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梅贝尔(梅贝儿) > 新潮假凤戏狂龙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新潮假凤戏狂龙目录  下一页

新潮假凤戏狂龙 第八章 作者:梅贝尔(梅贝儿)

  齐隽天一回到“飓飞庄”就将自己关进“飘兰院”。对于他又故态复萌,应水嬿可老大不舒服,有什么事说出来,动不动就躲进“飘兰院”做什么?她是他的妻子,有什么事不能说的。

  她站在厅院前,摒退了小茉,单独进屋。他就立在去世母亲的牌位前,没听见她进门的声音。“你什么时候才愿意把心事告诉我?”等了大半天,也忍不住开口,他身躯一震,回过身,眼中的哀伤使她心疼。

  “我需要一个人静一静。”他沉声地说。

  “你又要赶我走,为什么不让我多了解你?我们是夫妻不是吗?”

  他背过身:“让我安静一下。”

  应水嬿吸口气,硬声说道:“好,我出去,即使我有意改进我们之间的关系,没有你的配合也办不到,我话就说到这里。”不说拉倒。她手碰到门闩时,一具温热的胸怀由后拥住她。“水嬿不要离开我——求你不要离开我——”那悲戚欲绝的嗓音令她几乎落下泪,他在求她,如此骄傲好面子的他,居然开口求她。他箍着她娇躯的双臂紧得让她喘不过气,应水嬿在他怀中转身。

  “那么就把事情告诉我,再天大的事情总有办法解决的,何况是我们呼风唤雨的齐大庄主,不是吗?我的心脏承受起打击的。”她轻松地说。

  齐隽天抱着她好久,才牵着她到花厅坐下,手一直握着她,怕一放她就飞了。

  “好了,说吧,任何事我都可以接受,只有一点不能,你不会想告诉我你在外头养了小老婆,连孩子都有了吧!这点我可无法接受。”她柳眉竖起瞪向他。

  “水嬿,没有那种事,我没有其他的妾。”

  “那就没有什么事不能让我知道的了,快说吧!我洗耳恭听。”

  他担忧地凝视她:“不管我说什么,都不会改变你对我的态度吗?”

  “你真的那么在乎我的感觉吗?那是不是代表你开始喜欢我了?”她眼睛一亮,愉快地问,这倒是个好消息,她还以为自己只是单恋而已。

  古代的男子向来不把喜欢和爱摆在嘴边的,齐隽天也不例外。

  “你是我的妻子,对我而言是最重要的人。”这已是最接近的答案。讲话一点也不干脆,不过不无小补。

  “好吧!意思差不多了,你快说出来参考参考,为什么怕我对你的态度会改变?你不说我怎么知道会不会?废话一大堆,快说啦!”说了半天,重点还没说出来,她都快没劲了。

  他鼓足勇气,瞅住她的眸子。

  “其实……我不是我爹生的骨肉,我娘在一次出游中曾……遭人非礼,这才怀了我,我心里害怕有一天东窗事发,让我爹发现我不是齐家的孩子,而是……栖霞岭强盗头子的孽种。”

  说罢,他反而不敢直视他,怕见到她眼中的鄙夷,有哪个名门的闺女受得了嫁个身上流着强盗血液的丈夫。

  他等了又等,期待她会因为嫁了这样的丈夫,而为自己的悲哀而哭。“你娘好可怜,我能想象得出她的心情,一定是生不如死。”

  啥?他瞪大眼珠子瞧她,她的反应跟他想像的不同。应水嬿叹口气:“我也是女人,能了解你娘的感受,要是换成是我,恐怕非杀了他,为民除害不可,那种作恶多端的人死有余辜。”

  “那你呢?你不在乎吗?我的身体里流着强盗的血液,即使把全身的血抽光,也无法改变事实,人人敬畏的‘飓飞庄’庄主,纵横商场的齐隽天,竟有个既不堪又龈龊的出身。”他每说一个字都像在泣血一般。

  “那又怎样?”她试着抓住重点,“你在恨你娘,也就是我婆婆为什么会被那种坏蛋欺负吗?这怎能怪她,她一定拼死抵抗了,结果力气当然比不上男人,她才是最无辜的人,你还怪她,这就是你不对了。”

  他被她骂得有些冤枉,不知是谁抓不住重点。“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在问你会看轻我吗?你会觉得嫁给我委屈了吗?现在你知道所有的真相,会轻视我、瞧不起我吗?”他是自卑,恐惧她知晓一切后会避他如蛇蝎,他受不了那样。

  “这个吗?我是有点惊讶,难怪当我骂你土匪、强盗时,你的反应会那么激烈,不过你可以早点嘛!我也不是故意要骂你,谁教你老是不可理喻地乱发脾气,这点我郑重地向你道歉。”

  “水嬿,我不是问这个。”他急吼。

  “那你到底要问什么?能不能一次问完?”她也气恼地吼起来,这也不是,那也不是,到底是什么?

  “我……是说你会因为我的身世而看不起我吗?会吗?水嬿,你会后悔嫁给我吗?娘在遭辱后逃出,也曾经企图投湖自尽,幸而被刚新婚,来西湖游玩的岳父岳母所救。”

  “岳母和我娘一见如故,结为闺中知已,得知娘有孕还定一这门亲事,经过这一段日子的相处,你在我心中的分量与日俱增,我不想失去你。”他将她紧扣在胸前,“水嬿,不要离开我,有你在身边,我才觉得自己重新活了过来,我愿意付出任何代价拥有你。”

  应水嬿闷笑,老天,原来他是在怕这个,她坐在他的大腿上,环着他粗壮的腰,笑着仰头亲亲他的下巴。

  “你会让我走吗?反正我表哥就住隔壁,我马上可以去投靠他。”

  “你真的要走?”他激动地吼,“我不准你走,你是我的妻子,我的女人,即使把你关起来也不放你走。”

  他狂吻她,含着浓浓的绝望,应水嬿勾着他,甜滋滋地回应他。“你……让我把话……说完嘛!”她娇喘地推他。

  齐隽天不放手,“我不会离开你的。”他跟她眼对眼,鼻对鼻,“我哪里也不去,你是我丈夫,我当然跟你在一起呀!父母的过错没必要让下一代的人来承担,何况你又常做善事,也算是为他积功德,最主要的是你自己的心态,我们当子女的没有挑选父母的权利,父母再坏总是给我们生命的人,你不该瞧不起自己。”有个杀人犯的父亲,并不表示儿子也会是杀人犯。

  “水嬿,喔,水嬿,我从来没这么想过,从我知道自己的身世以后,我就努力武装自己,不随便让人接近,怕万一被人发现这个秘密,怕众人鄙视的目光,背地里指指点点,现在他死了,我该庆幸这害苦我娘的凶手得到应,但是却又无法真正地感到高兴,千百种情绪撕扯着我,让我好痛苦。”他的五官郁结在一起,承受内心汹涌的波涛。

  “没事了,这辈子我是绝不会离开你的,你只要记住你现在是我应水嬿的丈夫、‘飓飞庄’庄主就够了,其他都不重要。”她柔声地安抚,疼惜他所受过苦。

  他仍自说道:“爹自小疼爱我,直到有人揭穿娘曾被栖霞岭的强盗掳走过,而在两天后逃了出来,清白早已尽毁,那段时间爹常出外做主意,怀胎的机率不大,这才明白我根本不是他的亲骨肉,娘跪着求他谅解,为了维护颜面,表面上仍承认我们母子,私底下却极尽冷言嘲讽,视我们母子为下之人。等我十五岁以后,在外公的资助下学做生意,就是希望有一天能自立门户,让她脱离那种非人的生活,最后我是成功了,可是娘等不及享受,在我二十岁那年过世了。为什么她不再多一会儿,我还没有孝顺她,报答她的恩情,为什么她要那么快离开我?如果没有我,她就不会受那么苦,日日以泪洗面,全是我害的!是我害的她的。”他自责地淌下男子泪。

  “都过去了,我相信婆婆从来没有后悔生下你!她一定也很爱你。”

  “真是这样吗?”他不确定的,脸上犹有泪痕。

  “当然,有个长得帅又能干的儿子,哪个做娘的不爱,换作是我,我高兴得做梦也会笑。”她将心比心地说。

  齐隽天大笑,用力地抱紧她,胸口的郁塞顿消。

  ###

  小茉经以“飘兰院”前的长廊,瞧见门口有人鬼鬼崇崇地在走动。“你是负责哪里的丫头?在这里做什么?她质问道。

  “瑛儿是负责膳房里的工作的丫头,因为庄主和夫人晚膳还没用,所以——”她将手上端的托盘往她面前比。

  “这事还用不着你费心,交给我就好,你去忙你的。”

  “是”。她将托盘交给小茉,不敢再多停留。当小茉进屋后,她从柱子后出来。

  “原来庄主还有这个秘密,倒是得好好利用,文郎一定很高兴听到消息。”她心怀鬼胎地穿过厅院,从后门出去。

  当文君雁听了这天大的秘密,搂着她又亲又吻。“瑛儿,我的好瑛儿,你真是我文君雁得力的贤内助,连这么机密的消息都能打听到,真是服了你。”

  “人家还不是为了你,为了让相公早日达成愿望,人家可是费尽心思,文郎,你说该怎样谢人家?”

  “那当然,喏!这玉簪子送给你,当作我给你的信物,这下你总该放心了吧!玉簪子可是我娘的嫁妆之一,意义非凡。”他将一支翠玉簪子放在她手心。

  她才满意地收入怀中:“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做?是不是想让全杭州的百姓都知道?”

  文君雁摇头,他可没那么蠢。“不,传扬出去对我就没价值了,我要用这个秘密得到我想要的东西,这件事你嘴巴可得牢靠点,不准再让其他人知道。”

  “你怎么吩咐人家就怎么做,我们是一体的,不是吗?”她娇笑。

  “是啊!我们是一体。”他皮笑肉不笑的。

  ###

  现代。

  “克乃哥。”应小燕从手工艺补习班出来,便看见等在外面的姜克乃。

  “我来接你回家。”他今天特地开车来接她,欣赏着她恬静满足的笑容,“还习惯这里吗?有什么不懂的可以问我。”

  “补习班的朋友都很照顾我,而且我自己也学会搭车了,现在只剩下识字的问题,大家都很惊讶我居然不认识半个字,还笑着问我是不是在山里隐居。”比起刚到的时候,如今她已经开始学着独立,勇敢去尝试各种事物。

  “那你怎么说?”他帮她开车门。“我就照你教我的,跟他们说我生了场大病,结果忘掉很多事情,要慢慢恢复记忆,他们听了也就相信了。”她坐驾驶座旁的位置,拉好裙摆的皱褶。

  姜克乃启动引擎:“我已经跟应伯母说过今晚要请你吃饭,我载你去吃西餐好不好?你一定会觉得很新鲜,它不是用筷子而是用刀叉吃东西?”

  “好”。她信任地点头。车子驶往位于中山北路的饭店后,他带着她进入另一个不同的世界。

  应小燕被饭店内金碧辉煌的装潢吸引,目不转睛地忘了将嘴巴合上。

  听见姜克乃的笑声,她涨红脸地垂下头:“克乃哥在笑我,好坏喔!我是不是太失礼了?”

  “没有,在这里没有人会笑你,你也不要太拘束,放轻松点就好。”侍者领他们到座位上,待两人点好餐后离去。“这种地方就好像客栈,只是比客栈更高级,简直像皇宫一样。”她做梦般地张望四周。

  “小燕,你喜欢这里吗?他问。

  “喜欢。”她微笑地轻点下头。

  “应伯父、应伯母呢?”他又问。

  “喜欢,他们就好像我亲生爹娘一样。”她真诚地说。

  “那我呢?喜欢我吗?他指自己。应小燕抿着笑,低垂着头,羞涩地点点头。

  “那你愿不愿意先跟我订婚?”他急切地握住她放在桌上的手。

  “订婚?可是我——”可是她并不是真的应小燕啊!他忘了吗?

  “我了解你要说什么,小燕,留下来,留在这里跟我在一起,我一定会给幸福的,下个月学校就开学了,我必须赶上注册的日子,所以,我想在出国以前先跟你订婚,这样我才能放心地走,小燕,答应我。”

  她惶恐地说:“克乃哥,你也知道这不是我能决定的,要是真有那么一天,我又回到属于我的时代,再也回不来了,那订婚也没有用。”

  “我们可以试试看,我有种预感,如果我们订了婚,或许老天爷就舍不得拆散我们,你就能一辈子跟我在一起了,小燕答应我,让我们一起努力,我会照顾你,爱你,你要相信我。”

  “我当然相信你,克乃哥。”在她心里早没有其他男人可以取代他,连远在古代的君雁表哥也一样。待者送上牛排及沙拉,给了应小燕考虑的时间。

  “克乃哥,我愿意。”

  “真的?你答应了?”他开心地跳起来。

  她难为情地低嚷:”克乃哥,有人在看,快坐下来。”

  “你真的答应跟我订婚,没骗我?”他又问一次。

  “这种事怎么能骗你嘛!一切让克乃哥决定。”这种事姑娘家怎么好意思自作主张。

  姜克乃喜不自胜:“等一下回去就先跟应伯父、应伯母说,明天再请我爸妈过去谈订婚的日子,你说怎么样?”

  “克乃哥决定怎么做就怎么做,我没意见。”

  她真的想留下来,这里有她喜欢的人,相信在遥远的古代爹娘也会原谅她的不孝。

  ###

  古代。

  若再有人怀疑齐隽天对妻子的感情,那可是“目瞅糊到蚬仔肉”,瞎了!

  从早到晚,“飓飞庄”前前后后都能见到两人依偎散步的影子,突然间夫妻的感情突飞猛进,好得令人咋舌,完全不避讳别人的眼光。应水嬿收起刁蛮鸭霸的个性,显露出女性的柔媚,偶尔撒撒娇,使使小性子,却更搏得齐隽天的宠爱,他是全然地放开胸怀接受她,简直把当命一般。

  “隽天,你老实告诉我,你会不会认为我这人很奇怪?”这些日子实在太美好了,美好得令她有些不安,要是问她现在最怕的事是什么,那一定是怕有一天会离开齐隽天,她不想走,想永远留在古代。

  “你指的是哪方面?”他谨慎地问,怕说错话又惹娘子发脾气。

  “你会不会觉得我和普通千金小姐不同?要老实说,不能光说好听话。“她眯着眼先警告。

  齐隽天巧妙地掩住一丝无奈,这样教人怎么说?“娘子的确与众不同,可是就因为如此才令我着迷,不然当初就不会坚持让你进门,我喜欢你的性子,虽然使人头痛,但那就是你可爱之处,没人比得上的。”他斟酌着语句,一面衡量她的反应,总算把话说完。

  他这么说也无法消弭心头的紊乱,她好害怕那一天来临。

  “如果……我是说如果我不是应水嬿呢?你相不相信?”

  “你胡说些什么,你当然是应水嬿,可很多人可以作证,不过就算你不是,你还是我的妻子,更改不了,所以是也好,不是也罢,对我都一样。”

  “我的意思是……如果我外表是应水嬿,可是里面的灵魂却是别人,当然人家分不出来,只是我们两人的灵魂交换,我一样不是真的应水嬿,而真的应水嬿跑到我的躯体里,听懂了吗?”她这样解释清不清楚?听起来是有点饶舌。

  饶是再聪明的人也是没有听懂,恐怕只有亲身经历的人才能了解。

  “水嬿,你就是你,如假包换的你,还分什么里面外面?别闹了,今天想不想骑马,我们上马场去。”

  唉!她也没指望他能听懂,连她都还以为这是梦哩!

  “那我先回房换衣服。”这话题就到此夭折了,真要解释清楚,胡子都会打结。

  “需不需要为夫的服务?”他别有含意地问。

  应水嬿给他一记白眼,轻啐一口:“色鬼,不劳夫君大架,我找小茉就好了,你老实地在这边等着,不准跟来。”

  他佯装失望地叹气,如今的齐隽天渐渐地显示出真实的性情,纠结的眉头也纾解开,庄里的人都认为主人娶对了妻子,这才真正接受了应水嬿在庄里的地位。

  应水嬿莲步移向“柳风院”,眼波一转,瞥见青色的衣角快速地扫过,她脚尖一顿,驻足凝望感觉,那背影有点眼熟。近来常觉得有人在监视她,莫非庄果真出了内奸?唉!当个古代人也不简单,她才十八岁而已,还是爱玩的年纪,如今却得面对家中的内忧与外患,真是苦命哟!

  除去家里可能出了奸细这内忧,还有文君雁这外患,他打哪里听来隽天和强盗“黑熊”的关系?就她就知,庄里只有她、宫颖棠、方叔三人知道,他们两人都很可靠,那他是如何查出来的?难道他们的谈话被偷听了?

  “小姐,你在想什么?想得都出神了。”小茉收拾好房间,看见她坐在花厅发呆,每当她有心事时就会这样,小茉已见怪不怪了。

  “小茉,你有没有发沉近日来不太对劲?好像有人暗地在注意我们。”小茉是她信任的人,于是放心和小茉讨论。

  “有吗?小姐是在怀疑什么?”小茉向来眼中只小姐、姑爷,其他的就很少关心,所以一时不明白她的问题。

  “看那穿着应该是个丫头,可是庄里少说有十来个,总不能把她们全叫来问,又没瞧到她的脸,还真是棘手。”只要找到她,就知道是谁泄密给文君雁。应水嬿口中喃喃自语,“没想到跑到古代来还得充当侦探,早知道就多读些侦探小说,接下来该从何查起呢?”

  “啊——”小茉忽然大叫。

  “呀!吓死我了,你叫那么大声做什么?”应水嬿她拍拍胸脯,压压惊。

  “小姐,对不起,奴婢只是突然想起一个人。”

  “你想到谁了?”

  “前些日子在‘飘兰院’门口碰到一名在厨房工人的丫头,当时见她偷偷摸摸地在门口走来走去,奴婢还曾过去问她,现在想起来觉得她挺可疑的。”

  “你还记得是哪一天的事吗?”事情有眉目了。

  小茉胸有成竹地说:“奴婢记得很清楚,就是我们从西湖回来的那天,小姐和姑爷在‘飘兰院’里说话,那名丫头端了晚膳说是要给姑你吃,奴婢还在奇怪,再怎么样也不会要她送晚膳来啊!”

  应水嬿大叫,抱着她笑说:“我找到了,我找到了,小茉,多亏有你在,谢谢你,你帮了我一个大忙。”

  小茉受宠若惊:“小姐,奴婢帮你是应该的,小姐别跟奴婢道谢。”

  “不,小茉,我从来没把你当丫头看,你跟我就好像姐妹一样,所以不要老是自称奴婢的,私底下我们可是好朋友。”

  小茉感动得红了眼:“小姐——”

  “好了,这种事值得哭哭啼啼吗?小茉,你能不能帮我一个忙?”她要开始反击了。

  “小姐请吩咐。”小茉可没有恃宠而娇。

  “我要你找机会多接近那名丫头,既然她能监视我,我为什么不能反过来监视她?不过行动要小心,不要引起她怀疑,这点办得到吗?”

  “奴婢会尽力去办。”

  “好,啊——糟了,快帮我换上骑马服,隽天他一定等得不耐烦了。”

  “是,小姐。”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