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可儿 > 美人如玉剑如虹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美人如玉剑如虹目录  下一页

美人如玉剑如虹 第七章 作者:可儿

  「为什麽我也要一同去钱府?我想钱有财只对你有兴趣,不会希望见到我的。」天龙真和风袖月并肩而行,而钱府派来的仆人在不远的後面跟著。

  「你要帮我赚钱啊,怎能不去呢!」风袖月甜甜笑说。

  「什么意思?」天龙真不懂。

  风袖月轻声一笑,「到时你就知道了!」

  真就如天龙真所预料,见到他,钱有财脸色极为难看,若非风袖月在场,钱有财铁定拿扫帚赶他出门。

  「为何他会跟著来呢?」换成钱有财将风袖月拉到一旁说话了。

  「老爷,您为了小婢付出了那麽多银子,小婢不忍心,而公子身上有的是钱赌技却很差,所以小婢故意找他来,让老爷和公子赌上一赌,将公子的钱都赢过来,当是小婢对老爷的一番心意。」风袖月低声告诉钱有财。

  钱有财一听立刻睁大眼,「真的?他不懂赌?」

  风袖月眨眨眼点头,「是啊,小婢现在是老爷的人了,怎会骗您呢!」

  这句话说到钱有财的心坎儿里,他完全相信了,很高兴,「好,好,我不会让你失望的,赢来的银子就送给你当私房钱好不好?」

  「谢谢老爷,老爷您真好!」甜得叫人浑身舒畅的嗓音,迷倒了钱有财。

  於是就照风袖月的意思,在偏厅备上了骰子,开起赌局,而天龙真怀里都是千两银票,当然钱有财也要拿出一样的赌资。

  「老爷,让小婢先替你开局好不好?」风袖月要求。

  「行、行!」钱有财是有求必应,非常的疼她。

  赌骰子就是比大小了,不管是互掷比大小,还是一把丢出猜大小,骰子显示的点数便是重点,风袖月和天龙真对面而坐,「公子,我们就来比点数小吧,谁掷出的点数小谁就是赢家,一次赌金一千两银子!」拿出钱有财的赌资,抽出千两银票放在桌上。

  天龙真对赌博没兴趣,但是被点到名,他也不得不配合,拿出千两银票放桌上,「同意!」

  「请公子让小婢先了。」风袖月素手拿起两颗骰子丢到碗里,清脆的声响後,骰子停下是二点。

  「好,二点,稳赢了!」钱有财见了高兴叫道。

  天龙车随手一扔,丢出五点,输了,风袖月首战便赢了一干两,「公子承让了。」

  再一连丢了三把,三把都是最小二点,风袖月直呼运气好,脸色不改的为钱有财赢得三千两,让钱有财是笑开了肥硕大脸。

  「哎呀,公子更是不走运,若能像仙人一样,可以用气控制骰子的点数,那公子便能稳赢不输了。」风袖月娇笑的告诉天龙真,语气里别有含意,下一把掷骰子时,她的动作也特别的慢,尤其手要离开碗时,特意的多停留了下,传递著只能意会不能言传的讯息,希望天龙真够聪明能体会。

  天龙真若有所思的多看了眼风袖月,有点明白了,再连著三四把他还是输,不过也渐渐捉到了诀窍,开始转输为嬴。

  「啊,又输了,怎会这样呢?小婢不行了,老爷,你快来救救我!」风袖月运输两把後,让她是又惊又急,忙向钱有财求救。

  钱有财不在意一笑,安抚她,「不过才输两回而已,怕什麽,我不会怪你的,继续玩吧!」

  风袖月不肯,「小婢怎能让老爷输钱呢,老爷的赌技肯定比小婢好,请老爷为小婢讨回公道。」

  「好,让我来,我帮你!」钱老爷立刻挺胸而出,要为宝贝雪耻。

  风袖月让钱有财坐下,变身在他耳旁低柔轻语,「老爷,看你的罗!」眼神却飘向天龙真,对他轻眨眨眼。

  天龙真脸上闪过一丝羞惭,轻咳了声,他怎觉得自己被风袖月给带坏了,竟然帮著她敛财骗钱,顿时心中起了愧疚,也不忍痛下杀手,便和钱有财玩起一人赢一回的公平游戏,像是友谊赛般。

  这令一旁的风袖月很不满意,哪有人这样的赌博法,心地善良也不应该用到这种地方啊,不过有法有破,她自有办法可以解决。

  在轮到钱有财输局时,风袖月就开口,「老爷,你赌技那么好却一直输输赢赢的,一定是心软慈悲不想让别人输得太难看,可是在赌桌上心软就是对自己残忍啊,为了激励老爷,小婢决定只要老爷赢一局,小婢就……就为老爷轻解罗衫,脱去一件衣裳当祝贺!」她羞答答的提出。

  「胡闹,不准!」天龙真瞪大眼立刻大声喝阻,该死的,若不是钱有财在场,他早就将这女子抓起来好好教训一顿了,即便再漠视礼教、正邪不分,也不该说出这样的话啊,她实在是太……太不自爱、太过分了!

  风袖月作出一副害怕样靠近钱有财,一脸的委屈,「老爷,小婢是想鼓励您的,但是公子却凶我,你要为我作主啊!」她就是故意要惹天龙真发火,料定他绝对会为了保护她而不敢再手下留情了。

  钱有财不悦的看著天龙真,忙安抚身旁的宝贝,「乖,别怕,别怕!喂,小子,月儿已经是我的人了,我不准你再对她大呼小喝!月儿,既然你有心,我本是不该反对的,但这不也便宜了他这小子吗?」他可不愿意她女人身子被别的男人欣赏。

  「老爷,不会的,您和公子面对面坐,我就站在公子身後啊,公子自诩是正人君子,不会回头来看小婢的,小婢……只让您一人欣赏而已!」风袖月又羞又媚的告诉钱有财。

  钱有财脑里马上浮起了绮丽的画面,口水差一点就流下来,立刻是大力的直点头,「可以,可以,月儿你有如此的心,那就照你的意思做,我不会让你的好意失落的。」他笑得非常淫秽。

  「谢谢老爷!」风袖月微笑软声道谢,起身後娇媚的看了眼天龙真往他身後走去,但在经过他身旁时,被他一把抓住了小手。

  「你真要如此做?!」天龙真咬牙盯著她,胸口火气直冒。

  他越发火就表示他越重视她,也让她越开心,「公子,小婢虽然是女子,但也一言九鼎,如果公子不想让小婢受辱,就来救救我啊!」给他一个媚笑,脱出他的掌握走向他身後。

  天龙真眉头打结,她这是信任他还是故意在逼他做坏人呢?她不怕他不答应而害她名誉尽毁吗?但一抬头见到钱有财直拿著色迷迷的眼神盯著风袖月,他就克制不住想杀人的念头,怒火中烧,他不能让这样低下的人玷污了风袖月,他不准!

  之後,局势丕变,在钱有财的错愕不可看信下,他……他竟然每把都输,骰子像和他作对般,让他老是不能丢到漂亮点数,反观天龙真却是要大得大、要小就是小,运气好到教人不服,相对自己的失利,他是一路赢到底,这怎麽可能呢?!

  在钱有财满脑子惊疑下,风袖月这个旁观者只是作样为钱有财呐喊两局後就藉著疲累偎在椅子上休息,她安心的闭眼梦周公,任由两个男人为她厮杀拚斗,她只要等著天亮收钱就行了。

  在风袖月的安眠中,天色由黑灰转为清亮,远远的传来了公鸡啼,天亮了,睹局也进入尾声,天龙真身前堆满了银票,一夜没睡的他还是一副的俊逸潇洒,没减去半分英俊,但是钱有财却不一样了,只见他两眼通红、脸色如灰,一个晚上就输了相当於一整年的营收金额,任谁都不可能有好气色的。

  「你……诈赌!」钱有财看著最後一张银票被收走,在输了整整十万两後,他只能挤出这句话。

  「愿赌服输!」天龙真撂下话,将银票叠好,让他来出力出神还当过路财神,为她赚银子,这个敛财女真是天下第一鬼精灵了,无可奈何的看了眼在旁睡觉的风袖月。

  在天龙真收起银票时,钱有财终是忍不住了,肥胖身躯扑向他,「还我,将银票还给我!」

  天龙真轻易就俐落闪过,冷道:「赌输了便要认帐。」

  钱有财奸恶一笑,「你现在是踩在我的地盘上,哪由得你作主,银票我是一定要拿回,不管你同不同意,若不想吃苦头就乖乖交出银票,来人啊,给我来人啊!」高声叫唤,马上的一群仆人就冲进来,在他的示意下围住了天龙真。

  「他不但要带走银票,还有我呢!」娇懒的嗓音响起,本在椅子上娇鼾的女子醒了,伸伸懒腰踩著不太清醒的脚步走到天龙真身畔,靠著他掩嘴打呵欠表示。

  「什麽?!你已经是我的人了,怎可能再跟那小子走,你忘了你已经将自己让渡给我了吗?」钱有财急忙大叫。

  「那你就将合约拿出来看看嘛!」风袖月慵懒说。

  钱有财赶快从怀中拿出合约,打开一看,合约上竟然空白了一大片,留下的只有他答应付出的条件,而关於他拥有风袖月权利的那几行字却全不见了,他呆了半晌再抬头看著两相依偎的男女,脑袋总算清醒过来,「原来这是个骗局,你们合伙一起来欺骗我!」他咬牙怒吼。

  风袖月仰脸望著天龙真,娇柔开口,「公子,计画曝光了,怎么办呢?」

  天龙真皱眉低头看著风袖月,眼里有著责备,「别闹了,这不好笑。」

  风袖月却装傻,「你是小婢的公子,当然一切的责任要公子负起了,公子您就多担待,我好困呢,容小婢再睡一会啊!」小手半掩嘴再打个呵欠,偎著舒服的雄厚靠山,她真的就重新闭上眼休息了。

  「你……」天龙真瞪大眼瞪著怀里看起来柔弱可怜实际却狡诈似狐狸的女子,又是气又无奈,不知该拿她怎么办?

  一旁的钱有财对他们亲密模样已经看不下去了,怒气全冲上脑门,短视好色的他无法对美人发火,只能一股脑将火气宣泄到本就看不顺眼的天龙真身上,他睁大了细小的老鼠眼,两手按在水桶腰上,怒到结巴,「来人啊,给……给我将那小……小子拿下,拿下他,死……死活不……不论,但是不准伤害到被他挟持的女子,快抓住人,快啊,」

  天龙真听闻这话时是一脸的错愕,直到东窗事发了还能让钱有财这般的坦赞她,风袖月真是魅力无法挡,叫人不佩服都不行!不过他赞叹的心情在见到群起而来的钱府男仆後不得不先丢到一旁,专心应付眼前的危机。

  「喂,人打来了,你还在睡,快醒来啊!」天龙真忙摇摇怀里的女子,哪知她竟然毫无动静,依然安稳的睡大觉,他很清楚她绝对是在装聋作哑,不可能不明白有麻烦了,而他若狠心一点大可以推开不理她,逼她醒来面对现实,可是他就是生性慈善,做不出这样的事,在男仆拳头招呼来时,他还是不由自主的护住她一起应敌。

  以他的武功应付这些小喽罗真像吃饭般简单,虽然怀里还抱著一个人,仍不减他蛟龙般的好身手,拳腿所到之处无人可敌,钱府的佣仆纷纷倒地,只是这些人明知打不过,但在老爷的命令下还是绷紧皮上场讨痛,这让天龙真有些不忍心,一使力扫倒三四名男仆後便低喝一声,「住手!」威严的声音使得众人都停下。

  天龙真冷然看著钱有财,「你的人都不是我的对手,别浪费力气了,我们所订定的合约我已让人贴在公告栏上,白纸黑字不由得你反悔,这就如同当初你对待镇东那些人民一样,你若知错能改便好,否则後果会教你後悔莫及的,多行不义必自毙,你好自为之了。」

  语毕,他弯身抱起怀里的风袖月,快步的离开。

  天龙真一番义正辞严的教训震慑了在场所有人,包括钱有财。主子没下令,下人也不敢动,就让天龙真大大方方的离开,待钱财回过神来才发现竟然让人跑了,气的怒喊!「饭桶,你们怎能让人逃了,快给我抓回来!」

  天龙真当然不会傻傻的留在钱府等人追上,他早使出轻功加快脚步迅速离去,不过来到大街上後他就不好再驭气奔驰,以免引人测目,当下便缓下身形,缓步走回下榻的客栈。

  不过他仍是发觉到街上众人的目光却还是都投注在他身上,全盯著他胸前,他忙低头找原因,立刻便明白了,他怎忘了手上还抱著个人呢!这当然会引来注意了,他万分疑惑的看著依然闭眼安睡的她,无法相信她真能睡得著,可是眼见她娇甜睡容又不像假的,风袖月竟然可以毫无顾忌的就睡在个男人怀中,这种大胆行为也非是寻常人能做得出来,这女子果真大胆又邪气!

  一大早的大街上已经有不少的行人,两旁的商家也开始做起生意,不少勤劳的小贩挑著菜果货口沿街穿梭叫卖,一个有些年纪的大叔肩上扛著一根粗大木头,上头插了许多糖葫芦扬声呼喝,「糖葫芦,好吃的糖葫芦,小孩的最佳糖果,快来买糖葫芦哟,糖葫芦……」富家小孩爱在饭後吃糖,糖葫芦便是好的甜点之一。

  就在卖糖葫芦的小贩靠近天龙真时,马上就有悦耳的女子声音从他怀里飘出,「我要吃糖葫芦!」

  天龙真低头对上的就是一双黑白分明的美眸,「你果然没睡著。」语气了然。

  「我要吃糖葫芦。」风袖月拉拉他衣襟再说一次,她当然没睡了,不过费力的事有人做,她自是负责休息就好罗!

  「想吃自行去买。」天龙真有些没好气,被她的诡计耍得团团转,他脾气再好也起了性子,想放她下来。

  风袖月被抱得正舒服,才不想下地走路呢,忙攀上他肩头,不依嗔道:「你累了我一晚,让我连走路的力气都没有,我不过想吃糖葫芦,你怎就不肯呢,」不大不小的声音,但足以让身旁的人都听得到。

  这话一出,更多人盯上天龙真了,半带羡慕半带责难的目光,连卖糖葫芦小贩的目光也盯著他。

  「你……你别胡说八道,不准乱说话!」天龙真脸色涨红,这女人到底明不明白什麽是羞耻心?难道她不知道这麽说会惹来别人暧昧错误的想法吗?真是胡闹!

  只是天龙真的失措模样逗得风袖月更想捉弄他,继续卖弄娇怜,「人家说的是真的嘛,否则人家怎会让你抱著呢?你还骂我,我……我好委屈!」他一副要哭的样子。

  这马上就引出了打抱不平的人!

  「这位公子,你太不怜香惜玉了,怎能这般欺负个弱女子呢!」

  「是啊,这个小娘子该是公子的妻妾吧?有美妾如此,公子应该要谢谢老天的厚爱,好好待人家才对,只是个糖葫芦嘛,花不了什麽钱,就买给她吃啊!」

  「哎呀,若公子出不了手,就让大爷我来帮忙,我来出钱!」有人跳出来要出资了。

  卖糖葫芦的小贩也看不下去,拿下一串糖葫芦,这串糖葫芦就当是我送给小娘子吧!」递向天龙真。

  天龙真有气又想笑,这女子真能整死人不偿命,他还能感觉到她身子微微在颤抖,想是因为她强忍著笑所导致的,哎……罢了,好男不与女斗,认分的软下了语气,「你要多少糖葫芦?」

  哎呀!风袖月也在心里暗叹,这男人真是脾气好到可以做圣人了,但思及有糖葫芦吃仍让她开怀,「我要六串!」

  「你一个人要吃这麽多?」天龙真惊讶。

  「不是,这是给全家人吃的。」风袖月甜甜回答。

  全家人?这女子还真是说谎不打草稿,便向小贩买了六串糖葫芦,然後赶紧离开是非地,而赖在他身上的人当然不会大发慈悲下来走路,还是劳他抱回客栈了。

  一回到客栈,不用天龙真请离开,风袖月马上就身子翩翩如蝴蝶飞离,优雅的腾身落地,顺手也带走了他怀里的银票,「谢谢你帮我赢钱,这三串糖葫芦就请你和手下们吃糖了,呵呵……」在轻笑声里,三串糖葫芦疾射向天龙真,她则身形灵巧的入内了。

  天龙真扬手接下糖葫芦,苦笑,用他买的糖葫芦来请他,算盘打得真精,原来她所谓的全家人竟然包含了他和两名护卫,这倒是好现象。

  所以带著糖葫芦,天龙真也是笑著回房了。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