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可儿 > 美人如玉剑如虹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美人如玉剑如虹目录  下一页

美人如玉剑如虹 第十章 作者:可儿

  「为何进城里来,你应该和我一起留在城外帮忙照顾病患才对。」

  「病症轻者,你的御医们有能力治得好,重病者,药石罔效,留下何益,我们反该一同离开才对。」

  「你真的没办法救人吗?若是为了报酬,我可以提出合於你所要求的银子,只要你救活那些病患。」

  风袖月讥讽笑著,「呵……你还真了解我,好,若你想用银子向我买救命丹,我倒可以提供一种药丹笑阎罗,能让那些病入膏肓的患者心情愉快去见阎王!」

  「你……你怎麽没一丝仁慈之心,难道你真是铁心石肠无情的人吗?你太教我失望了!」

  天龙真气愤的离开,然後三天过去了,他的人影不再出现。

  剑光闪动,白色身影混著一道金色闪光,不住在宽大的内院舞动,剑气所过万物皆折,院子里的盆栽、靠墙的小花圃和迥廊边的木栏杆全都被摧折成碎片,当然客栈上下都收到了警告,要命者匆入,否则脑袋开花自行负责!

  邪金剑发出高低不一的剑鸣声,使剑人舞动得越激烈,剑鸣越尖锐,风袖月没戴面纱,姣好的脸庞如蒙上层冰霜,周身散发出的寒气教人畏惧,小金、小银远避在角落,两人相对伤脑筋,不知该如何安抚主人的心情。

  不在乎、不在乎、她不会在乎的……不在乎他的……心底的声音不断大声的告诉自己,不要在乎那个可恶的男人,那个只会看事实表面,和笨人一般见识的混蛋男人,她不会在乎她的,但是另一方面却无法可抑阻心痛,那一次次像要撕碎她般的疼痛,让风袖月更是使命的挥动手中剑,拚命想要累倒自己,倒下後就不会再想他了,也就不会再心痛了!

  为何他不了解她?为何他不明白她话里的含意?明知必死,难道受尽苦楚而亡比安适含笑死去还好吗?相较起来又是谁残忍呢?慈悲不该是如此的使用。

  或者这就是所谓正派人士的作法了,只要和礼法不同就要被归为邪派人,而不会巧言令色就不得欢心,更是不能说出人不爱听的实情,天龙真,你真是这样肤浅的人吗?那当初又为何要如此容忍她?为何要对她那么好?让她深陷下去,发现自己喜欢上他了,才明白他的真面目,为什么?为什麽?

  再想到他们之前的相知相许,夜半时互许的甜蜜诺言,难道这都是假的吗?还是他们根本不曾真心明白过对方,这教她更是痛心的拚命挥剑,直到胸口像要炸开来般,才急喘著气不得不停下,手倚著剑累的半蹲在地。

  她又悲又痛,还有深深的懊悔,懊悔自己聪明一世,却连自己在何时喜欢上天龙真都不清楚!懊悔因为他自己变得心软,在他见著自己真面目时,她就该对他动手的,哪知她不但没动手还将自己赔给了他,造成如今进退不得的窘境,让她不知该何去何从?

  留在这等他吗?不,她是何许人也,怎能像一般女人以男人为天,仰人鼻息而活呢!那就离开吧,可是她又走不开脚,不愿、也不甘心,何以自己要像弃妇一样黯然离开?双绝罗刹不做这样丢脸的事!

  生平首次尝到两难滋味,也首次觉得自己竟然也有世俗女子的软弱心肠,懦弱的教自己痛恨,更不愿承认原来自己不过只是普通平凡的女人;这都是爱上他的错,是爱情让她变成如此的,她不应该懂得爱,更不该爱上天龙真。

  风袖月握紧手中的金剑,闭上眼极力想厘清满脑子的纷扰思绪。

  两个奴婢小心的来到主人身边,「主人,您还好吧?」小金怯怯问。

  小银就冲动多了,「主人,您何必像个小媳妇一样受气呢,何不去找天公子谈个清楚来,你已经答应要嫁给他了,这样又如何能一起生活一辈子呢?」

  「小银,你有出息点,主人又不是非嫁给天龙真,主人可以选择更好的人啊!」小金不高兴的反驳。

  「但天公子是第一个见到主人真面目的男人,若主人不嫁他,不就必须要将他给……」後面没说完的话小银不敢再说下去。

  风袖月抬起头,小银提醒了她对师父起的誓言,见到她面容的男人都要付出惨烈的代价,直到她遇上可以相守一生的男人,他为自己除去了面纱,那她就可以不用再掩面了,若那男人背叛她,她就要亲手杀了他!杀了天龙真?她明白自己做不出来,那就再给他一次机会,也给自己一个机会吧!

  顿了好一会後,风袖月站起将邪金剑扣回颈上,「小金、小银,你们陪我到城外一趟。」

  两个婢女对看一眼喜悦的忙点头,「奴婢遵命!」找人解决总好过独自神伤了。

  他一向对她是万般的好,那她先低头一回也不为过,希望一切的情形会有所转圜。

  ***

  天龙真揉揉额角走出野店,往重症病患的帐篷而去,虽然经过御医们的极力救治,但这几天重症病患接二连三的过世,带著不甘心和恐惧,让他们死状狰狞,使他无法不想到月儿的话,他们如此尽心救必死之人反是种罪过,应该使他们走得安详有尊严才是正确的,如今依事实看来,她的作法反是对的了。

  只是,风袖月事先提出,无法不使人为她的无情而寒心,所以他才会克制不住脾气甩头就走,不知道如此的行为会不会伤害到她?她会伤心吗?还是生气呢?她的性子一向特别,无法以常理推论,教他担心也後悔自己当时的冲动。其实不管她是如何的刁钻,他对她的感情都不会改变,这些天没见到她,令他万分想念她,但是繁事缠身却走不开,不管如何,他今晚都要去看她,他要和好,不想再和她闹脾气了。

  下了这样的决定让天龙真心情轻松许多,却见阮雪吟从帐篷里冲出,掩面奔来,下意识的,他张手拦住了她。

  「阮御医,发生什麽事了?」

  阮雪吟看了看天龙真,马上是哇一声,奔入他怀里,抱著他伤心的哭了起来。

  她哀泣的哭声让天龙真没有推拒,顺势轻抚著她的背,「别哭了,告诉小王,到底出了什麽事?」

  「王……王老伯死了,我用了那麽多心血救他,他却仍是死了,而且还说早知都会死,应该早点让他到地府见亲人,他……他怎可以这样说,我为他付出许多的精神,用了最好的药救他,他怎可以不领情,这教我……教我情何以堪啊,呜……」阮雪吟边哭边说。

  这话教天龙真心头百感交集,他真是错了,所以越加对月儿感到歉疚,也越想飞奔到她身边,只是要先解决怀里的阮雪吟,他双手放在阮云吟肩上正想开口劝慰「原来殿下和御医们是如此救病患!」冷森森没有温度的嗓音响起,淡雅香风拂过,白色人影天人般缓缓落在他们面前,少了纱帽,但美丽的面容还是隐藏在面纱之後。

  「月儿,你来了!!」天龙真见到心上人笑开脸,愉快中立刻忘了怀里还有个阮雪吟。

  风袖月没有笑容,脸色越见的冷凝,「看来我似乎来的不是时候,打扰你们了。」

  天龙真才想到阮雪吟还在他胸前,急忙推开她,「月儿,你别误会,我和阮御医没有什麽!」

  「你没什麽,但有人却不是这么想的。」风袖月目光停在阮雪吟脸上。

  阮雪吟脸上蓦然浮上红晕,有心事被人看破的羞惭,受不住风袖月冷凛的眸光,无措的向天龙真求援,「殿下!」

  天龙真为阮雪吟说话,「月儿,阮御医当然也和我的想法一样,你别为难她了。」

  风袖月改看向天龙真,「好,我不为难她就为难你,我要你立刻将我们的婚事对天下人宣布,也马上带我回宫见皇上!阮雪吟瞪大了眼,满脸错愕!

  「月儿,这里还需要我,我暂时走不开,等我将此地处理好後马上就带你回宫好吗?」天龙真好声说明。

  「不行,我就是要你即刻离开带我回宫!」风袖月坚持,这不是难事,若他心中有她就该马上同意。

  天龙真被难住了,还在苦思要如何说服风袖月时,阮雪吟忍不住爆出话,「殿下,您怎……怎麽可以娶她?她不但是个平民,而且还声名狼藉,是邪派人士啊,您绝不能娶她,圣上交付您的任务只要您感化她而已,非是要您娶她入门啊!」

  「阮御医!」天龙真斥喝!

  风袖月身子一震,眸光闪动,一会後她发出了寒气四溢的笑声,「呵……原来如此,终是真相大白了,不过答应我的事就不准反悔,你还是必须娶我为妻!」

  「我……」

  「你!」天龙真和阮雪吟同时开口,而後者气愤的声音盖住了天龙真的话。

  「你好不要脸,竟然主动要求殿下娶你,你别以为殿下心软好欺负,你想当太子妃简直是作梦,你也不……啊!」没说完的话被惨叫声所代替,因为一柄寒光四溢的金剑以闪电之姿直劈她而来,吓得她花容失色。

  「月儿,不可!」天龙真忙运气一挥,挡下了邪金剑,但是在剑光迥旋时就见雪白衣袖一卷一放,紧接著风袖月就往後跃开,等著看结果。

  天龙真收回内力,正欲解释,痛苦的呼叫声早一步尖锐响起,「啊……好痛,胸……胸口好疼……我不能呼……吸了,好难受……救命啊,好难……好……难受!」阮雪吟不支跪在地上呻吟,双手抱胸大口呼吸,脸色也在瞬间涨成紫红色。

  天龙真吓了跳,马上要求解毒,「月儿,不可随意下毒伤人,快拿解药来!」

  「放心,她死不了,只是要为她的口没遮拦付出代价!」风袖月冷冷表示。

  但看阮雪吟如此痛苦,天龙真怎麽也於心不忍,「月儿,阮御医虽然说错话,但是影响不了我对你的感情,她已经吃到苦头了,你就放过她吧!」

  「你若真心待我,就该为我出气而不是帮这女人说话,而且我说过她没性命之忧,顶多尝到锥心之痛罢了!」风袖月淡漠回答。

  而风袖月话才落,阮雪吟已经撑不住倒地,手捧著胸口痛楚的叫不出声,只剩下不住颤抖蠕动的身躯显示她所受的痛苦。

  天龙真对阮雪吟的痛苦惨状是看不下去,大步向前抓住风袖月的手,语气转为强硬,「月儿,她只是个弱女子罢了,你何忍用如此残忍的手段待她,你别再使性子了,我相信你不是那麽狠毒的人,你快为她解毒,月儿,听话,为阮御医解毒。」

  「你认为我会听你的话,为这女人解毒?」风袖月抬头望著天龙真。

  天龙真回视她的目光,肯定的点头,「我相信我不会爱错人,你的心仍是善良的,」定会为她解毒的。」

  这话很中听,教风袖月眼里有了笑容,「好,为了你的相信,我就听你一次。」却是捻花指一使力,两根袖针飞出,不偏不倚射中阮雪吟两边的太阳穴,她痛叫一声随即就倒下昏过去了。

  眼见的情形令天龙真大怒也无法置信,怒火中烧的他不消多想,反手就给风袖月重重一巴掌,打的她身形踉跄往一旁倒。

  「主人!」小金、小银惊叫出声急急奔上前扶住主人。

  「你太过分了,我如此相信你,你却这样对我,你根本不配被我相信!」天龙真眼里没有柔情只愤然,他撂下话後是快速来到阮雪吟身旁扶起她,紧张的观视她的情形。

  「天龙真,主人的确是用金针为她提早解去痛苦,你却不分青红皂白打了主人,过分的人是你!」小金生气的大叫。

  风袖月阻去婢女的抗议,用哀伤的眼神看著听到小金的话而转头望向自己的天龙真,凄然一笑,「原来……你从没相信过我。」她推开婢女的扶持,腾身飞跃上马,头也不回的离去。

  「月儿!」她哀伤的眼神揪痛了天龙真的心,他叫唤了声,但离去的人没停下也没回应,只是加速的奔离。

  这就是她所选择的人了,呵……无声的笑里只见晶莹的泪珠随风而落!

  ***

  风袖月神情淡然的盘腿坐在床上,脸上面纱已经除去,在黄昏半混沌的光线下,仍可以见到她左脸一片的红肿,和右脸颊的雪白肌肤成为强烈对比,两个婢女从回来後就被屏退不准进房,她不哭不笑不言不语,准备好一切後就坐到床上等人。

  她明白他会来的,因为他一向仁慈,不忍心见所有人受苦,所以一定会来,而她等他,等著解决这段情缘。

  看清了一切现实,所有事都必须要有个结果,不管她爱或不爱,接受或反对,一切都注定了,不是吗?

  面无表情的脸上扯出个空洞的笑容,更显出她不寻常的漠然凄容。

  在太阳落山之前,一个高大身影用最快的速度赶到了客栈,冲入房里,看到床上神情冷淡的她,也见著她被自己打伤的脸,他好痛心,亲眼看到阮雪吟随即就清醒过来,毒也解了,他才明白自己真错怪了月儿,骑了马就直接奔来要道歉。

  「月儿,对不起,我……我该死,不该不相信你,还对你动手,我……抱歉、对不起……请你……请你原谅我,月儿……」他大步走向她。

  风袖月依然无语,却在天龙真靠近时,突地取下邪金剑攻击他!

  天龙真忙闪过,化出招式应对,「月儿,我知道我错怪你了,我愿意尽所有的心力补偿你,你……你停下听我说好吗?月儿,别打了,让我们好好谈谈,月儿,月儿……」

  人儿没应声,冷漠的脸色如同手中阴冷的金剑,招式没停、招招取命,没有情人间的浓情,剩下的只是敌人般的兵戎相见!

  天龙真奋力应对风袖月的逼杀,仍是不断的解释,「月儿,是我错了,我向你认错,请你原谅我,我明白自己该死,你再给我一次机会好吗?别因此轻易就否定了我们的感情,月儿,你听到我的话了吗?别动手了,停下来,求你停下听说我,月儿,月儿……」

  嘶一声,邪金剑划破了天龙真的衣袖,她的模样已摆明任何的解释她都听不入耳了,这令天龙真是心疼又焦急,不愿意看她故作的冷漠,他了解她不会真对自己无情,她一定还爱著自己的,他可以证明,於是心一横,立定不动,任由金剑直向他刺来。

  「若你真那麽恨我,就杀了我吧,死在你手下,我无怨无悔!」

  剑在他喉头前硬生生的停住,就如同那回的情形重现,天龙真面容涌上喜悦,「月儿,你下不了手,这表示你对我的心不变,你还是爱我的,放下剑,我们谈谈吧,月儿,剑给我。」

  天龙真小心的要拿下她的剑,风袖月却倏然急收回剑,人也快速往後退,飞扬的凤眸直盯著天龙真,美丽的眸子也慢慢涌上了泪水,蓦地邪金剑不再指向天龙真,而是毫不犹豫就欺上雪白玉颈。

  看出她欲自残,天龙真大吼:「住手!」聚集毕身功力抢上前,在千钧一发之际抓下了金剑甩开,不顾剑已在他手掌上划下伤口,急急大力抱住风袖月。

  「不准做傻事,该死的,我不准你做傻事,不准,不准……」他死命搂紧他的宝贝。

  终於,她轻启朱唇出声,「我识人不明,死不足惜!」

  这话似把刀刺入他心窝,天龙真满心悲痛,「月儿,不要这麽说,你没看错人,我爱你啊,用我全部真心爱著你,我只是一时被情绪蒙蔽才会伤了你,我真是无心的,请你原谅我,若你不能谅解也该是罚我,而不是用这样的手段来惩罚自己,那较杀了我更让我心痛,你不准这麽做,不可以!」

  「你不爱我,你只是为了皇上交代的任务才接近我,又为了你那无可救药的仁慈责任才要娶我,你对我没有丝毫的信任,这样的人怎会爱我呢?我一死你就不用再费心感化我了,你也不用担心我会再危害世间,一切的恩怨都烟消云散了不是很好吗?所以你要开心才对啊!」风袖月自嘲的笑说。

  「不,你怎麽可以说这样的话,或许我们会相识是因为父皇的任务,但是我对你却从没虚假,更是全然的爱你,不管能不能感化你,也不管你是正是邪,我都要定你了!月儿,别质疑我对你的感情,那才是你最要相信的事,我爱你,月儿,我不能没有你啊!」天龙更低头深情的看著风袖月。

  风袖月没有感动,冷冷扬起唇,「面对一个不相信我的人,我又为何要相信你的话呢?」

  「我会用时间来证明我的话,证明我对你的心,会让你再次相信我的!」

  天龙真大手抚上她被自己打伤的左脸,眼里净是心疼和自责。

  风袖月挥开他的手,态度没被软化,「别碰我,我不需要你的同情,你说什么我都不会再相信了,我只对自己的行为负责,既是所遇非人,又杀不了你,我只剩下唯一的路,下黄泉去陪我师父,你拿开我的剑是错的,那只会让我受到更多的苦,你若对我好,就该一刀杀了我,给我个……痛快!」绝美的脸上涌上痛苦,小嘴血色渐被墨黑取代,中毒之相毕露。

  天龙真瞪大了眼,心霎时缩紧成一团,「你……你竟然……服毒,你……怎麽可以?!天杀的,你怎麽可以?解药,解药在哪,快给我解药,解药,」他怒吼的要解药。

  「没有!解药。」风袖月忍住痛苦出声。

  「不!你不可以这样对我,一定有办法可以解毒的,告诉我,月儿,快告诉我,求你告诉我,如何解去你的毒,快说!」天龙真慌乱的急急要求。

  「你……心痛吗?为我……在心痛是……是不是?」风袖月看著他的焦虑痛苦竟然还很开心。

  天龙真用力连连点头,急切叫道:「是,我心痛,我心痛欲裂,月儿,求你别折磨我,不要用你的命来折磨我,我受不起,你想怎麽对我都可以,就是不可以用人命做要胁,月儿,解去你自己的毒,求求你快为自己解毒!」他恸心的哀求。

  风袖月无力的闭了闭眼,「太……迟了,我……真没……解药,这毒……无解!」

  这无疑宣判了她的必死无疑,天龙真面色如土的紧盯著她,「你……真用死来……罚我,你好狠的心,不……我不会让你离开我,不管上天下地,甚至要追到阎王殿我也会紧紧抓住你不放,你逃不开我的!」他心中做了决定,迳自伸手到她怀中摸索。

  「你……想做……什么?」风袖月眼里有疑问。

  天龙真没回答,找出一个金药瓶,「这就是你服的毒药吗?」

  「别……拿!!」风袖月奋力的想抢回。

  代表就是这东西了,天龙真无畏一笑,打开瓶盖就仰头将里面的药丹全数倒入嘴里吞下,再将药瓶一丢,抱起怀中宝贝来到床铺,一起躺倒在床上,再将她紧紧抱入怀中。

  「黄泉路我们一起走,那就谁也丢不开谁了!」他语气平和,没有畏惧,只有满怀的爱意,怜惜的吻吻心爱人的额角。

  风袖月睁著晶亮眸子看入他眼里,「你……真要与我……同生……共死?」

  天龙其微笑,抚顺她的发,「有人陪你不好吗?那在九泉之下,也不缺人给你捉弄了。」眉皱起,心口抽痛,该是体内的毒性开始发作了。

  听到这样的话,即便寒心如她也无法不感动,小手摸著他的脸,有些哽咽,「你……好傻!」

  「能拥有你,做傻瓜也无妨,只是我还有一个疑问,月儿,我不曾听到你亲口说出,你……爱我吗?」天龙真凝视她的眼。

  风袖月脸上漾出了真正的笑靥,无比的温柔回答,「你真是傻瓜,我当然爱你了,我早就爱上你了,我爱你!」小嘴主动贴上他的唇。

  天龙真如待珍宝般细细的吻著柔软的红唇,能和她在一起,无论生死他都无悔。

  乍然涌上的痛苦让他抽紧手臂,同时他的吻变得热络,似要将自己的至爱吞噬入怀,「月儿,我们能……永连在一起了,我会抓紧你,我们……永不……分离!」在被痛苦淹没的前一刻,他挣扎的说出最後的留言。

  风袖月偎紧他,「对,我们……永不分离!」美丽的容颜心满意足带著笑闭上了眼。

  床上男女紧紧互拥同陷入迷离里,幽魂渺渺,携手同赴黄泉路?

  ***

  细白纤指轻轻描绘著俊逸的容貌,甜美的娇娇嗓音飘落,「没事了,你可以张开眼看看我了,我一直在身旁陪著你呢,一步都没走开哦,有没有很感动啊?那就快点醒来嘛,我知道你已经清醒了,快点张开眼睛看我啦,偷偷告诉你哦,我现在什麽衣服都没穿呢,毫无遮掩的偎在你怀中任你处置耶,只要你快醒来便能看到我了,醒来、醒来……快点张开眼睛啊!你怎麽不理我,你真不想醒来吗?那好吧,我就穿上衣服,然後让那聒噪吵人的靖平来照顾你好了,我走罗……」

  才想移动身子,一双结实手臂就横上纤细的柳腰,箝制了她的行动。

  「哦……原来你真的假睡骗我,你好坏!」风袖月嘻笑点点他英挺的鼻头。

  大掌拿下白玉小手,放在唇前吻了下,「你又再次戏弄我了,你不也很坏!」就算再迷糊不明白,听到她那番话一想也了解自己又被耍了。

  风袖月笑著用柔软身子贴紧他,探高头吻了吻他粗犷的下巴,「你生气啦?」

  「我若生气,你就会乖乖以後都不捣蛋了吗?」天龙真看著她。

  她巧笑嫣然的老实摇头,「我做不到呢,怎麽办?」

  真是诚实,天龙真浮上苦笑宠溺的揉揉她乌黑发丝,「还能怎麽办,既然爱上你,只好接受你的缺点了。」

  「呵……」风袖月笑弯了柳叶眉,小脸亲密偎在他颈项边,「你果真是无怨无悔也毫无条件的宠著我,我没看错人!」

  这话教天龙真汗颜,「但是我却动手打了你,我真该死,月儿,对不起!」愧疚的抚著她还有些薇红的脸颊。

  「不过我也骗你上当吃毒药啊,一人一次扯平了。」她可不会吃亏呢!

  「下次别再做这种事了,我宁可被你所杀,也不要再经历那种可怕的经验,我对你只有这个要求,答应我,月儿,别再乱服毒自杀,答应我!!」天龙真心有馀悸抱紧宝贝要求。

  他真的害怕呢!这令风袖月动容,「我答应,以後绝不会拿性命开玩笑吓你了,只是我要坦白一点,就是……我们都没吃毒药,你服下的是补丹,而我……我只是在唇上抹了变色的胭脂而已。」她小小声说明。

  天龙真愣了下,然後是忍不住的哈哈大笑起来,「你……你这顽皮丫头,我的宝贝,我最邪恶又可爱的宝贝,有你在我身边,可以想见我往後的生活一定不会无聊了,哈哈……」

  风袖月听著他低沉悦耳的笑声,心里一片舒坦安然,她终是找到能全心包容她、爱她,而她也爱的男人了,然後,她做了件不曾做过的事,真心感谢老天爷的帮忙!

  笑容、满足,就是这对男女幸福日子的开始了。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