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沈韦 > 点额妆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点额妆目录  下一页

点额妆 第四章 作者:沈韦

  “你骗了我!你为了逞一己之私撒下漫天谎言,骗了我,也将我给困住!”  

  不是的,不是这样的,她爱他啊,她真的好爱他,绝不是故意要撒谎;不,她是故意的,为了留住他,她罔顾良知欺骗了他。  

  她是个可怕的女人,满口谎言,好可怕!好可怕!她真如他所言,为逞一己之私,困住了他,困住了他……惊骇万分地往后退去,复又上前,想将他牢牢抓住,她是骗了  他,但她爱他啊!他一定可以感受到她那绵绵不绝的爱意,一定可以的。  

  卫醉风用力甩开她,黑眸中写满了不屑,长指轻弹着被她牢抓过的衣袖,好似经由  她碰触过的地方在他眼底全变得再污秽不堪。  

  别这么对她,不要!  

  不要不理她,不要当她是世间最可鄙的人物,不要!  

  “你困得了我一时,却固不了我一世,我将永远离开你,永远唾弃你的所作所为。  ”卫醉风的眼神再寒冷不过。  

  他就要离开了,就要永远离开她了,她要失去他了?  

  “不要走,不要离开我,求你,醉风。”无论她如何哀凄苦求,他终于还是头也不  回的走了,走了……失去了他,她便像失去所有气力般软跪在地,眼睁睁看着他离去,  悲楚的叹眸盯着空无一物的双掌,她还是失去他了,不论她怎么强求,他终是会离她而  去。  

  天啊!为何拥有他的时间总是如此短暂?谁能来告诉她,可以拥有他的长久方法,  她愿意付出任何代价,她真的愿意!  

  她失声痛苦,跪乞上苍,但,没有人给她回应,失去了就失去了,他不会再回到她  身边了,永远!  

  “不!不要走!不要离开我,醉风,我求你,不要!”黑暗中,床榻上传来痛苦的  呢喃。  

  白湘怜被噩梦追逐着,想脱逃出来却苦无方法,谁来帮帮她?谁能帮她留住卫醉风  ,她愿意付出任何代价,真的。  

  心碎的泪水滚落香腮,湿了她的发,辜引出更多的悲伤。  

  “不要离开我!醉风——”梦魇中的字字句句一遍又一遍倾吐出她内心最深层的恐  惧。  

  柔细的小手徒劳无功的于半空中抓扯着,一次次,抓不住她所想要的依恃,有的不  过是一次次的失望。  

  他呢?他在哪里?他已经走出她的生命了吗?  

  细致的柳叶眉结成千千愁,依然寻不到一个好的结果。  

  “为什么?为什么?”是她付出的不够多吗,抑或是她爱的不够深?笨蛋!因为你  是白富贵的女儿,所以他永远都不会爱你,永不。一道森冷的嗓音自她耳边响起,让她  吓出一身冷汗猛然由梦魇中惊醒。  

  “呼……呼。”小手紧揪着胸口急喘着气,她的情绪尚未自噩梦中平复下来。  

  她没忘刚才所做的梦,更没忘梦中他离去时决绝的表情,究竟她的梦代表了什么?  是否在预测未来?  

  未来……不!不!这不是她想要的结果,但她有办法阻止未来发生类似的事吗?  

  答案是令人气馁的,她一点办法都没有,为何她会如此无能?  

  按着胸口,不住想,是她的愿望太大吗?是她太过贪婪了吗?难道说她就不配得到  爱吗?  

  为什么她要是白富贵的女儿?不,该说为何爹爹从前要那般对待醉风,使得她陷入  今日这般田地。  

  能说吗?有脸说吗?  

  珠泪暗垂,用力摇首,她没有勇气告诉他事实的真相,仅能一再自欺欺人地告诉自  己,他不会想起来,她还能保有目前的幸福。  

  双手不住颤抖,泪水落得更凶。  

  “今夜的梦不会成真,绝对不会。”她低声告诉着自己,想建立信心,可不住颤抖  的双手泄漏出内心的恐惧。  

  拚命的想深呼吸镇定下来,却仍是白费工夫,整个身子抖得有如秋风中的落叶;看  来,今夜又是个无眠夜,她不想再睡,也不敢睡,怕会再重复梦见先前那分离的梦,所  以宁可睁着眼、垂着泪,等到天明来临。  

  她惊惧地紧缩着肩,一双小手紧抓着锦被,双眼无神地直视着前方。  

  不要怕,天就要亮了,天一亮就什么事都没有,又会是崭新的一天,她又可以以最  佳的笑容面对醉风。  

  时间慢慢流逝,床榻上的人儿迳自保持相同姿势,一动也不动,期待黎明来临。  

  曙光一点点展露,赶走冰冷的寒夜,无神的水眸眨了眨,多久了?她醒来多久了?  彻夜未眠令她的体力衰弱不已,长长地吐出沉积于心口的闷气,天,终于让她等到亮了  。  

  “小姐,你今儿个怎地这么早起?”门“咿呀”一声被由外推开,小婉打好水端了  进来,讶异于她的早起。  

  “小……婉?”白湘怜呆滞的移转头颅,望着小婉,美眸中早已布满血丝。  

  “啊,小姐,你的眼睛!这是怎么回事?”小婉惊叫一声,放下手中的水盆,赶到  她身边,想扶她躺下,双手在碰触到她的手时,又叫了声。“啊,小姐,你的手怎会这  么冰冷?你究竟醒来多久了?身子不舒服吗?”她拉拉杂杂问了一堆,不待白湘怜给她  回答,便马上让白湘怜躺下。  

  白湘怜被动的由着小婉去,整个脑袋昏沉沉的,只知道,她不能睡,千万不能睡,  否则噩梦又会找上她来。  

  “小姐,你一定是着凉了,等我,我马上去请大夫来。”小婉叨念着,为她盖好被  子后便急急忙忙奔了出去。  

  “不……小婉,别……走,我不想睡……我不能……”白湘怜气息不稳地唤着,可  惜她的声音过于微弱细小,小婉压根儿没听见。  

  她的头……好重,好重,她的神智迷迷茫茫,恍惚间,竟不知身处何方、要做什么  。  

  小婉,快回来呀,不要将她一个人丢在这里,她不能睡,真的不能睡啊!费尽心力  想唤住小婉,但话到了口中,连说的气力都没了,谁来帮她叫住小婉?谁又能来陪陪她  ,她一个人待在屋里,好害怕。  

  梦境不会成真吧?呵,一定不会的,那不过是个梦,不是吗?不过是个梦……昏沉  沉的脑袋慢慢带着意识步入黑暗,走进她最害怕的梦境当中……

  “昨儿个不是还好好的吗?为何今天一大早就病了?”怒斥声响起,在责怪下人照  顾主子不够尽心尽力。  

  “许是小姐夜里受了寒,奴婢一早醒来为小姐打水进房时,就发现小姐醒了,身子  不舒服的模样……”小婉急着解释当时情况,忽然想到,她为何要对卫醉风解释?她真  正的主子可不是他.但他的表情实在是太过凶恶,好像要将她万箭穿心般,她便不由自  主地对他从实招来,半点不敢隐瞒。  

  “你的职责是看顾好小姐,照顾不好就是你的错,没有任何借口。”卫醉风忿怒地  重捶一旁的茶儿,若非平日见她和湘怜的感情甚笃,湘怜醒来后不会希望见不到小婉,  否则他定因此事将她撤离。  

  “是。”小婉被骂得红了眼眶,低垂着眉,专心听训,不敢有一丝反驳。“相同的  错误,不许你再犯第二次,否则我绝不轻饶,听见了没?!”他低喝警告。  

  “是,奴婢往后会更加尽心尽力照顾小姐,不敢再有丝毫错误发生。”呜,好凶,  他好凶哦!小姐怎会喜欢上这个男人?可换个立场想想,他也是因为情急关心才会这么  凶.如果换成是老爷呢?老爷会在听到小姐受了寒时恍若没事发生,没有表情的继续做  他的事,或许,小姐是喜欢对人了。  

  小婉一方面不喜欢卫醉风,一方面却又觉得他挺适合她的小姐,心底着实矛盾得很  。  

  “你到厨房去看老嬷嬷将大夫开的汤药熬好没.若是熬好了,马上端过来。”  

  “是。”小婉不敢不从,马上照他的吩咐去做,完全不敢有半点迟疑。  

  小婉离开后,卫醉风万般怜惜地守在白湘怜的床榻边,脸上的表情净是心疼,为她  所受的折磨感到不舍。  

  大掌轻轻地拂拭过她因梦魇汗湿的发际,试着抚平她眉宇间的千千结,究竟是怎样  可怕的梦境正困扰着她?他渴望为她除魔。  

  “不……不要……不要走……”在梦里,白湘怜一直是陷于黑暗之中,一次又一次  地看着他绝情拂袖而去,不听她深切的呼唤,连一眼都吝于施舍,她的心因此碎成片片  、片片,再也无法恢复。  

  “什么?”过于细微的声音,使得卫醉风听得不是很真切,他低下头,附耳想听清  楚她的呓语。  

  细弱急促的呼吸次次勾动他不设防的心,她看起来是如此脆弱、无助,教他每每见  了,只想将她紧紧拥在怀中加以保护。  

  “湘怜,告诉我,到底是什么事在困扰着你?”他渴望为她挡下所有风风雨雨,但  ,她为何不告诉他?他们是未婚夫妻,不是吗?有什么事是他所不能知道的?  

  “不要走……不要走!求、求你……我求你……”细碎的呢喃再次出现,道出她的  忧虑。  

  “谁?”这回卫醉风听得真切了,他拧着眉头,揣测着她要谁别走。但没了记忆的  他,哪想得出来她的身边除了他们这几个人之外,还曾出现过谁,唯一可以肯定的是,  那人对她非常重要,否则她不会连在梦里都梦见对方。  

  为此,他的内心产生了嫉妒,不免将她心底的人想成是个男人,莫非她早有其他属  意的男人?可她看他的眼神不像啊,每当她看他时,他都觉得自己像是为她撑出—片天  地的伟大神祇,单纯真心如她,怎会有其他男人?是他多心了,卫醉风暗地里要自己别  胡乱猜测,妄自将她定罪。  

  “风……醉风……”她痛苦的摇摆着头颅唤着走远的人影,想牢牢抓紧他,怎知到  头来仍是场空,她不要这样的结局,不要!  

  “我在这儿,我在。”卫醉风握住了她的小手,期望她快点醒来,看顾心爱人儿的  心情,他总算体会到了,在他受伤时,相信她也是抱持着相同的心情照顾着他吧!  

  “不要……走,醉风……求你……不要抛下我……不要!”泪水潸然滚落,一颗颗  热烫着他的心。  

  卫醉风探出手指掬起她的清泪,移至唇边吻下,让它们烙印在他的心间。“傻湘怜  ,我一直在你身边,怎会离去,又,我怎舍得离开你。”  

  离不开的,离不开的,在他的心被她擒住之后,他再也无法自她身边离开半步。  

  他的话似乎起了作用,她幽幽睁开眼,精神有些恍惚地盯着他看,好似不知身在何  方。  

  “湘怜,你醒了?身体可有哪儿还觉得不舒坦?”卫醉风见她清醒,心下大喜,急  着关心她的状况。  

  白湘怜仅是愣愣地盯着他看,像是想确定他的存在,然后,泪水再度滚落。  

  ”怎么又哭了?身子还是觉得很不舒服吗?”见她又哭了,笑容自他的嘴角隐没,  急了。  

  “醉风?”她的声音飘忽得很。  

  “我在这儿。”  

  “……对不起。”  

  “啥?”  

  “不要恨我,求你,不要恨我,千万不要……”低细的话语里有着深深的歉意。  

  “恨你?我怎会?”他笑了笑,不知她为何突然这么说。  

  “不要恨我,不要,我受不了你恨我,我会受不了的。”她拉拉杂杂说着,心底的  恐惧毫无隐瞒地出现在细致苍白的脸庞上。  

  “我怎会恨你?你想太多了,湘怜,你正发着高烧,告诉我,你现在觉得身子如何  ?”  

  他没将她的话当一回事,当她是病昏了头,说些连她自己都不懂的话,目前,他只  关心她的身体状况;大掌探向她的额际,仍是热得吓人,高烧并未退去,轻拧着在一旁  冰凉的手巾覆向她的额际,想办法使她退烧。  

  “不该见面,不该见面……但是我想见你,真的好想、好想。”她不住低喃着,想  拿开使她脑袋更为沉重的手巾,但一双大掌阻止了她。“我知道,我也想见你,你乖乖  养病,听我的话,好吗?”他像在哄小孩般哄着她,就怕她又想拿下额上的手巾。  

  “不,我做错了,我一开始便知道我做错了,可我不想回头,你明白吗?你能明白吗?我不断的欺骗大家,我是个可怕的女人……我……”她拚命的摇头,想多说些话。  

  “好,我都明白、都明白。”他很明显的在安抚她的情绪,不想她过于激动,至于她所说的话,他一律听过就算,压根儿没放在心上。  

  该死!小婉的动作怎会这么慢?汤药怎还不来?他怕她再烧下去会伤了身子。  

  “你的出现,是上天可怜我、同情我……所以你不会离开,对吧?醉风,你不会走  ,对不?”她得再三询求他的保证才行,她好怕他会走,好怕他会讨厌她,甚至是恨她  。  

  “我当然不会走,就算有人拿剑架着我,我也不会离开你。”他轻笑着,是笑她多心,高热使她糊涂了。  

  “真的?”闻言,她的双眸为之一亮。  

  “当然是真的。”这是毫无疑问的。  

  “你永远都不会讨厌我?不会恨我?不会离开我?”她得再确定一次才行,不然他会离开她的,在转瞬间,在她合上眼时,他就会转身离去,再也不会回来。  

  “我会永远爱你、喜欢你,和你长长久久厮守在一块儿。”轻轻的将她自床上揽进怀中,低诉他的保证。  

  厚实的胸膛给予她坚定的信心,她开心到又哭又笑,瞬间,她好像是飘到了云端之上,再也没有任何事可以困扰她。  

  “我一直都在害怕……”  

  轻轻地啄吻一下她热烫的热颊。“怕什么?”  

  “怕你知道事实后,会不要我,会恨我……”高热使她的意识有些昏沉,她晃了晃脑袋。  

  “事实?”他扬了扬眉,什么事实?总算是认真想听她所说的话了。“少爷,药来  了!”小婉捧着药碗突然出现,打断他们的对话,正巧刚刚她出门时没顺手合上门扉,  所以很清楚的听见小姐所说的话。她被吓得冒出一身冷汗,深怕小姐会说漏嘴,先前她  在厨房待了那么久,不知小姐说了多少事,她惴惴不安地带着僵硬的笑容将汤药端进房  内。  

  “小婉,快把药端过来,湘怜她很不舒服。”她身上的热烫不住传到他身上来,令  他担心不已,小婉的出现,让他马上将话题搁下。  

  白湘怜虚软呆滞的来回看看他们两人,怎地……小婉也出现在她的梦中?她的头…  …好昏啊……“是。”小婉伶俐地想将药喂进小姐口中,最好让小姐再次陷入昏睡,免  得小姐把该说不该说的话全都抖了出来。  

  “我来。”卫醉风打算亲自喂她喝下药。  

  “少爷,您也累了一早上,不如去休息会儿,由奴婢来照看小姐,待小姐“清醒”  后,奴婢会通知您的。”这话说的是合情又合理,况且看顾主子本就是下人的责任,卫  醉风应该不会拒绝她吧?  

  “不用了,你下去吧,我要亲自照顾湘怜,这样我才能放心。”她都病成这样,卫  醉风哪舍得离开。  

  “我……这……”怎么这个卫醉风和小姐先前都是一个样儿?!  

  “下去!”卫醉风可容不得她在一旁支支吾吾,直接喝退。  

  “是!”小婉皱着一张脸乖乖退下,早该知道以卫醉风的个性,根本就容不得下人  反抗有异议的,她为何会傻的以为能留下来呢?  

  “顺便把门带上。”这回卫醉风记得提醒她了。  

  “啊?”小婉愣了愣,迟疑了。  

  “难不成你想加重湘怜的病情?”卫醉风眉一挑、眼一瞪,将她当成加重湘怜病情  的凶手。  

  “奴婢不敢,奴婢不敢。”小婉吓了一跳,低垂着头,立刻将门带上,不再有胆质  疑他的命令,飞也似地逃远了。  

  小婉一走,房内又只剩卫醉风和病糊涂的白湘怜,他右手拿着药碗,哄她将药喝下  。  

  “湘怜,来,吃药了。”轻柔地扶着她,语气再温柔不过。  

  白湘怜疲倦地看了看黑鸦鸦的汤药,无声地叹了口气,该吃药了吗?她生了啥病?怎会一点感觉都没有?  

  不论是生了什么病都无所谓,她只要乖乖地喝下药就好,很是顺从,也是认命地  着他的手,小口、小口地喝着已被他吹得半凉的汤药。  

  好苦!她疲累地皱着眉头。  

  “忍忍,喝了药,你就能快些好。”察觉到她细微的表情变化,他诱哄着,就怕她因受不了苦而拒绝喝药。  

  温柔的男性低嗓加上轻柔的动作,让她乖乖的又吞了口药,依旧苦得让人想吐,吞下了药,她立刻感到恶心反胃。  

  “没事吧?”卫醉风急着轻拍她的背脊,怕她噎着,也怕她把喝下的药汁又给吐了  出来。  

  她虚弱的摇头说不出话来,思绪闪了下,不想再喝药,不想再受这苦。  

  “为了我,把药喝下好吗?湘怜。”发现她拒绝再喝药,他对她动之以情;不过她现在神智不算清醒,他怕她会不理会他的要求。  

  她抿着唇,合著眼,没有动作。  

  “湘怜……”他在她的唇上吻了吻,尝到了残留在上头的药汁,很苦、很苦,难怪她喝不下;他心疼她在生病之时,还得尝到这种苦,但为了她好,他不得不狠下心来逼  她将药给喝下。  

  她不理会他的呼唤,闭上眼,只想就此坠入黑暗之中。  

  “湘怜,睁开眼,看看我,好吗?”该如何哄她继续喝药成了他最大的难题。  

  白湘怜想逃避药汁,但他的呼唤却是很有毅力,非要她把药给喝光不可似的,为何  梦里的卫醉风这般固执?  

  “湘怜,快些把药喝了,这样你的病才会快些好。”卫醉风不死心地唤着。  

  白湘怜于心底叹了口气,终于睁开眼看他,但她仍无法理解,为何在梦里他要逼她  喝药呢?  

  脑袋晃了一下,她早已分不清现实和梦境的分别了。  

  她忍不住对他抱怨。“我讨厌喝药……”以前是没人可抱怨.也不会有人理她喝不  喝药,唯有他例外.他是她可以撒娇的人,但唯有他才会令她有受宠的感觉。  

  “我知道,可是你病了,非喝不可。”他很有耐心的解释,知道她目前神智不是很  清楚。  

  “我常常在喝药,喝到我看到药就反胃,却又非喝不可,我觉得好累,好恨我自己  ,为什么我的身子不能再壮一些?”如果她能不常常缠绵于病榻上,或许很多事会有不  同的结果。  

  “会的,我会把你慢慢养壮,不会再让你为病痛所苦。”听着她简单的抱怨,他的  心都拧了。如果他有能力些,定不会让她镇日为病痛所苦,该死的是他偏失了记忆,不  行!他得在短期之内想法子好好赚钱,为她请更好的大夫来。  

  “我更恨爹爹为何要做错事?我应该要阻止他的,我应该要……”仿佛没听见他所  说的话,她犹是迳自悔恨。  

  “你爹?他做错了什么事?”他讶异询问,很少听她提起未来的丈人,不,该说是  几乎不曾听她提过,她怎会突然提起?他好奇的想知道一切。  

  “他错了,他错了……”她仅是不住摇头,并没有回答他。  

  直觉告诉卫醉风,有关于未来丈人所犯下的错对她而言应当很重要,否则她不会出  现这样痛苦的表情,但,那究竟是怎样的错误?  

  “他不该那么做的,他不该……”她不住地摇头,为父亲的行为懊悔。“湘怜,你  别想太多,先把药给喝了。”既然问不出个所以然来,他于脆把问题悄然记下,待日后  再问她,当务之急是让她快把药给喝完,让她好好休息才是上上之策。  

  她突然定定看着他,轻唤:“醉风……”  

  “嗯?”卫醉风把药碗移到她唇边,再喂她喝下。  

  这回不再有抗拒,她顺从地喝着药,在喝药的过程中,她的双眸一直没从他身上离  开过。  

  见她乖乖喝药,卫醉风放心的嘴角含笑,让她将药汁给喝的涓滴不剩,在她把药给  喝完之后,他轻柔地将她扶躺下,为她盖好被,但她的双眼始终睁得老大,完全没有合  上的意思。  

  “怎么不睡?”“我不敢睡……”即使倦了、累了,她仍不敢合上眼。“为什么会  不敢睡?”她在怕什么?  

  “我怕一闭上眼,你就会离我而去……”终究她还是深深的恐惧着,她相信只要她  双眼睁开,牢牢的看紧他,他就不会走。  

  “你忘了我们要携手共度一生吗?我怎么可能会离开你。”他轻轻笑着,当她想太多。  

  “你真愿意和我共度今生?不后悔?”  

  “我愿意和你共度生生世世,且永生永世都不后悔。”轻轻地吻上她的唇,烙下他的保证,是给她的信心太少吗?以至于她不停的恐惧着,看来他该检讨了。  

  她淡淡扬唇而笑,信了他的话,可小手仍是紧紧抓住他的大掌,像是想让自己更加安心些。  

  “你放心睡吧,我会一直守在你身边,直到你睁开眼醒来,我都会一直守在你身边。”卫醉风干脆和衣躺在她身边,双臂紧紧将她锁入怀中,若待会儿她又陷入梦魇中,  他会在梦中为她驱魔。  

  他的行动果真让她更加安心,唇角的笑花绽放得更加美丽,什么男女之分,她全都抛诸脑后,只想好好和他在一起。  

  卫醉风的想法则是,在他心中,除去外在那道形式,她已是他卫醉风终生最爱的妻  ,除了她之外,再也没有其他女人能让他拥有相同的感受。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