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叶霓 > 染指 >
繁體中文    染指目录  下一页

染指 第一章 作者:叶霓

  

  耶律秋人双腿搁在亭台石桌上,双臂枕在脑后,仰望高空几朵悠然飘动的白云。

  随着时间的流逝,他心头一股莫名烦躁也随之加深!

  什么该死的鬼天气!闷得他直觉呼吸困难、胸口紧束——

  无聊、无聊、简直是无聊透顶!

  也难怪他会如此郁闷,近半年来,大辽国可说是风调雨顺、四海升平,除了些自不量力的小国频频纠缠外,较成气候的敌国都已被铲平。在这么安定的局势下,他一不用出征打仗,二不用参谋国事,结果就是闷得快发狂。

  天哪!谁来找些事让他做?

  地呀!谁来找些娱乐让他消遣?

  不过,说老实话,他还真不知自己能做什么消遣。一来他不爱美色,二来他不爱与人起哄,再有趣的事看在他眼中都属幼稚与无聊。

  更烦人的是他那几位兄长自从娶得美娇娘后,行为举止都变得恶心至极,仿似变了个样,还直要为他说媒提亲。啐,在他看来,娶妻根本是种自杀的行为,他才不愿步入他们的后尘,

  唉!闷、烦、呕啊!

  “禀右院大王,府外有位易公子来访,他说是您在北山学艺时的师弟。”一名仆人快步来到右院通报。

  “姓易!”耶律秋人猛地跃起,紧攀住来者的肩,“是不是叫易凡?”

  “这……这小的就不知道了……”仆人似乎已许久没见过讲起话来这么带劲儿,动作也活力十足的耶律秋人了,所以略显诧异。

  “他是否长得瘦瘦弱弱,一副斯文样?”耶律秋人眉一蹙又问。

  仆人赶紧点头附和道:“这倒是没错,他是位斯斯文文的公子哥儿,不过眉宇中似乎藏了抹愁绪。”

  “愁绪?”耶律秋人沉吟了一会儿,“好,你快请他进来,我在书房等他。”

  仆人衔命离去后,耶律秋人一扫先前烦闷,振奋了起来。想当年他与易凡在北山师父门下可谓“文武双将”,他主攻武术,而易凡专研文学,所学虽不同,两人却极为投机,易凡更可说是耶律秋人唯一的文人朋友。

  就在耶律秋人到达书房不久,门扉即传来轻叩声。

  “右院大王,易公子来了。”

  “快请。”耶律秋人立即站起,这时门扉开启.站在门外的正是与他数年不见的易凡。

  “易凡,真是你!好久不见。”耶律秋人笑逐颜开地道:“今天是什么风把你吹来了?”

  “真不好意思,今天来打扰你。”易凡轻漾笑意,一如当年那般的斯文儒雅,说起话来更给人一种轻风拂面的感觉。

  “你怎么还是一样客气?老实说,你能来我这儿,我可是求之不得啊。”耶律秋人豪气地拍拍易凡的肩膀。

  仔细观察后,他发现易凡真如仆人所述,颜面含忧、说起话来更是无精打采,直让他觉得好奇。易凡一笑,“我刚从大理游历回来,路过这儿,所以来看看你。”

  “你去大理!”耶律秋人扬扬眉,“倒是好兴致啊。”

  “还不是为了探访大理着名的金石文物。”易凡解释道:“在我习文的计划中,这便是其中一个部分。”

  “金石文物!也就是矿产和墓碑文化了?”

  “没错。”说到这个,易凡多愁的脸上才略略扬起笑容。

  耶律秋人立刻击掌两下,命奴婢进屋,交代道:“去泡一壶上好的香茉来。”

  奴婢退下后,耶律秋人又说:“结果呢?游历归来感觉如何?是不是就如你以前所向往的那般堂皇荟萃?”

  “这是当然,大理的语文、宗教、特殊民俗,还有深奥的武学都令人叹为观止。”易凡眯起眼,幽幽说道。“尤其是他们的佛教盛地‘水目山’更是一处灵秀之地。”

  “听你这么说,我还真想走访大理一遭。”耶律秋人别的兴趣没有,但深奥的武学却强烈地吸引着他.他漾出一朵笑,黑瞳掠过星芒,“易凡,你若再去大理,别忘了约我,咱们一道前往。”

  “我不去了。”易凡落寞一叹。

  “怎么了?”耶律秋人察觉易凡眉宇间的轻愁似乎是因此而来,“说吧,这段旅途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这……我来这里,不是要向你诉苦的。”易凡摇摇头,“这事早已事过境迁,就别提了。”

  不是他不愿意说,而是他深知秋人的个性,倘若他说了,必然会引起秋人为他打抱不平。

  就算得不到那个女子的爱,他也不愿伤害她。

  “我说易凡,你这样是不把我当好友了?”耶律秋人不悦地眯起眸子。

  “秋人,你误会了。”易儿深锁双眉,斯文的脸庞蕴着无奈。

  唉,世上什么事都好谈,唯独感情事难以启齿。除去情愁,深扣在心上的还有以往的丝丝回忆,忘不了也淡不掉,扰人思维。

  “那就说说看,既然已让我知道就别隐瞒我。”耶律秋人不愧是右院大王,全身上下充斥着与生俱来的王者威仪,每一举手投足、每一开口叙述都让人难以抗拒。

  易凡感受到他传来的压力,在说与不说间犹豫不决。

  “易凡——”耶律秋人眉头一拧,湛烁的眸光又多了几分催促意味。

  易凡轻轻一叹,开口道:“是这样的,我喜欢上一个女人。”他的神情转为思念,“她是我在大理国参加佛堂盛典时认识的姑娘。”

  “哦。再来呢?”

  “她知书达礼,擅长琴棋书画,是位温柔婉约的女子。”虽已无缘,但一提及她,易凡仍是旧情难舍。

  “又是为了女人!”耶律秋人不屑地一哼,“醒醒吧,易凡。”他当真不了解,为什么他周遭的男人都落入了粉红漩涡呢?

  女人、女人……本就是种只会无理取闹的动物而已。

  想不到又是为了这种次级动物,搞得他的好友乌烟瘴气。

  若让他知道那女人是谁,他肯定要为易凡好好出口气!什么“好男不跟女斗”,他才不被这句话给牵制。

  要狠就得狠得凌厉,狠得一针见血,让那些自以为是的女人得到教训,再也不敢把男人当宠物般呼来唤去;而他最受不了的就是那种自以为高人一等的愚蠢女人。

  此刻耶律秋人脑海里掠过的正是他那几个嫂子“驾驭”兄长的景象,若非那几个女人还有几分让他佩服之处,他早就搬出平南将军府,省得被她们的吱喳声给烦死。

  “她不是一般的姑娘,在我心底她是天上最美的仙女。”易凡眸中闪动光芒。

  耶律秋人撇撇嘴,“你啊,当真是中毒太深了。”

  “错了,这是你尚未遇上心仪的佳人,才会有此想法。”易凡立即驳斥道。

  “呵!你这话倒是和我大哥说的一个样。心仪……什么是心仪?”耶律秋人压根儿不以为然,“好了,你快说吧,她到底是怎么了,让你变得那么伤心?”

  “这……我说过,这事已过去了,我不愿再提及。秋人,长途跋涉下来我也累了,可以给我个地方歇着吗?”易凡低下头,借故回避耶律秋人的咄咄逼问。

  “好吧!我带你去客房。”耶律秋人自然明白他的意思,也就决定暂时放过他。不过他迟早会揪出易凡心底的症结!

  

  经耶律秋人派人调查后,才发现原来易凡此趟游历大理,遇上的那位姑娘便是大理国公主段芫。

  当时段芫正微服出游,在半路上与易凡相识,近而相知相许。哪知就在易凡对她倾付所有的感情,并许下非她不娶的誓言后,才赫然发现她贵为大理国公主,当下两人的身份便多出了一段距离。

  若仅是距离也还好,偏偏大理国国王段镇风极为势利,不许段芫嫁给平民,而段芫那女人也太没骨气,连一点争取的意愿都没,便使计催促易凡离开大理国,因而使他这个好友失了心、丧了志,整个人由原来的神采奕奕变得无精打采,却仍爱着那个始乱终弃的大理国公主!

  啐,那个女人究竟是安着什么心?

  既然让他耶律秋人知道了这种情况,又岂能放过她!

  于是当天耶律秋人便找上了易凡,开门见山地道:“走,我们去大理国一趟。”

  易凡闻言震惊不已,“你开什么玩笑?我才刚从那儿回来,可不想再去了。”

  他好不容易才稍稍回复冷静,可不愿再将自己投入苦海,又一次触景伤情。

  “不,你一定要和我一块儿去。”耶律秋人冷着声,表情阴霾,这坚定的模样让易凡心底大喊不妙。

  秋人他……该不会知道了什么吧?想到这个可能性,易凡惊恐不已。虽然他与秋人已分别数载,但仍没忘记秋人做起事来的狠厉与无情,常常为达目的而不择手段,倘若他真的要对付段芫,娇弱的她怎么会是他的对手?

  “不行!我不去,绝不去!”易凡大声顶回。

  “你知道我的脾气,我既已做了决定,就不容许更改。”耶律秋人神色高傲,一副不容置喙的口吻。

  易凡乍听此言,一颗心强烈扭绞着,痛楚难抑地说:“我不清楚你究竟是知道了什么,但求你不要再强人所难了。”

  耶律秋人绝俊的脸上霎时满是怒火,所吐出口的话语犹如钢铁坚冰般冷酷,“易凡,你简直就是妇人之仁。你是我的好友,我怎能容许别人欺负你,让你吃亏呢?”

  说到义气,他可是能为朋友两肋插刀,在所不辞。

  易凡叹口气,深知耶律秋人的强悍作风绝不是自己劝服得了,只能求他别对段芫太过残忍。

  “如果你真要去,能不能看在她是大理国公主的份上对她手下留情呢?”他低声下气地请求道。“手下留情?”耶律秋人冷冷地反问:“你可曾想过她当初背弃你时,你承受了多大的痛楚?”

  易凡脸色一黯,心痛地说:“我不在乎。”

  “但我却在乎得紧。”耶律秋人脸上扯开一抹危险的笑,“易凡,你别太紧张,我不过是给她一点‘小教训’而已,如果她肯回心转意,我会手下留情。”

  “别逼她了,我……我早己死了心了。”既已知她的身份,他便再也不敢对她有任何幻想,只能把这份心意放在心中,暗自低回。

  “别妄自菲薄,我会让那女人接受你。”耶律秋人嘴角冷冽地一牵,某个计划已在他心中酝酿,就要付诸行动了。

  

  “堂姐,你又在这儿魂不守舍了。”段灵端了盆果子进屋,就瞧见段芫手拿着毛笔顿在宣纸上,双眼却无神直视前方的模样。

  就是因为段芫近来老是无情无绪地倚在门边发呆,一天说不上半句话,直让王后见了心疼,于是才找上了段灵前来安慰她。由于她俩年龄相近,又是无话不谈的好姐妹,王后自然是希望段灵能从段芫口中挖到些消息,也好对症下药。

  所以段灵便一人从位于北州愿的家来到王宫,顺便见一见正在宫里当差的大哥段伦。

  见段芫无意回答,段灵便搁下琉璃盆,趋上前一瞧。这宣纸上画的是位书生,长相秀气、面如冠玉,但她却从没见过他。

  该不会他就是让堂姐镇日郁郁寡欢的症结所在吧?

  “是他吗?他便是你的心事?”段灵坐到她对面,指着桌案上那幅画问道。

  “呃!”段芫猛然清醒,立即慌张地伸手盖住画只,神情中难掩惊愕,“你怎么偷看我的东西?”

  “偷看?!”段灵摇摇头,轻喟了声,“你可是摊在这桌上,我先前也唤过你了,怎能说是偷看呢?”段芫咬咬唇不语,不安地将它细心卷起,藏进了檀木抽屉里。

  “你刚刚神游去哪儿了?”段灵双手托腮,直望着她。

  她不明白以往总是无忧无愁的堂姐为何会变成这般落寞?思及此,她清灵的大眼不禁浮上忧色。

  “堂姐,有什么事就告诉我,说出来会舒服些。”

  “灵,别这样,母后逼我,怎么连你也……”段芫声音一哽,再也忍受不住地淌下泪,“我没做错什么,为何要承受这种苦?父王说了,我只是名女子,也仅是个用来攀附权贵的棋子,既然什么都不是,又何必要问我,让我心烦意乱?”

  她的身份虽为公主,但大理近年来势力日薄,几个富庶地带均被各强敌瓜分,父王为巩固势力与国家前途,直希望学习宋国,找机会与大辽联姻,她充其量不过是用来换取国家利益的工具罢了。

  “为什么你要这么说?我想伯父不会是这种心态,要不你干脆将自己的想法说出来,让伯父了解呀。”段灵明白段芫所承受的压力,只能试着安慰她。

  段芫苦涩地摇摇头,小脸蓄满无奈,“别安慰我了,灵。”

  “算了算了,别提这些事了。我们去看荷花怎么样?刚刚我看见有不少宫女围在荷花池边,听说荷花开得美极了。”段灵开心地说。



               

  “不了,我没兴趣,你自己去吧。”段羌摇摇头,收好桌上墨宝,径自站起身,走进内室。

  段灵愣在原地好一会儿,终于捺不住好奇,偷偷打开书桌的檀木抽屉找出尚未干透的宣纸,除了上头的书生画相外,又在角落发现小小的两个字——

  易凡。

  

  耶律秋人命令侍卫库尔精挑几名身手矫健的士兵,一行人立即前往大理。易凡当然是被迫跟随在侧,但他心头总是忐忑难安。

  沿路上他拚命劝服耶律秋人打消念头,折返大辽,但每一次开口都被耶律秋人拒绝了。

  这可真是要命!当初他以为只有他们两人前往,没想到秋人居然带了这么多人,这哪像游山玩水,分明就是去找人打斗嘛!

  易凡愈想愈后悔,倘若他没来找秋人就好了,他怎么忘了秋人有双利眼,一定会瞧出他的不对劲儿,也一定会为他出头的?

  眼看大理王宫就在眼前,易凡干脆一屁股坐在路旁大石上,不愿再走一步。

  “易凡,这一路上你都不说话,还在跟我呕气吗?”耶律秋人双臂交错地站在树旁,盯着闷声不语的易凡笑说。

  “我没什么好说的。”易凡连头也不抬,赌气地应了他一声。

  耶律秋人嘴角一弯,半嘲弄地说:“干嘛那么愤世嫉俗啊,我是哪儿得罪你了?”

  “秋人,你若是要游山玩水我可以奉陪,你要探访大理风情我也可以介绍,可是你却率领着大批人马浩浩荡荡过来这儿,岂不是过分了些?”易凡眉宇一扬,神情中聚满了不安。

  “我说易凡,你未免太多虑了吧?”高大英挺的耶律秋人伫立在他面前,眼神充满讪笑。

  “不是我多虑,而是你的举措令人不放心!你老实告诉我,你要怎么做,否则我这就回大辽,不再和你起哄了。”易凡白俊的脸庞因为急躁而映上了红晕。

  耶律秋人见状蓦然大笑,“我堂堂右院大王出游,带一些随身护卫,这不足为奇吧?”

  “但我就是觉得不对劲,你做事没有这么简单过。”

  “哈……”耶律秋人闻言更是笑不可抑,“我只不过是想去拜访一下大理国王宫,如果单枪匹马前往,那多寒酸。”

  他低沉慵懒的嗓音仿似利箭穿过了易凡的脑门,使他浑身一震!他霍然跳起,紧住耶律秋人的肩,“你说什么?你要去大理国王宫?”

  他明白秋人的用意了。他要直接去找段芫!

  “我这么做又有什么不对了?”耶律秋人冷笑棱睇着易凡那双写满了惊愕的眼,“我的好友被抛弃,我倒要亲眼瞧瞧那位公主到底长得何等姿色,又是如何的‘温柔婉
约’,居然能让你如此的魂萦梦牵。”

  “不准!我不准你去,就算她负我,我也不会怨她。你若当真一意孤行,我们……我们就断交吧。”易凡极力阻止,甚至不惜拿他们多年的交情来交换段羌生活的平静。

  “你哦。”耶律秋人唇角冷冷一句,“当真是见色忘友。”

  “你可以骂我,可以怪我,但求你别为难她。”易凡生怕耶律秋人不肯罢手,再次放软身段恳求。见他坐立难安、心急如焚,耶律秋人只能摇头兴叹,“算我服了你。老实告诉你好了,我此次去大理王宫主要是想拜访一位幼时玩伴。在认识你之前,他曾与我在同一个师父底下学艺。”

  “哦,他也是大理人?”

  “没错,而且还是大理国的‘刺户’,专掌王室安全的统领。”虽然多数人都以为段伦是倚仗着身为国王侄儿的优越身份才有今天的地位,但耶律秋人十分明白,这全是段伦努力得来的。

  还记得当年才七岁的段伦便能不畏火舌,苦练铁沙掌,而如今他更是众师兄弟中唯一能与自己一较高下的人才。

  “原来你进宫是为了找他。”易凡恍然大悟,原来自己是被他给作弄了!

  “呵……”耶律秋人笑得恣意。

  “该死,你还真是位好友啊。”易凡终于放松了紧绷的情绪。

  “如今既已明白一切,是不是可以上路了?”耶律秋人闲闲地问道,依旧带着一抹放荡的狂态。“这是当然,我们走吧。”

  此刻易凡的心中一则以喜,一则以忧。喜于秋人终于肯暂时放段芫一马,忧于今天过后呢?秋人又会做何打算?还有,一旦进宫,不就与段芫的距离拉近了?好不容易整饬好的心情,恐怕又将变得一团乱。

  他们抵达大理王宫,段伦一经通报是耶律秋人来访,立即撇下所有公务,快步来到大门处迎接。“天,我还以为自己正在作梦,没想到真是你!”

  “怎么,孩时的死对头找上门,你是开心还是心里发毛啊?”耶律秋人唇角一句,立即往他肩胛骨击上一拳,“不错,身子练得挺结实。”

  段伦也不客气地往耶律秋人的胸膛击下,只见耶律秋人动也不动地立足原地,他不禁扬眉感叹,“你也不输当年,不仅身体更壮,就连样貌也变得这么有男子气了。”

  “省省吧,少用沾了蜜的嘴对我说话。”耶律秋人俊冷的面孔回复了三分邪谑。

  “你还是这副酷样。”段伦摇头笑叹,突地瞧见易凡,“这位是?”

  “他是我离开你们后再往北山修练武学时认识的伙伴。”耶律秋人介绍道。

  “这么说他也是练家子了?”段伦与耶律秋人同样是武痴,一谈起武学,兴奋因子便全撩上了身。

  “不是……我不会武学。”易凡立刻解释道:“我与秋人不同,我是专习文学,但为同一师门。”

  “哦?这还真是少见哪。”段伦不再追问,只道:“你们随我来,我带你们去觐见国王。”

  耶律秋人连忙阻止,“不,我暂时不见大理国王,只想去你的府邸稍坐片刻。若你忙,尽管去,别管我们。”

  段伦心念一转,随即道:“我也没什么事,就告假和你们一起回府吧。”

  “那就麻烦你了。”

  “哪儿的话,这边请。”段伦指着王宫东翼长廊,由于他负责王宫安危,府邸便建造在王宫后的练武场旁边。

  才一进府邸,段灵便开心地从屋里冲了出来。“大哥,是你回来了吗?”一见有外人在,她吐了吐舌头,不好意思地说:“对不起,我不知道你有客人。”

  “哦,是灵儿。来,我为你介绍,这位是大哥的师兄耶律秋人,现在可是大辽国的右院大王。”段伦拉住她的手,另一手指向磊落天成、潇洒放逸的耶律秋人。

  耶律秋人一双幽魅深瞳直凝视着段灵天真又淘气的小脸,“你就是段伦时常挂在嘴上的小妹段灵?”

  段灵一扬睫,刹那间便被他魔魅冷沁的五官所慑住,久久回不过神来

  这男人的眼神好孤傲,更带了抹过分的冷沁,直让人疼到心里去……为什么她会有这种感觉呢?

  “灵儿、灵儿。”段伦摇了摇她的身子,不放心地问:“你怎么了?秋人在问你话啊!”

  “呃,问我什么?”她的眸往侧一瞥,又对上了易凡,蓦然愣住。这个男人怎么……怎么好面熟?她连续两次出现失神的情况,让段伦担心不已。“你究竟是怎么了?好像不太对劲儿。”

  “你……”段灵一径看着易凡,眼睛连眨也不眨。,她这副样子看在耶律秋人眼中,直觉她是个没看过俊俏男人的花痴,因此极其不屑地撇撇嘴,静观她出丑。

  谁知段灵突然对着易凡大叫了声,指着他的鼻尖说:“我想起来了!你……你就是易凡!”

  易凡不由得一愣,“姑娘,在下不曾见过你,不知你是……”

  “我也没见过你,只是——”段灵蓦然噤了口,想起堂姐段芫始终不肯向任何人吐露心事,若是因为她而泄漏了这个秘密,那么堂姐可是会恨她一辈子的。

  “只是什么?灵儿,拜托你把话说清楚,别一出来就这副怪模怪样……你该不会是病了吧?”段伦煞有介事的伸手摸了下她的额头,“没发烧啊!”

  “谁发烧了?”段灵拍开他的手,噘着唇嘟嚷。

  “既然没事,你就退下吧。”他们在谈论男人间的事,没必要让这个小丫头在这儿插嘴。

  “哥,你就会嫌我唆。”段灵不依地说。

  “你这丫头为什么硬要待在这儿?我们男人的话题,不适合你参与。”段伦虽然宠爱她,但也不容许她在这儿胡闹。

  “人家只是坐在这里听嘛。”说着,她又偷偷观了耶律秋人一眼,女儿家的心事已浅露在秀雅的容颜上。

  耶律秋人半合上邪魅的眼,一抹勾人的笑突地展开在酷冷的脸孔上,他已将段灵的心思拿捏住十分。

  “你……好吧,那你能不能先去为大哥的两位朋友沏壶好茶来?”段伦没辙,只好随她去了。

  “沏茶?好,我这就去。”又暗地里瞧了耶律秋人一眼后,她才蹦蹦跳跳地退出了大厅。

  段灵离开后,段伦略感汗颜地道:“不好意思,舍妹被我宠坏了。”

  “她是个很可爱的女孩子。”易凡笑了笑,但在笑容底下暗藏着一股苦涩。

  想他与段芫刚认识时,她也是这般淘气无忧,可为何之后竟变得寡情无信?但他不恨她,毕竟爱已深,怎么也恨不了。

  “是啊,无邪得让人忍不住想多看一眼。”耶律秋人嘴里说着,却微微拧起眉,怀疑着她为何会知道易凡的名字。

  莫非她与那位公主是一丘之貉,欺凌易凡也有她的份?

  耶律秋人愈想愈觉得有这个可能,段伦既是大理国王段镇风的侄儿,那段灵便是公主的堂姐妹,堂姐妹两人连手欺负善良的易凡……

  他会查出原因的!

  “秋人,你这么说,我不知是该高兴还是害怕啊。”段伦露出一副苦恼的模样。

  “这话怎么说?”

  “虽然你我多年未见,但在我印象中的你,是很少主动赞美任何一位姑娘,并将她们视为麻烦和负担……”段伦凭着记忆说。

  “怎么,怕我欺负了令妹?”耶律秋人挑眉低笑,隐隐透着股邪意,让段伦看得心底猛然一撞!

  “我说秋人,尽管你是辽国右院大王.也是我的好弟兄,但我可不允许你欺负我妹妹。”段伦立刻把话挑明了说,毕竟这些年来他听多了辽国六院大王在战场上杀敌时的狠戾,他那善良的妹妹可是敌不过他的精锐于万一啊。

  “段伦,你放心,她是你妹子,就算我对女人再没好感,她不犯我,我又岂会找她麻烦?少杞人忧天了。”耶律秋人冷冷一笑。

  虽然段伦仍觉得不对劲,但也不再多言。“好,那我们就去偏厅用茶,顺便叫奴婢们端些小点心来。”

  “谢了,还请带路。”耶律秋人站起身,与易凡一道随着段伦走出了前厅。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