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沈韦 > 痴狂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痴狂目录  下一页

痴狂 第七章 作者:沈韦

  阎祯又来到“龙腾”和岳龙腾面对面洽谈合作事宜,蔚少瞳没打算让老板知道她和阎祯的关系,所以待阎祯仍是有礼且生疏,她这样的态度令阎祯有些不满,难道他见不得人吗?

  因为熟知她的个性,所以他才没表现出不悦来,平和地跟岳龙腾商谈。

  蔚少瞳战战兢兢地在一旁协助,深怕岳龙腾会看出端倪来,惹来尴尬,或许是她太多心了,没人会看出今日的她和昨日的她有何不同,她也就别再多虑、胡思乱想。

  两个男人很快就谈妥合作事宜,事情实在是顺利得教人讶异,本以为还会拖上几天才有办法说服得了阎祯,没想到不一会儿工夫,他就答应了,而且看起来心情还算不错。

  蓦的,蔚少瞳脸红地想起昨夜那一幕幕绮丽的场景,心跳加速不已。

  像是与她心有灵犀,阎祯就在此时抬首望向她的眼,看透她想到了什么,恶意地朝她挑挑眉。

  他那挑眉的举动,又惹得她双颊似被火焚烧,轰的一声,红艳艳的,好不娇俏动人。

  岳龙腾没发觉他们之间的暗潮汹涌,情绪仍是处在亢奋当中。呵!呵!他没想到阎祯会这般好说话,还以为阎祯会给他吃闭门羹,直接回绝,看来他的运气不错,可能碰上阎祯心情正好。

  “那我们就这么说定了,阎先生。”岳龙腾开心地下了结论。

  “嗯!”阎祯轻颔首,仍是一派潇洒。

  “对了,阎先生,我一直都还不知道你的落脚处,方便的话,我可以提供临时住所。”

  怕阎祯没地方住,岳龙腾立即想到他还有一间闲置的公寓。

  “谢谢你的好意,岳老板,不过我现在已找到住处了。”他淡笑地回绝岳龙腾的好意。

  坐在一旁的蔚少瞳则是欲言又止,她的心已分成两半,一半是希望他能接受老板的好意;另一方面却又希望他留下,因此他的回答令她又喜又忧。

  “那就好。”岳龙腾呵呵地笑了笑。

  忽然间,不知为何,岳龙腾神经居然敏感地发现阎祯的目光似乎常常停留在蔚少瞳身上,难道阎祯对蔚少瞳有兴趣?如果真是如此,他会举双手赞成,毕竟蔚少瞳是个不可多得的好女孩,而阎祯亦不是花心大少,他们两个十分相配。

  想着,想着,岳龙腾已动起当红娘的念头。

  阎祯轻而易举看穿岳龙腾心底所想,他又淡淡地笑了,诚如他所料,岳龙腾留意到一他不寻常的举动,有了岳龙腾这个助力,这样他不只是工作后,连工作时也可……

  没错!这就是他的目的,所以他卑鄙地故意在岳龙腾面前露出小小破绽来。

  望着他的轻笑,蔚少瞳的心冷不防地颤了下,不明白他因何而笑,可心情却莫名地随他的笑而感到愉悦。

  她无意识地跟着他笑,让在一旁观察的岳龙腾心里马上有了底。

  “呵!阎先生,在你负责拍摄平面形象广告的这段期间,我就请蔚小姐来协助你。”

  为了让他们两个能有更多的时间培养感情,岳龙腾想出绝妙好计。

  “啊?”蔚少瞳一愣,平常这些事都不是由她负责的,她仅需跟在总裁身边为他处理大小事务,怎么今天会突然改变任务?而且她完全不懂摄影啊!她无法了解岳龙腾心底在想些什么。

  “好的。”阎祯扬起愉悦的笑容,接受岳龙腾的好意。

  “就这么说定了,阎先生,蔚小姐是我最得力的助手,最教人激赏的便是她的工作态度。”岳龙腾扬扬眉,是要阎祯好好把握。

  “我明白。”面对外人对妻子的称赞,阎侦毫不吝惜地展露出爽朗的笑容来。

  是的!在他心底,她已是他的妻子,不管有没有举行过婚礼,她的身分一直是如此。

  在确定合作事宜无误后,两人又聊了一会儿,岳龙腾才起身送他离开。

  蔚少瞳自是跟着老板的动作送他出门。

  三人走了一小段,送阎祯来到电梯前,手尚未按下下楼的按键,电梯门已然开启,里头走出一名亮丽新潮的女子。

  “岳总裁,好久不见!”她正是近来走红的女星——白灵悠,她巧笑倩兮地和大老板打招呼,时逢她正起步,不多讨好大老板让她多拍些广告怎么成?她还想藉由手中正在拍摄的这支手机广告大红特红呢!

  “白小姐,你好。”

  岳龙腾聪明地知晓她想攀搭关系,特意与她拉开些距离。基本上,他是不在乎公司的产品找什么样的人代言,只要对方的说服力够,能引起广大回响就好,可私底下,他就不喜欢和一些热中攀权附贵的女星扯上关系。

  “岳总裁,我在楼下正要拍摄新的手机广告,趁着开拍前,来跟您打声招呼。”白灵悠扬起练习了不下千百遍的笑容,明媚的大眼适时地眨了两、三下。

  “嗯!”岳龙腾笑笑地敷衍。

  从一见到白灵悠出现,蔚少瞳的脸色便由红转白,身上的热度也慢慢降低,她甚至悄然别过脸去,打心底不愿见到白灵悠。

  一直注意着她的阎祯发现她不寻常的举止,眉头拧紧,以为她是身体不舒服,压根儿没去想是白灵悠造成的关系。

  “呵!呵!呵!对了,岳总裁,这位是?”

  娇笑几声,白灵悠没忽略掉站在一旁的酷哥。

  哇!好帅!也好眼熟。

  “他是……”正待岳龙腾要介绍阎祯时,白灵悠已先认出他来。“啊!你是阎祯!阎祯!好久不见了,你好吗?”

  “嗯。”在阎祯的记忆库里,她是不存在的女人,是以,他仅是哼了哼,没向白灵悠报以对等的热情。

  瞧见白灵悠认出阎祯来,蔚少瞳的脸色更为死白,慢慢地退了开来。

  她记得白灵悠,也知道白灵悠,她没忘写有白灵悠名字与电话号码的字条曾被祯扔进垃圾桶里,虽然他将它扔掉,却仍造成她的一夜无眠。

  她无法不去想白灵悠究竟长得什么模样,有着何种嗓音,直到她的精神状况愈来愈不好的时候,才在电视上看到白灵悠美丽的脸庞与姣好的身段。

  像白灵悠这般美丽的女子都会喜欢上阎祯,这对当时的她而言无疑是莫大的打击,因为她一直都不起眼,像是缩在角落的小老鼠,要她如何相信自己有能力固守得了未婚夫的心,尤其是,他对她没有男女之情;尤其是,他是为了承诺而娶她。

  事情该是过去了,她不该在意白灵悠。而她也不是那只永远缩在角落的小老鼠,她该坦然面对白灵悠的出现。

  冷静!冷静!她早该料想得到白灵悠终会有出现在她面前的时候,不是吗?毕竟白灵悠为公司生产的手机代言。她不该感到惊讶,她要冷静下来,没有什么的。

  瞧!祯不也一脸没认出对方的表情,那她有啥好担心的?

  在她不断给自己信心后,她的脚步终于又缓缓踏向前,不再退却。

  本见她退后的阎祯已要探出手拉回她,但在见到她又踏向前后,才稍稍放心地收回手。

  “我以为你在国外呢!”白灵悠仍是自顾自地说着。

  这回阎祯没给她任何回应,连哼声都嫌懒,任由她说去。

  “你能回国真是太好了,对了,你怎会出现在‘龙腾’?不会是要为‘龙腾’的广告掌镜吧?”白灵悠的眼珠转了转,马上转出心得来,心喜惊问。“是的!阎先生准备为‘龙腾’拍摄一组平面形象广告。”

  见阎祯的态度冷冷的,岳龙腾好心地跳出来打圆场作说明。

  “那真是太好了!我一直都很喜欢由阎祯掌镜,自十年前合作过一次后,我便念念不忘了。”她这是在暗示大家,如果她能成为阎祯广告中的女主角,她肯定会乐翻天!

  “呃……”岳龙腾苦思着该如何回绝她,他可不想公司的平面形象广告拍出来会成为业界的年度笑话。

  “你不适合。”阎祯冷冷地回绝,完全不留余地。

  他的回绝让温度重回蔚少瞳冰冷的身躯,她不再颤抖,轻笑地望着他。

  “什……什么?”白灵悠楞愣地瞪着他看,再怎么样,他也不该这样不给面子吧!她可是白灵悠啊!正在窜红的玉女红星!他怎能说她不适合?她又哪里不行了?

  愈想愈是火,当年,在他为她拍摄清凉写真时,她可也是卯足了劲勾引他,不为什么,就因为他对她的漠视,她要他跟所有人一样败倒在她的石榴裙之下,结果,她结结实实吃了好几次闭门羹,特意留了电话给他,等了许多天,也没等到半通,询问的结果竟是丢到垃圾桶去了。

  啧!这人简直不是男人!

  要不是他的声势如日中天,她又需要藉由他的名气与拍摄技巧往上爬,她岂会再理会他?哼!

  “你不适合。”认为她没听清楚,他再次重复。

  他的冷漠让场面尴尬不已,也差点让岳龙腾笑出声来,可他强作镇定,才让白灵悠保有最后颜面。

  “呵!呵!没关系。我会继续努力的,总有一天,一定会有适合我的广告出现,到时,请你一定要再与我合作。”尽管气得半死,白灵悠仍是表现出最好的仪态来,笑笑地说,其实心底已经开始诅咒他祖宗十八代了。

  阎祯无聊地撇撇嘴,没告诉她,他不会再走回头路去拍摄清凉写真,就算给他再多钱,他也不会拍。

  当年他是为了家计,也是因为没有半点名气,没人找他拍照,才会去拍那些照片,而现在,他不再有生活上的负担,可以拍他想拍的东西了。

  “啊!导演一定在找我了,我得赶快下楼去,岳总裁,阎祯,再见。”白灵悠为自己找了个藉口退场,赶忙下电梯,逃也似地离去。

  白灵悠一离开,马上又恢复宁静,岳龙腾这才把刚刚没笑出来的分全给笑出来。

  “哈!哈!哈!”真是太有趣了!太有趣了!

  光看刚刚阎祯漠然和白灵悠对阵的情景,就更加促使他把蔚少瞳推销给阎祯的决心。

  看来他们这杯喜酒他是喝定了!

  难得看岳龙腾笑成这样,蔚少瞳看得双眼瞪得如铜铃大,不解老板因何而笑。

  知晓原因的阎祯没为她解答,是不想让白灵悠这个莫名其妙的女人破坏了他的心情。

  ***

  “你……”蔚少瞳欲言又止,心中有着满腹的疑问。

  “嗯?”阎祯的目光由电视新闻移回到她身上,期待她将疑问问出口。

  “你忘了白天那位白灵悠小姐了。”他忘了,她却仍是记忆犹新。

  “对她没啥印象,怎么了?”他耸耸肩,经过一个下午,他早就把白灵悠的模样给遗忘了。

  “你以前拍过那么多女星,假如现在又在街上遇见,你还会记得她们的名字和模样吗?”她认真地问。

  “不会。”阎祯肯定地回答,关于那些不带感情、只为生活的拍摄,他是不可能会记得住对方的模样、姓名。

  “但若是后来拍摄的照片,每一张我都记得住。”后来的照片才是他花心血去拍摄的,每一张都是他的宝,他如何会遗忘?

  “当年的我对你而言是个沉重的负担。”如果没有她,他根本就不必为了钱去拍他不愿拍的照片。“别这么说,那是我自愿的,与你无关。”他皱着眉,不许她又将责任揽上身。

  “不!有关的,如果不是我,你就可以拍你所喜欢拍的照片。”她摇首不要他再为她说话。

  “那也算是磨练,使我后来更加珍惜每个镜头。”

  记忆中每段过去,开心的、不开心的,全都是他的人生、他的经历,他从没打算完全将之抹杀掉。

  闻言,蔚少瞳扯了扯嘴角,他的安慰并没有让她的心情好过些,只是感到更加难过,他总是待她这般好、这般温柔。

  “不要胡思乱想!我要你的心中仅有我的存在,好吗?”看出她又对他感到愧疚,他大掌一揽,将她紧紧搂在怀中。

  她沉默无言,尽情地感受属于他的温暖和温柔。

  “她们对我没有任何意义,我希望你能懂。”所有出现在他周遭的女性全都及不上她在他心中的地位,他不要她再感到不安。没有任何女人能影响得了他,除了她之外。

  “我很讨人厌吧!连我都觉得这样的自己会惹人心烦。”她是嘴上笑笑地说,可泪却不由自主地悄然滑落。

  多希望自己的个性能大而化之些,不去想些明知不会发生的事,但,她就是没有办法,老是控制不了大脑。

  “不讨人厌!我就喜欢这样的你,尤其是嫉妒中的你最讨人喜爱。”她的多愁善感总惹得他心怜,他激动地反驳她,怕她又走入死胡同。

  “我努力想使自己开朗,想成为匹配得上你的女人,可不论我怎么努力,怎么做,我始终是我,那个永远只能缩在角落的小老鼠,而你,永远都不属于我。”她该看开的,不管她多么努力,不管他们的关系有多密切,他们终究是不适合站在一起的。

  “胡说八道!谁说我不属于你?我正是属于你的,没有人能从你手中把我抢走,也没有人能由我手中将你夺走。这样的你已经很好了,我不希望你再勉强自己。”她多年来的努力,他已由她身上看见了,也认为她做得够好了,不愿再见她将自觉逼得死紧。

  “不!不够好!我还是不够好。”她猛力摇首,挣脱他有力的怀抱。

  “那我呢?你觉得我如何?”他反问。

  “你……很好啊!”关于他,她只有个好字可以说。

  “不!我不好,其实我有许多缺点,例如:为人不和善、恃才傲物、难以相处……”他拉拉杂杂扯了一堆外界对他的评语。

  “不是的!你是不喜欢以虚伪的脸孔去面对大众,那是他们不了解你,才如此批评,真正的你根本不是那样。”她急切地为他辩解。

  看着她焦急的小脸蛋,他蓦然笑了。

  “怎么了?难道你不认同我的话?”她更是急了,怕他会钻牛角尖。

  “因为你爱我,所以看不见我的缺点。”

  爱代表了一切,在她眼中,他算是完美的了。

  “我……我……”被他大声说出她的爱,倒让她有些不好意思了。

  “而我也正因为爱你,所以觉得属于你的一切都是美好的,你不是小老鼠,角落不适合你,唯有我的怀抱才适合你。”话前说完,他又用力将她拥入怀中,不容她推拒。

  “祯……”很奇怪的,他的话轻易地化解她的不安,加强了她的信心。

  他说他爱她!是真的吗?是真的吗?

  他已不只一次这么对她说了,她可以相信吗?

  她好想相信!真的好想,是以,在听到他说爱她之后,她开心地流下泪来,全身被暖洋洋的爱所包围住,幸福到教人不敢置信。

  “瞳,我是爱你的,真的爱你。”不愿她再产生任何怀疑,他再次认真明确地陈述他的心清。

  “我……我也是爱你的,好爱、好爱你!

  对他的爱深到无法测量,仅知她好爱他,就算是为他疯狂、死亡她都愿意。

  “既然你我彼此相爱,就让我们重新来过。”

  “重新来过?”什么意思?她不仅。

  “是的,重新来过,我要你成为我的妻子,名副其实。”他定定地看着她说道。

  “不!不行!不可以!”她摇首,是清楚地了解了他话中的涵义。

  她最多只能和他维持目前的关系,不能再进一步了,绝对不行!

  “为什么不可以?”阎祯薄怒问。

  “你应该明白的。”她痛苦万分地看着他,还需要她再说明什么,事实都已摆在眼前,她的占有欲太强,尽管现下他的身边没有围着一群莺莺燕燕,可她仍旧是不放心啊!

  “我不明白!我只明白我爱你,你也爱我!”阎祯恼怒地想狠狠摇醒她,要她看见他的认真。

  “不!你必须要明白,现在的我或许只是小小的嫉妒,还在你能忍受的范围内,但难保以后,我不会像个泼妇一样每天抱怨,那样子我会让你我都很难过的。”她不愿破坏现有的和谐,她只想与他快乐的在一起。

  “我不在乎。”他并不觉得问题有严重到那样的程度。

  “但我在乎。”她却觉得问题严重无比。

  “以我对你的了解,我知道你永远都不会变成泼妇的。”他对她可是深具信心。

  “你信我,我却无法相信自己。”她泄气地垂下肩头,他似乎是过于乐观了。

  “可以的,你可以相信你自己。”他执起她雪白的小手紧握不放。

  “祯,让我们维持现状好吗?不要再有其他关系介入。”她可以和他同居,不管时间多久都没关系,但就是没办法接受与他成为夫妻。

  “你对我和对自己的信心仍嫌不足。”阎祯不觉得目前两人的关系和寻常夫妻有何不同,若真要论不同,大概就差在那张纸与公开仪式吧!

  “对不起!我就是没有办法。”她低喃诉说她的抱歉。其实她也很想的,很想和他从头来过,当作什么事都没发生过般,可她没办法,理智要她打住痴妄的念头,想想现实。

  她已由他身上获得太多,不该再贪心多求,否则是会遭到报应的。

  “唉!我该拿你怎么办?”他长叹一声。

  “祯,对不起。”很想开口要他干脆去爱别人,就不会这样难受了,可她就是没办法再将他推拒于外,自私地想将他留在身边。

  而且……而且,他说爱她,更是让她没办法咬牙装潇洒,再将他让给别的女人。

  “你打算让我们目前的关系持续多久?”

  他得探一下她的口风,好了解她以后有何打算。

  “直到你倦了为止。”她仍旧是一切以他的需要为依归。

  “也就是说我永远不厌倦你,你就会永远待在我身边,不会离去?”至少,得让他确定她不会再突然消失不见。

  “是的!没有知会过你,我永远都不会离开。”

  她那么爱他,是不可能会随便说离开就离开的,对此,她十分肯定。

  “那就好。”他放心一笑,轻吻了下她的发顶,有了她的保证,他的心总算可以踏实些。

  “祯,我真的是很抱歉。”她还是无法达到他的期望,可如果他听得见她的心声,他会知道,她是很想当他的妻子的,只是她不能。

  “别再说了。”他会给她时间,也会给自己机会,让她终有一天会点头答应再嫁给他。

  “祯……”她紧紧抱着他的腰杆,心中万声抱歉,仅能让她化为爱来回报他了。

  紧紧相拥的两人有着各自的考量、打算。

  而夜更深了……

  属于情人的夜晚正要开始……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