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沈韦 > 群魔乱舞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群魔乱舞目录  下一页

群魔乱舞 第四章 作者:沈韦

  沈清心一路被司马朗日强行拉着走,她并不笨,可以感受到司马朗日正气得火冒三丈,只是令她搞不懂的是,他为何会生气?

  是因为见到射吗?

  只要一想到他和司马射之间的不合,她便一个头两个大,多希望他们就算没多少感情,也不要恶言相向,但她知道他们两个是不会听她所说的话,他们两个都非得要斗倒对方才肯罢休。

  唉!她长长的叹了口气,偷偷的看了眼兀自生气的司马朗日,她不懂他为什么要将她拉到停车场来,却什么话也不说,就只是一个人生着闷气。

  而且她也没料到自己可以这么快又见到他,她的外表还好吧?他有没有发觉她的改变?她不安的拉了拉礼服,沉默地看着他。

  司马朗日烦躁的坐在跑车的引擎盖上,点着烟,一根接一根的抽着;他要自己先别去看她,否则他无法保证自己是否会做出失控的事来,他得保持冷静才行。

  冷静!冷静!

  喷吐着云雾,脑海中所想的净是她那性感甜美的模样,该死!她今晚这么穿,不仅考验着其他的男人,更是在考验他的自制力。

  他是个正常的男人,面对心爱的女人的诱惑不可能会无动于衷的,但他们之间早已解除婚约,他知道不能碰她,所以他是拼了命在克制。

  长长的又吐了口烟,其中夹杂着叹息,他该拿她如何是好?不,该说他要拿这段感情如何是好,再次佯装没有这回事,由着她去?!

  乱了,他的心已因她全乱了。

  他郁闷的熄掉手中的烟,以手指扒过黑发,想找出办法解开这一片混乱。

  见他久久不开口,且脸色愈来愈难看,她忍不住开口问:“你……还好吧?”

  清脆的嗓音打破沉默,司马朗日终于将目光放在她身上,透过皎洁的月光,她美得不可思议,教他见着忍不住想将她紧紧拥在怀中私藏,不教旁人撞见她的美。

  “你怎么会来参加宴会?我以为你向来都不喜欢这种场合。”就是没料到她会出现,所以在见到她时他才会那样震惊。

  “我是觉得反正在家里也是闲着,出来走走也好,你……很讨厌看到我?”她很是受伤的看着他,原来他是那样讨厌她,连见到她都会觉得不舒服,难怪他的脸会那么臭。

  “我还是走好了。”低喃了一句,她掉头就准备离去,免得留下来惹人厌。

  “我没有讨厌你。”司马朗日长叹口气,大掌拉住她的小手,不让她离去,不让她再有机会去养别的男人的眼。

  “我知道,你不用安慰我了。”她低垂着头,心想若是不抬头让他瞧见她的脸,他或许就不会那么生气。

  “清心……”

  “我想你一定很忙,你去忙你的事吧!”她故作坚强的抬头对他笑道,天知道她有多难过。

  冰心说错了,不管她怎么改变自己,司马朗日都不会对她另眼相看,要勉强一个不爱她的人突然爱上她实在是太困难了。

  在今晚,她终于认清了事实,不再天真的玩着自我欺骗的游戏。

  “清心……”又是一声长叹,他真的不知道该对她放手好呢?还是紧紧抓住她才对,但是的手仿佛有自我意志般紧紧抓着她,深怕她逃跑似的。

  她那故作坚强的模样教他看了好不心疼,他知道他每一个动作、每一句话常常都会在无意中伤害到她脆弱的情感,因为他从未真正和她谈过他对她的感觉,所以她一直处在不确定的状态当中。

  可他早已打定主意要放弃她了不是吗?可为何他的心仍陷入挣扎中,似不愿顺从大脑所作的决定。

  “让我走,……”他那痛苦的表情让她看了更加痛苦,他是因为见到她才会感到痛苦的吗?她忍心见心爱的人因她而痛苦?饶了他,也放了自己吧!

  她要坚强,她要勇敢,没有了司马朗日,并不表示她一个人就活不下去,她还拥有可爱且爱她的家人,她可以过得很好的,一定可以。

  深吸口气,她决定不要使他为难,该做的努力她都做了,事实的结果也出来了,何须强求?

  “我也想让你走,但……我没有办法。”他虽然也想顺从她的意愿,放她离开,可他就是没有办法,相反的,他大掌用力一拉,将她拉进怀中,紧紧的拥抱住她。

  曾经相距遥远的两颗心又重叠在一块儿,愉悦欢欣的跳跃着。

  炙热的胸膛紧紧贴着小脸蛋,她感到错愕,感到惊慌,不知如何是好,甚至以为这是场梦。

  他正抱着她?不受外力所胁迫主动的紧紧抱着她?

  这会不会是出自于她的幻想?她不安的探出双臂想确定,细瘦雪白的双臂怯怯的、悄悄的拥住他的腰杆,这才明白她不是在做梦,他是真真正正抱住她。

  偷偷的,嘴角扬起一抹幸福的娇靥。

  他说没有办法让她走,是否和她心里所想的一样?

  “清心……我的清心。”他沉痛的一遍又一遍呼喊她的名字,仿佛他平日就是这么做一般。

  “朗日……”这次她可以确定了,他呼喊她的声音里充满情感,不再只是她一个人自作多情,不再是仅有她一方付出了。

  司马朗日再也忍受不了满腔相思无处可发,他轻捧起她的脸,专注的凝望着她,双瞳里充满她的身影,再也容不下其他人。

  沈清心屏气凝神回望着他,紧张的等待他接下来的动作。

  缓缓的,司马朗日俊逸的脸庞缓缓的朝她靠近,再靠近,最后,炙热饥渴的唇激切的贴在樱唇上,攫取本就属于他的甜蜜。

  沈清心陶醉的合上眼,喜悦的领受他带给她的激情,小手轻轻的由他的腰际攀至他的肩头,与他投入这一吻当中。

  饥渴的、缠绵的、热切的、奔放的、狂野的唇彼此紧紧交缠,恍如追寻对方追寻长达几个世纪之久,好不容易才又遇上对方。

  贪婪的大掌探索着曼妙的娇躯,动作愈来愈激狂,最后两人“砰”的一声倒在跑车的引擎盖上,恣意索取对方的气味。

  浓重的喘息声暖昧传出,而吻则是不断加深,两人更加亲密。

  热烫的肌肤相互灼烧着对方的理智,诱惑人心的娇吟不断逸出,柔嫩的小手在古铜色的肌肤上点燃一簇簇的小火花。

  黑夜正诱惑着有情的人地沉沦——

  远方传来细微的谈笑声,他不顾去理会,想将其他事情全远远抛在身后,这才又突然想起,他们是在随时都会有人出现的停车场,顿时,理智重回,愈来愈清楚的笑语使得热烫的肌肤慢慢降温,他的唇亦自樱唇上移开。

  “怎么了?”沈清心双眼迷蒙,不解的看着他。

  “太快了。”司马朗日低哑着嗓子,替她将身上的礼服拉好。

  不过是一个吻竟然就让他失去控制,由此可见,他的自制力有多差,他得再练练才行。

  “嗯?”她的脑子此刻已是一片浆糊,完全不明白他话中的涵义。

  “我不该失控。”深吸了几口气,他的声音总算恢复正常,他强迫自己别去看已让情欲弥漫全身的她,否则难保他不会再次失控。

  “……”沈清心探出手想拉他,她知道如果不拉住他,他将会再次离她而去;她不想再尝到那种感觉了,不要。

  但司马朗日却闪开了,他不让她碰,他要自己保持冷静,很多事需要他去思考,他绝不能让情欲冲昏了头。

  “清心,我们就这么结束吧!”他知道他的要求既自私又无情,相信日后他定会为自己今日的所作所为而唾弃自己,不过现在他却非做不可。

  “什么?”结束?什么意思?

  “我不该吻你。”

  “你后悔了?”她认真的看着他的表情,不希望看到他的后悔,她以为这个吻是甜美而激狂的,可是显然他并不这么认为。

  他不喜欢这个吻吗?这是他们第一次亲吻,她很想、很想将这甜美的滋味藏放在心中的,为何他的感受与她不同?

  又,他若不喜欢吻她,刚刚为何要接二连三吻她?她都快弄不清楚他的想法了,心也跟着慌了起来。

  “我没有。”司马朗日立刻否决,事实上,他爱死了她那甜美的滋味,怎可能会后悔。

  “既然不后悔,为何你要躲我?你可知道你这样子常常让我不知该如何是好,我一直在想,你喜欢我吗?等到我终于明白你对我毫无感情后,你却吻了我?!你说,我该如何来解读这个吻?我能想成那是你喜欢我的表现吗?”

  所有的不满、不安一箩筐的对他倾泻出来;她慌乱的想紧紧抓住他,却找不出方法,谁来告诉她,她该怎么办?

  “对不起。”他不想让她痛苦的,却总是在伤害她。

  该死!看着她痛苦,他开始痛恨起自己来,痛恨自己为何要姓司马?为何要有那块螭龙玉锁的存在?

  “朗日,不要跟我说对不起,我只想知道,你到底喜不喜欢我,告诉我好吗?”她跳下引擎盖,不容他拒绝的拉住他的手。

  “清心,会有比我更适合你的人出现。”深吸口气,他说出违心之论,不去理会这句话对彼此会造成多大的伤害。

  “你……不要我?”她大受打击的松开了他的手,往后退了几步,拉开两人的距离。

  “我……”不是不要,只是目前有更重要的事等着他去办。

  “我一直使你感到困扰是吗?”泪,一颗颗无声滑落。真的,她并不想在他面前哭泣,好像在逼他似的,但她就是没办法控制,她拼命的想忍住,可愈是拼命,泪就落得愈凶。

  她不是故意的,真的不是。

  “没有,你千万别这么想。”见她落泪他也慌了手脚,想要安慰她,却又不知该如何安慰起,说到头,都是他的错!是他一次又一次无情的伤害她,不该碰她的,不该起嫉妒之心,不该!

  “真正该说对不起的人是我,对吗?”她哽咽着声,好不可怜的望着他,错的人是她,她不该爱上他的,不该!

  “不是的,清心,我希望你能明白,现在对我而言,还有更重要的事等着我去做,你了解吗?”长叹口气,跟她解释他的态度,但并不正面回应她的情感。

  “……还是螭龙玉锁?”

  “对,我非得到它不可,唯有得到它以后,我才有办法去处理其他事。”所有野心、欲望—一写在他眼里,他诚实坦白的说出内心想法。

  她痛苦的闭上眼,果然螭龙玉锁的存在对她而言是项诅咒,现下她就觉得全身不舒坦,好似被无形的绳索给紧紧绑着、困住。

  她很痛苦,真的很痛苦,他可明白?她情愿他是无心于她,情愿他是喜欢上别的女人,也不愿见他执着手追求一块石头。

  “你知道我不能输的。”

  “……我知道。”她受够那块石头,受够了。

  “不是你的错,是我不好。”他看着她,见她终于泪止,总算是放下心中的大石,但却隐隐的产生不安……

  突然,她定定地看着他说:“你要赢是吗?我会让你赢的。”

  “什么?”司马朗日愣住了,不明白她为何会突然这么说。

  “你会赢得螭龙玉锁的,相信我。”她的眼神再坚定不过。如果他必须等到夺得螭龙玉锁后才能回应她的感情,那么她会帮助他,不惜一切的帮助他!

  一道风突然自停车场吹过,发人心寒,两人无言相对——

  △◎△

  人在做坏事时,心底多少都会有点不安吧!

  沈清心窝在幽暗的房里,任由不安的情绪啃蚀她的心,但是她已经不能回头了,也决定不回头。

  如果她想要取得司马朗日的爱,她知道她是非做不可。

  柔嫩的掌心紧握着一块尚待琢磨的璞石,不管先前说的多好听,这趟浑水她是趟定了。

  射会怪她吗?

  想到司马射的心情,她不由得难过了起来,可是她只能帮他们兄弟俩的其中一人,所以也只能对不起射了。

  叩,叩,敲门声轻轻的响起。

  “进来。”她立刻收起复杂的情绪,不带一丝表情,等着来人。

  “大小姐,你找我?”家里雕工技术最为纯熟的老师傅满脸笑容的看着她,不明白向来只做珠宝设计的小姐怎会找上他,她从未设计过玉石的啊。

  “是的,陈伯伯,您请坐。”沈清心为来者倒了杯温热的茶水。

  “谢谢。”

  “我有件事想请您帮忙,当然,也只有您才办得到。”沈清心开门见山直接提出要求,不玩拐弯抹角的把戏。

  “小姐,你请说。”

  “我要您帮我雕琢这块玉。”递出手中上好的玉石。

  “好啊,小姐想要什么花样?”老师傅接过她手中的璞石,不住的啧啧赞叹出声。“好玉,这是块好玉。”

  “设计图在这里。”沈清心摊开设计图让老师傅看个仔细。

  “啊!这是……这是……”老师傅的注意力完全被设计图给吸引过去,他放下手中的璞石,震惊的看着她所提供的设计图。

  “请帮我完成它。”

  “可是……”老师傅觉得有些不妥,迟疑的看着她。

  “放眼两岸三地,唯有您才有办法办到,帮我,好吗?”她低声请求。

  “大小组,兹事体大,你有没有考虑清楚?”陈先生光看设计图就晓得雕琢出来的玉石会呈现怎样的风貌,他很想试上一试,但,仍有许多事要仔细考虑。

  “我考虑得很清楚了,陈伯伯,请您帮帮我。”她将幸福赌在这一局上,非央求对方点头答应不可。

  “你想要我雕出怎样的感觉来?”长叹了口气,终究是答应了。

  “谢谢你,陈伯伯。我要的感觉是要弄出百年古玉的模样来,让人不去怀疑是现在才雕琢出来的,可以吗
  ?”她的心雀跃地跳动着,陈先生答应了她的要求,就表示她已经成功了一半。

  “可以。”陈先生反复看着设计图,心中已经开始计划怎么着手雕琢这块玉了。

  “还有一件事我想请求您帮忙。”

  “什么?”还有?

  “就是别把我拜托您的这件事泄漏给第三者知道,好吗?”偷偷复制螭龙玉锁是她想出来的主意,当然不能让大多人知道,否则就失去复制它的价值了。

  是的,她横下心来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请家中最好的玉石师傅帮忙复制螭龙玉锁好以假乱真,这样子,她才有办法取得真正的螭龙玉锁。


  “我知道这件事事关重大,你放心,我不会告诉任何人的。”螭龙玉锁名声之响亮,他哪有胆子到处跟人说他复制了一模一样的玉石来?假如封家和司马家一怒之下,真要追究起来,他可是会吃不完兜着走的。

  会答应她的请求,也是因为要雕琢这一块古玉是很好的挑战,他想看看自己能做到什么程度。

  “陈伯伯,真的是非常感谢您肯帮我。”她心存无限感激。

  “大小姐,不用客气了,如果没其他的事,那我就先下去了。”他兴奋的想快点大展身手。

  “您请。”沈清心知晓他的心意,也就起身送他出门,好让他以最快的速度做出她所想要的东西。

  送老师傅离开后,沈清心关上门,整个人传靠在门板上,想着她刚刚所做的事,疲累的闭上眼睫。

  她变了……变得想去算计别人。

  好可怕,好可怕的转变,但她却不得不那么做。

  在一得知司马朗日对她也拥有相同的情感后,她就知道她没救了,只要能让他全心全意的爱自己,她愿意付出一切代价。

  他要螭龙玉锁,她会给他,而且是给他真品。

  长长的叹了口气,她没勇气看自己写满算计的脸庞,想必一定很狰狞丑陋,但她顾不了那么多了。

  不管了!不管了!

  只要她可以获得司马朗日的爱就好,其余的她全不在乎。

  “姐,你在里头吗?”难得出现在公司的沈冰心敲着她专属设计室的门。

  “嗯。”沈清心这才想到在送走老师傅后,她反手将门给上锁了,她连忙开了门让妹妹进来。

  “姐啊,你还在忙着设计最新的首饰啊?”沈冰心大刺刺的走进来,不感兴趣的瞄了眼桌上设计图。

  “嗯,对了,你怎么会有空过来?”不想让妹妹发现她变得如此可怕,清心连忙转移话题。

  “我很无聊咩!就想说来公司看看你,晃一晃好打发时间。”随手拿起一张设计图,看了一眼,又丢回桌
  上。

  “你啊,不要再这么漫不经心了。”沈清心笑了笑,收拾着桌上的设计图,不让冰心有机会弄乱。

  “姐,你干脆直说,要我别再游手好闲嘛!”沈冰心很清楚自己有几两重,她是无业游民,每天最主要的工作就是东晃西晃的,对家里没啥建设性。

  “既然你自己很清楚,那就别再混下去了,好好努力找工作吧!”沈洁心笑看着一脸不在乎的妹妹。

  冰心这个性,全家上下没人奈何得了她,在管不了她。又见她没做啥坏事的情况下,也就由着她去了。

  “我受不了朝九晚五的工作,更不想被老板管,哦!天啊!姐,我觉得我只适合飘来荡去。”摆了摆手,伸了伸懒腰,冰心不是很在意的说。

  “你真是让人不知该怎么说你。”

  “哪就别说,换我说吧!”她贼贼的笑着。

  “你想说什么?”

  “我刚刚看见你叫陈伯伯进来,姐,你倒是跟我说说,你找他老人家做什么?有什么大事需要劳动到他老人家?”挑了挑眉,沈冰心可不许她瞒混说谎,论起做坏事,她的功力可比这个双胞姐姐要高明多了。

  “你看见了?”沈清心心一震,她以为自己已经够小心谨慎了,没想到还是让冰心给撞见。

  糟糕!她的计划会不会因此无疾而终?

  “说嘛!不要瞒我哟!”沈冰心调皮的眨了眨眼。

  沈清心长叹了口气,心知是瞒不过观察力敏锐的冰心,也只好全盘托出,至于冰心会怎么做就只能看着办了。

  “呵!呵!呵!”明白她要开始说明一切的冰心开心的笑着。

  太棒了!她追不及待的想听见姐姐准备干出怎样惊天动地的事来。

  呵!呵!事情是愈来愈好玩喽!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