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沈韦 > 点额妆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点额妆目录  下一页

点额妆 第二章 作者:沈韦

  自从救了卫醉风后,白湘怜就守在他身边寸步不离,亲自喂他喝下药汤并定时为他清洁伤口、更换伤药。  

  明知这么做很傻,可她完全克制不了自己的行为,一心想要看到他好起来。他身上的伤口前些日子不断在作祟,弄得他不断高烧,也让她衣带不解地整夜整日守着他,想  尽办法为他退烧,体力耗损已达到极限,小婉一直劝她去休息,但她就是放不下心来,  并非不信任小婉看顾人的能力,而是她想亲自照顾他,就算是掏尽心肺她也在所不辞。  

  小婉看了是忧心忡忡,劝小姐已不下数十次,可小姐没有一次听得进去,她也束手无策。  

  依小姐的说法是等那个男人醒来后,一定会马上离开,即可结束这段不该存有的感情,倘若事情真能这样发展,她便可放心了,但一颗心就不知怎地总放不下来,焦急的  好似会有事情发生。  

  别馆里所发生的事自是瞒不过厨房里的老嬷嬷及老总管,他们嘴巴上是没说什么,心里可是不赞同得很。碍于小姐的坚持,也因几乎是看着小姐长大,他们才没有将此事  回禀给老爷知道,不过他们心里莫不日夜祈祷卫醉风快些清醒、快些离去,好让别馆恢  复平静,他们可禁不起更多意外发生。  

  卫醉风经由白湘怜细心照顾后,情况是一天比一天来的好,气色也渐渐恢复不再死白,现在只差还没清醒过来。  

  白湘怜一方面期待他快些清醒,另一方面又希望他不要那么早醒来,他一天不醒来  ,她便可以在他身边多待一日;她明白这样的想法是可耻自私的,偏偏又控制不了自己  ,如果……如果他真的清醒了,她真的可以心平气和看着他离开吗?她甚至不敢去探知  这个答案。  

  像是顺应其他人的要求,这日卫醉风缓缓的、吃力的睁开双眼,旋即又觉刺眼疲惫  地合上。  

  这个小动作没让一直守在他身边的白湘怜给忽略,她的心扑通、扑通紧窒地跳动着  ,贝齿轻咬着下唇瓣。“……你醒了?”该来的总是会来,该是要面对现实的时候了。  

  厚重的黑幕将他紧紧包围住,他不知道在黑暗中走了多久,仿佛过了很久、很久般  ,每每在他要迷失时,便会出现一道温柔的嗓音引领他继续走着;他常常想,究竟是谁  在他身边不停地呼唤他?为了寻找答案,他努力的冲破黑幕,迎向光明。  

  当他费尽气力,好不容易走出黑暗时,却已是筋疲力尽……怎会这样?为何全身使  不出力来?出了什么事吗?满腔的疑惑等着他问出口,他竟不知该从何问起,也不知该  问谁。  

  可那道温柔如春风般薰人的嗓音再次在他耳边响起,他知道他找到人可以问了,但  前提是他得看清她的模样才行。  

  再度吃力地卷起犹如千斤重的眼皮,映人眼帘的是位像朵出水芙蓉般的人儿,她美  得似梦似幻,教他怀疑她是否真存在人间。  

  “你……”她是谁?记忆里没有她的存在,一道尖锐的刺痛狠狠撞击进他的脑子,  让他痛苦地拧了下眉。  

  “你觉得如何?还很难受吗?我派人再去请大夫过来。”诱人的红酥手探了探他的额,确定没发烧,犹是不放心地起身唤小婉去请大夫。  

  当她起身离开时,他舍不得见她离开,吃力地抬起右腕想拉住她,生怕她会就此消失,但他仅能碰触到她那轻纱般的衣衫,没能将她的人给留住,一股惆怅悄然潜入心间  。  

  她可会再回来?  

  像是顺应了他的呼唤似的,白湘怜娉婷翩然的又出现在他面前,她温柔地看着他,同时拉开两人的距离,不再像前些日子那样与他亲近;她知道,他不会喜欢她太靠近的  。  

  “你放心,我让小婉去请大夫了,不会有事的。”她轻轻笑着,笑容中含有淡淡淡的苦涩。  

  他就要离开了,不会再回到她的身边,其实上天对她够好了,她没啥好抱怨,该知足的。  

  “你……是谁?这里是哪里?而我又是谁?”疑问一股脑儿地向她倾倒而出,最后一个疑问吓到了他自己,同时也吓到了她。  

  是啊!他是谁?为何他一点都想不起来自己的名字、父母、家居何方,什么都没有  ,脑海里净是一片空白,空洞的可怕,所有记忆仿佛从这一刻才开始。  

  天!怎么会这样?!他究竟是谁?他得努力的想,得再想想,剧痛遽然向他的脑际袭来,痛得他忍不住双掌抱头。  

  “你……不知道自己是谁?”看着他痛苦揪拧着眉头,她不由自主地靠近他一点惊呼。  

  “我想不起来,完全想不起来,该死!”无论他如何努力搜寻,所得到的都是空白  ,头更加痛了,关于记忆却是毫无进展,他忿怒的低咒了声。  

  “你先别急,小婉去找大夫来了,你别急。”白湘怜比他更急,她慌忙的靠近他,安慰着。  

  “不该是这样的,我应该会知道自己的身份,而不是什么都想不起来,不该是这样的!”他气恼的对自己发起脾气。  

  “不要这样,记不起来不是你的错,因为你受了很严重的伤!”此刻白湘怜再也顾不得男女之防,扑上前去拉住他,不让他在气恨中扯动好不容易结痂的伤口。  

  “我受了伤?”为何会受伤?他蹙着剑眉,看着她,期望她能给他答案。  

  “对,你受了伤。”她轻握住他的手,试着让他平静下来,她的心为这突如其来的  状况乱糟糟的,不知如何是好。  

  “我是怎么受伤的?”垂首看了看颇为严重的伤势,依然没半点记忆,只知道身上  的伤尚未痊愈,依然痛着。  

  对自己,他十分不悦,也是茫然无比,是他笨得忘了一切吗?  

  “我不知道,当我见到你时,你已经全身是伤了。”她轻摇首,这也是她的疑问,不明白究竟是谁这么狠心伤了他。  

  “是你一直在照顾着我的?”在黑暗中,他唯一记得的是她的嗓音,这点他十分确定。  

  她轻轻点头。  

  “为什么要照顾我?你是谁?我认得你吗?”他并不迟钝,可以明白感受到她对他非常的好,且将他照顾得无微不至,为何她肯对他好?他们之间会仅止于是陌生人吗?  

  白湘怜愣了下,不知该如何回答,不,该说她不知道该怎么跟他解释。  

  “为什么不说话?我们不相识?”他将她的沉默推论为两人是陌生人。  

  “不是的,我们相识、我们相识。”她用力摇头澄清。  

  “那么告诉我,你是谁?”会是他的妹子?不!不像,他一点都感觉不出和她有兄妹之情,如果可以的话,他愿意和她拥有的是男女之情,他的心悄然渴望。  

  “你叫卫醉风,我……我是你的未婚妻——白湘怜。”话一说出口,她才惊然发现自己说了什么。  

  为何这么说?为何不告诉他他们早解除婚约了,为何?她害怕的不敢去深究,算是故意误导他来相信她的话。  

  “我叫卫醉风?你叫白香莲?充满香气的莲花?”他慢慢咀嚼两人的名字,很是陌生,她所给予的线索对他的记忆提供不了任何帮助,他挫败的想狂吼,却怕会吓着她,  唯有将怒火暗藏心底。  

  “是湘水的湘,怜惜的怜。”她纠正了他的错误,他反覆吟念她名字的模样,教她  时间认为她的名字由他念起来,仿佛被注入新的灵魂般。  

  “白湘怜……这个名字很适合你。”她是个让人一见就想怜爱的女子,教人舍不得  害她一丝一毫,他喜欢她的名字和……她的人。  

  喜欢她是很正常的事吧!况且她还是他的未婚妻,他怎会不喜欢她?  

  因他的称赞,她喜悦得绽放出娇美的笑容,就让她自私的保有这份小小的幸福吧!  

  卫醉风毫无异议地接受了她的说词,相信了她真是他的未婚妻,她看起来是那样善  良纯真,根本没有骗他的可能不是吗?何况,骗他这么个受了重伤又失去记忆的男人,  对她而言根本没有任何好处,不是吗?  

  “我们是如何相识订亲的,可以告诉我吗?”他急切的想知道所有有关他俩的事。  

  “我们两家本是世交,打小就订亲了。小时候,伯父、伯母会带着你上我们家来玩  ,后来……后来伯父、伯母去世后,你……有段时间就住在我们家,我们常常玩在一块  儿。”她悠然地想起从前那段美好的时光,没有仇恨、没有忿怒,有的是甜美与快乐。  

  他总是不会嫌她烦地牵着她的小手在花园里玩,采花儿给她戴,直到父亲的贪婪破  坏了这段美好的情感,解除了双方的婚约,霸占了他的家产,连带地将他赶出白府,将  他们自天堂打入地狱中。  

  从此,她不再知道何为快乐,整天闷闷不乐,大小病痛不断,于是便让父亲派人给  送到别馆来,而小婉也是在那时被买来服侍她的。  

  思及至此,她神色黯淡不少,假如不是贪婪蒙蔽了父亲的良心,相信今天的结果定  会截然不同。  

  卫醉风并未留意到她怪异的神态,迳自沉浸在想像中,想像着他们两小无猜的模样  。  

  “那我们是一直都在一起?还是没有?”他很好奇从前的他们是如何相处的。  

  “我们一直在一起,可有时你必须出外经商,而我,我就在这里等你回来。”她急  急忙忙地跟他撒着谎,旋即惊惧的发现,所说的谎愈堆愈高,可她已无法回头,只能由  着谎言掩盖丑陋的真相。  

  他举一反三地说:“所以我的伤很可能是出外经商遇上盗贼所致。”  

  “很有可能。”应是如此,否则她怎会在溪流中救起他?  

  “让你担心了,湘怜。”看着她因为照顾他而极为苍白的脸色,心底有说不出的心  疼,轻轻地握住她柔嫩的小手。  

  当温热的大掌覆上小手时,雪白小手轻轻一颤,水漾明眸似藏有千言万语般无言地  瞅着他。  

  此刻,卫醉风相信他醉了,就醉在她的双眸之间。  

  一瞬间,白湘怜相信她就要在他的注视中吐实,偏她又私心的想再多和他接近、想  再看看他的笑、听听他说的话,于是她不顾一切地隐忍下来,怯怯地朝他绽放出笑靥。  

  两人无言凝视,言语对他们而言不再重要,重要的是彼此现下的感受。  

  小婉自外头请大夫回来,所见到的就是他们两人含情脉脉地痴望着彼此,她心底暗叫声糟。  

  “小姐,我把大夫请来了。”  

  小婉的声音打破两人之间的魔障,白湘怜害羞地缩回手,抬首面对小婉无声不赞同的指责。  

  “大夫,麻烦您了。”白湘怜退了开来,让大夫好好看看卫醉风的身体究竟是出了什么问题,为何会忘记从前的一切。  

  老大夫仔细看着卫醉风的情况,不时低头皱眉。  

  看着老大夫阴晴不定的神色,白湘怜紧张不已,深怕他的伤势难愈;倒是卫醉风比她要乐观多了,他由着大夫问他问题,再予以回答,他想,他的伤再糟也不会糟到哪儿去,不如放开胸怀坦然面对。  

  “大夫……”  

  “白姑娘,他这是失忆。你瞧,他的头部曾遭到严重撞击,导致他遗忘了从前所有  。”老大夫指着卫醉风受伤的头颅道。  

  “那……他何时会好?”白湘怜看了卫醉风一眼,代他问出心底的疑问。  

  “这我也说不出个准来,很可能明天他就会记起一切,或是一年后、十年后、五十年后,更甚者,他永远都记不起来也有可能。”老大夫照实说,不让他们怀有过多的期  望。  

  白湘怜惊叹一声,不知该喜或是该忧。喜的是他可能永远都不会发现她所说的谎;忧的是,他真能忍受一辈子都记不起从前的事吗?  

  小婉惊讶地瞪大了眼,不知该说什么才好,怎会这样?明明该在他清醒后就离开的  ,现下他反而是失忆了,这该如何是好?她担心地看看小姐,怕小姐会再有出人意表的  举动。  

  卫醉风沉默地低垂着眉,心底自然会感到不好受,毕竟没有人愿意脑子一片空白的再重新活过,他想知道自己是个怎样的人,想知道自己做过怎样的事,但一切都是急不  得的。  

  “别急,或许你会慢慢记起。”老大夫安慰道。  

  卫醉风抬头看了眼焦急的白湘怜,启唇一笑。“没关系,有我的未婚妻照顾我,我  相信我会很快就忆起一切。”  

  是了,他痛苦,湘怜定比他痛苦,他不想让她担心,不想见她愁容满面的模样,他  得振作起来才行。  

  此时,小婉已经惊讶到说不出话来了,她来来回回地看着小姐和卫醉风,这究竟是  怎么回事?谁来告诉她?!  

  让卫醉风喝了大夫新开的汤药睡下后,白湘怜这才安心回房,小婉紧跟在她身后,  揪拧着眉峰,整个人是焦虑不已。  

  在两人进了房合上门后,小婉再也忍不住开口道:“小姐,你怎么能骗他你是他的  未婚妻?你不是说等他醒来后就会离开了吗?现在怎么办?他醒了,却忘了一切,你千  万不能留下他,倘若老爷知道了,铁定会怪罪下来。”  

  白湘怜沉默地坐着,并没有答话。事实上,她一颗心也是乱糟糟的,过多的谎言压  得她快喘不过气来,但她没有资格喊苦,是她撒下的谎,她得承担那后果,哪怕会苦涩  得教她咽不下。  

  “小姐,你别不说话呀,你说,现在该怎么办?”小婉巴不得马上将卫醉风扫地出  门,来个眼不见为净。  

  白湘怜轻声道:“我丢不下他……”  

  “什么?”小婉傻眼。  

  “小婉,你知道吗?当我说出第一个谎言时,我已经没有退路可走了。”她摇头轻  笑,想试着放轻松,佯装无所谓,可眼泪却泄漏她的秘密,她没办法表现得潇洒自在,  她心伤得不知如何是好。  

  明明知道这是错的,她却仍一意孤行。  

  “可以的,咱们去告诉他认错人了,他并不是小姐的未婚夫;再不然,跟他坦白,  说你们早已解除婚约,小姐不过是同他开个玩笑,如何?”小婉想着办法好摆脱卫醉风  。  

  “不!说出去的话,我并不想收回。”白湘怜想都没多想,直接否决。  

  “小姐,你不把话收回,难不成打算骗他一辈子?况且,能不能骗他一辈子都还是  个问题,大夫刚刚不也说了,他可能明天就想起来,也有可能一个月后想起来;要是他  记起一切,怨你、恨你,那你的心岂不是更难受?”小婉怕的是小姐会受到伤害。  

  “你别再说了,我自有打算。”她拒绝听进小婉任何一句劝,自私早已强占心头,  拔除不去了。  

  “什么打算?小姐,纸是包不住火的,好,就算你瞒住了他,那老爷那边呢?你别忘了,老爷随时都很有可能将你出嫁,届时你该如何是好?”小婉没将事情看得太容易  ,这个谎拥有太多破绽了。  

  “我能如何?呵,船到桥头自然直,小婉,那已不是我所能决定的了。”她幽幽一笑,笑中饱含凄楚之意。  

  “小姐,你真的不能留下他,你不能让一时的情感左右你啊。”小婉是劝得口干舌燥,却是劝也劝不动,怎地,她家小姐何时变得如此倔强来着?  

  “小婉,在我好不容易见到他,又能留下他时,你说,我怎么可能任他离开?而且  ,他失了忆又受了伤,要他走,岂不是要他的命?”当他再次出现在她的生命中时,她  就想牢牢抓住他了,这是她的私心。  

  “万一被老爷发现了,老爷他不会放过你的。”小婉逼不得已,唯有抬出白富贵来  。  

  “我不在乎。”她爹亏欠卫醉风太多、太多了,如果可以,就由她来代为偿还吧!  

  “小姐……算是小婉求你了,让他走吧!”小婉几乎要举手投降。  

  “醉风他不知是被谁伤了,让他这么走,若再遇上伤他的人,你想那人会放过醉风  吗?我不要他死,我要他过得好好的,我希望你能了解这一点。”像是没听见小婉的乞  求,她很是坚持。  

  “小姐,你总该知道不能对他付出感情的是不?”小婉觉得她的担心似乎是太晚了  。  

  白湘怜没有回答她,只是扬着带有轻愁的笑容。如果没有感情,她何必苦苦留下他  ;何必自称是他的未婚妻;何必为他的安危担忧。  

  小婉一见她的笑,就知道她阻止得太慢了,当初实在不该让小姐出门,只要小姐不  出门,就不会在溪边遇上卫醉风,那么什么事就都不会发生了。  

  “小姐,难道你不怕终有一天,卫醉风会记起一切吗?”  

  “我怕,而且怕得要死,但我就是控制不了我自己。”明知道最后的结果将是受到  伤害,她仍执迷不悔。  

  “我不想你后悔,小姐。”现在说再多都没用了。  

  “我不想去想那后果。”或许她会心碎而死,或许会悲痛欲绝,但那全都是她的选  择,她会坦然接受。  

  “小姐,你太傻了。”小婉不住摇首,不知该怎么帮她。  

  “可傻的值得,不是吗?”她是这样认为,小婉却不赞同,只是不住的摇头叹气,  悔不当初。  

  他叫卫醉风,自小失了父母,有个未婚妻叫白湘怜——这些全是白湘怜亲口诉说有  关他的身世,不多,甚至可说是简单得过火。  

  在喝过大夫重新开的药方,他睡了会儿,梦中是一片空白,什么也没瞧见,沉闷的  在月上中天醒来后,便再也睡不着。  

  他索性起身吃力地走出房门外,想看看外头的景致能否激起他一点记忆。  

  陌生,全然陌生的环境令他大失所望,没有任何帮助,他依旧记不起来,这里的一  草一木陌生得教他怀疑自己真住过这里吗?  

  他颓丧地倚着梁柱吁叹口气,究竟要等到何时,才能重拾过往?  

  秋风吹拂而过,愁人心间,他并不如外表看起来那般潇洒,毕竟白湘怜所给的资料  太少,教他连面对自己也觉得陌生不已。其实怪不得白湘怜,她是处在深闺的女子,怎  可能对他在外头的事一清二楚?  

  白湘怜,她美得令他动心,他相信若是其他男子见着她,定也会对她倾心不已;或许,他该庆幸他是她的未婚夫,将来可以名正言顺地拥有她。拥有她的感觉并不坏,他  相信她定然也是很在乎他,否则不会对他的伤势那样焦急。  

  他很想知道,从前他们是如何相处的,面对似水柔情的她,他拥有何种表情?  

  他想应是无尽的宠爱吧!不论她做错什么事,他都会不忍苛责,她值得让男人好好呵宠怜爱的。  

  想着白湘怜,他脸部的表情慢慢放松、放柔,黑得诱人的眼瞳里布满柔情。  

  想她,想着、想着,不免又想到身上的伤,身上各处大小不一的伤口明白告诉他,伤他的人企图置他于死地,或许是他好运,方能逃过一劫,但究竟是谁要他的命?是路  上的盗匪,抑或是他的仇家?  

  他有仇家吗?他不知道,唯一能给他答案的人恐怕只有白湘怜,但他随即又想起她应是不清楚他在外的事,不然她大可在他醒来时就告诉他了不是吗?  

  倘若身上的伤真是仇家所为,那么他得千万小心,对方若知道他没死,定会再出手  ;而更重要的是,他要保护湘怜的安全,他不要她因他受伤,所以就算是要拼上一条命  ,他都会想尽办法护住她。  

  为那不知名、不知脸的仇家,他黑沉了脸,双拳不由自主地紧握,恍若对方已出现  在他面前威胁着。  

  细碎的脚步声突然自身后响起,卫醉风猛然旋身怒喝:“谁?!”  

  “是我。”白湘怜苍白着脸,显然被他吓了一跳,离他有五步远轻道。  

  “是你……”卫醉风松了口气,本以为是仇家出现,差点令他倾全力去击倒对方,  幸好他没出手,否则定会伤了她。  

  “夜寒露重,你又刚醒,得好好的调养身子。”见他仅着单衣,她莲步轻移上前,  脱下披风就要为他披上。  

  “别。”卫醉风连忙轻轻按住她冰冷的小手阻止,她一身单薄,他怎忍心让她脱下  披风使他温暖。  

  “你会受寒的。”在他的大掌覆上她的小手时,她的心狠狠一颤,双眸无限柔情地  凝望着他,仿佛天地间就仅剩他一人。  

  “你放心,我不会有事的。”卫醉风自认身子骨比她健壮许多,这一点小风并不会  使他受寒。  

  “可……”她仍觉不妥。  

  “湘怜,别为我担心,只要好好照顾你自己就好。”他轻说着。  

  “那我帮你回房拿外衣让你披上好了。”她想出折衷的办法,旋身就要进房为他取  出外衣。  

  大掌轻轻松松拉住她,不让她东奔西跑。“别忙了。”但他一时没拿捏好力道,一  个用力,反将她旋带入怀。  

  白湘怜惊得倒抽一口气,不安地倚在他怀中,羞得不敢抬眼看他,卫醉风则干脆顺  着事情的发展将她圈人怀中,不再让她有离开的机会。  

  “你说,我们这样彼此不是温暖多了。”他轻轻在她耳边呵道。  

  她羞得不知该点头还是摇头好,唯有红着脸保持沉默。  

  “湘怜,你一直都这么害羞吗?”她羞得好像他们不曾如此亲密过,但他们订亲了不是吗?他相信若是从前的他,定也会常常情不自禁地将她拥人怀中偷香的。  

  “我……只是与你分离太久了,所以有点不习惯。”分离太久是实话;不习惯也是实话。小时候他们是玩在一块儿,但也不至于会搂抱在一块儿,这是她头一回被他抱住  ,安稳地臣服在宽广的胸膛。  

  “是我不好,太常离家,抛下你一人,相信我,以后我会一直留在你身边,不会让你感到寂寞。”温柔的话语无须经过思索,一股脑儿地对她倾吐出。  

  “真的?”她开心的寻求保证。  

  “当然是真的,我不会骗你的,湘怜……”轻轻的,在她的眉心烙下一吻,像是与她立下誓约般。  

  有了他的保证,加上他那柔情万分的吻,她高兴得不知如何是好,双臂悄悄探出,  将他搂得紧紧的,使他明白她内心的喜悦。  

  或许这是上天为了成全她,给她的机会,她要好好把握才行,否则将来定会抱憾终  生。  

  “湘怜,我相信在我失忆之前,我们的感情一定很好,你说是吗?”轻拥着她,望  着朦胧的月光,顿时觉得今夜的月色美得不可思议;庭中的花草在黑暗中看来别有一番  风情,连吹拂而过的寒风也不觉凉透人心,更重要的是怀中的人儿使他像拥有全世间最  珍贵的珍宝般欢喜着。  

  “嗯。”毫不犹豫,她轻颔首,很可怕,现在她撒谎已经到不会心虚的地步,她是个很可怕的女人,是吧?她这么坏,会不会有一天遭到天谴?  

  “如果我不要忘了以前的事,你说,今天的我们会有何不同?”他们会更加恩爱吧  ?!  

  白湘怜一震,没敢亲口告诉他那答案,如果他没有失忆,他们根本就不会碰面,他也不会像现在这般轻拥着她。  

  “怎么了?生气了?”他将她的无言当成是她在为他失忆一事生气。  

  “不,我没生气,我只是想与其拘泥于从前过往,不如让我们重新开始不是更好吗?”她佯装轻松地笑着,事实上她紧张得很,怕他会发现她话中另有涵义。  

  “没错,你说得对,就让我们重新开始,今夜这月、花、草、树、木都是我俩的见证,我卫醉风将会如从前一般爱你、怜你、疼你、宠你,以吻为誓。”这一回他不再是  亲吻她的眉心,而是锁定她那娇艳欲滴的红唇烙下他的吻、他的誓。  

  白湘怜扬首接受他的吻、他的誓,将一颗芳心以双手真心奉上,无法回头了,也不想回头,如果欢愉的过后将是天谴,那她将会无言接受。  

  月夜中,两人紧紧拥吻,不仅拉近彼此间的距离,两颗心也贴得更近、更近了。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