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叶霓 > 染指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染指目录  下一页

染指 第四章 作者:叶霓

  

  “耶律秋人,你给我站住!”段灵急急忙忙朝耶律秋人追了过去,拉住他一只胳臂,

  “你刚刚说什么?要到王宫去做客?”

  耶律秋人挣开她的柔荑,回她一记玩世不恭的笑容,“怎么,难道你想当我的女伴?”

  段灵深吸口气,再也无法与他轻松应对.“我不明白你为什么总爱找我堂姐麻烦?

  她向来深居内苑,从没踏出大理国一步,我真猜不透她到底是什么时候得罪你了?”

  即便是在射技上赢了他,她仍是居于下风,因为她根本摸不透他的想法,也压根儿不了解他远从大辽国来到此地的自的为何,只知道他阴森诡异得令人害怕。

  “你似乎老把我当成邪魔恶煞,我真有那么坏吗?”他似笑非笑地问,目光浮掠过一道促狭光芒。

  “我也不愿意这么想,不然你老实告诉我你的计划,不说清楚我怎么也不会把你当成好人,如果你真是好人,就不会对我做出那种——”

  她及时煞住话,两朵红云迅速染上她的双颊,显现出一丝与她强硬态度相悖离的羞怯之美。

  耶律秋人霍然低笑,俯首望着她欲语还休的模样。

  “这时候的你怎么看都和刚才那个射起箭来威风凛凛的女人不太一样啊!坦白说我真的喜欢你现在这种柔顺样。”他眯起眸调侃道。

  “你别嘻皮笑脸地转移话题,我在问你话啊。”她难堪地瞪着他,还好她理智仍在,没被他这几句甜言蜜语迷乱了心。

  “唉……”他突地重重吐了口气。

  “你说是不说?别在那儿长吁短叹惹人讨厌!”见他有此反应,段灵不禁蹙起柳眉。

  “我当真那么令你讨厌吗?”他挑眉邪笑,啧啧摇头。

  “你……”她一跺脚,咬着唇娇瞪他。

  “好啦,不逗你了。老实告诉你吧,其实我这么做都是为了易凡。”耶律秋人目光吊诡地望着她。依目前的情势看来!段灵不弄出个是非曲直绝不会罢手,而她的过度多事只会坏了他的好事,使整个计划的执行难上加难,倒不如就让她也参一脚,至少可堵住她的嘴。

  说真的,她那打破沙锅问到底的功夫还真是令他佩服!

  段灵不解地问:“这和易凡公子有什么关系?他是我堂姐的心上人,你这么做,岂不是帮了倒忙吗?”

  “这你就错了。当初是你堂姐抛弃了他,易凡怎会是她的心上人呢?而我接近段芫的目的也只有一个,就是要打探她的心思,如果她真有心于易凡,我就会尽力撮合他们。

  没想到竟会碰上一个搞不清楚状况的小女人,弄得我筋疲力竭,全部的事都乱成一团了!”

  “啊?”段灵小脸一红。他言下之意,指的不正是她吗?“原来……原来是这么一回事。需要我帮忙吗?倒不如这事就由我来调查好了,我与堂姐姐妹情深,若要探口风会容易些。”

  “不,多谢你的好意,这事还是由我去处理,只希望你以后别再扯我后腿、拆我的台,那我就已是谢天谢地了。”耶律秋人饶富兴味地说道。

  “你真的不需要我吗?”对于他的说词,她仍存有某种程度的怀疑,直害怕这只是他的另一个诡计。

  “我当然需要你,尤其是在夜深人静、孤枕难眠时。”他故意曲解她的话意,低沉的笑声中揉入了三分淫亵意味。

  “你……”她震惊地瞠大眸子,双腮有如覆上了两朵红云,窘涩得不得了!

  “开个无伤大雅的玩笑罢了,你又何必脸红成这样?”他眉眼荡开邪肆笑意,慵懒低沉地说着。“我不理你了……”她娇嗔着,随即又问:“你刚才那些话没骗我吧?”

  她已暂时信了他,毕竟易凡这个人是真不是假,她也的的确确在堂姐房里看见易凡的画像,上头还落了名,应该错不了。

  “我没欺骗你的必要。”扬扬眉,他笑容不减地说。

  “好吧,那就依你,不过我有个要求,如果你有了任何决定都得先告诉我,可以吗?”这已是她最大的让步。

  “哈……看来你是想暗地里牵制我的一举一动了?”他笑得猖狂,当她是个长不大的天真女孩。他耶律秋人做事从没听过谁的,当然也不会为女人破例。

  “才不是,我只是担心纤柔的堂姐经不起任何意外冲击,其实我知道她是喜欢易凡的。”

  “喜欢?”耶律秋人不屑地冷哼,谁会对自己喜欢的男人说出分手的狠话?

  段灵非常认真地点头道:“这是真的!如果你真的愿意帮她,我想她一定会很开心的。”

  “但愿如此。”耶律秋人撇撇嘴道:“既然你已知道我的意图,也得答应我,别再找碴了。”

  段灵不好意思地点点头,“你放心,不会了。”此时她蓦然发现自己竟已不知不觉与他一块儿走到他的房门外,于是连忙道:“我想我也该走了,再见。”

  才转过身,就听见耶律秋人磁性带笑的嗓音说:“要不要进来坐一坐?”





  她仓卒地摇摇头,“不了,你不是要准备晚上赴宴吗?我不打扰了。”

  当她再度旋过身子,才踩出一步,却被耶律秋人给攫住了腰,一个回旋压在门板上。

  “我不需要准备什么,况且现在离晚上还有一段时间,你就做做好人,陪我这个寂寞的男人聊聊天吧!”他漾开笑,顺手推开门,将她带进屋内。

  段灵满脸惊骇,怕极了与他独处。

  “我……我不想聊天,只想回自己房里。”她试着推开他。

  “同样是房里,去哪间房不都一样吗?”他低嘎一笑,醇厚的嗓音令她心中一麻。

  “耶律秋人,我才把你当好人,你不能再对我做出……做出那种事了!”她慌张不已,看似漫不经心的他映在她眼底却是一个邪魅的恶魔。

  “当我真心喜欢一个女孩子的时候,难道就不是好人了,这是什么奇怪的推论?”

  他撇撇嘴,发出低沉的笑声,丝毫不掩饰眼底那股侵略性的光芒。

  “我……”段灵怔忡惊讶却也迷惑于他带笑的邪魅脸孔。

  “我虽然有很多兄弟,但是极少与女性相处,眼看着我那几位兄长个个娶了妻,可害得我心痒难抑,你说这该怎么办是好?”他深邃的眼闪烁着几许笑意,缓缓说来的话语令她浑身战栗。

  “我哪知道你该怎么办?我要回去了。”段灵想从他身旁的空隙钻出去,哪知道他的动作异常矫捷,瞬间来到她面前挡住了她的去路。

  耶律秋人黑眸一沉,“怎么又想逃了?当真不能留下来和我聊聊天吗?”

  他声音虽是低柔,却夹带着一丝强悍和阴冷的霸气!

  段灵悄然地退了一步,望着他那亮眼的笑容,轻声地说:“你……你想谈什么?”

  他走向她,轻轻执起她的小手,牵引着她来到圆桌旁坐定,“就谈谈你的箭术好了。”

  “箭术?!”她微微扬高声音,不明白他为何有此一说。

  “我只是很好奇,你一个女孩儿家怎会有那么优良的箭术?”耶律秋人眯着眼试探道:“你应该有位好师父吧?”

  “没错,是有位师父专教我箭术,他就是我们大理国彝族的族长,号称狮子王的慕桥。”说到这儿,段灵可就得意不已,早把刚才的担心全抛于脑后。

  “狮子王?”耶律秋人微讶。

  在辽国他便听过“狮子王”这号人物,传言中他的骑术顶尖、箭术特佳,穿梭森林

  中有如猛狮一头,只要他看中的猎物,绝对逃不过他的利箭,所以才有“狮子王”这个称号。

  只是……这样的一个人,又怎么会收一个小女孩为徒呢?这让耶律秋人百思不解。

  “是啊,我师父最厉害了,就算闭着眼睛,他都能听声辨位,百发百中呢!”段灵开心地说着,仿若恨不得将慕桥的奇特之处全都告诉他。

  “我能不能知道,他为何会收你为徒呢?”耶律秋人扬扬眉,眼底掠过一丝兴味。

  “因为我曾经救过他一命。”她笑靥如花,一思及往事,兴奋得眉飞色舞。

  “救过他?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师父他的箭术虽高强,但人有失手、马有失蹄,有一回……”她忍不住掩嘴一笑,

  “他一个不留神,掉进了猎人设的陷阱里,偏偏那个陷阱深得很,他在里头孤立无援,

  硬是被饿了三天才恰巧遇上我,所以啦,我便以这一点和他谈条件。”

  段灵笑弯了唇角,露出一抹刚认识耶律秋人时所展现的天真浪漫笑容。

  耶律秋人眯起眸子,研究着此刻她脸上清丽的神采,心头竟有些悸动。

  “所以你就以拜他为师为条件了?”他柔声说道,唇畔却扬起了一个不怀好意的弧度。

  “没错,就是这样了。”

  “这么说来,我应该输得心服口服,败在狮子王的徒弟手里,虽败犹荣啊。”耶律秋人淡然一笑。段灵笑露出一排整齐贝齿,端地十分可爱。“其实你也很厉害,我看得出来,你是让我的。”

  耶律秋人眯起狭眸,仔细欣赏着她娇美的笑靥,“你知道吗?你笑起来很美,可比提防我时的模样要好看多了。”

  他这话又让段灵煞住了笑容,脸红耳热起来。

  “你……你又在乱说话了……”她才要站起,耶律秋人便立刻握住她的手,猛地一使劲将她拉至身上,令她惊讶地尖呼了声:“啊——”

  “我想吻你。”他开门见山地说,下一刻已夺占她的唇狂肆地吸吮了起来。

  段灵浑身发颤地靠在他身上,抵御的力道也化成游丝……

  耶律秋人嗤笑一声,结实的躯体更贴近她纤细的身子,“我跟你打赌,你喜欢我。”

  “我……我没——”段灵骇然否认,但他的吻狂炽又猛烈,几乎粉碎了她抗拒的意念,她情不自禁嘤咛出声。“嗯……”

 [删除N行]
  “我……我希望你千万别把今天发生的事说出去,否则我大哥……他肯定不会饶我的。”段灵自屏风后走出,悲苦地请求着,那模样就好像犯了错的孩子,是那么的无措可怜,然而耶律秋人这个始作俑者却无动于衷地冷觑着她。

  “你放心,我还没有拿石头砸自己脚的习惯。”他沉寒的眸子掠过一丝兴味,悠然应道。

  “那就好。我……我回去了。”段灵双颊燥热不已地快速闪出门外,疾奔而去。

  耶律秋人眯起寒冽的眼,冷笑地眸着她翩然远去的俏丽身影。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