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凌淑芬 > 小玉儿传奇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小玉儿传奇目录  下一页

小玉儿传奇 第七章 作者:凌淑芬

  哥哥们又被撒克尔差遣,与他的手下出发剿灭匪贼去了,至今已过了三天。

  润玉来到营区外缘,天天翘首引盼,希愿西边的天际扬起黄沙尘烟,带来哥哥们平安归来的消息。

  过去三天,撒克尔的性子阴睛不定,偶尔会将她诱拐到无人的角落,只为了缠绵徘倒地偷吻她;偶尔又会板起硬梆梆的竹板脸,彷佛控诉着她不肯承诺留下来。

  她也很矛盾呵!教她远离父母亲长、随着他浪迹天涯,她万万舍不下。可是,离他而去,那也是同等的难题。

  他的狂热、他的温存、他的怒焰、他的戏谑,久久远远以前已深植在心中。从前曾听婢女侍剑提起过,女孩儿家对一个情人哥哥总是特别挂心的。她的情况,便是如此吧?

  哎!

  「喂!」噶利罕在她身后叫唤。

  自从得知她的女儿身后!撒克尔的弟兄反而拘谨起来,对她客气多了,不若前些时候的颐指气使,虽然现下的她依然是俘虏的身分。

  「有事吗?」润玉连忙回头,却垂眼避开他的正视。天性羞怯的一面,毕竟无法在一朝一夕之间改变的。

  「老大在营里找不到妳,正在发火呢!」噶利牢一肚子郁闷和不悦,显然刚吃过大哥的排头。

  「又来了……」她轻叹。

  看样子,撒克尔的脾气停留在「阴雨连绵」的阶段,今儿个大家又没好日子过了。

  「小鱼,妳也真是的!难道我们老大待妳不够好吗?」噶利罕一时之间改不了口。「妳可知道咱们族里有多少姑娘等着倒贴老大,全给老大一脚狠狠踢到天边去。」

  「真的?」她倒抽一口气。撒克尔看起来不像会对姑娘家动粗。

  「哎呀!我稍微夸大了一点。」噶利罕赶紧解释,免得吓跑了一尾小鱼儿。「不过姑娘倒贴那部分可句句属实。」

  「那你叫他去找那些姑娘好了。」她有些醋怨。

  「别开玩笑了!老大喜欢的又不是她们。」噶利罕上上下下地扫她一眼,自言自语。「奇怪了!妳论屁股没屁股、论身段没身段,不晓得老大究竟看上妳哪一点?」

  润玉的小脸胀得红通通,既被他的视线触犯,也被他的呆话引怒。

  「你--你--你这个粗民当然不懂。」她啐了他一口,急冲冲地开步走。

  「老大也没我纤细多少呀!」噶利罕在她身后不平地咕哝。「小鱼,先告诉妳二声,去抓贼的兄弟待会儿就回营,听说他们连贼窝的大头头也逮回来了。」

  一听说哥哥回归的消息,她立刻止了碎步。

  「真的?」润玉又惊又喜地回眸。「我哥哥还安好吧?」

  「等他们进了营不就知道了?」噶利罕耸了耸肩。「我只是想提醒妳,既然兄弟们收获不错,老大的心情应该会拨云见日,麻烦妳识相一些、凑凑趣儿,别让老大又阴着一张臭脸整治我们。」

  唉!现在大伙儿有没有好日子,全数取决于她大姑娘的一言一行,惨、惨哉!

  润玉又好气又好笑,嗔了他一眼,迈向狮子王的营帐。

  「知道了。」

  ※※※

  「这一丁点事也办不牢靠,你将来还能成什么功业?」撒克尔威猛的喝令从营帐内削出来。

  「大哥,请你再给我一次机会。」诚惶诚恐的声音。

  「下去吧!」撒克尔闷哼。

  叭哒叭哒,急促的脚步奔向牛皮帐口。

  「当心!」润玉差点和来人迎面撞上。

  厨房小厮委屈地瞄她一眼,含着英雄泪退下了,嘴里还嘀嘀咕咕的……

  「真邪门,只不过茶水稍微凉了一点,我便成不了大功业?」

  润玉暗暗叫苦。

  显然今天的撒克尔真的惹不得。

  「听说……听说你在找我。」她怯怯地推开营帐的帘子,不敢走得太进去,以便随时可以转身就逃。

  「妳也该出现了。」

  内帐的牛皮床上,一抹庞大的暗影盘腿坐在上头。她临时进入光线较为阴暗的幕单子里,眼前望出去惟有黑压压的形影,无法看清楚细部线条。

  但,从他闷闷的语气判断,她接下来的时光只怕很难捱。

  床上的人影忽然晃动。润玉还未反应过来之前,已经陷困在他的胸膛。

  他的动作委实快得令人发指。

  「别这样。」整张素脸登时羞红了。「随时有人会进来……」

  「妳老是担心被旁人看见。即便他们没看见,难道还不明白我们的关连吗?」

  他低吼道,毫不温柔地封住她。

  话说得太白,就很令人羞赧了。

  润玉连忙挣开一丝说话的机会。

  「别--别--」她努力在他的封锁中求生存。「哥哥--唔--今天回来了?」

  一声重沉沉的冷哼从撒克尔鼻腔窜出。他打横抱起怀中人儿,迅速拋回床炕上,而后将她困缚在牛皮帐与健躯之间。

  「没错,再隔一个时辰,姓宫的那伙人应该入营了,妳很期待吗?」他的五官再度陷入暗影中。

  「当然……」她的欢声微微顿了顿,接着便再也不敢作声。

  莫怪撒克尔会心情郁闷。宫泓的回营,即代表着他必须为宫氏囚俘的去留作出决定。当初他出于误会而扣住宫氏人马,如今误会解开了,他也找不着借口再继续禁锢他们,而她--宫润玉,和宫泓人马是是属于同一方的。

  润玉垂低了头,默默把玩他胸前的皮索。

  撒克尔瞧着她娇弱的倩姿,实在也发不出火气来,只得叹了一声长气。

  「出了关外,日后再要回返中原,也不是那么困难的事。」他突然出声,诱哄的意味相当明确。

  「爹和娘……」润玉嗫嚅着。

  「令尊令堂身旁还有妳哥哥呢!再说,女孩儿家养大了,迟早总得离开家门的。」他连女大当嫁的冬烘礼教都搬出来了。「莫非妳打算一辈子留在宫家,不嫁人了?」

  倘若未曾遇见他,即使她嫁了人,婆家和娘家也不至于相隔数千里--这种念头当然只能放在心里想想,不能随便讲出来找死。

  「还是妳担心跟着我浪迹天涯,受风吃苦?」他进一步逼问。

  「你--」润玉终于抬起一丝丝高度,懊恼地瞪向他。「在你心中,我像是贪享安逸的姑娘吗?」

  即使原本的宫润玉怯柔无力,经过这些日子的熏陶,即使流落荒野也勉强懂得维生之道了。

  撒克尔本来就不是个有耐性的男人,被她东一句、四一语地反驳,登时火气大了。

  「妳这样反反复覆的,我怎么知道妳的心里有什么主意?」真要逼得他恼了,拐了人就走!也省得这堆麻烦。

  「终身大事,我怎么好自己出主意……总得问过爹娘。」她忽然又满脸晕红。

  「妳的爹娘人在中原,要我找人去绑他们过来吗?」他很认真地问。

  「不行。」她嗔他一眼。这男人一点礼数也不懂。「要不然……长兄如父,假若哥哥答应了……」

  撒克尔阴沉的眼底蓦地升起一丝火光。

  「妳是说,只要姓宫的那小子点头,妳便答应留在我身畔?」

  那简单!他只要吩咐噶利罕把皮鞭、烙铁准备妥当,不怕那小子不就范。

  「你可得好声好气地询问哥哥,别又惹恼了他。否则,即使哥哥被你迫得答应了,我也不依。」润玉立刻摸中他的坏心眼。

  「这么麻烦?」他很不满。

  无所谓,鞭子、烙铁照样用,顶多到时候「叮咛」姓宫的一句:「在你妹子面前,可得表明妳是自愿点头的。」一切便大功告成。

  「走吧!」撒克尔打横抱起了她,一骨碌翻身下床,足不点地的飘向帐子口。

  「慢着,你想带我去哪里?」她惊慌地攀住他肩膀,竭力稳住自己的平衡感。

  「议事屋。」他的眼神坏坏的。「一刻钟前,姓宫的那票人已经回营了。」

  这家伙!

  润玉横「吊」在他的臂弯里,从主营帐到议事屋的这一段路途,两人已经招揽到足以聚结成市集的目光,各种暧昧兮兮的窃笑从各个角落响起。

  「放我下来!」她轻轻地挣动着。待会儿若被哥哥瞧见了,他铁定又要怒发冲冠了。

  撒克尔理也不理。

  远远接近议事屋,门内门外同时闹烘烘的,杂乱的马蹄扬起翻滚的黄灰。

  议事屋设在东边的空屋里,前身是青秣镇的杂货仓。关外烽火连天,货仓里早已剩没多少干粮杂粮可以堆积,撒克尔一行人来了之后,索性将仓库改造成临时牢衙,平时逮着的歹犯经过审讯,罪大恶极的家伙立刻处以极刑,如果罪不致死或者其情可悯的难民犯,则关禁到土牢里,等待适当时机,撒克尔再指派兄弟押送他们到有人烟的城镇,交给当地的衙司。

  「哥哥的马。」润玉眼睛一亮,再也顾不得许多,使劲蹬下他的胸怀,一个箭步冲向议事处。

  撒克尔蹙着眉打量四周。

  屋外除了己方的马匹之外。也添出七匹陌生的马匹。各自的鞍峦、马身,或多或少留下交战的痕迹,尤其是那七匹健马。看样子己方人手真的把那帮匪贼全数抓回来了,而且战况颇为激烈。

  议事屋的木门嘎吱拉开,宫泓一行人踩着疲惫却亢奋的步伐,正好迎上润玉奔近的倩影。

  「哥哥!」她欢声投入二哥胸前,迅速被众位哥哥包围住。「你们累了吧?有没有受伤?我天天盼望着你们回来。」

  大伙儿七嘴八舌,抢着询问她这段期间有没有受了什么委屈。

  「没有,大家都待我极好--」她嫣着俏脸,有些腼腆。「哥哥,你们抓回多少盗匪?」

  宫泓和同伴交换几许视线,脸上蓦然浮现怪异复杂的神色。

  气氛剎那间僵凝下来。

  「小玉,这个……」宫泓在犹豫着该如何告诉她。「我们抓回来的盗贼……呃……」

  「其实,只要你们平安,那些抢贼的事情我才不关心呢!」她还以为哥哥的使命没有全数达成,颜面上挂不住。

  「不!妳要是瞧见那个抢贼头子……」

  「钟雄!」宫泓突然喝住兄弟的快言快语。

  撒克尔缓步接近他们,凭着征战多年的敏锐,立时察觉出宫氏一行人的异状。

  「宫兄,这一路辛苦你们了。」人家即将成为他大舅子,口头上自然得礼敬几分。

  「真正辛苦的事情在后头。」钟雄听起来怪腔怪调的。

  润玉一怔,「怎么说?」

  正说话间,噶利罕推门出来。

  「老大,大伙儿都在等你,怎么你杵在门外聊天来着?」

  撒克尔虽然尚未弄明白宫泓举止奇异的原因,敏锐的警觉心却让他知道,抢贼的身分似乎让宫家人颇为惊讶。

  对方既然是宫泓相识的人物,或者润玉也多少有些牵连。为了避免在事情未明朗之前扯出其它问题。他当机立断。

  「小玉,妳先陪令兄回主营用膳吧!」

  每个人神秘兮兮的态度引发润玉的疑惑。究竟是怎么回事?什么人物这样防着她看?

  「为什么我不能进去瞧瞧?」她纳闷地问,偶发的娇蛮性子冒出来。

  「这个……啪……」宫氏一伙人越过她头顶,拚命向撒克尔挤眉弄眼,一副抽筋的模样。

  「里头不过是一堆臭熏熏的土匪,有什么好看的?」撒克尔的性子向来专断。

  「妳走吧!」

  他拋下宫氏一伙人,直接迈向议事屋。

  门内猛地爆起一声喧嚷。

  「当心!」

  「别让他逃了!」

  噶利罕背对着门,连来不及弄清发生了什么事,一丛傻大个儿已经被内里疾冲出来的人体撞倒。

  「哎唷!」两人齐齐跌倒,两败俱伤。

  横冲直撞的家伙一身衣衫褴褛,虽然脸容瞧不清楚,依着这个阵仗,外头的人马也晓得了--掳回来的贼子想逃!

  撒克尔不暇细想,一脚踩住贼子的胸口,脚底板稍稍一施力,劲道贯穿抢贼的周身大穴,立刻制得对方浑身酸软,动弹不得。

  「犯到我手上的,还没人逃得过!」他冷冷地道。

  抢贼呻吟一声,勉强仰起头打量强中手。

  「你--」润玉看清对方的容貌,一颗心仿佛从胸口迸出来,登时惊呆了。

  抢贼捕捉到她微弱的呼声,挂彩的脸孔转向她的方位,眼眸乍然迸出闪光。

  「小……小玉……妹子!」他破裂的唇瓣努力挤出叫唤。

  撒克尔的鹰眼来回搜寻着两人惊异的表情,不悦与不安的情绪越来越浓重。

  「笃行哥哥……」

  她脚一软,跌靠回宫泓胸前。

  ※※※

  月娘画成完整的圆脸,悄悄攀上中天。

  青秣镇的黑夜向来宁静沉肃,尤其人烟的稀少,更为小镇添上冷清的气息。

  今夜,一股萃集的肃杀之气集中在主营和议事屋,从午后盘桓到入夜,压得人大气不敢喘一声,人人走在营区内、镇道上,莫不蹑着脚跟步步为营。

  撒克尔的主帐,更是森冷氛围的中心点。偌大的营帐惟剩他独自踱步,试图厘清目前的乱絮。

  宫家人与匪贼是熟识,这个情况让他万万意料不到。尽管宫泓一群人言辞闪烁,那个叫陈笃行的抢匪头子与润玉之间的不明情分,他当然一眼便瞧出来。

  以往,像陈笃行这种坏胚子一抓回营地便处死了,而今却受到宫家人的拦阻。

  为了某种原因,宫泓并不赞同--事实上,还相当厌恶--陈笃行沦为贼首的动机,可是他却极力想保住陈笃行的小命。

  「宫、陈两家亲长具有八拜之交,即使我们的立场无力为陈笃行求情,可也不能眼睁睁看着他惨死在眼前。」宫泓强调。

  至于润玉,她自从发现陈笃行的身分,以及他沦落的命运后,一直魂不守舍,时而暗自落泪,时而握拳激怒,撒克尔试过问她话,她也怔怔忡忡地,回答得牛头不对马嘴。

  下行!留着那姓陈的小子活命,将来终归是祸胎,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

  他蓦然作出决断。

  抬手拿起挂在营柱上的配刀,他举步正要回返议事屋,猛不期然被地上的一抹闪光抓住注意力。

  营帐的支撑柱子深深插入沙地里,底座堆满杂物,这项异物半落在皮革袋子里,因此他一直没发现。

  撒克尔探手,突地感觉满手温润,心里打了个突。

  柔细的质感,约莫似块上好玉石。

  一块温玉。怎会出现在他的帐内?

  他仔仔细细打量一回,心头更是惊讶。

  这块玉石……这块玉石分明属于他的,可是,他在一年多前的夜里,转赠给一位中原的救命恩人。而今,温玉非但重回故主手中,甚至远游了这数千里之遥。

  「这是怎么回事?」他完全无法理解。

  玉。失物。润玉黑夜来访……

  他陡然联想到,莫非--她便是前来寻找这块温玉,才误打误撞,被他识破了女儿身?

  这么说来……

  「润玉便是那夜的白衣姑娘!」他霍然直起身子。

  没错!必定是如此。他好胡涂,居然没有认出来!

  这下可好,情势更加复杂,他反倒回欠她一次人情。白日时,她总算允诺留下来,那是因为她以为自己别无选择,如今有了这块温玉,一切大大不同了。

  如果,润玉以此温玉为信物,提出放陈笃行一马、甚或放他们离去的交换条件,他听是不听?

  撒克尔脑中的迷雾只盘桓了一瞬间,随即决定--在情势未明朗之前,不能让润玉知道这块温玉的下落。

  此举或许不够光明磊落,但紧要关头,他也顾不得这许多。

  总之,绝不能轻易放她走!

  他深吸一口气,稳定地走向帐外,前往议事屋的方向。

  以往,他和弟兄们向来选在深夜进行对盗贼的审讯,以免惊扰到青秣镇的镇民,经过烽火洗礼,小镇居民已经够人心惶惶了,不必再添加处决抢犯的场面作调味料。

  议事屋里灯火掩映,噶利罕等人和宫家,皆已汇集在屋内,六名匪帮押跪在地上,头子陈笃行却还未押解进屋。

  撒克尔一进屋,魁梧的身形霎时让气氛僵凝千百倍。

  「陈笃行呢?」他坐上主事的位置,冷冷寒寒地询问手下。

  噶利罕向门口的士兵挥手示意,过不多时,陈笃行被两个高头大马的守卫押进来,脸上、身上的外伤明显被人照护过。

  撒克尔横睨向润玉的方向,她立刻垂下首,躲到哥哥身后。

  两人的疆界,彷佛就此划开来。

  「过来。」他的语气虽然森冷,火爆意味却相当明显。

  润玉的俏脸从里到外红透了,掷蹰了一会儿,终于头低低、含着姑娘家的怯涩走向他身边。

  撒克尔哪里理会他们汉人那一套男女授受不亲的礼法,顺手就捞进怀里,也不和她客气。

  「别……」她别扭地挣了一挣,也就随他去了。

  「姓陈的,你为害边关这些年,非但欺凌自己同胞,而且杀伤的人命也不计其数,今天丧命在我的手上,谅你也无话可说。」他冷笑。

  「宫大哥--」陈笃行根本不回答,直接瞧向宫泓的方向。

  宫泓即使不齿他的沦落,多年交情,终究不能闷声不管。

  「撒克尔兄,凭陈、宫两家的世交,你硬要在我们面前杀他,岂不是害我们一伙成了不仁不义之人?」

  「不仁不义?杀这种祸胎有什么不仁不义的地方,我倒看不出来,就你们中原人的古怪把戏特别多。如果你怕日后难向亲族交代,顶多转身别看就是。」他闷吼。「克多,送他们回营帐!」

  「是。」来人应命。

  陈笃行发现救命的扶柱即将被人带走,眼光一抬,直接瞄中的便是他臂弯内的娇弱女子。

  「润玉妹子,妳……妳难道眼睁睁望着妳笃行哥哥被旁人杀害吗?」他扬声大叫。

  笨蛋!宫泓在心头叹气。向润玉攀交情只会让他死得更快,这小子脑筋到底清不清醒?

  润玉身子微微一颤。

  她该如何是好?当初硬跟着哥哥潜向关外,主因便是为了找寻失踪多时的未婚夫,然而人心多变,昔年的郎心非但成了狼心,手下也犯出无数杀业,可是……

  幼年的情景一幕幕涌上心头。陈笃行温柔风趣、身著书生长衣的儒雅、以及当初冒险远涉边关的决心,在在扯动她的心弦。

  归根究柢,昔年的情分终究未断,哥哥说的没错,教他横死在自己眼前的惨景,如何能看着它发生?

  「既然你无话可说……」撒克尔的鹰眼毫不容情。「噶利罕,押他到河边!」

  润玉听见他的指令,心中一寒。押到河边便代表着杀头之祸。

  「慢着!」她挣脱他的掌握,高声阻止噶利罕。

  议事屋内,人人愣住了。

  撒克尔的权威是不容人侵犯的,她应该了解!

  「妳想做什么?」他的脸色很难看。

  「哥哥说的对,陈笃行对大宋边民不仁,宫家却不能对他不义。」她颤声说道,一步一步退向场中心,立在贼首身前。「我……我……我不能让你杀他。」

  「退开!」撒克尔铁青着脸。

  旁观众人全看呆了。怎么办?以撒克尔的性子,真要惹恼了他,难保不会下令责罚宫润玉的抗命。事后他即使反悔,也挽回不了润玉的皮肉之苦。

  「喂……」噶利罕太了解老大了,偷偷喷声警告她。

  「你要杀他,就先杀我!」润玉的秀容苍白无血色,坚定的神情却不容动摇。

  「妳以为我不敢吗?」撒克尔气怒到了极点,反而狠笑起来。

  「小玉,退下!」宫泓护妹心切,哪里还顾得了陈笃行的性命。

  「普天之下,自然没有你不敢的事。」她的声音异样的虚弱。

  「妳甘愿陪这小子一起死?」熊熊妒火在他体内焚烧,几乎灼穿了他的眼瞳。

  「我说过了,你要杀他,就先杀我。我不会后悔。」雪白的牙齿嵌入她唇内。

  撒克尔陡然大吼:「噶利罕,拿下她!」

  「且慢!」

  「别想动我们的小玉儿!」宫氏一群人急了,团团围住她和陈笃行。

  「老大……」噶利罕暗暗叫苦。现下该怎么办才好?

  小鱼呀小鱼!趁着情况尚未进一步恶化,妳赶快低头认错呀!

  可惜,润玉并未接收到他的心声。苍白的容颜依然坚决不屈。

  陈笃行伏在圆圈正中心,嘴角噙着一丝诡笑。宫氏一行人全背对着他,没能瞧见,撒克尔的角度却瞄得一清二楚。

  姓陈的如果以为他能躲在罗裙下偷安,那可就大错特错了。

  「将这群人全数关进土牢里!不得我的吩咐,谁也不准放他们出来!」

  狂怒的狮子吼暴穿黑夜。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