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可儿 > 美人如玉剑如虹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美人如玉剑如虹目录  下一页

美人如玉剑如虹 第二章 作者:可儿

  客房里,小金、小银两人生气的不断来回走动,还边骂人。

  「可恶,这是我们第一次计画失败,都是那个不知名的什麽公子和他仆人害的,真是可恨!」小金愤怒叫道。

  「对啊,好端端的怎会平空冒出这些人来呢?他们又不是陈府的人,管什麽闲事嘛,真讨厌!」小银也在抱怨。

  「问题是他们怎会知道我们要去陈府的事,难道他们暗中跟踪我们吗?」小金疑问道。

  「他们又为何要跟踪我们?啊……会不会是想要分一些好处呢?」小银想到说。

  小金对小银点点头,「这很有可能呢!」

  两人同时转向主人,「主人……」

  「不可能,他们不是为钱财而来的。」那个说教男表示得很清楚,是要来劝她向善的,怎可能是为钱呢!

  「那是为什麽?」小金、小银异口同声问。

  「要了解为什麽,便要先知道他们的身分才行。」风袖月说起。

  「但要怎么才能明白他们的身分呢?」小银再问。

  风袖月从怀里拿出由那男人身上得来的东西,放在烛火前仔细观视,小金、小银也好奇的走前来看著。

  「主人,这好像是面令牌呢,您从哪里得来的?」小金出声。

  「那个公子身上。」的确是个令牌,黄金令牌上嵌著一条活灵活现的龙纹,雕工精细。

  「是黄金做的令牌呢,这么贵重,可见得拥有令牌的公子身分一定不简单,」小银推论。

  风袖月打量著龙纹,「小金、小银,你们看这条龙的形状像不像个『真」字?」

  两个婢女看得再仔细,都点头,[是啊,这龙是排成一个『真』字呢!」

  风袖月翻过音牌背面,背面只刻了「太真宫,天龙真」六个字。

  小银拍拍脑袋,「咦……天龙真这名手怎么好耳熟,好像在哪听过?」

  「我也感到很熟悉耶,天龙真,天龙真……」小金边念边用力想。

  随即两个婢女一起顿住,同时叫出,「我想到了!」

  「大太子天龙真!」风袖月淡淡说出了答案。

  「就是大太子,当今的大太子便叫天龙真!」小金叫。

  小银直点头,但想想不对的惊叫,「为样……这样不是指那位公子就是太子殿下了?他竟然是个太子!」小金也惊愕得睁大了眼。

  「是太子又如何呢!」风袖月脸上没半丝波动。

  「主人,那人是太子呢,只在皇帝之下、万万人之上的太子,是最有权力威势的人啊!」小金忙对主人说。

  「你怕他吗?」风袖月斜睨了眼婢女。

  小金吞吞口水,看主人无畏的模样,硬著头皮挺起胸膛,「主人不怕,奴婢就不怕!」

  小银嘴更甜了,「太子又如何,还不是败在主人手下,主人比太子更厉害,又有什麽可怕呢,对不对?主人!」

  风袖月满意地笑了,「这样才像我的人,小金、小银你们没让我失望。」

  「主人,那您要如何处理这面令牌呢?」小金忙提出。

  风袖月看著飞龙盘旋、金光灿然的令牌,想起今晚被打坏的生意,一道灵光闪过,面纱下的小嘴弯弯的往上扬,「我知道要怎麽『处理』这东西了。」

  她想到个能「物尽其用」又能赔偿她损失的好法子,而且包准她满意呢!

  而小金、小银看主人如此的神情便明白,她们又要做大生意了。

  ***

  一个面貌方正,勉强称得上英气的公子带著两个清秀的小厮来到洛城府衙前,其中一个小厮上前对守卫说了番话,又亮出一个金闪闪的令牌,让守卫当场脸色大变,急急慌慌的快速冲入府里禀报。

  很快的,府衙门大开,边扶著头冠边拉正官服,涨红了脸的洛城太守三步并作两步,跌跌撞撞的飞奔出来,见到少年公子便五体投地行大礼。

  「下官拜见太子殿下!」

  「起来吧。」太子淡应。

  「谢殿下!」太守叩头跪谢,起身後恭敬的请太子入内招待。

  太子来到大厅,在首座坐下,两个小厮立在身旁。

  太守再次跪拜,「不知殿下大驾光临,下官有失远迎,请殿下恕罪!」

  「小王这次是微服出巡,不知者无罪,你起来吧!」太子略为清雅的嗓音开口。

  太守闻言松了口气,急忙跪恩起身,恭谨的立在一旁。

  太子看著太守表示,「小王是奉了父皇之命,出京巡察民间情形,小王来到洛城後,发现城里繁华热闹,百姓都能安居乐业,显见卫太守是个称职的父母官,这令小王很是欣慰。」

  太子的称许让卫太守非常高兴,「殿下过奖了,下官只是克尽其力,完全是皇上德政让天下升平、人民和乐,下官不敢居功。」

  「卫太守不用如此谦虚,小王会将所见的一切据实禀报父王,不过小王现在遇上了一些问题,让小王不得不来向太守寻请帮忙了。」太子做出了有些为难的神情。

  太守见状忙说:「殿下太客气了,说帮忙是折煞下官了,只要殿下有事吩咐,下官一定尽所有心力达成,鞠躬尽瘁而止。」

  太子感到好笑,「卫太守不用如此紧张,也不是严重的事,只是小王来到洛城後,突然记起有件要事待办,需要一笔银子,但因离京城有段距离,不方便回宫取来,所以只得来麻烦卫太守了!」

  「原来如此,这事简单,不知殿下需要多少银两?」太守看著太子。

  太子沉吟了下,先问起,「府库里还有多少的银子呢?」

  太守忙调财务人员上来回禀。

  「回殿下,府库里还有白银二万两,黄金五千两。」

  太子略低下的头,正好掩住了听到金额时闪过眼里的喜悦,抬起头後又是一脸平常神情,「虽然还略为不足,但勉强可用,为免府库空虚,那二万两白银就留下,卫太守你让人将黄金五千两换成银票,小王要用!」

  卫太守不敢迟疑,立刻回应,「连命,下官立刻去办!」太守人正要退下,又被叫住。

  「卫太守,此事很紧急,所以要快办好来,别让小王枯等了,」太子再次叮咛。

  「是,下官一定即刻办好,不耽误殿下宝贵时间。」太守有礼应答,急急就办事去了。

  果然效率惊人,不到一刻钟时间,太子就拿到了银票,让太守恭恭敬敬的送出府衙。

  「卫太守,此笔短少的公款,小王会尽快知会京师补上,为免小王的行踪暴露而引来麻烦,这事也请卫太守保密,不准多言!」临去前,太子还特别嘱咐一番。

  「下官明白,恭送殿下,也祝殿下一路顺风。」卫太守恭声执礼。

  太子便带著两名小厮从从容容的离开了府衙。

  转个弯,在离开府衙所能及的视线後,两名本是态度严肃的小厮登时就露出了雀跃欢喜的神情,一口女子高亢的嗓音也泄底了。

  「主人,四万两银子耶,就这样轻松到手了!」

  「主人真是太聪明了,拿著今牌巧扮太子,就赚得了大银子落袋,奴婢真是自叹弗如!」

  「小银,到现在你才明白主人的厉害,主人的聪明是无人能及的!」原来两个小厮是小金、小银所假扮,那个所谓的太子自然就是风袖月装的了。

  风袖月得意笑著,拍拍脸上服帖的人皮面具,这是她学成下山时,师父送给她的礼物,两张一男一女的人皮面具,一直放在她身上没机会使用,现在难得有时机可用,而且一用就出师大捷赚大钱,真是幸运的好东西呢!

  但光是这样就够了吗?怎可能,这么好的赚钱时机怎可以轻易放过!

  「走,我们去买马。」风袖月告诉两个婢女。

  「为什麽要买马?」婢女们不懂。

  「赶场赚银子啊,」风袖月愉悦说,忙拉著婢女找交通工具去了。

  没过多久,三人三匹马,风驰电掣的离开了洛城,往最近的城镇奔去。

  然後,同样的戏码在不同的府衙、县府理上演,凭著一块金龙令牌,风袖月所扮的假太子大大方方的向城镇里的太守、县令调银子,那些地方官震於太子的身分哪敢说不,不但恭敬的将银子呈上,还大礼叩拜的送走太子,从没想到过这名太子可能是假扮的。

  这样的情形也是当然了,寻常人哪有这麽大的胆子,敢玩这种不要命的游戏,也唯有风袖月这个罗刹女了,凭籍的除了大胆,还有无人能抓到她的自信!

  这晚,在下榻的客栈里,风袖月已经拿下人皮面具,没有外人在,她脸上的面纱也除下,还她一张叫人惊艳赞叹的绝色丽容,不过她的真面目,也只有随著她的贴身婢女见过,是不会露给外人见著,尤其是男人!

  小金和小银二点算著今天的成果,加了加後,答案出来了。

  「主人,所有的银票总和是十一万五千五百两银子,加上那姓威的县令暗地里送上的孝敬银票五千两,全部共是十二万又五百两银子。」小金宣布。

  「哇,竟然在一天里就赚到了我们一年才能赚到的银子,今天真是大丰情啊,主人你可以好好休息一年不用再奔波为人看病了。」小银开心叫道。

  小金也同意,「说的也是,没想到一个金牌竟然有这么大的权力,太惊人兖了!」

  风袖月把玩著手里沉甸甸的金牌,「说是这金牌的威力吓人,不如说太子身分的至高无上,让人敬畏尊崇了。」

  「当然罗,他是一国的太子,又是长太子,以後要继位做皇帝的,当然有权势了。」小银附和。

  小金看著主人手中的金牌忙问:「主人,那明天我们还是和今天一样用这告牌向官府拿钱吗?」

  风袖月看了眼婢女,「怎麽?你们玩上瘾了?」

  两个婢女都用力点头,被人又跪又奉承,还可以拿银子的事,玩再多次也不会累!

  看她们满脸的玩兴,风袖月笑出声,不过却泼她们冷水,「这等好事只能今天玩,再玩就会出事了!」

  「为什麽?」小金、小银同声问。

  「今天我们能用令牌通行无阻四处拿银子,是因为天龙真一行人都中了我的袖针,会昏迷一天,当天龙真清醒後便会发现身上的令牌不见了,生怕令牌被误用,定会知会官府,那我们今天假冒骗钱的事就被揭穿了,如果我们还故计重施,一定会被逮个正著的!」风袖月告诉婢女。

  两个婢女睑上都有著惋惜,「如此一来,这块令牌不就没有用武之地,只能摆著好看,或是熔了当金子用罗!」小金表示。

  「这么好看的金牌熔了多可惜啊!」小银不舍。

  「否则还能怎麽办嘛!」小金也有些不舍。

  风袖月俏脸上又露出了算计般的笑容,「何不送回给天龙真,再领一笔赏金呢?」

  这是什麽可笑提议,偷拿了人家的东西,还在外招摇撞骗得了大笔银子,自动送回简直就是自找死路,不被拿下入狱已是大幸了,怎还有可能再领赏余呢?只是小金、小银对主人的话没有怀疑,以主人的能力,就算她说能将太阳转成从东边落下,她们也相信!

  不过是很好奇要怎麽做?如果能再得到赏金,那主人真就不该是凡俗人,而是天上神仙变成的了!

  风袖月笑得自信十足,她说到就会做到,有赚钱的机会,她绝对不会放过,哪管会不会气死天龙真;更不甩他是有权有势的天子了!

  他要她改邪归正,她就偏偏坏一次彻底让他瞧瞧,看他还能拿她怎么办?

  呵呵……事情越来越好玩了!

  ***

  在县府的公堂上,坐在首座的俊顺男子头儿微侧,看似仪态轻松,不过斯文的脸上带著些许沉郁,显示心头有不快之事。

  而底下站著四个头数官冠的官吏,他们一向是坐在上头的位子,今天却排排立在通常给人犯站的堂下,不过四人没人敢有怨言,全都是面有难色,等著上头主子发落。

  靖平点清楚损失回报,「殿下,总共被敛走了十一万五千五百两银子!」

  「数字可真是惊人!」天龙真苦笑出声。

  底下的四位父母官已经站不住,全都噗通一声曲膝跪下求饶!

  「求殿下宽恕,求殿下宽恕……」

  「除了这四个城镇外,还有别的地方受害吗?」天龙真问。

  「回殿下,没有了,属下已经用最快的速度将讯息传出,以免别的地方官再受骗。」靖平回答。

  「她是聪明人,明白见好就收,不会用相同的伎俩再冒险的。」天龙真揉揉额头,虽然只有交手一次,但是他已经深刻领教她的聪颖机伶,当然还有高超的用毒手段了。

  他不过感到胸口像被针剌痛了下,身子立刻无法动弹,眼前一黑就晕过去了,当他再醒来时已经是一天以后的事,因为是擅自闯入陈府,所以恢复神智後,他发现自己被当成盗匪五花大绑的丢在柴房里,而身旁还躺着靖平、左忠,看状况一样是吃亏在风袖月手下,他这辈子从不曾如此狼狈过,堂堂尊贵太子之身,竟要和平民百姓费唇舌解释自己的清白,说明那些有些丢脸的受袭情形。

  幸亏陈富贵不是昏庸之人,没多刁难就放他和随从离开,再来他便发现自己的随身令牌不见了,这就不是件能等闲视之的小事,那块金龙令牌有足以号令百官、调动军队的权力,他想风袖月不会动到军队想造反,但是拿来骗钱是必然的,因此不得不惊动官府急想亡羊补牢,但还是挽了一步,让她大摇大摆的敛走大笔钱财,狠狠戏弄了一班官员,教他有气但也不得不佩服这女子的大胆能干,父皇的旨谕没点错人,这女人具有为害作乱的本领!

  见底下地方官还跪著,仁慈的他轻一挥手,「这也不能全怪罪你们,都起来吧!」

  「谢殿下。」四人一起站起,但还是胆战心惊,不敢轻松。

  吃了亏的靖平对风袖月非常的气闷,忙提议,「殿下,这女子不但可恶还狡猾,不可原谅,可要发公文通缉,捉她到案?」

  天龙真好笑,「我们又不知道她的相貌,如何发文通缉,而且理由若老实登出,恐怕官府的面子就挂不住,不但四位官员要连带受处分,小王也一样脱不了责任的。」

  靖平听了愤懑叫道:「难道就这样放过她,不追究她的恶行吗?」

  天龙其安抚的对属下微微一笑,「靖平,小王明白你急想讨回公道的心情,但是面对如此冰雪聪明的女子,你以为强以武力逼迫就能让她就范吗?这事当然是不能轻了,不能让她在外继续胡来,不过也不能使出强硬的手段。」

  靖平脸上一红,被说破了心思,不曾受过如此窝囊的事令他真的想好好教训那女人,但是皇上交代要用感化,他就不能为了自己的小小不满而坏了殿下的大事。

  「属下明白了。」靖平拱手回应。

  另一个侍卫左忠就冷静得多,「殿下,要派探子侦查双绝罗刹的行踪吗?」

  天龙真想了想後,问起站在底下的四个地方官,「卫太守,你是第一个被骗,从洛城起,接著是白虎镇、天水镇,再来是高阳省城,这四个地方是不是连成一气的?」

  卫太守忙回应,「禀殿下,这四处城镜是有官道相连,位置非常相近,如果快马加鞭赶路,一天来回不成问题,所以歹徒才能在一天时间内连续诓骗四个地方得逞,证明歹徒真是太狡诈了!」

  天龙真目光晶亮的看著他们,「难道你们就没错吗?如此轻易被骗,不也表示你们视人不明、太没警觉心了!」

  四个地方官惭愧的一致再跪下,「下官知罪,望殿下恕罪!」

  「小王可以不加罚你们,但是短缺的府库必须补齐,小王有疏失,所以补助一半,而另一半就要你们补偿,你们可有异议?」天龙真做出裁定。

  四个地方官个个苦著一张脸,没受到责罚就是万幸了,四人不敢多奢求,赶忙叩谢大恩。

  「卫太守,你说四个地方是官道相连,那顺著官道再往下去又是接到哪个城镇呢?」天龙真延续刚才的问题。

  「回殿下,再来便是江夏口,为官道和河口交集处,是个很热闹的大城。」

  卫太守恭谨回答。

  「卫太守,吩咐下人备马,小王要去江夏口!」天龙真下令。

  「下官遵命!」卫太守忙依命行事。

  「殿下以为风袖月会去江夏口?」靖平疑问。

  「极有可能,或许最危险的地方是最安全的地方,但是以风袖月的个性来看,可能是最危险的地方才是她最喜欢的所在了。」她会在那里的,天龙真有此预感。

  自己太小看她了,所以才会出师不利,而今他会将她当成好对手,感化个恶天王绝非简单的事,不过他会尽全力,而且他也明白要如何才能将她留在身边!

  贪财也未必全是坏事,至少这就是风袖月最大的弱点了!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