瞧见女儿,要你带她回去玩玩,可人家的女儿呢?”

  耶律秋人冷着声,豁出去地道:“送人了。”

  “送人?!”耶律春拓眉头一皱,“老弟,你是不是生病烧坏了脑子?怎么可以把自己的老婆送人呢?”

  “你别以为早我出生一时半刻就能插手我所有的事,我没必要告诉你。”耶律秋人最恨他老以哥哥的身份自居。

  “可你要我们怎么向爹交代?”耶律春拓笑笑地问。

  他们虽是孪生兄弟,但春拓却不同于秋人的冷,总是笑脸迎人,看起来和和气气的,唯有深知他的人明白,他那张笑脸背后的算计更是令人难以招架。

  “我自会跟他说去。”耶律秋人正要步至前厅,哪知却见风云、花穆、焚雪与晃月全站在右院门外等着他!

  真是阴魂不散!耶律秋人暗啐了声!以一敌五地瞪着他们,宛若一只阴鸷不群的孤鹰。

  “爹为你的事出府去了。”耶律焚雪走向他,眼底不再出现平日惯有的戏谑与玩笑,可见此事的确严重。

  耶律秋人狎然转身,“我去找爹,我的事我自会处理。”

  “你要怎么处理?半年前去大理究竟做了什么也不说清楚,直到如今我们才知道你在那儿捅了楼子。若早能处理,你会延着至今吗?”

  “更重要的是,公主人呢?你到底把人家藏哪儿去了?”耶律花穆亦开口质问,

  “虽说大理国对咱们并构不成威胁,但你娶了她,怎么说也得保护人家的安全,怎么可以——”

  “行了行了,你们一个比一个还烦,反正她过得好好的,我一没虐待她,二没杀了她,这样你们大可放心了吧?”耶律秋人无奈地双手抱胸。

  “那她现在人呢?”耶律晃月的刀疤面一沉,如炬的眼神直瞅着么弟。“这事攸关咱们大运国的声望,我可不能任你胡来!”

  “你们……拜托你们让我静静行吗?”耶律秋人烦躁地猛蹙眉吐气。

  见状,耶律风云带笑走近他,“秋人,我暂时不问你公主的事,目前有项任务得让你去办,你愿意吗?”

  “好,我立刻去。”只要能逃开这个话题,要他去干嘛都行。

  “你连问都不问就答应了,还真不像是你的个性。要避开我们也不用做得太直接嘛。”耶律焚雪揶揄道。

  “焚雪,我可没惹你。”耶律秋人怒火翻腾。

  “你是没惹我,不过我得先警告你,这次任务可不简单,你也知道咱们契丹一年一度的射技大赛即将展开,来自各国的好手不少,听说这次宋国也派来了使使者!你得小心点,别吃瘪了。”

  “射技……”耶律秋人眼神一敛,喃喃念着。

  他脑海突地窜过一道纤柔的身影,让他心头一动,随即又强迫自己将这抹纤影挥去,不再忆及。

  唉,为何她的影子要这么纠缠他?强烈到无所不在,直让他以为自己病了……

  “怎么,有问题?如果不行,那我就让晃月去。”耶律风云眼一闪,仔细观察着他的神情。

  “没……没什么,我当然没问题二耶律秋人一语允诺,反正对方是宋国派来的,又怎会与“她”有任何牵扯?

  是他太多虑了……

  





  射技大赛正式开始。

  本来耶律秋人对大理国之事交代不清楚,耶律休哥怎么也不同意让他参与这项代表全国的比试,但在众兄弟一致认为秋人是他们之中箭术最佳、且这次比赛攸关大辽国声望,绝不容小觑的极力说服下,他终究是松了口,答应让耶律秋人戴罪立功,并命他比赛结束后,定要将大理国公主的去向交代清楚,否则就别回平南将军府了!

  耶律秋人不置可否,为摆脱这些恼人的事,他专心于射羿练习,夜以继日,甚至到不眠不休的地步。

  耶律风云知情后特地警告他要以健康为重,否则到时候反而因为体力不支失了准头,可就后悔莫及了。

  但他却依然故我,仍执着于日夜勤练中,每每一箭射出,他都希望能将盘旋在脑海中的幻影给射灭掉,毕竟“她”着实没道理这么纠缠他近半年的时间。

  好不容易终于熬到了射技大赛当日,终于可以一展他勤练多日的成果。

  “秋人,快点,来自各地的弓箭手已至咱们大辽国的‘国御射羿场’集合了,你怎么还不快点儿?”耶律春拓快步走到右院,催促着他。

  “我马上好。”耶律秋人背起弓箭,转身对他一笑,“这次我一定要让你们好看。”

  “那就别拖拖拉拉了,快去吧。”耶律春拓敲了下他的胸,又拉住他的手,“老爹就快暴跳如雷了。”

  “喂,别拉,”耶律秋人颦起眉,直想甩掉他的手,“两个大男人这样,成何体统?”

  “我这可是在表达兄弟情。”耶律春拓对他眨眨眼,“别忘了我们可是一块儿打娘胎出来,感情当然得比其他兄弟好了。”

  “得了吧。”耶律秋人睨了他一眼,随即跳上早已准备好的骏马,长鞭一抽,策马驰骋前往目的地。

  当他抵达“国御射羿场”,到场的射箭手已达数十位,而他一出现立刻引来众人的目光。他先下马走向辽帝行君臣之礼,而后又回到场上,扫视了下每个即将与他比试的选手,当视线瞟向代表宋国的选手时,他整个人瞬间狠狠的震住了——

  是她!怎么会是她?!

  对方的眸光也凝注在他身上,并且带笑地对他微微一颔首,这一笑更是将耶律秋人的魂都给摄走了!

  原因不在于她的美,而是从她身上散发出的自信,那正是半年前她最缺乏的部分!

  还有,她是什么时候跑去投靠宋国了?

  “哎呀,你不是右院大王吗?”宋国将领左翔前来打招呼,“自从咱们两国结为秦晋之好后,怎不见你们六院大王常来咱们宋国走动走动?”

  “原来是左翔,你也来参加箭术比试?”想当初他们还曾在沙场上杀得死去活来呢!

  “叫我拿刀杀人可以,比箭法就甭提了,我是带我们楚灵小姐过来的,论起箭法她可是高人一等哦。”

  “你说她叫楚灵?”耶律秋人眉一皱。

  “没错,她正是我国的楚尚书之女。”左翔转首笑睨着她,眼中满是仰慕。

  “你和她……”耶律秋人察觉他们两人之间的关系似乎非比寻常。

  左翔不好意思地搔搔脑门,“楚尚书已答应将楚灵许配给我,等这次比试回国就要成婚了。”

  “你说什么?”耶律秋人猛地抓住他的衣领,“你要娶她?”

  “呃!”左翔瞪大眼,“这……有什么不对吗?”

  “我……”耶律秋人霍然松开他,愤懑地说:“这完全不对,完完全全的不对,我告诉你,她不叫什么——”

  “左翔,你在和谁说话啊?”段灵往他们这儿走了来,亲昵地拉住左翔,风情万种地看着耶律秋人。

  左翔虽对耶律秋人方才突变的行径感到惊疑不定,仍不失礼地介绍道:“这位是大辽国的右院大王耶律秋人。”

  “哦,原来你就是右院大王,久闻大名,真是如雷贯耳啊!”段灵娇嗲地道。

  耶律秋人不发一语,只是冷眼凝睇着她。

  “左翔,麻烦你帮我弄点茶水过来好吗?我好渴啊,可是看样子就要比赛了,我走不开身。”段灵蓄意遣开左翔。

  “好,你在这儿等着,我马上去帮你取水过来。”对她爱慕不已的左翔立即答应,又转头对耶律秋人说道:“你们聊,我失陪一下。”

  待他一走,耶律秋人再也忍不住地对她说:“你明明叫段灵,怎么又变成了楚灵,搞什么鬼啊?”若非周遭有许多外人在,他的态度可不会这么客气。

  “我说右院大王,你是我的谁,我有必要告诉你这些吗?坦白说这射技比赛我是压根儿没兴趣,若不是想乘机来看看我堂姐,我才不稀罕来呢!”她对着他妩媚一笑,那模样比半年前更具魅力了。“我不会让你见她的。”耶律秋人一口回绝。

  “哦,我想也是。半年了,我日思夜想着她的安危,就是不知道你会用什么手段对付她,搞不好她现在早已不成人形了!”她的五官写着满满的指控。

  耶律秋人邪肆地撇撇嘴,语意中带着强烈的暧昧,“当一个男人要把一个女人整得不成人形,什么样的招数最好用,这点你应该很清楚吧?因为……你曾经承受过,是不是?”说完,他狂声大笑,灼灼目光始终停在段灵身上。

  段灵眯起眸子,却没显现他预料中的愤怒,只是冷冷地一句嘴角,“是啊,拜你所赐,我现在对男人可挑的呢,没本事把我弄到死去活来的,我连理都懒得理。”

  他凝住笑,俊脸重新爬上了愤懑,“这么说左翔他合格了?”

  段灵瞄了他一眼,“你说呢?”

  “别对我打哈哈。”耶律秋人难得被人挑起脾气,怒火翻飞。

  “我是和你说真的,你觉得我哪儿欺骗你了?”她话锋一转,举起纤纤玉指指向另一头,“瞧,看来比赛就要开始了,咱们还是先去准备准备,你可得小心点,别又一次成为我的手下败将。”

  说完,她抿唇一笑,这才转身迎向正捧着一碗水过来的左翔,温柔地接过他手中的瓷碗一饮而尽,看那模样还真像个幸福又甜蜜的小女人。

  耶律秋人冷着脸,远远瞧着他们打情骂俏的小动作,不知不觉火气更为狂炽!

  接下来,在比赛开始前的时间内,他虽然与人谈笑风生,却难掩心底的躁郁,眉宇间的皱痕已悄悄地泄漏他的心思。

  跟着,一场如火如荼的箭术比赛随之展开,数十个前来参赛的各国顶尖好手齐聚一块儿,各自以箭术争锋。由开始的初选、复选,一直到最终仅录取五名进行总决赛,耶律秋人与段灵都是在名额内。想当然耳,两人对峙的场面也愈来愈激烈。

  从辰时一直比赛到天黑,紧绷的氛围一直延续着,周遭的观赛者全都噤如寒蝉,不敢发出一丝声音影响参赛者的心情。

  就这么淘汰到最后,耶律秋人与段灵因箭术旗鼓相当,被双双获判为这届的“箭王”。

  而段灵身为姑娘家,居然能够自始至终紧追着耶律秋人不放,最后还挣得个双王封号,自然而然成为大伙口中津津乐道的传奇女子。.她以甜美的笑容向众人点头致谢,几乎每个人都被她的亲切与美丽所吸引,甚至于有不少未婚的公子哥儿想接近她,希望能将这位美娇娘给娶回家。

  “狐媚!”耶律秋人远远地看着,时而不屑地撇嘴,满腹牢骚。

  这时候左翔走了过来,“右院大王,真是恭喜你了,看来你的箭术真是名不虚传。”

  “哪儿的话,贵国的女神射手才令我汗颜啊。”耶律秋人客套地一笑,目光冷冽地瞥向段灵。

  “灵儿她从小就被楚尚书藏在家里不让人知晓,甚至还偷偷送她上山学艺,才造就今天这么一位奇女子。”左翔眉飞色舞地道。

  耶律秋人泛出冷笑。灵儿!这可是他才可以喊的,什么时候轮到左翔了?

  他眯起狭眸,“这么说,在以前你从没见过她了?”

  左翔不好意思地搔搔脑袋,“没错,不过我们现在认识也不迟。”

  他的目光情不自禁地又转向了段灵。看着她如骄傲的粉蝶,大方穿梭在陌生人间接受赞美的自信模样,他的唇角便愈扬愈高。

  仿若心有灵犀一般,段灵的眼神也朝他投射过来,还对他笑了笑。

  两人眉来眼去的亲密样让耶律秋人看得怒意勃发。

  终于,她打发掉身边的一些无聊追逐者,来到左翔的身边。

  “左翔,真抱歉,让你久等了。”段灵主动拉起左翔的手,又看了看一脸沉黑的耶律秋人,“你们聊完了吗?我好累啊,是不是该回去休息了?”

  “也对,天色都晚了,你可是累了一天。走,先带你去吃点东西,我们再回房去。”

  左翔体贴地说。耶律秋人眸子一冷,被他们的亲密言行逼出狂炽的怒焰,他压抑住满腹莫名升起的怒潮,走向他们。“我招待你们去平南将军府坐坐用顿晚膳如何?”

  “这……不太妥当吧。”左翔客谦的拒绝了。

  “我倒是想去平南将军府看看,听说他们那儿的建筑雄伟,布置典雅、美仑美奂,可说是大辽国中最具代表性的地方。既然来到了这儿,又怎能不过去看看呢?”段灵却提出不同意见。如果顺利的话,说不定她可以遇见堂姐呢。

  “既然你这么说,我也只好恭敬不如从命。右院大王,劳驾你带路了。”既然段灵都说了,左翔自然也只有同意的份儿。

  “那么这边请了。”耶律秋人眸子一闪,嘴角漾出一丝诡异的笑意。

  



  段灵与左翔一到达平南将军府,就先前往正厅去拜会了耶律休哥,彼此交谈了几句后,他们又随耶律秋人来到了右院,而晚宴也就设在右院的“秋千阁”。

  桌上摆着契丹特有的着名烤乳猪盛餐,对吃惯了汉人精致美食的左翔而言,还真是有点无法适应。只见他瞪着桌上物,久久动不了筷子,那奇特的模样让人看了几乎喷饭!

  段灵对这些饮食倒是习以为常。想她以往在大理,不都也是大块吃肉、大口喝酒,只是这种特有风味的烘烤食物她从没试过,还真是满可口的。

  “左翔,你怎么不用呢?”段灵巧笑倩兮地问。

  这副妩媚柔情的神态看在耶律秋人眼中,真是不快到极点。她怎么从没对他这么笑过呢?

  “这……右院大王,真是不好意思,我……我不太习惯吃肉。”左翔抠抠颈子,一时难以应对。

  “原来左将领是素食者?”耶律秋人挑眉一笑,“那么我请人换份菜色吧!”

  “呃,不用不用,其实我并不是素食者,只是对这样的吃法有点儿无法适应,又消化不良。”他边说边抚着肚子。刚刚他才吃了口熏羊肉,怎么肚子就怪怪的?

  “这样可不行。要不,你喝杯马奶!这味道一点儿也不腥。”耶律秋人不说还好,当他此话一出口,左翔差点儿吐了出来!

  什么?他刚刚喝的一大碗东西原来是马……马的奶!

  天哪,这下他肚子更疼了!

  “是啊,这马奶很新鲜的,你看你不是喝满多的?”段灵不明白他此刻脑海里的恶心想法,又为他倒了一大碗。

  瞪着那满满一碗的马奶,左翔险些昏厥过去……

  酒足饭饱后,段灵藉机问道:“对了,我怎么没看见右院大王的王妃?”

  “王妃?!右院大王何时娶妻了?”左翔惊讶地问道。

  耶律秋人眼光轻闪地看着段灵,郑重地说道:“我尚未娶妻,‘楚’姑娘,你是误会了吧?”

  “误会?”段灵心下一抽。那么堂姐呢?

  “是啊,灵儿,你是误会了,我们从没听说过右院大王娶妻的消息。”左翔不知情地帮腔道。

  “是吗?”她不自觉地呼吸急促了起来,直为段芫担心着。

  这男人到底把堂姐怎么了?该不会是心狠手辣地把她给杀害了吧?“灵儿,我们已打扰太久,是不是该回去了?”左翔当真不太舒服,只想回去休息。

  耶律秋人心口的郁气一凝,根本不想让她跟左翔回去,于是说道:“我看左将领你的脸色不太好看,就先回去吧。我还想带楚姑娘在将军府四处看看走走。”

  “这……”左翔犹豫着。

  “没关系,你先回去,我还想向各院王妃们请个安呢!”段灵暗忖,堂姐若曾经进入王府,那些女眷不可能不知道,如果她与她们混热了,想从其中查出一点儿蛛丝马迹,应该不难才是。

  “耶律秋人抿唇一笑,自然猜出她打的是什么如意算盘,但他无意点明。“是啊,我的几位嫂子可是极为好客的。”

  好吧,既是这样,那我就先回客栈,你记得早点儿回来。”既然对方盛情如斯,左翔也不好再说什么。

  “我送你出院。”段灵对他柔媚一笑,又让耶律秋人看得蹙紧眉宇,差点儿冲上前挖出左翔的眼睛。

  眼看她几乎将整个人挂在他身上地走出秋千阁,耶律秋人紧握的双拳已频频颤抖,额上青筋更是暴跳不已!

  好个段灵,你竟有胆子留下,那我就要你尝尝惹恼了我的后果!耶律秋人在心底起誓。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