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沈韦 > 痴狂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痴狂目录  沈韦作品集

痴狂 第十章 作者:沈韦

  “龙腾”的大门一开,阎祯立刻冲进去找人,少瞳在公司里的机率已是微乎其微,但他认为就算她不到公司上班,总也会打电话请假,或许经由同事的口中,他可以得到她的下落。

  他像阵狂风般飙人,公司里的员工讶异地望着他,以为他是将广告弄好,急着与总裁分享,所以一路上,凡是知道他的人,皆向他点头问早,得不到他的回应也不觉得怎样,他们早已习惯他淡漠的个性了。

  阎祯直接飘进总裁秘书室,正在里头忙的木董被他吓了一跳,手上拿着文件瞪着他看。

  “阎先生,你找总裁吗?要不要先等一会儿,总裁再过十分钟就会进办公室了。”

  直觉告诉木董,阎祯的脸色不大对劲。

  “我不是找他,少瞳呢?”办公室里没她的身影,他的心中已有了底。

  “少瞳姐?她请假哦!”

  听到阎祯是来找蔚少瞳的,木董便认定他们吵架了,不然阎祯不会一脸气极败坏的模样。

  再说少瞳姐也不曾毫无预警的请假,可见事态之严重。

  “请假?她什么时候请的?”阎祯拧着眉头追问。

  “今天早上。”

  来人看起来非常不悦,木董乖乖回答,以免被台风尾给扫到。

  “今天早上!?”

  可恶!看来她的离开是临时决定的,阎祯阴郁地捶了一旁的墙壁。

  “啊!阎先生,你冷静点,少瞳姐她只是暂时请假,并非不回来。”木董赶忙安抚他,深怕地下一记拳头会往自个儿头上兜来。“你和她交情不错,你可知道她上哪儿去了?”

  木董是他唯一能想到的人,少瞳非常喜欢木董,或许会告诉本董有关于她的去处也说不定。

  “少瞳姐她没告诉我,她只说身体不大舒服,要我帮她请一个礼拜的假。”怕他会扑过来狠狠勒住她,木董眼尖地跳开来,机灵地保住小命。

  呜……好可怕!少瞳姐究竟是做了啥人神过愤的事!?惹得人家找上门来?

  “然后呢?”阎祯几乎可说是凶神恶煞地质问她。

  “然后我就问少瞳姐怎么了,可她都不说,我也没办法啊!”呜……她何其无辜!人家谈恋爱关她什么事?她不是那个落跑的人啊!

  “可恶!”又是重重的一捶,一旁的墙壁立即遭殃。

  他找她找得要疯了!要狂了!她却连最后一丝希望都不愿给他。

  为何不让他知道她的落脚处!?他可以放下手边的工作陪在她身边的,他会想尽办法化解她心中的不安!可她为何不告诉他!?

  一连串的疑问,没有人能为他解答,唯一能解答的人早已离去。

  “阎先生,你不要冲动,一个礼拜后,少瞳姐就会回来了,到时,你们可以再好好的谈谈。”

  木董试着以最平和的声音安抚他,心下也暗暗发誓,当他们两个人谈时,她绝不要在场。

  “怎么了?”岳龙腾踏进秘书室,讶异于阎祯的出现。

  不会是要做成平面广告的照片洗好了吧?他实在是等不及想看了。

  “总裁,你来得正好!”

  他的出现,使木董恍如看见救星,快乐地迎上去。“哦?”岳龙腾愣愣地让木董推到阎祯面前,当挡箭牌。“岳先生,请问你晓得少瞳有哪些朋友吗?”

  阎祯见岳龙腾出现,心想岳龙腾和少瞳相处了很长的时间,也许会知道一些他所不知道的事。

  “蔚秘书?我不知道啊!我向来不过问她的私生活。”岳龙腾茫然摇首。

  “该死!”

  又是一声低咒,他已想不出法子好找她了。

  这一声低吼教木董缩了缩肩,躲在岳龙腾身后的娇躯是缩得更小了。

  “你们吵架了?放心吧!情人吵架是很正常的事,要不了几天蔚秘书就会出现了。”

  岳龙腾以一副过来人的模样拍着阎祯的肩头。

  瞧见老板不知死活地拍向发狂的狮子,木董吓得倒抽一口气,深怕大难就要降临在老板身上,要是老板有个万一,她这个月的薪水不就飞了?

  “我们没有吵架。”阎祯闷闷地说。

  “没有吵架!?那少瞳姐怎么会突然跑掉?”

  木董猛然探出头来,惊道。

  “如果我晓得原因就好了。”阎祯睨了她一眼,马上教她又缩回头去,他若知道原因,还用得着像只无头苍蝇上门找人吗?

  “不干我的事。”木董被他瞪怕了,喃喃道。

  “看来我得到其他地方找找看了。”其实,他也不晓得还有哪些地方可以找,台湾小归小,但真要找起人来,也不是件容易的事。

  “好,如果你找到了蔚秘书,请通知我们一声。”

  岳龙腾仍旧不晓得事情的前因后果,只知道他的好秘书莫名其妙地离开了。

  唉!爱情!

  “对了!”木董灵光一闪,不禁轻叫。

  “什么?”两个大男人同时看向她。

  “我想起来了,昨天有个访客来找少瞳姐,他们谈了好久呢!”或许那女人的出现是关键。

  “访客?什么样的访客!?”阎祯立刻追问。

  “这我就不晓得了,不过我问一下接待的小姐就可以马上知道,你们等一下。”木董连忙拨内线给外头的接待小姐问明昨天访客的模样,一得知后,马上挂上电话。

  “接待小姐说对方是名中年妇女。”

  闻言,阎祯立刻搜索记忆深处,但想了老半天,脑海里就是没办法浮现半个女人的模样。

  该死的!若让他知道是谁找少瞳的碴,定要教对方吃不完兜着走,也要使对方后悔曾认识他。

  “中年妇女?我记得蔚秘书的父母已经去世了,难道是她其他的亲戚?”岳龙腾想着蔚少瞳的基本资料。

  中年妇女?究竟会是谁?

  “不!不会是少瞳的亲人,她没有其他亲人了。”

  阎祯摇头否决岳龙腾的猜测。

  他的话引来岳龙腾和木董的侧目,他们是觉得怪怪的,但却说不出究竟是哪里怪。

  阎祯危险地半眯着眼,认真地思考。

  “而且在那人走后,少瞳姐问了我一些问题。”木董努力回想当时的情景。

  “她问你什么?”阎祯试着要从少瞳的问题中找出线索。

  “她问我,如果我离开家乡十年,会不会想回去之类的问题。”木董绞尽脑汁想着当时与蔚少瞳的对话。

  “家乡?”难道会是那样!?阎祯心底立刻浮现不确定的答案。

  “是的,我就跟她说我会回去,就算曾经犯错,但事隔那么久大家应该也都忘了,就算不忘,还是可以回家去的。”想想,她当时的回答应该是那样没错吧?

  “我知道了,谢谢你!”木董的回答使他豁然开朗,知晓了少瞳的去处,也同时知道她的访客是谁。

  “你知道了?”岳龙腾惊讶地扬声问。

  “是的,我要去找她,她就在家里。”总算是可以放下心中大石,阎祯扬着笑说。

  “家里?你家还是她家?”不知为何,木董突然一问。“对啊!”岳龙腾跟着附和。“是我们的家。”“你们的家!”木董和岳龙腾两人异口同声扬高音量,什么时候他们两个住在一起,他们怎么都没听到半点风声?

  “是的!我们的家。”阎祯笑笑地说,他们惊讶的表情逗笑了他。

  “在哪儿?”两人愣楞地同时问。

  “在我们家乡。”他好心地为两人解答。

  “家乡?”木董怪声叫道,不会吧!弄了半天,这两个人不会巧到是同乡吧?

  岳龙腾则像是怕漏听什么重要八卦似的,静静地听着。

  “没错,我想瞳她一定没跟你们提过,她曾经订过婚。”

  “什么!?”岳龙腾惊讶地瞪大了眼,当了她那么久的上司,的确一次也没听她提过。

  “订婚?少瞳姐?怎么可能!?”木董吃惊地直跳脚,原来少瞳姐和阎祯的关系不只是同乡,难怪少瞳姐会对阎祯倾心。

  “我就是她的未婚夫,当然也会是她的丈夫。”他快乐地宣告。

  “啊!”木董惊叫。

  岳龙腾则是已经说不出话来了,难怪阎祯那么容易就答应为公司拍平面形象广告,原来全是冲着蔚少瞳而来的。

  啧!这两人本就是未婚夫妻,亏得他还想法子要凑合两人呢!简直是愚蠢到家。

  “他是少瞳姐的未婚夫!我的天!我的天!少瞳姐实在是太会保密了,居然都没让我知道!

  木董又是喜又是惊的在室内来回走动。嘴巴不停地喃喃自语。

  “我们这回能再在一起,还是多亏岳总裁的帮忙,谢谢你。”

  为了不让岳龙腾太难过,他把功劳归于岳龙腾身上。

  闻言,岳龙腾的心情果然好了不少,当场笑嘻嘻的,已经释怀。

  “好了,我得快去找她才行。”他没时间再和这两人耗下去,匆匆跟两人道再见后,便立即飘了出去。“阎大哥!加油!加油!”一得知他是蔚少瞳的未婚夫后,木董马上改变对他的称号,与他亲近起来。

  “人的缘分真的是很神奇。”岳龙腾有感而发,他相信,要不了多久,他的得力助手就要被拐跑了,唉!怎么办?他要再上哪儿去找那样优秀的秘书呢?

  眼角瞥见正为阎祯摇旗呐喊的木董,他心下马上有了主意。

  呵!呵?这丫头的能力不差,蔚秘书也十分看好她,呵!就是她了!

  一经确定会有人递补蔚少瞳的位子后,他放心不少,愉快地吹着口哨去做他的事了。

  “咦?总裁怎么这么开心?是在为少瞳姐高兴吗?”

  木董看着他离去的身影,兀自猜测,完全没想到,在蔚少瞳结婚后,她就要担下所有工作了,假如她知道的话,肯定会先尖叫一番。

  ***

  历经十年,再次踏上故居,蔚少瞳噙着泪望着布满灰尘的室内,这儿的每一桌每一椅,甚至是呼吸到的空气,都带有回忆。

  或苦、或悲、或欢、或乐,全都是属于她的,她竟头也不回的离开,且一去就是十年,走得太绝情,实在是太不应该,也太对不起已逝的爷爷。

  她难过地以手抚着爷爷生前最爱坐的那张椅子,依稀感觉到爷爷好像还活着,并且就坐在这张椅子上,一直等她归来。

  “对不起,爷爷,是少瞳不好,对不起。

  泪水终于忍不住溃堤,身子无力地软坐在地上。

  她想回家的,一直都是,可是她偏就胆小,不敢再回来,只敢任由自己在梦中悄悄地回到家。

  她怕的是,爷爷为了她,不顾老脸央求阎祯娶她,可她没能照爷爷的期望让自己幸福,反而使自己生了病,爷爷他老人家肯定会很失望,而她为了不再拖累祯,选择了离开,走得无声无息,差点就自这个世界消失。

  这一走,她便再也没回来过了,她不断地给自己找藉口,就是怕再回来会遇上祯。太多、太多的惧怕阻止回家的步伐,直到昨天木董的话点醒了她,她这才知道,其实要踏上回家的路一点都不难,她是可以大大方方回家,也可以再光明正大爱着祯的。

  在没有知会阎祯的情况下,她独自一人偷跑回家来。

  这段路该是她一个人走,她不想在依靠别人的情况下回来,她要让爷爷知道她成长了,不再需要处处依赖别人。

  还有,最重要的是,她必须要好好思考与阎祯的未来,她不能再自我欺骗地告诉自己,目前的情况对她而言是最好也是最安全的。

  她太自私了!她该为阎祯着想,也许,阎祯并非真的满意目前的情况。

  她已经慢慢踏出了,而这最重要的一步,该踏是不踏?

  蔚少瞳无声地问着自己。

  “爷爷,到底我该怎么做?”尚有些怯懦的心不确定地问着空寂的室内。

  唉!她多傻气,早该知道没有人会回应她,她还有什么好问的呢?

  为此问题,她在老家待了整整一夜,答案呼之欲出,可她仍旧是迟迟不敢行动。

  这一步看似简单,实则太难。

  “唉!”她长叹口气,姿势依然保持跪趴在爷爷生前最爱的那张椅子上,遥想当年爷爷爱怜地抚着她的头的情景。

  以前,她每每有烦恼、有心事就会这样向爷爷倾诉,爷爷多半会给她答案,但有时也会要她照着自己的心意去做。

  这回呢?

  如果爷爷在的话,会给她怎样的答案?

  她迷茫地想。

  “终于让我找着你了!”突兀的声音忽然响起,阎祯气喘吁吁地看着坐在地板上的她。

  “祯?”她猛然一震,回头望着汗水淋漓的他。

  他怎么会出现!?不,该说他怎么知道她在这里?

  “你差点让我找疯了。”见到她的感觉真好!心中的大石已可放下,他走到她身边,坐下,然后紧紧地将她拥入怀中,不许她再离开。

  蔚少瞳呆呆地任他将她搂着,心底仍是为他的到来感到震撼。

  “你明明答应过不会随便离开我的,怎么可以反悔?”

  心情放松后,就可以好好跟她算这笔随意出走的帐了。

  “我……”完了!她都忘了曾对他许下的承诺。

  “怎么,说不出话来了?”阎祯扬扬眉,面带不悦。

  “对不起!祯。”她好生抱歉地看着他。

  “单单一句对不起就奢望我会原谅你?”

  “那你想怎样?”看来她是结结实实惹恼他了,她怯怯地问。

  “我想狠狠打你的屁股一顿,但更想狠狠地吻你!”打是打不下手,干脆狠狠地吻她,以发泄这一夜的焦急不安。

  有力的双臂紧围住她,含带着怒意的双唇则狂乱地吻她,非要她每个呼吸都充满他狂热的气息不可。

  突来的热吻使她融化在他怀中,她轻吟一声,任他火热挑逗、勾引,一时间天旋地转,她已热中投入得忘了我是谁。

  热吻缠绵许久,在快要控制不住场面时,阎祯这才舍得离开已遭他吻得红肿的双唇,宣告停手。

  嗯……他的惩罚很有用,两人都十分投人,相信她会永远都记得他那火辣辣的惩罚才是。

  蔚少瞳喘着气看着他,原本苍白的脸色此刻已变得美丽娇艳。

  “为什么一句话都不留的离开?”阎祯强逼自己别为她绽放出来的美丽动心,此刻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我是想自己一个人回来看看。”他的怒意使她老老实实回答,丝毫不敢有所隐瞒。“你是可以一个人回来,但至少也要留张字条给我不是吗?你可知道我找你找得快疯了?”他不悦地质问她。“对不起!对不起!我当时没想那么多,只想要回家一趟。”望着他布满血丝的双眸,她感到愧疚不已。

  为了找她,他肯定一夜没睡。

  她的内心充满了感动,他对她的感情早就一一表露在行动中,为何她从前没能感觉出来?为何她只是拼命且自私的考虑到自己?

  她实在是太糟了!完全配不上他,但,他却是深爱着她的。

  她的心为此盈满丝丝暖意,这就是幸福,对吧?这就是爷爷希望她得到的,对吧?

  “是妈跟你说了什么吗?”

  “你怎么会知道阎妈妈找过我?”她感到纳闷,不解他何以如此神通广大。

  “是你们公司的一位小姐说昨天有位中年妇女到公司找你,而我在听完木董重述与你的交谈后,便猜到你的访客是妈。”她对他母亲的称呼令他的眉头一揪,但现在还不是纠正她的时候,要不了多久,他就会让她改口的。

  “原来如此。”她了解地颔首。

  “你还没说妈跟你说了什么,使得你像落荒而逃似的跑回家来。”他提醒她,不容她就此避开话题。

  “阎妈妈只是问我们两个人目前的相处情形,还说,要我们有空回家……所以,我跟着想起家来,然后就忍不住跑回来了。”怕他会误会自己的母亲,她忙着解释。

  “就这样?”原来不是母亲说了什么不中听的话,使她刻意躲他,差一点他就要为此飙上家门和母亲谈谈。

  “是的。”她用力点头,以加强她的语气。

  “你实在是教人放心不下。”他突来一句。

  “咦?”

  “以后我会好好的看住你,你让我太没安全感了。”他状似抱怨地对她说道。

  没安全感!?原来祯对她也会没安全感,并不是只有她这么想而已,其实他们的内心都存有不安,怕对方会突然离去。

  倘若今天不告而别的人换成阎祯,那么她心里会作何感想?一定也会和他一样疯了似的狂乱寻找他,甚至会觉得受到伤害。

  “天!我好差劲!”她忍不住低叹,语气中带有浓浓的歉意。

  “没错。”阎祯不客气地回道。

  “祯,我不知道该怎么向你道歉。”可有弥补过错的方法?她可怜兮兮地望着他。

  很好!他等的就是她这一句话!

  “你觉得很内疚?”为了加深她的罪恶感,他继续问。

  “嗯!”她点头,就因为他没大声的骂她,使她更觉得对不起他。

  “有个能让你赎罪的方法,你听不听?”开始进入重点。

  “什么方法?”她认真聆听,只要能让他心底好过,无论是要她上刀山、下火海,她都愿意。

  “嫁给我!”三个字斩钉截铁撂下。

  “啊?”事情又兜回原点来,蔚少瞳愣了楞。

  事实上,她也曾很认真地考虑过这个问题,并非是一味的拒绝,但她随即又想到,今天当她不知该怎么做时,他就犹如神祗般出现在她面前,不管他是以何种方式知道她的去向,他终究是出现了,在她茫然无知时。

  他的出现,已经给了她非常明确的答案。

  而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他俩彼此相爱,诚如他所言,既然两人相爱,为何不能在一起?为何不能结为夫妻?

  她毋需再感到惧怕,不管发生什么事,祯都会陪伴在她身边,直到永远。当她这么一想时,所有的不安、疑虑全部消散,整个人觉得轻松自在不已。

  “我要你当我的妻子,这回我会紧紧的将你绑在身边,不让你再有离开我的机会。”她是注定要随着他东奔西跑了,他霸道地不许她有任何异议。

  “你是认真的?”

  “再认真不过。”“好!”她嫣然一笑,颔首允诺,愿意将自已的一生再次交到他手中。

  “什么?”她干脆的答应反而使他一时间无法反应过来,傻傻地问。

  “我愿意嫁给你,当你的妻子。”她笑着向他确定她所说的话。

  “你……”他有没有听错?她居然不再反对,也毋需他威胁,或是引发她的罪恶感,她就这么答应了,是他一夜没睡,以至于昏了头吗?

  “我们要重新来过。”

  认真的表情加上甜蜜的笑容炫惑了他的眼,也使他再次确定他没有听错,他快乐地又将她紧紧纳入怀中。

  “是的,我们要重新来过,这回我会让你感到幸福,不再有不安。”他激动地说道,编织着属于两人美好的未来。

  他们已经浪费太多时间了,这一次,他们肯定会好好把握,不再虚度光阴。

  “我也会让你幸福。”这回,她可以确定,她不会再对他的爱产生怀疑,不会再因怀疑而患病,他已经以他的爱治愈了她。

  “我们结婚吧!”

  最后的字句消失在更缠绵、更动人心魄的热吻当中。。

  蔚少瞳以热情的回应来表达她的答案,雪白的小手紧紧揽住他,与他热烈地投入这一吻当中。

  这一次,她不会再哭泣,不会再独守空闺了,她照着爷爷的希冀寻到了属于她的幸福……


  终曲

  温馨的婚礼在偌大的草坪上举行,所有亲朋好友皆受邀参加,当然当年救了少瞳一命的何玉舫及她的父亲也没缺席,众人都欢欢喜喜的参加这场婚礼。

  阎氏一家对他俩复合一事皆不再有意见,经过了许多年及这段日子,他们都想了很多,也想通了,于是发自内心真诚地祝福他们这对有情人。

  所以,蔚少瞳所需的一切,皆是由阎母一手打点,她非要让婚礼完美无暇不可,蔚少瞳可是阎家第一个媳妇儿呢,当然要风风光光嫁进阎家。

  眼见蔚少瞳有美好的归宿,木董很替她开心,可一想到往后蔚少瞳的工作都要由她接手,她便再也笑不出来了。

  那么多的工作,她能否得心应手还不知道呢!幸福的新娘背后有个凄惨的伴娘——就是她。

  场中,除了新郎、新娘外,最开心的人莫过于岳龙腾,他笑得意气飞扬,整场没见他收回笑容过。

  因为阎祯替公司拍的平面形象广告发挥了最大的效应,使公司形象提升好几个百分点,他焉会不开心?

  他简直是高兴到想逢人就抱,为了表示他的谢意,今天他可是准备了好大一个红包来,又如果能再说服阎祯为他拍下一支广告肯定更好,他想阎祯应会看在将他最得力助手拐跑的分上答应他吧?

  有了一次成功的经验,岳龙腾便将事情往最乐观的方面想去,快乐得好似阎祯已答应再为他掌镜。婚礼庄严地进行着,阎母噙着泪笑看着站在牧师前的两人。“阎祯,无论富贵贫穷、生老病死,你都承诺照顾她、爱护她,祝她为自己一生中忠诚的伴侣。”

  年轻的牧师问着身前穿着黑西装的新郎。

  “我愿意。”阎祯望着蔚少瞳,深情许诺。

  “蔚少瞳,无论富贵贫穷、生老病死,你都承诺照顾他、爱护他,视他为自己一生中忠诚的伴侣。”

  牧师再转头问向脸上洋溢幸福神采,身着漂亮白纱缎的新娘。

  “我愿意。”回应着他的爱意,她同样深情许诺。

  “我在此宣布你们结为夫妻,新郎可以亲吻新娘了。”牧师带着祝福笑着向众人宣布。

  于是在众人拍手喝采时,阎祯深深地吻着蔚少瞳。

  深刻、热烈的誓约之吻流荡在她唇间、齿间,仿佛要将她的灵魂勾引出般。

  蔚少瞳意乱情迷地回应他,知道幸福就在胸怀中,不再流逝。

  这回不再有遗憾了,想必在天上的爷爷也会含笑看着这场婚礼,而她也如爷爷所言,拥有盛大的婚礼,穿上美丽的白纱,接受众人的祝福。

  望着两人深情的拥吻,每个人的脸上都写满了感动。

  有情人终成眷属,不管分离多久,不管周遭有多少阻难,属于他们的幸福,终会降临。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