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沈韦 > 妾含笑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妾含笑目录  下一页

妾含笑 第三章 作者:沈韦

  两具身躯以女上男下的姿势交相重叠,额对额、鼻对鼻、唇……对着唇;急喘的呼吸交融在一块儿,好不暖昧。

  更暖昧的是他们俩的眼瞳就此纠缠在一块儿,黑漩涡般的眼瞳对上明灿灿的眼眸,霎时间两人都迷失了。

  今日,他终于得以好好地将她看过一遍。她看起来很甜,尤其是那双灵活的大眼,仿佛会说话般眨动着;整体而言,她看起来并不讨人厌,不,该说她满讨人喜欢的,所以他无法讨厌她。

  “放开我……”发现他的凝视,也发现了自己与他不合宜的纠缠,她忙着要挣脱开来。

  “别躲我。”慕容逸不明白为何她会看起来一副很惧怕他的模样,好像受不了他的接触;他不喜欢这种感觉,他不要她怕他。

  “你快些放开我,我不想和你说话。”在她要他放开的同时,他的大掌反而将她钳制的更紧,她吓坏了,拼命的挣扎。

  “杜姑娘,你冷静点,我不会伤害你,你毋须害怕。”见她慌成这样,慕容逸不再强迫她靠近,缓缓将她松放开来。

  甫一获得自由,杜含笑整个人用力挣脱,跌坐在后头的花泥上,惴惴不安的瞪着他看。

  “你没受伤吧?”怕她因先前的跌撞受了伤,他关心的问。

  “没有。”杜含笑压根儿不在乎有无摔伤,她一脸防备的瞪着他看,明亮的眼瞳又巡了下四周,花儿呢?花儿上哪儿去了?

  再惊惶的扫视过四周一遍,在桃花林的暗处会不会正躲着一群人,准备随时跳出来指控她淫荡不贞?

  她害怕的与他拉开更多距离,眼瞳里写满了恐惧。

  “杜姑娘,请你不要害怕。”她退开的动作,仿佛是遇上恶人般,教慕容逸见了哭笑不得;难道他真长的那么难看,让她吓成这样?

  应该不会啊!他从不觉得自己的长相像山贼土匪,还记得以前行走江湖时,常有女儿家爱慕他,说他俊逸爽朗,怎会在遇上她后,就完全不是那回事了。

  “骗人。”她冷冷地防着他。

  “什么?”慕容逸愣了愣,不明白他何时骗她来着。

  “你以为我会傻的再上当吗?我知道你一定找了许多人来,或许待会儿他们就会出现,然后你就要告诉众人我淫荡成性是吗?”她嘴里带笑,心里却苦得不得了,整颗心难受的纠结成一团,痛的教她小脸轻拧。

  “你在说什么?”他完全听不懂。

  “我不清楚我是哪里得罪你们慕容家,但你不觉得这样陷害我很过分吗?如果你觉得我很惹人厌,当年你应该直接要求解除婚约,我绝对不会对你死缠不放的。”她边笑着,双手边不由自主的抚上颈际,那种紧窒痛苦的感觉又袭上心头,教她喘不过气来。

  她合上眼,痛苦的急喘着气。

  “杜姑娘,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什么陷害?我并不讨厌你。”慕容逸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的看着她,为何她说的话,他字字听的分明,却无法明白其中涵义。

  杜含笑不理会他的辩解,她只觉得好痛苦、好痛苦,颈子上好像有条无形的白绫正绞住她的脖子,她就快要喘不过气来了!

  她痛苦的趴倒在地上,右手紧紧抚着颈子,左手则难受的扒抓着花泥。

  “杜姑娘,你没事吧?你怎么了?”见她好似生了病般痛苦,慕容逸顾不得她不愿靠近他,忙一个箭步冲上前扶起她,察看她的情况。

  宽广的怀抱并未教杜含笑放松,反而令她更是畏惧,也觉得更加痛苦,她不禁尖叫出声;尖锐饱含痛楚的叫声,震撼着慕容逸的心房,震疼出他的怜惜。

  “啊——不要碰我!不要碰我!你走开!走开!”她完全不怕跌疼的滚离他的胸怀,一双眼死命的瞪着他。

  “杜姑娘,我不是坏人,我不会伤害你的。”看着空荡荡的胸怀,再看向视他如寇敌的杜含笑,他完全不知该如何反应。

  “你走!你走!永远都不要出现在我面前,我不会信你的,永远都不会!”她恨恨的抓起一把花泥扔在他身上。

  慕容逸被仇视的莫名其妙,愣愣的由着她往他身上丢扔一把接一把的花泥。由箸她发泄了好一会儿,慕容逸这才想到她会仇视他的原因,肯定是因为慕容靖辜负了她,她才会如此痛恨慕容家的人。

  “杜姑娘,我知道我大哥辜负了你一片真心,让你很伤心,但我希望你能将他所带给你的痛苦一一遗忘,不要再悲伤了,好吗?”他苦口婆心劝她要想开点,她会这样难过,可能是因为慕容靖死了,从此与他天上人间两相隔,所以她才会悲伤得无法自已。

  想到美好的她竟倾心于慕容靖,他不禁觉得惋惜;她是这般美好,慕容靖根本配不上她,她值得更好。

  她恨恨的又抓了把花泥扔过去,这次她的目标是他的脸。“我跟他什么都没有。”所有计划不都是他们想出来的吗?他居然好意思说她和慕容靖有过一段情,是他贵人多忘事,还是存心要羞辱她?

  慕容逸怔了怔,由着软泥白脸上滑落,一时间无法了解她话中涵义,莫非她不愿意承认当初和慕容靖的那段情?

  “那件事全是你们慕容家所设下的局,你又何必来跟我装傻?”她冷冷一笑,笑他好意思跟她装无辜,真正无辜的人是她!

  “我不明白你的意思,杜姑娘,可否请你说清楚点?”他总觉得她话中有话。

  “真不明白也好、假不明白也罢,总之,从今以后,我不想再互到你。”她当他在装蒜。

  “小姐!小姐,他是不是欺负你了?”花儿好不容易才出现,先前她拐了脚,走的慢些,在听见小姐的尖叫声后,把她吓个半死,深怕出了事儿,再也顾不得脚疼,忙着快速赶来。

  杜含笑抿着唇不语,花儿将她上下打量过一番,发现她的衣服染上不少花泥,再定眼瞧瞧慕容逸,更是差点让她吓的魂飞四散。那个可恶的慕容逸身上居然也和小姐一样染有花泥?究竟方才在她尚未赶到之前发生了什么事?

  “杜姑娘,我是真的不明白你所说的局是什么意思。”慕容逸不理会大惊小怪的花儿,执意得到答案。

  “慕容逸,你究竟对我家小姐做了什么事?!”花儿气得双手叉腰质问。

  “花儿,咱们走。”杜含笑看都不看慕容逸一眼,拉着花儿就要离开。

  “杜姑娘,请你把话说明白。”慕容逸拦住她们主仆二人,不让两人离开,实在是有太多、太多的疑问等着他去解开。

  “你这恶人快些离开,我家小姐不喜欢看到你,你刚刚到底有没有对我家小姐动邪念、做坏事?”花儿非要得到答案不可。

  “花儿,我没事,不过是不小心摔了一跤,走吧!”

  ”好,小姐,咱们回府去,别再理这个惹人厌的人。”听见小姐所说的话,花儿总算是放心的半跛着脚扶小姐离开。如果慕容逸真不知死活的动了她家小姐,她就……她就……打他!对!她会狠狠的打幂容逸!

  “杜姑娘。”慕容逸又跳出来拦人。

  “慕容逸,你烦是不烦?我家小姐都已经说她不想再见到你,你还想怎样?难不成你又在打什么鬼主意?我先警告你,如果你敢再次伤害我家小姐,杜家上下没人会放过你们慕容家!”花儿这话说的司明了。

  “慕容逸,在九年前,你我已是桥归桥、路归路,请你别再来打扰我的平静生活。”离开的时候,杜含笑冷淡的扔下话,便与花儿离开。

  她们的离去,让慕容逸的心底更不好过,杜含笑口中的局到底是什么局?与九年前那件事有关吗?

  不行,他非得查出她话中的意思不可,否则他不会心安。

  至于和杜含笑之间,他深信,他们还会再见面,事情不会就此结束。

  ★  ★  ★

  想得知事情始来最好的方法,就是向杜家人问个清楚明白,杜老爷和杜夫人甚少在外头走动,倘若真碰上了面,恐怕是见到他就会马上掉头离去,连一眼都吝于施舍;而杜含笑是避他如避牛鬼蛇神,也无法列人考量之中。他唯一能碰碰运气的仅有杜云飞,他和杜云飞彼此都陌生得紧,或许,杜云飞肯告诉他也说不定。

  不管杜云飞见到他会以何种态度对待他,慕容逸知道他得碰运气,所以他派人送封信给杜云飞,而且怕会被杜家人认出,还特别派不是慕容家的人送信。他约杜云飞在茶楼见面,只在上头说有要事相谈,并未注明他的名字,怕杜云飞见着,会直接把信给撕了,连理都不理。

  他人虽是在约定的时间之前便已到茶楼厢房等待,不过内心却是惴惴不安的,担心杜云飞不会来赴约,毕竟他连来意也没说明。

  杜云飞会来吗?如果杜云飞不来,他该改用何种方法约出杜云飞?事实上,他甚至曾想过在路上拦下杜云飞,直接问清楚;但路上行人来往如织,他们所要谈的话题并不适合在大庭广众下公开谈论,是以,他才没有采取拦人的行动。

  修长的手指来回摩挲着瓷杯的杯缘,守在特别订下的包厢里陷入沉思。

  “听说你想见我?”杜云飞本来是不该来的,可谁教他好奇心重,想见见究竟是谁要见他,居然连个名儿也不留,只派个小儿来传信?反正他正巧有空,所以人就来了。

  进了包厢,他疑惑的望着这名想见他的男人,不是商场上往来的客户,看起来陌生得很;城里的人他大多认识,这人难不成是从外地来的?那,找他有何事?杜云飞心底转了几个圈,有了防备之心。

  “是的,杜公子,请坐。”慕容逸起身迎接,发现杜云飞的眼和杜含笑一模一样,只是杜云飞较为粗犷了些,他的眉也要来的飞扬浓密。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我们恐怕未曾见过面,是吧?”杜云飞对自己的记忆力还算有自信,他并未依对方所言,真的坐下来,而是站在离门不远处,好在发觉不对劲时,可以拔腿就跑。

  “我们是不曾见过面,但你对我一定不陌生。”慕容逸自是明白杜云飞对他的顾忌,他自嘲的笑了笑。

  “你是谁?”这下,杜云飞防他防得更紧了,一双眼直盯着他瞧,好似对方随时都会攻击他般。

  “我是慕容逸。”

  当对方一报上名号,杜云飞马上掉头准备离去,他不愿与慕容家任何一个人见面,尤其是慕容逸。

  早料到杜云飞会有所行动,在杜云飞转身的同时,慕容逸便发出掌风,将两扇门给关上,不让杜云飞离开。

  “你这是在做什么?!”无法离开,又见对方似身怀武艺,这教一介商贾的杜云飞更是气极败坏。

  这个小人!果真慕容家没半个好人,见他要离开,就使出下三滥的手段来对付他,这算什么英雄好汉?!

  “我对你并无恶意,只是有些事想请教你。”慕容逸摆出友善的脸孔来,好使杜云飞不再那么仇视他,不过他的笑脸并未能化解杜云飞对他的敌意,看来杜家一门上下对他全无一丝好感。

  “你究竟有什么事?”杜云飞可没忘记这人曾下拜帖到府里,央求见姐姐一面,不过已被爹娘命家丁直接将慕容家的家仆扫地出门;前些天,又听花儿说,姐姐在外头撞见慕容逸。

  说实话,他们全家上下没一个人弄得懂慕容逸想做什么,可是,他们都知道得多防着这人,免得姐姐再受到伤害。

  而今,慕容逸改找他出来,到底想做什么?最让他庆幸的是,幸好今日慕容逸找的人是他,慕容逸可伤害不了他。

  “我想请问你有关九年前的事。”慕容逸也不罗嗦,直接说明来意。

  “我不以为九年前的事有啥好再谈论的。”杜云飞以鼻孔哼了哼,执意站在门前,不肯坐在慕容逸身边。

  “不!我们一定要谈。当年,你的姐姐不是和我大哥情投意合,为何前些日子,她会说那是我们慕容家所设下的局?”感情的事你情我愿,他不以为这和什么陷阱有关。

  “你在胡说些什么?!”杜云飞气得再也顾不得要和慕容逸保持距离,他一个箭步冲上前,大骂。

  “难道我说错了么?当年我看的很清楚,你姐姐和我大哥两人的确在半月亭幽会,若说他们俩不是情投意合,又怎会约在夜里私下见面?”当年的情景历历在目,且在场的人数众多,绝非他眼花错看。

  “那明明就是你们所设下的局!我姐姐和慕容靖压根儿不认识。”杜云飞气得跳脚。

  “什么?!”慕容逸一脸震惊。不认识引怎么可能?如果不认识,杜含笑为何要在夜里和慕容靖见面?

  “你别装作一脸不知情的模样,我可没忘,是你派家仆送信来,要我交给我姐姐的,不然你以为我姐姐怎会上当受骗?”

  杜云飞对当年的事可也记得清清楚楚,那时他才十一岁,接到慕容家家仆送来的信,高高兴兴的交给即将要出阁的姐姐;他也还记得,姐姐看完信时脸上所浮现的娇羞与喜悦。

  当时,他缠着姐姐要得知信上内容,可姐姐只是扬着神秘的笑容,硬是不说;假如他能多点耐性就好了,他相信,若他知晓信里头的内容是慕容逸要约姐姐见面,他一定会告诉爹娘,爹娘知情后就会阻止姐姐。

  姐姐如果不出门去赴约,悲剧就不会发生,姐姐也不会悲伤到悬梁自尽。

  全都是他的错!他不该笨的替慕容家的人传达书信,差点,他唯一的姐姐就被他给害死了,至今,他仍在悔恨当中。

  思及当年的事,杜云飞脸上的表情再痛苦不过。

  “不!不可能,我根本没写信给她!我从没让家仆送信来!”杜云飞的话令慕容逸惊骇。当时,他忙着要当新郎倌,是没空,也没想到要写信给新娘子,何来的家仆送信之说?

  “你别再说谎了,信上头清楚的写着要我姐姐到半月亭去赴约,你要说很巧是吗?我姐姐和慕容靖见面没多久,她甚至还不晓得与她见面的人是慕容靖,结果,大批人马就出现,一副逮着他们俩的模样,你们再和慕容靖配合,说我姐姐和他早有私情,令我姐姐百口莫辩。

  好歹毒的计划啊!是你们让我爹娘一时气忿,无法查明实情,差点,我姐就死在你们恶毒的计划里。”杜云飞谈起当年的事是恨得咬牙切齿。

  慕容逸愈听愈是心惊,他回想当年的事,他们发现杜含笑和慕容靖私会的过程,真的是发现得太容易了,当年……他记得好像是谢金花主导他们去寻找慕容靖的!

  且当时在半路遇见寻找女儿的杜伯文一行人,谢金花也假意说大伙儿一块儿找人比较顺利,所以慕容家和杜家人才会一块儿出现的;假如不是她,他们根本不会找到半月亭去,也就不会看到杜含笑和慕容靖私会的画面。

  原来,这一切真是早已计划好的,只是计划的人不是他,而是谢金花和慕容靖母子俩。

  天!他们为了打击他,居然想出这样阴狠的计划来,差点……差点他们就害死了无辜的杜含笑,他们的心怎能这么狠!

  慕容逸痛苦的合上眼,以他对谢金花母子的了解,他明白,杜云飞所言属实,并未造假,杜含笑是真的不认识慕容靖。

  “如果你不喜欢我姐姐,大可直说,不必玩这种毁人名誉的把戏,我们杜家不会死缠着你们不放。”杜云飞气得全身发抖。

  “我很抱歉……”倘若慕容靖当初是针对着他来,今日所造成的伤害就不会如此大了。

  他对杜含笑的亏欠太大、太大了,大到他不知该如何补偿她,他痛苦的双手紧握,额际青筋浮跳。

  慕容靖死了,这笔帐,找谁算去?

  谢金花?她会认吗?不!她不会认,以她的个性,她不会那么爽快就承认。

  “你说再多都没有用,伤害已经造成,我永远都不会忘记听到我姐姐悬梁自尽那一瞬间的感受,你永远都不知道,当我晓得是我亲手将我姐姐推入险境时,我是作何感想?你永远也不会明白,在我姐姐性命垂危时,我爹、我娘和我哭着求她醒来时有多惊恐,深怕她就此离开。所以,在她醒来那一刻,我告诉自己,再也没有任何人能够伤害我姐,我会永远保护她!”在他十一岁那年,早已立下誓言。

  听着他的叙述,慕容逸的眼眶不由自主发热,他无法真正感受杜家人所受的煎熬,但,他听了很难受、很难受,心口闷闷的,沉重的令他说不出话来。

  “而我爹娘也同时立了誓,会永远保护我姐姐。我们不会将她嫁出杜家,因为我们知道外头的谣言将她说的有多难听,我们不要她再受到丝毫的委屈,我们会让她幸福快乐的。我警告你,不管你现在打的是什么主意,最好不要再接近我姐姐,否则我们杜家上下都不会放过你!”杜云飞才不管慕容逸是否怀有深不可测的武功,恶着声警告。

  “我明白你们想保护杜姑娘的决心,但是我希望你能相信我,当年的事,我真的一无所知。”他诚心诚意的看着杜云飞。

  “不可能!这件事,你们慕容家每个人全都有份,你别妄想推卸责任!”杜云飞不愿信他,他和慕容靖是一家人,家人之间岂会相互陷害?慕容逸想骗他,还早得很!

  “我知道你不会相信,可我所言句句属实,我也是直到今日才晓得当年事件的始末。”目前,最重要的是杜含笑,她受到的伤害太大,大概已经不敢相信外人,他该如何让杜含笑重拾以往的笑容?

  “我不会相信你的,总之,我的话已说完,我可以走了吧?”杜云飞指了指阁上的房门,他可不想要开门出去时,又遭人用掌风给阻挡住。

  “请!”

  杜云飞开了门直接离开,连看也懒得再看他一眼的走了出去,在走到门外时,他突然又回头低道:“别再去找我姐姐,不然,我不会放过你!”

  恶狠狠地撂下话,他这才放心离开。

  杜云飞离开后,慕容逸并不急着走,他坐在原位,内心百感交集,喝着已凉且苦涩的茶水。

  脑海里不住想着拥有各种表情的杜含笑,想着,当初她是抱着何种心情悬梁自尽?

  她一定很恨他!杜家上下没人相信他与当年的事件无关,当时她一定在想,为何他要害她?明明她就要过门了,何以他不要她却不肯明说,偏要以最残忍的方式来伤害她?

  烦躁的长叹了口气,假如他当时不要那样冲动,可以将事情想的更清楚透彻,他们根本就不会中了慕容靖的奸计;甚至,他们可以揭穿慕容靖的计谋,还她清白,或许……或许今日很多事都会变得很不一样,他们极有可能携手共结连理,成为夫妻。

  九年后的现在.恐怕已是儿女成群,过着人人欣羡的日子。

  紧抿着唇,忿怒的眼眸凝视着前方,右手掌用力紧握着瓷杯,心中的怒焰加诸在脆弱的瓷杯上,没半晌工夫,盛装着凉凉茶水的瓷杯应声而破,弄得慕容逸一手湿。

  湿意令慕容逸回过神来,他低头凝睇沾满茶水的右手掌,再看着桌面上已遭他用内力震破的瓷杯,继而想到谢金花与慕容靖两人。

  关于此事,他要如何去处理?

  谢金花已经失去了儿子,他是否该把事情摊开来说,要父亲做出明确的决定?谢金花一定不会承认她和慕容靖曾想出来的恶毒计谋,所以他一定得先找出证据来,不然,不管他说的再多,到了父亲面前全都无用;他明白,以父亲的个性是不会随便怀疑家人,尤其是枕边人。

  但假如不说,杜含笑岂不是一辈子蒙上不白之冤?这对她而言一点都不公平,毕竟她是最无辜的。

  “唉!两难。”他对谢金花并未存有太多情感从小到大,他和谢金花母子总是各据一方,尤其在他母亲去世之后,这样的情形更为明显;谢金花母子容不下他,他也看他们不顺眼。

  可是关于此事,他并不能依照个人好恶行事,这些日子,父亲因慕容靖的死身子大不如前,把事情揭发开来,他怕对父亲的健康会有影响。

  “难啊!”他又长叹一声。

  所需顾虑的事实在太多了,以往,在外头行走,他要顾的不过是自己一人,现下,回到家乡一切又都不同了,他不能再自私的只想到自己,也该为旁人着想。

  证据……证据……事隔九年之久,究竟要上哪儿寻找当年的证据?

  是了!他怎会忘了方才杜云飞所说的缘由?是慕容家的家仆送了一封信到杜家给杜含笑,那么,那名家仆不正是最有力的“证据”了!

  而找到证据之后呢?逼谢金花承认所犯的错误?

  他又陷入沉思,现下的情况不容他想太多,先让他把那名家仆找出来再说吧!

  “小二,送壶烈酒上来。”拉开门扉,他朝外头喊道。

  今日,他需要痛痛快快的醉一场,明日……倏地,他的眼神如鹰集般精锐,犹如已寻到猎物般。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