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沈韦 > 点额妆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点额妆目录  下一页

点额妆 第五章 作者:沈韦

  昏昏沉沉自黑暗中挣脱出来,已气力尽失,她虚软地看着一直守在床边的人,一双  大掌紧握着小巧纤细的手儿,仿佛是要给她力量对抗黑暗,为此,她悄悄地绽放出一抹  娇靥来。  

  有他在身边的感觉,真的好好、好好,多希望这一刻即是永恒,不会有人来打扰他  们。  

  悄悄的,反握住大掌,掌握此刻的幸福甜蜜滋味。  

  轻巧的反握令陷入沉思的卫醉风回过神来,他垂首轻问:“你醒了?觉得如何?有  没有好些?”  

  “我很好……”她轻捏他的大掌,感受其间的温暖,她病了吗?头昏沉得很,不太  记得发生过什么事。  

  卫醉风再次探向她额际,这是几日来他最常做的动作。“高烧已经退了,再好好调  养身子就会没事了。”额头不再发烫,看来她的病情已稳定下来。  

  “对不起,我太劳烦你了。”她知道照顾病人不是件轻松的事,他却肯照顾她,这  令她非常开心。  

  “你又在说傻话了,咱们是未婚夫妻,我照顾你乃天经地义之事,怎会说是劳烦呢  ?况且我先前受重伤,不也一直都是你在照顾我,怎么?只许你照顾我,却不许我疼爱  你吗?”他故意佯怒板起脸孔训她。看着他佯怒凶恶的表情,她不怕,反倒是笑了。  

  “我在骂你,你怎么还敢笑?”见她笑了,脸色显得红润有生气,他放心不少,也  就故意做出更凶狠的表情来,但语气可是柔和得不得了,就是怕会骇着他心爱的可人儿  。  

  “呵,我喜欢你说的话以及藏在其间的关心。”她又甜甜的笑了,这一笑足以迷昏  全天下男人的心智,尤其是深爱着她的男人。  

  娇美的笑花当场震得卫醉风如痴如醉,情不自禁地俯身摘取。  

  细细绵绵的吻牵引着两颗早已相属的心,熨烫着彼此的气息。  

  这一吻并未持续很久,卫醉风的唇恋恋不舍地松开朱滟、诱人品尝的唇儿,大掌细  细抚慰细致的脸庞,双眸定定望着害羞的可人儿。  

  “若非你的身子尚虚……”这一吻将会更为狂炽。  

  听出他话中涵义,她羞得双颊更为艳红,痴痴怯怯凝望着他。  

  “湘怜,答应我好好养好身子,别再让我为你担心受怕。”照顾她他是甘之如饴,  但就是舍不得见她为病痛所苦,那对他的心智不啻是最大的磨难。  

  “好。”她乖乖地顺从他的要求,臣服在他的胸膛上。她深爱着他,不论他提出任  何要求,她都会眉也不皱一下就点头答应,更何况他是为了她的身体着想,她更是没理  由不应允他。  

  卫醉风轻拥着她,下巴搁在她头顶上,觉得自己是幸福的男人,想来全天下没有其  他男人要比他更为幸福的了。  

  “我睡了几天?”  

  “三天。”  

  “三天?!”她低呼,双手急忙掩上双颊,是料到在病榻上的她会变得有多苍白难  看,糟!居然让他瞧见她惨白无血色的模样,丑死人了!  

  “怎么了?”他低头问,不明白她为何要低着头回避他的视线,方才不是好好的吗  ?  

  “我……”她支支吾吾不知如何启口。  

  “嗯?”  

  “你别看我!”将头低垂下来,硬是不让他看。  

  “为什么?”不要他看她?刚刚他已经看了好久都不见她有任何反对,为何突然转  了性,莫非是病糊涂了?  

  “……”这教她怎么好意思说。  

  “你不说,我又要看你喽。”卫醉风干脆试着强迫她抬起头来。  

  “不要!”她吓得连忙抱紧他,把脸埋进他的胸膛里,教他瞧不见。“到底是怎么  了?”他长叹了口气,是摸不清她的心思。  

  “我变丑了。”她低喃,总该给他解释,不好再瞒他。  

  “傻瓜,在我心底,你永远是最美的,我可一点都不觉得你丑,”原来如此!他低  笑出声。  

  “真的?难道你不觉得高烧使我的脸色变得很难看?”她不是很相信他的说词,急  于询求他的保证。  

  “高烧的确是让你的脸色变得难看了些,但那仍不减你的美丽。”无论他怎么看她  就是怎么美。  

  “贫嘴。”不管他说的话是真是假,皆已讨得美人欢心,她笑开了脸,再也不介意  他看—了。  

  “我说的可全都是肺腑之言,你千万别不信。”知道自己取悦了美人,他更加卖力  逗她开心。  

  “对了,外头的天气变得如何?”睡了这么多天,都已不知外头变成怎样了。  

  大掌拨了拨她的发。“飘雪了。”  

  “我想看雪。”许是在房里闷久了,令她渴望呼吸外头新鲜的空气。  

  “不成,你才刚清醒,身子还很虚弱,想看外头的雪景,等过些日子再说。”卫醉  风不容妥协地拒绝她的要求。  

  “醉风,只要一眼,我看一眼就好,好吗?”她一脸渴盼地祈求他答应。“不行。  ”无奈卫醉风坚持得很。  

  “醉风……”  

  “湘怜,你听话。”卫醉风扶着她就要她再躺下来休息。  

  “我不想再睡了,我睡得头好晕……”她反抓住他的手腕,坚持不躺下。  

  “只看一眼?”他轻叹口气,她那楚楚可怜的模样打动了他的心,倘若他不答应的  话,会觉得自己像是不近人情,凶残的大魔头,没办法,唯有答应她了。  

  “嗯!”见他退让了,她高兴地用力颔首。  

  卫醉风摇摇头,拿起一旁厚实的披风披在她身上,再小心翼翼地将她自床上抱至另  一端的躺椅上,打开一扇小窗,在寒风尚未灌入室内之前,他早已将她密密实实搂抱住  ,不让一丝寒风欺负着她。雪白的世界吸引了她的目光,她欣喜地看着天地化为一片银  白的美景,这是她和卫醉风相遇后所遇到的第一场雪,她要将它牢牢记下。  

  “希望接下来明年春天,我们也可以一起看着百花盛开的美景。”还有夏荷、秋枫  ,四季的美景,她想和他一道儿欣赏,半点都不愿错过。  

  “会的。”他笑了笑,怀抱着她与她一道儿赏雪。  

  屋内传来火盆里黑炭燃烧的声音,哔哔碌碌,使屋内暖得很,再加上厚实的披风及  他炙烫的怀抱,相信她不会冷着才是;再则,瞧她这般高兴,他也不忍破坏她的兴致,  也就让她的只看一眼变成赏雪了。  

  “我们会永永远远在一起,是吧?”她轻声低喃。  

  “当然。”对此,他毫无怀疑。  

  闻言,白湘怜回首对他潋滟一笑,继而移转目光,翻身紧紧拥住他的腰杆。  

  卫醉风微微一笑,轻松圈住她的身子,此刻,无须更多言语,他们仅想好好感受对  方存在。  

  雪,在他们不注意的时候,又轻飘飘地缓缓洒落着,悄然无声覆盖住天地万物,不  让万物瞧见这段不应存在的私恋。    

  有了爱情滋润,白湘怜的身体慢慢恢复,在飘雪无法外出的日子,他们两人便窝在  房里,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有时仅仅是拥着对方,什么话都不说,两人也就心满意足  。  

  白湘怜发现她非常喜欢飘雪的日子,因为如此一来,他们俩便可整日守在一块儿,  半刻也不分开。  

  她开心的笑弯了眉眼。  

  “别动,当心我把你的眉给画歪了。”卫醉风扳正她的脸,严苛的审视经他画过的  柳叶眉,嗯……画得不是很好,该多多练习。  

  “嘻,好,我不动。”她笑开了眼,乖乖地由着他在她的脸上上妆,他喜欢画她,  而她则是喜欢由着他聚精会神地绽放出她美丽的光彩。“右边的眉我画得不是很好。”  看了老半天仍是不满意,他皱着眉低吟。  

  “没关系。”她不在意他将她画成怎样,心底暗想,这就是她曾听人说过的画眉之  乐吧,呵,这种感觉好像是真正的夫妻般。  

  “你不怕我把你画成丑八怪?”听她不是很介意,他倒好奇地挑起眉。  

  “你不会。”对他,她是全然的信任。  

  “是啊,你就认定了我舍不得把你给弄丑。”他慢慢的修饰经他画过的右眉,想将  它修得更为纤细美丽。  

  她娇柔一笑,万般柔情皆含在水眸中。  

  “你这么看着我,只会让我想做一件事。”卫醉风在心底低吟,天!每回她一对他  笑,就会让他产生想吻她的冲动,其实,他要的不仅只是亲吻,他要的太多、太多,不  过怕会吓着她,所以才会一再隐忍下来,没表现出来。  

  “什么事?”她不懂。  

  “就是——吻你。”他的话最后胶着在芳馨的唇瓣里,再也受不了诱惑,结结实实  地吻住她。  

  浓烈的吻渐转为狂烈,最后变得激情不已,锁住她的双臂不住缩紧再缩紧,纤细的  娇躯似承受不了太多的激狂而不住颤抖着。  

  待他恣意品尝过她的甜蜜之后,才依依不舍地松开她的唇瓣。“你令我似着了魔。  ”一碰上她,他就无法自我克制狂涛般的欲望。  

  “不,真正着了魔的人是我。”她轻声反驳,因他,她早已将良知摒弃了。  

  “那么该说是你我都为对方着了魔……”他没将她的话放在心中,低喃,又轻啄厂  她的朱唇几下。  

  “嗯。”她笑眯了眼,承接他那如蝶翼般的亲吻,先前激烈的索吻仍疯狂的回荡在  心间,供她回味。  

  “都忘了你左边的眉还没画。”他深吸几口气,强压下高涨的情欲,试着转移活题  。  

  白湘怜则仍陶醉在方才那一吻当中,没有反对的,再由着他继续为她画眉,这已成  了他们每日的乐趣之一。  

  刚刚,他抱她是抱得那样紧,他的胸膛是那样炙烫,他是否想……她羞得不敢问,  也不好意思问,可免不了又想,如果他想要,她……约莫是不会拒绝吧?!  

  早说她才是着了魔的那个人,明知道不可以做的事,她偏不计较后果,一径地往前冲去;她不回头,是不愿悬崖勒马,她爱他啊,真的是好爱、好爱,如果能自私的保有他,她会选择自私。  

  卫醉风试着忽略她脸上那醉人的表情,以及娇美动人的脸庞,他尝试把所有注意力  放在她的左眉上,在画她的左眉时,他一个分心,眼角瞄见红滟滟的朱唇时,右手不稳  地抖了下,当场把她的左眉给画歪了。  

  他无声的低咒自己定力不足,才会发生这样的事。  

  “没关系,擦掉就好了。”白湘怜不知情地安慰着他,根本就不晓得自己对他所造成的影响。  

  卫醉风于心底低吟一声,不知是该继续为她画眉,抑或是抱住她再狠狠吻一番;他  的内心正陷入挣扎当中,他是个成熟的男人,自然明白这一吻过后所会带来的后果,他  必须考量她的感受才行,不能自私的只为自己着想。  

  他的手轻轻画过被他画歪的秀眉,来到了她的眉心,想在她的眉心绘下专属于他的标记,一朵清滟的梅。  

  “怎么了?”  

  “没事,只是想为你的眉心上妆。”话方说完,他已动手在她的眉心上绘梅。  

  一小朵五瓣白梅慢慢成形,将她的面容妆点得更为清丽,也更加诱惑他摘取私藏。  

  为她上好妆后,卫醉风轻捧着她的脸摩挲,纤纤小手突地覆盖在大掌之上,紧握。  

  “湘怜……”卫醉风凝视着她的眼,心,狂烈地跳跃着。  

  “醉风,我爱你。”她深情款款地吐露爱语。  

  简短一句话便教他愿意为她上刀山、下火海,他猛然抱紧她,激动的再次回应她的感情。“我爱你,湘怜,我爱你。”  

  两心相许,世俗的目光对他们而言已不再重要,浓烈的情欲气息飘散在空气当中,他不再恪守君子之礼,厚实的大掌挑逗着每一根纤细敏感的神经,指尖所到之处燃起簇  簇火花,大掌不耐地推抚开阻挠的层层衣衫。炙烫的唇在柔嫩的雪肤上种下火苗,欲望的火焰让白湘怜整个人恍如燃烧了起来,她似迎还拒地弓起娇躯渴望解放。  

  层层叠叠的衣衫一一飘落在地,卫醉风怀抱着她来到床畔,轻巧地将她放在床上,  他的唇及手掌膜拜着曼妙的娇躯,大掌觑了个空扯下床幛,隔绝满床春光。  

  她的美和媚只能他一人独享,再也没有人能见到她此刻的美态。他似被她夺去心魄般专注地索取更多,汗水轻轻淌下,流淌在雪玉一般的嫩肤上更显晶莹。  

  灼烫的肌肤相贴着,双方的气息变得粗喘且急切,两双手忙碌的探索对方的肌肤,爱火燃烧得更加旺盛。  

  白湘怜受不了情欲折磨半是啜泣、半是低吟,双臂将他搂得更紧,深怕他会突然间缩手丢下她。  

  “湘怜,跟着我……”他轻抵着她的额,呼出炙烫的气息,喷出在朱唇上。  

  “嗯。”她轻轻一颤,是被他勾起更多难以克制的欲望。  

  炙焰愈烧愈狂,愈烧愈热,禁受不住的娇吟声不住自樱唇中逸出,那声音听在卫醉风耳中恍如天上仙乐般曼妙悦耳。  

  他的嘴角扬起自满的笑容,加深对她的攻击,也将自己埋得更深、更深。紧紧纠缠,发肤相触,浓密的情感交流,自这一刻开始,他们已是对方最亲密的人  。  

  两人不断高升再高升,终于攀上云端,直达天空的最顶端——久久,两人都没力气  说话,两颗心仍旧沉浸在方才的激情当中。“我太重了,恐怕会压坏你。”他低哑着声  说,试着移开身躯。  

  “不,不会,我喜欢感受你的体温与气息的感觉。”她压住他的肩,不让他起身。  

  卫醉风心满意足一笑,圈住她的腰际,让两人上下位置交换。“这样就不会压坏你  ,而你也可以感受到我的体温与气息。”  

  拥着她的感觉真的很好,令他整颗心盈满满足,世间没有任何珍宝可以比得上她在  他心中的地位。  

  她娇美地回他一笑,贝耳聆听着他那犹是激狂的心跳声,一声接一声,好像在呼唤她的名字一般,唇边的笑意加深。  

  卫醉风有一搭没一搭地轻抚着她的背脊,脑海已开始计划要安排迎娶她的事宜,他不会让她受委屈的,他要她名正言顺成为他卫醉风的妻子!  

  白湘怜不知他的心思,小手调皮的在他肩上画着圈圈,一个接一个圈皆代表她的情  与爱……“不要玩火,你受不住的。”他抓住她调皮的小手,将之移至唇边印下一吻,  考量到她初尝情事,不宜过于激烈,他才隐忍下满腔又窜燃起的欲望。  

  “嗯。”炙热的眼神已明白告诉她他话中涵义,她了解一笑,乖乖的听从他的话,  不敢再挑勾起他的欲望,不过知道自己的小动作能影响到他,这种感觉真好。  

  她开心地窃笑着。  

  卫醉风于她的发顶印下一吻,在心底长叹,要自己别太冲动,往后多的是和她在一  起的机会,犯不着为一时的饥渴而伤着她。  

  “休息一下。”他的低喃仿佛佳酿般蛊惑人心。  

  “好。”倚着他,她即可无所畏惧地沉入梦乡之中,因为她知道噩梦不会再找上她  ,此刻的她已有了他的保护。  

  他会保护她的,她深深的相信着。  

  出……出事了!  

  小婉吓得脸色发白,瞪着床上的落红看,怎么会这样?!明明每回她被卫醉风支开  都没发生任何事情,她一直以为卫醉风会恪守君子之礼,且小姐也够理智、够聪明,知  道有些事是不能做的,但万万都没想到她最害怕的事竟然发生了。  

  是她太过天真才会信了小姐的话,说什么不会有事发生,现在可好,出了这事儿,  该如何弥补是好?  

  小婉多希望现下她只是在做一场可怕的噩梦,她的好小姐绝对没喜上眉梢地坐着梳  头,先前卫醉风也没意气风发地自小姐的闺房离开,这一切全都是场梦,只要她狠狠打  自己一巴掌就可以醒来了。马上,小婉狠狠打了自己一巴掌,很痛!痛得她眼泪都快流  下来了,眨了眨眼,发现事情没有任何改变,小姐依旧欢喜得很。  

  透过铜镜,白湘怜细着声问:“小婉,你怎么了?”  

  “小姐,求你告诉小婉,什么事都没发生是不?”小婉流着泪问,恳求她的好小姐  能给她最希望的答案。  

  白湘怜放下手中的梳子,一脸歉然地回身望着小婉,一句话也没说。  

  “小姐,你怎么会这么糊涂,你居然跟他……跟卫醉风有了夫妻忠实?如果老爷知  道了怎么办?小姐,你有没有想过,发生了这事儿,你会嫁不出去的。”小婉光是想到  事情若被白富贵知道,自己肯定会被打死,她就吓得全身不住颤抖。  

  她好后悔,好后悔没好好看住小姐,假如有她在一旁监视,不就什么事都不会发生  了?她怎么会这么笨?!  

  小婉气自己气得想一头撞死算了,自己撞死,总比事发后被老爷活活打死要来得好  。  

  “我知道我不该和醉风有夫妻之实,但我爱他,我控制不了自己对他的情感。”她  何尝不知这是错的?只是她执意这么错下去。  

  “小姐!你爱他,但他呢?他可爱你?!”小婉气得全身不住颤抖。  

  “醉风他当然爱我。”否则她怎会连身子都给了他,她甜蜜蜜地说道。“他说他爱  你?我想他指的是现在,是指失忆的他是爱着你的。小姐,你有没有想过,如果有天他  恢复了记忆,记起了一切,他会承认有过这段感情吗?他会肯再说爱你吗?”小姐简直  是疯了!事情严重的后果她怎么都不考虑清楚。  

  小婉的问话使得白湘怜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久久说不出话来。是的,她没有去想  ,也不敢去想如果醉风恢复了记忆,可会承认对她的爱,小婉为何要残忍的提醒她?!  让她再做做梦不好吗?  

  “小姐,你清醒点,你不能一味的骗着自己。”错事不能一错再错,她得想法子让  小姐省悟才成。  

  她凄楚地问:“我骗自己想让自己快乐些不行吗?”先前的愉悦已消失殆尽,心情  完全荡至谷底。  

  “不是不行,只是你的方法是不对的。”小婉急得直跺脚,不明白小姐明明是个聪  明人,为何要做笨事?  

  “小婉,如果说我的幸福快乐只能保有几个月,接下来,我或许将接受爹爹的安排  另嫁他人,从此痛苦过一生,我并不认为在这几个月里,我也必须要痛苦的过着;我被  困住太久、太久了,你永远都不会知道,我等他等得有多苦,而快乐之于我有多难得到  。”她只是想顺从自己的心意去过日子啊!这样错了吗?错了吗?  

  “小姐!这事儿绝对会被发现的,纸是包不住火的,届时,你该如何解释?”假如  小姐嫁了人,终会让新郎倌发现她不是完璧之身,新郎倌怎会不计较?这事肯定会没完  没了。  

  “我管不了那么多。”  

  “小姐!”  

  “小婉,你别再说,也别再劝我了,就让我好好为自己活一次好吗?我不是木头娃娃,我也有我自己的心情,我没办法照所有人的期望去活。”在她尝到了幸福的滋味时  ,要她突然收手,她怎会甘心,怎会?!  

  没救了!小姐没救了,而她自己也该有心理准备,想好往后该怎么面对少爷的拳头及老爷的怒火。  

  此时小婉的心都凉了,已经不知该说什么了。  

  “小婉,我知道我这么做会连累你,对不起,在事情被拆穿之后,你一律推说不知情,明白吗?”她只想尽量把伤害减到最轻,没笨得以为永远都不会有人发现她和卫醉  风在一起,她知道,终有一天他们会分开,现下,她只期望那一天别太快来临,再让她  多掌握些幸福和快乐吧!  

  “小姐!”  

  美丽醉人的脸庞染上轻愁笑道:“事情是我做的,没道理要你替我背黑锅,不是吗  ?”  

  “小姐,我不是不想让你快乐,只是……”  

  “我知道,我全都明白。小婉,现在我只求你,别管我和醉风做了什么,让我快快乐乐的和他当一对情人,好吗?我求你!”她急着想将手中的幸福给握紧。  

  “……”小婉知道她是不会阻止小姐的,也是阻止不了。  

  “你什么都别跟他说,可以吗?”她怕小婉一时气不过说溜了嘴,那么她的幸福就将提前结束,她乞求地看着小婉,求她给一个承诺。  

  “……好。”小婉没辙了,唯有答应。  

  “谢谢你,小婉,谢谢。”白湘怜感激地紧紧抱住小婉,释然的泪水悄悄滑落。  

  “小姐,我真的不希望你会因这件事而受到伤害,我真的不希望。”她这个旁观者把事情看得清清楚楚,费尽唇舌却仍阻止不了当事人。  

  “我知道,我知道。”她不住低喃,只求能掌握现在,关于未来,她……不敢多想  。  

  小婉仅能不住叹气,毕竟她不过是个小丫鬟,除了不时提点小姐外,什么都不能做  。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