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凌淑芬 > 失心奇劫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失心奇劫目录  下一页

失心奇劫 第六章 作者:凌淑芬

  齐磊从来没有这么愤怒过。

  他做了生平第一次做的事情:臭骂一个人超过半个小时以上。明知管这女人的闲事只会惹来满身腥,他还失心疯的插了手,简直疯了!

  即使两人迁出原来的旅店,另外用假名登记到另一家旅馆的房间,他的诅咒也没有停过;直到两人进了新房间,放下行李,臭骂声依然没有断绝。

  咒骂到口酸脚软,旁边的罪魁祸首依然没反应,他终于停了下来。

  「我骂了这么久,妳究竟听进去几句?」他突兀的质询她。

  青萝呆坐在床沿,容颜呆滞而苍白。

  约翰死了。她妹妹的下落再也无人可以查问。人生,地不熟,门路又杳。强烈的失落感是如此沉重,她无法再做其它思考。

  「莫勒帮并不算什么重要角色,然而他们拥有我一直在追寻的线民。即使拋开这一点不谈,现在莫勒帮八成也把我在调查韩伟格的事泄漏出去。一旦打草惊蛇,我的计画得重新部署一遍。」他的脾气忍不住又燃沸起来。「妳该死的根本不该闯进谈判现场!」

  不行!青萝挺直瘫颓的背脊。她不能这么轻易放弃。当年唐三藏西天取经也历尽九十九大劫才修成正果,如今她只是碰到一个小小挫折而已,算得了什么?中东的头号人口贩子虽然殉亡了,他的贩卖纪录必定仍留存在某个地方。她只要把这本「遗物」找出来,情势仍然大有可为。

  目前他身旁的人被那个神秘的布雷德吓得半死,但她相信,只要她肯花时间钻研,必定能找出某个可以渗透的管道。

  「布雷德。」她忽地脱口而出。

  「什么?」齐磊停下折来返去的踱步,阴目瞪睨她。

  「布雷德。他是最后一个接触到约翰的人,只有他知道约翰究竟从台湾带回什么宝贝。」意志坚定的焦点移向他脸孔。「我有预感,若想查明所有谜团背后的真相,必须找出这个宝贝的秘密。」

  很好!显然他方才说的话,她完全没有听进去。脾气飙到极致,他反而乏力了。

  「所以呢?」他充满耐性的坐回床沿,先探明她的计画,以免她又做出什么出人意表的举动。

  「所以,我必须找到布雷德。」她坚忍不拔的开口。

  「妳认为布雷德会乖乖告诉妳约翰勒索他的内容,好让妳拿同样的内幕来威胁他?」

  他讥诮的问道。

  青萝摇摇头。「我的思绪还非常混乱,说不出来这其中究竟有什么关联。但是凭我的第六感,我知道约翰带回来的东西一定非常重要,说不定和我的目的地有关!而这一切都得和布雷德接触之后才能获得解答。」

  他并不搭腔,神色却越来越阴沉。让她扯进莫勒帮的事件就已够糟糕,他不需要她再蹚进韩伟格的浑水。

  青萝心念电转,脑筋动到他头上来。

  方才瞧他在人家的地盘上,单人支枪制伏了对方七、八名打手,那股悍劲光是看看都觉得很帅。出门在外,身旁有个免费打手也不错。况且陈朝阳人在台湾,总有无法帮上手的地方,齐磊的门路倒似颇灵通。最好想个法子诱使他站在她这条线上。

  「好了,你先别生气,我道歉就是了。」

  「道歉是全世界女人想从麻烦中脱身最好的借口。」他冷冷的讥嘲道。

  青萝先忍下这一回。「根据我的观察,你对韩伟格相当感兴趣,却也拿他束手无策?」

  「在我的地盘上,他动不了我;在他的地盘上,我碰不了他。大家半斤八两。」齐磊往床头一靠,存心看她准备如何动他脑筋。长到这把年纪,倘若会栽入遣将不如激将的老招数,他顶好别出来混了。

  青萝依样昼葫芦的躺靠在他身旁,连两腿在脚踝处交叉、两只手交叠在小腹的姿势都一模一样。

  「可是,妳不会逊到连人家手下的行踪都打探不出来吧?当心布雷德摸上家门口,你还在温柔乡里散步。」

  「什么温柔乡?」他忽而侧身一翻,将她压陷在身体底下。「妳是说,这样的温柔乡吗?」

  「先生,你有点重。」青萝清了清喉咙,强迫自己无动于衷。

  「是吗?」他拂开她散披在脸颊上的发丝。「妳是第一个抱怨的人。」

  意思是,他的姘头都习于乖乖承恩?

  「让开!」她懊恼的推撼他。

  齐磊仅腾出一只右手便将她的两腕桎梏在头顶上方。两副躯体之间少了他右手臂的支撑,贴黏得更加亲密。他的呼息喷拂在她的鼻端,弄得她脸颊痒痒的,心也痒痒的……

  「我注意到,妳似乎很习惯从我这里骗诱妳想要的东西。」他黝黑的眼眸变深了。

  「或许,妳该提出一些真正的『甜头』来换取我的服务。」

  「不行。」她摇摇头。

  「为什么?」他轻啮她的耳垂。

  「我怎么可以用交换条件的方式来侮辱妳的人格。」她甜甜的解释。

  「我不介意。」他抬起头来端详她。

  「还是不行。」

  「为什么?」

  「因为你必须培养施恩不望报的情操。」

  齐磊险些笑出来。被男人以这么暧昧的态势压住,还能理直气壮得起来,大概也只有她一个人了。

  「无论如何,我已经想好该如何挽救今天的意外。」他翻身放她坐起来。

  身上少了他的重压,青萝反而感到空虚。

  「你想怎么做?」她晃了晃脑袋,驱除这种不合理的荒谬感受。

  「明天我会联系沙城的手下,将妳和飞飞载送回去,妳留在这里只会妨碍我的正事。」他欠身移下床,伸展一下完美壮实的身躯。

  当初为了瞒过韩氏无孔不入的耳目,才放弃搭直升机。如今谈判破裂,莫勒帮八成也出卖了他的行踪。没有必要再藏头缩尾了。

  「我不要!」她的反应是激烈的。

  冷硬的眼神将她的抗议悉数驳回。「令妹的行踪我会一并帮妳寻探,妳乖乖回沙城等我消息便是。」

  麦氏旗下养了数十个顶尖探员,何劳他们俩亲自出马。

  他开始宽解衣物,准备冲个热水澡。

  「我不要!」青萝跪坐在床上,坚定的望睨他,「我自己的妹妹我自己找。你若想找人帮忙我,我高兴还来不及,但若想把我剔除于行动名单之外,我绝不答鹰。」

  「妳或许还未搞清楚,我并非在和妳讨论,而是作出一个决定。至于妳的意愿如何,不在我的考虑范围之内。」他的话音虽然轻柔,其中的威胁意味却不会被错认。「妳念兹在兹只记着妹妹一个人,我的终极目的却是为了数以万计的生计,请你偶尔试着替别人想想。」

  这会儿她又成了不知体恤他人的坏女人了!青萝怒由心生。

  「人各有志,妳的事业是妳的生命,我妹妹的下落对我又何尝不是如此?」她犀利的反唇相稽。「你和我非亲非故的,沙城也不是我的家乡,你没有权利限制我的行动,更别提把我囚禁在那里。」

  「那我就唤人替妳备一份假护照,明天将妳塞进飞离阿拉伯的班机,送妳回家乡!我说得出做得到,不信妳试试!」他大跨步隐人浴室内。

  眶!毛玻璃的隔板门用力摔上,震得门框隐隐晃动。

  青萝的眼光烧灼着浴室门,恨不得将它烧出一个洞,射穿里头那个土霸王的心脏。

  既然他如此不讲道理,她只好宣战了。

  古人说得好,穷且益坚,不坠青云之志。即使她人生地不熟,又如何?即使她身无分文,又如何?

  齐磊最好尽早明白一件事:她从来不是个温驯听话的女人。

  ※※※

  那女人溜了。

  隔天一早齐磊睡醒,愕然面对一间空荡荡的卧室。

  她非但自己溜走,还把他的现金洗劫一空。他简直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

  十分钟后他证实了另一件更可恶的事:飞飞那头蠢羊也跟她一起跑了。两个忘恩负义的东西!

  轻敌。他天般的错在太轻敌。尽管董青萝处处表现出独立自主的个性,他仍然以过去的经验值为基准,认定女人不敢在陌生的国度里乱窜,才会遭遇这等倒栽雏鸟手中的乖舛命运。

  幸好衣袍内装仍留着几个昨天用剩的铜板。第一件事,他先去电麦氏位于利雅德的总公司。

  「哇哈哈哈哈哈哈--」麦达毫不容情的耻笑声沿着线路飞过来。「你……妳是说……你被美女抢劫了?哇哈哈哈哈……」

  可以想见,那痞子现在一定笑出泪来。

  「麦达,倘若我此刻站在你身旁,妳的脑袋已经滚进兽圈槽里喂骆驼。」他的口气冷到极点。「叫纳亚来听电话。」

  「纳亚忙着去补你捅出来的楼子了。今天一大早我们就接到消息,莫勒帮想和韩伟格的人接头,合作修理那个上门踢馆的『麦氏走狗』,幸好消息给我们拦截下来。阿拉!看样子你在沙卡卡还真忙,干出了不少大案子,就可惜没一样成事的。哈哈哈哈……」

  麦达极尽挞伐败将之能事。

  谁教亲爱的弟弟把他困在总部,害他天天埋在计算机堆里,没有性感美女可以看,只能上网抓些香艳泳装照解解馋!现在被他挖苦一下下也是应得的。活该!

  齐磊的脸色更阴沉。「叫纳亚让消息传露出去,我要让韩伟格知道麦氏一族在刺探他的防卫系统。」

  山不来就我、我来就山的哲学也可以反过来用,既然我靠近不了山,何妨让山来就我。

  「聪明、聪明,不愧是我弟弟。」啪啪啪!彼端响起麦达的鼓掌声。

  「谁是谁的弟弟还未可知!你别高兴得太早。」从小到大,兄弟俩为了争排行已经打过N顿架!「你那方面的进展如何?」

  「唉,此时此刻不禁要为我的聪明才智感到痛苦。没事居然写了一个毫无破绽的隐形防卫系统,害我现在四处敲洞找缝钻也找不到。可见一个人太聪明、太有智能也会带来困扰。」麦达重重叹了一气。「这种痛苦,凡夫俗子如你又怎能体会?」

  齐磊从嘴角迸出话来,「你再多说一句废话,我就把你养在利雅德的香窟掘出来!」

  「香窟?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话虽如此,为了红粉知己的安危,麦达还是乖乖招了。「要找漏洞很难啦!不过我有了新的办法,和你刚刚耶招反其道而行的原理非常类似,可见我们是兄弟至亲,血缘的影响深深根植在……」

  「麦达!」他的低喝充满威胁性。

  「好啦、好啦!你这人很没有幽默感耶!」麦达忍不住抱怨。「隐形防卫系统的原理是利用特殊装贵发射电子反干扰波,因此雷达扫描到该地区,只会接收到反射回来的侦测波而自动演绎为该地区没有特殊建筑物。沙城和韩氏绿洲目前正是依赖此种方式运作。」

  「然后?」

  「然后我正在写另一套『反隐形系统』,它能针对特定地区释出一种特殊的电子讯号。这种电子波投射在任何物体上,都会被自动而无害的吸收掉,然而隐形装置却会将它……」

  「反射回来!」他顿时领悟。「我们再动用一组侦测卫星,扫描整块沙漠地区,只要从某地区接收到反射的电于讯号,那就是韩伟格的藏身之处。」

  「答对啦!这招当然是一步险棋,毕竟它也会暴露出沙城的所在地。不过麦氏素来以商业为导向,在国际问的敏感度并不若韩伟格高,因此沙城曝光之后,顶多是让几个穷酸鬼摸上门找你借钱,还不至于带来任何危险。」麦达喋喋不休的演说下去。「不过咧,根据我对你的了解,事后你铁定会逼我再写一套反『反隐形系统』的系统,然后我就……」

  「限你一个月之内把这套设备完成!」他中断嘈杂的麻雀叫。「叫秘书先汇两万里亚到沙卡卡给我。还有,青萝一定往利雅德去了,叫纳亚派人拦劫她下来,我随后就到!」

  通讯中断。

  麦达叽哩呱啦的噪音仍然在耳朵旁嗡嗡乱响。

  齐磊用力甩甩头,总算摆脱掉耳鸣。上天明鉴!他爱他的兄弟,但是那家伙若变成哑巴,他也不会太感伤。

  而且麦达说得没错,他的表现确实超乎往常的差劲。

  如果一切按照计画进行,他早已与莫勒帮众达成交易,此刻正随着对方前往「线民」的巢穴之中。

  然而打从认识董青萝开始,幸运两个字就成为他可望而不可及的理想。他的生活被她搞得一团糟,被羊踢、被她捶、被枪打、被支使得团团转,现在还得出动纳亚帮他收拾烂摊子。

  他这辈子向来只有替别人--尤其是麦达--擦屁股的份,何时曾让别人来擦他的?结果她小姐还变本加厉放了他鸽子,摸去他的银子,和他结下梁子!

  此怨不出非齐磊。

  董青萝最好尽早明白一件事:他从来不是个以德报怨的男人。

  ※※※

  沙卡卡每隔四十五分钟发一班公车互连利雅德,沿途风尘仆仆,全程耗去了七个半钟头。

  好了,现在她安全抵达利雅德。接下来呢?

  在茫茫人海中探寻线索,谈何容易?青萝找到一处公用电话亭,试着拨通陈朝阳的电话号码,但彼端的线路无人接听。她颓丧的靠站在电话亭外,一股强烈的无依无靠感席卷而来。

  「别慌,先把事情的先后顺序订出来,妳就不会觉得如此茫然!」她告诉自己。

  首先,她必须找到一个落脚处,趁着休息期间和陈朝阳取得联系;其次,她必须开始探查布雷德或约翰旧部下的行踪。这种高来高去的神秘人物,大抵得从社会黑暗面着手。利雅德的治安良好,她只能深夜出来晃晃有没有风月场所。

  主意打定,她低头招呼了飞飞一声,一人一羊背起行囊,开始寻找平价旅馆--那种地方比较可能接受羊儿一起投宿。

  午后三点多,利雅德的气温依然灼热烫人,青萝深深吸进文明都市的气息。重新回到大都市的感觉真好!

  沙城当然也很先进,但小镇风光与大城市的气氛终究不同。望着往来的行人,听着汽车的引擎声,她恍惚升起站在台北街头的怀念感受。所不同的是,建筑物多了几丝异国情调,人们的穿著打扮也充满浓浓的回教风采。

  现在的她与任何回教妇女别无两样,身穿女用长衣,头脸覆罩在面纱之下,只露出一双乌灵灵的眼瞳。即使父母亲此时从她身前经过,相信也认不出她来。

  「嗯?」青萝从一栋七层楼的大厦底下走过去,适才闪过眼角的标志却让她顿下脚步。

  她转身,望见一个气派非凡的石碑,碑上以英文字篆刻着本栋楼的称号,The  Hawn'sCommercial  Center--韩氏商业中心。        



  韩伟格的﹁韩﹂。        

  她再侧头望向马路对面,另一栋八层楼的建筑物与韩氏商业中心凛然对望。The  Ma-dini--Klana  Petroleum  Building--麦氏油业大楼,这是对面建筑物的名称。        

  韩麦两家还真是冤家路窄。

  最令她讶异的是,她以为韩伟格的行踪多么神秘,孰料她随便晃晃竟然就来到人家的地盘上,得来全不费工夫。

  「飞飞,你留在这里看着行李。」她将羊儿牵引到大楼外侧的转角,卸下行囊。「我进去瞧瞧,马上就回来。」

  「咩。」温顺的飞飞只有同意的份。

  青萝举步迈向韩氏商业中心。目前她尚未谋策好任何良计,只想先探采对方的虚实。

  一切彷佛莫勒帮的景象重演,只除了这里的气氛更豪华正式。

  「女士,需要我的帮忙吗?」大厅内,一位男性接待人员礼貌的拦下她。

  这人的举止比一般接待人员更有自信,走路的态势与上回见到的打手有几分相像,青萝料想他不是个单纯的侍应员。

  大厅部分有专人化身为便衣接待,几名穿上制服的警卫来回巡逻,四周的电眼设备几乎毫无死角,韩氏大楼的戒护果然相当严密。

  「我和韩伟格先生有约。」她脸不红气不喘的撒谎。

  「您恐怕没有。」对方一脸礼貌的微笑,也立刻戳破她的谎言。「这里是韩先生代理人的办公室,他本人极少前来本处。若您需要,可以向他的代理人约时间。」

  原来如此。青萝在心里暗暗点头。

  「请问今天之内我可以和代理人会晤吗?韩先生的朋友托我转达一个口讯给他。」

  她漾出柔和友善的微笑,随即想起自己的脸孔藏在面纱下,对方看不到。

  「韩先生的代理人相当忙碌,目前的预约已经排到四天之后。」对方也很伶俐,没问清楚之前绝不放行。「可否请问是哪位人士央您前来传讯?」

  「他自称『布雷德』。」青萝镇定的说出关键名字。

  笑容从他的脸上失踪了两秒钟,随即又跃上嘴角。「我想您可能找错人,韩先生垃不认识任何叫『布雷德』的朋友。」

  「你怎么知道?妳是韩先生的秘书吗?」青萝稳稳的反驳。一个接待人员怎会知道主子有哪些朋友?然而他几乎是出于直觉的否认了布雷德的存在,可见布雷德的名号在韩氏王国中是个禁忌,不能在公开场所提及。

  「不,我只是一名接待人员。」对方的嘴角抽动一下。

  「那就是了!上个星期,我明明和布雷德约在这附近相见。」她眼睛眨也不眨的撒谎道。

  「布雷德并不在……」他及时煞住话,笑容开始不稳。「小姐,我恐怕无法帮上您的忙。您若坚持要见韩先生的代理人,我可以帮您预约时间,请您另日再来。」

  「不用了。」青萝决定暂时撤退。「或许我真的找错地方,告辞。」

  他方才匆匆停口的那句「布雷德并不在……」,并不在什么?并不在利雅德?这个可能性很大!她越想越兴奋,迅速奔回飞飞等待的地点。

  「飞飞!我刚刚……」拐进转角,青萝呆住了。行李堆满地,羊儿却不知去向。

  「飞飞?」

  她惶急的四处张望,却看不见羊儿的踪影。大马路上都是车子,牠如果被车撞了怎么办?

  「飞飞,你在哪里?」她匆匆忙忙奔到大马路外,努力想从每个街口或转角发现羊儿的踪影。「飞飞?飞飞,快回来!」

  时值阿拉伯人的午睡时间,路旁的商家探出头来看她一眼,满脸的不敢苟同,旋即缩回店里吹冷气。

  「飞--飞--」她也顾不得女人不应在公共场合喧哗的规矩,扯直了嗓门大叫。

  「你在哪里?快点回来!」

  咩……熟悉的羊叫声几乎让她软倒下来。

  「飞飞?」响应飘自于下一条巷子内,青萝快步奔过去。「笨羊!只会惹麻烦!早知道就不带你一起来!」

  ……这些台词好熟!依稀是齐磊曾向她抱怨过的话语。她甩甩头,将这可恶的名号用到脑后。

  奔过转角,飞飞果然杵在原地等地。

  以及四个满头大汗的男女。

  以及一匹堵在巷道中央的黄马。

  「嘶--」马儿长叫一声,任身后的人如何推牠、赶牠,怎么也不肯往前走一步。

  「阿黄,你怎么回事?快点走啊!」四人当中唯一的女子连连顿足。

  「再拖延下去,我们就赶不及将今天整理好的出土陶片送回营地,教授会气死。」

  一位金发白眉、操着美国口音的年轻男人苦笑道。另外两个年纪更长的美国人只能陪在旁边咒骂。

  飞飞站在人群的最外围探头探脑,看热闹看得很快乐。

  青萝迅速打量这等阵仗。马儿驮负的行李装上印着「宾州大学考古学系」的字样,马背上的几把铁揪与铲子沾满黄沙,想来是来自美国的考古队成员正要收工回营。

  四个人再度推顶马屁股,另一人走向马首拉扯牠的嘴勒,马儿不走就是不走,硬和他们耗上了。四个人叽哩咕噜喝骂成一团。

  「牠脚底受伤了。」青萝忽然开口。

  四个人愕然回头,终于注意到身后多了一只羊和一个身穿本地服饰的女人。

  「嘶--」马儿又长叫了一声,彷佛在附和她的观察结论。

  「妳是……?」娇小的女子轻声问。

  通常外国女子并不需要遵守本地女人的服装规范,她穿著考古队的轻便装扮,脸容却围罩着纱巾。那副头纱让青萝不禁多看了她一眼。

  「我是个兽医。」她的注意力转回马儿身上,尽量以不甚流利的英语解说。「你们看,牠的右后脚一碰到地面就立刻缩抬起来,这是脚底有了伤口并且受到感染的征兆。」

  「可是他几个小时前走路还很正常。」一位年轻的美国人显得很纳闷。

  在街头巧遇落难的异乡人,青萝同病相怜的感觉油然而生。

  「马脚的裂伤很容易让细菌入侵,而后在蹄跟部位形成脓包。平时牠的病情尚称轻微,症状不会显现出来。现在牠驮了重物,伤口被全部重量一压,才会痛得无法走路。」

  听她说得头头是道,四个人忙不迭跟着点头。

  「那现在怎么办?牠不肯走动,我们也没有办法带他去兽医院就诊。」另一个年纪稍长的美国人很忧郁。

  「只要把牠脚底的角质层割开,让脓水流出来,即能暂时减轻牠的痛苦。」她环顾四周一圈,相中一把靠在墙上的弯揪。「我需要力气大的人帮忙把牠脚底的蹄铁褪下来。」

  几个大男生自告奋勇,青萝迅速教导他们应该以何种姿势固定马脚,大家一一就定位。黄马甚有灵性,知道主人们正在解除牠的痛苦,也乖乖的没有挣扎。

  三个男生遵循她的指示,将伤脚固定在其中一人的膝盖上,另一个人迅速挑掉蹄铁的针头,用钳子把铁钉拔下来,将蹄铁撬开。

  「好了,接下来的工作交给我。」她上前接手,背对着马臀,将牠的右后脚夹在两腿之间,用小锤子沿着蹄脚轻轻叩打,寻找比较松软的地方。「你们帮忙安抚牠,以免牠在治疗的过程中乱动,反而被我割伤了。」

  「是!」大家现在对她佩服得五体投地,轰然大响的应和反而吓了马儿一跳。

  「乖乖,不要乱动!」青萝直觉的用中文喝斥牠。

  娇小的女人倏然望向她。「妳是台湾人?」这个问题是以中文提出来的。

  青萝猛地抬起头,乍听到故乡母语,感动得几乎泛出玉泪。「妳也是?」

  「抱歉打扰你们,不过,兽医小姐,您的动作可不可以快一点?」美国佬担心她们俩净顾着聊天,马儿等不及一脚踹出来,大家就跟着倒霉了。

  「对不起。」青萝连忙继续手上的动作。「我叫董青萝,方才看你围着头纱,还以为妳是本地人。」

  「我确实是本地人。」娇小女子的眉眼微弯,在面纱下浅笑。「我姓欧阳,大家都这么称呼我。你好!」

  「妳不是宾州大学考古系的学生吗?」青萝的手下摸到一处质地较软的部分,就位于脚蹄内缘。

  她向其它成员讨了一把锋锐小刀,开始削掉表面的角质。

  「不是的,我丈夫是本地人,婚后我也跟着定居在阿拉伯。」欧阳友善的解释道。

  「我未婚之前是考古系研究生。前阵子听说宾大前来挖掘一处遗迹,就央请以前的教授替我写了推荐函,加入这次的考古行动。」

  青萝的第一个反应是:「妳敢嫁给阿拉伯男人?听说他们可以娶四个老婆!」

  欧阳笑意吟吟的眨眨眼睫。「放心,我老公娶了我之后,就知道他和其它三任老婆没有缘分。」

  「我仍然觉得妳很勇敢!」青萝不敢苟同的摇摇头。「中东半岛是我见过最不把女性当人的地区,有些部族甚至可以合法强暴女人,而且被强暴的女人还非得嫁给犯行者不可。我当时听了差点气死,把告诉我这件事的家伙臭骂一顿,还被他回我一句多管闲事。」

  「听起来很像麦地尼克拉那的传统,妳朋友来自麦氏部族吗?」欧阳好奇的看她一眼。

  「萍水相逢而已。我才没有这个荣幸结交他当朋友。」她立刻否认。

  欧阳看得出她不欲多说,也识趣的没有多问下去。

  「很少见到单身的台湾女子出现在阿拉伯。你来拜访亲友抑或自助旅行?」她提出友善的疑问。

  「我来找人的,虽然进行得不怎么顺利。」青萝重重叹了口气。通常她不会向陌生人吐露太多私事,然而茫无头绪的挫折感,再加上他乡遇故知的喜悦,她的话忍不住多了起来。

  嗤的一声,脓疮终于被割开,一股黄白色的脓水喷溅出来。等伤处的脓疮流尽之后,她示意旁边几位观众递上干净的清水,将伤口彻底洗净。

  「大功告成。」她再度和三个男生换手。「轮到你们上场!再帮牠把蹄铁钉回去即可。」

  趁几个大男人手忙脚乱地整顿黄马,两个女人在旁边好整以暇的聊天。

  「妳想找什么人?我先生在阿拉伯颇认识几个人物,或许他帮得上忙。」欧阳看出她的郁色,温柔的拍拍她肩膀。

  青萝感激的喟叹一声。「谢谢,不过我怀疑有任何人帮得了我。」

  「说出来听听吧!」

  她颓丧的垂下脑袋。「我想找一个叫布雷德的人,可是要找到他必须透过另一个叫韩伟格的人;据说韩伟格又比布雷德更难找,所以现在我也不晓得自己该找谁了。」

  「韩伟格在阿拉伯相当有名,寻常人恐怕很难接触到他。」欧阳垂下眼睫毛。「妳找他们做什么?」

  「唉!此中详情实不足为外人道也。」她无奈又感谢的对同胞微笑。「不过还是谢谢妳听我发牢骚。不过有个人可以诉苦,我感觉好多了。」

  「千万别这么说。妳的声音甜甜软软的,令我联想到一位熟朋友,我也觉得很亲切呢!」

  「蹄铁钉好了。」其中一个大男生叫道。

  「。K!」青萝的注意力立刻回到动物身上。「牠现在可以正常行走,不过仍然无法背负重物。你们记得立刻带他去兽医院补一针破伤风,否则伤口很容易感染。」

  「是!」又是轰然应得震天价响。

  「谢谢妳。」趁着几个大男生开始分背着行李,欧阳又拍拍她肩膀。「如果妳打算在利雅德停留一阵子,我们可以约一天出来喝喝茶、聊聊天。我好久没有说中文了,好怀念。」

  「可以啊!不过我尚未决定投宿的地点,无法留下联系电话,或者妳先给我妳的电话号码?」她提议。

  欧阳圆亮的眼珠转了一转。

  「这几天我都待在考古队的营区,不如妳上那儿找我吧!」她从口袋里掏出笔,迅速画下简单的地图及地址。「我老公偶尔会开车送我上下工,运气好的话,你们或许能见上一面。」

  见她的老公算是运气好吗?青萝微微一笑,没有多说什么。

  「谢谢妳的帮忙,回头见。」四个人挥别了她,重新踏上归途。

  青萝停在原地,眷恋的看着台湾同胞消失在转角。

  「咩--」飞飞舔了舔她的柔荑。

  「飞飞……我好想家怎么办?」她忧郁的低下头和飞飞四目相交。

  「别担心,妳不久就会被塞上飞机,一路飞回家。」低沉冷酷的嗓音从巷子口霍起。

  青萝霍地面对声音的来处。

  几道人影分别堵住两端出人口,将她困陷在无法脱逃的窘境。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