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可儿 > 美人如玉剑如虹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美人如玉剑如虹目录  下一页

美人如玉剑如虹 第五章 作者:可儿

  月儿初上,该是用完晚膳时分,一个身穿黑衣,衣臂上绣著龙纹,再用黑巾蒙著脸的男子身手矫健的穿过大街来到暗巷,一个俐落的提气跳跃,就跳入一间客栈的後院,他在客栈里找到目标,没惊动任何人的进入特定的客房里。

  不一会,蒙面人离开客房,马上翻身上屋顶,身影一闪就不见了。

  天龙真也下榻在这间客栈,现在在他房里是刀光剑影,不过是由嘴里说出,他和风袖月的口头比试正热闹进行著。

  风袖月能力尽展,只为了打败天龙真,不过她也不是不明是非之人,这麽多天比试下来,她心里清楚在武学上自己并非天龙真的对手,若他真要逼自己投降,她早就败了,还能和他搅和不休,是他一直心软留一手,而自己又不甘认输,就这样一直蛮缠到如今了。

  但是这也让事情变得更有趣,因为他心慈每每见她出现窘状时,就会自动退一步让她,使出的都是三脚猫所用的步数,而自己只要坏心顺势逼杀,他一阵的手忙脚乱,努力要让自己立於不败又不能伤她,常常就出现七手八脚的情形,使出的怪招好笑的让她笑弯腰,乐於看他的笑话,也享受这类似被呵护的受宠感觉;还没有人能给她这样的感受,天龙真是第一位,而能武功高强又善良近乎蠢的人,他应该也是天下间仅有的,如此稀有的人,她有种想法,想将他纳为己有,永远留在身边!

  呵……这个想法似乎很不错,也一定大胆的教人咋舌吧,这是她最爱做的事了。

  「你在笑什麽?」看到她露出笑意的眸子,天龙真好奇问。

  「当太子好不好玩?」风袖月突然提出。

  「好不好玩是你对事情的形容词吗?若依你的说法,有太子身分算好玩,但是要负起太子的责任就不太好玩了。」天龙真笑著回答。

  「既然不是很好玩的事,那你就别做太子了,和我一起闯江湖如何?我可以教你许多好玩的事,一定比当太子有趣的,想不想啊?」风袖月眸光垒见的看著天龙真。

  这问题让天龙真愣了下,「你想要我和你一起……闯江湖?」这是什麽提议。

  「是啊,我觉得你和我还满合得来,你脾气好,武功也不错,人虽然太过於忠厚老实,但还好我能接受,所以愿意让你跟在我身边,和我同一步调後,你就不用这麽费心要感化我了啊!」而是她变成感化他的人,呵……这才有意思呢!

  天龙真不笨,马上猜到她的心意,「你想让情形倒转,让我受你影响,你觉得这样很好玩?」

  「当然,生活都一成不变那多无聊,要知道变通嘛,像你说我邪气要改过,但我却不觉得自己有什麽不对,若你来过过我的日子,说不定你会认为生活就该像我这样,反笑那些自以为正派的人不对了呢!」风袖月想改变他的观念。

  「那为什麽你不试试过我的生活,得到大家的认同总好过被批评的好,这是人世间的道理,身为人便要遵守的。」天龙真笑说,没被拐走。

  风袖月身子往前倾靠近天龙真,飞扬的凤眼散出惑人的光彩,柔柔的媚惑眼前男人,「我要你陪人家嘛,做我的好朋友,和我在一起,难道你不愿意吗?」娇嗲的嗓音轻柔似风,要让百练钢成为她的绕指柔。

  天龙真点点头,「我很愿意答应你的要求,不过你仍要改过不好的习惯,敛财、下毒,还有为了名声好,最好也别乱对男人抛媚眼了。」他微笑告诉风袖月。

  面纱下的小嘴噘起,「竟然不赏脸,真不好玩,泼我冷水的人,我可能会回以一记毒消消气的,你不怕吗?」她威胁的语气道。

  天龙真一点也不担心,「你不会这麽做的,因为我现在是你的财主,你不舍得伤害白花花的银子。」

  这话又让风袖月转怒为笑,「算你还有自知之明,原来你除了善良外还有可取,不会太傻,本姑娘就饶你一命,所以压箱底的绝活万毒穿心就不使出,这回的比试就当我们平手了。」她找了个最有利的结果。

  她的话还转得真快,永远都不吃亏,「你愿意接受平手?」天龙真抬眼看著她。

  风袖月回他一脸的从容自在,「虽然不满意,但是能接受,你好歹总是逍遥散人的徒儿,不好让你太难看,两相平手,我们的师父也会喜欢如此的结果,怎么,你有意见吗?」她媚眼微挑的凝视他炯然有神的眸子,大有他若罗唆,他们就真的兵戎相见的神情。

  天龙真当然是喜欢和平,也不忍拂逆她的意思,点头同意,「平手自是最好的结果,我们相处愉快,想必会令家师以及玉罗刹前辈更高兴了,我们做好朋友吧!」他试图拉近彼此的感情。

  风袖月也不傻,呵呵一笑,「我们是可以做朋友,不过不能干涉彼此的兴趣,还有我也不会因为是朋友就有特别的优惠,有道是亲兄弟也要明算帐啊!」

  天龙真笑得无奈,「难道你就不能为了朋友而稍改变作风吗,」

  风袖月对他调皮的眨眨眼,「那你可以为了朋友而改变作风配合我啊,我会很乐意接受的。」

  「风姑娘,善恶的分别在於……」

  天龙真才起头想说道理,风袖月马上就聪明的打呵欠站起,「啊……为了比试让我都没睡好,好累,现在比试完结我可要回房好好休息了,晚安!」边说边来到门边,道完晚安人便飞快溜走,没让天龙真有拒绝的机会。

  傻瓜才会留下来听他说教,她要回房睡觉了。

  一溜烟人就不见了,天龙真只能轻叹口气,哎,真是教人头疼的固执女人呢!

  「公子,属下求见。」靖平的声音随後传入。

  「进来。」天龙真回应。

  靖平、左忠一起走入,靖平呈上手里的信函,「公子,这是探子刚送来的报告。」

  天龙真接过信函,打开观视。

  「清河镇镇东贫民聚集区,近来有传染病流行,许多贫民患病,亟需援手!靖平,清河镇位置在哪?离此地有多远?」天龙真微皱眉忙问起。

  「回公子,清河镇位在南方,离此地约要一天路程。」靖平恭声回答。

  「那你安排一下,明儿一早我们就去清河镇。」天龙真吩咐,救人如救火,当然要行动快速。

  「公子,您又要让风袖月到清河镇去医治民众吗?可她是打著义诊之名却行敛财之实,救民的事又不是非她不可,可以找别的名医帮忙啊!」靖平忙提出意见。

  「就是要让她明白人间疾苦,所以才要办义诊,感化人非是一朝一夕能成,要付出代价也是很正常的,让别人做就没意义了,依命行事。」天龙真告诉下属。

  「是,属下连命!」靖平有些不甘心,但还是听命做事。

  离开宫廷来到民间,才发现有那麽多人民需要帮助,他才明白除了在上位者勤政爱民外,更重要是选任贤能的官吏,如此才能给百姓最好的照顾,纵然选官有一定的审核制度,可是他一番的民间考核下来,仍有不适用的父母官存在,显示官吏考选法规有不周详之处,待他回宫後要禀明父皇,再好好的处理这个问题。

  天龙真的仁心慈善也在这事上表露无疑,只是如此善良心软的他真能感化奸邪好敛财的风袖月吗?两人交手至今看来,情形仍旧很不乐观!

  ***

  明媚的夏日时光,野外处处绿意,路旁野花缤纷,加上今天又有微风徐徐,真是个郊游踏青的好日子!

  不过在路上急急奔驰的数条身影却完全糟蹋了上天给的好景色,他们没时间赏景,只顾匆忙的往南赶去。

  「主人,天公子为何赶路赶得这麽急啊?」与主人并肩驰骋的小银出声问。

  「好像那个城镇有传染病流行吧,急著要去为人看病。」风袖月告诉婢女。

  「恭喜主人,又有银子上门了。」小金嘴甜恭贺主人。

  「只是急吼吼的赶路实在辛苦,小金记得加上这条急诊费用,二百两!」

  风袖月吩咐。

  「是,奴婢明白了。」小金笑著回应。

  紧随在後听到的靖平瞪大了眼,什么?!还有急诊这样名目的费用,太……太可恶了,他从後开口叫:「双绝罗刹,你太过分了,你不但没有为医者应有悲天悯人的胸怀,还嗜钱如命,为了敛财不择手段,简直可……哇……你……你要做什……麽?」

  蓦然打断的话是因为风袖月回头来看他一眼後,竟然人直接从马上飞掠而起,整个人如飞箭离弓,出手凌厉的直取靖平的面们。

  靖平不敢大意,也忙出招反击,只是风袖月招势还未来到他面前便身形急往上冲,飞跃过他後翩然落地,而靖平受此惊吓坐不稳滚下马,幸而他武功不错,一阵手忙脚乱下平安著地没受伤。

  在前头的天龙真听闻到後面的骚动急急停下,策马回头,左忠、小金、小银也煞住马,过来看情形。

  左忠扶起了靖平,天龙真忙关心问起:「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回公子,是风姑娘莫名的攻击属下,害属下摔下马的!」靖平气愤的指控风袖月。

  风袖月淡淡的看了靖忠一眼没回话,白玉小手上像是平空变出了只毛色还未长齐全的小小金黄色鸟儿,她轻轻的抚著手中小鸟,模样十分小心呵护。

  小金忙为主人说话,「主人不是要攻击靖平,只是为了抢救从树上掉下来的小鸟。」

  听到这话,别说靖平、左忠一脸愕然,天龙真也是有些摸不奢头脑。

  「小鸟?这是什麽理由?明明她就是不悦听到我批评她敛财而故意对我出手的。」靖平慨然驳斥。

  「靖平护卫,你又不是第一回指称主人敛财了,主人一直都当耳边风不予理会,又何必到现在才教训你呢?主人真是为了救小鸟,上回有人骑马差点将跌下地的鸟儿踩死,主人为了救鸟打断了马脚,让马上的人摔下足躺了一个月才能下床,比较起来,你已经幸运多了。」小银笑著说明。

  为了小鸟让人摔成重伤,这样的事令天龙真主仆等人都面露讶异之色,风袖月没管他们的反应,柔柔的抚弄小鸟一番後,便飞上树端,将小鸟宝宝送回到它窝里。

  「乖乖的,别再掉下来哦,」她好声轻语後,再回到地面,走回马旁轻巧的跃上马,翻身看著天龙真等人,对他们有些呆傻的模样感到好笑。

  「不是急著赶路吗?怎麽都杵在那儿不动呢!」

  天龙真回过神,「走吧!」一行人回到马上,再继续往南行。

  晌午时分,众人在树荫下休息时,天龙真才有机会向风袖月问出心里的疑惑,「你很爱鸟儿?」为了鸟而伤人,用很爱似乎还太客气了。

  风袖月轻声笑出,「你忍了这麽久才问出来,憋得很难过吧,不错,我是在山里长大,所以很爱小动物,小鸟、小白兔、松鼠甚至蛇我都喜欢,都是我最好的玩伴。」

  「你爱动物却不爱人?」天龙真找到重点。

  「动物很单纯,若你对它无害,它便不会伤害你,但是人不同,人心难测,比起动物难相处,而且更危险不是吗?」风袖月淡淡表示。

  天龙真想起她面对小鸟的温柔和善,却从未见她如此持人,人在她心里的地位竟不如动物,难道她曾被人伤害过,才会对人如此的冷淡无情吗?

  「是不是曾经有人让你受伤,所以你才会变得不信任人了呢?」

  风袖月立刻秀眉蹙起,眼里多了抹警觉,「你怎麽知道?」

  果然猜对了,让天龙真小心翼翼怕吓著她般,斟酌著字眼询问:「我是依理类推的结果,你能不能告诉我是谁伤害你?」

  「我能相信你吗?」风袖月目光疑惑的看著天龙真。

  天龙真回她一脸的真诚无伪,「你可以信任我,我绝对不会伤害你的。」

  「你发誓!」风袖月仍然有疑虑。

  「我天龙真愿对天发誓,今生今世都不会伤害风袖月一分二亳,违者愿受天谴!」天龙其举手起誓。

  「那不论我做了什麽,你也要保证都不会生气哦!」风袖月再加一条。

  天龙真点头,「好,不管你的一切所作所为,我保证绝不生气也不会伤害你,更不许别人伤到你。」

  「你对我真好,谢谢!」风袖月眸子里有著感动、欣喜,晶灵透彻的望著他。

  极少见到她如此柔和浑身不带一根刺的模样,天龙真内心莫名的颤动了下,眼光离不开娇媚的容颜,轻柔低诉,「风姑娘,我没有别的企图,只想帮助你而已,现在你可以告诉我你受伤害的事了吗?」

  风袖月低下头,「我……对不起,我说不出来。」

  「相信我,你可以放心说出来,信任我!」天龙真用更轻柔的语气安抚她。

  风袖月却在想了想後,还是摇头,「不……我想我还是不要说了,你若明白一定会对我不谅解的。」

  「我已经发过誓不会伤害你,所以不管你做了什麽事,我都能理解,不可能不谅解你,告诉我,我便能用行动来证明我对你的真心了,放心的将事情都告诉我吧!」天龙真用炽热的目光纠紧她,真不知该如何让她明白自己满怀的善意。

  「你是说真的?」风袖月抬起头迎视他溢出眼眶的泛滥善心。

  「真的。」简单有力外加大力点头。

  「不是假话?」风袖月再确定。

  「绝非假话!」天龙真肯定。

  「真的?」风袖月又绕回了原点。

  「真--」天龙真顿住话,停下看著风袖月,心中有些明白,深吸口气再缓缓出声,「你……你说不出来的理由该不会是因为在戏弄我吧?」

  风袖月再也挡不住了,哈哈大笑了起来,「你……你终於发现了,天啊……你实在……实在太好骗了,真的……好好骗……呵……」她笑弯了腰,怎有人会善良到这样的地步,想到他满脸真诚的呆呆样,她更是笑不可抑。

  天龙真脸色一片空白,不知该如何反应,而靖平和左忠离主子有些距离,没听到他们的谈话,但由天龙真的神情和风袖月的大笑声里,也不难猜出发生了什麽事。

  「公子,出了何事?」两个护卫忙奔过来,靖平问,很有敌意的瞪著风袖月。

  天龙真回神後却是摇摇头,没有怒气,脸上只有宽容,淡淡一笑,「没什麽,只是风姑娘在说笑话给我听而已。」

  笑话?为何却是说笑话的人笑得比听笑话的人大声呢?不合常理,但是主子既然这麽说了,靖平和左忠唯有相信,退了下去。

  笑话?风袖月停下笑扬起媚眼看著天龙真,见他脸上平和,身上找不出半丝火气上全不像一般被戏弄後该有的怒上眉梢、面红耳赤的模样,反倒教她讶然,难道他当真是不知道生气为何物的圣人吗?世上怎可能有这样的人呢?

  「也休息的差不多了,我们继续赶路。」天龙真宣布,再特别来到风袖月面一刖。「笑话说完了,就该起程了,走吧!」他对她一笑,笑里浮是纵容和货真价实的宠溺。

  他如此无害柔和的笑容,却让风袖月心里没来由的涌起一阵不好意思,她竟会有难为情的感觉,这……这是什麽样的情形?怎会变成这样呢?

  万分不解的风袖月在天龙真的主导下上了马,有些发愣的随著﹂起上路。

  一定是近来太累了,让她情绪不稳,才会生出许多奇怪的感觉,一定是这样的,她不可能会对任何人不好意思,该拿就拿、该无情就无情,她不会对个太过於善良温吞的人有感觉,她可以保证发誓!

  但是这样一个没有伤害性的男人竟然会影响到她的思绪,令风袖月极为不敢置信!或许就是因为自己太看轻他了,这证明再无害的人还是有能力足以伤害人,所以不可以太小看他,风袖月对自己下了这个命令。

  不能轻忽天龙真!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