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可儿 > 翻手作云覆手雨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翻手作云覆手雨目录  下一页

翻手作云覆手雨 第七章 作者:可儿

  “怎么办?这可要怎么办才好?怎么办……!”

  在二寨主颜飞硕的顽石园里,电行满脸焦急像只无头苍蝇般的在房里不断绕圈子,嘴里还直念着怎么办?

  一旁坐在椅子上喝茶的颜飞硕看不下去了,出声叫住他,“老三,你转的我头都昏了,别这么紧张,坐下休息会吧!”

  “银龙寨已经面临存亡的关头了,怎能不紧张?老二,你别光顾着喝茶,赶快帮忙想办法让老大清醒过来啊!”电行听劝坐下,也将颜飞硕手里的茶杯夺下,自己一口喝完。

  “自古英雄多情,而公主又是绝世美人,英雄爱美人也是人之常情。”颜飞硕表示。

  “但也有句话叫什么美人……乡还有……英雄……呃……墓的,若是美人是怀有目的而来那就惨了,再勇猛的英雄也会死在美人手上的!”雷行激烈叫道。

  颜飞硕叹口气,“那句叫温柔乡、英雄冢,你真该多念些书才对!”

  “不管那叫什么,你懂我的意思就好,你看看现在老大和公主两人多好,时常可以看到他们俪影双双的四处游玩,老大脸上的那股温柔劲,我电行和老大认识十多年了都不知道原来老大也懂得什么叫温柔,就不要说天凤姝来到银龙寨才一个多月,我们所听到的老大笑声足足比一年,不……三年加起来还要多,由此可见老大有多喜欢那个三公主了,而且还将虎王送给公主当护卫,这若只是单纯的男欢女爱还好,但是公主明明就是受了圣旨要来感化老大的,若老大真为了公主而被招降,那朝廷下一步肯定就是要剿灭银龙寨,这还得了,全寨上下数千条人命怎么办?后果是非常的严重啊,老二,你有没有仔细想过呢!!”雷行在颜飞硕耳边大声说教。

  颜飞硕忙推开雷行,捂起了耳朵,“天啊,你别这么大声了。”

  “不大声不行,你不会清醒的!”雷行理直气壮说。

  “那你为何不用大嗓门去叫醒老大呢?”颜飞硕白他一眼。

  这话却让雷行满是大胡子的脸上浮起扭捏之情,“老二,你明知道我的情形,怎能叫我这个纪录更差的人去劝老大呢!”

  “老三,对不起,我忘了,不过事情都已经过了那么久,你也别一直耿耿于怀了。”颜飞硕忙道歉。

  “有些事是想忘也很难忘记,就是因为我有过惨痛经验,所以才希望老大别步我后尘!老二,别说老大对银龙寨的重要性,就拿他救过我这点,我就不准任何人伤害老大!”电行严肃表示。他曾被个说要报杀夫之仇的女人设计,差点就死于非命,是赫泛日在最紧要关头救出了他,这样的大恩大德地永生不忘!

  颜飞硕歪头沉思,手中的铁扇摇了摇,接着就叫唤侍卫,交代拿笔纸来。

  “你要纸笔做什么?”雷行疑问道。

  “写邀请函。”颜飞硕回答。

  “我要你想办法,你写什么邀请函,咦……难道是要找救兵吗?”雷行睁大眼看着颜飞硕。

  “你接着看下去不就知道了。”颜飞硕胸有成竹一笑。

  对于男女情事,这肯定是最好的法子了!

  —     —     —

  阳光普照的晴朗午后,行云流水般的笛声从芳草如茵的花园里传出,那如仙乐般的悠扬乐声发自一个似天上仙人样的美女身上,窈窕的身形穿着一袭湖绿衣裳,配着绿竹笛,堪堪就像个水仙子般。她身子半倚在白衣男人怀里,男人银色发丝下是张少见的俊秀面孔,一对金董玉女加上绕梁悦耳的乐音,人间几回能见此机会呢,已经让许多路过的侍卫佣仆都忍不住停下脚步看痴了、也听醉了!

  一曲吹奏完毕,没听到预期的掌声,天凤姝有些不满意的抬头望着他,“不好听吗?”

  “不好听我就会鼓掌鼓励了!”赫泛日回视她。

  “那好听呢?”天凤姝接下话。

  赫泛日低头亲了下艳红小嘴,引来她咯咯轻笑。

  “你又亲我了!”她半嗔半羞的埋怨。

  “有问题吗?”一样是霸气十足的回答,让天凤姝又笑又恼的轻捶下结实的胸膛轻斥。

  “霸道!”

  一抹金黄的小小身影发出清吟叫声,轻快的飞入凉亭里。

  “小金子!”天凤姝见到高兴叫道,马上站起伸出手,“下来!”小金子被释放后没回皇宫,流连在银龙寨里陪主人。

  另一只强健的手臂也同时伸出,“小金子,过来!”

  结果小黄鹂鸟竟然舍去白玉小手而停在赫泛日的修长手指上,让天凤姝气嘟了小嘴斥责,“小金子,你怎么可以不理主人呢,坏鸟鸟!”

  赫泛日轻笑,“不,它是聪明的鸟儿,懂得选个好主人照顾它。”

  天凤抹眼儿一转反应也很快,“好啊,那我就拿小金子和你交换虎王。”

  赫泛日换成了大笑,大手揽住她的柳腰,让小金子停在她纤细肩上,点点她的小鼻头,“那也无妨,因为你是我的,最终的一切还是属于我的!”

  天凤姝脸上浮起红霞不承认,“谁是你的了,胡说八道!”

  “是吗?那要不要来证明一下呢?”赫泛日唇角浮起了邪笑。

  天凤姝一看就明白他想要做什么,急忙想逃开时,却晚了一步被锁在他怀里,“不要,这是在大庭广众之下呢,不可以胡来!”她红着脸急说明。

  “可是我偏偏就爱胡来呢!”赫泛日低下头作势要亲她逗弄着,让天凤姝又笑又叫的忙着躲避,两人玩着履玩不腻的游戏。

  “大寨主!”

  叫唤声打断了情人问的浓情蜜意,赫泛日放开天凤姝,她忙背过身子,从脸红到了脚趾头,真被人看到了,羞死了;但是赫泛日却是神情平和的面对侍卫。

  “什么事?”

  “黑风寨的少寨主黑珍珠来访。”黑豹回答。

  “珍珠来了,现在她人在哪里?”赫泛日神情愉悦忙再问。

  “就在大殿上,二寨主、三寨主正在招待客人。”

  听到陌生的女子名字,天凤姝转头看着赫泛日,“有贵客来吗?”

  “是好朋友,我去大殿招呼人,你再吹曲子吧,累了就回房休息。”赫泛日轻抚下她粉颊,然后就和侍卫一起离开。

  他看起来很高兴的模样,这个叫黑珍珠的女子一定是赫泛日很好的朋友吧,天凤姝心里不太在意的想着,在石椅上坐下,拿起笛子正欲再吹一曲时,曹巧巧急急的跑来凉亭。

  “公主,大寨主呢?”

  “他去大殿见客人了。”天凤姝告诉她。

  曹巧巧闻言立刻笑着松了口气,“原来大寨主已经去大殿见珍珠小姐了,动作真快,我正想来通知他呢,当然啰,珍珠小姐和大寨主交情不比寻常,大寨主一定很高兴能见到珍珠小姐了。”

  这样的话自然会引起天凤姝的好奇心,“这位珍珠小姐是何来历?看来和银龙寨很熟呢!”

  曹巧巧就等这个问题,让她可以发挥口舌尽情说明。“公主,你不是江湖人,自是没听过珍珠小姐的大名了,只要稍为在江湖中走动的人就一定知道,珍珠小姐是黑风寨的少寨主,不但人生的美,而且武功高强、聪慧灵巧,个性又爽朗,是个人见人爱的女子!

  “黑风寨是武林中第二大的山寨,和我们银龙寨一直保持着友好关系,黑风寨寨主黑麒,就是珍珠小姐的父亲和大寨主是忘年之交,因此珍珠小姐和大寨主不但熟识,也是无所不谈的知己,大寨主曾说过珍珠小姐是最了解他的女子,也是他最好的红纷知己,两人的关系非常的亲密,所以银龙寨和黑风寨一直有联姻的打算——”

  “联姻?”天凤姝人跳起惊喊,打断了曹巧巧的话。

  “是啊,联姻!大寨主和珍珠小姐的感情好,彼此又门当户对,江湖上人人都看好追段姻缘,不但可为江湖添段佳话,也能藉此巩固银龙寨和黑风寨的地位,百利而无一害,因此联姻是必然的事;银龙寨上下也已把珍珠小姐看成未来的大寨主夫人了,也许珍珠小姐今天来就是来谈这事呢!”说完,她忙看天凤姝会有如何的反应。

  天凤姝强撑着风度不失态,“我明白了,谢谢你的说明。”

  她装得很坚强嘛,没有哭也没有脸色惨白站不稳脚,令曹巧巧很不满意,她一向很喜欢珍珠小姐,所以相对就讨厌这位美得过火的公主,希望她能快点离开银龙寨。

  “公主,不用客气,珍珠小姐一来,大寨主一定会吩咐准备丰盛晚剩宴请珍珠小姐,厨房一定会很忙的,我得赶快去帮忙了,公主,我先离开了。”曹巧巧带着笑有礼的告退。

  剩下她一人时,天凤姝才卸下防备,无力的坐到石椅上,脑袋像被雷打中般空白一片,许多她一直不愿面对的问题也被残酷的现实逼出,终结只有一样事,她和赫泛日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

  只有认清自己的身分才能谈后面的事,纵使自己再不想去伤脑筋,但是事情遇上了,她也无法再逃避。

  该来的事总是要来的!

  —     —     —

  晚膳时分,这些天天凤姝都和赫泛日一起用膳,桌上都会摆上两副碗筷,她虽有心里准备,但在只看到一副碗筷时,疼了一下午的心更痛了!

  “公主,大寨主在餐厅宴请珍珠小姐,今晚无法和公主一起用晚膳了。”小朱禀明。

  “公主,你的脸色很不好看,是不是不舒服啊?”紫紫看天凤姝面容苍白,关心问起。

  天凤姝摇摇头,打起精神用膳,边吃饭就边装作不在意问起,“那位珍珠小姐似乎很受银龙寨的欢迎,她常来作客吗?”

  紫紫笑答:“珍珠小姐一向待人和善,所以众人都很喜欢她,她是银龙寨的常客,有段时间还住在寨里呢!银龙寨就像是珍珠小姐的第二个家般”

  “或许是夫家呢——”小朱加上一句。

  小朱的话惹来紫紫的轻斥,“别乱说话!”小朱马上就不敢说了。

  天凤姝脸上没有波动,但手却在微微颤抖,扒了两口饭后她就放下碗筷,“我吃不下了。”

  “公主,你饭菜几乎都没有动啊!”紫紫指出。

  “我不吃了,你们彻下饭菜吧,虎王,我们到花园走走。”天凤姝起身唤来虎王,一起到外面的花园。

  在赫泛日的教导下,她已经不那么怕黑了,只要有虎王陪着,她还敢不拿灯笼到花园看夜景,这对胆小的她是一大突破,但这也是赫泛日的功劳。

  想到地,让她满是忧愁的容颜更加哀伤,在凉亭前的台阶坐下,虎王蹲坐在她身旁,她斜身偎着虎王,心中浮起的念头仍是身边如果是他该多好!

  一个下午的时间,她的心都和现实在挣扎,她想装作什么事都没发生,一切都和从前一样,赫泛日只是有事忙暂不能陪在她身边罢了,可是实情就是实情,不是她躲避起来就能抹杀掉,其实就算今日的事不发生,她和赫泛日也绝对不可能在一起的!

  曹巧巧无心的一句“门当户对”,点出了她和赫泛日之间无可跨越的鸿沟,一个公主、一个土匪头子,他们怎可能有好结果,这段感情根本就不该发生,这道理他不会不清楚,那他为何又要来招惹她呢?而她为什么又要接受呢?理智冷冷的也回她一句,让她无言以对!

  既然两人都有错,她又有什么资格怪罪赫泛日,他有红粉知己没错,他和黑珍珠好也没错,或许只错在不该让她明白,这么早就打碎她的幸福,可是长痛不如短痛,或许这对她还更好!

  她老是聪明人,就该收回自己的感情,试着在三个月的期限内完成父皇交代的任务,不为皇位,而是为了赫泛日,和朝廷作对不是聪明的事,父皇明理仁慈,绝不会为难地,银龙寨若能归顺朝廷对双方都好,省得日后干戈相对,不过她怀疑自己能达成任务吗?因为她实在无法想像赫泛日屈居人下的模样!

  至于感情,那就当是一场梦吧,美梦再好终也需醒,天凤姝想潇洒一笑,但却漾不出笑颜,慧剑斩情丝,说来简单,做起来却像要剜去心头肉般痛苦,这份痛才让她倏然惊觉,自己竟然对他放下如此多的感情;只是那曾是一点一滴美好快乐的累聚,如今却成痛楚的来源,可惜再痛也要放弃,算了吧,一切算了吧!

  天凤姝心中一声声告诉自己算了吧,她将脸埋在虎王微微刺人的颈脖上,一颗颗泛着盈白月色的泪珠落在虎王美丽的斑纹上,犹如上天一点一点的星光。

  早知断情的痛苦,当初就不该放情,只是她能舍得吗?唇角扬起,她逼出了个笑容,泪却落得更凶了!

  —     —     —

  纵然昨天狠心下决定要断情,可是决心仍敌不过心中的欲望,她用完早膳后还是来到了花园,她告诉自己是来散步赏花,实际上她却下意识在等人,等他来看她,一起开始一天生活的序曲,不管接下是要去林子野餐,或是到最近的溪边玩水,也可能在书房看书、画画打发一天时间,重要都是两人在一起,今天,他应该会来陪她吧?她抱着忐忑不安的心期待着!

  天凤姝背着回廊,不想自己期盼的神情被他看见,希望能听到他的叫唤,然后她会用最美的笑靥翻回身面对他,不让他察觉自己有任何的异状。

  等待中,时间总过得特别慢,白玉小手无聊的抚摸过一朵朵怒开的花儿,花儿若有灵就帮帮她吧,让她想见的人能快点来!

  终于,“姝儿!”一声低沉悦耳的男子嗓音响起。

  天凤姝心大喜,神情愉悦的急转过身子,“你来了!”眼盾问盛满了娇甜笑容看着地。

  赫泛日微笑,“这么的开心,因为明白我要介绍朋友给你认识吗?珍珠!”一个一身水蓝骑装、身形健美高跳的美女从他身后走出,红通通的亮丽脸蛋上挂着浅笑。

  “姝儿,这位就是黑珍珠,黑风寨的少寨主,江湖上著名的女侠土,也有武林第一美人之称,珍珠,在你眼前的就是当今皇上的爱女,凤姝三公主了。”

  赫泛日为两个女子互相介绍。

  黑珍珠两个快步就来到天凤姝面前抱手为礼,爽朗读美,“黑珍珠见过公主,哇,公主你生的好美哦,好像画上的仙子呢!公主你别听赫大哥胡说我是什么江湖第一美人,美人就该是公主你这种好模样,绝不是如同野丫头的我了!”她说完注意到天凤姝身旁的虎王,又高兴的忙和虎王打招呼,抚摸着虎王的头,看似和虎王很熟悉,虎王也回以轻快的低吼声。

  由虎王的表现更可以看出黑珍珠和赫泛日有多亲密,天凤姝压下五味杂陈复杂的心情,尽量让神情自然,客气回答:“珍珠姑娘,你直率可爱,非常讨人喜欢,我也很高兴认识你!”

  天凤姝的夸赞也让黑珍珠开心,“原本我以为公主是高高在上的娇娇女,很难以亲近的,没想到三公主会最如此的亲切友善,珍珠好想和公主交个朋友呢,就不知道公主会不会嫌弃?”黑珍珠忙提出要求。

  天凤姝看看睑上直挂着笑容的赫泛日,挤出的笑靥盖去了眼里的痛苦,“不会的,我也喜欢多个朋友。”

  “那太好了,公主,我们一起去打猎好吗?”黑珍珠再提邀请。

  赫泛日走前像对孩子般疼爱的揉揉黑珍珠的头,“丫头,姝儿不是学武之人,怎能和我们去打猎呢,你别吓着她了!”

  “对了,我又忘了,公主这么高贵娇弱是应该不会喜欢打猎这种血腥活动,不过没关系,待我打几只山猪回来,晚上就能加菜了。”黑珍珠笑说。

  赫泛日看着她,“丫头,说得还真有信心呢!”

  “当然,我有下功夫苦练,这回一定不输给你!”黑珍珠自信满满。

  赫泛日回以哈哈大笑,再转头面对天凤姝,“我带珍珠去打猎,你乖乖在寨里等着看胜利到底会是谁了?”

  丢下这淡淡的交代,他便和黑珍珠一起离开,看着他们相衬的身影,天凤殊的心更是坠入了无底的深渊。

  只是听说赫泛日和黑珍珠的一切就已让她的心伤痕累累,如今亲眼目睹,更教她连编理由骗自己的借口都没有了,本来以为最坏的情形就是没见到他,哪想到他会带着黑珍珠同来,当见到黑珍珠的一刹那,她惊愕又失望,接着当黑珍珠对她笑了,而且诚心要和她做朋友时,那纯真可爱的模样让她连恨都恨不起来,再看到赫泛日和她在一起的相衬模样,她却是自惭形秽!

  他们同样有高深武功,同样身强体壮,也有同样的江湖气息,甚至她还能陪他一起练武,同去打猎,他们是同世界的人,而她呢?不懂武、身子弱,不是江湖人外更是朝廷的公主,还负有收服他的使命,说穿了就是赫泛日的敌人,在如此不堪的情形下,她还能奢望两人会有长久的未来吗?

  放弃吧,她能做的只有放手,不看、不听,静待三个月期限一到就离开银龙寨,把所有的事当作一场梦,永远不要再记起!

  她可以做到的,天凤姝给自己鼓励,她一定可以做到的!

  —     —     —

  如果不见到人或许就能不再想他,所以天凤姝将自己封闭起来,不再踏出客房的范围,也尽量避开赫泛日。

  因此那晚的晚宴,当赫泛日派婢女来请她到宴客厅用膳时,她托病缺席了,在宴后地关心过来探望她,她也狠心装睡,不让自己见到他。感觉他为她拉好被子,却在他转身走开时,她几乎要使尽全部力量才能阻止自己起身唤住他,投入他的怀抱,她的心好痛,但是在痛苦外,她也有些欣喜,他还是很重视她的,才会听到她不舒服后特别来看她,凭着这小小的快乐,她一夜好眠。

  隔天,她以为赫泛日仍会来探视自己,所以她待在房里不出门,若他来,她可以回到床上再装睡,强逼自己尽量去疏远他。

  可是这次她就是自作多情了,赫泛日并没出现,一整天没见到他,连晚膳他也没出现,她克制不住心情,还是向两个丫鬟打听他的消息。

  “大寨主和珍珠小姐去打猎了。”小朱回答。

  “可是他们不是昨天才去打猎吗?”天凤姝疑问。

  紫紫笑着解释,“珍珠小姐的身手不凡,每次她来都要和三位寨主们比赛打猎,而且不只一天,总会持续个三五天,最长一次还连续打猎八天,天天都有不少猎物被带回,让大家都能加菜,所以珍珠小姐一来,大伙儿都有口福了呢!”

  “她那么喜欢打猎?”她以为只有男人才爱打猎。

  小朱点头说明,“珍珠小姐打猎的功夫是大寨主教的,为了不让师父丢脸,珍珠小姐都很努力练习,结果珍珠小姐是青出于蓝更胜于蓝,技术越来越好,连二寨主、三寨主都比不上,直追大寨主,因此珍珠小姐爱打猎就是想赢过大寨主,而大寨主也喜欢有珍珠小姐这个对手,所以打猎就成了大寨主和珍珠小姐最喜欢的活动了。”

  能和赫泛日相抗衡,可见黑珍珠的确有实力,自己更是绝对比不上了,天凤姝无语,默默的用过晚膳。

  而这晚沉稳的脚步也没出现,她就睁大眼看着雪白的纱帐度过一夜。

  接着的几天,客房里更清冷了,除了她和虎王外,也只有小朱、紫紫会出现,她没再问起赫泛日的消息,也不想明白他和黑珍珠在做什么,只是一天天的细数自己来到银龙寨有多少日子,明白还要再多久才能离开。

  她好想离开,远离他,回到自己熟悉的地方,或许无聊多了,也没那么多的欢笑,但也相同不会有伤害,可以平静过生活。

  所以她真的想离去!

  可惜不是自己想得通时,代表别人也能明白你的心思,一场风暴在天凤姝自以为最好的打算下形成了,而风暴直逼向她!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