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叶霓 > 染指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染指目录  下一页

染指 第五章 作者:叶霓

  

  大理国王宫束园的玉膳楼灯火辉煌、仿若白日!笙筑共鸣、百管轻扬,这种热闹的排场,为的正是迎接大还国的右院大王耶律秋人。

  “大王,您太抬举我了,真是令我受之有愧。”耶律秋人笑着说道,他神采清俊、潇洒自若,那神态让人完全瞧不出他暗藏在心底的计划。

  “右院大王,你难得光临敝国,这是我们该做的,就怕你不满意呢。”段镇风客气地回应。

  这时耶律秋人的目光瞟向了一旁始终默然不语的段芫,轻问:“公主,瞧你话说的少,东西吃的更少,怎么了?”

  段芫没料到他会突然问自己话,仓皇地应道:“多谢……多谢右院大王关心,我因为吃不下,所以才用得少,要不你们聊,我回房休息去。”

  “等等。”耶律秋人唤住她,俊逸的脸庞略带三分邪谑,“不舒服是你的借口吧?你这么样排斥我,是否……不欢迎在下?”

  “段芫不敢。右院大王是我父王的贵客,我们欢迎都来不及了,大王千万别多虑。”段芫赶紧解释,生怕自己一个做不对,又惹得父王生气。

  “是吗?”耶律秋人眸光一闪,“如果真是这样,公主可得多吃点儿,瞧你瘦的,我可不喜欢太弱质的女孩儿啊。”

  他话中有话地挖苦她,带给段芫莫名的惊慌,尤其一见到父王脸上得意的笑容,她更是感到惊恐不已。

  虽然她身为公主,在父王眼中却只是颗用来攀龙附凤的棋子,如今大辽国气势正盛,父王当然希望能与其攀点关系。

  想到自己的未来即将断送在这种利益关系上,段芫便再也快乐不起来,再思及与易凡曾有的那段过往,她的心更是隐隐作疼,不复以往天真烂漫的心情。

  “是啊,你瞧人家右院大王多关心你,还不快谢谢人家。”段镇风见她兀自发愣,不由得眉头一皱,出声提醒道。

  “多……多谢右院大王关心。”段芫低着头,泪珠儿早在眼眶中打转,只差一点就要掉落。

  “哪儿的话。我说大王,您也未免对芫公主太凶了吧?女孩子是用来疼的,可不是让您颐指气使。”耶律秋人话中有话,唇角勾现的笑意透着一股讽刺。

  “这……”段镇风一阵尴尬,随即咧开嘴,拉下老脸道:“也是,不过小女就是太木讷了,怎么都教不会。”

  “这个您可就又错了,完公主温柔婉约,这种特有的气质,一般野性的姑娘可就学不来。”说着,耶律秋人执起酒杯,“不提这些了。来,我敬您。”

  见他一饮而尽,段镇风也拿起酒杯效法之,“干杯。”

  一阵耳酣酒热之后,段镇风为制造段芫与耶律秋人独处的机会,故意找借口离开。

  “吃饱喝足,我倒有点累了,想回房歇会儿。”

  “大王,才不过三坛而已,您就要溜了?”耶律秋人摇摇头,“不成,您得再喝一盅。”

  “不不不,年纪大了,再多喝个几杯明天的政务都别理了。”段镇风呵呵一笑,赶紧起身不再延宕,“我真得先告辞了,芫儿!好好招待右院大王,知道吗?”他暗中对段芫眨眨眼。

  “是,父王。”她立刻垂首道。

  待段镇风离开后,耶律秋人原本带笑的双目立刻笼上阴沉,“令尊似乎很在意我这个准女婿,不知芫公主自个儿觉得呢?”

  “我……我不知道。”她猛抬眼,脸色逐渐发白。

  “不知道?还是你认为我不像易凡那么笨,可以让你耍着玩?”耶律秋人一语道出深埋在心底多日的愤懑。

  “啊?”段芫惊得猛然站起。

  “怎么,我说了什么吗?怎么让公主怕成这样?”他尖锐地逼问。

  “没……没……”她嗓音控制不住地颤抖,怎么也没料到耶律秋人会知道易凡,而且还说得那么直接。

  “芫公主,别紧张嘛,有话可以好好说,坐下吧。”耶律秋人扬高的嘴角隐约透露着怒意。

  段芫的胃仿似翻了个筋斗,更像是被人点了穴,脑子一片空白,心也乱得不知该回应他什么。

  易凡……易凡……

  他究竟和耶律秋人有什么关系?

  “你为什么提起他?”半晌,她才挥去心底的迷乱,缓缓问出口。

  “这么说,公主终于认识他喽?”耶律秋人讥讽道。

  “我早已不认识他了,我虽不知道他与你是什么关系,但希望右院大王以后别再提起他。”段芫突地对他大吼,脸庞笼罩寒霜,“我也累了,对不起。”

  她转身飞也似地奔离了玉膳楼,却始终不明白他为何要提起易凡,提起这个她极力遗忘的男人……

  耶律秋人冷眼看着她逃离的身影,脸上的阴狠逐渐加深。

  




  “你说我该怎么办?灵,你是我的好姐妹,要帮我想想办法啊。”

  隔日一早,段灵到王宫见段芫,段芫一见她来到,立刻向她倾吐心中的骇意。

  自从昨晚听了耶律秋人的那席话之后,她整个人仿如陷入一股黑暗的浪潮中,几乎就要淹没在不见天日的地狱里。

  想了一夜,她决定找段灵将压在心底的苦说出去,但为免段灵去找父王理论,她隐瞒了父王的野心。

  “你是说当初你之所以要易凡离开,并不是不爱他了?”段灵恍然大悟,顿时将耶律秋人告诉她的那些话连贯起来,她眸子一亮,兴奋地说:“真的是太好了,既然只是误会,一切就好办了!”

  “好办了?!”段芫听得一脸茫然。

  “是啊,秋人曾告诉我,他来这——”

  “你叫他什么?秋人!”段芫仿似听出其中蹊跷,瞠大眼惊问:“灵,莫非……莫非你喜欢上他了?”

  “堂姐!没……没这回事。”段灵臊红了脸,被段芫这么一问,她的思绪全乱了。况且喜欢耶律秋人这个秘密,是她一直放在心底低回思量的,又怎能说出去?

  “你不诚实,我什么都告诉你了,可你却隐瞒我!”

  “我……堂姐,你找我来是谈你的事,怎么扯到我身上呢?”段灵一噘嘴,赶紧转移话题道:“其实易凡是随耶律秋人来到大理,我本想告诉你,但这两天一直没机会来看你。”

  这下段芫更震惊了,“他是和耶律秋人一块儿来的?!”

  “嗯,而且……”段灵偷觑了堂姐一眼,“他也住在我们府里。”

  “啊?”段芫难以置信地微启小嘴,拧着心说:“原来你什么都知道了,而我却是最笨、最傻、最后知道的一个。”

  “我不是故意的,堂姐……”一时之间,段灵竟不知该如何解释了。

  段芫叹了口气,“算了,我也不怪你,但我有个请求。”

  “堂姐,你说,若有我帮得上忙的地方,我一定替你办到。”段灵认真地承诺,着实不忍见段芫继续这么消沉。

  “我想见见易凡,你能帮我吗?”她的嗓音沉潜着脆弱与伤心,同时也忍不住濡湿了眼角。

  她得劝易凡赶紧离开,父王的野心太可怕,绝不容许她嫁给任何平民男子。若她不依,定会害易凡被父王派人杀害……

  思及那一夜,她在经过父王的书房时,不期然听见他与杀手商议的内容,至今她仍不免浑身抖颤——

  倘若易凡在三天内不离开大理国,便杀了他,永绝后患!

  不,她不能让他死,就因为爱他,更不能让他为自己而丧命!

  “好,这有什么问题。”段灵以为她要与易凡重修旧好,当然乐意帮忙。

  “那一切拜托你了。”段芫虚弱一笑。

  “你放心,我定会安排时间让你与他见面的。”段灵兴奋不已地笑道。这么一来,她不但能帮堂姐分忧,也能替秋人解劳,何乐而不为呢?

  只是她不知道,段芫与易凡这一见面,却扭转了她整个人生!

  




  当晚,段灵以找段芫赏花为由,让段芫顺利的来到了段伦居所的后花园,也看见了她朝思慕想的易凡。

  他们两人乍见时,双双出现激动的神情,直让旁观的段灵看了动容。

  于是她悄悄地退出了后花园,给他们两人一个独处的空间,希望他们能经由这次沟通找回属于自己的幸福。

  才刚步出拱门,她便瞧见耶律秋人远远朝这儿走了过来。

  “你要去哪儿?”段灵立即超前挡住他的去路。

  “找我的好兄弟易凡哪。听说你刚才偷偷把他带来后花园,我得瞧瞧他会不会被你这位神射手给生吞活剥了。”一抹夹着促狭意味的笑痕渐渐自耶律秋人的嘴角扩散开来,他话中的含意令段灵一阵仓皇。

  “你胡说八道什么?”她抿紧唇,心头的惶然不知不觉扩大,特别是在对上他嘻皮笑脸时仍然犀利的寒眸后,

  “逗你的,你还真会脸红。”轻勾了下她的下颚,他肆笑地再度举步向前。

  “你别过去!”段灵紧张地拦下他。

  “咦,你这副样子会让人起疑哦,这下要我不去更不可能了。”耶律秋人挑眉哼笑,忽地将她推抵在红柱上,炽热的体温密密实实地缚锁住她娇弱的身躯,“别背着我做出对不起我的事,否则……”

  他唇角微扬,沉合的眸勾魅着她怔忡懵懂的大眼,强烈的男性气息侵入她鼻翼,使她全身一颤。

  “我没有……”她愣愣地轻喊。

  他突地发出一阵得意的轻笑声,“那就好。”

  段灵这才恍然明白自己中了他的计,细细的柳眉一皱,俏颜染上晕红,“你……你……”

  “我怎么?”他邪魅一笑。

  “好过分,老是骗人家。”她喊高红唇,难堪又害臊地别开脸。

  “哦?是我骗你吗?刚刚不知是谁承认自己是我的人,绝不会做出对不起我的事?”他隐隐低笑,眼底尽是揶揄。

  “我……”她因无措而满脸通红。

  “原来是你啊!”他朗朗一笑,让段灵心旌荡漾。

  “讨厌——”她转过身,不愿让他瞧见自己被他戏侮后的窘状,更不想看见他嘲谑的笑容。

  “那你乖乖留在这儿等我,我去瞧瞧就来。”耶律秋人背着她敛去笑意,眼神瞟了下隔墙那头的花园。

  不知易凡究竟在那儿干嘛?这小妮子鬼鬼祟祟的直让人感到疑心。

  “不要!你还是不能去。”段灵快步追上他,双手一张横隔在他面前,“他……他正在与我堂姐……”

  天哪!这话该怎么说呢?

  “幽会?”耶律秋人倒是毫不避讳地直言。

  “呃!”她羞赧地低下小脑袋,“也可以这么说……”

  “是谁约谁的?”他脸色一整,不豫地开口。

  “是我堂姐,我想她是想与易凡和好吧,这不也是你来大理国的目的吗?所以就别去打扰他们了。”段灵非常认真地表示,在她单纯的脑袋中,直以为这绝对是件撮合有情人的好事。

  “你的意思是想拉拢他们了?”耶律秋人一手撑在柱子上,伟岸的身形在月光的照射下除了透出一股慑人的气魄外,隐约还带着邪魅意味。

  “是啊,难道你不同意?”段灵眨巴着眼望着他。

  “也不是。我只是怀疑.你有几分的把握?”耶律秋人眯起眸子,微掀的嘴角蓄着一丝不以为然。“把握?!”段灵一脸不明白地问:“他们两情相悦,需要什么把握?只要将误会解释清楚,彼此心底不再有疙瘩,要复合不是很容易吗?”

  “你说什么?他们两情相悦?”耶律秋人冷冷地洒落一串低沉的笑声,“我看只是其中一人单相思,被另一个人狠心驱离而已。”

  一说到这儿,他便免不了为易凡抱不平,心底的怒焰也逐渐高张,脸孔变得铁青。

  这丫头光会做些笑死人的事,直以为将他们拉在一块儿,所有的一切都会圆满解决。

  其实那个段芫心里不知在打什么主意,她约易凡见面真的是想与他再续前缘吗?如果是他估计错误也就算了,如果并非如段灵所想的那样,她只是想给易凡再一次的打击,那么她就等着看他怎么对付她!



               

  “天,你愈说我愈不懂了。”段灵着实弄不明白耶律秋人的想法。

  “你是真单纯,还是和段芫两人连手打算将易凡逼到绝境?”他的语气突然变得咄咄逼人,吓得段灵惊退一步。

  他在说什么啊?亏她一心帮忙,他却……他究竟把她想像成什么样的女孩了?

  段灵倍感委屈地红了眼,“我们哪有连手什么?你这个人简直是莫名其妙!”

  气愤难抑下,她转身奔离了他的眼前。

  耶律秋人眼眸一眯,也不做逗留地朝后花园走去。

  穿过长廊、越过拱门,却已不见那两人的踪影。怪了,易凡究竟是上哪儿去了……

  他神情突然一紧,快步转往易凡的客房。

  当他赶到易凡房门口时,正好瞧见易凡背着包袱,神色黯然地走出房间。

  “时候不早了,你拿着包袱要上哪儿去?”

  易凡无精打采地叹口气道:“回辽国。你呢?跟不跟我回去?”

  “你就这么样回去?事情解决了吗?”耶律秋人将他拖进屋里合上门,一脸严肃地问道。

  “解决好了,该解决的全解决了。现在是不是可以让我走了?”

  耶律秋人立刻拦住他,“你真没志气,来到这儿什么也没做就要走,那我跟你来不是也白费力气吗?”

  “所以我早说过不用来的,是你坚持,却让我再受一次屈辱!”易凡忍不住地咆哮出声,向来斯斯文文的他,第一次做出这么激烈的反应。

  “你刚才到后花园见段芫,对吗?”耶律秋人冷静地问道,没将他的火爆放在心上。

  “你……你怎么知道?”易凡心口一撞,震惊地回眸他。

  “别管我是怎么知道的,我只想弄明白她究竟对你说了些什么?”耶律秋人冷着声,执意弄清楚。

  若是段芫再一次给易凡刺激,那么他的报复行动就要展开了。

  “她说的和之前都一样,既然一样,我也没什么好怨的。”易凡调整一下肩上的包袱,无力地回身打开房门。

  “你真要离开?”耶律秋人冷着声问。

  易凡点点头,“难不成留下来触景伤情?秋人,你也和我一块儿回去吧。”

  “我不走。”耶律秋人眼中愤怒更炽。

  “你要留下?”易凡震惊地看着他。

  “这是当然。”耶律秋人表情吊诡地回答。

  “难道你是想……”他紧张地攫住耶律秋人的双肩,着实不希望他执着在这件事上。

  “既然你要走人,就别再管我的事,我主意已定。”耶律秋人笑脸转沉,眸中泛着志在必得的星芒。

  “你……好吧,随你了。段芫也说了,大理王有意将她许配给你,她终究是你的人,我无权主张什么。”叹了口气,易凡毅然决然地离开了这儿。

  耶律秋人犀锐的眸子紧紧一眯,五官刻画出一抹深沉。

  




  三天后,耶律秋人又被段镇风邀至王宫作客。这次他在段镇风的陪同下一访大理王室珍藏古董宝物的“丝金穴”,一览其中名贵金石。

  浏览过后,段镇风在夏荷池边设下茶宴,稍作歇息。

  段镇风以锦袖擦了擦汗水道:“今儿个还真热啊,待会儿我命宫女端两盅冰镇玉桂茶,不但能解渴,还能消暑呢。”

  “大王设想得真周到。”耶律秋人嘴角带笑,刻意往四处望了望,“咦,今天怎么没瞧见芫公主呢?”

  “段芫这丫头本来也要过来,但一早却派宫女来告诉我她不舒服。要不要我再命人去叫她过来?”

  “不用了,芫公主既然不舒服,我怎好勉强呢?”耶律秋人虚伪应道。

  “那……也好。”段镇风突地念头一转,问道:“对了,上回右院大王跟小女不知聊得如何?”

  耶律秋人将他眼底的野心看得分明,暗暗冷笑,表面上却佯装爱慕地道:“芫公主温柔大方、婉约娴雅,我们自然是相谈甚欢。”

  这话听在段镇风耳中自然是欣喜异常。太好了!如果耶律秋人对芫儿有意思,那么他想攀龙附凤的希望就不难达成了。

  “那……若本王厚着脸皮想与你攀个亲事,不知右院大王的意思如何?”他靠近耶律秋人低声轻问,以免一旁的下人听见,倘若遭拒,他也不至于太难堪。

  “大王,您这是在开玩笑吧?”耶律秋人故作意外地拉高嗓音,表情也写满了惊讶。

  “本王句句真心,就不知小女会不会辱没了右院大王?”段镇风见他没拒绝,于是更兴奋地表示。

  “芫公主不知是多少男人梦寐以求的伴侣,这是我连作梦都不敢奢求的,怎能说是辱没?大王,这里没酒,否则我真要罚您几杯以抵过!”耶律秋人假意兴奋地道。

  段缜风这下更得意了,他笑得嘴都合不拢,“这么说,你是答应了?”他简直不敢相信这件事竟会这么容易就达成。

  联姻之后有大辽国的武力做后盾,他就不怕自己的势力被周遭一些深怀觊觎之心的小国给瓜分。

  若是有机会的话,他还可以乘其不备,来个蚕食鲸吞,将大辽国一并收归到大理底下。

  “我是中意完公主,就不知大王可否割爱?”耶律秋人微微一笑,流露出潇洒自若又俊朗无俦的神采。

  “这是本王的荣幸,改天我定派上特使到大辽国向耶律大将军提亲,以示诚意。”

  “大王别麻烦了,我们是男方,自该由我派人提亲才是,否则岂不是本末倒置了?”耶律秋人摇头笑道。

  “这……对啊!瞧我开心得连这种事都给弄混了,哈哈……”段镇风立刻以大笑掩饰自己的荒唐话语。

  虽然困窘难堪,但为达目的,他就算卖了这张老脸也在所不惜。

  望着段镇风暗藏野心的神情,耶律秋人双眉一挑。走着瞧,他定要让这老头后悔莫及!

  “那么小婿就先尊称您一声岳父了。”他俊脸带笑,从容演出自己计划扮演的角色。

  “哈……”段镇风闻言大笑,得意非凡地说:“不敢当、不敢当。”

  “那就给我一些时间准备聘礼,择日向您提亲。”耶律秋人打铁趁热地道。

  “本王就等你的好消息了。”段镇风老脸漾满笑容,心情激昂,丝毫没察觉藏在耶律秋人眼底的邪恶念头。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