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梅贝尔(梅贝儿) > 新潮假凤戏狂龙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新潮假凤戏狂龙目录  下一页

新潮假凤戏狂龙 第五章 作者:梅贝尔(梅贝儿)

  马车队浩浩荡进入杭州,人们听说是“飓飞庄”迎娶新娘回来,皆好奇地驻足观看,想瞧瞧杭州第一富商新主母的庐山真面目。

  “水嬿,醒一醒,到家了。”齐隽天唤着睡倒在他怀中的小妻子,这一路长途跋涉,确实累坏她了。

  应水嬿含糊地应声,不甘愿地眨眨眼:“终于到了吗?不要骗我喔!”每次她问还有多久,他总说快到了,让她失望了好几次。

  “已经进了杭州,再不醒醒,会让庄里的人笑话的。”

  “啊!我的头发有没有乱掉?我的衣服都皱巴巴的了,真糟糕,你怎么不早一点叫我?我会害你丢脸的。”她抓了一件披风,披上她的肩。

  “不会有人敢在背后批评的。”

  “那我披头散发出去好了,反正你也不在乎,我在乎什么?”她挑衅地昂起下巴,故意地说道。

  “你就是披头散发出好看。”他这话算是说过最好听的。

  她无力的摇头,真不知该说他口拙还是不解风情。“我当然在乎”才五个字,他都不会说,他怎么追女人的?啊!他根本不必追,女人就来倒贴了。

  “你在生气?”娘子的脾气实在让人捉摸不定。

  “我有吗?大人。”她没好气地回他。

  又是大人?“那么你真的生气。”他不明白。

  “没有。”

  “你有。”

  “我说没有就是没有,我们之间只不过是有代沟罢了。”

  “代沟是什么?”这是什么新名词?

  “代沟就是我们的年龄有差距,想法差一大截,沟通不良。”她说得咬牙切齿。

  “有差距又怎样?你是说你跟你表哥就不会有代沟了是不是?”他横高眉头,嫉妒地瞪她。

  应水嬿回瞪他:“不要把他扯进来,跟他无关。”他们吵架干文君雁啥事?

  “你在替他说话!”他妒火更焰。

  “我没有替谁说话,而且是你先提他的不是我。”她吼了起来。

  “其实你喜欢你表哥对不对?”他吼得更大声,只有她百般挑起他的怒火。

  “谁喜欢那个伪君子,你少随便诬赖我。”她吼回去,去他的,想栽赃啊!

  齐隽天怒火顿熄:“你是说真的?”他一直以为他们从小青梅竹马,感情一定很深厚,颇让他不是滋味。

  “我还煮的哩!你瞧见我跟他做了见不得人的事了吗?齐隽天,你想甩掉我就说一声,本姑娘会如你所愿滚回家。”她妇眸挑战地瞪他,哼!她才不是那种死皮赖脸的人。

  他自知理亏抿抿唇,想道歉又说不出口。

  咳!咳,不知何时马车已经停了,帘外响起假咳声。

  “主人,夫人,你们……嗯,可以下车了吗?大家都在等你们。”宫颖棠小声地告知现在的情况。

  应水嬿这才注意到他们只顾吵架,忘了周遭的事,恐怕整个庄里的人都听见她的河东狮吼了,丢人啊!真是丢脸丢到古代了。

  齐隽天先下马车,再回头要牵她下车。

  她从帘外瞧见外头黑压压一片人影,准是全庄是人都出来了,糗大了,教她如何出去见人啊!

  “大家都在等了。”他伸手要碰她,应水嬿立即跳开。“我不要下去,我要回家。”她往车内缩,这辈子从没这么丢脸过。

  “水嬿,下车。”他低吼。

  “不要。”她甚至想钻进狗洞里。

  齐隽天跳进车,粗蛮地拉她。

  “你干什么?放开我。”她粉拳一阵乱捶。

  她的动作简直在挑战他的权威,尤其是在所有手下面前,他忍无可忍地扛起她,跨着大步,越过每一张目瞪口呆的脸。“放开我,你这无赖——齐隽天,把我放下来!”

  应水嬿用尽力气地尖叫,他居然敢这样对她,简直像只毫无文明的野兽。

  “哇——我头好晕——快把我放下来,我要吐了——”

  她的腹部顶着他的肩膀,又是倒栽着头,胃立即不舒服起来。

  可怜的小茉根本不敢有任何意见,只有乖乖地紧跟在后,心中暗自为小姐往后的命运捏把冷汗。

  齐隽天一路没停地直接将将她扛进“柳风院”,刚硬霸气的建筑反映了主人的个性,在应水嬿快晕倒时,他终于好心地“放”下她,说难听点是将她往床上一扔,半点怜惜之情都没有。

  “你……这人有虐待狂是不是?我是人不是货物,凭什么这样对待我?你这个土匪、强盗——”她口不择言地吼,生于现代人的她,最厌恶这种蛮横无礼、不把人当人看的举动,休想要她受这种窝囊气。

  “你给我再说一遍!你骂我什么?再给我说一遍。”他的口气变得冷酷绝情,不同于平常的自制。

  可惜应水嬿也处在盛怒中,压根没注意到他反常。

  “要我再说几遍都行,你是土匪、强盗,听清楚了没有,要我再说一遍?别人怕你,我可不怕你,有本事你杀了我。”

  “你——”他扬起手,在最后的千分之一秒,他的理智稍稍控制了他,他向来不屑于打女人,更何况她还是他的妻子。

  “打啊!不要妄想用暴力使我屈服,我可不是其他女人,现在我嫁给你,但并不代表你能主宰我的生命,我会为了这点跟你抗争到底,我跟那些认命的女人不同,你休想用武力让我顺从。”

  齐隽天垂下手,绷着脸瞪视她:“下次再敢骂我那两个字,我会让你后悔,你最好牢牢记住。”

  “我拒绝受人威胁。”她无畏地迎视他的冷漠,她骂了他什么让他反弹那么大?

  “不信你可以试试看。”说罢,他头也不回出门。

  小茉这才敢上前,“小姐,奴婢还以为姑爷会——”想起刚才那剑拔弩张的气氛,她又吞了几口口水。

  “以为他会杀了我?”她真的也怀疑过,方才的齐隽天若不是自制力够,恐怕早就一掌打死她,或掐死她了,他这人是不是有双重人格啊!前一秒还好好的,下一秒就发作,今天只不过为了一点小事,居然当着所有人的面让我出糗,还扛着我进门,他不是土匪是什么?

  “小姐,拜托你以后千百别再惹姑爷生气了,奴婢真的为小姐的安危担忧。”

  应水嬿攒着眉,苦思不已:“究竟真是他的本性残暴,还是真的有事触怒了他?会是我说了什么话激怒了他吗?我不过是骂他强盗、土匪,为了这两句话就翻脸不认人,未免太没肚量了吧!”

  “小姐,你有没有听见奴婢的话?”小茉见沉溺在自言自语中,会不会是惊吓过度?“小姐——”

  “不要吵,我正想事情。”应水嬿她打断她。

  接下来的路该怎么走呢?她和齐隽天闹翻了,而自己又被困在这里动弹不得,想不出离开的方法,难不成为了以后的日子好过,要她主动示好?

  不,她也有她的尊严在,是他先让她在所有人面前下不了台,为什么她要去道歉?天底下没这么好的事。哼!她不会跟他低头的。

  ###

  现代

  应小燕,也就是应水嬿,望着窗外发怔。

  她不由得轻叹口气。

  已经过了两个多月,她果真回不了古代了吗?

  对于现代的一切,她从陌生恐惧到慢慢接受它,这段心路历程,实在超乎自己的想像,她不敢相信自己已竟能安然度过。

  不过,这一切都得归功她目前的父母,及未婚夫姜克乃,他们的包容和耐心使她有勇气面对这突来的遭遇。

  叩叩!“请进!”

  进门的是应母。“小燕,克乃来看你了。”她仍旧习惯叫她女儿的名字,或许是为了弥补失去女儿的痛苦。

  听见姜克乃的名字,她不自禁地眼睛一亮。

  “克乃哥来看我了。”她颊上飘上一朵红霞,露出女儿般的娇羞。

  应母点头,把她的反应看在眼里:“你喜欢克乃对不对?”

  她垂下头,不适应这种直接的问法。

  “不,我——因为克乃哥很照顾我,所以我把他当大哥一般看待,没有——没有别的原因。”她愈说愈小声。

  应母坐到她身边,抚抚她的头:“没关系,不要以为你不是小燕,我就会反对你们来往,就把这里当作你的家,回不去的话也没关系,你仍然是我们的女儿,克乃也是你的未婚夫。”

  “妈——我可以吗?”她噙着泪珠。

  “傻孩子,当然可以,也许是老天爷故意安排,只有这样小燕才能活下去,我们该满足了,能知道她好好话着,相信在古代,她一定有办法生存下去,你放心地住下来,其他事就由老天爷决定了。”

  “谢谢你,妈。”她总算能把这里当自己的家,胸中残余的惧怕也缓缓地消灭,不必害怕在现代中无依无靠。

  应母垂着泪,抱抱她:“我们下去吧,克乃等很久了。“

  下了楼,坐在客厅的姜克乃目不转睛地望着她。

  他从小看着她长大,在最近才见到她女性化的一面,明知她不是原来的应小燕,却比以前更加喜欢她。“小燕,你穿这样好漂亮。“他欣赏着她穿洋装的样子。虽不像她原先的美貌,去有别一番风情。

  “谢——谢。“她止不住害臊地说。

  一旁的应父也出声赞美:“是啊!愈来愈有女人味了,连我们都看呆了,真是女大十八变,眼看就可以嫁人了。”

  “爸——”她羞得头垂得更低,还不甚习惯这里说话的太度。

  “哈……难得星期天,克乃,你就带小燕出去走走,多熟悉一下这边的环境,整天闷在忘记时也不是办法。”应父催促着两人。

  姜克乃心里一直想跟她单独相处,让彼此多一分了解。

  “好,小燕,我们到附近散步。”于是他们相偕出了门。

  屋里夫妻俩送走他们,表情黯淡下来。

  “淑雯,这是天意,我们该感谢老天救了小燕一命,不要再伤心了,就把她当成我们的小燕吧!不然那孩子太可怜了。”

  “我明白,我心里也是这么打算,只是——我还是很想再见她一面,想知道她过得好不好,小燕的脾气你又不是不晓得,他虽然本性善良,但从小被我们宠坏了,个性又倔强,谁惹了她,她也不会让对方好过,我实在担心在那时代,她恐怕会吃很多苦头。”

  应父能体会妻子的忧虑:“唉!光着急也没用,以前我从不相信这些鬼神之说,如今我倒希望真有神明,它让小燕回到古代,必定有它的深意在,绝不会出事的,你不要胡思乱想,我们该珍惜的是还有这个女儿在,万一真的换不回来,就该好好爱她多亏有她来安慰我们两个。”

  “是啊!你说得没错。”她认同了丈夫的话。

  ###

  而在社区公园时散步的姜克乃,忽然对身边的女孩多了一份怜惜。

  以前的小燕是他青梅竹马的玩伴,又是未婚妻的身份,自然对她多了种亲切感,而小燕自然不做作,直率坦白的个性,更是他喜爱的,所以对于所谓的指腹为婚也就不反对。

  如今有了变数,阴错阳差之下,真的应小燕居然和明朝的应家小姐调换了身份,两人的灵魂交换,在他身旁的应小燕不再是以前的应小燕!她柔弱纤细,连说句话都不敢直视他,更不用说有任何肢体语言,她便羞红着脸,这样的转变的确曾使他无所适从,然而相处两个多月,他发觉自己愈来愈喜欢这样的应小燕,截然不同的类型,产生不同的感情,他想保护她,用他的双臂来除去她的不安。

  他对她的感情一天天增加,几乎超越了以前,开始让他觉得对不起真的小燕,那等于形同背叛。

  “小燕——”

  “嗯!”她轻声应道。

  “对这里已经习惯了吗?我是说你还害怕吗?”

  “好多了,爸爸和妈妈都对我很好,有些东西也会使用了,只是我还不敢一个人走出这地方一步,怕会迷路回不了家。”她还是跟他保持约两步的距离说话,穿的洋装也是长袖长裙,遮盖住成肤,固有的观念没变。

  姜克乃鼓励地说:“慢慢来,不必急,我会常带你出来,教你如何认路、搭车,一定很快就学会了。以前的你平常都做些什么事?”

  “平常我都在房里刺绣,一些花草、鸟兽都难不倒我,改天我可以帮你做双鞋——”她看向他脚上的皮鞋,讷讷地说,“嗯……你可能穿不上。”

  “不,我可以留作纪念,你的手艺一定很好,或许你以后可以参加家事班,学学缝纫的技术,这也是一条要行的路,总会有办法,你别灰心。”

  应小燕感激万分地点头,庆幸她幸运,碰到的都是好人,尤其是他,时时勉励她,让她觉得自己不是无用的,尽管她什么都不会,他还是耐心教她,讲解给她听,表哥的影像在此时已模糊了,她甚至想不起来他的长相。

  她能喜欢他吗?要有一天回到属于她的年代,她将永远不会忘记姜克乃这个人,在她的内心某个角落,都会藏着他温柔的脸,这份感情她不会说出来,只要默默地喜欢他就够了。

  “克乃哥,你上次跟我说过要了远门,什么时候走呢?”想起伤感的离别,虽然依依不舍,但在她的观念中,男儿志在四方,当然要出外奋斗,自己只能在心中祝福罢了。

  姜克乃微笑:“我改变主意了,等你能够独立以后,我再出去念书,否则就算去了也不放心,书怎么读得下去,所以你要加油一点,过不了多久,你会熟悉我们的生活方式,比你那年代好玩有趣多了。”

  “真的吗?”她眨着奇亮的眸子问。

  他看得失神,从没发觉她这么美好。

  “为什么一直看着我?”她流露出少女的娇羞。

  “你好美,小燕,我今天才发觉你真的好美,莫非真是情人眼里出西施?”

  应小燕羞得无地自容:“不要说了,克乃哥,我……我要回屋里去了。“

  姜克乃情不自禁地握住她的小手:“小燕,如果说我喜欢你,你会不会以后都不见我了?”

  “我……我不知道。”她任他握着她,脸垂得低低的。

  “你讨厌我?”他迟疑地问。

  “不……我没有。”她说得好小声。

  “那就是喜欢我了。”他有点赖皮地说。

  她脸上的红霞延烧至颈项,轻跺下脚:“讨厌,不跟你说,克乃哥最坏了。”

  望着她飞奔的背景,他嘴角咧开大笑。

  她也喜欢他,太好了。

  ###

  古代。

  应水嬿总算见识到何谓富商巨贾。

  光是“飓飞庄”这片建筑物,就够让她下巴下来,合不拢嘴了。

  昨天因为是被扛进门的,连它长什么模样都没瞧见,一早起来参观之下,真有些像刘姥姥进大观园,活像没见过世面的土包子,现代的别墅再豪华,也不是这德行,若把它比喻为皇宫大内也不为。

  不提随处可见的曲桥花池,单单几座古典雅致的厅院,就足以令人叹为观止。

  正对着大门的大厅前,挂着一副匾额,苍劲有力地写着“飓飞庄”三个字,外观气势雄伟,显见主人的霸气,而正厅两翼则是两座厅院,分别为“柳风院”及“飘兰院”,“柳风院”是齐隽天的睡榻处,也是昨晚她睡的地方,“飘兰院”据说是已故的齐老夫人的住所,自从她去世后便封闭不准人进入。

  问题是昨晚齐隽天睡在哪里?

  她一整晚不敢安心入眠,就是怕他半夜回来要求履行夫妻义务,那可不行,她不要在争吵的状况下和他发生肉体关系,而且她也不想在双方还没有感情基础就上床,除非他们相爱,否则她有权利拒绝他。

  那么他昨晚睡在哪里?该不会他在家里已经养了个小妾吧?戏里不是常演,古时候的男人三妻四妾根本不犯法,就算她是元配夫人,也不权利干涉,不行,她无法容忍这种事,他敢养小老婆,得经过她这一关。

  “我非问清楚不可。“她对自己说。

  “小姐,你要问什么?”小茉暗自祈祷她别又惹事。

  “没什么,我们再到那边逛逛。”她听怕了小茉的唠叨了。

  “小姐,姑爷昨晚没有回房是不是?小姐,听奴婢的劝,还是去向姑爷道歉吧!要是让别人知道姑爷昨晚睡在别处,没有回房睡,其他人会怎么想?小姐在庄内就不受尊重了,大家会认为小姐进门就失宠,往后日子不会好过的。”

  应水嬿倔强地昂起下巴:“我不要,是他先让我被当作笑话,我要是先低头,以后不就得看他脸色过日子。”

  想起昨晚用膳时,每个人望向她的眼光,好似在嘲笑她,她几时曾受过这种屈辱?而齐隽天把她当隐形人的态度,更让她怒火中烧,明明是他有错在先,弄到最后像是她在无理取闹,愈想愈火。

  “小姐,你行行好,就听奴婢一次吧!”小茉只好用哀求的方式,“奴婢不会害你的,算我求你好吗?”

  她就吃软不吃硬,面对小茉苦苦的哀求,她终究无法无动于衷。

  “好啦!我会去找他淡,可不是去道歉喔!我要他坐下来,彼此平心静气地把放摊开来说,将问题的症结找出来,这才能解决问题,要是他不跟我谈,那可不能怪我没试过。”

  小茉频点头:“那是当然,奴婢相信姑爷不是无情的人,他很喜欢小姐的,奴婢看得出来。”

  “你又知道了,如果他喜欢我,就不会那样对我,还伸手想打我,那若是他喜欢的表现,我宁可他不喜欢我。”她可没忘记那一幕,从小爸妈都舍不得打她一下,他真敢打的话,她准和他没完没了。

  “小姐——”

  “好了,别说了。”她瞧见远远走来的方肇岳,他是庄内的总管,听说也是齐老夫人娘家的人,齐隽天很仰赖他,两人有父子般的感情,“方叔,早。”

  “夫人。”方肇岳拱手一揖,对她的态度还称得上有礼,这使应水嬿稍松口气,毕竟她也不愿意见到有人觉得她没资格当庄主夫人。

  “方叔,你知道庄主在哪里吗?我有事情找他。”

  “少爷在‘飘兰院’的书房内,他每当有心事时都会在那里。”他语带玄机的解释,让她心头一愣。

  “方叔是在责怪我和庄主争吵的事吗?你也认为是我不对?”她略为不满地质问,心中觉得委屈。

  方肇岳只是用沉重的口吻说:“我们做下人的当然没有资格评判,但我看着少爷长大,他受过很多的苦,却从来没见过他这么生气过,其中必定有原因,夫人心里难道都不晓得吗?”

  “我怎么会知道?他就是莫名其妙地生起气来,还威胁我再骂他的话,后果自理,到现在我都还没弄不明白怎么回事。”

  他皱眉:“夫人骂了少爷什么话,可否告诉我?”

  应水嬿难为情地笑笑:“我……我只不过是骂他土匪、强盗,虽然不好听,也没必要气成那样嘛!”

  “夫人错了,万万不该骂少爷这两句话。”他明白原因了。问题真的出在那骂人的字眼上,“有什么原因吗?他为什么对那两句话反弹那么大?方叔能告诉我吗?如果真的是我错,我愿意去道歉。”她也是明事理的人,是她的错,她会坦然认错。

  方肇岳想想:“这事还是得让少爷亲自跟你说,我不方便提起。”

  她有些失望:“也好,我去和他谈谈,事情总要解决的,只要他肯听我说。”

  “少爷并不是夫人想象那么难相处,假以时日,夫人一定会了解的,需要我请人帮夫人带路吗?”

  “不用了,我知道‘飘兰院’在哪里,谢谢方叔。”每个人都说他不难相处,为什么他们还会吵架?

  她马上往“飘兰院”而去,心中做了番检讨,真是自己太过于任性吗?在现代她是应氏建设的继承人,是父母上的掌上明珠,难免养成天不怕地不怕的个性,说是骄纵也不为过,但这性子用在古代,只怕会使自己吃亏,可是她又不愿委曲求全,实在难以抉择。

  就在穿过长廊,遥见对面走来一人,那是方玉珑,方肇岳的侄女,外表虽比不上她的花容月貌,却是秀外慧中。

  应水嬿瞧见端着早膳时,她心口上隐约有根刺扎她,而那根刺便是方玉珑,当时不晓得原因,如今她才了解自己在吃醋,她不准别的女人对齐隽天好,只有她可以。

  “夫人。”方玉珑向她颔首,半垂着头,不敢迎视她。

  “玉珑,这是要送给庄主吃的吗?我送进去就好。”她伸手要接过来。

  方玉珑犹豫了一下:“夫人,这是我们做下人的工作,不敢劳烦夫人。”她好不容易才找到这机会,能单独跟他相处,一下子也好。

  小茉机灵地说:“玉珑姐,我们夫人会把你当下人看待呢?就交给我吧!夫人正要进去见庄主,省得你多跑一趟。”

  “不,玉珑不麻烦。”她低声地想挽回。

  应水嬿有些明白,她对感情的事还处在一知半解的地步,但仍敏感地察觉到方玉珑暗恋着齐隽天,真是这样吗?那么她该怎么做?要是齐隽天那天一时兴起,收她做二房,她必须跟另一个女人争夺丈夫,在她观念中,无法接受两女共事一夫,谁知以后还会娶几个。

  “玉珑,我知道你很尽责,那一起进去吧!”看在方肇岳的分上,她不想让方玉珑太难堪,不过方玉珑若真的有目的,她会阻止的,不管她往后回不回得去,绝不容许再纳妾。

  “好的,夫人。”方玉珑跟在她们身后进屋。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