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沈韦 > 妾含笑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妾含笑目录  下一页

妾含笑 第二章 作者:沈韦

  杜府里,花儿尽责的为她家小姐准备好热水,守在一旁,却也不住抱怨。“小姐,我真弄不懂你,如果你不想和人同桌,直接跟掌柜说不就得了,为何非要冒雨回府不可呢?如果你因此受寒着凉,老爷和夫人可是会不高兴的。”花儿边准备待会儿小姐要穿的衣服边嘟囔。

  “花儿,你不懂……”纤纤素手拨动着热水,杜含笑陷入沉思;在看见他的眼眸时,她已认出他来,可他并没有认出她,是遗忘了,或是压根儿不愿记住她?

  九年了,她还以为他永远都不会再出现,没想到他还是回来了。往后她出门时,会记得尽量不要与他撞上,她不想再见到他,任何一位慕容家的人,她都不想见。

  “小姐,我就是不懂才问呀!”花儿将衣衫放在屏风上,坐下来嘟嘴道。

  “他是慕容逸。”一句话加上一声悲叹,代表一切。

  “什么引他是慕容逸那混帐?!小姐,你怎么不早说,如果我早知道他是慕容逸,我一定不让他好过,最好是把一壶热茶泼在他脸上。”花儿闻言气得由椅子上跳起,双手握拳挥舞着,想像着教训仇人的情景。

  九年前所发生的事一直是大家心中的遗憾,小姐差点就死在慕容家所设的陷阱里,若非少爷发现的早,他们真要因错怪小姐而使小姐魂归西天。

  老爷说了,这全都是可恶的慕容家设计一切的,害天真的小姐上了当,他们再去来个人赃俱获,使小姐百口莫辩,跳到黄河也洗不清。不知这样邪恶的计谋是谁想出来的,反正和慕容逸脱不了关系就是。哼!总之就是他抛弃小姐,让小姐沦为城里人人指责讪笑的人儿,真是够狠的了。

  他若是不想娶小姐,明讲就好,何必这样狠毒的和家人一同设下残忍的陷阱,诱小姐上勾?他实在是太坏了,说到底,慕容家上下没个好东西,早晚会有报应。

  “傻花儿,你真以为他会乖乖站着任你教训?”杜含笑忧郁的笑了笑。

  “小姐,你说的是,我都忘了慕容家的人有多坏,他们哪会白白由着我骂、我打,光看那个慕容靖就知道慕容逸也好不到哪儿去,或许他离家这些年都在外头犯些打家劫舍的恶事。”在花儿心底,慕容家的人乃是十大恶人之首,再也找不出比他们更坏的人了。

  “所以能避开他就避开,我不想再和他见面。”滑润的手指轻抚着水波,在她的心好不容易恢复平静后,她不想再受到其他事物干扰。

  “对,和他碰面准会倒霉。”花儿皱拧着小鼻子哼道。

  杜含笑轻轻叹了口气,她的眼眸写满了忧郁,她的笑亦不再带着天真无邪,反而是带着一丝轻愁;因为九年前的那件事使得她不敢相信家人以外的人,使得她再也无法放开胸怀快乐的笑着,她的笑容,她的无忧无虑早就被慕容家的人无情夺走。

  “小姐,待会儿我会吩咐厨房下碗猪脚面线来给你去去霉运。”花儿深怕属于慕容家不好的气会沾染到小姐身上,忙着想法子为小姐顺顺气。

  哼!有她花儿在,慕容家的人休想再欺负她家小姐!杜含笑闻言仅是淡淡的笑了笑,但并没有很在意花儿所说的话,脑海不由自主的想起慕容逸的模样;方才她并未仔细看过他,她只看到了他的眼,一如九年前的那一夜,她永远都忘不了当时他眼底的痛恨。

  当时,他的心情是如何?额手称庆?

  她无法真正了解他当时的想法,到底是谁想出那个计谋来害她的?是他吗?

  倘若是他,为何他可以演戏演的如此真实?仿佛他才是那个受害者。

  泪,无声的在心底滚动,她所受到的伤害,尽管有了家人的保护与疼爱,至今,仍旧无法痊愈。

  她很想问他——为何要这么待她?为何?!

  ★  ★  ★

  该来的终究还是会来,慕容逸踏进家门,在总管的迎接下来到大厅,这里也不例外的有了改变,变得陌生,变得更加富丽堂皇,想必是出自于大娘之手吧!他摇头笑了笑。

  心已然平静,从前的事就抛诸脑后,过去的就让它过去,慕容靖已死,他又何须计较太多?

  “逸儿……”接到总管通知的慕容永邦,满心喜悦含泪的看着高壮不少的小儿子,他激动的用力抱住慕容逸,让他知道他有多思念他。

  “爹,我回来了。”父亲的喜悦是如此真实,感染了慕容逸,他开心的扬着笑,也用力的回抱父亲。

  离家九年后,他发现父亲竟已变得瘦弱不少,连白发也增添许多。他真是个不肖儿,这九年来不曾回家探望过老父,只是偶尔捎封信报平安,这回若非父亲写信要求他回来,或许,他尚在外头流浪,仍不肯回家。

  “爹,孩儿对不起您……”

  “傻孩子,回来就好、回来就好,说那么多做啥?”慕容永邦用力拍了拍儿子厚实的肩膀,发现他将自己照顾的很好,整个人结实不少,颇感欣慰。

  同样接到通知的谢金花,寒着脸站在外头看着他们父子俩亲热相拥,心中的怨怼更深。她的宝贝儿子死了,结果老爷竟找回慕容逸,那靖儿算什么?靖儿可不是人人都能取代的,在她心底,靖儿才是慕容家唯一的儿子、唯一的继承人,慕容逸他什么都不是!

  她恨恨的走进来,冷眼看着他们父子俩。

  “大娘。”发现她出现在大厅,慕容逸有礼的向她问候。

  “嗯。”如同以往,谢金花没有给予他好脸色,只是轻轻哼了声。

  “金花,你瞧,逸儿他是不是长得更加英挺、结实了。”慕容永邦急于与人分享他的喜悦。

  “嗯。”谢金花连看都懒的看他一眼,随便应答。

  “逸儿回来后,我就可以放心了。”慕容永邦大有将家产交由慕容逸掌理的打算。

  “老爷,您放什么心?难不成您想将慕容家所有产业交由他管理?哼!谁晓得这些年来他在外头干了些什么好事,他究竟有没有能力掌管慕容家产业,我们都不晓得,老爷,您怎能如此轻率下决定?”谢金花冷冷地挑了挑眉,刻意打压慕容逸。

  “你在胡说些什么?逸儿是我的儿子,他有几分能耐我自然晓得,把产业交给他去管理,我放心得很。”被泼了一桶冷水,慕容永邦不高兴的沉下脸。

  “老爷,您真该瞧瞧您现在的表情,面对他,您就笑得合不拢嘴,我真怀疑您到底记不记得咱们靖儿才刚下葬没多久?”谢金花心底愤恨不平,到底她的靖儿哪点不好,使得慕容永邦这么快就忘了靖儿。

  “我没有忘记靖儿,但他死了,我总该为慕容家的将来打算不是吗?”提起慕容靖就让慕容永邦忍不住叹气连连。

  “您当然是得为慕容家的将来打算,可我不以为将产业全部交给慕容逸会妥当。”说到底,谢金花仍是认为慕容家所有的产业是属于她的靖儿的,就算靖儿死了,谁也不能来抢,尤其是慕容逸。

  “你对逸儿有偏见。”

  慕容逸看着谢金花恶毒的表情,知道在她心底,他依然是那个抢了她丈夫的女人所生下的孽种,她是容不下他的。

  “我对他有偏见,难道您对靖儿就没有偏见吗?您说,靖儿是哪点不如他?!您非得让他取代靖儿不可。”她怒不可遏的重重拍打茶几。

  “靖儿死了!他已经死了!你还要我怎么样?”慕容永邦怒喝,人死不能复生啊!她到底清醒了没?“他没死!如果你能多关心靖儿一点,他根本就不会死!”想到已死去的宝贝儿子,谢金花哭的无法自已。

  “我不关心他?!若我不关心他,我怎会一直忙着收拾他所惹出来的麻烦?若我不关心他,我们会与杜家交恶吗?若我不关心他,我会替他还那一屁股债吗?我就是太关心他,你就是太宠他,才会让他成为所有人茶余饭后的笑柄,才会让他死在妓院里。”慕容永邦一直很后悔太过纵容大儿子,才会造成今日的后果。

  “不是我的错!是大家都误解靖儿!是他们不肯多给靖儿一些机会。”谢金花死都不认为宝贝儿子有错。

  “别人给的机会够多了,是靖儿自己不长进,不知悔改。”慕容永邦长叹口气,不知如何敲醒仍旧执迷不悟的妻子。

  听着他们你一言、我一语,慕容逸没忽略他们所提到的杜家,慕容家与杜家交恶是怎么回事?他们两家不是应该已经结为亲家了吗?

  “爹,你们刚刚说到的杜家是怎么回事?大嫂呢?”他回来这么个,怎会都没看到杜含笑,也没听到父亲与大娘提到她,是回娘家去了?还是慕容靖错待她,使得杜家不谅解?

  “什么大嫂?靖儿可没娶过妻,你别乱说话。”谢金花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慕容永邦停止与妻子的争吵,长叹口气,望着小儿子,却不知该从何说起。这事儿想来就一团糟啊!

  “怎么可能?”当年,慕容靖不是与杜含笑相爱吗?在他退出后,他们也该成亲的不是吗?

  “为什么不可能?你不要的女人,靖儿当然也不要,况且像杜含笑那样随便的女人,你以为谁会想要她?哼!靖儿值得找个更好的姑娘成亲,他没必要委屈自己。”见丈夫不回答,谢金花可是很乐意为他解答。

  慕容逸一震,不敢相信杜含笑居然没有嫁给慕容靖。他忘了……当年他过于气忿,被愤怒冲昏了头,忘了慕容靖从小就爱抢他的东西,凡是属于他的,慕容靖全都要,如果他拱手相让,那么,慕容靖在得到后一定会马上不屑丢弃。

  怎会忘?!当年慕容靖一定也是以相同的心情去招惹杜含笑,在他离去后,达到目的的慕容靖自是不肯要杜含笑。

  该死!该死!他怎会忘了慕容靖是这种人?

  “那她现在怎么了?”嫁人了吗?她过的好吗?

  谢金花恶意的朝他笑了笑。“在你离家的隔天,她便悬梁自尽了。”

  她要伤害慕容逸,让所有人跟她一道儿痛苦!在她难珲的时候,谁也甭想好过!

  “不!”她死了?在他离家的隔日,她就死了?!是他们害死她的,如果他当时能冷静些,不让愤怒掌控情绪,或许,她就不会死。

  “你在胡说八这些什么?!逸儿,你别听她胡说,杜姑娘没死,幸好当时杜家人及早发现,救了她一命。”不希望儿子过于自责,慕容永邦在瞪了妻子一眼后,忙着安慰儿子。

  幸好!得知她没死,慕容逸总算松了口气,但仍不免流了一身冷汗。

  “我可没说错,她自杀的事全城里的人都知道,杜伯文也是因此才放话永远不和我们慕容家来往的不是吗?我哪里胡说八道来着?”谢金花可不服气,理直气壮的说着。

  “够了!你回房去休息。”这女人真是愈说愈过火,事情都过去那么久了,何必让逸儿知道,只会徒增他心底的负担罢了。

  “怎么,怕你的宝贝儿子知道事实?不过这也没什么,只不过是杜含笑从此嫁不出去,没人要罢了,又有啥关系?反正他也聪明的退了婚事,这也算是一件好事不是吗?至少慕容家并没有娶进一个不知羞耻的媳妇。”谢金花的每句话都再狠毒不过。

  “金花!”慕容永邦怒喝。

  “好,我这就听你的,回房去休息。”谢金花扬着得逞的笑容离开。

  慕容逸怔怔的站着,他完全不晓得在他离去后,杜含笑会那么不好过,先是他的弃离,再来是慕容靖的推拒,她又受到众多责难,更难堪的是外在言语的攻击,难怪她会悬梁自尽。

  他很是愧疚的合上眼,双手不住握拳,尽管起因是她和慕容靖私通,但他觉得这件事,他也得负责。

  “逸儿,别在意你大娘所说的话,一切都过去了,现在杜姑娘在杜家的保护下过的很好,你放心。”慕容永邦安慰着儿子,不要他想太多。

  “爹,我无法不去在意,她是因为我才会变这样的。”他摇摇头,想到她所曾面对的一切,不禁同情起她当时的遭遇,她一定很痛苦吧!

  “这和你根本完全没关系,全都是她咎由自取,她不该在和你订亲后,还跟靖儿纠缠在一块儿的。”

  慕容永邦板着脸反驳儿子,不论他怎么想,都觉得逸儿没错。

  “爹。您可曾想过,当年大哥为何偏偏挑上杜姑娘?”慕容逸苦笑地看着父亲,希望父亲能面对现实。

  慕容永邦沉默不语地看着小儿子,已是了然于心。

  “大哥他不缺女人,你我心知肚明,他没理由去惹上杜姑娘,唯一的理由就是他想让我痛不欲生,结果呢?他要让我痛苦,也害着了杜姑娘。”想到慕容靖的所做所为,不禁感慨,这样的争强好斗有用吗?

  “你别说你大哥的不是,他都已经死了。”明知小儿子所言属实,慕容永邦依旧不肯承认;在他心底,儿子再怎么不好,终究是他的儿子,教他如何正面承认靖儿的心思过于歹毒狡诈?

  “爹,大哥他害了杜姑娘一生,差点让杜姑娘把命也给赔上,我们不能装作什么事都没发生过。”难怪杜家会与慕容家划清界线,是他们太过分了。

  “逸儿,别再说了。”

  “爹!”

  “我说了,她现在过的很好,杜家的人将她保护的很好,外头已经没人敢再当着他们的面谈论当年的事,你就别想太多了。”拍了拍儿子的肩头,要儿子放宽心,也是要自己安心,别让罪恶感占据心口。

  父亲拍抚的动作令慕容逸的心头感到沉甸甸的,事情并不会如父亲所言那般已烟消云散,纵然众人不敢在杜家人面前谈论这桩丑闻,但背后呢?谁知道他们会说的多难听。

  他十分同情杜含笑的遭遇,总觉得她会落到今天这个地步,他也该负一半的责任。

  也许,他可以找个时间去看看她过得如何。

  “逸儿,你会留下来,不再离开吧?”

  不愿再和小儿子谈论有关杜家的事,慕容永邦将话题转移到他最关心的事上。他不希望再次尝到儿子远走的滋味,那滋味太过于苦涩难受了;他日夜盼着儿子归来,好不容易才等到逸儿回来,他说什么也不让逸儿再次离开。

  “爹,您放心,我会留下来。”在决定回慕容家时,他心里早有准备,知道这次回来,他是不会再走了。父亲需要他,他不能狠心丢下父亲不管,至于慕容靖生前留下的烂摊子,也等着他去收拾。

  是的,他会留下来,以尽为人子的责任!

  ★  ★  ★

  为了亲眼证实杜含笑过的很好,隔日,慕容逸便投拜帖,要求拜访杜含笑。想不到他所派去投拜帖的家丁,连杜家的门槛都没踏上,就被杜家守门的家丁拿着扫帚给赶了出来,无功而返。

  听着家丁叙述杜家家丁的态度后,慕容逸这才明白杜家对慕容家的怒火有多旺,想化解两家恩怨,可不是件简单的事;看来,他得亲自到杜家走一趟,如果运气好,或许可以见到杜含笑。

  人来到了杜家大门外,望着紧闭的大门,他知道自己得要有耐性,否则是见不到人的。

  他等了等,连续数日,都不见杜家人出门,唯有几名仆佣来来去去。他要求自己一定得沉住气,看来先前投拜帖的行为已惊动杜家人,使他们有了防范之心,不然他们岂会大门深锁,一个也不外出。

  真这么恨他?恨他恨到连出门都不愿?

  慕容逸的心沉了,明白就算他想弥补,也弥补不了已造成的伤害,他无奈的叹口气。

  慕容靖与他所闯下的祸可大了,连想尽全力去补救也没有方法。

  他倚着大树,藏身于暗处,守在杜家大门外多日后,他不由得好奇地想像起杜含笑的模样来。

  脑海中仍是一片模糊,对她的印象实在不深,隐约记得当时她哭着想解释些什么,可他听的并不真切,所以现在回想起来不过又是一片空白。

  想来只觉可笑,他们曾是未婚夫妻,结果对对方了解的程度竟如同陌生人一般,嗤!

  在外流浪九年,走遍大江南北,他已自由洒脱惯了一直以为她过的很好,甚至在他离家没多久后,便将她的事全给忘记,从未想过她在家乡正因此受苦,对她,他有着深深的歉意。

  不愿记忆是因为觉得自己受到伤害,万万都没有想到,她所受到的伤害竟不比他来得少。

  愈想他的心愈发沉重,突地,眼尖的发现杜家大门开了,他定眼专注凝看,只见一名年轻男子从里头走了出来。

  望着那名男子,隐约可以猜出对方的身份,如果他没记错的话,那名男子应当是杜含笑的弟弟杜云飞。原来,杜云飞已经长大了,也是,都已经过了九年,杜云飞哪会不长大?

  原本打算去向杜云飞探询有关杜含笑的事,但思及之前杜家的态度,他便提醒自己别太冲动,杜云飞应当不会很乐意见到他才是,他得耐着性子才行。

  过了一会儿、杜家的大门又开启,由里头走出来的是两名女子,一名作丫头打扮,另一名应当就是杜含笑。

  终于让他给等到了!慕容逸在经过多日来的等待,总算展露出第一个笑容,不着痕迹地跟在两人后头。

  看她们两人的模样,应是要去散步游玩,看来、杜老爷对她很是疼宠,才会由着她到外头去。

  跟着她们主仆二人走了好一段路,来到了一处开满桃花的林间,银铃似的娇笑声漾满花间,惹得慕容逸不禁跟着扬起笑容。

  这里真的很漂亮,不过她们两人并没有带家丁陪同出门,是太危险也太过轻率了,倘若遇上坏人该如何是好?

  思及此,笑容敛住,他想,他该给她们警告才是。

  他由隐身处走了出来,便见杜含笑的丫头兜了满怀的桃花往她身上撒去,主仆二人玩的好不开心。

  在家里闷了好多天的杜含笑,好不容易出门来,自然想玩的尽兴些,她快乐的展开衣袖扬手想抓住花儿撒下的桃花。“花儿,再多撒些。”“好的,小姐。”花儿见小姐开心,她也跟着开心。

  先前她们不敢出门全都是那个慕容逸害的.都怪他没事投了个拜帖说要见小姐,才会使得老爷及夫人怕慕容家又想出什么歹毒的计谋要来害小姐,特别命她们不许出门;幸好,经过这些天发现慕容家没啥动静,她们这才能够出门。

  “呵,呵,改明几个,要爹让人也在院子里种些桃花。”杜含笑很喜欢桃花,她轻合上眼汲取桃花的香气。“小姐,好啊。”花儿卖力的兜着桃花往小姐身上撤去。

  慕容逸慢慢朝她们俩走近,愈接近她们,他愈感惊讶。

  是她!那日下着滂沦大雨时,他在客栈里遇见的姑娘!想必当时她已经认出他来,否则不会急急忙忙离去。

  他真是驾钝的可以了,居然没有认出她来!可是即使认出来了又如何?当时他并不知道她的遭遇,也许在认出她时,反而是他立刻掉头离去也说不定。

  他的靠近,强烈的存在感让她们主仆二人停下动作,两人愣愣地朝他看去,甫一认出他,花儿马上挺身挡在杜含笑面前,就怕慕容逸有伤着杜含笑的机会。

  花儿一脸防备地瞪着他问:“你怎么会在这里?!”

  怎么又会见到他?杜含笑微颤的侧身躲在花儿背后,命自己不要去看他。

  “我一直跟在你们身后。”他的眼是放在杜含笑身上的,对于虚张声势的小丫头倒不是很在意。

  “什么?!你一直跟在我们背后?!你到底有啥目的?!我可警告你了,不许再伤害我家小姐,否则我花儿跟你没完没了。”

  花儿惊的倒抽一口气,眼看四下无人,倘若慕容逸真对她们使坏,她们是毫无反抗能力的;早知道今日就别出门,乖乖和小姐待在府里,就不会遇上恶人!

  杜含笑紧张得脸色惨白。一双小手不由自主的又抚上颈际,仿佛又可以感受到那夺去她所有呼吸的痛苦紧窒感。

  他来做什么?他到底要来做什么?是要羞辱她吗?难道他觉得当年给她的伤害还不够,想再来增加她的痛苦?

  “花……花儿,快点打发他走,我不想再见他……我不想……”她的声音抖得有如秋风中的落叶,似乎受到极大的惊吓。

  “好,小姐,你别担心,我不会让他欺负你的。”知道小姐的惧怕,花儿更加勇敢地瞪着慕容逸,老爷和夫人说过了,要她好好照顾小姐,她不能辜负老爷和夫人的嘱托。

  发现杜含笑似乎非常怕他,他赶紧解释道:“我对你并无恶意。”为何她会这样怕他?他从没恶意的对待过她,不是吗?

  “是吗?慕容家的人所说的话,没有一句话可以相信,你以为我会傻得上你的当?如果你真无恶意,那就请你快点离开,我家小姐一点都不想见到你。”花儿冷哼一声,仇恨的看着他。

  “我来只是想知道杜姑娘过的好不好。”他一派斯文的说出目的。

  他的话使得杜含笑与花儿都愣住了,杜含笑眨了眨明灿的眼,悄悄望向他,好像不敢相信这话竟会由他口中说出。

  “小姐,千万别上了他的恶当,他是想诱骗我们中计。”花儿很有警觉心地道。眼见主仆二人防他防得紧,慕容逸不知该哭还是该笑;她们就这么讨厌他,非得将他的话全部扭曲吗?

  “你……走吧……我不想再见到你……”杜含笑好不容易鼓起勇气,对着他低声道。

  花儿说的对,他所说的话全然不可相信,慕容家的人说的最为甜美的话语里头,往往都埋藏着毒性最强烈的毒药,随时准备神不知鬼不觉的毒死人。

  “杜姑娘,我知道九年前那件事对你的伤害很大,我现在只想知道你过的好不好?就这样,别无他意。”听见杜含笑终于肯开口对他说话,他心想她应当不再那样排斥他,拿他当恶徒看,故以最为温柔的语气说道。

  听他提起九年前的往事,杜含笑浑身不舒服的一震,低垂螓首,小手紧握成拳,不愿看他。

  假的!他说的话全都是假的!他怎会想知道她过的好不好?是觉得当年害她害不够,想再来害她吗?

  “我呸!你会有那么好心?!我才不信,我家小姐也不信。”花儿听的差点吐了。慕容家上下没一个好东西,慕容逸真以为她们会再笨的上当?!哼!简直是将人给瞧扁了。

  “杜姑娘,我说的全是肺腑之言,请你相信我的诚意。”她的外表看起来似乎过的还不错,相信杜家人是全心全意在照顾她。

  “呸!呸!你别再说了,我们一个字都不会信,我问你,你走是不走?”花儿跺了跺脚,鄙夷的瞪着他。

  “我说的全都属实,希望杜姑娘能够相信我,我明白九年前所发生的事,令你很难过。”她们愈是想抗拒,他愈是要解释清楚。

  “不!别再说了,我什么都不想听,什么九年前,我不想听!不想听!”杜含笑紧抓着喉头,尖声怒叫,拉起裙摆想要逃离他这个惹人厌的男人。

  见她逃了,慕容逸急忙大喊:“杜姑娘!”

  “不准你追上!”花儿伶俐的挡住他,不让他再打扰小姐。

  “你走开!”慕容逸再也容忍不了碍事的小丫鬟,大掌将她推开,连忙追上去。

  他不清楚为何会想追上她,只知道,自己要追上她,一定要追上她,把他对她的歉疚讲清楚。

  “哎呀!”花儿被他推倒在地,痛呼一声。

  跑!快跑!否则慕容逸就要追上来了!她要逃,一定要逃,不然更多痛苦的事会降临在她身上!

  杜含笑踩过花泥,拼命的跑,她跑得气喘吁吁、香汗淋漓,仍是不敢回头,不顾一切的往前奔去。

  在她后头追逐的慕容逸没花多少功夫就追上她,炙烫的大掌首先抚抓过她如云彩般的衣袖,攫了一手香,却没能抓到她。

  杜含笑又跑开了几步,这回慕容逸不再大意,大掌精准的用力拉住雪白小手,令她被拉旋回身。

  杜含笑猛然被他拉回身,惊惶的明眸对上炙热的黑瞳,更多的不安与潜在的悸动涌上心头。

  “不!”她虚弱低呼,挣扎着要离开。

  慕容逸不让她走,热烫的心因她那无言的一瞅而沸腾,大掌将她抓的更牢、更牢;在她的用力挣扎下,两人连站都站不稳,慕容逸连忙护着她,以防她受伤,随即双双跌在花泥上,盈了两人满身桃花香。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