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凌淑芬 > 失心奇劫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失心奇劫目录  下一页

失心奇劫 第九章 作者:凌淑芬

  砰!货柜屋的铁门被一脚踢开。

  利雅德东郊的午后,烈日仍然未敛去烧灼的温度。光线由绝亮的户外洒进微暗的室内,将门框间的男人映成完美的剪影。男人两手扶扠在腰际,两只脚分岔开,威风凛凛的架式宛若从天而降的飞将军。

  货柜屋内,寂静无声。男人静静等候眼睛适应室内的幽暗……

  「连只鬼影子也没有嘛!」麦达失望透顶。亏他PosE摆得这么漂亮,美女居然不在,刚才岂不是白摆了?

  「咩--」一只急切的羊从他两腿中间硬挤进来,稍微破坏他完美的入场式。

  「喂喂喂,飞飞,你知不知道自己刚才差点顶伤麦氏未来十五代的根本?」麦达连忙护佐重要部位。

  「让开!」一只强横的手将他推往美丽的铁板墙上黏住。

  至此,麦达英勇挺拔的雄姿终于不保。

  齐磊一眼就看尽了货柜屋的各个角落,没人!青萝一定被他们中途移送往别处了。

  地板中央盘着几条撕裂的胶带,应该是匪徒用来捆缚她们的镣铐。这是她们自己挣脱的?抑或匪徒为她们松解开,以便押往新的藏匿地点?

  他仔细检查胶带破开的方式,不期然摸到几许湿湿黏黏的触感。血!

  一股野蛮的情绪在体内翻涌。青萝见血了!必定是那群动作粗鲁的人渣,切断胶带的同时也割伤了她。

  或者,他们根本就是蓄意让她见血?她受到刑求了吗?强烈的恐惧感揪紧他的胸口。

  女人本来就耐不住刑痛,遑论青萝那样柔弱的体质。倘若这帮人当真对她用刑……她怎么禁受得住?他用力闭了闭眼睛。

  「把人带进来!」任何加诸在青萝身上的痛苦,他必定会以十倍的程度偿报在他们身上!

  站在门外的纳亚向某个人挥挥手,随即,一个五花大绑的嫌犯被拖进屋子里,直接攒在冰冷的铁质地板上。

  犯人像虾米般蜷曲成一团,残破的衣物显示他方才接受的审讯绝不「温柔」;他的右眼肿得只剩下一条缝,淤青的左眼到了明天应该也会沦入与右眼相同的命运;肿胀的脸颊彷佛嘴里含了半颗鸡蛋,血丝汩汩从唇角边流出来。

  「你们……你们有种就一枪杀了我……平白折磨人算什么英雄好汉!」俘虏从破裂的嘴唇之间费力的挤出场面话。

  「杀你?我有一千种方式能让妳比死更痛苦。董小姐人在哪里?」急怒攻心的他已经乱了分寸。

  「我不知道……」俘虏的态度仍然很顽强。

  如果换在平常时候,齐磊会佩服他的硬脾气。可是现在,现在!青萝不知受了多重的伤,承受多大的痛苦,他没有心情去欣赏对方的优点。

  齐磊忽然扯住俘虏的衣领,逼进他的面前一字一句的问:「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人在哪里?」

  俘虏的气息开始不稳。「早上还在这里,现在……我也不知道……你就算杀了我也没用!」

  「好,那我就杀了你!」他将俘虏的躯体捞起来,重重摔向墙壁。

  轰!巨大的声响震动了整间货柜屋,震得每个人耳朵里嗡嗡作响。俘虏像破布一样软倒在地上,连哼都哼不出来。

  「啧啧啧!真高兴除了我之外,还有人能被我老弟扁得这么惨。」麦达倚靠在大门旁边,咂咂舌头讲评。

  齐磊跨向前再度将俘虏捞起来。「约翰生前最信任你,你身为他人口贩卖组织的核心成员,假若连肉票被囚禁的地点都不知道,还有谁知道?」

  俘虏紧闭着眼睛,似乎连撑开眼皮的动作都需要耗尽全身的力量。

  「人……早上……还在这里……」

  这么顽固?齐磊气急攻心,在没有救回青萝之前,每一分每一秒都具有关键性的意义,他没有时间耗在这个废物身上。

  「还不说?」他急怒到了极点,反而冷笑出来。「好!我倒要看看是你的骨头硬,还是我的拳头硬!」

  威力十足的重拳捣向俘虏的小腹!他的嘴巴张开,却发不出任何声音了,一口浓浓的血从唇齿间喷吐出来。

  「好!打得好,打得妙,打得呱呱叫!」麦达兴高采烈的在旁边拍手。

  找死!齐磊倏然转头,必杀的眼光向他射过来。

  「喂,你瞪我干嘛?又不是我把美女弄丢的!」麦达连忙闪到门外,一副生怕他冲过来开扁的样子。「你顶好把他现场打死,大伙儿正好收工回家,也不用救什么人了。」

  齐磊僵了一僵,抬高的拳头凝在半空中。

  「唉,关心则乱!不怪你,不怪你!」既然老弟仅存着些许理智,麦达大着胆子继续将他的虎须。

  「你……」齐磊忍不住想让兄弟加入被痛扁的行列。

  「噤声!」纳亚本来一直杵站在门口附近,忽然踏进货柜屋里,挡在即将翻脸的两兄弟之间。

  「怎么?有鬼?」被兄弟一瞪,麦达乖乖闭上嘴。

  砰砰--细微而沉闷的敲击声从某个角落传来。

  这是什么?齐磊闭上眼睛,专心捕捉声音的来源处。

  砰砰砰--敲撞的声音虽然闷闷的,却很明显是来自货柜屋里,而且,听起来彷佛从地底下响敲上来。

  他倏然睁开眼睛。「在地板下!」

  从平地进入货柜屋必须蹬上两级台阶,之间的高低落差足以在整片地板下构筑一处窄闭的空间。

  微弱的敲撞声是从里侧的墙角边响起。他再也没有时间去注意软瘫在地上的俘虏,一个箭步冲到在后方,纳亚和麦达跟着涌上来。

  细细检查之后,果然发现角落里有一处长方形的密闭掀板,与四周围的地板密合得丝丝入扣,若非掀板挖了两个食指粗细的圆孔,乍看之下还真不容易发现。

  这整片地板由实心实铁打铸成,仅凭两根手指如何能掀得开来?

  「找一根铁钩来。」他紧绷着脸色命令,其中一个手下立刻应声出去。

  阿拉保佑里面的人是青萝!然而午后的气温如此炽酷,倘若真是她被关在铁板底下,现在只怕也折腾掉半条命了。

  青萝,是她在里面吗?她为什么不再发出声响?她……还活着吧?齐磊的脸色青一阵白一阵,不敢再放纵胡思乱想的心绪。

  「叫他们动作快一点!再拖延下去人也不必救了!」他回头大发雷霆。

  纳亚知道他心里充塞的惶恐不安,无言的拍拍他的臂膀。

  「找到工具了。」出去跑腿的人匆忙提着一根铁钩进来。

  齐磊二话不说抢过来,用全身劲道把铁板掀起来……

  清新空气立刻对流进窒闷的窖洞里。

  他火速丢下工具,伸手往地底下翻找。有人!

  「咩!咩!」飞飞大声叫。

  齐磊小心翼翼的抱出软绵绵的人体,将她平放在冰凉的铁板地上。她的两只脚在足踝部分被人用布巾扎捆住,方才可能是利用膝盖的力量踢敲铁板地,以制造出求救的讯号。但窖洞里的空气太稀薄,那几下踢打已经耗完她全身的能量。

  「美女!」麦达也抢到兄弟的背后探头探脑。

  她的脸色苍白得令人担心,原本覆住俏颜的面纱现在缠缚在口唇上,制止她发出任何声息。只要多往上绑一公分,她现在已经死于窒息。

  他差一点点便失去她!或者,他已经失去她了?齐磊的手在发抖。

  扇形的眼睫毛紧紧合掩着,在眼窝下方形成晦暗的阴影。他颤着手替她解开全身上下的绑缚,原本娇红色的樱唇现在却没有任何血色。

  她胸口随着细弱的呼吸而微微起伏,平缓得彷佛随时会停止。

  「青萝……青萝?」他轻轻拍拍她的脸颊,期待那双耀眼灿烂的黑眼眸随时会张开来,恶作剧的吓他一跳。

  「她有很严重的脱水和缺氧状况。要不要喂她喝几口水?」纳亚解下腰间的水壶。

  齐磊摇摇头,先将她的头颈固定好,深深吸了一口气后,用力将空气吹进她肺里。

  一次、两次、三次……

  「咳咳咳咳--」剧烈的咳嗽声让众人吐出悠在胸口的气息。

  青萝悠悠眨开眼睫。

  一张俊美绝伦的五官,是她睁眼之后第一张看见的脸孔,一如她所深信不移的。

  齐磊。她安全了。

  「嗨……」虚弱的笑容跃上她的肩角。

  粗嘎沙哑的低嗓恍若发自陌生人口中,听进他耳里,却像是宇宙间最优雅的天籁。

  在他眼中,她从不曾像现在这么美过。

  强烈的释然感几乎让他全身的骨骼崩垮下来。他近乎虔诚的,将她紧紧锁在怀里。

  他差点失去她……只差一点点……他从来不知道自己会为任何事感到恐惧。然而,就在方才,或者该说,在她失去芳踪的这几个小时,他的世界损坏了,什么都不剩,只留下深切入骨的恐惧……

  原来,将一个人这么深刻的放进心田里,放置在体内的最深处,是会让人感到害怕的。

  这就是爱情吗?

  他不断收拢臂弯,越收越紧,恨不得将她揉回心里那个最安全的角落,让任何人都伤她不到、碰她不着。

  「喂!你快闷死她了。」麦达赶快过来解救脸色渐渐在发青的肉票。

  齐磊几乎一拳将他打飞。好不容易才让她又重新回到怀里,谁敢来抢就是找死!

  「老板,我们先让董小姐补充失去的水分要紧。」还是纳亚比较聪明。

  「啊,对!」齐磊忽然醒悟,急急忙忙接过他递上来的水壶。

  青萝从他的肩膀上抬起螓首,用力呼吸了几大口气。可以呼吸的感觉真好!方才差点窒息在他的怀里。

  被他喂喝了几口水后,喉咙不再像黏满了沙尘似的痛苦,精力也恢复了些许。

  「我们……」她用力咽了几下,才勉强成功的发出声音来。「我们得赶快过去救欧阳,她被那群坏人带走了!」

  开口第一句话就先关怀新朋友。

  「妳自己的小命都去掉半条,还有心思顾虑别人。」齐磊登时有点不是滋味。

  「你不懂……欧阳真的有危险……」她艰困的解释着,双手紧紧揪住他的衣襟。

  「那些人原本是冲着我来的,然而原因和你我都无关,只和韩伟格有关系,结果欧阳的身分被发现……」

  「停!」齐磊举起一只手阻止她。「妳说得一点道理都没有,他们为了韩伟格而俘虏妳?妳和韩伟格有什么关联?」

  「就因为我和韩伟格一点关联也没有,所以我努力想说服他们,可是他们竟然坚持自己没有抓错人!你相信吗?」虚弱的脸容上忍不住露出愤慨的神色。

  「慢慢来,一句一句讲清楚。」他轻柔的替她拂开披散在脸颊上的发丝。「要不要再喝一口水?」

  「不要了。」青萝努力顺过纷乱的气息。「原来自从我踏进利雅德,约翰的旧部属就盯上我了。可是我身旁一直有你或麦氏的人陪守,直到今天在营区落了单才让他们有机可乘。」

  「我就说嘛!美女被人劫持,你要负最大的责任。」麦达兴高采烈的指责他。

  「欠揍!」齐磊真的火了!这家伙以为他不晓得吗?若非他疏失得忘了派人随侍在她身侧,青萝也不会被人中途架走。他已经够担心和自责了,谁要这只惹人厌的苍蝇又蹦出来提醒他?

  纳亚连忙挡在兄弟俩之间。

  「别闹!咱们先听董小姐说完。」这对主子还真令人头痛!

  他又恨恨的瞪麦达一眼,才转回青萝脸上。「然后呢?」

  「约翰的人说,韩伟格的手下布雷德杀了他们的老大。约翰生前待他们不薄,虽然不能同年同月同日生,他们也无意陪他同年同月同日死,然而为老大报仇是江湖上的道义,于是他们绑架了我来威胁布雷德。」

  「妳和布雷德又有什么关系?」齐磊开始怀疑她是否被闷坏脑筋了。

  「我也是这么告诉那些人的。」青萝吹开掉落在额头上的刘海。「我说,『我压根儿不认识什么韩伟格,更不认识什么布雷德!如果你们抢先一步见到他,麻烦梢个讯儿给我,因为我也正想找他谈一谈,再见,后会有期。』但是他们不放我走啊!」

  齐磊希望她明白自己在说什么,因为他们其余的人完全听不懂。青萝和布雷德?这个故事一点道理也没有!

  「后来呢?」

  「后来他们仍然拒绝解释绑架我的背后原因,就在这个时候……」她说累了,先喘口气。

  「『这个时候』怎样?」七、八个人异口同声提出问题。

  青萝啼笑皆非。怎么她变成说书人来着?

  「就在此时欧阳突然挺身而出,告诉他们,他们要抓的人应该是她。」说到这里,她停下来,期待的等着大家追问原因。

  没有人问。

  「所以他们直接把欧阳小姐带走了?」齐磊约略听出一点概念--虽然那帮人带走青萝的部分仍然很不合逻辑。

  「你们不好奇欧阳为什么会这么说吗?」反而是她忍不住叫起来。

  「不好奇。」七、八个人又异口同声回答,还以很整齐画一的速度左右摇头。

  「我明白了。」齐磊弯身将她抱起来。徼天之幸她安然无恙,这才是最重要的。「我们回家吧!妳已经受够惊吓了,需要好好休息几天。」

  「那欧阳怎么办?」她焦急的扯住他的衣袖,不让他就这样一走了之。「你们知道她是谁吗?她就是韩伟格的妻子!那个只闻其名不见人、传说中的妻子!」

  她迎上每一双包围在她身旁的眼睛,期待他们随时讶声呼出来的表情。

  她失望了。

  「我们都知道。」麦达几乎有点同情的看着她。

  「什么?」她简直跌破眼镜。「你们怎么会知道?」

  「我们中午在营区撞见韩伟格,后来两方人马还合力追查你们的下落。」纳亚也加人解释的行列。

  「那……那欧阳……」她傻眼了。

  「韩伟格已经追上去,那群人跑不掉的。」

  「噢。」她点点头。虽然欧阳也能获救的消息让她很高兴,不过……情况实在有点爆冷门。「韩伟格的人往哪个方向追过去?」

  齐磊回头望向纳亚。方才他全心全意贯注在她身上,没有心思去注意韩伟格的行踪。

  「韩夫人被押往约翰位于城西的藏身处,方才我们共分两路,韩伟格已经朝西方去了。」纳亚回答主子的疑问。

  「不对!欧阳不在那里!」她连忙揪紧齐磊的手臂。「那些坏人要带走欧阳的时候,其中一个人提到『城西的巢穴肯定第一个被搜寻到』,所以他们并没有把欧阳送到那里去!」

  「那他们把人送到哪里去?」

  「我不晓得。他们压低交谈的音量,说话速度又快,我只隐隐约约听见什么『撒隆巴斯』的地方。」

  「撒隆巴斯?」当场难倒一群人。

  好吧!她知道自己的语文听力很差,也知道台湾著名的酸痛贴布绝不可能在阿拉伯贩售,然而这已是她所能理解的极限了。

  「撒隆巴斯……沙龙?巴斯……」麦达沉吟了一会儿。「帕勒斯的沙龙?有个叫帕勒斯的家伙在沙漠边缘经营一家沙龙,用来掩护利雅德的地下军火买卖,顺便抽取一点『场地清洁费』,约翰的人会不会躲在那里?」

  「我们过去看看不就知道了吗?」青萝央求道。

  「我们会过去看看,现在先派人送妳回家。」他向纳亚点了点头示意。

  「不要!我要跟你们一起去。」

  ※※※

  这两个人从头吵到尾。

  帕勒斯的沙龙位于城外四十公里远的漠地边阵,这一路上他们不断的吵。从东城郊吵进城中心,再从城中心吵出西域郊,吵过整座利雅德城市,吵架主题只是「董青萝应不应该先回麦氏宅邸休养」。

  最后的结论:其中一车人先送飞飞回去,以免牠流落街头变成流浪羊,而青萝则稳坐在后座八风吹不动。以一个意志力如此坚定的女人而言,她实在不像甫从囚窖里脱困的小可怜。

  由于后座那两个人实在太吵了,纳亚只好拚命踩油门,另外两部同行的侍从车也拚命的追,尽量让六十分钟的车程在半个钟头内疾驶完成。

  「自己都才从死神手中捡回一条命,还有余裕管到旁人的闲事!难道韩伟格会蹩脚到连自己的老婆都救不回来?」齐磊继续气愤难平的唠叨。「把面纱戴回去!这样拋头露面的,好看吗?」

  「这可难说,你们男人一天到晚出状况,谁晓得能不能信任你们的办事能力。」青萝也动了气,用力将纱巾披缠回娇颜上。

  齐磊心火上冲。「也不想想方才是谁救妳脱离苦海的。早知道妳这么不知感恩,当初就别教妳出来!」

  「你……你……」她气得说不出话来。

  两个人加起来也快六十岁了,吵起架来却不比小孩子高明多少。纳亚和麦达在前座死命的憋住笑声,为了生命安全着想,还是安静一点比较妥当。

  青萝重重哼了一声,俏脸撇朝向窗外的风景。什么早知就不救她出来,希罕吗?心头霎时淹过又涩又苦又酸的滋味。

  她怎地不回嘴了?齐磊谨慎的窥探她一眼,却只瞄到偏望向窗外的后脑勺。话题突兀的中止于此处,倒像是……倒像是他当真这么想似的。

  他总觉得应该说些什么,终止后座间诡异沉默的氛围,不过……说什么好呢?今天下午天气不错?妳这件衣服很好看?

  该死的!他在心里破口大骂。自从认识她之后,他的表现没有一次正常过,现在竟然连话都不会说了。他该死的为何要如此在乎她的想法?不,是她该死的为何要让他如此在乎她?

  结论:一切都是她的错!

  他妈的!

  「帕勒斯的沙龙到底还要驶多远才会到?」飙向驾驶座的口气超级火爆。

  「已经到了。」纳亚方向盘一转驶离柏油路面,趋向一条从公路分岔出来的颠簸小道。

  漠野一望无际,小道的顶端筑立一栋阿拉伯风味的尖顶砖楼。

  沙龙择盖在沙漠边缘有个好处:四周地势平坦,倘若进行黑市交易的任何一方怀有不轨的意图,事前也没有地方可以布下埋伏。

  也因为如此,他们不需要接近沙龙,就已看清楚目前僵凝的情势。

  韩伟格显然并未上当的扑向西郊,直接杀来沙龙。超过十辆的黑头车包围了砖楼,每部车的防弹车门皆打开,后面站着四个持枪瞄准沙龙的安全人员。砖楼仅有两层高,内里不知藏着多少人,两方人马隔着十公尺的距离互相对峙。

  而,敞开的店门口,欧阳挡站在正中央,一柄锐利的匕首抵住她颈际,持刀的人稳稳躲在她身后,正是约翰生前形影不离的左右手,同时也是挟胁她们的主谋--利德。

  她和这家伙在台湾有过一面之缘,当初就是他绑架她来阿拉伯的。

  一个高大挺拔的男人站在阵线的正中央,定定望着被挟持的人质与绑匪。青萝猜测他应该就是韩伟格,从她的角度只看得见他的背影。韩伟格的左边杵立一位体格魁梧的大汉,右边则是一位相当瘦小的人,身高体型与她差不多,脑门上缠着男用防尘头巾。

  欧阳的嘴角强噙着一丝微笑,脸容已经褪成雪白色。

  「欧阳!」青萝开了车门就想冲出去。

  「慢着!妳留在车上。」齐磊及时拉住她。「不准和我争论!」

  严苛冷利的眼神制止了她一切反抗。

  「让我一起过去,我保证躲在你后面一句话都不吭。」青萝柔声央求他。

  他顿了一顿,心不甘情不愿的点点头。

  麦氏一行人的出现当然引起韩氏人马的侧目,韩伟格并没有回头,而是他身旁那个高头大马的汉子瞧清了他们的身分后,向其它人点点头,默许他们加入这场对峙。

  齐磊将部署人手的事交给纳亚负责,领着她直接走向韩伟格身旁。

  青萝忽然注意到,方才在车上瞧见的那个瘦小男人不见了,韩伟格身旁只剩下那个寸步不离的大汉子。

  她的眼神和另一端的欧阳对上,欧阳弯出更明显的微笑,似乎很高兴她脱困了。

  老天保佑,这样温柔美善的女人,绝对不能让她发生任何意外啊!青萝暗暗祈祷。

  「你当初派人杀了我老大的时候。就该预料到今天的责难。」利德发话了。他的手臂勒陷进欧阳的脖子里,让她吃力的仰高娇首。「即使你是韩伟格又如何?今天你顶多杀得了我,但是你老婆也只能跟着我们一起陪葬。」

  沙龙的门从里侧打开,利德的身影一闪,挟着欧阳消失进屋里。砰的一声,门又被摔上。

  青萝又气又急。目前可以肯定一切皆是为了韩氏与约翰的私怨,她只是莫名其妙被扯入其中的局外人。不过,若非约翰的人马一开始错看并且跟踪了她,害欧阳必须披露自己的身分来保护她,而今也不会沦陷在敌人手中。我不杀伯仁,伯仁因我而死,因此她无法毫不心虚的置身事外。

  「我真的不得不说,你干嘛派人杀约翰?当初留他一命,这一切就不会发生了。」

  她指责的对象是韩伟格。

  突兀的指控让韩伟格不禁回头望向她。他的眼眸冰冷而深不可测,没有任何关怀与情绪。这就是欧阳口中「深爱她的好丈夫」吗?在他的神情上,她看不出任何与爱有关的情感,她甚至不相信眼睛这么冰冷的人拥有人类的情绪。

  脑中倏忽浮现脱困之后第一眼见到的齐磊,那种无法掩饰的如释重负,那种近乎恐惧的关怜,那种爱、怨、愤怒五味杂陈的情绪……这才是爱一个人必有的反应吧?

  青萝被他看得背脊凉凉的,不由自主的躲回齐磊身后。

  「约翰是死于他和布雷德的私怨,并非出于我的授意。」韩伟格停顿了很久,然后出乎众人意外的回给她一个解释。

  齐磊回头瞪她一眼。又说话不算话了!然而。迎上她毛毛的眼神,他心头一软,温热的大手又包住掌心发凉的小手。

  「听对方的口气似乎有玉石俱焚的打算,再这样僵持下去不是办法。」他转身向韩伟格低语。

  人的缘分很奇怪,原本是千方百计要挖出对方根底的对头,如今却肩并肩站在一起御敌,而原因只是--他们的女人彼此是朋友。

  「男人控制世界,女人控制男人」--这句话还真该死的有几分道理。齐磊苦笑。

  「当年帕勒斯为了逃生保命,在沙龙底下挖了一条地道,出口通往公路另一侧,我已经叫布雷德潜进去查采情势。」韩伟格低声回道。

  原来那个消失的小个子就是布雷德。

  青萝的手掌心捏了一把汗。布雷德就在眼前,或许她有机会和他谈谈?她一定要弄明白约翰带进坟墓里的秘密是什么,她一定要弄明白他的贩卖人口纪录落入何人手中。

  「韩先生?」

  低细的轻唤突然从她的后方响起,青萝吓了一跳。回头一望,迎进与她等高的黑眼里。

  布雷德。他的五官全覆在头巾之下,与她一样只露出眼睛。然而那双眼灿灿发亮,实在不像手段狠辣、杀人不眨眼的凶徒。他的声嗓似乎经过变音,听起来尖尖细细的,有点刺耳。

  「里面有多少人?」韩伟格的注意力立刻移转回手下身上。

  布雷德多看了她一眼,才仰头回答主子的问题。

  「里面只有七个人,不过满屋子都是串联起来的炸药,定时引爆器握在利德手中,看来他真的想和夫人同归于尽。」他顿了一顿。「信道的另一端出入口位于沙龙厨房,我试过从暗处瞄准他,然而他一直站在客厅墙角,并且拉夫人挡在身前,我找不到有利的攻击点。」

  韩伟格面无表情。

  「纳亚!」齐磊无暇细想,直接向手下招招手。「你先送青萝回去。」

  「我不要。」青萝立刻拒绝。「欧阳为了保护我才暴露她的身分,现在她有危难,我绝对不会自个儿去躲起来。」

  布雷德和韩伟格不禁深深看她一眼。

  「这种时候别和我争论!」齐磊咬牙切齿的从嘴角迸出话来。

  「就是『这种时候』我才更应该留下来。」她转头对布雷德说。「我们可以试试看分散他的注意力,你再潜回地道里寻找合适的制压点,外头由我出面做心战喊话;我试着说服他接受交换人质的提议,不管他最后是否接受,只要他离开藏身的墙角,你就有机会制伏他。」

  「妳……」

  她立刻阻止齐磊的抗驳。「你们这几个男人高头大马,若由你们出面他一定不肯上当,可是我的身材娇小。威胁性也比较低,他较容易对我放下戒心。」

  「妳……」齐磊还有话要说。

  「你过来!」青萝索性拖着他的袍襟,牵到空旷的地方咬耳朵。

  「妳晓不晓得自己在做什么?利德绝对会两者通吃,将妳也一起绑进去!如果情势陷入危急,韩伟格只想救回他老婆,根本不会在乎妳的死活。」齐磊又气又急,巴不得真个保险箱将她牢牢锁起来,谁也不给碰。

  「可是你在乎啊!」青萝柔柔的说。

  他微微一怔,然后,耳朵红了。

  「就因为我在乎,更不准妳强出头!」他老羞成怒的低咆。

  「我有没有告诉过你,你脸红的样子很可爱?」她轻柔的笑出来。「好了,别为我担心。我答应你一定会非常小心谨慎,即使两人一起落入利德手中,好歹也有个照应啊!你就放心让我去吧!」

  他的脸色阴晴不定,明知道劝不动她,可是……该死!救他怎么放得下心!她才刚脱困,身体还很虚弱!她应付得来任何突发状况吗?

  他忽然将娇弱的身体楼进怀中,紧紧的,紧紧的,几乎揉和成自己身体的一部分。

  这可恶又勇敢的女人。竟然忍心不顾他的担忧。但,这独一无二的性格,不屈不挠的意志,正是他爱上她的原因。不是吗?

  天杀的他为何要爱上一个正义感如此强烈的女人?她若能懦弱一点,无能一点,那该有多好。但若真的如此,她就和芸芸凡女一样,也无法引得他动情了。

  「尽量将自己的安全放在首位,知道吗?」他瘖哑的提醒。「为我!」

  青萝神情温柔的点点头。

  两人走回韩伟格身前,脸色阴沉难看的齐磊对他点点头。韩伟格也回以一个颔首。

  这份人情,记下了。

  几位负责传达指令的手下围过来,布雷德迅速的指挥众人。

  「我需要十分钟的时间潜回去就定位。这段期间妳尽量干扰他的注意力,最好将他诱到门口。」他回头对韩伟格说:「只要听见里头传来枪声,大家立刻发动攻击,冲进去救人。」

  大家都点点头,分头行事。

  青萝松开齐磊的手,走出车线,两手举高伫立在空地的中心点。

  「利德,我叫董青萝,之前和韩夫人一起落入你的手中,你应该记得我。」她朗声让话音飞入沙龙里。

  「站住!不准再走近一步。」狠绝的命令声从内侧射出来。

  「我没有携带武器,也不懂得如何用枪。」她朗声说。「韩夫人的身体微恙,你何不和我们交换人质呢?你之前曾经为了我而来,虽然我并不明白原因为何,但只要擒住我对你有某种意义,那么将人质换成我也没有损失,不是吗?」

  四周陷入沉默,凝重的空气几乎令人停止呼吸。

  时间一分钟、两分钟的过去,冷汗从她额角一滴滴往下坠落。似乎直到永恒那样久,里侧终于响起阴狠的响应。

  「布雷德呢?」

  她心念电转,忽然明白他并不知道布雷德也在现场。

  「他正在赶来的路上。」

  利德立刻下第二道指令:「那妳也一起进来!」

  齐磊预想得没错,他确实想一箭双鵰。青萝深呼吸了一下,回头看向齐磊。

  别为我担心!她的眼神默默告诉他。现在布雷德应该已接近制压点了,她只要设法让利德移动位置。

  「你先放韩夫人出来。」

  「妳再不进来,我就射穿她的脑袋!」

  「慢着!」青萝退而求其次。「你起码放她走到门口,让我们看看她安然无恙,我才肯进去。」

  又是一阵让人心悸的沉默。沙龙门悠悠敞开,欧阳出现在众人眼前,一只臂膀依然扣住她的脖颈。她的脸色更苍白委顿,身上却没有任何外伤。

  「好!我进去了。」老天,保佑我安然度过这一劫。她短暂的合上眼睛默祷。

  亭亭的纤影转眼吞灭在沙龙的门里。

  真神,请让她安然无恙。齐磊捏紧了适才纳亚递过来的手枪,默默祝祷。

  沉默重新笼罩大地!沙龙内安静无声……

  砰!砰!两声石破天惊的枪响震裂了苍穹。

  他和韩伟格各自举起枪,在第一时间内冷酷的瞄杀左右两扇窗户内的枪手。

  几乎所有的枪声都在同一时间响起,武器砰然大作的怒吼声是世间唯一的语言。

  齐磊松开汽车手煞车,让它往前滑行,身体安全的隐藏在防弹车门后,接近沙龙。

  韩伟格隐在车子的另外一侧。

  里面的情况不知如何,那两声桧响自然是布雷德迸放的讯号,但,中枪的人是谁?

  青萝正处于枪战的正中心,很可能被彼我两方的流弹波及,他不敢再想下去。

  所有人马攻进了沙龙。阴暗的室内让他们的眼睛花了几秒钟适应,随即肢体肉搏战在各个角落展开。

  敌方只有七个人,根本不是对手。他四处搜望,眼底只看得见角落里的青萝。她扶着韩夫人躲在一张翻倒的桌子后,而且很该死的挡在韩夫人前面。她就不会为自己的安危想想吗?

  利德的右半身布满鲜血,正和布雷德缠斗。他纵身欲加入战局,另一条人影比他更快速!韩伟格突然制住利德的手臂,在他回头愕然探望的时候,一柄匕首狠快热辣的刺入他的心口。

  韩伟格手腕翻转,回手一抽,一股激烈的血流顺势喷洒出来。

  利德甚至来不及哼出声。

  「恶……」青萝闭上眼睛,不忍目睹这种惨烈的画面。她当初选择兽医而非外科医生显然是正确的。

  一只大手突然把她从桌子后捞起来。「妳有没有受伤?」

  「齐磊!我没有……」她的话来不及说完,红唇已经被灼烈的压力紧紧堵上。

  可怜的男人,她真的害他吓死了……她好笑又轻怜的想,而后放纵自己投入他气势磅礡的情感中。

  除了零星的几声呻吟,沙龙内陷入死寂。

  「欧阳!」她忽然想起来,连忙从他怀中回头。

  眼前所见的一幕是她熟悉的。韩伟格紧紧将委顿的妻子搂进怀里,似乎想揉成自己身体的一部分,如同齐磊对待她的模样。

  他的脸孔深深埋进妻子的发丝中,身体正在微微发抖。

  颤抖。直到此时此刻,他才敢将心头积压多时的担忧表露出来。

  欧阳是对的,她的丈夫深深眷爱着她。再强悍的男人也会在爱情跟前屈膝。

  「妳下次若是再敢不听话,擅自离开……」韩伟格哑着声音责骂妻子。

  欧阳立刻密密封住丈夫的唇,以委屈的吻向他诉说自己的愧疚。

  「韩先生,谦虚的我虽然不该浮夸自己的重要性,不过,您还真的少不了我。」即使经过变音,布雷德的声音听起来仍然是笑吟吟的。

  韩伟格投给布雷德气恼与好笑交织的眼神。顺过呼吸后,扶着妻子站起来,向青萝伸出修长的大手。

  「谢谢妳以自己的身体来挡护我的妻子。」他低沉的语调又回复为冷静。

  「别客气!」青萝握住他巨大的手掌,第千百次重复:「欧阳是因为我才陷入危难,所以保护她周全是我应尽的责任……」

  「当心!」屋角某个方位,麦达突然警告的大叫。

  一切发生得如此迅速。

  一道持着短刀的人影倏然从地上跃起,满眼血红的扑刺向她和齐磊。

  齐磊无暇细想的将她压在自己的身体下。他的体能禁得起一、两刀的砍杀,她却承受不住。

  「不要!」青萝尖叫,只能眼睁睁望着利刃朝他的背心刺下来。

  打横里,另一抹纤巧的人影穿入行刺者的轨道上。

  布雷德!

  行刺的余孽手起刀落,划开了布雷德的头巾!白光一闪,布雷德的短刀也滑开行刺者的喉头。

  世界彷佛变成一出慢动作的电影。

  鲜血从被割开的脖颈激喷出来,染湿了齐磊的背心!有人冲上前检查他们是否受伤,有人不断拍打她发怔的脸孔,有人频频询问,有人在身前踱来踱去。

  但,外界的忙乱在这一刻都失去意义,青萝如同入了定似的,只能怔怔望着头巾落地之后的布雷德。

  突然间,一切无解的问题都得到解答。

  她终于明白约翰将她绑架来阿拉伯的原因了,也了解他的旧部属为何想挟持她来胁迫布雷德,为老大报仇。

  约翰生前必然见过布雷达的真面目,而这一趟台湾之行让他获得一项意外的「收获」。他将这个「收获」与下属分享,并且天真的以为可以拿这次带回来的秘密武器--她,董青萝--对抗布雷德。

  他所没预料到的是,布雷德非但没有听信他,还因此让他送了命。

  布雷德。董青萝。

  约翰的秘密就是--他在台湾找到布雷德的同胞手足!

  她与布雷德--或称呼为「杜青梅」--是挛生姊妹。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