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沈韦 > 群魔乱舞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群魔乱舞目录  下一页

群魔乱舞 第三章 作者:沈韦

  自从把清心送回沈家回来后,司马朗日在书房里一直保持着相同的姿势,他看着手中套着白金项链的戒指。

  这枚戒指是他和清心的订婚戒指,也是由她亲手设计的,本以为她会永远都戴着这枚设计简单典雅大方的戒指,却作梦也没想到她会主动提出解除婚约的要求来,并将她的戒指退还给他,而她的人也离他远去。

  当初他可以拒绝她的要求的,为何不?为何要答应让她离开?他以为放她走两个人都会好过,事实上完全不是他所想的那样,他一点都不好过,他难受得要命,每天、每夜仅能靠着夺取螭龙玉锁来转移对她的思念。

  因为思念,因为心底自始至终都只有她,所以将她退回的戒指由白金链串起,戴在身上,想像她一直没离开过,想像他们的心依旧紧紧相依。

  司马朗日苦闷的紧紧握住手中的戒指,一如以往,借由温热的掌心将所有思念注入戒指之中。

  “你可真能忍。”司马射忽然拍手出现,像是在表达对司马朗日的自制力有多钦佩。

  司马朗日冷眼看着他,没有浪费唇舌问他是如何不惊动其他人进来的,毕竟司马射也是在司马家主宅长大的,对这里再熟悉不过,想不让别人发现的潜入并非难事。还是说你虚伪?”上等的美女送上门来,且又是心仪已久的可人儿,司马朗日居然可以忍着不吃,他真是服了他。

  “随你怎么说。”司马朗日根本就不在乎他在司马射心中的评价,他们是竞争对手,没必要让对方拥有好感。

  “随我怎么说?我想说的是你辜负了我一片苦心啊!好不容易帮你将人从希腊大老远的弄了回来,结果你一句感激的话都没有也就算了,我看你现在的表情是很想怪我吗?”司马射好不无辜地看着他,一副为兄长着想的好弟弟模样。

  “别把话说得那么好听,你心底在打什么如意算盘,你我都清楚得很。”司马朗日不领情的眼着他看。

  “那又如何?你可以得到你所想要的,而我也可以得到我所想要的,皆大欢喜不好吗?”司马射耸耸肩望着他,眼尖的他没忽略司马朗日手中紧紧在握的戒指。

  “我不以为那叫皆大欢喜。”如果他真同意了司马射的作法,相信真正开心的人也仅有司马射一人,他才不会笨到上这恶当。

  “你在逞强,还是认为沈清心再怎么重要也比不过螭龙玉锁?”司马射仍旧皮皮的笑着。

  “不关你的事。”他火了,情绪变得有些烦躁。

  “是,这是不关我的事,不过却让我突然想起封爵来,你可知道我为何会想起他吗?”近来抱得美人归的封爵仍三不五时会在商场上和他们作对,想必是对以前发生的事仍耿耿于怀。

  “……”司马朗日不明白司马射为何突然提及封爵来,他沉默下来,决定以不变应万变。

  “想那封爵之前哈螭龙玉锁哈得要死,可在爱人与螭龙玉锁两相权衡下,他选择了姬若欢;反观你,你的心肠的确比封爵来得狠些,居然可以为了螭龙玉锁放弃一切,了不起!”司马射竖起大拇指佯装称赞,实则挖苦。

  “不管你说什么,螭龙玉锁我是势在必得。”他不是封爵,他们的立场与环境根本无法相提并论,他又怎可能像封爵一样为了美人而放弃螭龙玉锁,这一点他做不到。

  “唔,这样子啊,我本来还打算再一次帮你把沈清心弄到手的,看来,是没那个必要了。”司马射惋惜道。

  “我警告你,不许再动她,否则我绝不会放过你,你明白吗?”

  听闻到司马射有意再动到沈清心,司马朗日立即凛着脸站起身,恶声警告道。

  形于外的忿怒气势教人不寒而栗,威胁着司马射不要小看他的怒火。

  “你放心,我再怎么过分也不会伤害她,毕竟我和她也算是青梅竹马不是吗?对了,说到这个青梅竹马,多的是心意相投而结婚生子的,既然你不愿意跟她结婚,或许我可以试试,反正多少都有点感情了。哈!哈!”他像是谈笑般说着有意追求沈清心的话,为的就是想要刺激司马朗日。

  “我警告过你了!”司马朗日猛地揪住他的衣领,一拳就要击向司马射英挺好看的鼻梁。

  司马射快手的挡住他的拳头后说道:“别冲动,是你自己选择放弃的,怎能要求别人跟你一样无动于衷?”好险!险!差点被打个正着。

  “谁都可以追求她,但就你不行。”他太清楚司马射的个性了,他根本是抱持着想气他的想法,说什么也不能让清心卷进这场兄弟内斗中。

  “真的是谁都可以吗?”司马射怀疑的笑着。

  “没错。”司马朗日十分肯定的回答。

  “哈!记住你今天讲的这句话。”他等着看司马朗日自打嘴巴。

  “我并不健忘。”司马朗日没好气的瞪着他。

  “我也是。”司马射若有所思朝着司马朗日的胸口看,他没忘母亲要他拿到螭龙玉锁,好让司马家所有人都承认他的存在,不再瞧不起他。

  封爵那边不好下手,但他并未放弃,依目前的形势看来,最好下手的对象应是司马朗日才对。

  突地,司马射对司马朗日出手,他先是挣脱开司马朗日揪住他衣领的手,大掌直接探向司马朗日的领口,目标是里头的螭龙玉锁。

  在司马射一挣脱开来时,司马朗日心底已有防备,他立刻用力珞开司马射的手,不让他有机会轻易取得螭龙玉锁。

  两个人拳打脚踢互不相让,进退之间打翻不少室内的摆饰,制造出巨响来。

  巨大的声响惊动屋内其他人,所有人都跑出来一看究竟。

  “少爷,怎么了?”阿祥在门外呼唤。

  司马朗日打得汗水淋漓,观了个空回喊道:“没事。”

  “你的人动作倒是满快的。”司马射佯装轻松道。

  “哼!”司马朗日仅仅冷冷哼了声,便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回击司马射一拳。

  司马射被打退了几步,干脆踢扬起掉落在地毯上的纸镇,袭向司马朗日的胸口。

  司马朗日险险闪开,仍是免不了被纸镇击中手臂,他吃疼的皱了下眉头。

  虽然听见少爷在书房里说没事,但阿祥可不这么认为,他把耳朵附在门板上,听见里头传来明显的打斗声,他就知道出事了。

  “糟糕!你们快把门撞破。”出事了,出事了,阿祥急得犹如热锅上的蚂蚁,连忙命令身后的人。

  “是。”身后的人知道事态紧急,赶紧照阿祥的吩咐去做,一群人开始撞门。

  而里头打得正不可开交的两人都听见了撞门声,各有不同的表情感想。

  “哈,他们急着救你这个主子来了。”司马射的表情是很明显的不屑,凡是司马朗日身边的人,没有一个他看得顺眼。

  司马朗日则是无语问苍天,他不知道该感谢阿祥的救主心切还是什么,因为书房的门根本就没上锁,阿祥想要冲进来,犯不着要大伙儿集体撞门;但这件事,他说什么也不会让司马射知道,以免遭到讪笑。

  “砰”的一声,门撞开了,阿祥领着几个大男人冲入,一脸忠心的模样。

  “司马射,又是你!”阿祥见到司马射犹如见到杀父仇人,气得是脸红脖子粗;在他心中,凡是与少爷作对的人,都不是好人,也都是他的敌人。

  “正是我。”司马射笑嘻嘻的看着阿样,觉得他的表情很可笑。

  “你又来抢璃龙玉锁了?哼!我告诉你,你最好是尽早死了这条心吧!司马家的主子永远都会是我家少爷,轮不到你头上。”阿祥狠狠的放话,不让司马射再嚣张下去。

  司马朗日也不阻止阿祥,由着阿祥放狠话。

  “算了,今天就到此为止,我会来拿回属于我的东西的。”司马射退了一大步,拍了拍因打斗而凌乱的衣服,潇洒又嚣张的走过阿祥面前,由门口离开。

  “你?!”阿祥是气得浑身发抖,可再怎么说司马射也算是司马家的人,怎能为难他,也只好由着司马射大刺刺的离开了。

  “少爷!”阿祥急得看向司马朗日。

  “随他去吧。”

  “他一出现,就把书房弄得天翻地覆,哼!”阿祥很不是滋味的唠叨着,看着满目疮痍的书房,他知道该找装横师父走一趟了。

  司马朗日很好心的没告诉阿祥,书房的门根本就是被他给破坏掉的。

  “少爷,您得多多提防司马射,我想他一定还会使出卑鄙的手段来。”深怕好少爷会中了司马射的好计,阿祥赶忙提醒。

  “我知道,谢谢你,阿祥。”司马朗日笑着应和、终究是不忍跟善良的阿祥说出事实。

  那扇门——死得够冤枉。

  №☆№

  悠扬的音乐缓缓自富丽堂皇的大厅流泻而出,在场各政商界名流相互低声交谈,说是情感交流或互探敌情皆可,台面下的尔虞我诈唯有双方彼此才明白。

  不过从每个人脸上的表情看来,可知这场宴会办得十分成功,每个人都有宾至如归的感觉。

  在宴会场的角落里,正站着一对吸引全场目光的漂亮姐妹花。

  “好了,姐,别再拉了,我保证你绝不会穿帮。”沈冰心扬着狂野的笑容,低声对身边的人说道。

  “可是……冰心,你不觉得你帮我挑的这件小礼服有点大暴露了吗?”沈清心仍觉不妥。

  本以为冰心所谓的改变是将她从里到外都大大改造一番,结果并不是这么一回事,冰心只是拿了这件纯白的小礼服要她换上,连发型都不用改变。

  但直到她穿上礼服以后,才发现这件礼服是她有生以来穿过最暴露的衣服,领口太低了,背部几乎整个镂空,虽然有长发掩盖住,可仍教她感到不安,如果她稍微弯腰,恐怕就会春光外泄。

  她不想穿这套礼服出席的,可是冰心说什么都不许她脱下,还说只有这套礼服才能表现出她的优点来。天知道,会有什么优点显现出来?但她拗不过冰心,也拗不过家里不住点头称赞她的爸妈,唯有硬着头皮穿来了。

  不过,教她怀疑的是,这样的她真算是有所改变了吗?

  “怎会?我倒觉得露得恰恰好。我告诉你,男人见着你这模样,我包准他们个个都会心痒难耐,呵!呵!”沈冰心贼贼的笑了两声,这件白色小礼服可是她精挑细选找来的,清心一穿上后,她就知道自己的眼光没错,瞧,那纤细的腰肢及身段多么美呀!

  清心是骨感了点,但该有的都有,微微暴露出的胸口,只会让她显得清纯中带着令人难以抗拒的魔力,哈!这就是她所要的效果,更甭提那片引人遐思的雪白背脊了。

  而她的估计也没有错,打从她们姐妹俩一踏进宴会场地,一大票男人的眼睛就全离不开清心身上了。

  嘿!嘿!现在就等男主角出现了。

  “是吗?”保守的清心仍有些怀疑。

  “姐,我不会害你的,你放心。”她的所做所为可全都是为了亲爱姐姐的幸福着想,没安坏心眼。

  “我知道。”怕冰心误会她,她连忙扯了扯嘴角轻笑,也试着让自己放松心情。

  “姐,你今晚可是最令人惊艳的人儿。”冰心卯足了劲来称赞她,以免她又信心大失,大打退堂鼓。

  有了她的称赞,沈清心开心的淡淡笑着,这一笑,使得她柔情似水的眼瞳更加吸引人深陷其中。

  就是这样!就是这样!沈冰心高兴得几乎要欢呼出声,假如清心能这样多笑笑,不消一时半刻,她的身边马上就会围满了蜜蜂苍蝇。

  但沈家两姐妹首先吸引到的并不是蜜蜂和苍蝇,而是一群贵妇千金,她们欣羡地看着她们两姐妹身上所穿戴的饰品。

  “你们身上的首饰设计得好特别,是家里最新的设计吧?”一名妇人直盯着她们两人胸口上的项链看。

  “对啊,好别致呢!”一名千金也跟着加人称赞,如果她也能戴上这么精致典雅的首饰,相信大家的目光也都会胶着在她一人身上;她又是羡慕又是嫉妒的叹息着,假如她家也是开珠宝公司不知该有多好。

  接下来这群人便你一言我一语的称赞起姐妹花来,她们最主要的目的当然是想要拥有更好、更新、更美且独一天二的珠宝,如果沈家两姐妹能主动介绍给自己是最好不过了。

  “我们今天身上戴的全是我姐设计出来今年春天最新款的首饰。”沈冰心趁此机会好好为清心打广告,也算是为家中事业尽点小小心力。

  “哇!我以前就听人说过,没想到会是真的,这些全是沈大小姐所设计出来的首饰,真是不简单。”一阵惊叹后,又是一阵的称赞,所有言语将两人捧得高高的。

  沈清心自知没法加入她们的对谈,干脆一律以微笑面对,以避免不必要的麻烦。

  “这样好了,沈大小姐,你瞧瞧我适合哪种款式的珠宝首饰,为我个人专门设计一款如何?”为了显出自己的与众不同,其中一名贵妇提出要求。

  其他的闻言,自然不甘心落于人后,相继提出同样的要求,任谁也不想和其他人戴一模一样的首饰,总希望自己所拥有的是独一无二的。

  社交高手沈冰心马上跳出为清心排难解纷,不让这群鲨鱼将她可爱的姐姐给蚕食鲸吞掉。

  沈清心乐得由妹妹出面去处理做公关,她悄悄退至一旁喘口气。

  “我就知道有冰心出现的地方,肯定热闹不已。”一道男性嗓音忽然响起。

  沈洁心猛然回头一看。“射,是你。”

  “是的,就是我!清心,你今晚真的是美呆了,难怪那么多人的双眼都锁定在你身上。近来好吗?”司马射笑呵呵的将她热情拥入怀中,算是打招呼。

  “我好是不好,你该清楚得很,不是吗?”想到司马射对她所做的事,她实在没办法佯装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般,有些埋怨的看着他漂亮迷人的蓝眼。

  “你生气了?”

  “对。”沈清心挣脱出他的怀抱,好能跟他算这笔帐。

  “为什么要生我的气呢?”司马射好不无辜的瞅着她看。

  “你啊,别在我面前装可怜。”看司马射这样,就算有再多的火气,她都没办法对他发脾气,但又不想轻易原谅他,唯有强装怒火未消。

  “我是真的很可怜,你知道我想得到螭龙玉锁想得快发疯了。”司马射以夸张的手势加强说服力。

  “但你该知道我并不想卷入你们兄弟的纷争当中。”他们兄弟间的这笔烂帐不是她所想要管的。

  “我知道,但为达目的,我不得不利用你。对不起啦,清心,原谅我好吗?”他很有诚意的向她忏悔。

  “你们两个何必闹得那么僵?”她不懂,再怎么说他们也是兄弟,虽是同父异母,但从小就玩在一块儿,多少会有点感情不是吗?怎么长大了却要闹得那么难看?

  “没办法,只有得到螭龙玉锁才能得到权势,而且谁教我那不负责任的父亲花心,如果没有我这个私生子,或许就不会有今天这一切纷争,你也不会怪我利用你了。”司马射长长的叹了口气。

  “射,你千万别这么说,你的存在价值不该是依附在一块……一块石头上,你明白吗?”她为了射这样贬低自己而难过,这种感觉和看着司马朗日时又不同,看到司马朗日苦苦追求着螭龙玉锁时,她是感到万分心痛,真不知该怎么将他们两兄弟同时自螭龙玉锁的诅咒中拉出。

  是的,螭龙玉锁的存在对她而言不是好事,而是项诅咒,因为螭龙玉锁,所以她得不到心爱的人在意的目光;因为螭龙玉锁,所以她得眼睁睁看着心爱的人痛苦。

  一块会带给人痛苦、忿怒、怨恨的石头,怎会是好石头?所以在她心中,螭龙玉锁远比路上任何一颗小石头都要不如。

  “呵,对你而言它不过是块石头,但对我而言却是万分重要的宝物;算了,不提它了。清心,你可以原谅我的作为吗?你晓得的,我没什么朋友,如果你因此和我绝交的话,那我就真的没朋友了。”司马射好不可怜的看着她,不顾与她交恶。算是原谅他。

  “清心,太好了!我就知道你最棒了。”司马射一个开心,双臂用力一张,又一次用力将她拥进怀中;一切的动作是那样自然毫不造作,沈清心也就由着他去表现他的热情。

  “放开你的手。”冷冷的声音自一旁响起。

  司马射和沈清心同时抬眼看,便见不知何时出现的司马朗日早已铁青着一张脸瞪着他们。

  该死!司马朗日不停的在心中咒骂着。

  打从他一进到会场就见到司马射对清心又是抱又是撒娇的,而清心仍不知司马射是危险人物,居然还冲着他笑?她是傻了吗?完全忘记司马射曾设计陷害过她,竟然还可以笨笨的相信司马射,他真是服了她。

  但他也为她的缺乏危机意识感到恐慌,他得找个时间跟她说一说,免得她又笨得上了司马射的当。

  而更该死的是谁让她穿那一套足以挑动男人潜藏在心底最深层恶魔的礼服来?她是那样该死的裸露,养足了大家的眼;他气得居然想野蛮的痛揍所有视线在她身上流连忘返的男人,他们那一双双坦白欣赏的眼神教他嫉妒得想抓狂。

  不行,他得冷静下来才行,他来参加今晚宴会的目的并不在行使暴力,他是来……该死!他是来干什么的?!他竟然为她的裸露气疯了头,完全忘记自己来这里的目的。

  不管了,不管今晚的目的为何,反正他就是不许她再这样清凉的出现在众人面前,没有人可以看到如此娇美可人的她,没有人!

  他冷着一张脸,大掌用力拨开司马射的狼爪,不再让他有接近清心的机会。

  “大哥,你的脸怎么这么臭?出了什么事吗?”司马射笑嘻嘻的挑衅道,唯有在他想要逗着司马朗日玩时,他才会好好的叫对方一声大哥。

  “你闭嘴,别妄想挑起我的怒火。”司马朗日朝司马射低咆。

  “朗日?”沈清心的脑袋一片空白,还想不到是出了什么事,才会让司马朗日臭着一张脸。

  远远的,好不容易安抚好所有贵妇千金的沈冰心发现事情出现变化,她聪明的选择隔岸观火。呵!呵!男主角终于出现啦!不枉费她细心策划今晚这一场戏,司马射这火点得正好。

  “我?没有啊!”司马射仍旧扮无辜,这是他在沈清心面前最拿手的伎俩。

  “朗日,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射他很好,什么都没有做。”沈清心终于忍不住跳出来为司马射说话,正中司马射下怀。

  司马射得意的在心底窃笑。很抱歉,他就是如此恶劣的一个人,不懂得什么叫作反省。

  “你被他给利用了,你还不晓得?!”见她帮司马射说话,司马朗日气得不知该说她什么好。

  “利用?”有吗?

  “我?我怎么可能会害清心,清心你说是吧!”司马射继续扮演他的小可怜,借机博取同情。

  “是啊,朗日,我想你是误会了。”沈清心笨笨的顺着司马射的话去说,犹不知这话一出口简直是火上加
  油,让司马朗日怒不可遏。

  司马朗日气得都快吐血了,没想到她还笨笨的帮司马射开脱?难道她还不了解司马射那小人的个性?他究竟该怎么做才能让她了解事实?不!该说,他该怎么让司马射的魔爪自她身上远离才是重点。

  司马射含笑等着看他拿他如何是好,说打架嘛,是不可能的事,毕竟在别人家总是要收敛点,别太嚣张的好,那他到底会怎么做?他很期待。

  司马朗日干脆二话不说,拉着沈清心就往外走。

  在场的其他人全都惊愕的看着两个人往外走,完全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只晓得司马朗日非常的生气,凡是准备上前询问关切的人,全遭他忿怒的眼神毫不留情的击退,像只小老鼠般缩回属于自己的角落。

  沈清心则是红着一张脸,被他强拉出去,一路上她不敢看向其他人,也不敢猜测其他人心底的想法,仅能傻傻的以小跑步跟随着他的脚步。

  在两人离开宴会场后,沈冰心悄悄的朝司马射靠拢。“你说这两人,今晚……”

  “可能吗?”司马射坏坏的笑着。

  “不可能吗?如果没有的话,那岂不是白费我的心机?”沈冰心没好气的皱着眉头,一点都不希望未来的姐夫放弃大好机会啊。

  “呵!或许哦!”司马射依然坏坏的笑着。

  “啧!”

  “沈小姐,刚刚那是怎么回事?”好事的人慢慢的向他们两个靠拢,好打探最新的八卦。

  “就是啊!出了什么事,司马先生怎会臭着一张脸。”

  沈冰心和司马射互看一眼,两人有志一同的发出贼笑,轮到他们翻天覆地喽!

  嘿!嘿!嘿!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