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叶霓 > 染指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染指目录  下一页

染指 第六章 作者:叶霓

  

  “耶律秋人、耶律秋人,你给我出来!”段灵双眸含泪,直奔向耶律秋人房门口,用力敲着门扉,“你快出来,我有话要问你!”她一边敲着门,一边拭着泪,“你为什么骗我?为什么?”

  “你叫魂啊?”门扉突然开启,衣衫不整的耶律秋人出现在她面前,让她吃了一惊!

  “你……”她瞪大眼,强忍住泪水,怔茫地透过门缝看进屋内——

  一个半裸的女人躺在床上,娇媚地嚷道:“右院大王,是谁呀?人家等不及了,你快过来嘛!”

  “等等!”他蹙起眉头往里头沉声一吼,止住了女子嗲声嗲气的叫唤声,又转向段灵问道:“究竟什么事?快说。”

  “我……”她揪住衣襟,抽噎地指着屋里的女人,“她是谁?”

  “她?”耶律秋人撇撇嘴,“外头请来的花娘。怎么,没看过专门陪男人睡觉的女人?”

  “花娘……”她震愕地愣在原地,发觉自己的双腿居然在微微颤抖,好似站在这儿的不是自己,只是个没有灵魂的空壳。

  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男人?为何前一刻向伯父表明了娶段芫的意愿,下一刻却与花娘在床上……

  “没错,她叫鸽亚。鸽亚,你教这位小姑娘几招勾魅男人的功夫吧。”耶律秋人猛地将段灵拉进屋里,背靠门框,限制了她出去的机会。

  “才不要,人家会害羞。”鸽亚娇娆地噘高唇,才稍挪动一下身子,披身的毯子便滑下,露出两团傲人的雪乳。

  “啊——”段灵又羞又窘地掩住脸,回身想逃,耶律秋人却恶劣地不让她走,还抓住她的肩强迫她面向鸽亚。

  “她有的你也有,何必怕羞呢?”他嗤冷一笑。

  “你好可怕……我要走,让我走!”泪珠悄悄滑落段灵的面颊,使得她惨白的小脸更显苍冷与无助。

  “你不是大老远就直嚷着我的名字?怎么这会儿又要走了?”他不但不退,反而趋近她,恶意逼近她的娇躯。

  “我只想问你,你是不是真要娶段芫?”她紧咬着下唇,哽咽地说。

  “没错,我是要娶她。”他暗沉的眸一闪,懒洋洋地说。

  “什么?”她一阵恍惚.只觉头晕目眩,整个人仿似站不住脚,“你当真骗我……骗我是为了帮易凡公子……”

  “我骗你吗?何不说是你骗了我。”耶律秋人主动退开一步,双臂环胸地冷笑看着她。

  “我骗你什么?”她寒着心浑身抖颤地问:“我一心只想让他们和好,更希望他们能得到幸福。”“这话可是你自己说的,谁信啊?”耶律秋人嗤道。

  谁知道她是怎么和段芫串通的,把易凡折磨成这样,即使她没错,也是同流合污的共犯。

  “我——”

  “鸽亚,你过来。”耶律秋人不理会她,径自靠在门板上,手指朝床上的女人勾了勾。

  “做什么?”鸽亚听话地下了床,段灵这才看清楚她全身上下几近赤裸,底下只着一件亵裤。

  “叫你过来就是,少废话。”他眉一拧,一把将她给抓了过来,将她整个人压制在门上,堵住段灵离开的唯一去路!

  “耶律秋人,你究竟是何居心?”段灵痛心地嘶喊了声。没想到他那天才在这里碰了自己!今天却残忍的在她面前和别的女人……

  尖锐的痛刺进了她的心窝,他的污蔑与冷落就像带刺的长鞭,狠狠地抽着她。

  耶律秋人挑眉邪笑,“没什么,只是想调教调教你,省得每次在我身下总像块笨木头,没法子挑起男人的‘性’趣。”

  段灵捂住嘴,拚命忍住充塞在喉头的呜咽声,泪水却控制不住地狂涌出眼眶。

  她不停往后退,极力排斥眼前令她心碎神伤的一幕,可为何眼模糊了、心破碎了,

  他们两人恶心淫秽的动作仍让她瞧得那么清楚?

  不要……不要这么对她……

  她是真心对他的,受不了他这么残酷的对待:

  “哭什么?张大眼瞧清楚啊。”耶律秋残忍地说。

  她既然要与段芫一块儿欺负易凡,就该有被他报复的心理准备。

  女人!女人是什么玩意儿?

  居然以为用她们的身体就能把男人玩弄在股掌间吗?或许易凡容易受骗,但他耶律秋人可不信这套。

  “啊……”鸽亚娇吟喘息着,拚命将身子往耶律秋人身上挤,一点儿也不在意段灵在场。

  段灵回过身,紧抓住床柱,她的手在发抖,牙齿在打颤,眼中充满了惶惧与苍茫……

  她闷声哭泣,说什么也不愿再回头目睹他们上演这出淫秽的勾当。

  “把头转过来,如果你想替你堂姐求情,就得听我的。”耶律秋人对着她的背影邪笑,大掌毫不留情挤捏着怀里女人柔软的圆丘。

  段灵心头一紧,微启着双唇想说出抗议的话,却已经语不成句……

  “我再说一次——转过身来,否则你将再也没有求情的机会。”





  他残佞地说,语气低嗄,配合着他身下女人嘴里逸出的细声呻吟,听在段灵耳里是那么的龌龊!她害怕,如果她不听他的话,就不知他会以什么样的方式对付堂姐了!在

  这难以抉择的当头,她的脑子一片空白,根本不知自己该怎么做了。

  “我数到三,一——二——三——”

  几乎是在同一时间,段灵猛然回过身,此刻她早已是泪流满面,梨花带雨的小脸看来是这般的楚楚可怜。

  耶律秋人凝视着她好半晌,忽而咧开嘴笑道:“你还真是个泪人儿啊!瞧你那副样子摆明了做贼的喊捉贼,好像是我强迫你,错都在我喽?”

  他阳刚的脸庞散发着强烈的不屑,炽热的目光含着沸腾的欲望,双手残虐地玩弄着身下的女体。

  耶律秋人注视着段灵脸上错综复杂的表情,根本不给她有任何逃开的机会。

  久久……段灵宛若一块木头,傻了似地站在那儿,动也不动。

  她眼不避、耳不掩,强迫自己承受这一切,当痛楚与失望冲破了某个极限时,她居然不再有任何感觉了!

  她呆若木鸡地站着,眼睁睁看着他们在未经人事的她面前翻云覆雨,淌血的心几乎要干涸了。那种心瓣一片片被剥落成灰的感觉竟是这么的苍凉……

  看着她既不尖叫,又不掩面痛哭,耶律秋人顿时兴致大减,狠狠地推开怀中女子。

  “滚!”

  尚未自激情中回神的鸦亚愕了下,半晌才又笑说:“别这样嘛……”

  不死心的她正要上前卖弄撒娇功夫,怎奈耶律秋人一脸的冷冽与酷寒,吓止了她的脚步。

  “我只说一次。”他利眼一瞪。

  “好,我退下就是了。”鸽亚狼狈地拾起衣物穿上,不情不愿地走了出去。

  顿时!房里就只剩下耶律秋人和段灵,但四周的空气中仍弥漫着方才他与鸽亚放浪做爱的味道!

  这气味直让段灵做呕,她忍不住捂住嘴,用力推开他冲到门外,蹲在那儿大呕特呕了起来。

  “你这是干嘛?嫌恶心吗?”耶律秋人站在门内,眯着眼看她那副痛苦的表情。

  “我……我真的是看错人了……”段灵拭了拭唇,嗓音仍是无法平复的激动与抖瑟。

  “这么说,你真的爱上我了?”他眉宇一挑,漾开恣意笑容,勾魅着满脸无措的段灵。

  “你……”她身子战栗不休,嘴硬地否认:“我从没爱过你,你少往自己脸上贴金。”

  说完,她站起身抱着肚子直往前走,打算从今以后彻彻底底将这个男人扔在心门外,即便很难,她也要做到。

  “你给我站住。”对于她这种消极的反抗,耶律秋人居然觉得心头烦郁!

  这个女人为何没在他面前哭天喊地?她怎么可以表现得这么无动于衷?这完完全全不在他的计划内啊!

  “一场火辣辣的表演我已经看完了,你还要我留下干嘛?”她双手捧着腹部,驼着背转首看他,“难道……你又要以堂姐来要胁我了?”

  耶律秋人嘴角一阵抽搐,投射出炯利漠冷的目光,咬牙切齿地说:“如果没错呢?”

  段灵凄楚一笑,虚弱地摇摇头,“不会了……”

  “不会了?”他目光沉敛,“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不会再受你摆布,也绝不可能再让你得逞,希望你把你那些美梦暂时收起,因为咱们还没一决胜负。”段灵表现出相当的漠冷,这副神情看在耶律秋人眼底,心中竟出现一阵莫名其妙的惊慌。“你是卯上我了?”他沉着声,想以冷硬的语调掩饰内心的激动,嗓音却流露出一丝紧崩。

  “是你不肯放过我们。”她的话语好轻,轻得似乎悬荡在空气中,在他们俩之间诡异地飘浮。

  耶律秋人扬起浓密的眉毛,晶亮的黑眸眯起,细细审视着段灵,“好,我接招,看你是要怎么整垮我!”

  冷冽地勾唇一笑后,他便返身回房,砰地关上大门,而这声巨响也震碎了段灵心里的梦与浓烈的爱……

  




  段芫心急如焚地在寝宫内踱步,当她将父王已把她许配给耶律秋人的消息告诉段灵后,只见她怒气冲冲地跑出了宫外,打算找耶律秋人理论,可过了这么久,却还不见她回来,她真是为段灵担心啊!

  耶律秋人这个男人,阴邪、狡狯、无情、冷酷,段灵找他理论分明是自投罗网嘛!

  都怪她,把这事告诉段灵做什么?她不能违背父王的旨意,更不能拂逆天意。既然横竖都得嫁他,何不安安静静、干干脆脆的嫁了,至少以后不用再烦恼自己的未来,父王也得到了他想拥有的益处,这不是两全其美吗?

  可是她心里依然隐隐失落,控制不住的思念着易凡……

  他的形影无时无刻不在她脑海里盘旋,可是她却必须狠心伤害他,这种遗憾将会成为她这辈子最深最浓的苦。

  “唉,为何事情会变成这样呢?”

  就在她自言自语、哀声叹气的当口,突闻远处传来微弱的脚步声,她立即迎向宫外,果真看见段灵朝这儿走了过来。

  咦,她的神情不对,抱着肚子走路的模样似乎很痛苦,难道是那个耶律秋人对她动粗了?!

  “灵!”她急急忙忙地走了过去,这一近距离观察更不得了!只见段灵一双眼肿得像两个大核桃,小脸苍白无助、写满委屈。

  这……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你怎么了?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段芫极其关切地问。

  然而段灵仍是不言不语,钉住在原地,动也不动地让人紧张。

  “快告诉我,到底怎么了?”段芫又问。

  面对她的询问,悲怆的泪水再次迷蒙了段灵的视线,更凸显出她的荏弱与不堪一击。

  见她久久不发言,段芫内心惊惧交错,“是不是他对你……”

  段灵摇摇头,眼底掠过一抹苍茫,“我没事,但是他不肯听我的劝。”

  她隐瞒下耶律秋人那些残酷的举止,只怕带给段芫更大的恐惧。

  “那……那也没关系,只要你平安就好,反正……反正我早已有心理准备了。”段芫黯然垂下眼,勉强挤出一丝笑容。

  “可是我不会放弃。”段灵脸上闪现孤注一掷的决心,她绝不容许耶律秋人以这种恶劣的方式找堂姐报仇。

  他不是真心爱堂姐,只是想以这种方式毁了她一辈子。

  昨天她听了堂姐的解释,已明白她不是不爱易凡,只是在伯父的压力下,不得不采取如此狠心的行动。

  她没想到伯父竟会是这么心狠手辣的人!

  堂姐迫于无奈才辜负所爱,可是又有谁知道她心底的苦?为何男人总是这么的自以为是,老要以他们的想法去逼迫一个女人?

  “你说什么?”段芫浑身一震,有不好的预感。

  “放心,我会尽全力阻止这件事发生。”段灵仍是那副坚决的模样,即便现在的她看来憔悴狼狈,仍无损她要应付耶律秋人的决心,她可以牺牲一切,就是不让他得逞。

  堂姐与她虽非亲姐妹,感情却胜过同胞手足,她怎能眼睁睁看着堂姐掉进永远也翻不了身的地狱中?

  “你要怎么做?”段芫可没有她这种天真的想法。

  耶律秋人是个什么样的男人,她在大理国早有耳闻,他们辽国的六院大王个个心思诡谲、杀人不眨眼,又怎会让一个黄毛丫头给整垮?

  “你别替我操心,我自有办法。”段灵苦涩一笑,“我胃好疼,堂姐,让我进去坐一下好吗?”

  “好。”

  在段芫的搀扶下,她进了屋,坐在图案前,喝下一杯水。

  “怎么会突然胃疼呢?”段芫关心地问。

  “没什么。”段灵痛苦的闭上眼。但一闭眼,那一幕男女交欢纵欲的情景又侵入脑中,让她的心直发疼。

  他的一切已与她无关,她不想再掉入这种困惑中。那男人口中的爱,只是为了他的报仇计划布局而已,她却天真的相信他……

  “要不要我命宫女将段伦请过来,带你回府休养?”段芫建议道。

  “也好。”她轻咳了几声。

  “那你等会儿。”段芫立刻传唤守候在外的宫女,吩咐道:“去把段大人请来,告诉他段灵姑娘不舒服。”

  “是。”宫女领命退下。

  “堂姐,你有没有想过逃走呢?”见屋里只剩下她们姐妹二人,段灵问道。

  “逃?!”

  “是啊,去找自己的幸福,去找易凡,与他远走高飞,别再回来当伯父手中的筹码。”段灵很认真地说。

  “我……我不敢。”段芫紧张地回避这个问题,“我看你还是先到我床上躺一会儿吧。”

  “堂姐!”段灵忍无可忍地对她吼道:“你就不会为自己而活吗?难道当个乖女儿真那么重要?那你的后半辈子该怎么办?你说啊!”

  她激动地喊嚷着,希望能唤醒段芫这个只知道为别人而活的木头人。

  “我不知道,你别再说了。”段芫脸色变得极度不安。

  段灵摇摇头,为她感到不值,“你真傻……”

  “傻的是你,别再执着了,灵。”段芫苦口婆心地劝道。

  是啊!段灵不就和耶律秋人一样吗?

  一个为友情而执着,一个为亲情而执着,两个同样执着的人对峙,会出现什么样的情况呢?

  “我——”段灵张口欲言,却被宫女打断。

  “禀公主,段大人来了。”

  “请他进来。”段芫道。

  谁知道跟着前来的除了段伦之外,居然还有耶律秋人:

  “灵儿,你怎么了?哪儿不舒服?”段伦率先走进屋里,而耶律秋人则站在门外,没有逾礼进入。段灵绷着脸,直瞪着悠意靠着门框与她远远相对,洒然而笑的耶律秋人。

  “你怎么不说话?究竟是怎么了?”瞧她一脸苍白,段伦心急如焚,再怎么说他也只有灵儿这么一个妹妹,她绝不能出事啊。

  “哥,你太紧张了,我只是胃疼而已。”她从耶律秋人脸上调回视线,对着哥哥勉强一笑。

  “胃疼?你从没这种毛病啊!”段伦不明白地蹙起眉,“是吃坏了东西吗?”

  “不是,只是看见了一个很恶心的东西,所以非常反胃。”说着,她又眶瞪了门外那个自命不凡的男人一眼。

  耶律秋人只是扬扬眉捎,以无声的笑容表现出他的猖狂与放肆。

  “恶心?你到底在说什么?算了,瞧你脸色这么差,就别在这儿打扰段芫了,我带你回去躺着。”段伦扶起她,转首对段芫道:“我这就带灵儿回去,谢谢你通知我。”

  “堂哥快别这么说,我会吩咐御医进府为段灵看诊。”段芫客气又柔缓地说,但当她感受到门外耶律秋人所带来的压力时,嗓音不免轻轻抖颤起来。

  “谢谢你。”段伦对她一颌首,便搀着段灵离开。到了门外,与耶律秋人交错之际,

  他问道:“秋人,要不要随我一道回去?”

  “不了,我想留下与公主聊聊。”他笑意盎然地回应。

  段灵听得一惊,“你要留在这儿聊什么?快给我滚——”

  “灵儿,你这是干嘛?”段伦眉一皱,没料到她会这么没分寸。“人家秋人就要娶段芫了,留下聊聊也不为过,你干嘛这么激动?”

  虽说他曾极力撮合秋人与灵儿,但谁知道伯父先一步订下秋人,尽管他有点失望,还是衷心视福他们。

  只能怪灵儿与他无缘啊!

  “可是他根本不安好心……”段灵早已哭哑了嗓,发出的声音粗嗄难听。





  耶律秋人双目冷光一闪,恶意地误导她的话中意。“灵儿,你这话未免有欠思量,难道不娶你,就是不安好心?”

  “你怎么这么说?我的意思不是——”她的脸孔泛白,双唇因受刺激而微颤。

  “行了灵儿,别说了,大哥带你回去。”段伦也以为她之所以这么激动完全是因为耶律秋人要另娶他人,却不知耶律秋人尚有个残酷至极的计划。

  “不……哥,你错了,他不是人……”段灵抬起手指着耶律秋人,却苦于自己伤心欲绝下已无力指控。

  “我不是人?”耶律秋人眯起双眼,冷笑地重复。

  “秋人,别跟个孩子计较。”段伦自知妹妹说错话,试图化解彼此嫌隙。

  “哥,我已满十七,不再是个孩子了,要不你也不会愁着为我主张婚姻大事。”段灵紧紧捏着拳头,体力已几乎用罄。

  “哈……”耶律秋人霍地大笑,嗤冷道:“原来就因为得不到我,所以小女孩恼羞成怒了?”

  他要得到的东西可不准任何人打扰或破坏,若是有人樱其锋,可要有招架得了他反击的本事。“秋人,你不能这么侮辱我妹妹。”段伦虽拿他当好兄弟,但若他再这么出言不逊,完全不顾段灵的自尊,他可是会不惜牺牲这份难得的友谊,也要为段灵争口气!

  “段伦,我不想跟你吵架,但从头到尾全是你的好妹妹惹我的,她压根儿不愿意我娶段芫。”耶律秋人凛着脸,浑身充斥着冷冷的怒气,他同样也不希望与段伦的友情因一个女人而被破坏。

  “是这样吗?灵儿,你真的喜欢秋人?”段伦意外地问。

  之前灵儿曾对秋人表现出强烈的不满,他还以为她并不喜欢秋人啊!

  “我……我才没。”她难堪地别开脸,合上双眸,企图将他那副自命不凡的模样撇

  于脑后,但眼前竟全是他摇晃不停的影子……

  “你们究竟是怎么了?”段伦看了下耶律秋人又瞧了下段灵,不明所以。

  “哥,我想回家了。”她好难过……

  “好吧,秋人,我先带她回家了,你们的事我一定会跟你问清楚。”段伦道。

  都怪他这阵子忙于训练宫中侍卫,忽略了灵儿,更没注意到秋人来此地后到底做了些什么事。从今后他得多分点心力注意他们两个人才是。

  “也罢,你就好好看牢她。”耶律秋人收住话,转身踱进了段芫的寝宫。

  “别……”段灵想阻止,脑袋却一阵昏眩,再也支持不住地倒了下来。

  “灵儿!”段伦心头一抽,立即打横抱起她,直接奔向御医的住所。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