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湍梓 > 洛阳情事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洛阳情事目录  下一页

洛阳情事 第十章 作者:湍梓


  打从一回到抡庄之后,抡语剑与喻希柔这一对恋人就被迫“分居”。碍于礼教,也碍于颜面,有夫妻之实的两人只能在临睡前互道晚安,然后依依难舍的回房。  

  不过,这教人难以忍受的情况即将获得改善,因为明天就是他们的大喜之日。  

  坐在床沿,准备就寝的喻希柔不敢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她就要嫁人了,而且对象还是万中选一的超好男人。  

  直到来到京城她才了解,自己是多么幸运能嫁给抡语剑,不提别的,光是姑娘们的羡慕眼光就足以将她射穿,她这才知道自己的未婚夫是许多姑娘眼中的乘龙佳婿。  

  但最令她感动的却不是他的杰出,而是他的细心。一踏入抡庄她便发现,仆人早已将从洛阳运来的丝线及半成品做好妥善的分类,只等着询问她的意见。而且不只是这样,连帮手他也一并找齐,全是京城内属一属二的刺绣高手。  

  她当场感动地哭了起来,那天以前她从不知道自己竟是那么爱哭,从小到大的独立生活使她忘了“被照顾”是什么滋味,直到他拥她入怀的那一刻为止。  

  他给了她一切,甚至帮她要回绣坊,而她却无以为报,唯有用她的忠贞、她的爱来回报他。  

  看着放在圆桌上的凤冠霞被,她突然觉得好幸福。  

  娘,你就这一次做对!喻希柔俏皮的轻吐舌头,脱下外袍准备上床睡觉,但一双大手倏地搭住她的嘴,快得让她连喊救命的时间都没有。  

  她又被掳了吗?不会这么倒霉吧。  

  “希柔,是我。”抡语剑温柔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她顿时放下心来。  

  “语剑?”她不敢相信的喊道,“你来干嘛?为什么像小偷一样?”还捂住她的嘴巴,怪恐怖的。  

  “不像小偷行吗?”论语剑苦笑出声,“我从没想过自己会有做采花贼的一天。”  

  “犯得着如此辛苦吗?”他的表情就像被人拿走糖果的小男生样委屈,教她忍不住失笑,“咱们明天就要拜堂,还不是一样?”  

  “不一样。”抡语剑的回答出人意料。“过去我一直以为所有礼教规范都是必要,而且合乎常理,直到现在我才知道我错了。”而且错得离谱。  

  他的话令她双眉微挑,“愿闻其详。”  

  “我想你一定发现到,抡庄的仆人都十分畏惧我吧。”  

  “嗯。”说畏惧还太客气,应该是害怕才对。  

  “我一向是个条理分明的人,而且容不下杂乱。”  

  想也知道。他若容得下杂乱,哪会一到绣坊就开始动手整顿?喻希柔暗忖。  

  “我一直坚信唯有严格的管理,才能维持抡庄的运作,却从未想过这对底下的人而言是否太过于沉重。”  

  可是她觉得不会啊,抡庄确实是井然有序,只不过气氛也的确显得凝重多了。  

  “或许你会觉得难以置信,但你教会了我很多事。”而且是他未曾思考过的事。  

  “我?”喻希柔莫名其妙的指着自己,这句话应该是她说才对,怎么反倒让他先说了。  

  “就是你,或者说你的绣坊。”抡语剑执起她的柔荑,放进自己的大掌中。她的手是那么的小,小到他仅用一个手掌就可以轻易将它们包住,可是她的独立心又是那么的大,大到令他佩服、汗颜。  

  “我不懂。”但她知道他一定会解释。  

  他的确解释了,话中的诚恳再一次让她感动不已。  

  “这个世界对女性是很不公平的,男人操控整个社稷的运作,却将所有过错归究于女人。你坚强、独立,遇事从不退缩,甚至想办法解决,光凭这点,就令人赞赏。”他轻轻的抹去她的泪水,对他而言,这些泪珠就像是珍珠般珍贵。  

  “你将绣坊经营得有声有色,对待下人如同兄弟姊妹般,在绣坊;有的只是欢笑,不曾有过丝毫沉重,和抡庄大大不同。”  

  也是从那时候起,他开始怀疑自己的管理方式。严厉固然会带来井然有序的生活,却没有轻松的欢颜,他也知道仆人在背后批评他太严格,但他从不引以为杵,一直到他到喻氏绣坊为止。  

  喻氏绣坊或许散漫,但气氛融洽,有个风吹草动,大伙马上动员起来,速度之快比起抡庄来,有过之而无不及。  

  不同的管理方式,效果却相同,他曾为此感到困惑,不知道为何会这样,直到回到抡庄后才豁然开朗。  

  “我了解你的意思。”她的夫君真是个聪明的人,而且懂得自省。“我管理绣坊的原则是‘心’,唯有从心出发才能获得相同的回报。而你管理论庄的原则是‘理’,但你却忽略了一点,道理是说不清的,你认为有理的事在别人心里感受不见得相同,这也是为什么会有人阳奉阴违的原因。”  

  抡语剑再一次惊讶于她的聪慧,能娶到一位势均力敌的妻子实在幸运。  

  “所以说,我们还真是天生的一对。”他搂住她的肩,轻轻的摇晃她,一同看向窗外的夜色。  

  “就是啊,一加一不一定非得等于二不可,你一半理加上我一半心,一切就完美无缺了。”这是小凝的算数理论,在即将成婚的前夕,她不禁更加怀念洛阳。而抡语剑照例又看穿了她的心事。  

  “等我们成亲之后,立刻赶回洛阳重整绣坊。”她脸上的落寞教他心疼不已。  

  “真的?”喻希柔不敢置信的看着他,她一直以为他只是说说而已。  

  “我几时骗过你了?”抡语剑轻捏她的鼻尖,“我知道绣坊对你的意义,所以不会任其荒废,更不会让大伙没饭可吃。”他知道她最挂念的便是其他人的生计。  

  她好感动,双手搂住他的腰,将脸埋在他胸前,“要是我想住在洛阳呢?”他的眼神说明了那是不可能的事,她只好退一步,“要是我想偶尔回去照料一下绣坊,那怎么办?你会不会答应?”  

  抡语剑伸手抱住心爱的女人,认命的说:“那我只好跟着你长安、洛阳的跑来跑去,谁教我要爱上这么一个富有责任心的女人呢?”  

  她好高兴!打算趁着这难得的机会再得寸进尺一下。  

  “那你能不能再答应我一件事?”她的眼神闪闪发亮,仿佛一只被关了很久的小猫,正等待主人带它出游。  

  “什么事?”抡语剑提高警觉的问,这小妮子的眼神不太对劲。  

  “掳走我!现在!”她快被这窒人的气氛压得喘不过气来。  

  抡语剑不禁笑了。二话不说一把抱起她,施展轻功跃出窗外。  

  两个明天一早便要拜堂的未婚夫妻,竟趁着花好月圆之际,连袂逃家快活了一整夜,也算是一绝。  

  抡家是京城第一首富,婚礼的排场自然是不会太小,只见来来往往的宾客络绎不绝,送礼的、观礼的,再加上思珞、逸亭和大刀三人的吆喝声,整个抡庄上下热闹成一团。没多久,成王府的大公子、二公子和其媳妇也一块抵达,更是为婚礼增添了不少光彩。  

  没见过娃娃型美女的思珞,当场就拜倒在抡语兰裙下,一个劲的追着她跑,惹得李少允醋劲大发,也追在后面捉人,身后还跟了个劝架的吴丽清。唯一还称得上冷静的是手执把扇的李少儒,站在一旁看着他们胡闹,不住地摇着头。  

  好不容易等到吉时,新郎官终于出现,等他就定位之后,头戴凤冠的新娘也跟着出现。  

  接着拜过了天地,拜过了高堂,只等夫妻交拜之后便可送入洞房,这原本是令人兴奋、尖叫的时刻,却在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和震天高喊之下化为寂静。  

  “等等!”来人身材瘦弱而单薄,一副看起来随时会倒下的样子。  

  “你们不能拜堂。”江玄明边说边自袖袋中掏出一张纸片,“希柔和我有婚约,是我未过门的妻子。”  

  他的话立刻引来满屋子宾客的哗然,但见偌大的大厅中闹成一片。这当然不能怪他们,谁要这演出比戏棚子的戏码还精采。  

  “安静!”抡语剑冰冷的语气和目光果真让大伙住了口。  

  抡语剑的严肃是出了名的,谁也没胆敢挑衅他。  

  “你凭什么说希柔和你有婚约?”莫非指腹为婚还能闹双胞不成?  

  “凭这张纸!”江玄明将载有指婚事实的婚约书交给抡语剑,上头有喻老爷的笔迹。“这是我前些日子才发现到的婚书。原来喻伯父早已将希柔许配给我,从小就和家父指腹为婚。”  

  居然有这种事?八成又是这贼人搞的鬼。  

  抡语剑将新娘子的红头巾拿掉,露出喻希柔清秀柔美的脸庞。在那脸庞上清楚显示不相信和惊讶,一双盈满迷惑的大眼不知所措的看着站在她面前的两位“夫君”。  

  “希柔?”抡语剑不慌不忙的将纸张递给她,要她分辨字迹。  

  她接过一看,脸色倏地转白,“这……这的确是爹的字迹。”但为何爹从未告诉过她?  

  “你确定?”抡语剑老神在在,似乎这只是芝麻绿豆般大的事,不算什么。  

  “确定。”她的脸色更加苍白,现在怎么办?  

  “她确定了!”江玄明大叫,他所耗费的苦心总算没有白费。“现在她不能嫁给你了,她必须跟我走!”太好了,早该想到用这一招。  

  “这恐怕有些困难。”抡语剑仍是一派的优闲,边说过握住喻希柔的小手,给她支撑的力量。  

  “有什么困难?!”江玄明的尖叫惹来众人不悦的目光,连大刀这个尖叫大王都想宰了他。  

  “因为……”抡语剑看了喻希柔一眼,得到她的首肯之后才开口说:“我和希柔已经提前圆房了。”  

  此话一出,一时之间全场为之安静,接着抽气声、口哨声、议论声接踵而至,充斥着整个大厅。  

  大刀、逸亭、思珞三人笑得跟什么一样,口哨一声接着一声地吹,他们万万没想到,这个一脸正经的抡语剑动作居然这么快。  

  最惊讶的莫过于抡语兰。她那一向谨言慎行、做事中规中矩的大哥到哪里去了?先圆房?想当初她和少允还曾在他的强力阻止下白做了对苦鸳鸯呢。不过……干得好!既然已经圆房,就算江玄明手上那张婚书是真的,他也没辙。  

  “你们……你们……”江玄明的梦想瞬间化为碎片,只觉眼前一片昏暗。  

  “你听见了,我们已经圆房了。”抡语剑的眼神嘲讽,一点也不相信他手上那张婚书是真的。  

  “但是……”江玄明不知自己还能说什么,既成的事实谁也无法更改。  

  “没有但是。”抡语剑冰冷的接口道,“你可以选择自己走出走或是被人丢出去,我悉听尊便。”  

  “语剑!”喻希柔连忙出声阻止他的无礼。玄明已经够难堪了,不需要再羞辱他,况且他是她的朋友。  

  “还不滚吗?”他的语气不再客气。  

  “但是……”  

  话甫出口,江玄明便发现自己的身子已经腾空,两只脚吊在半空中摇晃。将他架起来的不是别人,正是方才口哨吹得最响的二位年轻男子。  

  “这留给咱们来处理就行了,不劳新郎倌动手。”大刀用着细柔的嗓音说道,吓坏了在场所有人。  

  “大刀说得好.你们继续拜堂。”思珞朝两人挤眉弄眼,接着硬是将江玄明当货物般处理,往长安大街用力一丢。  

  这一丢不仅丢掉了江玄明的尊严,更丢掉了他仅存的理智。原本只是心有不甘的江玄明,受这刺激之后竟然变得有些疯狂。他的眼睛开始发红,脑中的神智也跟着混乱,原本沉睡在体内的勇气仿佛也跟着怨恨一道迸出。  

  我会报复的!他发誓。他发誓他将尽全力拆散抡语剑和喻希柔,无论用哪一种方式。  

  在他对天起誓的同时,喻希柔和抡语剑终于在一团混乱中拜完了堂,完成了他们的终身大事。  

  “语剑、语剑,你在哪儿?”喻希柔轻柔的呼唤声飘过整个抡庄。  

  她已经找了他一整个早上,她今天非得告诉他,拜堂那天他的行为有何不对。再怎么说,玄明都是她的朋友,他不该那样对他。  

  用丢的?老天!玄明已经没有多少肉了,再让思珞他们这么一丢,不把骨头也丢光才怪。不行,他不能用这种无礼的态度对待她的朋友,即使他是她相公,她一定要让他知道她的愤怒才行。  

  只是他还真能躲也,夫妻俩就像在玩捉迷藏似的你跑我追。一会儿是他忙着店铺的事外出,一会儿是她忙着刺绣工作,除了晚上的时间之外,白天他们几乎没有碰过面,更遑论交谈。  

  不过现在所有该交的绣品都已经交得差不多了,所以她也有时间逮人了。  

  奇怪,抡庄虽然很大,但她已找了一圈,怎么还未见到他人影,他会躲到哪里去?王总管明明说他已经回来了啊。  

  难道是在帐房?嗯,有可能。听管帐的老伯说,语剑正在查一笔帐,查了好几天还找不出是哪里出了错。  

  喻希柔来到帐房,伸手推开房门,想碰碰运气看她相公是否在里头。她的连气不错,因为抡语剑的确是在帐房里,正对着叠叠帐册大皱其眉。  

  “终于找到你了。”喻希柔露出个“终于捉到你了”的表情,惹得抡语剑的眉头挑得老高。  

  “你找我?”他合上帐本,决定放自己一天假。“真难得啊!哪里出纰漏啦?”要让工作狂的希柔离开工作,唯有出错一途。  

  “都没有,乌鸦嘴。”喻希柔哼道,干嘛把她讲得这么现实?“告诉你,我的绣品都交出去了,从今天开始我就轻松了,再也不必为赶工拼命!”她的神情、语气是掩藏不住的得意。  

  “我想也是。”说完,抡语剑起身将那一大叠令他头痛的帐册—一归回架上。  

  “你不夸奖我吗?我可是提前交货也。”  

  注视着她得意洋洋的表情,抡语剑的心中倏地泛起一股柔情。他的小妻子变了,变得活泼开朗,不再隐藏情绪。  

  这就是他想要的,他要希柔像个正常的十六岁少女,在他的羽翼下成长,快乐的与他并行。  

  “抡语剑!”喻希柔不禁为之气结。为什么他每次都是这种表情?毫无变化,一点也不可爱。  

  “我命令你回答我的问题!”她嘟着红唇说,最起码也该夸奖她一声嘛。  

  命令?这小妮子真不知道死活,以为他稍宠她一点就可以飞上天啦。  

  抡语剑不疾不徐的将最后一本帐册归回书架,右手支靠在架子的上方,左手撑在腰际,对着一脸忿忿不平的喻希柔投以嘲弄的一瞥。  

  “我只接受一种命令。”他的俊脸忽地俯向她。  

  抡语剑高大的身躯像座山般的笼罩着她,处在这股强大压力下,喻希柔只得像只可怜的小动物,不断地往后退,直到无路可退,背靠到书架为止。  

  “你不问我是什么命令吗?”低沉又邪气的声音倏地响起,就像是最扣人心弦的天籁,勾起她的心跳和狂奔不已的血液。  

  “不……不用了。”三十六计走为上策。“是我不对,我不该用这种口气同你说话。”此刻他的眼神暧昧、口气暧昧,就踉每晚就寝前一个模样。  

  她不是讨厌与他亲热,但现在是大白天,礼教告诉她这是不被允许的,更何况这里是帐房,被人撞见了怎么办?  

  “你真勇敢。”他凉凉的讽刺。“勇于认错的精神可佳,但我希望……你能命令我。”  

  沙哑的语气再加上挑逗的眼神,令喻希柔一阵心荡神驰,脑中的理智、礼教早就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  

  “你希望我命令你什……么……”他靠得这么近,她根本无法思考。  

  看见她迷失的表情,抡语剑露出一个满意的微笑。他希望她能更畅意的坦白自己的感觉,对自己的欲望诚实。  

  “我希望你能命令我……这样做。”不给她答话的机会,他倏地印上她的樱唇,狂热的采取着她口中的芳香、甜蜜。  

  “更希望你能命令我……脱掉你的衣服,就像这样。”他轻巧的解下她的腰带。任它掉落在地上,接着他更进一步剥下她的外袍,露出白色的中衣。  

  “或是像这样。”他话声方落,她的肚兜跟着中农一起不见,露出她纤柔细致的胴体和雪白的肌肤。  

  抡语剑深吸一口气,将头埋入她柔软的双峰之中。“你的肌肤就像花瓣。”白里透红,宛若飘落在春季里的樱花。  

  如果她的皮肤像是花,那么他的嘴唇就是采蜜的蜜蜂。  

  置身在情潮之中的喻希柔只觉得浑身一阵燥热,整个人的感觉随着他嘴唇的游移忽冷忽热。  

  “语剑……这里是帐房!”她试着阻止他的进攻,提醒他时间不对,地点更是糟糕。  

  “是帐房。”抡语剑才不管,低头继续他双唇的探索。  

  “这里没有床!”她有预感她的抗议必定无效,他的眼神明白告诉她,他一点也不在乎。  

  “是没床。”他同意的说,“但有书架。”在说这话的同时,他技巧性的抬起她的身子,喻希柔毫无心理准备的尖叫一声,然后死命的抱住他,两条腿也紧紧的圈住他的腰际。  

  “别叫,我的小希柔。你想引来观众吗?”他是不怎么介意,但就怕他的小妻子受不了。  

  这软软的威胁立刻让她闭上了嘴。她可不想做免费表演,有个惊世骇俗的相公已经够难堪了。  

  “书架弄得我好痛,而且我怕它会掉下来。”她想尽办法脱逃,毕竟没人会在帐房做那档事。  

  “我保证书架不会掉下来。”抡语剑保证道。堆在架子上的帐册起码有上百本,哪那么容易垮。  

  “但是……”喻希柔绞尽脑汁想找出下一个理由,却在她最熟悉的三个字下打消了主意。  

  “信任我。”抡语剑的语调就如往常一般温柔,“信任我!希柔。我绝不会做出伤害你的事。”  

  的确,他从未伤害过她,反而都是她在伤害他。他爱她、包容她,给她充分的自由,放眼整个大唐,有哪个男人能做到这一点?  

  他做事绝对有他的理由,虽然有时并不见得会对她说明,但从来毫无理由的乱发脾气,更不会随意乱诬赖人。  

  “我信任你。”她毫不犹豫的回答。  

  “谢谢你,希柔。”  

  对抡语剑而言这是最珍贵的回答。他曾对她说过“信任我”无数次,直到今天才获得她肯定的回应。  

  在目光流转与肢体交缠间,抡语剑和喻希柔找到了他们的未来,那是一个包含信任与相知,人类最为憧憬的有情世界。  

  “希柔!”  

  江玄明有气无力的声音自长安大街的一角传来,吓了正要回家的喻希柔一大跳。  

  “玄明?”喻希柔揉揉她的眼睛,不敢相信的望着他。  

  他怎么会在这里?  

  “真的是你!你怎么没回洛阳?”  

  江玄明并未回答她的问题,径自说道:“我有事找你帮忙。”  

  喻希柔见他的眼神带着几许疯狂,她愈看愈觉不对劲,有些后悔未带丫环同行。  

  “我恐怕帮不了你的忙,我还得赶回家,我家相公正等着我。”她真希望她说的是真的,但事实上语剑出城去了,至少要一个月才回得来。  

  “你家相公前两天离京南下,恐怕没那么快回抡庄。”江玄明显然早打听好消息,做好万全准备才来。  

  他的回答当场刷白了她的容颜。玄明为什么知道这么清楚?莫非他早已等候多时?  

  “你……你想做什么?”  

  “不想干嘛。”他邪笑道,从怀中拿出一方掺有迷香的绣巾,“我只想要回原本属于我的东西而已。”  

  喻希柔还没来得及问那是什么,眼前随即陷入一片黑暗之中。在昏倒的刹那间,她的脑中闪过抡语剑俊俏的脸庞和清明的大眼。  

  语剑!  

  在喻希柔绝望呼唤的同时,抡语剑正和商家谈生意。  

  不知怎么地,他的内心隐约感到一股不安,仿佛有什么大事发生。  

  语剑!  

  喻希柔的呼唤再次惊扰他的思绪。他并不相信所谓的心灵相通,但心中那股烦躁却教他静不下心来谈生意。他当机立断决定立刻打道回府,至于生意可以先搁在一边。  

  “在下先行告辞。”在对方老板目瞪口呆的表情之下,抡语剑头也不回的上马离去。  

  经过了半个月的日夜兼程,抡语剑终于在喻希柔失踪的第十六天回到家。他才踏入抡庄,随即发现庄里乱成一团,所有人全都围着他又叫又跳,颇有语兰逃婚时的味道。  

  “剑儿,你可回来了!”抡老爷拍着他的眉说,他这爱子回来得真是时候。  

  “爹,这是怎么回事?”抡语剑问,怎么家中仆人个个急得像无头苍蝇一般。“是不是语兰又闯祸了?”八成是,只有语兰才能搞得大伙鸡飞狗跳的。  

  “不是,不是语兰。”抡老爷子连忙摇头。他倒还希望发生事情的是语兰,她顶多搞得大伙忙成一团,而不是焦急如焚。“是希柔,她失踪了!”  

  “失踪?!”抡语剑倏地刷白了脸,原来他心中的不安是因为希柔失踪。  

  “怎么发生的?”冷静下来,抡语剑拚命的告诉自己,现在不是慌张的时候。  

  “我们也不知道。只知道她半个月前就这么莫名其妙的失踪,据说有人曾看见一名瘦弱的男子同她说话,然后她就失踪了。”  

  瘦弱男子?抡语剑的脑中倏地闪过江玄明的面容和怨毒的表情,心中有十成把握希柔是为何人所摇。  

  “我知道是谁带走了希柔。”此刻他们应该正往洛阳的途中。他没有别的选择,只能尽快赶过去,但愿江玄明那疯子不会伤害希柔,否则他难保不会杀了他。  

  这句话让抡老爷子瞪大了眼,但抡语剑没空理会他爹,他必须立刻起程救人。  

  “王总管,立刻给我备马!”  

  一声令下,整个抡庄再一次沸腾。这次他们做得无怨无悔,因为唯一能软化少爷态度的少夫人被绑了,大伙都希望她能早日获救,继续改善抡庄的气氛。  

  “剑儿,你知道上哪儿找人吗?”抡老爷子急忙问道。  

  心急如焚的抡语剑转身上马,头也不回的回答道:“洛阳。”随后疾驰离去。  

  江玄明疯狂的眼神和狰狞的表情在在说明他疯了。  

  被绑住手脚无法动弹的喻希柔恐惧地发现到这一点,他那布满血丝的眼睛令人不禁打心底害怕起来。此刻他手中正拿着一块绣巾,像是招降般的挥动着,飕飕作响的声音环绕在空旷的绣坊之内,更显得诡异。  

  她作梦也没想到他竟会将她绑回喻氏绣坊。真讽刺啊,曾经她是如此害怕离开洛阳,现在却一点都不想回来。在语剑的带领下,她开始注意到世上还有许多新鲜的事值得她学习,最重要的是,这里没有他。  

  直到此刻她才发现,她是真的爱他。真心爱一个人并不容易,尤其对凡事皆存戒心的她而言更是比登天还难。  

  回想起她和语剑共度的时光,她赫然发现到自己的幸福。  

  爱一个人应当包含哪些呢?是全然的关爱还是适度的骄宠?透过了他的示范,她终于了解,原来爱一个人并不一定就会失去自由,相知相守的感觉是人间最美的爱情。  

  他懂她,却不会纵容她,这更加速了她的成长。  

  有爱的地方才是家。  

  她不禁苦笑一声,猛然想起自己尚未对语剑说过“爱”这个字眼。  

  她还有机会说吗?她愿意失去一身的才能以换取最短暂的时间,只要能亲口对语剑说“我爱你”,这一生便已足够。  

  “看看这个,看看这绣巾!”几近疯狂的汪玄明将绣巾摊开,巾上绣的图案正是喻希柔的拿手绝活——牡丹。  

  “很像你绣的,对不对?”江玄明的口气带着浓浓的恨意,“但无论再怎么像,我就是无法绣出像你绣的神韵来!为什么?为什么?”  

  狂吼的江立明抖动着瘦弱的身躯,看起来就像来自于地狱的鬼魅,恐怖极了。  

  喻希柔心痛的闭上眼睛,语剑说的全是真的。要不是她太害怕又太自信,早该看清事实。玄明从头到尾都在嫉妒她,嫉妒她过人的天赋,嫉妒她拥有喻氏绣坊。  

  他的家境只是普通,爹娘去世之后更是糟糕,他唯一擅长的只有刺绣。偏偏大伙又对他一个大男人,手无缚鸡之力,只会刺绣这事嗤之以鼻,这更刺激了他的自尊心。  

  可恨之人必有可怜之处。喻希柔为他感到可怜,一个老是想着不公平,又心存怨恨的人哪会有快乐可言?过去的她跟他想法差不多,所以才合得来。感谢上天的安排,让她遇着了语剑,开拓一个不同的视野。  

  “你那是什么眼神?”江玄明发现她眼中的怜悯之色,愤怒的问,“你是在可怜我吗?”说着他突然狂笑出声。  

  接着他又忽然止住狂笑,神情阴狠的说:“我不需要你的怜悯,我需要的是你的绣图。”他边说边勒住她的颈项,试图逼她说出绣图的下落。  

  “说!你将绣图藏到哪儿去了?”  

  喻希柔只感到自己无法顺利呼吸,很显然的,江玄明是疯了。由他不知控制力道这点来看,就可知他已经陷入疯狂状态。  

  她的眼神逐渐涣散,整个人的神智随着肺部空气的挤压飘过天际,坠入无边的黑暗之中……  

  “希柔!”  

  犹如天籁的声音划过沉重的空气,将喻希柔即将远扬的生命重新拉回体内。  

  但见失去理智的江玄明就像一个破碎的娃娃般,被抡语剑扔在一旁,口吐鲜血。  

  “希柔!”抡语剑毫不犹豫的低头将空气送入地口中,如此反覆做了几次,她终于缓缓苏醒过来。  

  “语剑……”她有气无力的抱住他,享受他温暖的体温。“谢天谢地,你及时赶到。”她愈想愈害怕,整个人颤抖不已,“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  

  “不会的。”他安慰道,“在我没有先你而去之前,我不会让你先离开我的。”  

  “你保证?”  

  “我保证。”  

  “感人,真感人!”  

  江玄明疯狂的声音响遍整个绣坊大厅,握在他手中的火炬照亮四周,更映照出他狰狞的脸孔。  

  “今天谁都别想离开!”熊熊的火焰倏地吞噬了易燃的布幔、家具。  

  “这绣坊是我的!”他大声的狂吼,“我才是大唐第一绣手!”  

  “他……他疯了。”虚弱的喻希柔被抡语剑搂着离开火场。火焰迅速吞噬了整座绣坊,也吞掉了江玄明的疯狂。  

  “哈、哈、哈!”火场里传来他疯狂的声音,宛若鬼魅的哭号声,“我是大唐第一绣手……”  

  “你说得对,他的确疯了。”抡语剑叹道,为名利而疯。  

  看着挚爱的家园被火焰吞噬,喻希柔不知道该做何感想,只能虚弱的靠着他。  

  “绣坊没了。”而她竟未掉泪。  

  “没关系,我再建一座给你。”他知道绣坊对她的意义非比寻常。  

  “不,不需要。”喻希柔轻轻的摇头,“我曾以为绣坊是我的生命、我的家,我不能没有它,直到玄明这把火把我烧醒。”  

  抡语剑只是静静的拥住她,一言未发。  

  “你一定无法相信,看见绣坊被烧,我心中竟有一股难以解释的解脱感。这绣坊就像一个巨大的蜘蛛网,网住我的心智、我的成长。从小,我就因为我的刺绣天赋成为人人垂涎的摇钱树,或许从另一方面来说,我自己也要付相当大的责任,因为我知道那是我唯一的筹码,是我能获得重视的唯一方式。”  

  “但那都不是爱。”抡语剑温柔的接口,欣喜于她的成长。  

  “嗯。”她的丈夫、永远知道她在想什么,她真是太幸运了。  

  “有爱的地方才是家,才是心之所在。”在烈焰的照耀之下,抡语剑的脸上充满了爱,而那正是她梦想的家。  

  “你愿意照顾我一辈子,当我一生的依靠吗?我已经决定从此不再刺绣,再也不能挣钱了。”她累了,再也不想因天赋而终日烦忧。  

  抡语剑的回答是深情地吻住她,为他的保证封缄。  

  “信任我,希柔。我将保护你直到永远。”  

  好一段洛阳情事啊!  

                    ——完——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