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可儿 > 美人如玉剑如虹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美人如玉剑如虹目录  下一页

美人如玉剑如虹 第六章 作者:可儿

  清河镇,一个有著繁华与贫穷,进步和落後绝对悬殊的大镇,镇西是富人集居之所,街道乾净、商店林立,充满热闹生气的地方,但是来到镇东後却立刻变成另一种模样,尽是低矮的房子,街巷杂乱、空气中飘著不好闻的异味,环境脏乱,即便街旁有商店,也是极为简陋粗俗,出入的全是身穿补丁的穷困人民,让人一见就明白这是个没有希望的地方。

  天龙真赶了一天路来到清河镇已是黄昏之後,在客栈休息一晚,隔日一早便来到有传染病传出的镇东。

  看著从西走到东街景的巨大变化,贫富的剧烈差别,天龙夏睑色阴沉,神情浮现少见的不悦冷漠。

  众人来到镇东的小小广场,经过靖平、左忠敲锣打鼓宣布义诊的消息後不久,许多穿著破旧的民众携老扶幼的赶来广场,个个是面黄肌瘦带著病容,不少是父母抱著孩子前来,见到大夫就急急喊救命。

  风袖月因为看诊收费高昂,所以能来向她求诊的都是有钱人家,甚少见到这像难民般蜂拥而来的病患,她有些被这样的场面惊愣住而不知要如何反应。

  天龙真看出她的无措,上前温和的轻拍拍她纤细肩头,「慢慢来,一个一个看,我会让左忠叫他们排成队伍,要辛苦你了。」

  风袖月看著他皱紧的眉头,和他相处有一些时间,她明白他的心慈爱民,看到如此的情况,他心中一定非常的气怒难受,她也无可厚非的受到他悲天悯人的影响,再而见到眼前可怜的病人,她难得的没提到费用就先看病。「小金、小银,来帮忙!」轻声下令,风袖月坐在刚搬来的简单桌椅後,开始为病人诊治。

  一个、两个……十个……接看了一、二十位後,风袖月已经明白是何种传染病了,便要病人们都席地而坐,她一一快速的检视这些病人。

  「他们都生了什麽病?」天龙真跟随在她身旁,看她停下手,便忙问起。

  「赤痢。」风袖月回答。

  「赤痢?是什麽样的病?」

  「是一种由食物引起的传染病,病患会发热腹痛,不断的拉肚子,排泄黏液和血,一日多至数十次,是很麻烦的疾病。」风袖月说明。

  「怎麽麻烦?」天龙真看著她。

  风袖月表示,「患者若为身强体壮之人,不至有生命危险,但假使得病的是老弱妇孺,很可能会因脱水体弱而亡,而在治疗病人的同时也要找出传染源,更要彻底将环境打扫乾净,唯有清洁才能杜绝传染源,这就是很耗费人力的事了。」

  「这点我会负责,你开出药单,我已让左忠找来镇里多家的药行,要他们供应病人需要的药材。」天龙真告诉她。

  「医治赤痢的药材很普遍,不过患者这麽多人,就不明白药材量是否充足了。」风袖月担心这点。

  「若有缺少就让人调货,一定要补足来的。」出了这种事已经教他很痛心,他绝不容许有任何理由延误这些人民就医。

  风袖月点点头,回到桌边飞快开出药方交给天龙真,他让两个护卫立刻去办此事。

  「小金、小银,他们不懂药材,你们跟过去看情形。」风袖月吩咐婢女。

  「是!」两个婢女应声後,随行而去。

  「接下来我们是不是要找传染源了?」天龙真问。

  「传染源是大家都会共同使用的食物,可能是食用的肉、米或是水源被污染,尤其以水源这项最重要,因为他们可能饮用同一处的水才会导致传染病发生。」风袖月提出。

  「此事问问病人们就该能了解了。」护卫在忙,天龙真便和蔼的亲自调查。

  一个高高在上的太子殿下能有一颗悲悯之心,又如此的亲民,将来若是他做君主,一定也会是个好皇帝,天下人有福了,风袖月有些欢喜想著。

  但是她马上又打去自己这种为国为民的可笑想法,这又关她什么事了,她高兴什么?反正不管谁做皇帝,双绝罗刹还是双绝罗刹,不会变成乖乖好大夫,这是可以确定的,那这次自己要拿多少的看诊费用呢?病人数可不少呢!

  在风袖月正在盘算收银子大事时,小金、小银忙跑回来禀报。

  「什麽?!」帖药要收二两银子?这些药店真是杀人不用力啊,」风袖月间言冷冷一笑。

  「主人,药店老板说因为其中有几味药正缺货中,又要紧急调货,所以价格就拉高了。」小银回答主人。

  「总共要多少银子?」风袖月看著婢女。

  「有上百人的病患,每人至少需要吃上三天的药份,药店老板在商量一番後就订出了个金额,共要八百两银子!」小金说。

  风袖月看著靖平正走近天龙真,和他谈药材的事,便吩咐两个婢女,不金、小银,你们跟著我也学了不少事,现在给你们一个任务,杀价格,越低越好,省下来的钱就当是给你们的奖金。」

  两个婢女立时眼儿一亮,高兴的忙点头,「奴婢选命,不会让主人失望的。」两人很有信心的走前,准备好好和药店的老板们谈价格。

  「她们在做什麽?」看到小银、小金大方的与药店老板嘻声谈笑,态度热络友好,天龙真主仆三人都面带疑问,靖平出声问。

  「她们在谈个好价钱,赚零用金。」风袖月走近,淡淡的丢下话。

  「药店老板说因为是义诊,所以价格是最优惠了,怎可能还会再降低呢?」

  靖平不相信。

  「所以能减下的银子就给她们当零用金了,你们还是付一样的银子,不是占你们的便宜,放心!」风袖月笑笑说。

  靖平瞪著风袖月,气怒不语,他不相信凭两个小丫鬟能减下多少钱!

  「若真能降低价钱,给她们也无妨,如今更重要是找到传染源头,风姑娘,我们去办这事吧!」天龙真挂心此事。

  「这地方也不大,查个传染源不会太麻烦,先等一等,我要看看小金、小银办事的成果如何。」风袖月不急,等著看结果。

  天龙真也只能将事情按下,等待风袖月。

  没花多少时间,小金、小银就谈完事走回来,两人的神色看起来不是很好,似乎没谈得很顺利,这让靖平露出看好戏的高兴模样。

  「靖平。」天龙真看了下属一眼,意思是要他小心说话,别再惹纷争了。

  小金、小银来到主人面前,「主人!」

  「如何?」风袖月看著两个婢女。

  「成绩不是很好,奴婢和小银和药店老板商量後,老板们决定要收五百两银子,只肯减三百两,奴婢们做得不好,请主人恕罪!」小金回答。

  「五百两,这……」靖平张大了眼睛。

  天龙真也很讶然,减了三百两叫做得不好,那能称为做得好不是就完全不用银子了,难道风袖月有这样的本事?

  见到他们的惊讶,小银了解的点点头,「若是主人出马,不但能不花钱,十之八九他们还会奉上银子给主人呢!」

  「哪……哪有这样的事,骗人!」靖平不自主叫道。

  风袖月没理会靖平的鬼叫,只面对两个婢女,「虽然成绩不很满意,但是也算可以,你们还需要多努力学习。」

  「奴婢明白。」两个丫鬟恭敬回应。

  风袖月转头看著天龙真,「我们去查传染源吧!」

  天龙真便要两个属下处理广场上的病人,让这些病患先回家等待,药材到时会一一分送到各个家里,再叫他们推派熟悉的年长住户带路,以助找出传染源。

  「小金、小银,你们拿了不少的零用钱,也去帮忙吧!」风袖月也交待两个婢女。

  「是,主人。」小金、小银愉快回应,跟上靖平、左忠。

  很快的,左忠就带了位年约六十头发花白的陈爷回来,陈爷是少数没被赤痢传染的幸运者,也是这里居民尊敬的长老,身体健朗的他为天龙真和风袖月引路,由广场走入弯弯曲曲的小巷,沿路介绍著此地情形,「镇东大约住有数百户人家,我们都是佃农,男人白天外出到镇外田里工作,近傍晚才会回家,所以大多只有女人在,这边的住所较狭小,不过靠近镇心,因此环境比较好,越向东就越差了,因此这里得病的人也较少。」

  天龙真见巷子那一边是一整片的围墙,围墙建得又高又厚实,好奇问起,「陈爷,怎会有这片围墙?是做什么的呢?」

  「哦,这是钱府的围墙,钱府是镇里最有钱的富豪,镇外有大片土地,镇里也有许多酒楼、布坊等事业,非常的有钱!」陈爷回答。

  「清河镇里的有钱人不是都住在镇西吗?陈府怎会在此呢?」风袖月疑问。

  「钱老爷是例外,镇东这一大块地方,除了我们贫民所占去的一点地方外,其馀一整片地方都是属於钱老爷的,此地的佃农都是租钱老爷的地耕种,哎……说来我们会穷困至此,也是因为钱老爷的关系!」陈爷叹口气。

  这种带著委屈的叹息,已经很明显点出有富欺贫的意味,天龙真便顺著话说:「陈爷,有什么困难你都可以告诉我,我会想法子解决的。」

  陈爷对天龙真恭敬一笑,「公子啊,小老儿明白你一定是有钱又善良的富家子弟,才会来此义诊造福我们贫民,但是强龙不压地头蛇,一山还有一山高,这钱老爷有钱有势,公子对我们有如此大的恩情,我们不想连累公子,您帮不了我们的。」

  一旁的风袖月轻声笑出,「陈爷,你太小看这位天公子了,不管那个钱老爷多有钱有势,再大也大不过皇帝啊,而他除了皇帝扳不倒外,其馀任何人都不在他眼里,他铁定帮得了你们的!」

  「女大夫,你的意思是天公子很能干,不管什麽事都难不倒他罗,连地方官他也不怕吗?」陈爷小心问起。

  「地方官有什麽可怕,只要天公子手一挥,马上可以叫他人头落地的。」风袖月不在意轻松说。

  陈爷听得瞪大眼咋舌,「真……真的?!」

  天龙真忙抢话解释,「呃……她……她的意思是……我会有管道可以解决,即便有权有势也要照理而行,所以陈爷你可以将所有事都说出来,我会想法子作主的。」他微皱眉的看了眼风袖月,示意她别乱说话,却得到她顽皮的挤眉弄眼。

  陈爷点点头,「这也不是秘密,公子想知道小老儿就说了。这该从五年前的那场大旱灾说起,原本这里大伙人以前都是住在镇外,那时大家都有自己的地,种稻、种菜,日子虽然没大富大贵,但也足以温饱,是连著两冬的大旱使得大家日子难过,这时铁老爷刚从外地搬到清河镇,见这样的情形就表示想帮忙大家,他愿意出钱让大家将地暂时抵押给他,大家一起度过这苦日子,众人见他说得诚心,纷纷相信他,用了极低的价格将地抵给了钱老爷,哪知当旱象过去後,众人想拿回地,钱老爷却将地价提高数倍,大家付不出来就只好沦为佃农,统统被赶来这里生活,而钱老爷又每年涨高租金,令大家都要勒紧裤带过日子,生活自然是越来越贫困了,加上这场莫名的病让大家都怀疑难道连老天都要收我们这些穷人吗?若不是有公子的相助,後果真教人难以想像了。」他愁苦的连连再叹气,天龙真听的眉头打结,而风袖月还是一样的娇甜语气,「原来这围墙後住的不是好人,不过却有著金山银山的财产,嗯……很有趣!」媚眼流转,她想著自己的心事。

  而她还能有什么想法,天龙真清楚的很,提醒她,「你的敛财计画可否先按下,我问出的传染源该是水井,陈爷,你能带我去水井看看吗?」

  「公子,水井是在这方向再过去点,小老儿带二位过去。」

  一段路後,巷子底端是个小小的空地,中心就有口水井,而井旁的地上堆了不少的垃圾显得很脏乱,而且空气中还飘散著屎臭味,教人难以忍受。

  「你们全部人就喝这井里的水?」天龙真讶然。

  「是啊,这里也只有这口井可以用。」陈爷回答。

  风袖月寻著难闻的气味来到围墙边,轻一跃就跳上了围墙,看了看後回到地面,告诉天龙真,「围墙後是钱府的猪舍,肮脏的粪水都流到外面渗入土里,对这口水井有著严重影响,井的四周也很脏乱,井水怎可能会乾净,传染源绝对就是这里。」她可以肯定,顺手拿起旁边的木桶打起一桶水,略为黄浊有些异味的井水完全证实了她的推论。

  天龙真看了眉头更是打了三四个结,「这井水绝对不能喝了!」

  「可是除了这口井外,我们也没有别的水可以喝了。」陈爷一听井水不能喝,登时紧张了起来。

  天龙真看著陈爷,「这附近难道就没有别的水井了吗?」

  「有是有,可是……」陈爷篇难的无法启齿。

  「可是什么?」天龙苌追问。

  「可是井是有主人的,而且就是钱府的对不对?」风袖月一想便明白,离此地最近的不就是钱府吗!

  陈爷钦佩的看著风袖月,忙点点头,「钱府里头有五座水井,有两座就在围墙的另一边,是距离最近的水井,不过钱老爷绝不可能同意让我们使用水井的!」

  「这就由不得他了。」民众的苦难教心慈的天龙真怒火上升,难得他脸上少了温文谦和神情,多了份专断雾气,撂下话他就迳自先行离开。

  「天公子怎麽了?彷佛很生气般!!」陈爷对天龙真的行为有些惊讶。

  「他去为你们找水喝了,陈爷,告诉这儿的民众,这口井水不能再喝,家里留下的菜饭也不能吃,我会为大家解决吃喝问题,这事就托你办了。」风袖月吩咐陈爷後,也急急追赶天龙真。

  步履轻盈的来到绷著张脸的天龙真面前,阻去他的路揶揄道:「耶,想不到你生气的模样还挺好看的呢!」

  天龙真没有笑容,「我有重要正事要办,没时间和你开玩笑,请让开!」

  风袖月乖巧的往旁一站让路,在他经过身旁时出声,「好脾气公子生气了,会有什麽样的决定呢?一嘛是直接找上多行不义的钱老爷,准备义正辞严的说教叫恶人变善人,自动让出水井做善事,或者乾脆到官府衙门亮出金牌表示身分,以太子的吓人地位解决这事不就像吃饭喝水般简单,只是这不就成了仗势欺人,和那位钱大爷的做法又有什麽不同呢?」

  天龙真停下脚步,回头看著她,「你还有更好的方法吗?」他能相心到的也只有如她所说的那两种法子。

  风袖月娇媚一笑,正要说话,天龙真很了解的先表示,「只要是能解决问题的好法子,代价任你要求。」

  清脆有如珠玉碰撞的悦耳笑声呵呵响起,「代价我自是会收,不过不是你而是另有人会付银子,就当是给你这个好财主一个小小的优待了。」

  「那要怎麽做呢?!」天龙真忙问。

  「当然是先要见到人了,这点应该很简单吧!」风袖月对他眨眨眼,意思是轻易的事就要他出马了。

  天龙真当然没异议,带著风袖月从巷子穿出来到大街上,钱府富丽招摇的大门就在街旁,很难让人不注意,敞开的大门前很气派的有著四个门房看守。

  「我要见你们的老爷。」天龙真告诉门房。

  「你是谁啊?又是为了什麽事要见我家老爷呢?」其中一个门房打量了下天龙真,没什麽礼貌回问。

  「我姓天,是为了很重要的事,快去禀报!」面对无礼的恶仆,天龙真也无法有好脸色,轻声斥喝。

  「喂喂……你以为你是谁啊,说话这么不客气,除非你拜帖求见,否则我家老爷不见无名之徒,走……走……」门房见天龙真态度不佳,联合起来要赶他走。

  这令一直耐著性子的天龙真冒火了,还没看清他怎麽出手,下一刻四个门房就倒地呻吟再也爬不起来了。

  「哎呀,你真生气了啊,我--」风袖月带些取笑的话还没说完,天龙真已经拉起她的手,不客气的直闯钱府了。

  「站住,你们是什么人,竟敢擅闯钱府,停下来……喂……叫你停还不停,可恶,拿下他,快拿下闯入者……拿下他!」钱府的仆人见天龙真如入无人之境的迳自走入内,在喝止无效後,忙唤来同伴阻止。

  只是三脚猫的功夫怎抵得过正在气头上的老虎,阻挡者「伤」,不一会,路上已经躺了一堆无用的家丁。

  这事惊动了钱有财,他急忙过来看情形,「发生什麽事了?」

  「老爷,这人莫名其妙硬闯进来,大家要阻止都阻止不了!」钱府男仆忙向老爷禀报。

  生得五短身材又圆滚滚挺著个大肥肚的钱有财,用细小的眼睛将天龙真看一遍,对他的高大俊逸冷冷不屑的哼了声,眼里泛著厌恶,但是发现到一旁蒙著面纱的窈窕女子却马上眼儿一亮的直看向风袖月,虽然面纱掩面,但嗜色如命的钱有财一眼就能判定得出她是个美人儿,对神秘的她起了莫大的兴趣。

  「敢问姑娘,你找我有什麽贵事吗?」钱有财涎脸笑问风袖月。

  天龙真直接反应就是将风袖月拉到身後,阻去钱有财不正经的目光,「是我要找你!」

  钱有财对天龙真的举动很不高兴,斜睨著他,「你是谁?找我有什麽事?」

  「我姓天,目前为镇东百姓义诊的人就是我,如今他们都染上了赤痢的传染病,在调查之下,传染的源头是他们所饮用的水井有问题,所以我要你借出一个水井给他们使用。」天龙真漠然的说明。

  手被天龙真紧握著的风袖月,头抵著他硕实的背脊忍笑到全身颤抖,怎会有人用这样近似强盗语气和人借东西,会成才怪呢!

  钱有财果然是瞪大眼睛,立刻就拒绝,语气嫌恶,「我不同意,为什麽我的水井要给那些人用?既然有传染病,我还要他们离我远一点呢,最好将那些人全赶到镇外住。」

  「你趁人之危骗了他们的田地,现在还想赶走他们,你未免欺人太甚了!」天龙真冷怒的看著钱有财。

  钱有财脸色更难看了,大声呼喝,「胡说八道,本大爷买卖田地都是按照正常手续来,是两方心甘情愿的,哪来的趁人之危?本地的地方官都可以证明,你若敢再信口雌黄,小心吃上官司。」

  「你……嗯?」天龙真才开口,风袖月人忙就从他身後绕出,白玉小手掩住了他的嘴,不让他再说下去,见到他疑问的眼神,她低语。

  「别说话,看我的。」

  俊男美女亲密的模样教人看起来赏心悦目,却让钱有财又妒又刺眼,更想得到那个藏在面纱後的小美人,在他努力转动脑袋在想办法时,小美人却主动靠近了他。

  「钱老爷,对不起,我家公子心地一向善良,见不得百姓受苦,做事却又太心急了,所以很容易得罪人,钱老爷看起来这麽福态,一定是肚里能撑船的大方人,不会为我家公子的莽撞而生气吧!」风袖月来到钱有财面前,对他巧笑嫣然一副惹人怜的娇样。

  面对如此媚人的请求,谁能拒绝呢!钱有财立刻是点头如捣蒜,「当然、当然,我也不是心胸狭窄之人,怎会和个年轻不懂事的人计较,我绝对不会在意的!」

  「那小婢就代公子谢谢钱老爷了。」风袖月优雅的倚身行礼。

  「不用客气,姑娘,你不用这麽见外的,听姑娘自称为婢,难道姑娘你是那男子的婢女?」钱有财满脸讶然,如此美女竟然是个奴婢!

  风袖月有些哀愁的点点头,「小婢命不好,家里贫穷,才及笄就被卖入天家为婢,职务就是服侍公子,又因为小婢生的有些姿色,公子唯恐引来桃色纠纷,所以要小婢面纱覆睑,除了公子外,不能让别的男子见到小婢的脸。」

  「天底下哪有这样的规定,姑娘仙姿丽色、气度不凡,应该是千金小姐之命,为婢实在太委屈姑娘了,我无法漠视这样的事,我愿意替姑娘出钱赎身,让姑娘在我钱府过著千金少奶奶的生活,姑娘意欲如何呢?」钱有财心疼的忙提出建议。

  风袖月眸子一亮,登时充满了欣喜,只是立刻脸色又黯然了下来,摇摇头,「不可能,公子不会同意钱老爷你为小婢赎身的,公子家里家财万贯,根本不缺钱,所以不管老爷你出多少钱,公子都不会答应的,小婢……小婢是命中注定要一辈子为奴了。」她纤纤小手抬起拭拭眼角,伤心又失意。

  风袖月那无助模样更扯痛了钱有财的心,家里十来个小妾他已经看腻了,一直想要再纳美妾却没能找到中意的姑娘,好不容易遇上合他心的却横了个麻烦在前头,他用痛恨的目光瞪著天龙真,很不得将这个阻碍变不见,让这可爱惹人怜的小婢女纳为己有,但那公子不爱财,而自己最有力的武器就是钱了,不能用钱,他还有什么办法能得到这女子呢?

  「钱老爷,你要帮帮我啊!」风袖月眸子瞅著钱有财,怜声恳求。

  一旁的天龙真若不是定力够早就跳起来惊叫了,婢女,亏她想得出这胡扯的身分,可惜就有钱有财这个色迷心窍的傻瓜相信,想必钱有财马上就会为了她而答应将水井出借了。

  天龙页没想错,钱有财马上想起这人来府里是为了借水井,用一口水井交换个女子,太便宜了,他立刻提出,「天公子,你不是要我借水井给染病的镇民吗,可以,只要你将婢女让给我,我就出借水井给你。」

  天龙真挑眉望著风袖月,不知她要如何处理这事,但看在钱老爷眼里,却像足了在刁难她似的,风袖月便顺势再加条件。

  「钱老爷,公子虽然心慈,但也是精明的生意人,怎可能这麽轻易就出让小婢呢,你再加些条件好不好?别让小婢失了这能换回自由的大好机会,拜托你了,钱老爷!」轻柔的语气像是撒娇般。

  钱有财也急急开口,「这没问题,就不知天公子还要加上什麽条件才肯换人呢?」

  回应的自然也是风袖月,「这点小婢可以代公子回答,公子来钱府的路上和小婢说了,公子认为借水井非是长期的办法,所以希望钱老爷能将靠近镇东贫民区的两座水井送给民众使用;而钱府人手充足,也请钱老爷能派人到贫民区帮忙打扫,可以尽快杜绝赤痢传染,让患病的民众快些好起来;甚至为了改善贫民的生活,还望钱老爷能将田租减半,并且同意十年不调租,让佃农们能过较好的生活;但公子也质疑传言说钱老爷的风声不太好,一定不会同意这些要求,但是小婢却认为钱老爷一定是仁善之人才能成为巨富,钱老爷,小婢是不会看错您的对不对?你会答应吧!」她满心相信的望著钱有财,楚楚美眸眨啊眨的发出了恳求。

  这……这麽大的事让钱有财不禁有些迟疑,但是看到风袖月频频示好的柔媚,他如何能放弃这个可人的女子呢?心里交战一番後,还是舍不得这嘴甜又让他心动的女人,」咬牙他答应了,「好,我同意!」

  天龙真睁大了眼看著风袖月,後者是飞快回他一个得意的眼神,再对上钱有财後是表现出非常高兴的模样,「真的?钱老爷,你真是太好了,可是口说无凭,为免变卦,是否该签下合约,以免……」她对著钱有财按指了指天龙真。

  钱有财立刻会意,忙命仆人拿来纸笔,也端来了桌椅,他架势十足的坐下挥毫,纸上就出现了像是蚯蚓般歪歪斜斜的字体,还不时停下来让一旁的管事提醒他字怎麽写,由此也可以让人看出他惊人的文学修养!

  当要写到让渡婢女时,钱有财这才想起自己还不知道那女子的姓名呢,「姑娘,你的芳名为何啊?」

  「小婢之名不足挂齿,让小婢自己写吧。」她伸手接过毛笔,先轻挥挥衣袖,彷佛要吹乾先前的墨迹,接著就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风袖月,嗯,有风有月,很风雅,真好的名字。」钱有财故作有学问的模样称赞一番。

  「谢谢钱老爷。」风袖月道声谢,请钱有财再写一份,一式两份,准备让他和天龙真签名、盖章,两方人收藏。

  天龙真见她玩真的,忙拉她到旁边,「你真要我签名?」

  「你不是要解决方法?现在就合了你的心愿啊,为何不签呢?」风袖月睁眼看著他。

  「你是想事後再毁约,只是一旦白纸黑字确定了,对你的名声总是不好,我不想你做这么大的牺牲。」天龙真不赞成。

  风袖月眸里漾出柔柔的笑意,「这么心疼我啊,我不会有任何伤害的,放心吧,」小手轻拍拍他宽阔胸口。

  天龙真看著她,完全承认自己真不懂这女子在想什麽,不过自己的担心似也多馀,以她一身武和毒,谁又能伤得了她呢!无言的回到桌旁,拿起毛笔签下名,钱有财也忙不迭的写下名字,这合约就成立了,而他迫不及待的就想来拉风袖月的小手,但却被巧妙闪过。

  「钱老爷,小婢已经签给你了,你别这麽心急嘛,你还要让小婢回客栈拿回细软再来投靠老爷啊!」风袖月羞答答的看了眼镜有财再低头,洒落一身的娇怯。

  她这模样看得钱有财乐得哈哈直笑,此株果然娇态万千,纵然为她花了这麽多代价,但是值得,值得!

  「我派人随你回客栈拿东西,你若不想走,我也可以派顶轿子送你。」她可是个宝贝,自然要派人看紧一点。

  风袖月点点头,「那很感谢老爷,不过现在近傍晚,小婢想伺候公子用完膳再来钱府。」

  钱有财不想这么麻烦,不过不忍拂去风袖月的意思,还是答应了。

  「谢谢,老爷,您对小婢真好,遇上您,真是小婢的幸运啊!」风袖月大方的再抛给他个媚眼,迷得他乐陶陶,几乎要忘了自己叫什么,一旁的钱府男仆也对这蒙著脸却一身柔媚娇态的女子看傻了眼,可以明白的,这位女子进钱府後一定会是最受宠的姨夫人了。

  唯一明眼看清一切的只有天龙真,他没漏掉风袖月眸里闪过的「兴奋」,那是每次遇上可以赚钱时她特有的神情,可以想见的,钱有财的下场绝对会很凄闵!

  晚上有好戏上演了,当然不会只有风袖月一人,她想带坏天龙真,他自是也要在场罗,拭目以待吧,呵……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