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可儿 > 美人如玉剑如虹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美人如玉剑如虹目录  下一页

美人如玉剑如虹 第八章 作者:可儿

  一纸合约撼动了清河镇,镇上最富有也最苛刻小气的钱有财竟然会贴出公告,答应为镇东居民出钱出力,不但让出水井、减田租、更愿意派人帮忙清洁镇东的居住环境,此举吓傻了许多的镇民。

  不只如此,镇上的地方官林大人,一向就与钱有财交情深厚,虽然他还不至於是个鱼肉镇民的贪官,但也不是清廉勤政的好官,只见在公告事情发生後,林大人的态度也是有了全然的改变,他破天荒的领著官府里上下所有官兵捕快到镇东为民服务,甚至还挽起衣袖亲自动手,对贫民的态度更是客气礼,彷佛伙计见到老板那般,教贫民们是受宠若惊,个个争大嘴吓得说不出话来。

  这是怎麽回事?难道是那些人全撞鬼,一夕之间都变成好人了吗?

  唯有天龙真下榻客栈的店东和小二知道一些内幕消息,他们亲眼见到那天早上一堆捕快怒冲冲的冲入内室要抓斯文的天公子一行人,可是很快的捕快们却是莫名的急急退出,不久就看到地方官林大人白著一张脸,惊惶惶如逃命般的奔入客栈,在天公子房里待了一会儿後是一身冷汗、满脸惊恐的走出,语气颤抖的吩咐店东和小二不准将今天所看到的事说出,便垂头丧气的离开,之後林大人的行为就完全走了样,这令店东和小二心中有底,那位天公子和蒙面姑娘等人绝非普通人,令他们是更加的小心伺候、不敢怠慢。

  两天後,镇东患病的民众全都痊愈了,他们对天公子和风大夫的义行是铭感五内,他们不但治好了众人的病,还为大家带来这麽多好运,让民众们简直想将他们立位供奉、早晚烧香磕头了。

  「大家快请起,别这麽多礼了。」天龙真面对大礼叩谢的民众,忙要他们起身。

  「天公子,你是咱们的大恩人,有如再造父母,请再受我们一拜!」民众不愿意起来,执意要行大礼以表达他们满怀的感谢。

  风袖月这边也不得闲,来谢谢她的以妇孺孩子为主,她们除了不住的道谢外也送了许多的礼物给她,贫民们没有多馀的钱财买贵重东西,她们送的都是自己动手做的小礼物,有木梳、发钗、手巾、绣花小钱袋……等等,每样东西都含有浓郁的情感,礼轻情义重,让一向自认为重财不重情的风袖月,面对向她急涌而来的温情也有些手忙失措,面纱下的脸浮上嫣红赧意,她是因为有利可图才医治这些人,但是她们如此热烈的回报让她感到有点不好意思。

  「呃……我已经拿很多礼物了,你们不……不用再送我东西了。」风袖月看小金、小银两手都抱满礼物,自己再接过一件妇人做的薄披风後忙申明。

  「风大夫,你救了我们,我们付不出好报酬,也只有拿这些不值钱的小礼物送给你了,你无论无如何都要收下。」妇人感激表示。

  一个八、九岁的小女孩拿了个布娃娃挤上前来塞到风袖月手上,「大夫阿姨,这是我和娘合力做的布娃娃,送给你,娘说你这麽大了可能不会喜欢玩布娃娃,可是我想阿姨可以将娃娃收起来,待阿姨生了女娃娃再给她玩。」

  风袖月看著手里古朴可爱的娃娃笑了,蹲下身看著白净秀丽的小女孩,「谢谢,阿姨很喜欢你送的娃娃,你叫什麽名字?」

  「我叫小翠,我希望长大後也能和阿姨一样成为仁慈的好大夫,救很多人。」小女孩眼儿发亮的告诉风袖月。

  仁慈好大夫?这话教她差点蹲不稳倒地,她可以自豪自己是个绝世名医,但和仁慈二字绝对是画不上关系,只是看著小女孩单纯无伤的崇拜,风袖月突然有丝汗颜,咬咬唇问:「小翠,你有念书吗?」

  小翠摇摇头,「娘说家里穷,没钱给我念书。」

  这是意料中的回答,只是没念书如何做大夫呢?风袖月没消细想便告诉小女孩,「小翠,这里将会建座私塾,会有夫子来教你念书识字,你可要认真好好学习,将来才能成为大夫的,知道吗?」

  小翠小脸染上欢喜,「小翠知道,谢谢大夫阿姨!」

  小女孩的母亲忙上前,惊疑未定,「风大夫,你……你说的是真的?」

  风袖月站起身,向小金、小银吩咐了声,马上的小银就找来了长老陈伯,她从小金手里拿过五万两银票交给陈伯,「陈伯,你拿这些银子在此地建座私塾,请来夫子教导你们的孩子读书识字,这是让你们脱离贫困的希望,你可要做好来。」

  陈伯一脸愕然,双手轻颤的接下银票,激动的声音都在抖动,「这……风大夫你……你人太好了,你真是太……太仁慈了,谢……谢……谢谢、谢谢……」他不住的点头道谢外,就想下诡叩谢,风袖月见状忙阻止,但也只挡下了陈伯,场上所有人都向她跪地大礼致谢。

  「你们别……别这样,快起来,这又不是什麽大不了的事,不用如此大礼的,起来,小金、小银,快请他们起来,起来……」风袖月忙要跪下的人民起来,脸上不复一往的冷漠讥诮,而是带著无措慌忙。

  一旁的天龙真漾起和煦笑容欢喜的看著这情形,不需多言,眼前的事实就是他这些日子所付出心力最好的回馈了,证明他人性本善的理念没错。

  风袖月发现到天龙真的反应,丽容愣了下後是立刻涌上懊恼,该死的,她干嘛要花钱做这样丢脸的事,她是无情的人啊,这些人民的好坏关她什么事了,可恶!

  「不要跪了,你们……你们再不起来,我就收回银票再也不管你们了,真是麻烦!」娇声撂下话,面子撑不住,一跺脚就迳自跑开,两个婢女急追而去,留下满脸茫然的民众。

  天龙真快步过来帮忙说话,「风大夫是外冷心软的人,受不起各位的大礼相拜,才会说重话要大家起身,她一出手就捐出五万两银子可见其善心,大家一定要牢牢记得风大夫的仁慈善良啊!」他笑得愉悦。

  陈伯忙点头,「会,我们一定会的,将来盖好的学堂也会以风大夫的名字命名,风大夫真是仁心仁术的好大夫,老天绝对会保佑她找到好归宿的」

  许多民众都一致称赞起风袖月来,说她仁善,说她好心,更祈求神明护佑她身体安康、婚姻美满,以後百子千孙、快快乐乐过一生。

  这些话飘到还未走远的风袖月耳里,教她脸更红更恼了,她健步如飞,用最快速度离开。

  但是扪心自问她後不後悔下此决定?她无法说谎,自己真的没有一丝的懊悔不情愿,而且还有一点的开心呢!

  可恶,她真的受到那个没脾气又超仁慈男人的影响了!

  ***

  晚膳後,风袖月刚沐浴出来,正坐在梳妆台前由小金伺候梳理一头长发,这时小银捧著泡好的茗茶走入,将茶在桌上放下便向主人禀报。

  「主人,天公子请你到他房里一趟。」

  「不是取笑我就是又要说大道理了,我没心情听,说我要休息,不去了。」

  风袖月已回绝,不想看到天龙真志得意满的模样,就算他忍著不表现出来,但她就是呕气不想见他。

  「是,奴婢这就去回覆。」小银退下。

  风袖月在理好仪容後也让小金退下,倒杯茶喝著,这是他们在清河镇的最後一晚,晚膳前两个婢女就带回消息,朝廷密探来向天龙真报告,东边边关大城东城传有瘟疫发生,朝廷已经派御医团前去救急,情况已经得到控制了,饶是如此,天龙真还是担心,决定到疫区一探情形,明天就起程出发。

  真没见过如此劳碌命的人,身为太子就忧国忧民成这样,若真坐上了皇位不就会累到连玩乐的时间都没有,那人生还有什麽乐趣呢?亏他还拥有那麽好的贵人命格,真是傻子一个,风袖月不以为然的嗤笑出声。

  不过他就是这憨厚、心慈加上勤奋的模样很吸引人,再想到他常被自己捉弄後一脸无奈又舍不得责备她的傻相,风袖月就忍不住嘴角上扬笑著,这也是她愿意留下和他这个阿呆在一起的原因了。

  所以今天自己小小出个差错也不是很糗的事,比起那个傻蛋好多了,这一想她心情就愉快多了,喝完杯里的茶便上床睡觉。

  明天又要赶路了,早些安歇养神吧!

  另一边的天龙真接到拒绝也没生气,料想风袖月一定以为他又要说教了,其实他是想向她道谢,不过她肯定会骄傲的杨高睑不接受,因为她是标准施恩不望报的人,也因为她不喜欢让别人明白她心软的一面,经此一事,他发现自己是越来越了解这女子了。

  风袖月的表现令他高兴,但思及东城的瘟疫他眉头又锁起,只希望东城人民的伤亡能减到最小,既然明天要出门,天龙真也休息了。

  但是这一夜却不平静,在众人都安眠的夜半时分,近十来位身穿劲装的大汉陆续由围墙跃入客栈後方客房区,其中大部分人都蒙面,只有三个满脸横肉的硕壮男人毫不畏惧的露出真面目,而所有人手里都拿著家伙,他们为了一大笔银子要来这儿掳走一个女人。

  「天二房,大哥,钱老爷说的就是这间!」没蒙面里的一人用刀指指风袖月的住房。

  「那我们黄山三霸就捷足先登了。」黄老大轻笑一声,抢先要进房。

  「才轮不到你们呢!」蒙面人有人开口,也想抢第一,不过没注意到地上的情形而踢倒了院子里的盆栽发出一大声声响。

  「白痴,你会惊动人的!」黄老大斥责,回应他是立刻传来的喝问声。

  「谁?」然後飞快的一个高大人影从另一边房里飞掠而出,身上只穿著单衣,明亮的月光照出了他的身分,左忠!

  「你们是谁?来此有何事?」冷眼看著面前一群凶神恶煞,这些人绝对是来意不善。

  「既然被你发现了,只好封住你的嘴,上!」蒙面人里有人喊,一声令下,众人就先围杀左中心。

  打斗声引来更多人,随即靖平也出现加入战局,这已经足够惊动所有人了。

  黄老大见事迹败露,拉住要上前帮忙围杀的两个弟弟,指指天二房,三人会意一笑,那才是目标。

  风袖月的房门被用力撞开,马上再掩上,房里瞬间就多了三个拿刀大汉。

  「老大,纱帐放下,那妞儿还在睡觉呢!」黄老三说。

  「她若真是江湖上闻名的双绝罗刹风袖月,就不可能没听到动静,除非这只是个同姓名的女人,那事情就更容易解决了。」黄老大语气高兴,三兄弟更加快速移向床边。

  蓦地娇甜甜的女子声音从床帐後飘出,「这世上只能有一个风袖月,也只有一个双绝罗刹!」

  黄山三霸同时停下脚步,警觉的瞪著纱帐,「那又如何,黄山三霸还会怕个女人不成吗?」代表出声的是黄老大,老二、老三都用力点头。

  隔著纱帐风袖月仍可以将黄山三霸的相貌举止看得清清楚楚,依据江湖风评,这三人都不是好人,归在恶霸这一类,她轻笑声,「很好,有气魄,你们是为钱卖命的人,是谁这么看得起本罗刹,要你们来招呼我呢?」

  黄老三表示,「放心,我们三兄弟不是摧花手,不会对你不利,是钱府的老爷太喜欢你了,舍不得你离开,要我们带你回钱府!」

  原来是那个糟老头,真是活得不耐烦了,「可惜我不想同你们走耶,怎麽办呢?」她柔柔问。

  光听这声音就叫黄山三霸酥软了骨头,心被骚得痒痒的,三兄弟都有了一致想法,如此的好货色怎可以放过,抓到这女人自己先玩一阵後再给钱老头!

  「这可由不得你,我们不想让你吃苦头,所以你最好乖乖和我们走。」黄老三好意说。

  风袖月闲适出声,「哦-可知勉强我的人都没有好下场,所以我也劝你们别自找罪受了。」

  「好大的口气,不过我们黄山三霸可不是被吓大的,现在大爷最想明白是你的相貌,传言江湖上甚少有人见过你的真面目,今天我们三霸就要来一探究竟!」黄老大嘿嘿笑说。

  「老大这提议好,我喜欢。」老二、老三忙附议。

  帐後的风袖月无遮掩的脸上迸出冰寒,冷道:「我若是你们就不会有这样的念头,因为後果非是你们所能想像的。」

  黄老三一脸不在意的哈哈大笑,「好啊,尽管放马过来,常言道『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我们三霸不在意做风流鬼,但那也要你有本事才行,不过依大爷我看那是难罗!」

  风袖月闻言是转怒为笑,「呵……好个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这话救了你们,我会大发慈悲留下你们小命的。」

  「老大,和她说那么多做什麽?先看真面目啦!」黄老二等不及,催著老大。

  这话说到黄老大的心坎里,他不迟疑的马上大刀一挥,白色纱帐瞬时如破布般缓缓飘下,露出了帐後的天地,也见到了斜倚在床上的女子。

  这……就是风袖月的真面目!黄山三霸登时目瞪口呆的愣在当场说不出话来,世上竟然有如此绝色的美人,容颜身形是完美无瑕,宛如上天最完美的作品,尤其那双流动著妩媚的眼波,能勾去任何男人的心神,让人心甘情愿为她生、为她死也毫无怨言。

  风袖月看著眼前顿时变成痴呆的三人,脸色淡漠,朱唇微启,「如今你们的希望达成,该是我收代价的时候了!」脱俗超凡的面容漾起了慑人夺魂的美艳笑容,下一刻却迅速转为冷寒,雪白衣袖挥出一道美丽弧度,六只袖针无声无息破空而出,接著便是惨烈的哀号声响起。

  「啊……」黄山三霸马上倒地,手掩住被抽针刺中的双眼无助痛苦哀鸣,血流满面。

  「眼不能见,但还有嘴能说呢,所以……」袖针再次飞射,噬血封喉,霎时截断了刺耳的叫喊,黄家三兄弟却身子痉挛更加痛苦的在地上打滚挣扎。

  同时,门被大力推开,一个顾长身影如风般卷入,正是听到叫声担心奔来的天龙真,他身形立定,眸光正就对上仍优闲倚在床上的风袖月,见著她一无遮掩的容颜,立时他也震慑的顿住了,难以移开目光!

  美!好美、好美的女子,涌入天龙真脑里的除了最简单的美字外,瞬间他也想不出还有什麽形容词可以形容,似神似仙、如梦如幻,此殊只应天上有,人间难得几回寻,即便见过後宫万千佳丽的天龙真,也迷惑在风袖月绝俗的娇容里。

  风袖月没料到他会无预警的出现,让她来不及遮掩自己的脸,面对现在的情形她也有些错愕,不知该如何处理?

  不知道过了多久,从地上伸来的一只手抓住了天龙真的衣裳下摆猛扯动,才让他清醒过来,忙低头看去,见到的血腥惨状令他皱起眉头,还未开口,又有人冲了进来。

  「公子,房里的情形如何了?」

  「主人……」

  来者是靖平和小金、小银。

  风袖月身影翻转立刻背著们,伸手从枕旁抓起面纱戴上後,才回头。

  「怎……怎……会这样?」靖平看著模样凄惨的黄山三霸怪叫。

  「这是他们犯了禁忌该得的惩罚!」风袖月冷漠出声,冰冷的目光直视著天龙真。

  天龙真心一凛,蓦然了解她的话中含意,自己也犯了她的禁忌,见到她的真面目了!

  靖平瞪大眼,驳斥的话想脱口说出,但是在风袖月少见的冷厉神情下,他突然有丝畏惧开不了口,小金、小银听了主人的话,便明白一切,两人脸上一派自然,没有惊疑。

  「小金、小银!」风袖月唤著婢女。

  「主人,何事吩咐?」小金、小银看主人。

  风袖月小手一挥,一个黑色药瓶飞到小金手中,「钱有财一定在盼望这些人能带我回钱府,你们便代我去见他一面,告诉他这里的情形,并且请他享用我的回礼万蚁钻身,足以使他三天静不下来,十天下不了床,至於他请来的人则让他们服下化功散,再送回钱府。」

  「奴婢选命!」小金、小银拱手回应,制住地上的三个人,将他们带出房间。

  天龙员见风袖月的眸光又落在自己身上,他心中有谱,让靖平和随後进来的左忠退下,让房里只留下他和风袖月两人。

  「看来你很明白自己的处境嘛!」风袖月淡然的看著他。

  「但我仍不赞同你用那麽残酷的手段对付刚才那三人,我希望你能治好他们。」天龙真看黄山三霸的样貌也知道他们非好人,可还是心慈的为他们求情。

  「担心别人之前,先忧虑自己吧!」风袖月脸色一变,人跃起同时也拿下了颈上的金项圈,一甩手使气成剑,人影翩飞立刻就来到天龙真面前,剑尖直指他的喉头。

  天龙真不避不闪,脸色从容无惧,只是疑惑,「女子不都是以美貌为荣吗?你生得这麽美,为何怕人看到呢?」

  风袖月无情冷道:「那些脑满肠肥、只思淫欲的低下男人不配见到我的脸,见到我真面目的男人都该死,我不过只刺瞎他们的眼睛、刺哑他们的喉咙,还留下了他们一条贱命,这已算是宽宏大量了,而你也触犯了禁忌,你说我该如何处置你呢?」她斜睨著天龙真。

  天龙真淡淡一笑,「你剑都抵上我了,我还能说什麽?」

  「你不怕死吗?」他竟能笑得如此愉快,教她看得刺眼。

  「我说怕你就会放过我吗?就算你肯留下我一条命,我大既也会像那三人一样变得瞎眼哑口,既是如此,那何不在痛苦前开心一下,做自己想做的事呢!」天龙其微笑说完,大手飞快又扯下风袖月的面纱,再次目睹她的倾世之姿。

  没想到他会这么做,让她微愣了下,脸色沉下,「大胆,你以为我不敢真杀了你吗?」她剑尖更加贴近天龙真。

  天龙真却是无视於颈上的威胁,甚至还抬起手抚上凝脂玉肌,著迷她的美丽无双,「你真的好美,是我这一生里见过最美的女子了!」

  「放肆,我真会杀你的,我会杀了你!」风袖月生气的打去他的手怒叫。

  天龙真笑得更是温柔无惧,「你不舍得的,若真要杀我早就动手了,不会等到现在,你对我心软了,不会杀我的。」他的手再次抚上她的粉颊。

  气愤於被看扁,风袖月怒上眉梢,「找死!」一使劲邪金剑就划破天龙真的皮肤,渗出了血丝。

  「要杀我这是不行的,要我帮你吗?」天龙真竟然整个人向风袖月的剑尖靠过去。

  「危险!」风袖月惊呼一声,却是忙抽走剑,人还急急倒退三步差点没站稳,天龙真大手一伸扶住了她,也将她给揽入怀中。

  「你做什麽?放开我!」风袖月急忙要推开他,只是自己没站稳在拉扯下反倒是更加偎近天龙真。

  天龙真手臂环紧她的腰,好声安抚,「好,我会放开你,但你要先站好来,别慌,你站好我就放手。」帮著她站稳,然後就很君子的松开手,人退一步。

  风袖月气闷的红了睑,举起白玉小手直接就往他脸上摔去,「下流,登徒子!」啪一声,发出轻脆声响,只是打完人後,她自己反是咬箸唇、脸上浮起不自在。

  天龙真看得出她是在使娇,虽是被打也不生气,宽厚的道歉,「对不起,冒犯你了!」

  他还说对不起,好像在取笑她无理取闹似的,令风袖月更是又羞又怒,「不准道歉,我不要你的歉意,你对我的伤害不是一声对不起能弥补的,我……我要你赔我!」

  这换天龙真愣住了,老实傻傻问:「那我要怎么赔你呢?」

  那话只是风袖月顺口嗔怒叫出,怎想到他竟然当真了,这男人怎麽被她骗了如此多次却还学不乖呢?真呆啊,这情形让她转怒为笑,心情霎时变好,他既然有心,她当然不好浪费,或许她应该测验他的善良仁慈能做到什麽地步了,聪明的脑袋转了转,她有了好主意!

  风袖月眨眨水亮明眸,「你真愿意赔我?那是不是不管我要求你做什麽事都行呢?」

  天龙真毫不犹豫点头,「只要我能做到,我一定愿意,我是诚心诚意的,所以也请你不要故意唬弄我了。」他先加上但书。

  呵……他还是有些长进嘛,风袖月脸上浮起美丽的笑靥,「我绝不会唬弄你的,我现在提出的要求可是非常的认真严肃,你不是要赔我吗?那好,你既然做了第一个见到我的睑、又是第一个抱我的男子,你要对我负起责任,我要你娶我为妻!」她丢给他个大震撼。

  天龙真闻言先是傻了下,然後却是大大松了口气,他还担心她会提出刁钻教他头疼的要求,没想到是这么轻易,立刻的他就答应了,「好,我娶你为妻。」

  啊!风袖月瞪大眼,什麽?他竟然这麽轻松就答应了,这怎麽可能?她再说得更清楚,「听好,我是要你娶我为正妻哦,不是侍妾,你当太子时是太子妃,如果你为君上了就是皇后呢!」

  天龙真点点头,「我明白,正因为我还未娶有正妃,所以我可以答应你,不过我已经有了六名侍妾,这点必须先让你知道。」

  风袖月听了是眼睛一亮,婚事立刻让她丢一旁,又找到事来考验他那颗仁善之心了,马上娇气指出,「我不准自己的丈夫有侍妾,休了她们!」

  这果然令天龙真为难,「她们是父皇所赐的女官,而且已经是我的人了,我怎能弃她们於不顾?你若不愿意我再宠幸她们,这点我可以答应,但是休了她们是万万不行,那对她们不公平。」

  「不行,我的丈夫只能有我一个妻子,我可不愿意有其他的女人来与我分享丈夫,所以那些侍妾一定要离开,她们不能留在你身边!」她一副没得商量的坚持语气。

  「月儿,她们根本影响不了你的身分,为何你就是容不下她们呢,你不会是故意在刁难我吧?」两人在论及婚嫁了,所以天龙真自然是语气亲昵的唤她。

  风袖月倒不讨厌他的称呼,不过坚决要和天龙真作对到底,硬来会引起他的反对,若用柔性诉求呢?她就不信他也能有柳下惠的定力,将邪金剑放在桌上,她小鸟依人的靠著他,娇娇问:「你那些侍妾有我这麽美吗?」

  天龙真搂著她,「你应该明白自己的美貌,谁能超过你呢!」手指轻抚过令人心动的狡好容颜。

  「呵……」甜美的笑声,笑颜更添她绝俗丽姿,她再贴近他,「那她们有我这麽……『特别』吗?」

  「哈……」天龙真笑了,真好的形容词,他阻止不了自己手覆住她无瑕的粉颊,「不,你是最特别的,独一无二!」

  「那我比她们是否还要吸引你?还教你……动心呢?」顽皮的嫩白小手轻点著宽阔胸膛,往上来到方正有著刺人胡碴的下巴,觉得好玩的搓揉它。

  天龙真隐去笑,有些皱眉的抓住她不乖的柔莠,「引诱男人不是好行为,别这麽做!」

  「咦……你还没回答我呢!」

  风袖月不依的抽回手,更加大方的用双手勾住他的颈项,略踮起脚尖和他眼眸相望,柔媚的继续吐出话,「和她们比起来,你是较喜欢我的,对不对?」

  「月儿!」天龙真眉头再多打十来个结,这小妖女明白自己在做什麽吗?

  不安的骚动已在他体内四处奔窜升温了!!

  风袖月看到他脸开始涨红,更觉得有趣,她很喜欢靠近他的安心感觉,他身上特别的气味也很好闻,让她一反厌恶与人亲近的性子,不介意两人如此靠近,甚至准他抱著自己,当然更爱逗弄他,「你是喜欢我的,告诉我,你最喜欢的人就是我了,我要听,你说,说嘛……」她不但言语要求,还外加动作,柔软的身子磨蹭著结实的身躯。

  「你在玩火自焚,快停止!」天龙真咬牙逼出话。

  风袖月却笑得越加肆无忌惮,散出浑身柔媚诱惑他,「那就告诉我你喜欢我啊,你喜--」乍然消失的话语隐没在强悍的吻里,天龙真终是克制不住,不再客气的要让这女子明白惹火上身的下场。

  此後,大野狼和小白兔的角色立刻对调,还有半个夜晚呢,足够这对男女继续这个情欲游戏了!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