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湍梓 > 洛阳情事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洛阳情事目录  下一页

洛阳情事 第三章 作者:湍梓


  喻希柔发现想和做之间的确存在着一段很大的距离。  

  像此刻,她就必须极力克制自己的脾气,以免一时冲动拿起灶中烧得通红的木块塞进抡语剑的嘴里。  

  “抡公子,”她尽量让自己的声音一如往昔的冷静;天晓得这有多难。“你除了看人之外,就没有别的事可做吗?”看看看,她又不是什么三头六臂,有什么好看的?  

  “是没事啊。”抡语剑双手抱胸,好整以暇的注视她忙进忙出。“我是客人,能有啥事让我忙的?”喻希柔真还是有趣哪,明明已经忙得焦头烂额了,却不肯开口请他帮忙。  

  说真的,他还真佩服她的精打细算。购买蚕茧的确要比买已烘好的蚕丝来得便宜,而且品质也较容易控制。  

  由她这项举动就不难看出,她是个事必躬亲的女孩,这项特质教他印象深刻。就他所知道的,大多数十六岁的年轻少女都好逸恶劳,特别是她家正好有些钱的话。  

  但喻希柔不同,她不仅喜欢亲自动手,还喜欢掌握大权,任何会妨碍到她的男人,最好趁早滚蛋。  

  他并不反对和一位既聪明又美丽的佳人卯上,但若她想扳倒他的话那又另当别论。欣赏她的优点是一回事,但真正挑战他的权威又是另一回事,他绝不允许任何人爬到他的头上,不论是男是女都一样。  

  “为什么不干脆购丝?”他直接问。以同是商人的立场,他对她的经商手腕极为好奇。  

  他的问题吓了她一跳,不过她还是选择回答。这个绣坊里住的全是一些平庸之辈,从没人能跟她讨论这类话题。  

  “有两个原因。”她停止烘丝的动作,暂时让灶架上空着。“一是因为购丝的价格太贵,二是因为品质难以控制。”她差点忘了抡语剑也是个商人,难怪会提出这样的问题。  

  跟他想的一样。抡语剑不禁绽开一抹浅浅的微笑,露出颊边若有若无的梨窝。  

  这男人竟有梨窝也!喻希柔不禁愣了一下,怎么昨天没有注意到?原本一个大男人脸上有梨窝实在是一件怪事,但他硬是有办法教人不觉得哪里怪,真是个特殊的男人。  

  或许是因为他的气势吧!他的外貌英挺、器宇非凡,仿佛生来就该是个领导者,所以原本应该是显得怪异的小梨窝,摆在他脸上却显得极为自然。  

  “你的生意做得真精。”抡语剑称赞道,走近灶旁观察那些已烘好的丝线。“这些丝线的品质相当不错,足见你是个挑茧好手。”  

  唯有精于此道的人才能一眼看出这些丝线的品质,喻希柔有些惊讶于他的博学广闻。  

  “抡公子也懂得挑茧、缫丝?”她十分好奇,就算是买卖布匹的商人也不见得懂得这些。  

  “一点。”他回答得很谦虚。“由于抡庄也经手些织品买卖,所以在下多少懂得一些,并不专精。”  

  才怪!喻希柔才不相信他的话。她敢断定他懂得绝不只有“一点”,瞧他深谙缫丝的每一个步骤,就不难了解他对织造这行了解的程度。  

  她倒想看看他要虚伪到什么时候。  

  她决心考考他。  

  “抡公子你真谦虚。”她拿起一团丝线左右摇晃,没有注意到丝线的线头已然掉落。  

  抡语剑看见了,但他故意保持沉默。由喻希柔的表情来看,她大概想燃起战火。  

  也罢,闲来无事,玩玩也不错。他双臂抱胸等她出招。  

  “你一定知道缫丝之后该进行哪一道手续吧?”她等着他露出马脚,丝毫未曾察觉她好不容易才卷成的丝线团正在快速消失。  

  “练丝。”抡语剑努力憋住笑意。要是喻希柔知道她的宝贝丝线正以流水般的速度迅速往下掉,她不知道会怎样?  

  “露出马脚了吧?”她兴奋的笑道,仿佛抓到他什么把柄似的,她就不信他还能再继续虚伪下去。“我就说嘛,你懂得必定很多。”而她不确定那是好还是坏,那让她觉得很没安全感。  

  “我看不出来我懂得多不多有何重要性。倒是你,快一点将那些可怜的丝线捡起来才是上策。那些丝线全沾满了灰,怕是已经不能用了。”他总算肯“好心”提醒她,她的丝线已经掉得快差不多了。  

  经他这么一提醒,喻希柔连忙低头一看。  

  完了!这些丝线可是上等品呢,沾上的灰要是洗不干净,就算是练丝也遮掩不了。  

  “干嘛不早点提醒我?”她低着头边捡边骂道。这男人的心肠比毒蛇还恶毒。  

  “我怎好打断你出题考人的兴致?”他又笑了,笑得如同孩子般无真无邪。  

  “你——可恶!”她气得连话都说不出来。世上怎么会有人心肠邪恶,却长得一张无害的脸皮?  

  “需不需要帮忙?”抡语剑好心的提议道。乐得看她与满地散落纠缠的肮脏丝线奋斗。  

  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眼!  

  “不需要!”她气得咬牙切齿,再也无法保持良好风度。  

  闻言,抡语剑微挑一眉,不疾不徐的放下双手,对着喻希柔的头顶轻轻丢下一句,“那你就慢慢捡吧。”最好捡到日落为止。  

  说完,他当真毫不犹豫的转身离去。照例又留下喻希柔对着他的背影开骂。  

  抡语剑,先别得意,我一定要扳倒你!  

  看来她是完全忘了昨日的誓言——要装出一脸可怜相搏取他的同情。  

  这对一位发号司令惯了的女暴君而言,的确不容易做到啊。  

  “我要杀了他、剁了他、阉了他!”  

  正坐在花厅喝茶的喻希柔恨恨的发誓。她长这么大以来第一次有杀人的冲动,那个姓抡的家伙简直比毒蝎子还毒,竟然看见她的宝贝丝线掉落地上而不出声提醒她,害她白白浪费了一大捆上等丝线。  

  倒不是她有多心疼金钱的损失,她在意的是那些丝线的品质。好不容易才和杨氏绣庄争来的蚕茧就这么白白浪费掉,数量虽不大,却也是不必要的浪费。  

  都怪抡语剑!喻希柔像是在诅咒似的暗骂抡语剑。要不是他,她也不会如此失常而乱了阵脚。  

  那个男人真的很邪恶!先不说别的,单是他那双似能看穿人心的眼眸就足以教人心慌,仿佛任何心事都难逃他的法眼,就连他的“一字”表情也练得比她强。  

  不成!再这样下去怎么得了?她可是喻氏绣坊的女主人也!  

  这个绣坊虽是她爹创立的,其实真正掌舵的人是她。  

  为了管理喻氏绣坊,她硬是装出一张喜怒不形于色的睑,久而久之也就习惯了。说真的,她早已忘了原来的  

  自己是个什么样个性的女孩,总认为“一字美人”其实就是原来的自己,直到抡语剑出现为止。  

  他不但挑衅她,更戏弄她,这使得她的外号岌岌可危。  

  不行、不行!她就是靠这张脸皮撑起喻氏绣坊的,否则外头那些男人哪会对她服气?不接受挑衅,不理会戏弄,是她做人处事的原则,也是她做生意的铁则。  

  要抡语剑履行婚约真是一个大错误,她一定要找机会告诉抡语剑,就说这桩婚事取消了,赶紧撵走他才是上策。  

  邢连那只猪罗和抡语剑相较,简直仁慈得可以供人膜拜了,至少他不会让她损失上等的丝线!  

  心意既定,喻希柔连忙放下茶杯,决定尽快去实行她的“赶人政策”。  

  没想到才一起身,就看见迎面而来、行色匆匆的小凝。  

  她的手里正捧着一些旧布幔,好像是西厢客房的东西……咦?不对呀,小凝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勤快,竟会主动去整理西厢的客房?  

  这个绣坊的仆人说难听点全是大懒虫,没人在后头大声催促根本连动都懒得动,偏生她又忙得很,将全部的精力都放在绣坊的生意上,很少去指使仆人做东做西。反正门面干净就行了嘛,干嘛在意绣坊里整洁与否?能住人就行了。  

  这可真是奇怪,小凝非但自动去打扫西厢客房,就连平时的懒散态度也不见了,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小凝!”她连忙出声唤道。  

  “啊!小姐,你怎么在这儿?”小凝闻声吓了一跳,这才发现小姐站在花厅门口。  

  “你在做什么呀?抱着这些布幔要往哪去?”问完后,喻希柔突然想起来.她好像有两天没看见小凝了,这两天她到底在忙什么?  

  “我在清理西厢的客房啊。不只是我,就连阿开、小春他们也都在清理。这些旧布幔是姑爷吩咐我拿到后院去烧掉的……”小凝据实以告,“哎呀,我得快了,姑爷吩咐我不得磨蹭,还有好多工作要做呢。”  

  姑爷?喻希柔听得不禁怒忙中烧。她和他都还没正式成亲,抡语剑倒先摆起男主人的架子,指挥起她的仆人来了。  

  还有,这些该死的仆人到底是怎么回事?平时懒得要死,怎么一个外人一吆喝,大伙就全动起来了?  

  吃里扒外的家伙们!  

  喻希柔气得头晕眼花,更加坚定要尽快请走抡语剑那颗大灾星。  

  “抡语剑人在哪里?”她咬牙切齿的问。  

  “西厢客房。”小凝一脸惊愕的问道。眼前这人可是他们家小姐?怎么平时的一字表情全失踪了?  

  “我现在去找他,马上请他走人!”气死人了,竟敢插手管绣坊的事。他以为他是谁啊?  

  “还有你!”喻希柔临走时忿忿地回头丢下话道:“我和抡语剑尚未成亲,也不打算成亲,你不要姑爷长、姑爷短的叫个不停!”吵死人了。  

  “但是,姑爷他——”  

  “住口!”  

  喻希柔这声怒吼当真让小凝住了嘴,但她心里却浮现一股欣喜。  

  这一刻她真感谢抡语剑的出现,他的出现不但使一向散漫的绣坊有重新整顿的机会,也让小姐老是隐藏的情绪再度展现。  

  本来就该这样嘛!小凝满意地想。小姐也不过是个十六岁大的女孩子,却因要负担绣坊的生计而不得不摆出老成的模样。甫过世的老爷说穿了根本是个什么都不会的男人,只能依靠小姐的天赋过日子。从小就失去娘亲的小姐倒也坚强,除了识字、学诗词之外,最感兴趣的就是刺绣。  

  也合该她天生要吃这行饭,她的天赋异于常人,不但对丝线色泽掌握得无话可说,就连构图也无人能出其右。  

  尤其是牡丹!大唐的国花到了她手上犹如是一朵永不凋谢的花。其独创的“六色重叠绣法”更令她的作品仿佛是真花,闪耀着艳丽的光泽。非但如此,好学的小姐竟连染色都不假手他人。除了养蚕之外,她几乎熟悉每一样织造的流程。  

  望着喻希柔气冲冲的背影,小凝不禁深深叹息一声。  

  阿弥陀佛!她忍不住做了个双手合十的动作,祈祷她家小姐能凯旋而归。不过,她觉得这个可能性不太大,因为抡语剑不像是个好摆平的男人,否则他们这些做下人的也不会因震慑于他的气势而乖乖听令行事。  

  其实,有点纪律也不错嘛。小凝边走边想,一边赞叹抡语剑的管理能力。#  

  喻希柔一点也不同意小凝的看法,事实上,她快气疯了。  

  看着忙成一团的仆人,再看抱胸杵在一旁的抡语剑,她不由得气结。  

  这是她的家、她的仆人,他凭什么摆出一副理所当然的态度指挥管理?而那些平日仿佛米虫再世的懒散仆人,竟也无怨无悔的听从指挥。  

  反了、反了!她气得想大叫。有没有搞错啊?她才是这个家的主人,这个姓抡的大瘟神凭什么夺走她的管理权?  

  她非撵走他不可!  

  “抡公子,”她尽量让声音显得平缓些,“可否请问你在做什么?”  

  “你没瞧见吗?”抡语剑憋住笑意的说,看她的表情就知道她很不得扒了他的皮。“我正在命令仆人做事。”  

  “我知道。”他那副“你是瞎子啊”的拽样让喻希柔无法再继续保持好风度。“但请你弄清楚,我才是这家的女主人,不是你!”她气得没注意到话中的语病,这反倒给抡语剑一个戏弄的机会。  

  “我当然不可能是这里的‘女主人’,我是男人嘛。”  

  “你——”喻希柔气得涨红了脸,一字表情早不知跑哪去了。  

  “其实你并不需要如此生气,家里变干净一点不是很好吗?”他看着她涨红的小脸,心中十分明了她在气些什么,她是在气他插手管她的家务事。对她而言,绣坊是她的领域、她的王国,而她就是这里的王,任何人都不能干涉她。  

  遗憾的是,他管定了!他这人最讨厌杂乱无章,无法忍受身边的下人个个散漫。或许他越权代她管理仆人是显得多事,但他也说不出来为什么他会如此多事,通常他都是遵守“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铁则,从不主动揽事上身。  

  或许是她倔强的表情深深吸引他吧。在她那好强的外表下其实隐含着许多脆弱,只不过她用强悍、漫不经心遮掩起来罢了。  

  每个人都会武装自己,这是人的天性,他深情这一点。  

  但他好奇在她的武装之下,有的是一颗怎么样的心,是脆弱,还是真如她外表所表现出来的霸道坚强?他极欲探索。  

  “我家干不干净不关你的事,请你不要多管闲事!”喻希柔的小脸更加通红,这该死的男人说得好像她家从不打扫似的,真是气煞她也!  

  “本来是不关我的事。”  

  令她感到意外的,抡语剑居然赞同她的话,不过他的下一句话立即更加拉高她原本就张狂的情绪。  

  “但咱们马上就要成亲了,所以这也变成了我的事,我不希望我未来妻子的家是个缺乏管理的猪窝。”抡语剑语气凉凉的贬损人,等着看喻希柔气得火冒三丈。  

  “你竟敢说我的绣坊是猪窝?”她忍不住提高声量,惹来众仆人惊骇的目光。“你家又会好到哪里?我就不信贵府的管理有多好!”顶多比她家好一点而已,哼!  

  “你是说抡庄吗?”他笑得开怀,提到他的王国总能让他心情畅快。“我向你保证,那里的管理可比这儿好太多了,至少没有厚厚的灰尘,也没有一大片的蜘蛛网。”他并没有继续往下说,因为她已经气得头顶快冒烟了。  

  贬损人是很愉快没错,但不会带给他任何帮助,凡事要适可而止。  

  “我才不信!”喻希柔倔强的回嘴,她才不会承认绣坊真有那么脏呢。  

  “你不信?”抡语剑伸手摸摸下巴,故作沉思状,“那咱们立刻起程回京城成亲吧,也好让你亲眼看看抡庄,我相信你一定会喜欢那里的。毕竟那是你未来的夫家,迟早要回去的。”说完,他好整以暇的等着看她如何反应。  

  “我……我改变主意了。你说得对,绣坊的确是需要大力整顿一番。”喻希柔咬牙切齿的说。她这回算是认栽了,谁教她有把柄落在他手上。  

  咦,奇怪,她愈想愈不对劲,明明她是来赶人的,怎么会居于下风呢?  

  对了,她想起来了,她来的目的是要告诉他她不同他成亲了,怎么还杵在这里浪费时间?那一大桶的丝线可不会自动练丝,更何况之后的染色步骤也很繁琐,快送走这位瘟神才是要事。  

  “抡公子,我——”她甫开口便被打断。  

  “请称呼我语剑。”他朝她露出个迷人的笑容,嘴角微微地勾起,跟他平日的微笑大不相同,再加上魅惑人的眼神,喻希柔顿时觉得心跳速度快了许多。  

  “语……语剑。”她像中了魔法般的照着他的活做,好半晌,她才清醒过来。  

  笨希柔!你在干嘛啊?  

  她连忙捉住仅存的理智,不让自己的思绪游离。这男人是怪物,她更加确定。  

  “抡公子。”见他又要露出那足以令她心跳加速的笑容,她连忙更正,“我是说语……语剑。”该死!怎么愈叫脸愈热?  

  “什么事?”抡语剑倏地靠近她,并将这个问句以最撩人的语调,低低地送入她的耳朵。  

  她直觉的想跳开,但抡语剑带笑的眼神就像是张战帖,清澈透明的反映出她的困窘。  

  混蛋!她努力让自己心绪镇定下来,她才不会让自己再一次败阵;自从遇上这个姓抡的混蛋,她就没赢过一次。  

  “我们取消婚约吧。”在他似能看穿人心的眼神注视下,她几乎是硬着头皮把话说完。  

  奇怪的是,他没有反应,连睫毛也没眨一下,整个人犹如一尊雕像般站着。  

  “为什么?”过了半晌,抡语剑方才出声问道。眼神冷漠的眼看她,原光眼中的戏谑神色已消失无踪。  

  又是这个一字表情!在这瞬间她真讨厌死他这种态度,完全忘了自己在遇到他之前也是一样的。  

  她深吸一口气,有点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不想将决定说出口,但这想法仅仅一闪而逝。“我想过了,我不该利用你来逃避邢连的逼婚,毕竟这是我自己的问题,不应该将外人扯进来。”  

  她的话听起来合情合理,但他就是不高兴!外人?她是这么看他的吗?难道她忘记他们是有婚约在身的未婚夫妻?  

  他神智若还正常的话,就应该同意她的话,好自这桩婚事中脱身,毕竟他一点也不想成亲,尤其是在这种指腹的情况之下,这根本就像是市场中被绳索绑住的可怜小牛,只能任人宰割。  

  但怪的是,她仁慈的欲将绳索解开放他自由,他却不急着离去。  

  一定是日子过得太无聊的原故,抡语剑说服自己。无聊的日子过久了,免不了渴望一点刺激;何况她现在正四面楚歌,极需要援手,一向自诩为侠义之士的他是不可能在这个时刻抛弃她,放任她一人独自面对危险。  

  等问题解决之后,他就能自由了!  

  “我们不是外人,我们是未婚夫妻,这么快就忘了?”他淡淡的提醒她,内心的不快正急速增加。  

  “这婚事根本是桩笑话!”喻希柔忍不住大叫。这人是怎么搞的?她要放他自由,他却不领情。  

  “我不觉得好笑。”事实上他觉得愤怒极了,别人求都求不到的机会,她却急着将它往外推。  

  “你不觉得,我觉得!”见他一副不为所动的表情,喻希柔再也忍不住激动的大吼:“这根本是自盘古开天辟地以来最大的笑话!为什么指腹的对象是你?!要不是你娘生的是个女的,我根本不必站在这里忍受你的骄傲!”可恶!  

  “你若是再继续胡闹下去,那才是真正的笑话。”抡语剑冷冷的提醒她四周还有人。  

  喻希柔这才发觉四周的仆人全都张大了嘴,瞪大了双眼的看着他们。  

  该死的男人,该死的抡语剑!为什么他就不能爽快的一口答应,然后各过各的生活,从此永不相见,老死不相往来?  

  “你在怕什么?希柔。”无视众人诧异的眼光,抡语创伸出右手轻抚她细致的脸庞。“怕自己再也无法伪装下去?怕别人知晓自己脆弱的一面?还是怕自己再也无法掌握自己的未来?”她惊惧的眼神说明他猜中了事实,但这并未带给他满足感,反倒令他心疼不已。  

  “你胡说!”喻希柔拍开他的手,泪水在眼眶里打转,他怎能如此轻易便看穿她内心深处的恐惧?  

  “你不累吗?希柔,有个肩膀可倚靠的感觉并不坏,你为什么不放任自己去试试看?”她是那么的不安,由她流转的眸光中地看到了拒绝。  

  “我不需要你的肩膀,我不需要任何人的肩膀!”她一步步地往后退,生怕再听见抡语剑轻柔的抚慰。  

  “我不需要任何男人,包括你!”她发誓道,表情激动,声音沙哑。  

  “是吗?试试看吧。”抡语剑淡淡地微笑,对她的挑衅不以为意。  

  喻希柔的回答是抛给他愤恨的一瞥,然后撩起裙摆往丝造室奔去。  

  这也算是第一步吧。抡语剑从没料到自己迎亲的对象竟会是如此与众不同的女孩。在她强悍的外表之下其实潜藏着一颗似白玉般无暇的心。  

  他欣赏她的独立、她的认真,但他不认为一位年方十六的年轻女孩应该背负这么沉重的包袱,管理一间绣坊并设法喂饱四十几张嘴的责任并不是一般人能轻易负担得起的,也正因为这原因,迫使她不得不坚强独立,练就喜怒不形于色的功夫。因为唯有独立,她才能不靠外力将这个绣坊撑下来;唯有喜怒不形于色,她才能不去多想那些琐碎的杂事,全心全意投注在维持绣坊的生计上。  

  他能了解她的苦、她的感觉,因为他也是这样一路走过来。只不过他身为男人,众人对他的期许来得更加严苛些。  

  无论如何,他都希望能够帮她,毕竟不是每个人都能像他一样,安然度过压力沉重的成长期。#  

  “二爷、二爷!大消息哪!”身材圆胖的徐王府总管喊得震天价响,破锣嗓音响遍了整座王府。  

  “啥事呀?瞧你喊得这么大声。”顶着一张圆鼓鼓的肚皮,邢连像只大青蛙似的斜躺在长椅上。  

  “有大事发生啦,喻氏绣坊的姑爷几天前到咱们洛阳来了,说是要迎娶喻希柔回长安。”王府总管连忙将听到的消息告诉主子。  

  邢连闻言立刻自长椅上跳起身。  

  “你说什么?给我再说一次!”邢连不敢相信耳朵所听到的,喻家那死丫头片子居然不是在说谎!  

  “是,小人方才上街的时候,听到街坊议论纷纷,说是喻氏绣坊来了一位俊俏的公子,还说他是从京城来的。那位公子姓论,似乎来头不小。  

  京城来的?姓抡?邢连的脑中闪过一个不好的预感。  

  该死!那位姓论的男子,该不会正巧是京城首富抡平的独子——抡语剑吧?  

  “那位公子的全名呢?”希望不要是他,否则自己就麻烦大了,抡语剑那人可不好惹。  

  “个人听说那位公子名叫抡语剑。”王府总管说出他家主子最不希望听见的名字。  

  唉!果然是那支“说话的剑”。  

  邢连暗暗的叹了一口气,撑着沉甸甸的肚皮往长椅上瘫去。  

  老天爷要灭他啊,竟让他遇上这等对手。  

  论语剑武功高强,就连远在洛阳的他都略有耳闻。但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他做生意的手腕高明得很。  

  可恶,天下怎么会有像抡语剑运气这么好的人?!长得俊俏不说,就连背后的靠山也硬得出奇。  

  他家虽贵为王府,但说穿了也只是个空壳子。加上他们三兄弟个个不事生产,只会吃喝嫖赌,就算有顶天的家当也会被淘光,更何况徐王府原本就没什么钱。  

  也就因为如此,他才会看上喻希柔.毕竟她除了长得标致之外,她还有喻氏绣坊。  

  先别计算绣坊所在那块土地就能卖不少的钱,光是喻希柔本身就是棵摇钱树。她的刺绣天赋震惊整个大唐,就连圣上都略有耳闻,因而钦点喻氏绣坊为皇室御用绣坊。  

  这些都是钱、钱、钱哪!她的天赋对于正处于山穷水尽的徐王府来说,不啻是一帖救命仙丹。  

  只要娶了喻希柔,就等于坐拥金山,只是他万万也没想到,这个美梦竟会让半路杀出来的抡语剑给破坏掉。不成,他得想个法子收拾掉他才行。  

  可是抡语剑的武功那么好,他怀疑王府里那些蠢侍卫有哪一个是他的对手?恐怕还没接近他就让他给剁了吧?  

  “二爷,这下可不得了呀!您的计划不就泡汤了吗?”王府总管也很急,毕竟他年纪一大把了,徐王府若倒下,只怕他得饿死路边了。  

  “这我知道!还需要你废话吗?”刑连没好气的说。全是一些蠢货,净会鬼叫。  

  “二爷,不是小的要冒犯您,喻姑娘精明干练,虽老是一字表情,但由其做生意的手腕便可窥知一、二,您……有把握捉得住她吗?”依他看,就算没有抡语剑,喻希柔也不可能会乖乖束手就擒。  

  “哼,一个弱质女流,有啥好怕的?”邢连充满自信的说:“凭我风流倜傥的英俊外貌,我就不信她会不对我着迷。”不过就是一个喻希柔嘛,征服她有什么难的?  

  真亏他说得出口!站在一旁暗自偷笑的王府总管露出一脸的鄙夷。要不是为了五斗米,他哪需要为邢连这只猪罗卖命?  

  邢家相貌之丑陋众所皆知,就是当事人不知,还自知为风流潇洒,真是笑破众人肚皮。偏偏他们又贵为王亲,根本没人敢当面告诉他们。  

  “好!”邢连大力的拍着桌子,借以加强信心。“咱们就去会会他,我倒要看看抡语剑是什么三头六臂的人物,竟敢和我抢亲!”再怎么说他家可是王府也,他就不信论语剑敢得罪他。  

  主意既定,邢连顶着圆滚滚的肚子得意地走回房间。  

  留下满脸鄙夷之色的王府总管,用着厌恶的眼光盯着他肥胖的背影瞧。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