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凌淑芬 > 小玉儿传奇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小玉儿传奇目录  凌淑芬作品集

小玉儿传奇 第八章 作者:凌淑芬

  土牢里,日光无法照射进来,但热腾腾的温度照样在四片墙内凝聚。

  蔽旧的牢门被区隔成两部分,宫氏人马一间、陈笃行一间。

  撒克尔终究没有立即诛杀他,而他的六名部属因为罪不致死,两天前已经被遣解到南方七十里的小城。

  晒死人的日光投照在探监者的背上,毫不同情他的挥汗如雨。

  「我说小鱼呀!妳就别再拗下去了。蹲在苦窑里对妳有什么好处呢?」过去四天以来,噶利罕每日下午均会准时出现,对她展开精神训话。

  「……」润玉面对着里墙,和前几日一样,吭也不吭一声,遑论回头了。

  「老大已经够善待妳了,妳留在咱们区内这一段时间,吃好的、住好的,妳还有什么不满意?干么老是和老大过不去呢?」噶利罕动之以情。

  「我晓得妳也有一肚子苦水,不如这样吧!我带你去老大跟前,两人仔仔细细说个明白不就得了。」

  他耗了半天唇舌,全是白搭。

  「宫兄,你们也跟着劝劝小鱼嘛!」现下开始动用同跻压力。

  宫泓一行人只能苦笑。润玉的脾性虽然温温绵绵的,可是不怒则已、一怒惊人,现下她也动气了。撒克尔狠心打她入土牢,多日来丝毫不过问,显然已经将她的生死置之于度外,她既然心已寒,还有什么好劝的。而且她一低头,即代表送了陈笃行的命,润玉当然更不愿意背负如斯的沉担。

  唉!只怕他们一群人归乡无期了。

  「好吧!你们再多想想,我明天再来。」噶利罕搁下香喷喷的马乳酒,锵羽而归。

  和事佬的差使还真不是人干的,一个不小心就两边都得罪了。

  他也真搞不懂那尾小鱼。既然老大留住陈笃行一条贼命,态度上已经算退让一大步,她也应该识大体,跟着软化一点,偏偏她不!

  眼看低沉的气氛日益凝重,老大那头成天暴躁得像豺狼虎豹,小鱼那头又卯起了脾气不肯认输,两人再僵持下去,苦的只是闲杂人士。

  「噶利罕,有没有好消息?」沿路过来,几名同伴纷纷探听最新情报。

  「甭提了。」他垂头丧气。

  「又吃闭门羹了?」大伙儿的期盼登时沉入苦海。

  再这样下去,整座营区的弟兄只怕逃的逃、跑的跑,没人肯留在撒克尔身边当炮灰。

  「小鱼也真是的,亏咱们平时待她不薄,她干么和兄弟们过不去?」抱怨声嘀嘀咕咕地响起。

  「就是嘛!」另一个侍从加入讨论阵容。「要不是因为她,老大怎会火大上这些时候?她要是真有良心,就应该出面解决问题。没事自个儿躲在土牢里悠哉过日子,算什么好同伴?」

  听听他们的说法,好象她被人禁锢的日子远比较快活似的。

  「还说呢!我才是那个直接承受老大脾性的人耶!」噶利罕此言一出,立时登上受难者冠军宝座,友伴们同情的眼光立时从四面八方汇集而来。

  「你们在做什么?」暴躁的闷吼从人群外围响起。

  哗--嚼舌根的汉子发出一声响,立刻作鸟兽散。

  「没事没事,老大,我们去忙了。」

  「噶利罕,进我的营帐来。」撒克尔臭着脸皮,旋身进帐子里。

  恭喜发财!同伴投给他爱莫能助的眼神。

  噶利罕无可奈何,提着小命跟进去。

  「老大。」他小心翼翼的。

  撒克尔踢开脚跟前的小凳,那把无辜的木造品砰通撞上石桌,登时送掉小命。

  噶利罕当场连大气也不敢喘一声。

  「我看你很闲嘛!随时有空谈天说地。」撒克尔盘腿坐上床炕,一脸阴阴的。

  「呃……这个……」他干笑几声。

  营内陷入短暂的沉默。

  半晌,撒克尔咳嗽一声,状似不经意地询问。「宫泓蹲了四天暗窑,硬骨子磨软了没有?」

  什么宫泓?他想问小鱼的情况就明说嘛!噶利罕暗自腹诽。

  「宫泓有没有磨软不打紧,只是……土牢里又闷又阴暗,他们在里头待久了,不生病也难。」他一副事不关己的口吻。

  撒克尔的牙关紧了一紧。

  那个该死的小女人!脾气忒也拗得很,竟然拿自身的健康开玩笑。他没杀陈笃行已经算让步了,若是教他主动放她出来,首脑的威严何在?日后还镇压得住这票弟兄吗?

  「我只问你一句话,谁要你七、八十句扯一堆。」砰!震怒的拳头槌上床炕。

  幸好,当时侍从把床炕搭得很结实。

  噶利罕眼见狮子脾气已经被他犯到,索性更进一步。「老大,谁是谁非兄弟们都分辨得出来,你何必和那种妇道人家一般见识?男子汉大丈夫,硬是挣赢她也不光彩,我看……干脆算了吧!」

  「哼!」他嗤了声气,倒是没再动怒。

  「而且,小鱼那种娇滴滴的姑娘家,随便受个风寒就得病上两天,你就瞧在可怜她的分上,放她出来吧!」

  他不吭腔,然而有些心动了。

  「弟兄们大都和小鱼交好,虽然他们不敢说话,其实人人都想出面求情哩!」

  噶利罕诱哄着。「老大,我代表弟兄们求你放她出来,你就行行好吧!」

  这厢面子里子都为老大做足了,老大再不顺势找个台阶下,他可要怀疑老大的聪明程度了。

  「你们想放她出来?」撒克尔挑了挑眉。

  突然间,一票人马从帐门口跌进来,哗啦啦摔成一片。

  「呃……老大……」大家尴尬得傻笑起来。

  「兄弟们,你们说是不是?」噶利罕乘机征询民意。

  「对呀对呀!」黑压压的脑袋拚命点头。「老大,是我们求你放小鱼出来的!全都是我们的主意,求求你答应吧!」

  「那个姓陈的小子呢?」撒克尔故意端抬架子。

  「那小子值不了几个钱,怎么跟咱们小鱼比呢?」

  「对嘛!」

  「咱们只答应小鱼不杀他,又没答应不废了他。顶多老大将他的筋脉挑断,让他以后连个三岁小娃娃也打不过,就甭怕他东山再起啦!」噶利罕进一步献计。

  「这个主意好,就这么办!」支持的声浪在人群中响起。

  撒克尔又好气又好笑。过去几天的他,有这么恐怖吗?

  看样子他再不答应,同伙就要闹窝里反了。

  「既然如此……」他又咳了一声。

  「老大,恕不用说,我自动去做。」噶利罕学精了,一溜烟钻出营帐。

  唷荷!苦尽甘来!

  大伙儿终于有好日子过了……

  ※※※

  久违的沐身桶子。

  两刻钟前,噶利罕放她和哥哥出来,随即领着她直奔临时澡堂。

  润玉窝回怀念的杂物间,浸在沁凉舒适的清水里,土窑的日子并不难熬,只是湿黏黏的汗水聚集在肌肤上,实在有违她爱洁的性子。

  她掬起一捧清液,浇淋在仰高的玉面。

  呵,好舒服……

  她并不晓得撒克尔为何改变主意,可是,他若以为一丁点布恩便能改变她的坚持,他保证会大大吃一惊。

  帘帐突然掀开。

  「喝!」先大吃一惊的人是她。

  润玉赶紧环住酥胸,竭力将裸躯隐藏在水面底下。

  「遮什么?妳的身子还有哪一处地方是我没见过的吗?」低沉的嗓音飘进她耳际。

  撒克尔背着光源,形成充满压迫性的暗影。

  润玉红着俏颊啐他一口。「你要进来也不通知一声,我正在净身……」

  他杵在原地,定定打量她,既没表明来意,也看不出回避的意味。润玉被他瞧得心坎一颤,轻轻低下头。

  「你还不出去?」她尚未在他面前表演过美人出浴呢!

  阴影中,他的双眼炯炯放光。

  一层细细的疙瘩浮上她雪肤。

  「妳觉得寒了?」他突然轻问。

  润玉还未能反应过来,整副娇躯已经被他捞进怀里。

  「别碰我。」她的抗议全然无效。

  一层衣物紧紧包住她,以免春光外泄。然后,沐浴中的美人儿一路被抱进主子的营帐。

  「小鱼,恭喜妳出狱。」欣慰的招呼声沿途飘过来,润玉羞得只差没钻进地洞里。

  这家伙也不想想女孩儿家的名誉问题。

  进了帐,她直接被扔上床炕,撒克尔庞大的体躯随即欺压上来。

  「你!」她着恼了,抡起粉拳槌撼他胸膛。「你根本罔顾我颜面,教我以后如何在大伙儿面前自处?」

  「妳也懂得要面子。」大狮王一把抱住她嫩拳,热呼呼的鼻息随着恼吼声喷发而出。「妳怎么不替我想想,我在弟兄们面前就不必顾及威严吗?」

  「我……」她顿时语塞。

  「妳公然违逆我,我可以不计较。但是妳公然在我面前袒护另一个年轻男子,难道我也得当作没这回事,立刻忘掉他?」撒克尔积压多时的郁闷全数引燃。

  「笃行哥哥是……」

  「妳还叫他亲亲哥哥?」他吼得更大声,火龙般的眼珠离她只有一寸之遥。

  润玉伊呀了几声,不敢再随便说话了。

  有哥哥的撑腰而与他对抗并不困难,若换成她一个人,可就万万不成。没法子,她还是怕他凶。

  「我……叫惯了……你干么大吼大叫的……」她的唇开始颤抖。一颗水珠子在眼眶内形成。

  不公平!她的战术一点也不公平!撒克尔一碰上她的泪水,马上没辙了。

  「好了好了,别哭。」他笨手笨脚地拭掉滑落的水滴子。「我的嗓门天生大声一些,又不是故意的。」

  「你……你一点也不体恤人家……平白关了我四天……好不容易相见……劈头就臭骂人家一顿……」她越说越委屈,扑簌簌的泪水压根儿抑止不住。

  「好好好,都是我错成不成?」撒克尔被她哭慌了手脚。

  怎么会这样?他才是正义之师,不是吗?

  「你……你若是真的讨厌我,还留着我做什么……干脆放我和哥哥回家算了!」她呜呜咽咽的,使劲敲打他。「我才不稀罕你……你放我回家……我再也不要见到你了……」

  「休想!」他闷吼。「将来无论我们争吵或和好,生病或受苦,我都不会让妳离开。」

  撒克尔重重复上她的唇,再一次烙下印证。

  ※※※

  陈笃行遗留下来的后遗症,顺利弭平了。

  至于他本人,撒克尔暗中示意噶利罕依照原先的计划「处理」完毕,送交别城的官府查办,也算大功告成。

  润玉也明白撒克尔愿意让步的底线仅只于此,她再啰嗦下去,只会引发反效果,因此也乖乖的不过问,就当作不晓得陈笃行被废的事实。反正他的小命保住了,宫家对于陈家的则祖列宗也算有所交代。

  夏去秋来,凛冽的西风渐渐吹拂着这片莽莽大地。偶尔,午后刮起一阵又疾又猛的狂风沙,黄土吹打在脸上都会隐隐生痛,镇上的居民全躲在家门内避难,此时更是切切感恩着撒克尔修葺好他们的栖身处。

  青秣镇渐渐回复正常的生活轨道,方圆百里内也失却盗贼的踪影。撒克尔一行人当时驻守的目的,至此圆满达成。

  他们是典型的大漠汉子,四处奔徙、浪迹天涯,如今该是向前奔行的时候了。

  宫氏人马呢?

  撒克尔瞒着润玉,私下找来宫泓一伙人,问清他们接下来的动向。

  「以孱弱的宋人而言,你们还算差强人意。」这句话已经最接近撒克尔的赞美标准。

  「多谢,以强横的蒙古蛮子而言,你们也还算讲道理。」宫泓笑着回敬。

  「宫兄,反正你回中原也没事干,不如跟着我们一起行走关外,大伙儿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共当一辈子的好兄弟。」噶利罕快言快语,热情邀约这群误打误撞结成的朋友。

  宫氏一行人互相交换眼色,其实都很心动。

  「可是我们家里还有年迈亲长,总不能一走了之。」宫泓遗憾地摇头。

  无奈的嘀咕声在宋人这一方蔓延开来。

  「你们未来要如何抉择,旁人强求不来。」撒克尔拍拍他肩膀。「反正我们总是在这片大漠浪荡,等你责任了了,若要出来寻访我们也不迟。」

  「小玉儿,她……」宫泓看向准妹夫。

  「她就交给我负责了,你没意见吧?」撒克尔笑得呲牙咧嘴。

  「没,当然没。」他立刻也笑得灿烂可爱。

  「唉!」钟雄突然叹起气来。

  「怎么,你不愿意?」撒克尔的臂膀改搭到他肩上。

  「不是。」钟雄再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只是……宫泓,你娘知道润玉一路跟着咱们出来,届时咱们进了家门,小玉却不见了,这个责任谁来扛?」

  对喔!大伙儿面面相觑。

  「不成不成。」宫泓越想越害怕。「撒克尔,小玉还是得跟我们回家一趟,待她禀明了父母,你们再去双宿双飞。」

  「她一进家门只怕出不来了。」撒克尔精明得很,不放人就是不放人。

  眼看两方又要斗起来了,噶利罕赶忙插进来。

  「各位,且听小弟一言。」

  「你又有什么高论?」宫泓斜睨他。

  「宫兄,你好象还有三个兄弟是吧?」

  「那又如何?」

  「不如何。」噶利罕得意洋洋地挺胸凸肚。「既然家中还有其它男丁,你奉养父母的担子就不必独挑了嘛!不如教钟雄他们回中原报讯,请令尊令堂拨个空出来逛逛,两方人马约定下个月底在上京碰面。」

  撒克尔若有所思地接下去。「上京的人口杂,各族人马齐聚一城,我们走在街上,形貌不致太引人注目,乘机我也能拜见一下岳父岳母。至于你,不妨和小玉一起留下来,加入我们的行列。」

  为了保有润玉,教他多收两个「拖油瓶」也没问题。

  「是啦!日后你和小鱼想家,还可以一起结伴回去,我老大也好放心,岂不是一举两得?」噶利罕快乐似神仙。

  宫泓登时心动了。

  老实说,教他自己回去领受爹娘的责骂,他也没这等雅兴。

  「好。」他二话不说,立刻应允。「钟雄,报讯的重任就交给你了。」

  「什……什么?」钟雄大难临头。这么一来,挨骂的人选由自己接任了,多惨哪!「不行不行,我也要留下来。」

  其它人发现情况不对,纷纷鼓噪起来。

  「别说笑了,我们也不回去受骂。」

  「没错,我也不是长子,无所谓。」

  当场一伙人就分赃不均。

  「老大,怎么办?」噶利罕偷咬领头耳朵。

  「别理他们,让他们自己去吵个水落石出。」还是撒克尔经验老到。「你留下来等着,一有结果立刻通知我。」

  他两手拍拍,打算会佳人去也。

  「喂,老大,你这样很不够意思。」噶利罕立刻抗议。

  「闭嘴。」撒克尔掏出一块温玉交给他。「顺便帮我把这块玉砸碎扔了,别留下蛛丝马迹。」

  「咦?这不是你失踪了很久的配饰吗?」噶利罕立时辨识出来。

  「反正你照做就是。」或许他的手段有欠光明,可是,唯有处理掉那块「债务」,他才能免除后顾之忧,否则哪天润玉恼了他,掏出玉佩来吩咐他放人怎么办?

  怪不得他嘛!

  撒克尔吹着口哨,离开乱成一团的议事屋。

  议事屋外,润玉提着一框竹篮,娉婷接近战场。他悠闲地迎了上去。

  「你们谈完了吗?我正要送酒过去。」润玉言笑吟吟,抬了抬手腕示意。

  「他们还不渴。」撒克尔接过酒篮,突然横腰抱起心上人。

  「你又想上哪儿去?」她已经被抱习惯了,见怪不怪。

  「任何能让我们独处的地方都成。」他抡起美人就走。

  议事屋里,战况依然激烈,然而那都不是他们俩的问题了。

  --全书完--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