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沈韦 > 妾含笑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妾含笑目录  下一页

妾含笑 第九章 作者:沈韦

  杜含笑和花儿的失踪令杜府上下乱成一团,慕容逸派到杜府去的小丫鬟偷偷传递消息给慕容逸。慕容逸在得知杜含笑消失后,立刻去找谢金花,结果,谢金花也不在府内,这更加说明了谢金花与杜含笑消失一事有关。

  至于花儿在这事件中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就值得令人怀疑了。

  “所有人马分成两路,一路去找大夫人,另一路则负责找出杜姑娘来,找到人后,马上将人带回通报。”纵然心底急得很,可慕容逸仍旧是指挥若定。

  他所分派的两路人马,负责找寻谢金花的人马大都是谢金花的亲信,其中夹杂了几个他的人,这才能确定谢金花的人不会阳奉阴违;至于寻找杜含笑的人马就全都是他的人了,如此便无须担心他们会不倾尽心力去找人。

  “是。”所有人听命后,立刻出发去找人,不敢有任何耽搁。

  大批人马的行动引来慕容永邦的关切,他步出房门,不明所以的看着神色不佳的慕容逸。

  “逸儿,出了什么事?”这行为太不寻常了。

  “爹,您不是在房里休息吗?怎么出来了?我吵到您了?”慕容逸一个箭步上前,随侍在父亲左右。

  “是出了事吗?”慕容永邦可不许儿子跟自己打马虎眼。

  “……是的,杜家姑娘不见了。”慕容逸顿了顿,决意说出实情。

  “她不见了,关你什么事?”慕容永邦皱了皱眉头,不明白儿子跟旁人凑什么热闹。

  “杜姑娘的失踪跟孩儿有莫大的关系。”慕容逸扶着父亲到一旁的椅子坐下。

  “怎么说?”

  “一来,孩儿打算与她成亲;二来,她之所以消失,恐怕是大娘命人将她给带走了。”他恭谨报告。

  “你在说什么?!你、你大娘她、她怎么会将杜姑娘给带走?还有,你要娶杜姑娘……这、这……不太妥当吧!”慕容永邦震惊的看着他。

  虽然他想阻止儿子与杜含笑成亲,偏偏他又知道当年的事杜含笑是无辜的;可是外头的人并不知道真相,如果逸儿真和杜含笑成亲,岂不是惹来笑话?但,当年事情的真相又不能向外人说明,这真是教他要点头答应也不是,不点头答应也不是,难啊!

  “爹,因为我喜欢杜姑娘,大娘知情了,为了伤害我,所以才会将杜姑娘给带走。”最教慕容逸感到为难的是,对他出手的人是谢金花,再怎么样他不能不顾父亲的感受,对谢金花出手。

  棘手啊!

  “如果事情真如你所想,的确是你大娘所为,你打算怎么做?”慕容永邦心知儿子说的不无可能,可内心的一个小角落仍希望谢金花是无辜的。

  “我不知道……”他不可能会伤害谢金花,却也不容谢金花再伤害含笑,该怎么做,他得再好好想想,方能取得平衡。

  “唉!”慕容永邦无奈的长叹口气,整个人消沉不已。

  就在父子俩各怀心思时,杜云飞怒焰冲天的闯了进来,慕容家大门的守卫根本拦不下他,因为杜云飞是有备而来,早带着自家家丁拦下任何胆敢阻挠他之人。

  “慕容逸!你把我姐姐藏哪儿去了?!”杜云飞迎面又想给慕容逸一拳。

  这回慕容逸可不想白白挨打,他轻松闪过杜云飞的拳头,顺势擒抓住杜云飞,要他别再轻举妄动。

  “放开我!慕容逸!你这个卑鄙小人!”从头到尾,杜云飞根本不知道慕容逸使了什么花招,仅晓得一个晃眼,他就被擒抓住而动弹不得。

  “我没有抓你姐姐。”

  “说谎!你没有抓她,她怎么会不见?!”杜云飞气得胀红了脸大声驳斥。

  “抓她的人不是我,相信我,我也正急着找出她的下落。”再强押着杜云飞只会使两人的交谈更加困难,慕容逸不想再增加杜云飞对他的误会,便松开了他。

  一获得自由,杜云飞双臂转了转、动了动,活络筋骨。

  “慕容逸,你到底要不要将我姐姐交出来?”杜云飞仍是一脸戒备的瞪着他,开始考虑是否要动用到官府来为他找人。

  “抓走令姐的人不是逸儿。”慕容永邦开口说话了,不想见他们两个又缠斗在一块儿。

  “哼!你们是一家人,你当然会为自己的儿子说话。”杜云飞压根儿不信。

  “是啊!就因为我们是一家人,所以我不得不面对这个事实。杜公子,抓走令姐的应该是我的夫人。”慕容永邦不愿儿子蒙受不白之冤,终于亲口承认。

  “什么?!你的夫人?!”杜云飞一愣,实在不明白慕容夫人抓走他姐姐做啥?

  “这些事容后再说,目前最重要的是尽快找出杜姑娘来。”慕容逸提出要点。

  “既然人是慕容夫人带走的,那为何不请她出来问个清楚?”杜云飞也急啊!

  “她人不在府中。”简短一句话,就粉碎杜云飞的希望。

  “什么?!她不在府里引那铁定是她了!”杜云飞大受打击的惊叫,他不管慕容夫人是基于什么样的理由抓走他姐姐,重要的是,他姐姐必须安全无恙,否则他跟慕容家没完没了。

  “找出她来!我一定要找出她来问个明白,谁知道我姐姐落在她手中会发生什么事?”杜云飞焦急的来回走动。

  “我已经派人出去找了,现在,我们只能静下心来等待消息。”慕容逸如何不知杜云飞心底的焦急,事实上,他也急得很;但一急就会慌了、乱了,什么事都做不好,所以他命自己千万得冷静下来,否则对身陷险境的含笑没有任何帮助。

  “我静不下来。”杜云飞烦躁的大吼。

  “我知道,但你不得不静下来。”慕容逸终究比他年长,见的世面也比他多,如果他和杜云飞同年,相信也会和他一样毛躁。

  “你到底关不关心我姐?”见他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杜云飞忍不住问。

  “相信我,这世间没有人比我更在乎她。”他心底的着急、纷乱与苦涩,唯有他自己清楚明白。

  “慕容逸,我真的不知道能不能信你。”杜云飞定定的看着他,仍看不出他的半点情绪。

  “事到如今,你唯有相信我。”

  “你会救出我姐吗?”

  “我会尽全力。”即使要付出性命,他也会救出杜含笑,黑沉沉的眼眸闪烁着决心。

  “好,我姑且信你一次。”万不得已,也是无法可想,杜云飞唯有跟他赌了;希望慕容逸真如他自己所言,会尽全力救出他姐姐。

  “谢谢你!”杜云飞的信任无疑是给予慕容逸最大支持,也让他无须再烦恼杜家会如何处理这件事。

  现在他们唯一能做的就是等待,除了等待好消息出现外,他们什么也不能做,更不能离开慕容家半步,否则若有消息传回来,他们肯定会错过。

  紧窒的静寂像张网子将他们细细牢牢包裹住,教他们无从挣扎起。

  等待是最折磨人的,慕容逸只觉他的心被一再狠狠鞭打着,反复千万次,将他的心撕裂得鲜血淋漓,无一完整。

  “找到了!少爷,我们找到人了。”属于慕容逸的人马,出去了半天工夫,终于奔回来禀报。

  “找到杜姑娘了?”慕容逸由椅子上跳起。

  “我姐人呢?”杜云飞则是紧抓着来人问。

  “我们找到的人不是杜姑娘,而是夫人。”来人困难回报,虽然他们的任务是要找到杜姑娘,可他们先找到夫人,所以派了四个人送夫人回来,其他人留着继续找杜姑娘。

  “那其他的人可有继续寻找杜姑娘?”慕容逸拨开杜云飞对来人的箝制,让来人得以好好回答。

  “有,我们还派人通知另一队人马,跟他们说已经找到夫人,要他们跟着找杜姑娘。”

  “很好,那夫人呢?”慕容逸赞许颔首。

  “就在后头。”

  谢金花姗姗来迟,见到众人都在等待她的出现,噙在嘴角的笑容更显快意。

  “哟!你们摆出这么大的阵仗来欢迎我,真是教我受宠若惊。”她不见半丝心虚的坐了下来。

  “你还有脸说!快点把我姐姐交出来。”杜云飞沉不住气,指着她的鼻头要人。

  “呵!什么人呀?你姐姐是谁?我口渴了,什么都想不起来;来人,还不快快给我沏壶茶来。”谢金花无所畏惧的指挥着下人。

  下人迟疑的看着慕容逸,在没有他的同意下,不敢照谢金花的话去做。慕容逸朝下人挥了挥手,示意他们将茶水送上,下人马上去办。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慕容永邦也不想与她拐弯抹角,直接问:“金花,人是不是你带走的?”

  其他下人也已经被慕容逸全支使开来,他为谢金花保住面子,毕竟接下来可能出现的话语,实在不能让其他人听见而传了出去。

  谢金花恨恨地看着丈夫好半晌,随即否认道:“我可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什么人啊人的。”

  “我听你在胡说八道!”杜云飞一恼,整个人就要扑过去。

  慕容逸快手的将他拦了下来,捂住他的嘴,以免坏了事。

  “人若不是你带走的,你说,今几个你上哪儿去了?”慕容永邦不信质问。

  “我到外头走走晃晃,难道不可以吗?”

  “到外头走走晃晃,你会连个丫鬟也不带?”慕容永邦太了解她爱摆场面的性子,即便是到外头闲晃,也少不了会带一群丫鬟服侍,怎可能会单独一人出门?

  “慕容永邦!你究竟想怎样!”被拆穿了谎言,谢金花恼的拍桌。

  “夫人,茶烹好了。”

  下人正巧送上茶水,意识到目前场面火爆,有些害怕。

  “把茶搁下,你下去吧!”慕容逸再次支开下人。

  “是。”下人火速离开。

  杜云飞被慕容逸阻拦的一肚子气。这个慕容逸是怎么回事?!明明他姐姐就是被谢金花带走的,慕容逸不是说会尽全力救出他姐来吗?为何现在谢金花回来了,他却连个字也不问?真是急死人了!

  “别急。”

  慕容逸拍拍杜云飞的背,松开了他的嘴。

  谢金花寒着脸拿过茶水急急啜饮,结果茶水过烫,烫到了她的舌,她火的将整个茶壶扫到地上。“煮这什么茶引存心想烫死我吗?”

  “金花,茶你也喝过了,应该告诉我杜姑娘人在何处了吧?”慕容永邦耐着性子看她大发脾气。

  “不说!”

  谢金花双手环胸抿唇道。

  “金花!”慕容永邦低喊。

  “我说不说就是不说,你们想拿我怎样就怎样,我可是一点都不怕,哼!”谢金花恨恨的看了在场三人,偏不顺如众人心意;好不容易她得意了,怎会不拿拿乔?

  “大娘,您若是要我痛苦,尽管直说无妨,请不要为难杜姑娘。”

  “我为难她?哈!是你为难我吧?!”

  一见眼中钉说话,她冷冷讥笑地看着他。

  愈看他这张脸,她愈是生气,为何他会长得如此像丈夫?为何他不长得像那贱人,而她的靖儿却全身上下找不出半点像丈夫的模样,也无怪乎她的火气会这么大。

  “金花,你在说什么鬼话!逸儿他可没对你做过什么。”

  “哼!他不做什么就夺走属于我的一切,倘若他真做了什么,岂不是连我的命都要了!”积压二十七年的怒火终于爆发出来,她扯破喉咙大声嚷嚷。

  “大娘,请告诉我杜姑娘的下落。”慕容逸知道她一直都恨着他,而今,看到她眼底深层的恨意,方知这恨有多深;为了杜含笑的安危,他眉也不皱一下,双膝下跪,恳求谢金花。

  “逸儿!”

  慕容永邦心疼的看着爱子下跪。

  杜云飞则站在一旁不知该如何是好,这谢金花比他想像的要难缠多了。

  “就算我死!我也不会告诉你们杜含笑的下落,你们死心吧!哈!哈!哈!”谢金花恶毒的看着跪在地上的慕容逸,没半点同情心。

  “我也给你跪下了,求求你放过我姐姐。”杜云飞见状,咚的一声也跪下求谢金花高抬贵手。

  “由着你们去跪到地老天荒吧!”

  谢金花见慕容逸和杜云飞一起求她的画面,心底好不痛快。

  “金花,你何必做得如此绝?那可是一条活生生的人命啊!杜姑娘是无辜的,你何苦扯她下水?!”慕容永邦万分难过的看着她,希望能激起她的良知。

  “那又如何?我的靖儿死了,你以为我会在乎死多少人吗?”其他人的命在她眼底已不重要。

  “大娘!我知道你真正要的并非杜姑娘的命,而是我的,你动手吧!”这是慕容逸唯一想到能救杜含笑的方法。

  杜云飞听了是又急又不知该如何是好,到底他要救姐姐还是先救慕容逸?

  “逸儿!”

  慕容永邦想阻止爱子做出傻事。

  “没错!你倒是很聪明,知道我是想要你的命!但比起要你的命,我更喜欢见你痛苦一辈子,你愈是痛苦,我愈是开心。我可以告诉你,杜含笑在一个深不见五指之处,她全身被麻绳捆绑住,挣脱不开了;我没给她半滴水、半口粮,等她死了之后,虫蚁会啃食她的身躯,直到化为白骨,你们都找不着她!哈!哈!哈!”想到慕容逸会承受的痛苦,她便开心大笑。

  “你这个恶毒的女人!”

  杜云飞听见姐姐所会遭遇的惨事,气得想要冲上前去好好打她一顿。

  慕容永邦快他一步,扳过谢金花的身子,用力甩了她一巴掌。“你清醒、清醒吧!”他痛心疾首怒吼。

  慕容逸仍不带任何表情的跪在地上。

  深不见五指!那会是个怎样的地方?他估计含笑被困在离他们最多不过半日行程的地方,不然谢金花没办法如此迅速往返。而那个地方究竟是指山洞、地洞还是地窖?

  他考量着各个可能的地方,在心中推想了一遍又一遍,如果他是谢金花,他会将人藏在哪儿?

  “清醒?!我现在再清醒不过了,你有本事就打死我,反正我也不想活了!哈!可惜的是你们永远也找不到杜含笑那个小可怜。”谢金花抚着生疼的脸颊反嘴。

  “你太恶毒了!把我姐姐交出来!”

  杜云飞双手成拳,在谢金花吃了慕容永邦一巴掌之后,他实在是打不下去。

  答案是盐洞!是了!

  一定是盐洞,如果他是谢金花,他会选择一个自己最熟悉也最有把握之处来藏人。

  慕容家是靠盐业奠定根基,就算谢金花没进过盐洞,但那对她而言,总是最熟悉之处;尤其她恨他,想报复他、使他痛苦,如果含笑死在他自己的盐洞里,他一辈子都会痛苦不堪,而谢金花就达成她的目的了!

  慕容逸马上起身,往外奔去。

  慕容永邦见儿子突来的举动,立刻大喊:“逸儿!你怎么了?”

  “喂!你上哪儿去?难不成你不想救我姐姐了?”杜云飞急得不知所措。

  “哈!他大概知道救人没有希望,所以想跳河自尽去了。”谢金花将他的行为解读为厌世。

  “你别胡说八道。”慕容永邦可不许她咒儿子死。

  “我去救含笑。”

  远远的,听见他的声音,而他的人早巳不知奔出多远了。

  “啊?救我姐?!慕容逸!你知道我姐人在哪里?”闻言,杜云飞急急追出。

  “不可能,他不可能会知道我将杜含笑藏在哪里。”谢金花闻言先是一愣,接着反驳。她将人藏在很隐密的地方,慕容逸怎可能会知道?不会的!不会的!一定是他说出来骗她,想从她口中得知真正答案,她千万不可上当受骗。

  对!她得守紧口风才行,一个字也不可吐出,不可以!

  “金花,你太让我失望了。”慕容永邦对她真是失望透顶,不住摇头叹气。

  “你又何尝不让我失望?”谢金花好生哀怨的瞅着他看,眼中的厉气褪减不少。

  慕容永邦被她的话给震住了,张口似乎想说些什么,却仅是动了动,便无声的又合上。真的,他不知道该拿她如何是好,现下只求逸儿真能找到杜姑娘,不要让她白白残害一条无辜的生命,其余的,得容后再想了。

  ★  ★  ★

  一推断出杜含笑被藏匿的所在之处,慕容逸急奔至大门边,直接抢了杜云飞先前骑到慕容家的骏马,策马直奔往远在郊外深山里慕容家已经荒废十年的盐洞。

  含笑人应该是被带到盐洞里,挣脱不出来,慕容逸不敢去想若是好猜错了,她会有着何种下场,他一心一意只想快点赶到,救她出来。

  她一个人在黑漆漆、伸手不见五指的盐洞里一定很害怕,又想到谢金花没给她半滴水喝,也没让她吃进半点米粮,他就痛彻心扉;她的身子是那样娇弱,能捱得了饿吗?若捱过了饿,那渴呢?他很怕滴水未进的她会撑不下去。

  “驾!驾!”

  他催促着马儿加快速度。

  沿路,街道上不少行人都被他的疾速奔驰给吓着,纷纷走避。

  有人抚着胸口惊问:“谁啊?马怎么骑得那么快?”

  “不知道,速度太快了,看不太清楚。”

  “那匹马好似杜家公子的,我刚刚有瞧见他气极败坏的骑在上头。”有人认出马来。

  “那上头的人应该就是杜家公子了,他怎么会把马骑得那么快呢?在急什么?”

  一连串的疑问,没有人可以给他们答案,嘀咕过后,他们继续做着自个儿的事,至于富家少爷诡异的行径,可不在他们烦恼的范围之内。

  “驾!驾!”

  慕容逸和骏马几乎可说是到达人马合一的境界,马儿似是明白他的焦急,拼命的奔驰,想以最快的速度赶到荒废的盐洞。

  “乖马儿!再快点!再快点!含笑她不能再等了。”慕容逸和骏马皆已汗流浃背,仍不敢稍缓。

  奔驰了好一会儿,终于来到郊外,慕容逸凭着儿时的记忆辨认方向,引导着马儿前进。

  “含笑,你再等等,我就快到了,就快到了。”他得不断的自言自语才能使心情平静些,他知道唯有冷静、平稳才救得了她,慌乱只会坏事。…

  马儿又奔驰了一大段路,好不容易才赶到盐洞前,他发现花儿就站在那里不停犹豫徘徊,他连忙跳下马背奔上前去。

  “含笑人呢?”

  他抓着花儿急问,顾不得拭去满头汗水。

  “她在里头。”花儿平板的告诉他,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何会在盐洞外徘徊;照理说,她拿到了谢金花给的钱就该马上远走高飞,她究竟有何不舍的?见到慕容逸赶了过来,她发觉自己松了口气,是在胸口的大石总算安稳落下,不再惶惶不安。

  慕容逸没时间问她前因后果,一确定杜含笑所在之处,他马上要冲了进去。

  “等等,里头很暗,这个给你。”花儿递出火把来。

  “谢谢。”

  不管花儿是否曾经为谢金花做了许多伤害杜含笑的事,在这一刻,慕容逸是真心感谢她的;取过火把,点上火,他便进了去。

  见他进去了,花儿明白此地不宜久留,她再留恋的看了眼盐洞洞口,便毅然决然离开了。

  至少,她知道有慕容逸在,杜含笑的生命安全是无须忧虑了。

  在阴暗潮湿的盐洞里,就算是拿了火把,光线仍旧是不足的,看着好多个通道,慕容逸明白,他得仔细找遍所有通道,才能找到她。

  “含笑!含笑!你听得见我的声音吗?”低沉的嗓音在空旷的盐洞中引起不少回音。

  本在盐洞里感到绝望,甚至是放弃希望而垂首自怜的杜含笑,突然听见他的声音时,立即心喜的抬首想呼唤慕容逸;无奈嘴巴被布条封住,让她发不出声来,仅能咿咿唔唔、含糊不清的唤着。

  原先以为她真会如谢金花所想那般死在这里,无人知晓,她万万都想不到慕容逸会找得到她。

  她好开心!真的是好开心!喜悦的泪水盈满眼眶,她得让慕容逸发现她人在这里才行,得想想办法!

  可四周委实过于黑暗,什么都瞧不见,要如何让慕容逸知道她人在这里?她苦恼的想不出办法来。

  而慕容逸虽然听不见她半点回答,却也不肯放弃。既然花儿跟他说含笑人在里头,铁定不会有错;方才虽然情势紧急,可他也瞧出花儿一直在挣扎着要不要进来救人。

  不会有错的,或许,含笑是没听见他的声音;又或许她听见了,只是苦于无法回答。

  “含笑,你别怕,我很快就会找到你了。”不管得花费多少时间去寻找她,总该先让她安安心。

  有了他安慰的话语,身处于黑暗之处的杜含笑不再那样恐惧无助。先前刚被丢进这里时;她真的是很害怕、很害怕,尤其是在他们无情离开后,她的恐惧更是升至极点。一辈子不曾这样害怕过;接着,她就想到家人和慕容逸,想到以后再也见不着他们,便难过的直掉泪。

  一个人哭了好久、好久,敏感的发现泥地上似乎有许多不停蠕动的小虫子在她四周爬啊爬的,吓得她一动都不敢动,就怕那些虫子会饿极了咬她几口。

  还好慕容逸终于出现了,不然她真不敢去想自己一个人得在这里待多久,还得承受多少不明的恐惧。

  “含笑,我就在离你不远处,我想你应该可以听到我的声音才是。”走过一个走道,那里有些以前采盐工人遗留下的工具,除此之外,别无其他。

  她听到了!她听到了!

  他的声音就近得仿佛人就在她身边般,教她好有安全感、好安心。

  慕容逸又以最快的速度换了另一个通道,但走没多久,就发现她不在那里面,因为那个通这是条死路,依他判断,应是在很久以前就坍了,他立刻转了出来,往最后一个通道走去。

  应该就是这里了,他急速的走了进去。

  “含笑!”

  光明随着他的叫唤一点一滴出现,杜含笑惊喜的发现他就要找到她了,她咿咿唔唔拼了命想回复他的叫唤。

  慕容逸左看右看,仔细的看,走了好长一段路,终于发现她被绑着丢在一旁。“含笑!”他连忙冲上前,为她拉下嘴边的布条,再为她松绑。

  “你没事吧?”他忧心的看着她,火把被他搁在一旁,大掌则用力的揉着她已被绑出瘀痕的手脚,好让她血液得以流通过四肢。

  他的双眸一直没由她的脸上移开,在黑暗中她看起来还不错,似乎没受到多大的伤害。

  先是麻,跟着就是撕裂般的疼痛传遍她的四肢,但,此时,她顾不得痛,只想好好看他,确定他是真实存在的。

  “含笑?怎么了?你没事吧?跟我说说话!”见她都不出声,他急了,表情不似之前的冷静平稳;因为他已经找到她,所有感觉一拥而上,复杂且难受。

  “你找到我了!你终于来救我了!”她开心的张开双臂抱住他,不断的诉说她的喜悦。

  “是的,我找到你了,终于找到你了!”慕容逸紧抱着她低语。

  一时间,两人都不想动,只想紧紧拥着对方,让对方感受自己强烈的喜悦。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