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沈韦 > 痴狂 >
繁體中文    痴狂目录  下一页

痴狂 第一章 作者:沈韦

  炙热的夏日,高烫的温度,几乎要让人给太阳烤熟了,加上耳边传来嗡嗡作响的蝉声,使得人更为烦躁。

  阎家一家人热到瘫的瘫、躺的躺。

  “我要结婚了。”甫踏入家门,家中排行最小的阎祯悠哉地对坐在客厅看电视、瘫在沙发上喝着冰凉饮料的家人宣布。

  所有人一听到他的宣告,不是吃惊得合不上嘴,就是将嘴里喝下的饮料又喷吐出来。

  “祯,你在说什么?”阎母吃惊地望着最小的儿子,是外头天气太热,以至于让祯热昏头了吗?听气象报告说,今天气温会高达三十二度呢!-

  “祯,你也太爱开玩笑了,我差点信以为真。”阎魁拍拍不小心被饮料喷湿的T恤,笑笑地摇摇头。

  这算是个好现象吧!不喜欢开玩笑的祯居然也学会开玩笑了,或许过了明天,祯会耍宝跳起肚皮舞也说不定。

  “祯,下回唬人要选对话题才行,你这口的话题太失败了。”排行老二的阎爵没将小弟的话当真,继续看他的电视。

  “祯,厨房里还有饭菜,快去吃吧!”阎父的表现更像是没听见他方才说的话般,仍自顾自地说着。

  “我是说真的。”知道全家没一个人信他,他只得再次重申。

  所有人有志一同地将焦点定在他身上,脸上写满了问号,似乎还是不了解刚才所听见的话。

  “我要结婚了。”阎祯一字字清晰说明,不让众人有装傻的机会。

  “祯,你是不是病了?”阎母担忧地起身探向他的额头,很正常啊!没有发烧,那怎会一回来就净说些让人听不懂的话?

  “祯,我得说你的玩笑开得不够高明。”阎魁摆明了不信他。

  阎爵则是哼了哼,依旧没将他的话当真。

  唯有阎父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吃惊地瞪着他,似是看出他的认真。

  “我很好,只是先跟你们说一声,明天我就会去公证。大哥、二哥,到时就麻烦你们当证人了。”阎祯像是在交代例行事项般自然。

  “当证人?!”阎魁和阎爵两人异口同声指着自己的鼻子,终于也察觉出事情的不对劲了。

  阎祯不是在开玩笑!他是认真的!

  “祯!你到底在说什么?!从一回到家开始,就没一句话是让人听得懂的。”阎母又慌又火,私底下甚至猜想小儿子会不会是着魔中邪了,不然怎会出现异常的言行举止。

  听人说张天师很会帮人收惊、降妖伏魔,明天她得带祯到张天师那里才行,看究竟是何方魔物侵占了她宝贝儿子的脑袋。

  “你的对象是……”关于阎祯的女性朋友,阎父知道得不是很清楚,也没见过阎祯和哪个女生来往较为密切,怎会说结婚就结婚?

  “你该不会是让对方大了肚子吧?”这是阎魁唯一能想得到的,除了对方大了肚子,阎祯必须负责外,他实在想不出还是学生的阎祯哪里有结婚的必要。

  “她要你负责?”阎爵接口问,随后又低头沉思,他不禁想小弟行事向来小心,怎么这回偏偏出了差错?阎母一听到对方可能大了肚子,便马上打消要找张天师的念头。她以为抱孙子一事还离她很远,万万没想到会来得这么快,简直可说快得让她措手不及。完了!完了!她得去向邻居的张大妈请教如何帮媳妇做月子。不!不!还是先行通知其他亲友,对!还要摆酒席宴客才行。

  阎母头疼不已地想着一堆该准备的事。

  “不是。她没有怀孕,我和她之间并不是你们所想的那样。”不让家人继续往那方面想下去,他澄清道。

  “那到底是怎么回事?”阎魁替大家问出心中的疑问。没有怀孕,又没见祯爱哪个女生爱到不能没有对方,那为何会突然说要结婚、而且还已经安排好明天公证,这未免太焦急也太仓促了?!

  “对方是瞳。”一句话解答了所有的疑问。

  “蔚少瞳?!她不也还是学生吗?”阎母惊讶地叫出声,她是知道蔚少瞳很喜欢祯,而她也不讨厌蔚少瞳,可不管怎么说,这两个孩子终究是太年轻了,现在还不适合组织家庭。

  “是她?!你对她不是兄妹之情吗?”阎魁不明白,祯是对蔚少瞳不错,可也没到论及婚嫁的地步呀!

  “你们要结婚?”阎爵也开始头疼,那个自小就紧跟在项背后跑的小老鼠蔚少瞳就要嫁给祯,当他的弟媳妇?现在到底在上演哪出戏啊?

  “祯,出了什么事吗?”阎父总算是较冷静,看出必定事出有因。

  “蔚爷爷快不行了。”久病的老人,终究逃不过死神的缉捕,看着老人家在痛苦中仍是放心不下蔚少瞳,饶是铁石心肠的人也会于心不忍。“啊!”阎家人一同惊呼叹息,蔚爷爷是附近公认的老好人,可惜长年卧病在床。“所以?”阎魁扬扬眉。

  “他不会是要求你娶蔚少瞳吧?”阎爵挑一挑眉。每个人祯都知道蔚少瞳很依赖祯,也很喜欢祯,所以阎爵不得不怀疑蔚爷爷就是因为这点,才会把托孤的念头动到祯的身上。

  阎母听到儿子的猜测后惊得倒抽口气,心中期待不要是这样的答案,她可以接受祯爱蔚少瞳,爱到不能自已,爱到不忍见她失去依靠,但是绝对无法接受祯要结婚只因蔚爷爷的托孤。

  阎祯沉默不语的表情已明白告诉大家,他们的猜测是正确的,他答应了蔚爷爷的托孤,承诺照顾蔚少瞳一生一世。

  “这太离谱了!我不同意!我不同意!”阎母高声反对。

  “你要照顾少瞳可以,可是不该以这种照顾法,你怎能随随便便就答应蔚爷爷说要娶少瞳呢?!简直是荒唐!”阎父也反对地低吼着。

  阎家不介意多一口人吃饭,但他就是不愿儿子结下一桩没有感情的婚姻,那不只是对祯,连对蔚少瞳而言都是不公平的,或许她可以在短时间内获得满足,以为自己是幸福的,但长久下来肯定会衍生出更多的问题,所以他们得在问题发生前,先行阻止才行。“对啊!你忘了你们两个都还只是大学生吗?你要如何养她?”阎魁认为祯没考虑太多,便糊里糊涂答应了。“快去回绝吧!我想蔚爷爷可以谅解的。”阎爵想着补救的办法。

  “我会去打工的,虽然无法给她优渥的生活,但日子总可以过得下去。大哥、二哥,一句话,你们当是不当我的证婚人?”他不在意日子可能会过得很苦,他想瞳也不会在意。假如他们两个不愿意当征婚人,他可以再找其他人。

  阎魁与阎爵面面相觑,能答应吗?他们两个看向已说不出话来的父母。阎祯看起来像是已下定决心,不论他们怎么反对都没有用,如果祯的个性能软一点,不知该有多好,他们就不用想破头也想不出法子来。

  “好,祯,我们也不强迫你,不过我认为,你和少瞳可以先订婚,等你们毕业之后,有了稳定的经济基础再结婚也不迟。”阎母是无法可想,唯有暂且妥协,她同时向其他人使眼色,要他们配合她。

  “是啊!是啊!”阎父忙不迭地点头,佩服老婆的脑筋动得快。

  呼!那他们也可以延长当证人的时间了。阎家两兄弟同时放松地呼出一大口气。

  阎祯抿唇思量母亲话中的可能性,到底他是否要真照母亲的话去做,先订婚再结婚?

  “你们先订婚比较好,你别忘了,毕业后你还得服兵役,一大堆事的,如果结了婚,不小心有了小孩,这样少瞳她会很累,你在军中也免不了会担心她和小孩,这样对她对你都不好,毕竟她还年轻,不适合那么早有小孩,还是你怕不先结婚,你会变心?”阎爵瞅着小弟看。

  “对啊,祯,结婚何必急在一时?”阎魁加入说服阵营。

  “祯,你大哥和二哥说的没错,少瞳还年轻,如果她结交了新朋友,让人知道她结了婚,这不是很奇怪,也会让她觉得尴尬,你总不希望旁人拿异样的眼光来看她吧?阎母使出杀手锏,希望他不再固执己见。

  兄长父母说的都没错,他是该考虑将来少瞳出去面对新朋友的心情,他不能只顾到自己,他咬着牙心一横,算是同意家人的提议。

  在阎祯沉恩的时候,阎家上下是一片岑寂,每个人都担心他听不见他们的提议,仍要一意孤行,幸好他总算是同意了,在他点头的同时,大伙儿也一块儿放下心中巨石,庆幸祯的脑袋瓜没死全,尚有转园的余地。

  “既然如此,那我得去打点订婚要准备的事项。”阎母松口气地笑着。

  “是该打点、是该打点。”阎父同意阎母放手去做。

  阎爵和阎魁则相互看对方一眼,希望有天他家小弟的脑子能注入更多理智,别老被无谓的责任牵着鼻子走。

  ***

  病重的老人面泛死色,躺在床上,长年的病痛将他健壮的身体折磨得日渐消瘦,徒剩皮包骨。人都是自私的,为了不让孙女在他死后无依无靠,他自私地要求阎祯娶少瞳为妻。

  阎祯是他打小看到大的,个性早被他摸得清清楚楚,就算他走了,也不怕阎祯会亏待少瞳,况且自小少瞳就是在阎祯的保护下长大,相信阎祯没有理由拒绝继续保护她。

  所以他挑中了阎祯,作为少瞳往后的依靠。

  而促使他这么做的最重要原因是,他看出了孙女爱恋着阎祯。

  就算是他在生命燃烧殆尽前所能为她做的最后一件事吧!

  他要少瞳幸福、快乐!这样他方能安心的离去。

  他也深信,阎祯是不会让他失望的。

  “爷爷……”少女优伤地望着面如槁灰的老人,心中惧怕老人会离开她。

  她不要!她不要!幼年时,她就已失去了父母,现在不能再失去与她相依为命的祖父啊!

  “少瞳,不要怕,爷爷会让你得到幸福的。”老人颤抖地抬手,举到一半时,却无力滑落。

  蔚少瞳眼尖地紧握住他的手,贴在颊畔。

  “爷爷,不要丢下我,不要!”她怕,真的好怕!如果失去了爷爷,那她就真的什么都没有了,只能一个人孤零零地活着。

  “放心,爷爷都安排好了,不会有事的。”老人扬起一抹虚弱的笑容,安慰着最令他割舍不下的孙女。

  “安排?”她不懂,睁着泛着湿气的眼瞳望着爷爷。

  “是的!明天……明天你就要当新娘子了。”老人笑着跟她报告好消息,那是阎祯对他的承诺。

  “新娘子?”蔚少瞳直觉认为爷爷病昏了头,她不可能会在明天结婚的,她能嫁给谁?

  在一想到新郎时,她的脑海中马上浮现出唯一的人选来,那人就是阎侦!

  是的!她只想嫁给他,从小到大,他一直都是她心目中的白马王子,她偷偷地暗恋着他,跟在他身后,以他为依靠,就是没敢告诉他,有关她的心情。

  “明天你就要成为阎祯的新娘了,高不高兴?”他得在死前见到孙女和阎祯结为夫妻,而他的时间不多了,所以才会这样赶,非要让两人在明天结婚不可。

  “啊?”她惊骇到说不出话来。

  怎么可能?!阎祯要娶她?爷爷不会是在同她开玩笑吧?

  “是真的,阎祯他亲口答应我了,明天你就等着当新娘子。”老人微笑证实,不让她产生怀疑。

  “怎么会?他……他……”蔚少瞳仍悬民得惊讶,他要娶她?!不是开玩笑,是真的?!

  “他当然会,你是个讨人喜欢的女孩啊!”他这孙女温柔善良,缺点就是过于胆小怯懦。害羞怕生。小时候的她不是这样的,全是因为父母去世,让她顿时失了依靠,虽然他继续照顾着她,却也不免让她的心里留下伤痛,她变得害怕失去,也害怕拥有,她总是觉得自己不够好,不论他怎样开导都没用,而他也就因为心疼她自小失去双亲,才更加宠爱她。

  “我……我……外头多得是比我更讨人喜欢的女孩……”说穿了,她是认为自己配不上阎祯,可心底仍是感到窃喜的,她的愿望就要达成了,她就要成为阎祯的新娘了。

  “胡说!在我眼中,你是最可爱的女孩,再也没有人比得上你。”老人轻斥她的想法。

  “可是爷爷,那是因为您爱我、疼我,才会这么想的。”就不知阎祯是怎么想她,看她的。

  “阎祯也和爷爷有相同的想法,你放心。”老人爱怜无比地抚着她的发。唉!可惜他的日子不多了,没能亲眼看见她生儿育女。

  “嗯!爷爷,阎祯他为什么会突然要娶我?”一定有特别的原因,否则还是学生。又广受女孩子欢迎的阎祯怎会突然说要娶她,不论她怎么想都不对。

  “爷爷跟他提了,而他也就答应了。老人对她没有隐瞒。

  “爷爷……”知晓事情原委,她神色微黯,觉得这对阎祯不公平,他是个好人,当然不会拒绝爷爷的要求,这样做是不是强人所难?

  “少瞳,你别想太多,只要等着当新娘就好。”“可是……”

  “你也知道爷爷快不行了,而爷爷最后的希望不外乎就是看到你当新娘子,有个美好的归宿,我得确定了你的将来,才能放心的走啊!”老人打断她的话,他是自私,他是卑鄙,可是残酷的现实逼得他不得不这么做,他已管不了别人如何看待这件事,也不想去在乎了。

  他只要少瞳幸福就好,快乐就好!

  “但……”蔚少瞳仍觉不妥。

  “少瞳,爷爷知道你很喜欢阎祯的,你嫁给了他,你也能给他幸福和爱,这样不是很好吗?”如果现在阎祯对少瞳没有爱意,他相信,要不了多久阎祯也会爱上少瞳的。

  “我……”她想了想,终于毅然点头。是的!她要嫁给阎祯,她要成为他的妻子,她不会让自己和阎祯后悔的,她会努力成为好妻子。

  “我要嫁给他!”想通后,她终于提起勇气向祖父宣誓。

  “很好!很好!”老人感到欣慰地笑着,心是放宽不少,等明天他们结婚后,他就不再有牵挂,也能走得安心了。

  “爷爷,你也要答应我,你会努力战胜病魔,好吗?”有了希望,她也希冀祖父能看着她结婚生子。

  “嗯!”老人笑着欺骗她,他等不了那么久了,他老了,所有体力已在这些年的病痛折磨中流失,再也没力气再战,可为了让她安心,他还是骗了她。

  “太好了,爷爷,你一定要快点好起来。”有了祖父的保证,她安心不少,笑中带泪,压根儿没去想祖父也会有欺骗她的时候。

  “可惜时间过于匆促,没能让你有盛大的婚礼,连白纱礼服都……”老人感叹不已,这是唯一的缺憾,没能让少瞳当最美的新娘。“爷爷,没关系的。”蔚少瞳也希望能穿上白纱,可没能穿上也是无所谓的,没人规定新娘一定要穿白纱礼服,只要能嫁给心爱的人,她就满足了,她不敢再贪求更多。

  “是啊!没关系的,反正以后你们可以再举行一次盛大的婚礼,届时,你就可以穿上漂亮的白纱了。”老人将未来想得很美好。

  “嗯!”她笑笑地应和。

  “时间晚了,你早点去休息,明天还要去法院公证呢!”眼见时间不早,怕她明天会没精神,老人催促着。

  “好的,爷爷,那我就先去睡了,你也早点休息。”确定祖父的棉被盖妥后,她乖乖地听从祖父的话,回房休息。

  “嗯!”老人看着她离开后,脸上方浮现痛苦的神色,这身病痛他拖了好久,过了明天……过了明天以后,他就可以卸下这副臭皮囊了。

  只是可怜了少瞳,他死去后,她定会万分伤心,对未来会更加不安,幸好有阎祯陪伴在她身边,她应该可以度过这段难捱的悲伤时期。***

  一天即将结束,蔚少瞳才由喜悦的迷茫中清醒过来,其实,今天她并未真的和阎祯结婚,他们是订婚、阎妈妈说等他们毕业,祯服完兵役,他们就可以结婚了,但因为怕爷爷会担心,所以此事进行必须瞒着爷爷。

  她对一切安排都没有意见,不过心底仍有小小的惆怅,可惜她没能马上嫁给他为妻,天知道,她有多想成为他的妻,和他永远都幸福快乐的生活在一起,可是阎家的考量也没错,他们是太年轻了,尚无经济基础,结婚对他们而言,将是几年后的事了。

  为了不使爷爷起疑,阎祯搬入她和爷爷的家,她望着阎祯将一件又一件的私人物品搬进客房内,心底俏悄颤动,他们……就要朝夕相处了,而她将会是最幸福的人儿。

  “祯,我来帮你。”她快乐地帮他搬着书本,时间晚了,是爷爷的休息时间,是以她放小音量,不敢吵到睡梦中的爷爷。

  “好的,那一箱书就麻烦你帮我排好。”阎祯处理着其他较重的物品。“没问题。”她愉快地为他整理书籍,喜悦到近乎迷乱的脑袋瓜不断回想着当他把订婚戒指套在她手指上的画面,好美!好棒!那画面虚幻到她几乎以为不是真实发生过。

  她又想到,他们已成了未婚夫妻,那么今晚……祯和她……他们会……吗?哦!她好紧张,好怕自己的笨拙会搞砸一切,不过,祯一定不会生气的,他从不会对她生气的,他定会很温柔的对她。

  光是想到火辣辣的场面,脸上的红云燃烧得更娇艳,也令她更不好意思光明正大地看他,只放不时偷观着他,而她的眼瞳中自是写满浓浓的爱意。

  呵!她可以光明正大的爱他,真好!

  没多久工夫,两人就将阎祯带来的私人物品整理好。“瞳,谢谢你。”

  “不客气,这是应该的。”他们是未婚夫妻嘛!他何必跟她说谢呢?但这些话她摆在心中,仍是不好意思说出口。

  “今天忙了一天,你先去洗个澡好休息了”

  阎祯没发现她的娇羞,像是对自己的妹妹般交代,“好!”她乖顺地点头,依照他的话去洗澡。

  等她洗完后,她穿着保守的睡衣强忍住羞怯轻敲他的房门,等里头的人回应后,她才打开门来。

  “怎么了?”阎祯轻问,不了解她出现的原因。

  被他反问的蔚少瞳愣住了,今晚她不该出现?是她的出现过于浪荡吗?她该是乖乖缩回她房里?她不安地望着他,怕会在他眼中瞧见鄙视的光芒。

  天!如果此刻地上有个地洞,她铁定马上躲进去,永远都不出来,她好丢脸!

  阎祯猛然发现她会敲他房门的原因,他叹了口气,站起身来,走到她面前,轻道:“瞳,我希望你能了解,即使我们已经订了婚,但我们的关系仍旧是不会有所改变,我会住在客房里,而你也会住在你现在的房里,你能明白吗?”

  他小心翼翼地跟她解释,深怕会伤了她。她对他的爱恋,他不是看不出来,只是他对她的感情还是处于兄妹之情的阶段,这样的情感,要他怎么可能去碰她。

  她哑然无言,愣愣地点头,然后带着空白的表情回房去,她浑浑噩噩地坐在床上,脑海中一直回荡着他所说的话。

  他们的关系不变!他要住在客房里,而她也要住在自己现在的房里,他们不会同房,不会同床!他……也是永远都不会吻她的是吗?

  呵!呵!一切都没有改变!她只会是他名义上的未婚妻而已。

  迷乱的脑袋慢慢开始发挥作用,想着今天所发生的一切,今天一整天好像只有她一个人最高兴,其他人则没什么特别表情,是她被喜悦冲昏了头,才没能看清一切,难怪他会改结婚为订婚,因为他一直对她没有男女之情啊!

  他会与她订婚也是因为爷爷的要求不好拒绝,怎会这样?!怎会这样?!

  亏得愚蠢的她编织出美好的未来,她和他还有爷爷三个人可以过着幸福快乐的生活,他会爱上她,不再让她的爱感到孤独。

  可现实并非如此!他仍旧视她为邻家小妹妹啊!

  她该怎么办?要放弃吗?

  不!不!她爱他爱好久、好久了,她不要放弃!绝不!

  她有信心、有毅力,相信终有一天他会爱上她的!

  是的!他会的!她会努力当好他的未婚妻,好让他爱上她的,绝对!

  以手背拭去不知何时淌下的泪水,她对自己说,她会努力让自己在他面前呈现出最完美的一面,事事以他为重,绝不会让他后悔,她会让他改变主意,在服完兵役后娶她的。

  毕竟……毕竟她是如此深爱着他,爱他爱到心都拧了。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