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可儿 > 美人如玉剑如虹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美人如玉剑如虹目录  下一页

美人如玉剑如虹 第九章 作者:可儿

  床下飘落的衣裳,床上交缠的身影,隐隐显露出的胴体肌肤,点出了一室的激情春光!

  待风袖月明白他想做什麽时,要阻止已经来不及了。

  「不要,别脱我……衣服……唔!」天龙真的嘴袭上,再度盖去了风袖月的异议,承受著他热情的拥吻,这种刺激又欢愉的莫名滋味重重敲击著她的心,她明白若遵照於参烘的礼教,她应该严词的制止天龙真不合礼的行为,可是她自己却也好想一尝如此新鲜抽动她心深处的感觉啊,那她该怎麽做呢,「啊……」忍不住的轻吟声打断思绪,他的唇竟然来到她胸前,轻啮著柔软的丘壑逗弄她,而大手更下滑到她平坦的小腹,厚实的掌心搓磨著她细嫩的肌肤,引来一阵阵的战栗,也让她理智溃散,再也无法思考。

  天龙真即便知道身下人儿心中还有疑虑,他也顾不了了,既然她引燃他的情欲,又决定要嫁给他,他便绝不会负她上就当是提早入洞房吧,他不想再忍得如此痛苦,更是要让她明白,他就算再容忍她,但有些事仍是不能胡来,是要付出代价的!

  如此一来,他们注定就要在一起一辈子了,那有他看著,她绝对非乖乖不可,虽然他也会因此而无法得到皇位,但他不在意,换得了与众不同的娇妻,非常值得了。

  所以他难得的横起霸心,义无反顾的要得到她,他要她!

  随著手心探索她的娇柔,最後的蔽体衣物也被褪下,如今的两人是裸身相见,曲线窈窕的身躯更加为他的欲望火上加油,他的唇手越是肆无忌惮了!

  「啊……」连连吟哦声从她唇角溢出,她控制不了体内横冲直撞的火苗,无助的她只能攀紧宽厚的肩膀,由著他攻城掠地,一寸寸侵占她的纯洁。

  当两人身上都布满了汗水,身子潮红更加缠腻在一起时,时机成熟了,天龙真的手为最後的情欲开路,在风袖月骤升的娇吟声里,他封住她的唇,也同时占有了她。

  该死的,好痛,好……痛……好痛啊……风袖月十指掐入天龙真结实的肩头,全身紧绷,但这仍无法消除下身带来的痛楚,而带给她痛苦的男人还吻住她,她气得就对他的下唇狠狠咬下去,听到闷哼一声,压在身上的结实身躯僵住了下,但他没推开她,而她在尝到咸咸的血腥味後才满足松开,身子的疼也消褪了许多。

  原以为一切都该结束了,怎知让她更惊讶的事接著发生,他的身躯竟然开始律动起来,每次的冲击都带给她一回比一回更多的欢快,风袖月揽紧了天龙真,无助的随他摆动。

  所有的东西都从她脑里褪去,剩下的是满满的欢快激情,她才明白,这才是激情的真面自,然後他们一起飞向了天堂,体验人生至高的欢愉快乐。

  ***

  清脆的打更声响来,锵、锵、锵、锵四声,代表四更天了。

  房里的腊烛正吐著最後的火光,点亮一室的温馨,风袖月偎著天龙真喘气,一只大手轻抚她纤弱的背脊助她顺气。

  一会後,她的气息终於平静下来,天龙真体贴的为她拂去颊边发丝和额上汗水,面对她望著自己的目光,他柔声问起,「身子还很疼吗?」

  身子当然很不舒服了,这是她眉头皱紧的原因之一,而另一个就是不服自己又喘身子又是酸软无力,但他却像没事般,精神好得很,难道男人和女人体力就差这麽多吗?

  见她脸上有不豫神色,让天龙真更加担心,「你身子真这麽难过?要找大夫看看吗?」

  风袖月噗哧笑出声,「你忘了我就是大夫吗?」

  天龙真有些困窘,「忧心下,我倒真忘了,你到底觉得如何呢?」

  风袖月看他如此挂念自己,心中的不满褪去不少,「你怎就不会累呢?难道这种事对你都没影响吗?」

  她的心思竟放在这种地方,天龙真是哭笑不得,忍住笑回答,「我也会累的,只是我人比你高壮,自然就较你早恢复,若你身子很不舒服,我可以帮你按摩,或者你闭上眼休息,我会在这陪著你的。」他温柔告诉她。

  就是他如此的温和柔情,让风袖月就算被天龙真占了便宜心中也没气,原来傻的人是她自己!

  「你不用陪我,想离开就走吧,要求你发我的事也只是玩笑话,你可以不用当真,我不会真要你负责的。」她推开他,想离开他怀里。

  天龙真却加大力楼紧她,「不行,我可不当它是玩笑,你既然答应要嫁给我就不能反悔,我娶定你了,也要对你负责到底。」他坚定表示。

  他的坚持令风袖月心中有甜甜的欢喜,但嘴巴上仍是刁钻,「你说了就算吗?我可没答应呢,你不邪气又不坏,还爱说教,我才不想嫁给这麽无趣的你,那一定闷死我了!」

  「但是我有财有势,可以任你敛财都不会破产,而且我很宽大,会包容你的不乖胡闹,最重要是我很疼你,能让你一辈子都过著幸福的生活,这样的丈夫哪里找,你嫁给我包准不会後悔的!」天龙真知道她不爱听正常的理由,就提出了歪理。

  风袖月被他逗笑了,搂著天龙真的颈项望著他,「你的话很有道理呢,不过还不够有力,再给你个机会加理由,能说动我,我就嫁,否则这婚事作罢!」

  好难缠的女子,但天龙真却不後悔选择她,紧紧拥著怀中宝贝,他声音绵素如春风,「我能再加上的理由就是喜欢你了,喜欢你带来的麻烦,也喜欢被你捉弄,喜欢你的笑,喜欢你柔软让我心动的身子,如果还不够,最後一条就是你要对我负责,我不准你玩弄我後就丢下我不管,我要你负责!」他装出了撤赖的嗓音。

  「呵……」风袖月小脸偎在天龙真颈旁大笑了起来,真是好理由,她喜欢,非常喜欢,她边笑边点头,「好,我对你负责,准你娶我为妻。」

  终於成了,天龙真心大喜,「月儿!」脸一侧吻住了咯咯笑不止的小嘴。

  风袖月欢喜的接受这个吻,也不吝惜的回以热情,不过在濡沫交流时也尝到他唇上咸咸的味道。

  吻毕,她就著烛火观视他的唇,看到被自己所咬出的伤痕,莫名的心疼,不舍的用手指触摸著,「疼不疼?」

  天龙真好脾气的摇摇头,「不疼,比起你受的苦,这不算什麽。」他爱怜的摸摸她粉颊。

  风袖月轻咬咬唇,整个人偎入他怀里,「你真好!」能遇上这麽好的男人,她绝对是幸运的!

  天龙真抱著她,享受两人亲密的感情交流,但也记起还有个问题要解决。

  「月儿,关於我那六名侍妾,你若执意要赶走她们,那我就另觅地方安顿她们,只是仍然要让她们衣食无缺过一生,这是我的责任,你就别再反对了。」这也是最後的方法。

  风袖月轻笑仰脸看著他,「那是闹你的,我怎会吃那样的醋呢,你的小妾仍可以留下,你以後要纳妾我也不会反对,随你的心意吧!」

  「你这麽大方?」天龙真有些惊讶。

  「我一向就不爱别人管我,己所不欲勿施於人,当然我也不想做这样讨厌的事,而你也要一样,我想做什麽事你也不能阻止哦!」风袖月说明。

  天龙真听了这话,眉头又开始打结,以她的个性,不管她那真会天下大乱,因此他不敢应好,暗中发誓自己绝不能有把柄让她抓到,以免失了管她的权利。

  「对了,还有我最恨别人不相信我,所以你千万别犯了这个禁忌,否则我一定不留情的,明白吗?」风袖月申明,说完後掩嘴打著呵欠。

  「我明白,是不是累了?那就睡会吧!」天龙真让她安稳躺在自己怀里。

  有他这个暖暖的抱枕真好,风袖月没有异议的枕著厚实胸膛闭上眼,「好舒服!!」咕哝一声,沉沉的睡了。

  天龙真微笑,纵然她邪气的很,却不做作、纯真的惹人怜,他满意这个妻子,非常高兴有她为伴过一生。

  拥著佳人,在她清雅的芬芳里,他也一起沉入了梦乡。

  ***

  风袖月心直口快,也不爱扭捏作态,所以自己和天龙真的事,她没瞒两个奴婢,隔天小金、小银便明白了,不出一个时辰,靖平、左忠也知道了。

  左中心向来冷静寡言,就算心中惊愕也脸色不改,但靖平就不行了,那一天里,他张大的嘴几乎合不起来,尤其了解到风袖月是要做殿下的正室太子妃,将来还有母仪天下的可能,他是欲哭无泪,真是无语问苍天了!

  靖平的表情提供了风袖月主婢三人最好的笑料,让她们一路上充满了笑声。

  令风袖月开心的事当然不只这一样了,最主要还是天龙真对她无微不至的照顾,本就性子温和很让著她的天龙真,如今更是对她呵护备至,让她享受被捧在手心上的滋味,也教她明白被人疼爱是如此的快乐。

  往东城的五天路程里,白日他们一起骑马而行,一同用膳,晚上则是同榻而眠,时时刻刻都在一起,没有须臾分开,他们畅所欲言的聊天说话,她自是不会再故意捉弄天龙真了,他有任何疑问,她也愿意据实回答,更不会口口声声以钱为主,而他一有问题,他更是倾心以对,知无不言,虽然只有短短五天,他们感情却加速升温,进入另一相知相惜的境界。

  在第五天的午后时分,他们来到东城外围,预计太阳下山前就能入城。

  八月的太阳既大又炎热,但是在烈阳下行走的六个人却出汗不多,尤其走在前面的天龙真和风袖月更是一脸的闲适,连一滴汗也没冒出。

  「累不累?」天龙真看著身旁的风袖月,隔一段时间他就会关心的询问。

  风袖月头戴纱帽,垂下的白纱代替面纱掩住她的脸,听到他的问话,白玉小手将面纱拂上帽沿,大方对亲密人露出她的美丽容颜,「不会,你呢?」

  「有你的灵丹护身,我既不感到热也不累,那灵参丸真是好东西。」天龙真笑说,灵参九是月儿用灵芝和百年人参混合练成的丹药,提精养神外,还能护身,是极好的补丹,也非常珍贵,但是月儿大方相赠,不但他服下,连靖平、左忠也受惠,显出了她和善友好的一面。

  「当然,双绝罗刹炼出的丹药都是极品,连毒丹都是哦!」风袖月眨眨眼很得意。

  「顽皮!」天龙真轻斥,但话里听来都是宠溺,认识她越深越明白她绝非是随意下毒害人之人,以往那些一被她下毒敛财的富人,大多是为富不仁,以她的说法,既是不义之财那她就不必客气,代上天帮忙花用,理由虽然不完全正面,不过也教人无法反驳。

  风袖月做个鬼脸,和天龙真一起笑了。

  近傍晚时分,一行人已经来到东城城外,却见到了怪异的景象。

  先是看见在荒地上生起了熊熊烈火,有人陆续将许多东西一一丢入火里燃烧,而靠近城边则立了多座大小不一的帐篷,看到许多人忙碌的进进出出,也有两两扛著担架的人从城里走出,进入帐篷里,空气里弥漫著刺鼻的烟硝味,气氛也显得沉闷。

  「看来探子说的没错,东城的疫情被控制了,所以患病民众才会被扛出城集中在帐篷里,而那堆火该是焚烧病人用过的物品,也焚毁因瘟疫而死去人们尸体用的。」风袖月陈述。

  天龙真神情黯沉,吆喝一声,率先骑马奔去,风袖月放下纱帽遮脸,也随著赶上。

  御医阮雪吟神情疲累的走出帐篷,正准备回客栈歇息,突然听到踏踏的马蹄声,她忙寻著声音望去,就见到一条熟悉的人影直奔而来。

  是大殿下,阮雪吟柔美的脸霎时放亮了,「殿下来了,大殿下来了,」她对帐篷里大喊声通知,然後就小跑步的迎上。

  天龙真见到多位御医从帐里冲出,而跑在最前面的便是阮御医,她是宫里医术数一数二的御医,他煞住马,人俐落的跃下地,阮雪吟来到他面前,立刻跪下行礼。

  「见过殿下千岁!」数名御医也快步来到,一同跪下行礼。

  天龙真要他们起身,「不用多礼,起来吧,辛苦大家了,瘟疫的疫情现在如何了?」他最挂心是这点。

  「回殿下,在大家的努力下,疫情已经得到了控制,染病的病人都已经移到城外,城里现在是安全的。」阮雪吟回答。

  「那在帐篷里的病人情况又如何呢?」天龙真再问。

  御医们马上是脸色黯然,阮雪吟更是眼眶泛红,用难过的声音表示,「殿下,不少重症病人的病情都很严重,我们已经尽力了,可是成效仍是很不好,是臣子无能!」她再度向天龙真跪下。

  这话令天龙真神情阴郁,只是御医们脸上的疲惫也让他明白他们的辛苦,亲手扶起阮雪吟,「小王明白你们尽力了,起来吧!」

  阮雪吟就抓著殿下的手伤心的低头饮泣。

  走近的风袖月将这一幕看入眼里,白纱後的秀眉微蹙起,停下马後她没下马,其馀的靖平、左忠和小金、小银都跃下马上前。

  天龙真发觉风袖月没下马,又见自己和阮雪吟的手还相握著,他忙放开,来到风袖月身边,「月儿,我扶你下来。」他将手伸给她。

  风袖月没理会天龙真的好意,雪白身影翻飞,姿态优雅的落在阮雪吟面前,将这个女御医上下打量了一遍。

  阮雪吟不明白眼前纱帽遮脸的白衣女子是谁?但又见殿下对她的礼遇,不知道该要如何反应,只能看著天龙真。

  天龙真便为众人介绍,「各位御医,这位就是以医术闻名天下的双绝罗刹风袖月姑娘,小王请她来帮忙助一臂之力。」

  御医们都有些讶异的看著风袖月,同为医者,他们听过她的大名,而了解更多实情的阮雪吟更是紧盯著风袖月,原来这女子就是皇上命大殿下要感化收服的对象。

  「月儿,他们都是朝廷派来协助东城的御医们。」他也为风袖月介绍。

  「嗯!」风袖月淡应一声,眼光仍是看著阮雪吟,直觉反应就是不喜欢她,她看来对自己很好奇但也带股敌意,而对天龙真的态度更值得多注意!

  较年长的汪御医站出对天龙真恭敬禀明,「殿下风尘仆仆赶来一定也累了,前边有间野店,是臣等目前的落脚之处,虽然布贾简单不过还算舒适,请殿下到野店休息。」

  天龙真拒绝,「休息不急,我想先观视病人状况,月儿,要你伸援手了。」他看著风袖月。

  「能帮我便会帮。」娇甜的嗓音从白纱後飘出。

  「那就由臣带路。」汪御医领路,天龙真自然的便牵起风袖月的手同行,阮雪吟见了脸色闪过妒忌,抿抿嘴也随後,靖平和小金等人则是跟在後面。

  「殿下,这些帐篷分为三个区域,靠近东城这边是刚发病或病情较轻者,中间便是重病患区,而较远的帐篷停的就是不幸过世的民众尸体,待亲属祭拜过後便要扛去烧毁,臣就先带殿下到轻病症区看看。」汪御医边说边解释,走入帐篷。

  天龙真和风袖月一同进入,就见到一排排的木床躺著近百位民众,不少人脸色都显得苍白,但也有少数看来已和常人无异,应该是快恢复健康的人了。

  逛了一圈,天龙真开口,「月儿,你看御医们将病人处理得如何?」

  「可以,这里的每个人都该可以救得活的。」风袖月回答。

  天龙真闻言脸上有著欣喜,「汪御医,你们可要做到这点,救活此地的每个人。」

  「臣明白,臣会尽力而为的。」汪御医回应。

  「接著到重症区观视吧!」天龙真下令。

  阮雪吟急忙出面阻止,「殿下,重症区里的民众病情很严重,瘟疫又具有传染性,殿下是万金之躯,实在不宜冒险前去观视。」

  不王想明白所有的情形,阮御医你放心,小王不会有事的。」天龙真没有退却。

  「殿下,这是为您著想,请您三思。」阮雪吟关心道。

  风袖月从怀里拿出白色药瓶,倒了颗红色丹药递给天龙真,「吞下它便会没事。」

  天龙真毫不犹豫就拿起丹药吃下,阮云吟却不服点明,「世上没有一种丹药能预防得了瘟疫的。」

  风袖月不管阮雪吟,只看天龙真,「你说呢?」

  天龙真对她一笑,「我相信你!汪御医,带路。」

  「是!」汪御医带人来到隔邻的帐篷,一走入,就先听到四处响起的呻吟凄呜声,混和著咳嗽和哀哭声,勾勒出一个绝望的世界。

  做大夫首先要学会的便是看破生死,否则情绪老受病人影响是做不了事,因此风袖月一脸冷静淡然的看著这一切,但天龙真的神情却是很沉重,大手将掌里的小手握得更紧了。

  「这些病人救得了吗?」他直言问汪御医。

  汪御医面有难色,「回殿下,此地的病人病势已深,要救,很困难。」

  天龙真听了脸色很难看,阮雪吟见状忙加话,「殿下,虽然明知不可为,臣等还是会尽力而为,不会放弃任何一位病人的。」

  「呵!」淡淡轻笑声突兀的响起,风袖月嘴角微扬。

  「你笑什么?」听到这非善意的讥笑声,阮云吟动怒脱口质问。

  「月儿,你是不是能医治得了这些病人呢?」天龙真扬起希望。

  「我非神仙,怎能救得了必死之人,我笑是你们为医者愚笨,浪费药材治死人,也教人死前还要多受折磨,好好一个大夫却成加害人了。」风袖月淡淡说道。

  如此尖刻的话震动了在场的所有御医们,引来一阵哗然,阮雪吟愤怒斥责,「你怎能这麽说,难道救不了的人就要眼睁睁看著他死吗?你也是医者,怎没有一点慈悲心呢!」

  「为医者有慈悲心却没头脑就更是愚不可及了。」风袖月冷冷应。

  「住口,月儿,别再胡说了!」天龙真也动气的开口喝责。

  「我说的是实话,难道你只想听好听的假话吗?」风袖月隔著面纱看向天龙真。

  此时靠近他们的几个清醒病人听到自己没救了,害怕得哀叫,「没救了,我们必死无疑了,我们没得救了,天啊,我还不想死啊,我不想死啊!」大声哭喊,这一哭,引来许多人的畏惧悲伤,也叫天叫地的哭喊起来,霎时悲伤的情绪充斥帐篷里。

  「快安抚病人!」天龙真凝重急下令。

  御医们慌张忙了起来,阮雪吟生气的胶著风袖月,「你的心太狠毒了,不配为医!」丢下话,她也前去帮忙。

  风袖月拉下脸,「我不过是实话实说,看不清事实的才是庸医。」

  天龙真睑色很难看的放开牵著的小手,「别说了,月儿,我带你来是希望你能帮忙,不是来此惹是生非的,你若帮不了忙就离开,左忠,送风姑娘到野店休息。」下令後,他背身离开,也亲自帮忙安抚病患,阮雪吟更乘机来到他身边,与他一起安慰病人。

  从没遇上他用这麽严厉模样对待自己,风袖月微愣後急涌上心头的是难堪和悲愤,她咬著唇一甩手冲出帐篷,使出轻功飞身上马,吆喝一声就往城里冲。

  「主人等我!」小金、小银也赶紧跳上马跟随著主人。

  这一切发生太快了,左忠阻止不了,只得也急上马随後跟上。

  庸人,都是庸人!她原以为他了解她,不会用一般俗世规条来看待她,哪想到她还是看走了眼,他也是俗人一个,可恶无知的庸俗之徒!

  她为何要听他的话留下,她要到城里远离那群庸医,若他在意她,就会来找她的,否则……风袖月重一咬牙,大力一夹马腹,马儿加快速度往前冲。

  否则,他们之间就是悲剧的结果了!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