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沈韦 > 点额妆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点额妆目录  下一页

点额妆 第三章 作者:沈韦

  在家仆们的反对声浪中,白湘怜一意孤行地扮演着卫醉风的未婚妻,在她的坚持与要求下,他们反对归反对,可也没拆穿她的谎言,只好由着她去。  

  卫醉风的伤在她的细心照料之下,渐渐痊愈,至于他的失忆,则毫无一点进展;为此,白湘怜不只一次暗自庆幸,只要他一日不想起来,便表示她可以多拥有他一日、多  快乐一天。  

  让自己快乐不是罪吧?她始终如此说服着自己,以免有一天,她会忍不住说出实情来;不会有事的,她不说,卫醉风永远都不会知晓她的谎言。  

  最令她逃避的就是父兄,她强迫自己尽量不去想他们,告诉自己父兄早忘了她的存在,她可以在别馆安安稳稳地过完今生,虽然明知那是不可能的事,她仍不停的自我欺  骗,好让自己不去想偷来的幸福是不会持久的。  

  “你在想什么?”卫醉风轻轻的拨拢青丝,话语及动作中有着藏不住的温柔。  

  “我在想,这天气是愈来愈冷了。”她淡淡一笑,随意扯了话题。与他携手漫步在树木日渐枯萎的庭园中,看云看树,心底格外平静。  

  “很冷吗?”他握了握她的小手,感受到掌下凉意。  

  看这天候,再不久就会降雪了,在这里待了一个多月,他发现这里除了湘怜外,仅  有三名家仆,她的其他家人呢?还有,他没忽略小婉对他略带有敌意,这是为什么?在  这里待得愈久,疑问愈多,可往往在和她见面时,他便把满腔疑问吞下,只想好好的和  她说说话。  

  “不会。”她含羞地笑了笑,羞于明说有他在身边,她一点都感觉不到寒意。  

  “你的身子骨不是很健壮,所以还是要多多注意。”嘴上是在提醒她,其实也是在  提醒自己,千万别让她受寒着凉了;前些日子她才因受寒着凉在床榻上躺了好些时日,  他不想再见她为病疾所苦。  

  “对不起,前些日子让你担心了。”她好生歉疚地凝望着他,在她生病的那段期间  ,换他镇日守在床榻边照顾她,教她很是抱歉,因为那时他还有伤在身;但她也因为他  的体贴而觉得好开心,感觉好似在梦中般不真实。  

  “如果觉得对我不住,就该好好照顾好你的身子,我不想往后还见你虚弱地躺在病  榻上。”看着她受苦,他的心里也跟着不好过,她是这么的瘦弱,病痛何忍再找上她?  

  “往后?”她怔了怔,他们的往后听起来很遥远,这段感情会有结果吗?会有吗?  会的,可那结果她心知肚明,不会是好的,永远都不会是好的。  

  “当然,难不成你以为咱们没有往后?别忘了,虽然咱们现下是未婚夫妻,可总会  有成亲的一日,我希望从现在开始能养好你的身子,将来你生咱们的孩子时就不会太辛  苦。”轻轻的由后揽紧她,诉说着将来的美梦,脑海中净是她怀有两人爱的结晶娇美的  模样;现下她是最美好的未婚妻,将来,他相信她一定也会是最好的妻子与母亲。  

  听着他动人的描述,她心动了,渴望着他所说的一切都将成真,静静的倚在他怀中  ,与他一同想像,想像他们会有将来。  

  见她沉默不语,他偏头凝望着她。“怎么不说话?是不喜欢我所说的未来吗?”  

  “不是不喜欢,而是太喜欢了。”喜欢他所编织的未来喜欢到说不出话来,也更令  她害怕失去,如果失去了他,她该怎么办?  

  她惊恐的发现,在与他一日日的相处后,她根本不可能像当初一样,说收手就收手  ,她收不了手了;假如有天他真要离去,她明白,她是不可能心平气和去接受,她会受  不了没有他的日子的。  

  “那就好,我还以为你不想和我携手偕老。”他打趣道,她对他的感情,他如何不  知,点点滴滴早已感受在心间。  

  “我愿意,我愿意与你携手偕老。”为了使他相信她的话,她忙正视着他一连说了  两次,那是最美好的梦呵,她何尝不愿,只怕他不愿给她机会。  

  拥有共识的两人因而深深凝望着对方,再多的言语已不再重要,此刻他们眼中仅有  彼此。  

  让时间快快走过,让他俩真真正正彼此相属!卫醉风如是想着。  

  不一样的心思,却拥有相同的愿望,就是拥有对方。  

  大掌轻轻地抚着嫩颊,双眸记着她柔情万分的模样。“我的伤已经痊愈,这全都是  你的功劳。”  

  “不,那是我应该做的。”她轻摇螓首,不敢居功。  

  “有件事,我一直没问你,就是关于我们的婚事,我们可有订在何时要成亲?”他  开始盘算着何时要将她迎娶过门。  

  白湘怜猛然一震,心虚地别开脸不知该如何回答,怎么办?她该如何说?有或没有  ?而回答了之后,她所要面对的是他将会如何处理她的答案,她整个人战战兢兢的不知  所措。  

  再次不见她的反应,他将事情的症结归咎到自己头上,许是他从未提起何时娶她入  门,她才会答不出来吧?从前的他是否太在乎事业,以至于忽略了她?若真是如此,他  想弥补她,好好的爱她,不再教她饱尝寂寞的滋味。  

  “湘怜,对不起……”  

  “为何要跟我道歉?”  

  她一愣,不明白他的歉意所为何来。  

  “我想以前定是我太过忽略你,致力于事业上,忘了你还在家里等我,是吧?”他  自顾自地推想事情发展。  

  听他把自己想的坏,将自己想的好,她不自觉又感到心虚,是她误导了他,不是吗  ?那就开口说些什么啊,说啊!但她终究什么都没说出口,由着他去臆测。  

  “这里是我们的家吗?所以才不见你父兄出现。”他猜想她是在父兄的同意下暂且  住在他家中,不然如何解释她的父兄对她不闻不问。  

  “对。”  

  她轻轻颔首,他的推论救了她,就让他以为这是他的府邸吧,以免节外生枝。  

  “湘怜,以前的我太忽略你了,我保证今后我将不再忽略你,我会好好爱你,给你  幸福。”他激动的表示。  

  白湘怜幸福地轻合上眼。“我相信你。”这就是她所追求的,她真不敢相信,从前  的渴望,在今日会如此简单的实现。  

  “我要你快乐,我不希望往后你会感到忧愁。”常常觉得她的笑容中总是带有一丝  丝的愁绪,不是他多心,他已经注意到好多次了,她好像没办法真正开开心心的笑着,  仿佛有事正困扰着她,到底是什么事令她心烦?他希望能解开她的忧愁。  

  “有你在我身边,我怎会感到忧愁。”她轻柔地说着,是他细心的发现她不时的忧  虑吗?她感到有些不安。  

  “你真这么认为?”她在说谎欺骗他,灵敏的知觉告诉了他,或许她是不想他担心  吧!所以他也就决定不拆穿她的谎言。  

  “当然,你是我在乎的人,能使我快乐的人自然也是你。”而能使她悲伤的人,除  了他亦无别人。  

  “想看我舞剑吗?”他突然天外飞来一笔。  

  “啊?舞剑?”她愣了愣,不明白他转移话题怎会转得这么快,眨了眨水灿灿的明  眸,更显娇美动人。  

  “对,我舞剑给你看。”之所以突然想舞剑,不外乎是要讨她欢心,可能在她看了  他舞剑之后,就不会记起其他令她不快的事来,他要看她真正的为他展露笑颜。  

  “可……可宅子里没有剑啊,你的伤又刚好,不宜使劲。”  

  “没有剑没关系,看。”  

  卫醉风探手折下一根树枝,双臂松离她那纤细的腰肢,跃身至庭院中。  

  她急忙小碎步奔上前,提醒道:“你的伤……”  

  “不碍事。”  

  卫醉风潇洒一笑,手中与长剑约莫一般长的树枝登时化为手中剑,飞扬出招。  

  白湘怜轻倚着梁柱,惊叹地看着他将手中的树枝当长剑使用,英姿飒飒,每招每式  中都带有一定的劲道,飞扬的长腿扫过满地落叶,教她看得迷了;她嘴角噙着可人的笑  容,随着他一招一式双眸熠熠生辉,悄悄地将他每个动作用力刻入心版。  

  卫醉风手是在舞剑,可他的双眸半分也离不开白湘怜身上,他望着她舞着剑,将情  意一一化入招式中,想像自己是与她一同翩翩起舞。  

  随着灼烫的视线,白湘怜恍如着了魔般一步步向他靠近,全然不怕他手中的树枝会  不小心伤着自己。  

  随着她的接近,卫醉风的剑势益发柔情,不具任何杀伤力,引她来到他身边。她的  眼底仅有他的存在,老早将忧烦的事给抛开了。  

  “要学吗?我教你。”  

  大掌稍微用力一拉,便将她揽入怀中,手中的树枝也移到纤纤素手中。  

  “我不会的。”  

  教她?她哪学得会。  

  “不要紧,只要跟着我的动作,就不会有问题。”他俯身将下巴轻搁在她肩上鼓励  道,一双大掌轻轻松松地覆在小手之上。  

  她不明究理地回头看着他,朱唇不小心正巧贴上他的唇,他开心一笑偷了个吻,她  则惊得连呼吸都不敢,由着他偷香。  

  “来,跟着我的动作。”偷香偷足了瘾,卫醉风这才执着她的手轻柔地在空中挥舞  着。  

  遭到他偷香的白湘怜这时是又羞又怯,根本没法专心注意他的动作,只是愣愣地由  着他带。  

  卫醉风也没将她调教成一代女侠的意思,不过是想和她一同旋舞罢了;他心满意足  地拥着她不停移动两人的身子,在每个举手投足间让两人更加亲密。  

  白湘怜由着他带领她飞舞,本是有些羞怯的,当他们两人愈来愈贴近,呼吸与气息  彼此交融后,她渐渐放开胸怀,嘴角的笑容也愈扩愈大,后来银铃似的笑声不住地由朱  唇间逸出,清楚的告诉别馆里的其他人,她有多么开心。  

  笑声是会感染的,听她开心的笑着,卫醉风跟着发出爽朗的笑声,早已遗忘与她舞  剑舞到哪一招去,仅知他的手和身体是在移动,可他俩的额却是始终亲密的相抵着,分  享彼此的喜悦。  

  她愈笑愈开心,阴郁一点一滴自她心间消失无踪,眉眼间充斥着他的脸孔,鼻息间  则是拥有他的气息。  

  “开心吗?”  

  “嗯,我好开心、好开心。”  

  她用力点头,好久不曾这样笑过了,这一笑令她心情好转,整个人也亮了不少。  

  “我喜欢你的笑,更喜欢你是因我而笑。”轻轻地啄了下不住娇笑的唇角,很简单  的心情,她快乐所以他快乐。  

  白湘怜给他的回应是绽放出更多的笑靥,眉眼间有着说不出的喜乐。  

  “我要你以后都这么对着我笑。”  

  他霸道的命令。  

  “好,以后我都这么对你笑,只对你一人笑。”她低声娇喃,给予他承诺。  

  “湘怜,我的爱……”  

  他动情的狠狠地吻住她唇角的笑花,收紧的双臂有着等不及拥有她的难耐。  

  炙烫的吻吻光了她所有气力,她娇软的臣服在他怀中,手中的树枝轻轻掉落在地,  但谁也没去留意,也不在意;他们所要留意、在意的人就在彼此怀中,其他事物皆已不  重要。  

  风,轻轻吹扬起,拂起两人的衣衫,凉凉的吹奏着这段不该有的感情,让察觉到凉  意的身躯倚偎的更近、更近。  

  一丝丝的细雨在屋外飘洒着,日渐寒冷的天候,教人没半点踏出屋外的意愿,全都  缩在屋内生火取暖。  

  小婉怕小姐会冻着,特地在火盆里生了火,再熬煮姜汤来给小姐祛寒,眼看着小姐  和卫醉风日益亲近,不论她怎么劝,小姐就是一个字儿也听不进。  

  身为下人的她能怎么着?唯有在一旁多看着点,不让卫醉风有占更多便宜的机会;  但想归想,可往往她都被指使开去做其他事,没办法看得太紧,现下只求卫醉风能恪守  君子之礼,不妄动沾染小姐的念头就好。  

  “小姐、少爷,请喝姜汤。”小婉捧着姜汤呈给在屋内读书的白湘怜及卫醉风,献  上姜汤后,她马上立于一旁,表面上是随时听候差遣,实际上也是在监视着两人有无逾  矩。  

  “嗯。”白湘怜轻轻应了声,并不急着喝热腾腾的姜汤。  

  卫醉风放下手中的书,见她没喝姜汤的意思,干脆拿起案上的姜汤递至她手中。“  湘怜。”  

  “嗯?”  

  “今天天候挺冷的,你先喝个姜汤暖暖身子。”  

  一旁的小婉不动声色偷看着两人的动作,卫醉风对小姐这样温柔,两人的相处简直  和情人无异。  

  白湘怜温婉的接过姜汤,顺从地喝了两口,见他自己的画汤倒是也没动上一口,她  细声央求着:“你也喝。”  

  闻言,卫醉风挑挑眉,似笑非笑地看着她。“小婉,你先下去,有事我再唤你过来  。”  

  突然被支了开来,小婉有些错愕。  

  见小婉动也不动,他充满威严地低喝:“下去。”  

  “是。”小婉心不甘情不愿地慢慢退下,身为奴婢的她,哪有反抗主人的道理?况且,她没忘,小姐特意吩咐过她,说是跟卫醉风说了这宅于是属于卫醉风的,也就是说  她得假装自己是卫醉风请来的奴婢才行,是以,卫醉风的命令她如何能不听。  

  轻轻地叹了口气,小婉乖乖退下,为他们合上门扉,她冲动的想趴在门板上偷听里头的动静,但又怕被发现,唯有黯然退下。  

  白湘怜见他命小婉退下后,房内仅剩他们两人,由于这已不是两人头一次独处,她早已习惯,也就没多想,轻轻啜饮着热烫的姜汤。  

  卫醉风迷人的眼眸沉醉地看着她喝姜汤的动作,因为感觉到小婉无一刻不窥伺着他  和湘怜,所以他才会特意要小婉退下;小婉这丫鬟胆大得教人怀疑,究竟是谁给她那个  权力来管主子的事?  

  以前他是不知道自己如何管理家里的仆佣,但,可以确定的是,他不会教家里的仆  佣爬到头上来作乱,看来小婉这丫鬟可得多留意些,他暗中记下。  

  被他看得浑身不自在,她轻问:“你不喝姜汤吗?”喝下姜汤后,整个身子暖烘烘  的,舒服得很,教她慵懒的想睡。  

  “顺如你意。”卫醉风笑得神秘,就着她的手,将她手中的姜汤移至唇边,轻轻啜  饮,紧盯着她的双眸,仿佛是要吃了她般。  

  白湘怜被他这么一看,两朵漂亮的红云倏地袭上颊畔。他盯着她的眼神好专注,好  ……暧昧,就像每回吻她般隐含着深藏的意义,她羞得双手几乎捧不住瓷碗。  

  长有硬茧的大掌轻轻摩挲着小手,一遍又一遍,挑起她的情欲。  

  “醉风……”她抵挡不住他的柔情攻势,娇羞唤了声。“湘怜,不要这样看着我…  …”他低嘶,眼瞳中呈现出他的挣扎;是的,每当她这般看着他时,他就会觉得她的天  地就是由他所撑起的,每每教他想将她紧紧拥入怀中恣意呵疼。  

  “为什么?”她不懂,难道他不爱她看他吗?  

  “因为每当你这样看着我时,我脑海中所想的事,绝对是你所无法承受的。”他的话说得再暧昧不过,熠熠发光的眼眸早已暗示她答案。  

  闻言,白湘怜羞得双颊犹似遭烈火狂焚般艳红,娇美得教人想一口将她吞下。  

  “湘怜,我是这样爱你,几乎要等不及拥有你那天的到来。”拿下她手中的瓷杯,低叹地说出潜藏在心中的浓烈情感。爱上她是件再简单不过的事,她是如此善良、纯真  、美好,他相信失忆前的他对她的情感定与现在无异。  

  “醉风,你爱我?真的爱我?”白湘怜不敢相信双耳所听见的话,他说爱她,没有谎言?是真实的?她是否还在做梦,才会听到梦寐以求的话语自他口中吐喃出?  

  “呵,我当然爱你,我不爱你要爱谁呢?”他笑她的傻气,轻轻地吻了下她的眉心  。  

  “我、我……”她高兴得不知该说什么才好。他真的爱她呵,不是在做梦,美好的  话语在现实中出现在她耳畔,她无须患得患失害怕他会不喜欢她了。  

  “不喜欢我爱你吗?”热烫的气息倾吐在她细嫩的肌肤上。  

  “当然不是,因为我也爱你,好爱、好爱你。”她爱他好久、好久了,久到认为爱  他就是活着最好的证明,他可曾知道?  

  “我们心意相通,真好。”盈握住她不住颤抖的小手,脑中突兀地划过一道疑问,  就是他爱她很令她讶异吗?否则她为何会如此激动,恍若无法置信?  

  “是啊,能和你心意相通,真好。”她喃喃重复他所说过的话,幸福的滋味盈满胸  口。  

  “过些日子,咱们挑个好日子成亲吧!”他已经想好了,入春时就是他娶她过门的  好时节。  

  “成亲?”他们能成亲吗?她的谎言能保有到成亲之后还不被拆穿吗?不!该说她  有勇气蒙骗他,与他成亲吗?  

  “是的,难道你不想跟我成亲?”相爱的人理当结为连理,况且他们早已有婚约在  身,成亲是迟早的事,不是吗?  

  “我想,我当然想。”只是她怕,怕如果真这么和他成亲,若有天他记起一切,肯  定会恨死她,再也不愿见她的;但要她如何拒绝他的要求,毕竟与他成亲一直是她的梦  ,再则,她也没勇气跟他说出实情来。  

  “既然如此,那你就可以安心的等着成为我卫醉风的美娇娘。”他笑着,完全不去  想她有任何反对的可能,心底慢慢拟定着计划,计划让她成为最美丽的新嫁娘。  

  “醉风,我想问你一件事。”这件事她非问不可,不然她的心便一日不能安定下来  。  

  “什么事?你尽管问。”他将她拉入怀,大掌轻轻拍抚她的背脊。  

  “你……还想不想要回复记忆?”  

  “说不想是骗人的,但失去的记忆并非说要回复就能回复,我不强求,日子总还是  要过下去。”总而言之,他听天由命,从先前每日每夜拚命的想追回过往,却只换来一  次次的头痛欲裂之下,终于明白他是将自己逼得太紧,如果上天注定他今生无法回复记  忆,那不论他做多少努力都是枉然;所以,他决定由着它去,或许有天,他会在醒来时  ,突然就记起一切也说不定。  

  “你有没有想过,可能你在回复了记忆后,就会发现我不如你所想的美好,那时你  会怎么办?”她怕,非常惧怕他会恨她;如何不恨?她骗了他呀,编织一个又一个的谎  言,就是要让他留下,留在她这个他所憎恨男人的女儿身边。  

  “不可能的,你是这般美好,而我又如此爱你,就算我恢复了记忆,我相信我依然  会像现在这样爱你,一切都不会有所改变;原来你一直以来所担心的事就是这个?!我  得说,你想的太多了。”了解她所畏惧的事后,他低笑着,并不认为在他恢复记忆后对  她的感情就会变淡,甚至是消失,爱就是爱,无论如何都会存在不会被毁去。  

  “希望你会永远记住你现在所说的话。”他的话稍稍抚平了她的不安。  

  “我当然会记住,你瞧,虽然我现在失去了记忆,可我仍然像失忆前一样爱你。不  是吗?所以不管我失去或恢复,对你的感情是永远都不会改变的。”抚着她柔细的发丝  ,他将事情想得很美好。  

  白湘怜轻抿着唇不语,因为他并不知道,失忆前的他根本就没爱过她啊,不安又慢  慢地在心底扩散开来。  

  “假如有一天,你发现我骗了你,你会怎样?”幽幽的又提起另一道疑问,内心是  惴惴不安的。  

  “嗯……这倒是得让我好好想想。”卫醉风故作沉思状,吓她。  

  白湘怜急了,她忧心忡忡地抬首盯着他看,深怕他接下来说出来的答案会令她心伤不已。  

  卫醉风偷偷看了她一眼,见她忧虑的表情既不舍又想笑,她何必如此忧愁?那不过是个假设问题,不是吗?  

  贝齿轻咬着下唇瓣,企盼由他脸上的表情寻得蛛丝马迹。  

  “如果我发现你骗了我,我会好好地惩罚你。”他猛然对她邪恶一笑。  

  他的话骇着了她,教她吓得说不出话来,他要惩罚她?是如何惩罚?  

  “我会这样惩罚你……”像是看穿她的疑问,他的唇贴近了她的唇瓣儿,恣意侵袭  怜宠。  

  白湘怜轻吟一声,感受他所带来的狂野心悸。原来这就是他所谓的惩罚,她恍惚地  想,这样的惩罚骇不了她的;小手悄悄地攀上他的肩头,不知何时,他已将她整个人移  到他怀中,让她坐在他的大腿上。  

  这吻愈来愈激烈,也愈来愈缠绵,一双大掌饥渴地抚着玲珑有致的娇躯,挑逗她绽  放出美丽的光彩。  

  两人的发丝交缠,漾出炫丽的光泽,唇舌相互追逐嬉戏,引起更多的激昂反应,两  具充满情欲的身躯交缠得更紧了。  

  大掌伶俐往秀发上一拨,拨开了发钗,打散了她的发,任由乌泽的香气包围住两人  ,她身上隐隐传来的幽香则是最佳的催情药,教他动情且无法自制。  

  卫醉风低吟一声,他的唇好不容易才自她的唇上离开,他急喘着气,盯着被他吻肿  了的红唇,瞧着、瞧着,他又万般不舍轻啄着,吻进她干净泛着清香的气息。  

  白湘怜初经情欲折磨,激情难耐地娇喘着,体内有股熊熊烈火正燃烧着要解放,可她不知该怎么做,只能紧紧攀附着他,犹如一株藤萝。  

  经情欲冲击的她艳美可人,教他见了又是低吟一声,努力克制高昂的欲望,不想吓着她。  

  “醉风……”  

  经这狂热的一吻,她老早忘了先前问他的问题了,眼底、心底仅有他的存在,她明白,他正努力自制,否则他们现下一定……思至此,水灵灵的眼眸弥漫着无限风情。  

  “湘怜,还太早。”  

  卫醉风低哑着声,右掌轻捧着垂散的秀发,移至唇边印下一吻。  

  他的动作无一不显示他的珍惜与爱怜,白湘怜见了感动万分。  

  “你的发被我弄散了……”他喜欢看她披散着发的模样,非常喜欢。  

  “所以?”  

  “让我来为你梳发……”  

  他的嗓音充满蛊惑,教人沉沦。  

  “好。”  

  她扬唇轻笑,不介意由他来梳她的发。  

  他的指忽地来到她的眉问,轻轻画着。  

  “怎啦?”  

  她不解他的动作。  

  “等我梳完了你的发,再让我来为你——点额妆。”他要在她的额间画上一朵与她最为相衬的寒梅,增添她的美丽。  

  “好,都由你。”  

  只要他喜欢,她全都没意见。  

  小手轻轻与他的大掌交握,在同意了他为她梳发、上妆后,她知道往后他们会更加亲密,因为这是夫妻、情人才能享有的闺房乐趣。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