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凌淑芬 > 失心奇劫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失心奇劫目录  下一页

失心奇劫 第七章 作者:凌淑芬

  「放我下来!」青萝激烈的挣扎。

  过去半个多小时,她头下脚上的倒吊在某人肩膀上,种种反抗却犹如以纤弱的羽毛去撼动不周山。她只能从路面的材质判断自己到了何处。目前为止,她所经过的地点从人行道变为汽车地毯,再换成整齐的柏油路,最后进人某间宅邸,变成现下的高级大理石地材。

  「齐磊。麦地什么什么的,放我下来听到没有?我快吐了!」既然肢体动作无法奏效,她换个招数试试。

  这次的威胁奏效了。随着天旋地转的拋物线动作,娇躯划成圆弧形飞出去,降落在一处柔软的贵妃躺椅上。

  青萝迅速翻直娇躯,恼愤的瞪向末开化的山顶洞人。起码他还存着些微的仁慈,没把她的眼睛也蒙起来,让她有机会看清楚自己被送往哪个刑场。

  「下次妳想逃开我的时候,行踪最好更缜密一点,别在我的总公司楼下逛大街。」

  齐磊两腿岔开,两手扠在腰上,表情的火爆程度丝毫不亚于她。和热辣辣的神情相反,他的口气冰寒到了极致。

  「我又不是你的囚犯,你凭什么当街绑架我?」她用力吐出嘴里的发丝。

  大理石厅柱,大理石地板,大理石壁炉,大理石墙面。各种深浅不一的大理石组合成这座豪丽的宫殿。光是身处的这间大厅,占地便达五十坪,厅廊中央甚至有一座喷泉正潺潺沁着凉意。若再加上几条走廊所通往的侧翼,总面绩令人难以估算。

  厅室设计采巴洛克风格,镶金边的壁饰繁复得恰到好处。法式沙发和茶几距离喷水池约莫两公尺远,既能欣赏池景又免于被水花溅湿。而她坐靠的法式贵妃椅则置放在右后方墙角。在广大的空间中,自成一处小巧的休憩区。

  若非甫从三十六度的室外高温走进来,她会错以为自己飞抵凉爽的欧洲宫廷。倘若走廊上突然出现几名穿著大蓬裙的中古仕女,她也不会意外。

  「凭妳偷走我的钱、拐走我的羊,我就能以回族律法将妳剁成四十八截。」他冷笑道。「妳不晓得偷窃在回教戒律中是一大重罪,必须处以断手的刑罚吧?」

  「我才拿了你两千里亚而已,一收到旅行支票就会连本带利还给你。」青萝当然知道他恐吓的成分居多。

  「等我剁了妳的手,咱们再来谈利息的问题。」他掏出悬挂在腰带上的防身短刀,用力拉高她的手。

  「噢!你扯痛我了!」她痛叫出来。

  齐磊沉着脸,不情不愿的松开。

  「这还差不多!」青萝揉着手腕嘀咕。「你把我带来这什么地方?」

  齐磊被打败了。他正在恐吓她,而她却只对这间房子感兴趣。在她眼中,他就这么没有威严吗?

  「这里是麦达他母亲的家。」他重重爬梳黑发,眼神满溢着阴郁和挫折。「妳骂也骂不听,说也说不动,到底该拿妳怎么办才好?」

  他的神情彷佛抓回一只偷飞掉的小乌儿,明知该重重罚牠一顿,却又狠不下心来。

  她的芳心怦然跳动,不由自主的垂下螓首。

  「我当时讲得一清二楚,绝对不可能枯等在一旁,让旁人去探查我妹妹的下落,谁教妳不听……」愧疚感从四面八方向她涌过来。

  「所以妳选择在莫勒帮众正满城搜寻我们的时候溜走?」

  她自知理亏,只能低头把玩纤细的手指头。

  室内陷入突兀的静默,沉重的氛围压得她喘不过气来。良久,一只大手忽而拨弄她的额发,让满头青丝轻恋的蜷住修长的手指。

  「妳知不知道我有多担心?」

  有一瞬间,她几乎以为自己听错了。她冒险抬头一瞥,黑眸中的如释重负几乎将她淹没。但他的眼神远不只如此,还包含了愠恼,忧虑,爱怜,无可奈何……错综复杂的情感交织一张情绪地图,而地图的目的地则标示出她的身影。

  是她的错,害他担忧。但他这样看着她,会让她……乱掉。

  他彷佛也察觉自己泄漏太多,立刻抬起头,再度低头盯望她时,所有情感已经敛去,只留下气恼。

  但那短短的一瞬间,已让她窥见太多真实的他。她深深吐纳一次,脑中仍然有点昏沉,暂时无法消化这么强烈的情绪冲击。

  「我答应妳不会再偷跑。」她凭着直觉依进他怀里,吸取这份渗入心肺的暖意。

  「我应该相倍妳吗?」他轻声问。

  「我这次是认真的。」青萝举起柔荑郑重发誓。

  「难道妳以前的承诺都是假的?」他狐疑的问。

  青萝吐了吐舌头,随他自己怎么想。

  齐磊抑回一声长叹。总算,他的小鸟儿安全飞回来,没有伤恙、没有疼创,悬宕多日的忧虑终于消逝了。

  他俯首,在她头顶印下一吻,目前只敢放任自己做到这个程度为止。

  「美女!」一声杀风景的噪音中断了两人的体己时光。

  长廊尾端并未出现她想象的中古世纪贵族,而是麦达裹在传统长衣下的身影。

  「麦达,你也来了。」她惊喜的瞪大眼睛。虽然这家伙挺吵的,但开朗的个性很难让人不喜欢他。

  「美女,呜……美女,妳都不知道我有多想念妳。」麦达一如以往,打老远就张大两只手擒抱过来。

  齐磊的动作比他更迅捷,在他扑上前的同时闪入航道之间。砰!麦达一脑袋撞上弟弟的胸膛,四平八稳被堵个正着。他还来不及表达抗议,后衣领已经被弟弟拎起来。

  「我告诉过你多少次,不要对青萝搂搂抱抱。你当所有人都和你一样没规矩?」齐磊阴黑的表情暗示他很乐意痛揍兄弟一顿。

  「我现在被你抓蛇抓七寸,哪有机会对她搂搂抱抱?」麦达为自己辩解。若非两人的身量差不多,他现在已经变成被鹰爪拎在半空中的小鸡。

  「幸亏我抢先拦截下来,否则我的人又要着了你的道。」齐磊反射性的回答。

  他的人?!在场三位同时一愣。

  他……他是这么看待她的吗?青萝微张着嫣唇,狂猛的红潮浮现她的容颜。

  「嘻嘻嘻。」麦达以一阵坏壤的笑做为开场白。「我说老弟……」

  啪!冷不防一只五爪手直直贴向他的正面,中止他所有言论。

  「我是指『我的客人』。」齐磊僵硬的纠正自己的话误。

  「那为什么你能对她搂楼抱抱,我就不行?」麦达的眼睛也很犀利。当真以为他没看到两人在躺椅上亲亲抱抱的体己样?

  齐磊一时语塞。

  「你和我比?」他老羞成怒,充满威胁性的逼进一大步。

  「喂喂喂,你做什么?」麦达连忙挣脱他的拎抓,躲到一株巨大的盆栽后方。「这里是我老妈的地盘,也就等于我的地盘,强龙不压地头蛇,你别乱来哦!」

  「欠揍!」齐磊恨恨的瞪他一眼。

  「我老妈要见你,快去应命。」麦达神气兮兮的传达懿旨。

  「是吗?」齐磊深深的攒起眉。这痞子不会借故把他支开好对青萝动手动脚吧?

  「信不信由你。别怪我没提醒你,老妈的厌恶排行榜上,第二名是等人,第一名是等不到人。如果让她火大了,后果自负。」麦达闲闲的打量天花板的纹饰,一边吹口哨。

  齐磊的视线游移在兄弟与娇客之间,脸色阴睛不定。

  「青萝,我送妳回房,等妳梳洗完毕正好准备用晚膳。」让她暴露在麦达的「幅射能」之下太危险了,他不信任采花成性的兄弟。

  「我带她去,我知道客房的路。」麦达从盆栽后面踏出来自告奋勇。

  一记绝对零度的眼光又把他冰回去躲着。「要你多事!」

  「没关系,你先去忙妳的,让麦连带我去就成了。」青萝主动说道,不想误了他的正事。而且独自在异乡街道上流浪了一天,她渴望有个健谈的同伴。

  「我说了我会带妳去!」他的眼神足以让火焰结冰。

  「……随便你。」青萝心里直犯嘀咕。麦达只是天性热情了些,其实半点危险性也没有,真不懂他干嘛防范得如此紧。

  「美女,我晚点去找妳。」麦达冒险从盆栽后面向她道别。

  两人经过一重又一重的长廊,最后站定在一间厢房的门前,他转身为女士打开房门。

  「我刚刚是一时失言。」他忽然开口,眼神并未看向她。

  她带着疑问的神色挑了挑眉。

  「就是刚刚那个『谁的人』的问题。」他彷佛想为自己辩解些什么。「我一时嘴快,就这样。」

  一开始青萝并不敢确定,然而当她仔细观察他半晌,赫然发现:他在脸红!

  这是千真万确的事实。他的肤色健美而古铜,即使发红也看不真切,泄漏秘密的是他的耳朵。它们正一点点的,一滴滴的,慢慢渲染成深沉的猪红色。

  天!她无法相信齐磊会脸红!她紧紧捂住嘴巴以免笑出声。千万不能笑。否则他一定会老羞成怒。

  「噢!」她从手指缝迸出声音。

  「噢什么?」

  「噢!我又没有说不是。」她一说完立刻把两片唇紧紧咬住。

  「……算了!」他似乎想说些什么,最后还是带着愠怒的眼神离去。

  她一头钻进卧室里,再也忍不住的放声大笑。

  从来不知道可爱也能用来形容冷淡飘忽的齐磊,可是他尴尬又着恼的模样,真的好可爱!

  ※※※

  「你和那位台湾来的小姐结定了?」

  休憩厅的窗外紧邻着人工园圃,满地落花帘不卷,分外有几分萧索的秋息。

  养母坐在落地窗前的长椅上,眼眸微闭,彷佛倾听着落英缤纷的声息。

  他选定养母对面的长椅坐定,放松的伸展一双长腿。

  「我们不是那样的关系。」平淡无波的语调没有泄漏出任何讯息。

  「那你打算何时与她结定?」母亲端凝着地上的某一点,遵循女人不能直视男人的传统。

  麦氏族长只娶了三任妻子,麦达之母是他父亲的第一任。幼时他被带回父亲身旁,便是由麦达之母一手扶养长大,她犹如他的亲生母亲。也因此,在众多手足之中,他与麦达的感情才会如此深切。

  养母与传统阿拉伯女人一样,在家从父,出嫁从夫,夫死从子,生命由男人来做主,也从不违拗男人的意见--表面上。

  经验教会齐磊,他们的娘若是这种温驯又省油的灯,决计坐不上妻妾中的第一把交椅。

  「我已经说过,我们不是那样的关系。」他静静的回答。

  「追求女孩于,谨慎一点也是好事,我能了解。」母亲大人温驯的点了点头。「虽然、必须说,若是换成麦达出手,早在认识第三天便勾诱上手。」

  「我不像他全年度处于发情状态。」他低吼。

  「幸好麦达结交的都是别族的女孩儿,否则后头早跟着一大群为他守身的女娃娃。」

  母亲恍若未闻他的评论。

  「麦达造了满身花孽,当心他事到临头反而不『管用』。」他没好气的警告。

  「你说得是。」母亲依照往例。从来不反驳男人的意见,然而不反驳与赞同绝对是两码子事。「麦达三天两头造花孽,你三天两头造油料。可也奇怪,你们俩造来造去就是造不出一个孙子。」

  「我和麦达若是造得出一个孙子,人类生物学就要改写了。」他认命的沉入沙发里,与普天下所有儿子一样,等着被心急的老妈刮胡子。

  「妳明白我的意思。」母亲大人努力克制笑意,以免又让他的焦点模糊战略得逞。

  「有时想想,若能把你们兄弟的性情中和一下,那该有多好。」

  「我可不想与他的任何性情中和。」齐磊并不费神去掩饰话中的淡淡嘲讽。

  母亲大人再度对他的评语充耳不闻。「麦达若能加入几分你的冷静沉稳,你若能学到麦达的一点风流调笑,我的世界就太完美了。」

  「完美的事物容易招天嫉。」到底累积了多年经验,应付母亲的逼婚他已经得心应手。「母亲大人,您再不约束令郎,他迟早会染上爱滋病。」

  「你说得是。但染上爱滋病好过一辈子不知肉味,不是吗?」忽然间,她看他的眼神变得怪怪的。「齐磊,孩子,你不会还维持着童子之身吧?」不等他回答,她又自言自语:「不可能。上回你离开之后,乐雅那小妮子对你朝思暮想,即使旁的不算,在这里你也该沾过荤腥才是。」

  「母亲,您说到哪里去了。」齐磊好笑又愠恼的瞪母亲一眼。他无意和亲长讨论自己的性生活。

  「孩子,我说话唐突也是不得已的。」母亲大人的视线投回地面上,但是在一转一回之间,很清楚的杀给他一记白眼。「身为麦氏一族的主母,我的责任重大。好不容易盼得你带一个女人回来,当然希望你们能有更快的进展。我相信你很快就会让那位小姐臣服,对不对?」

  他啼笑皆非。「这种事情讲求两情相悦,也得对方有意才行,难道您要我使强蛮来吗?」

  母亲大人脑中咚的一响。儿子或许没有注意到,他的言下之意只是显示他不确定那女孩的意愿,却没有反对自己这方的意愿。有趣!

  「你说得是。母亲这样强逼你。着实太不成体统。」她温顺的低垂头。「如果你无法早日和她结定……我瞧麦达也挺中意那女孩儿的,不如换他去试试看。幸运的话,明年我就能把孙了!」

  「激将法对我不管用。」他的口气转为冷漠,眼中的怒火却显现完全相反的意念。

  「你说得是,母亲对儿子使用激将法是不合宜的。」母亲绽出满意的浅笑。「所以我答应你。我会尽力让自己的言论成为承诺。」

  「您……」齐磊挫败的望向母亲。「这件事我自有主张,妳别蹚进来搅局。」

  「是。」母亲驯良的点了点头。「我相信妳不会让我等太久。」

  「我和她才认识两个多月,您不觉得应该给我们多一点时间培养感情吗?」他无奈的摊了摊手。

  「你说得是。」母亲从头赞同到尾。「两个月的时间确实很适合培养感情,我就知道你从不会让我失望。齐磊,你向来是个孝顺的孩子。」

  一切就此敲定。

  他的感觉就像刚打完一场硬战,而且伤亡惨重。

  「老奸巨猾……」他低声咕哝,却很确定音量足以飘进母亲大人耳里。「若没有其它事,我要回房疗伤止痛了,您方才戳得我满身疮疤。」

  「别让我耽误你的休养生息。」她柔柔一笑,故意忽视他嘲讽的语气。

  齐磊起身走向门口。他并不习惯认输,但对象换成自己的母亲,他只能选择撤退。

  「齐磊?」

  「还有事?」他停下脚步。

  她温柔的望着儿子。曾几何时,他的肩膀比她印象中更宽阔。这些年来,他已蜕变成一个令母亲感到骄傲的男子汉。

  「当年你父亲为你母亲建造这处宫阙,还来不及迎进女主人,她便先走一步。你父亲将襁褓中的你以及这座宅邸一并托给我,就是为了提醒我,看照你的责任已落在我的肩上。」诚挚的母性以最无伪的面孔呈现在他眼前。「四年前,你父亲,连同你另外两位母亲,以及其它几位兄弟,过世于那场度假胜地失火的意外。若非我心脏的宿疾发作,没有一同前往,现在也应该随着他们同归真神的怀抱。」

  「事情已过去这么久,您别再伤怀了。」他柔声道。

  养母摇了摇头。「我不能不去想。如今麦氏仅剩你和麦达,倘若在有生之年不能见到你们兄弟传下香烟,我没有颜面到真神身旁与你父亲相会。」

  「我知道。」他定定看着母亲。

  「那就好。」她轻喟着合上眼睑,靠躺回长椅上。「你回房去吧!一会儿该用膳了。」

  「是。」临走之前,他再回望一眼纷丽的园景。

  窗外花香满院,花阴满地,夜静月明风细。

  ※※※

  感觉怪怪的……

  青萝正襟危坐在驾驶座旁,心里暗自纳闷。从出门到现在,她的车夫只是目不斜视的专心开车,没有说话,没有做什么怪动作,因此奇诡的气氛纯属一份直觉,她无法确切解释出原因。

  「我只是去考古队的营区找新朋友聊聊天而已,对方曾经画了一张简图给我,所以真的不必麻烦你特地开车送我去。」她主动开敞一个主题,探探他的反应。

  「一点也不麻烦,我正好要出门。」齐磊简洁俐落的回答。

  「噢。」她应了一声,话题到此结束。

  车子停在号志灯前,他仍然直望着正前方,立体的侧面线条显得……心事重重。不一会儿,号志灯转变为通行许可,他催动引擎,继续往利雅德市郊前进。

  车厢内,凝结的气氛依然摧折着两人的神经。青萝决定尝试另外一个新主题。

  「你……」

  「妳……」

  「咩……」

  两人同时开口,飞飞的一颗大脑袋挤到前座来,笑咪咪的加入他们的交谈。

  「飞飞,脑袋缩回去。」齐磊沉着声音警告。

  「你先说。」她很有礼貌的邀请他。

  他没有立刻开口,衡量着应该从哪个重点切入。

  「妳新认识的朋友叫什么名字?」结果吐出来的是一个不相干的问题。

  「她姓欧阳,是一个很率真的好人,」她顺势配合下去。

  「嗯。」

  又维持了好一阵子沉默。

  「你……」

  「妳……」

  「咩……」

  五分钟后,两人再度同时开口,飞飞也不甘示弱的加入混战。

  青萝忽然升起想笑的冲动。「没事,我刚刚在打呵欠。你先说。」

  齐磊从后照镜冷瞪飞飞,犀利的眼光足以杀退一支军队。明白主子没有保育弱小动物的观念,飞飞只好乖乖缩回后座,假装观赏窗外的风景。

  他又等了好一会儿才开口。

  「台湾除了家人之外,还有谁在等妳?」语气很像平淡的闲聊。

  「除了家人就是朋友啰!」她还以为他想谈什么敏感话题。

  「男朋友?」

  「各种朋友。」青萝怪异的端睨他。「不过我有个从小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感情很好,他应该等着我买土产回去贿赂他。」

  「男的?」他的耳朵竖起来。

  「对。」她耸耸香肩。

  「妳和他交往过?」他状似不经意的问。

  「我们的感情比较倾向兄妹式的,和他谈恋爱会让我产生乱伦的错觉。」她好笑的摇摇头。

  陈朝阳从幼年起就戏言要追求她,她从来没放在心上。他们俩太哥儿们了,培养不出爱情的火花。

  「嗯。」他点点头,似乎打算终止这个话题。

  「你问这些做什么?」她转过身来面对他,美眸写满椰揄。「你想追我,所以先打听一下敌情?」

  齐磊当然不是省油的灯。

  「妳希望我追求妳吗?」他的语气如丝绸一般平柔,而且以问题来代替答案。

  「不说就算了,希罕!」青萝看回正前方。

  「咩。」飞飞同意,从后照镜冰过来的眼光再度让他转头欣赏利雅德的街景。

  有时候,暧昧不明也是一种美。

  汽车离开主要道路,转入一条小街,街道尽头便是考古队的主营区。

  齐磊事先探查过,考古队的挖掘地点位于沙漠某一处,除了在当地设立临时营区之外,一些出土文物必须先经过清理,再寄往美国东岸的实验室鉴定。因此随队教授另外向城郊一块荒地的地主租借了几个月,搭起临时帐蓬,一些大型的仪器设备也储放在此处。

  他停住车子,为她按开车门的控锁。「你们俩乖乖在这里等我,哪儿都别去,我中午过来接你们一起吃午饭。」

  她下了车,绕到后方为跟屁虫开门。

  「放心,我已经答应妳不会再私自行动,你尽管去忙妳的吧!」她弯腰向他挥挥手。

  「你答应帮我调查约翰那本人头帐簿的下落,可别忘了。」

  「我敢吗?」他带着嘴角那抹清淡的椰揄,迥转到对向车道。

  青萝突然兴起恶作剧的心理。

  「待会儿见,纯情美少男!」她把两手圈住嘴旁,大声喊。

  「叽--」他的车子突然撇了一大圈,差点撞上对向来车。

  哔哔!叭叭!各种愤怒的噪音齐聚在马路上空,交织成璀璨的进行曲。

  罪魁祸首和宠物羊一溜烟钻进巷子里,逃离事件现场。

  越是冷静的人,失去乎静的模样就越好笑。而且他别扭的样子真的好可爱!

  青萝在肚子里笑翻天。

  「嗨!发生了什么事,瞧妳笑得这般开心。」她的运气很好,来到主营帐前,欧阳正好掀开布门,将一包垃圾放在门口。

  「没事,刚刚对我朋友恶作剧而已。」她独自进入帐蓬内,让羊儿留在外头玩耍。

  这里头堆满了古物,飞飞随便碰破一个他们俩都赔不起。

  「妳来得正好,今天只有我一个人留守大本营,怪寂寞的。」欧阳执起软毛刷替一只出土陶壶撢掉沙埃,灰尘随着拨挥的动作弥漫在空气间。

  今天她并未带上头纱,一张清丽无瑕的容颜令人眼睛一亮。她的肌理晶莹,丹凤眼明亮有神,很有几分中国仕女的古典风味。

  青萝的支气管不好,为了避免受到呛咳,并未礼尚往来的把头纱除下来。

  「为什么只留妳一个人守营,其它队友呢?」她好奇的检规地上的瓶瓶罐罐。

  「他们出勤挖宝去了。」欧阳扮个鬼脸。「我比较倒霉,接下来三个月全得坐镇总部,不能跟过去。」

  「为什么?」真不公平。

  「因为,」欧阳叹了口气宣布。「我怀孕了,六个星期,昨天刚检查出来的。老公威胁我如果不肯负责静态的工作,就立刻把我绑回绿……绑回家去,所以我只好听话。反正每天能碰碰这些古物,我就心满意足了。」

  她老公听起来就像个典型的阿拉伯男人,有点专制。不过青菜萝卜各有所爱,她也无权置喙。说不定让欧阳来评量齐磊,人家也会觉得他霸道呢!

  她在想什么?欧阳正在谈她的老公,她却想到齐磊去了。难道她把这两者的对应关系昼上等号?青萝连忙甩掉怪怪的思想。

  「这样也好。怀了孕的人确实不适合在烈阳下做粗重工作。」她暂时投欧阳的老公一票。「这是妳第几个宝宝?」

  「第三个。」提到心肝宝贝,欧阳娟丽的脸容更柔和了。「老大今年四岁,老二两岁,两个都是儿子。我们夫妻俩本来打算见好就收,没想到又怀了一个,希望这次能生个女儿。」

  「妳曾经后悔远嫁到阿拉伯来吗?」青萝好奇的问。

  欧阳停下弹拭的工作,望向她,眼瞳显得温柔安详。「从来没有过。想想看,如果我当初留在台湾,这辈子可能就此错过了我老公……好可怕,我无法想象自己嫁给其它男人的景象。」

  她打冷颤的模样让青萝笑了起来。

  「幸福就好。否则天高皇帝远,出了事娘家也接济不到。」

  「这就是妳担心的问题吗?」欧阳柔声问。「妳爱上一个本地男人,怕距离太远?」

  「我认识他才两个月而已,他对我有什么感觉还很难讲,现在就谈『爱不爱』的问题似乎早了一点。」青萝垂下螓首,耳朵微微泛红。

  「婚姻讲求的是当事人的成熟度,认识时间长短反而在于其次。我和我老公好象也认识几个月就结婚了。」这是过来人的经验谈。

  「有道理。」青萝点点头。

  「所以呢?」欧阳的眼睛灿亮,等待她宣布答案。

  「所以,」青萝拍拍她脸颊。「等对方克服他纯情和害羞的障碍,我再告诉妳。」

  「听起来好可爱!」

  两个女人吱吱咯咯的笑成一团。

  蓬门突然往两旁飞掀开来。帐幕内的空间并不大。青萝又站在外侧,受到气流的冲激,她愕然的颠迹开几步,也幸亏拉开了几步的距离,让她免于被冲进来的男人撞倒。

  五个彪形大汉凛凛杵立在营帐内,一前四后,几乎占去所有空间。五个男人手上皆握着一把制式手枪,对准她们的胸口。

  为首的男人开口,叽哩咕噜吐出一大串阿拉伯话,速度之快让两个台湾女人头昏脑胀。而且他的语调合着浓重的沙漠口音,更加难以理解。

  青萝心念电转。欧阳怀着六周的身孕,禁受不起折腾,她无论如何要保护朋友平安。

  「你们要的是我,放她走。」她往前站出一步。

  「你们要的是我,放她走。」欧阳也跨了出来。

  两个女人同时吐出一字不差的语句。

  青萝睐向新朋友,惊异她为何会说出此言。欧阳回望她,眼光也一样带着问号。

  她来不及解释对方可能是莫勒帮的打手。前来找她的晦气,或想挟持她向齐磊寻仇。

  欧阳自然也没时间向她解释自己那句话的含意。

  为首的男人露出一丝狞笑,大手一挥……

  「两个都带走。」

  这句话,她们倒是都听懂了。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