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沈韦 > 点额妆 >
繁體中文    点额妆目录  下一页

点额妆 第一章 作者:沈韦

  逃!快逃!浓重的喘息不住由口鼻间急促呼出,卫醉风跑得心肺都快裂了开来,身上多处伤口正流淌着鲜血,温暖的血液提醒了他,他还活着,尚未让敌人得手。  

  究竟是谁恨他人骨,非要他的命不可?否则怎会特地派杀手来狙击他?无论对方是谁,他都不会让对方得逞,就算拼下最后一口气,他也绝不容许自己像只被逼到角落无  力反抗的兔子般任人宰割。  

  急喘了口气,试着让自己在面对杀手时能有更多的胜算。想到多年来辛苦学习的武  艺,在碰上受人重金雇用的职业杀手时,仍几乎令他毫无招架之地,就让他感到惭愧;  如果今夜他能逃出生天,他会更加勤练武艺好防身,不会再让小人得逞。  

  夜幕及等人高的草丛成了绝佳隐身的环境,汗水虽不住自额际淌下,但卫醉风仍保持冷静,就算他今天要死在这里,至少也要让自己死得有尊严。  

  但职业杀手究竟是谁派来的?为了杀他,还特意支开他身边的所有护卫保镖,摆明非置他于死地不可;在商场上,他树立的敌人不少,许多人都有要他命的可能性。  

  可脑海中所浮现最有可能的人是白富贵,一个他曾经背叛他全然的信任,还夺去他所有家产的男人。  

  在他功成出现,白富贵当然会担心遭到他的报复,所以才会打算先下手为强吧!卫醉风冷冷一笑,笑自己将白富贵想得太过良善,才会又再次让自己沦落到这种下场。  

  深吸了口气,听到身后传来轻微的脚步声,当下握紧手中的长剑,看来杀手已找到  他的隐身之处。  

  灵敏的耳朵不仅听到杀手细碎的脚步声,也听到附近潺潺的水流声,他微低敛着眉  ,稳定心神。  

  “你逃得够久,该乖乖受死了。”蒙面杀手冷冷地看着受伤的卫醉风,本以为今夜  可以很轻松的解决掉卫醉风达成任务,万万想不到商人身份的卫醉风居然会有反抗能力  ,而且还撑了这么久,实在太出乎他意料之外。  

  “如果你有能力取走我这条命,就尽管来拿吧!”卫醉风冷冷—笑,出言挑衅,他  是够狂妄的了,明明打不过对方,居然还敢撂话要对方来取他的性命。  

  “卫醉风,你口气倒是不小。”杀手面对他的挑衅,讶异地挑了挑眉。  

  “好说。”  

  “我欣赏你的勇气,但是你的命,我还是要定了。”他杀过的人太多,很少有像卫  醉风这样勇敢面对生死关头的人出现,尤其是愈有权势、地位、名利的人就更是怕死;  凭卫醉风的勇气,待会儿下手时,他会尽量不让卫醉风死得太痛苦。  

  “我说了,有本事就拿去。”卫醉风依旧笑得云淡风清,仿佛未将对方看在眼底,  事实上只有他自己才知道心里有多紧张,通常他会在愈是紧张的时刻表现得更是镇定,  完全不让敌人看出。  

  “好。”缚在黑巾下的唇笑了笑,顺如卫醉风的心意,提剑冲上。  

  卫醉风定定立于原地等杀手冲上来,在凌厉的剑峰快要刺向喉头时,他迅速执起长  剑反击,两剑相击撞出火花来。  

  杀手很显然的以为卫醉风经过他大半夜的追杀早已筋疲力竭,根本就无力反抗,在  双剑相撞击的刹那间,这才发现他太小看卫醉风了。  

  在内力上,卫醉风自然敌不过职业杀手,他受对方内力的冲击不住地往后退,却也  眼尖的发现到杀手在经过先前的缠斗后,身上也有几道伤口,总算不会觉得自己输得太  过窝囊。  

  双剑再次交击,这回卫醉风已没多大力量能顽强抵抗,他被杀手的内力震得中了内  伤,嘴角缓缓地流淌出鲜血来,身上多处的刀伤也正跟他叫痛。  

  “呵,呵。”杀手冷笑看着他犹做垂死挣扎。  

  “是白富贵派你来杀我的?”在临死前,他想知道究竟是谁要他的命,也好死得明  明白白。  

  杀手一愣,并不答话,但他细微僵硬的动作已落人卫醉风眼底,清楚的说出了答案  来。  

  果然白富贵就是幕后主使者!  

  “死人不该知道太多,受死吧!”杀手冷冷道,扬剑用力一劈,劈中卫醉风的右肩  头。  

  在长剑砍中右肩时,卫醉风算是临死反扑,右手里的长剑也往前一刺,刺进杀手的  左肩,杀手一个吃痛,眉一皱,扬腿将卫醉风高高踹出。  

  卫醉风经杀手用力一踹,胸口受创,于飞扬半空中时吐出鲜血,整个人像失了力气  般高高飞出、飞离——扑通一声,杀手在为自己点穴止血时,急忙抬头一看。该死!他  都忘了附近有条溪,经他刚刚那重重一踢,卫醉风恐怕是落水了,他立刻奔至溪边,点  燃火折子细看,只见四周点点血渍,早已失了卫醉风的身影,再瞧这高涨奔流的溪水,  只怕早就将卫醉风不知带到何处去了。  

  他很有信心,经过他的重创,再加上落人冰寒的溪水中,卫醉风根本就不可能有任  何活命的机会。他笑着掏出一块黑色方巾轻拭长剑上的血渍,在将长剑拭净呈现光洁无  比的模样时,才满意地将黑色方巾抛入水中,就让沾染鲜血的方中当卫醉风的陪葬品吧  !  

  任务达成!他可以回去覆命,领取应得的黄金。  

  秋风愁煞人心地吹啸着,卷起满地落叶,复又抖落,这样的天候里,实在不适合出  游,但在溪岸边却伫立着一对主仆,小丫鬟小心翼翼地搀扶着柔弱无骨的小姐,生怕她  会不小心跌跤。  

  “小姐,天凉了,你的身子骨又不甚健壮,这里也没啥好看的,我们还是回去吧!  ”丫鬟小婉轻声劝着。  

  “我还不想回去。”白湘怜轻摇了摇首,水灵灵的眼瞳淡淡飘撒着轻愁。  

  双眸望去,净是一片萧条,天地万物失去了应有的生气,就像她一般;待在这里,  她是自由的,没有人会管束她,她就像被放逐般,让爹亲给送到乡下别馆。  

  美其名是让她专心养好身子,实际上,在家中她原本就是可有可无的人物,在爹心  中,她远不及兄长来得重要、有用。如同爹爹所言,她迟早会嫁人,不再是白家的人,  如果说,她对白家有什么价值,可能就只有出嫁时,男方所给的聘金吧!是以,她有没  有和爹亲同住根本就不重要,何况爹爹和兄长也忙得没时间关心她。  

  她更是明白,之所以会被爹爹送到别馆来,是因为如果留在城里,她这副无用的身  子骨免不了会有小病小痛,若是家里常有大夫出入,外头的人总是会知道白家出了个这  么没用的女儿,届时恐怕就不会有提出大笔聘金上门提亲的人了,毕竟没有人会愿意娶  一个没用的妻子回家供着;若是让她待在乡间,所有问题就不会出现,爹爹可以高高兴  兴地等着将她嫁给出价最高的人,这就是她唯一的价值所在。  

  她明白爹爹的用意,很是伤心,却无力抗拒,这就是她的命,不是吗?  

  凄迷的眼眸看了看灰白的天际,轻轻地叹了口气。  

  丫鬟小婉虽然知道她心底的阴郁,可她不过是个丫鬟,除了尽心尽力照顾小姐之外  ,白家哪有她说话的余地。  

  “如果我们能一辈子都待在这里,不知该有多好。”白湘怜幽幽地说出心底的期盼  。倘若可以选择,她宁愿一辈子都不回家,就这样让她老死在乡间的别馆,未尝不是件  好事。  

  小婉不知该怎么回应,唯有沉默以对。  

  “我曾经……”白湘怜陷入遥远的回忆当中,曾经她也快乐过,曾经有人对她是万  般的好,但那人已自她生命中彻底消失了,他不会再出现,不会再对她好了。  

  “嗯?”小婉不解地抬眼看她显得失落的侧脸,不明白她怎么不接着说下去。  

  小婉,你瞧瞧溪岸边,那里是不是躺了一个……人?”她眯了眯眼,发现溪岸边有  些不对劲,经她仔细一看,讶异地发现溪岸边竟躺了一个人。  

  “啊?!好可怕,小姐,咱们快回去吧!”小婉顺着她的手势望去,果真看见一个  人躺在溪岸边,她吓得全身发抖,忙拉着小姐要离开。真是倒霉,久久才出门一次,竟  就让她们主仆二人撞见一具死尸。  

  “我们过去瞧瞧。”白湘怜也不管小婉心底如何想,挣脱开小婉的搀扶,往前走去  。  

  她不明白,为何自己的好奇心会如此强烈,其实,她心底也是很紧张的,但如是见  死不救,这事儿,她做不出来,现在她只希望那人还活着。  

  “小姐,别去啊,我们去叫人来吧!”小婉吓死了,她没想到平日弱不禁风的小姐  胆子会那么大,居然想走过去瞧个分明?假如……假如那个人已经死了,那该如何是好?  秽气啊!小婉又想到小姐的身子不太好,如果那个人死得难看,小姐被吓晕、吓出病来,岂不糟糕?!  想到这儿,她急忙追上去。  

  “小姐,别碰啊!”但她还是晚了一步,只来得及出声要她的好小姐别乱碰那具…  …很可能已成为尸体的人体。  

  白湘怜没理会小婉的呼唤,迳自将那人扳过面,想确定对方是否还有呼吸,在看到  对方的脸孔时,她吓了一跳,呼吸梗在胸口,旋即紧张的以手确定他是否仍有呼吸。  

  还有呼吸!他还活着,她要救他,一定要!瞧见他全身湿透了,身上又是血又是泥的,她怕得几乎要掉出眼泪来,但现在不是  哭泣的时候,她得想办法救他才行。  

  “小婉,你快去找人来帮忙,快!”她难得大声喊着。  

  “啊?”小婉愣了愣,反应不过来,难道这人没死?  

  白湘怜急切地回过头命令道:“快啊!”  

  “是!我马上去找人来帮忙,小姐,你留在这里,别乱跑。”小婉难得被她一凶,  也来不及细想,就忙着跑开照她的吩咐去做。  

  小婉离开后,白湘怜紧紧抱着失去意识的卫醉风,泪无声滑落,为他所受的苦。  

  怎么会这样?他为何会浑身是血,又落人冰寒的溪水中,究竟是出了什么事?拥抱  他的双臂感受到他身上不住传来的寒意,她吓得打了个冷颤,忙脱下身上的披风,紧紧  覆盖在他身上,不再让他受寒。  

  秋风飒飒吹过,吹着她柔弱的娇躯,却吹不走想救他的意志。  

  “你不会有事的,不会有事的。”她像是在跟他保证似地不住低喃。  

  原以为这辈子再也见不到他了,万万都没想到会在这种情形下与他再次相见,而且  他还伤得这么重,会不会有事?  

  她无声的向上天祈求,不要让他出事,千万不要。  

  看着他身上各处的伤口逼出了她更多忧伤的泪水,小婉怎么还不快些回来?她好害  怕!真的好怕会来不及。  

  如果可以,她愿意以自己的性命来交换他的健康,真的,她愿意。  

  “醉风……”一滴泪,悄悄地滚落在他的颊上,但气息微弱的他早已无法给她任何  回应。  

  不论她说了什么、求了什么,他都听不见,也看不见。  

  冷风持续吹着,打击着她残弱的身躯,也打击了她的信心,她可以惊慌的感觉到他  的生命力正一点一滴在流逝中。  

  怎么办?她到底该怎么办?  

  除了将他搂抱得更紧,为他挡去寒风外,她是一筹莫展。  

  “小婉,小婉,你究竟是上哪儿去找人?为什么还不回来,为什么?”她焦急的低  嚷,双臂则将他紧紧圈住,生怕一个不小心,他就会消失不见。  

  “上天既然让我们又再次相遇,她不会残忍的再将你夺走,是吗?是吗?”等待的  心慌乱不已,仅能不断地自说白话好让悬在半空中的心安定下来。  

  不过没有用,她依旧非常担心他的情况,小婉再不来,恐怕会来不及。  

  垂首看着他死白的脸孔及泛紫的嘴唇,她甚至不敢去看由他身上不住淌在她身上的  液体,究竟是溪水抑或是他的鲜血,她没有那个勇气;但她知道不能再这样耗下去了,  得想想办法才成。  

  看着他健壮结实的身躯,她不住想,她能否背得动他?不管背不背得起,无论如何  都得尝试看看。  

  她毅然决然的想要背起足足有她两倍大的身躯,她完全没想到,养在深闺的她根本  没做过粗活,凡事都有丫鬟仆人在身边打点,拿过最重的东西要算是茶杯了,她怎么可  能背得起一个成年的大男人,却天真的想试上一试。  

  吃力的想将犹在昏迷中的卫醉风扛在背上,这一点点的小动作就已经让她气喘吁吁  ,说不出话来,更遑论是要背他了,此时,她不得不承认要背他去求救是个傻念头。  

  就在她愁眉不展的同时,小婉终于带了两个大男人出现了。  

  “在那里,快!”小婉催促着那两个大男人赶快救人,看见小姐暖昧不清的跟那个  昏迷的男人相拥抱时,她吓得魂都要飞了。该糟了!她家小姐可是黄花大闺女,怎能跟  个不知名的大男人如此靠近,事情若传了出去,不只小姐不要做人,她这个没善尽照顾  责任的丫鬟也会被老爷给打死的。  

  两个大男人匆匆赶到白湘怜身边帮忙抬起卫醉风。  

  “我家小姐就是心肠软,见不得有人受伤,才会这么急切想救人。”小婉拉拉杂杂  的跟两个大男人解释她家小姐出人意表的行为,以挽回小姐的闺誉。  

  “快,把他送到白家别馆。”白湘怜压根儿没去注意小婉说了什么,紧紧跟随在卫  醉风身边,以免他们不小心把卫醉风给摔了下来。  

  小婉可不管她家小姐的心思有无在她身上,她忙着看在她去找人的这段时间,小姐  有没有事。“小姐,你的披风……”不看还好,这一看,她又吓白了脸,她的好小姐身  上沾染了许多鲜血,身上的披风早就脱下披在那个男人身上,天!她要昏了,如果小姐  因此生了病可怎么办?  

  她着实不明白小姐为何会这么担心那男人的情况,急得好像与对方十分熟识。  

  “小婉,大夫请了没?”白湘怜小跑步紧跟在后,抽空间着身旁的丫鬟。  

  “请了,我让人去请了,小姐,你的披风……”小姐跑,她当然得跟着跑,她边跑  边问,关心的仍是小姐的身子。  

  “我没事,我没事,你别管披风了。”她心乱如麻,朝帮忙救人的两个大男人喊道  :“你们快些将他送到白府别馆,快!  

  “是!”听了她的命令,那两个男人也不好有所耽搁,当下加快脚步,迅速拉开与  她们的距离,直奔白府别馆。  

  白湘怜半点也不敢慢下来,她试着以最快的速度跟上,一旁的小婉则是吓出一身冷  汗,生怕小姐会不小心跌跤。  

  “小姐,你跑慢点、跑慢点,小心脚下的石子。”她唠唠叨叨像个老太婆似的提醒  。  

  一路上就只听闻她的声音,白湘怜根本无心思去回应,一心仅想快点赶回别馆。  

  大夫彻底检查治疗过卫醉风身上大大小小内外伤,留下药方后便离去了;大夫走后  ,白湘怜一直守在卫醉风的床榻边,不敢离去。  

  “小姐,由我来照顾他吧,你去休息好吗?”小婉婉转的要将她请出,毕竟孤男寡  女的,虽然别馆里只有她和一名看门的老仆及煮饭的老嬷嬷,可总也不好共处一室,小  姐的名声还是要顾好的。  

  “不,我不走,我要等他醒来。”白湘怜摇摇头,她早已换好一身干净的衣衫,静  心的想等待他睁开眼醒来,大夫说虽然他的伤很重,要治疗很久,但可以确定性命是保  住了,不过她还是得亲眼确定他平安醒来,才能真正放心。  

  “小姐,这样是不行的,事情若传了出去,对你不好,老爷和少爷会很生气的。”  小婉实在不知该拿她如何是好,又不能强行将她押出去。  

  她摇头轻笑。“小婉,你不懂。”  

  “我就是不懂小姐你为何那样关心他。”这个男人无论她怎么看就怎么陌生。服侍了小姐多年,她可以非常确定,小姐所认识的男人不超过五个,所以就不明白小姐为何  会对这个男人这样特别,会那样怕他出事。  

  “小婉,你不明白的事多着。”白湘怜并不急着解释,只是温柔地以纤纤素手抚过  他的发,看他连在昏迷中都揪拧着眉峰,知道他正受着极大的苦楚,大夫说他受了这样  重的伤,在溪水中泡了那么久,还能保住性命简直是奇迹。  

  “小姐……”  

  “小婉,你去厨房看看老嬷嬷将药煎好没?”她轻柔地抚着他头上的伤口,他的身上有着大大小小不同的伤口,每看见一道就像是割在她心上那样痛,那样令她难受。  

  “我……”小婉要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令她好生为难。  

  这男人还在昏迷中,应该不会对小姐怎样吧?再看看小姐的表情,有着她从未见过的喜悦、温柔以及心疼,她见了好怕、好怕,怕会发生什么无法控制的事来。  

  “快去啊,小婉。”白湘怜头也没回地催促着。  

  小婉一走,白湘怜痴痴的眼眸依然紧紧锁定在卫醉风身上,她的心底是忧喜参半;喜的是为了能再见到他,忧的是当他见到她时,恐怕不会高兴到哪儿去。  

  是以在他醒来之前,就让她做个美梦也好,假装……假装他会很高兴见到她,就像她一样。  

  她明白她的想法很不知羞、很大胆,但却是她最真实的心情,能不能……能不能就在这座父兄毫不关心的别馆里,让她悄悄的放纵一下?  

  她的心蠢蠢欲动,望着床上的人,当下蠢动的心更加坚定,就让她在他醒来之前,做一场美梦吧!  

  这样的要求并不过分,不是吗?不是吗?  

  她不断地说服自己,只是让自己做个梦罢了,对所有人都不会有影响,只是让自己  在未来的日子好过些,这样应该可以吧?  

  “小姐,药煎好了,我来喂他喝下吧!”小婉捧着药碗出现,看她依然保持相同姿  势痴然望着床上的男人,心底的不安渐渐扩大再扩大。  

  不行,她得想法子让小姐不要将全副心思放在这男人身上才行。  

  “让我来。”白湘怜不打算让小婉照顾他。  

  “不行的,小姐,这种工作让小婉来做就成,你千万别动手。”小婉哪敢让她动手  喂这男人,那样太亲密了,不行、不行。  

  “小婉,让我来。”白湘怜十分坚持。  

  “小姐,这样是不行的,你该明白,请你别为难小婉好吗?”小婉几乎要跪地求饶  了,平时她家小姐凡事好商量得很,怎么到了这关头,竟这般固执,天!她简直是一个  头两个大。  

  “小婉,你应该晓得当爹爹派人来接我回去,就是我要成亲的时候是吧?”白湘怜楚楚可怜地看着小婉。  

  “是。”小婉点点头,不明白她要说什么。  

  “我曾经对我未来的生命不抱任何希望,也没有任何事可以值得我去期待,但他出  现了,你知道吗?我认为我可以好好把握住这段时光,这样的话,将来不论是嫁给什么  人、嫁到何处,我都能存有一份美好的回忆。”  

  “但是小姐,这人来历不明啊!”小婉听了是急得跳脚,不会吧?她家小姐的意思  是要跟这男人有所牵扯?这事儿万万不能发生,千万不能。  

  “他并非来历不明,他曾经是我的未婚夫。”她笑着流泪,有着满腹心酸,曾经以为他们会幸福地过着快乐的生活,结果事实却出乎她意料之外,没有了他,她已不知何  为幸福、何为快乐。  

  “什……什么?!”小婉被吓傻了,她怎会从不知道小姐有个未婚夫?打她十二岁进白家照顾小姐起,就从未听人谈起过。  

  “在你到白家之前,我们就解除了婚约,所以你才会不知道这段往事。”这样的有缘无分着实教她伤心,他永远都不知道她早已将一颗心放在他身上,再也无法容下其他  男人了。  

  “为什么?”她不懂,看小姐的模样,明明是爱着这男人,但为何会解除婚约?  

  她摇摇头,没打算说出事实。“很多事实的背后,都是丑陋难堪的。”  

  “那……那……”那她还能狠下心来阻止小姐吗?小婉疑惑了。  

  “小婉,你放心,当他醒来时,他会巴不得马上离开,不会有任何事发生的,我只想在他昏迷的这段期间好好照顾他,成全我,好吗?”白湘怜恳求地看着小婉。  

  小婉并非铁石心肠之人,没办法狠下心拒绝小姐唯一的要求,唯有点头同意,将手中的药碗交给了小姐。  

  “谢谢你,小婉,谢谢。”她真诚的向小婉道谢,轻捧着药碗,轻扶起卫醉风要喂他吃药。  

  小婉明白此刻她不该打扰小姐和那男人的独处,她悄悄退下,轻轻的为他们掩上房门,低叹口气,如果这是小姐想要的,她会成全她。  

  “醉风……”房里头的人儿则是饱含情感地一次又一次呼唤心上人的名字,像个伴  侣般羞红着脸以口哺喂他喝下苦涩的汤药,一口接一口,注入源源不绝的痴情与渴望。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