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叶霓 > 染指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染指目录  下一页

染指 第二章 作者:叶霓

  

  茶叙过后,段伦因王宫中有事被召唤回宫,独留下耶律秋人与易凡暂居府中。易凡乃一介文人,长途跋涉下也累了,趁他回到房里歇息的空档,耶律秋人独自来到后院花亭,远远打量着正在为花儿浇水的段灵。

  只见她开心地在花丛中走来游去,一副开心自得的模样,正当她欲转往另一处花苑,猛抬首竟瞧见正在远处端睨着她的耶律秋人!她突然脸儿一臊,不知所措起来。

  见她愣在那儿,踌躇无语,耶律秋人扯出一抹笑,朝她走了过去。“段姑娘,你真有闲情雅致。”“嗯,我喜欢花花草草。”她露出甜沁的笑容,问道:“秋人大哥,你怎么不回房歇着呢?是不是觉得房间布置得不舒服?我可以马上派人过去整理。”

  “不是。”他直摇头,笑意渐浓,“只是我向来没午憩的习惯。”

  “这样啊,那……也快用晚膳了,要不要我拿一盅大理清酿,先让你开开胃?”段灵小脑袋转了转,随即说道。

  “这样……也好,麻烦姑娘了。”他眯起眼,强迫自己再对她漾开笑容。毕竟他还有话要向她挖掘,就当是代价吧。

  最好一次就能将那个心如蛇蝎的公主底细摸清楚,省得他还得费事与这个女人周旋。

  “那请你去花亭等一会儿,我去去就来。”段灵被他的笑容惹得双颊潮红,害羞的立刻回身而去。

  他眯起眸,笑看她飞奔而去的倩影,明白自己计划的第一步已经奏效了。

  不一会儿,段灵手托瓷盘,上头摆着一盅金冠八角皿,朝他走了过来,“秋人大哥,让你久等了。”

  “这酒盅还真奇特!”他看着那器皿道。

  “这是咱们大理特有的酒盅,共有八个出口,每个出口处的宽窄不一,听说滋味也不同。我是喝不出来,但爹爹和大哥就说有差别,你也试试吧!”她只顾着介绍,全没注意到耶律秋人的目光并未放在酒器上,反而直凝注着她启启合合的小檀口。

  “来,喝喝看。”她斟上一小杯,正拟请他品尝,哪知一扬睫便对上他肆无忌惮探究她的眼神。

  段灵不由得手一颤,差点将瓷盘翻落在地!

  耶律秋人眼明手快地扶住她,顺势抓住她的柔荑,让她无法挣脱。

  抽拔半晌,见他似无放手的意图,段灵慌得轻喊:“秋人大哥……你……你怎么了?”

  “我?”耶律秋人佯装讶然地放开手,“哦,抱歉。”

  “没……没关系。”经过这样的碰触,段灵嗓音微哑。

  “我可以依你大哥那般喊你灵儿吗?”他如醇酒般的嗓音缓缓飘出俊薄的唇角。





  “可、可以。”段灵不自在地吞了下唾沫。

  “别站在那儿,坐吧。”他似笑非笑地看着她一副怯柔的模样,指着对面的一张椅子说道。

  段灵听话地坐下,却显得不安又仓皇,窘涩得不知该说些什么。

  “说说话啊,以前常听段伦说起他那挂着鼻涕的小妹,从那时候起我就在想着你可爱的模样,如今一见……”

  他故意拉长尾音,形成一种暧昧的语调!惹得她心神一阵荡漾。

  “如今一见又如何?”她急急地问。

  “你一点儿也没有段伦所说的丑样,‘女大十八变’这句话一点儿也没错,如今的你已幻化成一抹迷人纤姿。”他说着让自己作呕的话,但听在段灵耳中却是又羞又窘、悸动不已。

  她倏地站起,“秋人大哥,我……我还有事,先失陪了。”

  “灵儿。”耶律秋人快步追上她,握住她一只皓腕,眼底尽是狂浪调笑,“怎么要走了呢?秋人大哥现在寂寞得很。”

  “我……”段灵抬首望进他深邃的眸子,“不知你想聊些什么?只要别……别聊我就行了。”

  说着,她抿了抿唇,一双深瞳显得仓皇又迷惑,他调情的话语己弄混了她单纯的心,令她久久不能自己。

  “那么怕我聊你,为什么?”耶律秋人挑眉低笑,脸上的邪意更炽。

  段灵的脸儿蓦然燥热不已,“我没什么好谈的,如果你想谈其他的,我可以奉陪。”

  “好吧,我们就谈点其他的。”耶律秋人拉着她往花亭里走,眼底的笑意却更狂炽了。“我正好有点事想问你。”

  段灵这才松了口气,“好,你想知道什么,我一定知无不言。”

  耶律秋人装模作样的想了想,“对了,我想知道,你今天怎么第一眼瞧见易儿就知道他的名字?你不是说不曾见过他?”

  “我……”段灵本想实话实说,但转念一想,堂姐尚未成婚,一个姑娘家在房里绘制男人画像,总是不合宜。于是她改口说道:“我是有次和堂姐一道出门,远远地见过易凡公子。由于堂姐与他有……有过数面之缘,经她解说下才知他的名字。”

  “原来如此。”耶律秋人利眼一眯,沉着声问:“这么说你和你堂姐早就认识易凡了?”

  “呃——”段灵不知该怎么回答,只好点头带过。

  耶律秋人脸上的神色瞬敛,目光一闪,“那你可知段芫公主与他是什么关系?”

  “关系?”段灵不解地眨眨眼。

  “你不知道?”耶律秋人惊愕地问。

  她摇摇头,一副懵懂的神情,“我本住在北州愿,前阵子才来到这里的,堂姐没告诉我什么。”

  “哦?”耶律秋人观察她的脸部表情不像有假,为怕吓着她,以后将再挖不出话,于是他轻笑道:“原来如此。”

  “有什么问题吗?”

  “没什么,我只是好奇而已。因为易凡一听见段芫二字就魂不守舍,我关心他,才特地向你问问。”他突地握住她的下巴,“谢谢了,灵儿。”

  “没……我没做什么……”段灵一惊,用力一退,背脊紧靠着身后石柱,小巧的脸蛋一直到颈部全都刷红了!

  “真是个可爱的丫头。”耶律秋人往前一靠,将她囿于石桌与石柱之间,语调幽魅低沉得让人心中一麻!“有没有男子追求?”

  “秋人大哥?”段灵心头一悸,在他的逼视下,心跳已失序。

  “可以告诉我吗?”他性格的脸孔逼近她,那漫不经心的声音,听在段灵耳中倒成了邪魅的魔音。

  “没有。”她低着头,小声地说。

  “抬起脸,看着我的眼睛说。”突地,他伸手以拇指搓揉她的下唇,诱惑道。

  段灵双手绞扭着,半晌不知该说些什么,“你……为什么会这么问?”

  “关心你,一方面是想看看自己还有没有胜算。”耶律秋人撩拨的目光和说话的语调,带着一股不该有的暧昧。

  “什么?”段灵惊讶地凝视他那双带笑的深邃星眸。

  耶律秋人蓦然往后靠,藏起眼中侵略性的眸光,冷冽的唇角轻扬,“我想你明白的。”

  段灵顿时口干舌燥,心跳如雷。为什么会这样?她该怎么回应他?如果她不喜欢他,可以直接拒绝,可是……扪心自问,她早就为他英伟帅气的模样所迷惑,只不过若要她直接说出自己的心意,她还真是说不出口……

  “我……”她左顾右望,却找不到任何话题可转移,只好道:“我刚才说我有事,所以得失陪了。”可他还是逼得她那么近,让她根本起不来,若是硬要起身,她的脸绝对会与他的相碰触。

  “你只要点头或摇头就行,我要一个答案。”耶律秋人挑高剑眉,云淡风轻地开口,却暗藏着诡变的心思。

  “呃……”段灵双腮映出薄霞,水灿大眼盯着他俊魅的脸孔,蓦然点点头后,羞窘地推开他拔腿就跑。

  耶律秋人灼灼的目光投向她娇小的身影,神情随即一敛,回到原有的孤傲与酷冷面容。

  




  “段灵、段灵……你怎么了?”

  段芫察觉段灵今儿个的不对劲,蹙眉问道。

  以往这小妮子总是会在她面前喳呼着想挖出她的心事,但今天非但不问,反而双手托着腮,半天不说话,一张小脸上写满了心事。

  “什么?”段灵猛地抬起脸望着堂姐。“你说什么?”

  “你有心事吗?怎么今儿个倒变成你心不在焉的?”段芫为她倒了杯茶,“我从没见你这么过啊!”

  “我没什么啦。”段灵含羞带怯地垂下小脑袋。这种心事要她怎么说呢?

  “还说没什么,你的脸上明明写着心事。”段芫睨了她一眼,指着圆桌上的红枣糕,

  “这是你最爱吃的,可今天你连看都没看它一眼。”

  “我……我不饿嘛。”段灵别开脸,咬咬下唇说。

  “才怪,你骗人!”段芫压根儿不相信地对她皱皱鼻子。

  “我骗人?那堂姐你呢?还不是守口如瓶,人家问了你多久了,你一个字都不肯跟我说,那我为什么要告诉你?”段灵胸无城府地发牢骚,却没留意自己已说溜了嘴。

  “好啊,果然是有心事。”段芫家挖到宝一样地哇哇大叫。

  “堂姐!”段灵一跺脚,“你别笑我,你自己的心事呢?”

  “我没心事。”对于这事,段芫怎么也不肯松口。

  “才怪,我都已经见过易凡了。”段灵脱口而出,但一见到堂姐陡变的脸色,顿时后悔莫及。

  “告诉我,你怎么知道易凡这个人?”段芫板起脸,咄咄逼人地问道。

  “我是上次偷看了你那幅画上的名字。”段灵心想瞒不住了,干脆豁出去对她说清楚。

  “你怎么可以?”段芫气得鼓起腮帮子。

  “对不起,堂姐,人家只是一时好奇嘛,不过他真的来到大理了,你想见他吗?”

  段灵聪明地岔开话题,希望能躲过段芫“杀无赦”的眼光。

  “你说什么?”段芫柳眉一蹙。她不是要他离开了吗?为何他又回到大理了?段灵又是怎么知道他来了?

  一大堆问题,搞得她心烦意乱,更糟的是,若父王知道他又回来了,那还得了?

  正当她想再详细问清楚时,却见宫女沙蓝急忙走了过来,“禀芫公主,大王请您去一趟玺和院。”

  “为什么?”玺和院一向是接待贵宾的场所,她去那儿做什么?

  “我也不清楚,听说好像有某位客人要见您。”沙蓝说道。

  “客人!”段芫疑惑地想了想,会是谁呢?

  “对了,听说好像是从大辽国来的客人,沙蓝刚刚偷瞄了眼,那人可俊的,说不定是大王要介绍给公主的……”沙蓝掩嘴窃笑,那暧昧的神情不禁让段芫看得震惊,也让段灵一时之间失了魂,连呼吸都变得不顺畅!

  是秋人大哥吗?他来宫里觐见大王,还要会见堂姐,难道目的是要……

  不,不会的……

  倘若真是这样,那他昨儿个为何要对她说那些话,惹得她失眠了一夜,心底蠢蠢欲动的思潮全是为了他?

  “公主、公主,得快点了。”沙蓝摇了摇同样在发愣的段芫。

  “段灵,你陪我一道去好吗?”段芫希望能找个伴,毕竟她要面对的是个陌生男人。

  “我?不、不好吧,伯父是要你去而已。”她不敢去,怕去了当真见着耶律秋人。

  “别嘛,你跟我去,走啦!”段芫说什么也不愿一个人去面对陌生男人,况且段灵一向比她活泼,有段灵在必可避免许多不必要的尴尬。

  “可是……”段灵就算百般不愿,仍拗不过段芫的坚持,硬是被她给拉了去。但不可讳言,她心里还是想看看那人究竟是不是耶律秋人。

  于是她就在这种忐忑不安的心情下,随段芫来到了玺和院。

  





  当段芫和段灵两位堂姐妹来到了玺和院时,段灵一眼就瞧出坐在客位上的正是耶律秋人。刹那间,她的心仿若跌入了谷底,不但如此,还会隐隐抽痛,觉得好疼、好疼……

  段镇风一见段芫来了,立刻对她笑说:“芫儿,你快过来,见见大辽国的右院大王耶律公子。”

  “段芫见过右院大王。”

  “公主何须多礼,本王受之有愧啊。”耶律秋人回以一抹哂笑,脸上含着一丝冷冽的情绪。

  段灵看着他那熟悉的俊逸笑容,回身欲走,却被段镇风给喊住,“灵儿,既然你也来了,就一道坐着吧。”

  一听见段镇风的声音,段灵便定住身子,猛然想起她方才因情绪不稳,居然忘了向伯父行礼!

  她连忙转过身,叩拜道:“段灵拜见大王。”

  “免礼,这里又不是大殿上,别拘泥这些小节。”段镇风捻须一笑,“坐下吧。”

  段灵依令坐下,眼光却不由自主地直往耶律秋人的身上瞟。

  “灵儿,你还没见过右院大王吧?”段镇风再次出声介绍道。

  耶律秋人撇撇嘴,挑高眉道:“原来是段灵,咱们又见面了,还真是巧啊!”

  “是啊,是很巧。”段灵故意不看他,以示无言的抗议。

  原来他昨儿个说的全只是戏弄她的话,还害得她为他发愣发呆,真不值!

  “咦,你们好像认识?”段镇风惊疑地问。

  “伯父,是这样的,这位有院大王和我哥哥曾经是师兄弟,所以这次来大理国也就住在我们那儿。”她噘着唇说。

  “原来段伦和右院大王还有这段渊源,真是难得!”段镇风开怀大笑,随即又道:

  “我看这么好了,右院大王干脆搬来宫里住,空间较宽敞些,不知你意下如何?”

  耶律秋人嘴角一勾,划开一抹笑弧,“多谢大王好意,不过我与段伦已多年未见,还有好多话要说,再说我还有一位伙伴与我同行,现在正住在段伦那儿,我也不好让他落单啊。”

  “既然如此,本王也不勉强了。你们年轻人谈,本王先回广宁宫去了。”段镇风伸了个懒腰,在侍从的陪伴下离开了玺和院。

  见状,觉得自己杵在这儿有些尴尬的段灵也连忙说:“你们聊,我也得回去了。”

  她忍住满心的酸苦,正欲转身离开,却被段芫拉住了手腕。“你别走,别丢下我一个,求求你……”

  她好慌啊,她明显感觉到耶律秋人对她所激射的凌厉目光中含有令人触目惊心的敌意!

  “可是我在这儿……”段灵望向一旁状似优闲的耶律秋人,不禁挑衅地问:“你要我留下来也行,就是不知道人家欢不欢迎我?我看我还是回去好了。”

  “灵,求求你别走,真的别走啦!”段芫只消一看向耶律秋人就禁不住发颤,哪还能跟他聊什么。尤其是他可怕的眼神……为何他要这么看她?如果段灵就这么一走,她肯定会脚软得站不住。“堂姐……”段灵踌躇极了。





  堂姐不会懂得她的心此刻有多疼、多痛……

  偷偷掀起长睫瞧向他,只见他好整以暇地坐着,一副等着看好戏的模样,她不禁为之气结。

  好,他想看笑话是不?那她偏偏要留下,让他无从看起。

  “好,我陪你。”段灵索性拉住段芫的手朝他走去,大大方方、无惧无畏地端坐在耶律秋人面前。深吸了口气,她抬头挺胸地说:“你想谈什么?说吧。”

  耶律秋人眯起眸子,咧嘴逸出一串洒然笑声,“灵儿,你这是干嘛啊?我还是比较喜欢那个老爱红着脸、颤着唇对我说话的小女人。”

  “你!”段灵浑身一震,脸红脖子粗地看着他。

  段芫觉得气氛怪异,伸手拉了拉她的衣袖道:“灵,这是怎么回事?”

  “不过我现在要找的人是段芫不是你,你给我离开行吗?”不待段灵回答,耶律秋人双眸突地一瞪,直让两位姑娘家吓得往后一缩。

  段芫好怕段灵真会被他吓跑,直拉住她道:“灵,别怕,我就不信他会对我们怎么样,你别走好不好?”

  段灵咬着唇,直视他那双犀锐无情的眸子,突觉心口变得更涩、更疼——

  眼前这个男人当真是昨天那个与她绵绵情话的男人吗?

  为什么他会变成这样?为什么?

  到底哪一个才是真正的他?

  “堂姐,你走。”她突地鼓足勇气道,灵灿双瞳直凝视着他的眼,与他相对峙。

  “灵……不好吧?我不能丢下你。”她虽畏惧这位右院大王,但对方指名要找她,她又怎能将危险全部丢给段灵。

  “没关系,你先走,他是我哥的朋友,谅他还不至于对我怎么样。”段灵眼眶含着泪水,抽噎地说。

  段芫发现她嗓音有异,立即关怀地问:“灵,你怎么了?”

  “够了!别在我面前演出这种‘姐妹情深’的戏码,芫公主,你最好自己待下,否则别怪我对她……”耶律秋人拉长音,显现出狂妄又冷冽的一面。

  段芫被他这番话给吓哭了,双手不禁抖得更厉害。“灵,你走吧,看样子他要对付的真是我,你……你没必要留下与我……”

  “堂姐,我真的没关系,既知他要对付你,你还不快走!”段灵不但不走,反而坚持让段芫先行避难去。

  “这……你真的没关系?”段芫被她说得动摇了。

  “没关系,除非他不要我哥这个朋友,硬是要跟他卯上了。”段灵坚信耶律秋人不会做出这种傻事,若得罪了她大哥段伦,管他是什么大王,都再也难逃出大理国。

  “好……那就拜托你了。”段芫考虑了一会儿就立刻奔出玺和院,不是她不顾自己的姐妹,而是段灵向来比她坚强,她相信段灵必有办法对付那个邪魅男子。

  奇怪的是,耶律秋人这次并未阻止,只是扯着抹淡笑看她们两姐妹一阵拉扯、推辞、到最后决定的时刻。

  “看来,你很喜欢逞强。”

  段灵双手交握,凝望着他不语。

  “可知道逞强的后果是什么?”耶律秋人撇撇嘴,目光带了抹邪佞,冷酷的脸色益发深沉。

  “我……”他进一步,她便疾退一步。

  “我真的很喜欢你呀,灵儿。”耶律秋人一双鹰眸炯炯有神,光芒直透她心底。

  “只可惜……你要违逆我!”

  倏然,他抓住她的前襟猛然将她扯近,双唇悍然的贴上她——

  段灵惊愕地膛大眸子,混沌的脑袋压根儿理不清他究竟对她做了什么!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