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可儿 > 翻手作云覆手雨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翻手作云覆手雨目录  下一页

翻手作云覆手雨 第六章 作者:可儿

  “小朱,有重要事要你去做,你马上和我离开。”紫紫急匆匆的进入房里,不由分说拉起正要休息的小朱就往外走。

  “咦,什么事啊?别走,小朱,不要走,等我……不要离开,不……”天凤姝见喊不住人,急忙的下床想追上,但是她才穿好鞋,小朱和紫紫就已经跑的不见人影了。

  “小朱、紫紫,小朱……来……来人啊,有没有人听到……来人啊、快来……来人啊……”天凤姝心纠紧的叫喊,颤抖的语气带着哭音。

  可是,任凭她叫哑了嗓子,却是没人回应,她真被抛下了,剩下孤零零的一个人,又在黑夜中,她全身僵直,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才好,蓦然,窗外传来一声夜枭啼叫吓得她大叫,站不稳脚踩坐床沿,她急忙踢去鞋子缩回床上,拉起被子紧紧包裹住自己。

  不怕,不要怕,小朱只是去做些事,一下子就会回来了,不怕,她会回来的,等会就回来了,不怕、不怕,在这里很安全,什么事都不会发生,不用怕,不用怕。天凤姝努力的安抚自己,不去想由心透出的寒冷让她全身打颤,也不去管掌心已冒出了冷汗,强撑着平静要自己不怕。

  不过,时间一刻刻的过去,小朱却没回来,也没有任何人过来,客房里还是只有一个瑟瑟在发抖的孤独身影,她怕得全身一直在颤抖,心也像被一双冰冷的手掐住,呼吸好困难,却没到能昏倒的地步,教她神智清醒的接受漫长黑夜的折磨,只要一稍有风吹草动就能让她惊吓的跳起来,连烛影晃动都可以教她害怕得想尖叫。

  这种精神上的凌迟教天凤姝有生不如死的痛苦,不要,她不想再受恐惧的折磨了,这就像是在凌迟她,她怕如此的待到天亮,自己可能会疯掉!

  静静的黑夜突然又再传来数声狼氓。“啊——”天凤姝受不住的捂起耳朵放声大叫,直到气力尽空后她才咳着停止,眼泪也随着咳嗽而落下。不要,她真受不了了,她是个胆小鬼,真要受折磨,她也不想清醒的感受一切痛苦,她宁可迷糊的不知人事,只要能让她逃开这一切的恐惧就好,如果真晕不了,她就用法子让自己昏过去!

  天凤姝眼神在四周转了圈,最后停留在床柱上,缓缓的她移前模着冰冷坚实的柱子,或许会很痛,但是痛若能让她逃避害怕,值得!抿紧唇,没让自己迟疑,天凤姝一咬牙竟然用头重重的撞上木柱!

  木柱发出的沉闷回音她没听见,但她痛的泪水直流的倒在床上,额头像要碎裂般,直扑而上的痛苦昏眩让她一时爬不起来,但是她却还没晕倒!

  天凤姝勉力抬起头,嘴角扯出苦笑,原来想昏倒也那么难,不过她有毅力二次不成就两次,若真受伤不起,或许还能让她逃避更久一些。

  小手摸索的抓住木柱,这次她用上了全身的力气,义无反顾的狠狠再往柱子上撞去!

  “住手!”随着斥喝,一个人影如闪电般快速奔来,在千钧一发之际将手掌挡在柱子前,阻止了天凤姝做傻事,只是反弹的力道也让她向后翻倒,身影倏移,他的胸膛接下了瘦弱的身子。

  “该死的,谁准你找死了,混帐!”赫泛日严声厉喝,两手却小心温柔的将她平搂入怀,焦急的观视她的伤。

  一阵天旋地转加上剧痛让她闭起眼睛,等待疼痛的消褪,没过多久她先闻到一股淡淡的药味飘出,接着感到额上被敷了清凉的药草,为她减去一些椎心刺骨般的痛苦,不过伴着轻柔举动的却是怒极的责骂声,“你竟敢自残,我要将你狠狠的教训一顿,可恶的女人!”

  那竟是赫泛日的声音,天凤姝忍着痛楚勉力的睁开眼眸,虚弱出声解释, “我……不是……自残,我只是想让……自己昏倒,逃避……害怕!”

  抚着滑亮发丝的大掌停了下,“逃避……害怕?”

  看到他的惊讶,天凤姝自嘲,“很可笑的理由对不对?我怕黑夜,又没有人陪我,我害怕得不敢闭上眼,如坐针毡般痛苦,我想若能昏倒没了意识,就应该不会怕了,所以我选择用最笨的方法让自己昏倒,没想到连这样的小事我都做不好,我果真很没用!”闭上限批出个苦笑。

  “不准这么说自己!”赫泛日心像被大力撕扯着疼痛,愧疚如潮水淹没了他,他不知道她竟然真的这么胆小娇怯,否则他不会如此的苛待她,更将她给逼得受伤。

  天凤姝眸里满是失意,“我娘亲最常责备我的话就是我很没用,她想光大门楣,却没想到会生下个什么都怕的胆小鬼,懦弱的教她生气,任何事都做不成,我这个人生在世上根本就是多余的。”

  她语气里的自我厌恶再次刺痛了赫泛日,他令粗声驳斥,“你不是多余的,没人可以这么贬低你,就算你娘亲也不行!”

  看着他俊脸上的关怀之意,天凤姝心头一暖,但仍掩不住落漠, “你不是想明白为何皇上会要我收服感化你吗?其实那关系到皇位的继承权!父皇对我和其他的三位皇兄妹下了圣旨,点出炽日国内有四个恶天王,要交由我们四位皇子收服感化,其中表现最好的皇子便能被选为皇储,成为炽日国的储君,而你就是圣旨所交代要我感化的人选!

  “娘亲视此为天大好消息,但是我却因为怕事而退缩,甚至跑到清音寺逃避娘亲的责骂,想是娘亲被我的行为气坏了,才会擅自用我的名义贴出公告,反过来引得你为了名誉主动找上我,你会将我掳到银龙寨应该也是娘亲预料中的事,这样就能令我不得不面对你,期望用这极招逼得我尽力达成感化任务,可惜我胆小到连独处都不敢,怎敢奢望还能收服你呢,简直是痴人说梦,我最 终还是辜负了娘亲的期盼,我何只没用,还要再加上不孝!”沉重的压力压得她好累,说完话急涌上心头是酸悲委屈,教她红了眼,泪水无声的流出。

  赫泛日怎么也没想到真相会是如此,脆弱的她竟要承受这么多的磨难,他心全拧在一起,见着她的泪他心更疼了,急忙拭着她的泪水,“不哭,别哭了,不准哭!,只是越擦眼泪反而涌上得更多,“不要哭,听到没……该死的,你……不准再哭了!”气怒的低吼一声,接着他竟俯下脸,用唇吻去了她的泪。

  天凤姝愕然,“你……你……怎能……不……不该……不应该……!”

  “真不应该吗?”赫泛日俯脸再吻着她的眼角粉颊。

  她轻抽口气,“你……不……唔……”

  这回吻直接落在她唇上,如蜻蜓点水般轻点轻两下,“还不应该吗?”

  天凤姝不敢出声了,闭紧唇张大眼睛瞪着地。

  “闭上眼!”赫泛日莫名的丢下这一句话。

  咦?天凤姝眸里有疑问。

  “因为我要吻你!”

  “啊……!”

  在天凤姝惊呼声中,唇不迟疑的罩下,吻住了来不及合上的小嘴,封住了她的讶然,将她不晓得的柔情滋味送给她。

  在他骤然逼近的压迫下,她眼睛不由自主的闭上,感受他唇舌所引起的感觉,尝着陌生又刺激的感官骚动。

  天真又单纯的女人,也甜美可人,让他游移在她的芳香柔软中不愿放开,最后是她逸出的一丝轻吟,让他记起她还受伤呢,才依恋不舍的离开她的香唇。

  天凤姝轻喘着,好一会才从震撼中回过神来,仍旧是满眼的讶然,“你……你吻……吻了……我?”

  “没错,如何?”将她安放在枕上,赫泛日倚在天凤姝身旁挑眉盯着她。

  “若……若我说……不应该,你……是不是又会再吻……吻我?”天凤姝怯怯再提。

  赫泛日眉毛微扬起,“我不喜欢被拒绝。”意思很明白了。

  “你太……太霸道了!”天凤姝有些气闷低喃。

  “能得到我霸道对待的女人世上没几个,这是你的荣幸!”赫泛日不客气回她。

  真是专制,天凤姝明白自己强不过他,只能忍气吞声不说话。

  “不过相对的那女人也能得到许多特权,例如……”赫泛日轻吠声口哨, 隐藏在角落的猛兽脚步飞快的来到床旁。

  听到四爪行走在地上的声音她就明白谁来了,“虎王!”天凤姝欣喜的急想起身看虎王,但一动到额上的伤就疼的小脸都皱在一起, “好疼啊!”

  “你太鲁莽了,别乱动!”赫泛日忙拥住她轻轻扶起,让她靠着自己,再比个手势,虎王就前脚趴在床上,使得她能伸手摸到它。

  “虎王,能看到你真好,我好高兴!”天凤姝漾出了今晚第一个愉悦的笑容,虎王也回应她轻怏的低吼。

  “它会陪着你,不会再离开你身边了。”赫泛日告诉天凤姝。

  “真的?”天凤姝的笑靥更加灿然的仰脸看着赫泛日。

  “我从不说假话,也可以任你要求一件事,只要我能办到,我一定无条件做到。”赫泛日开出优惠条件。

  天凤姝几乎不用考虑就有了答案,“那请你放了小金子,你没伤害它吧?”

  她有些担心。

  赫泛日反而感到意外,他以为她会乘此机会要求他归顺朝廷,完成她的任务,没想到她挂心的却是那只小黄鹂鸟,真是心无城府的纯真女子。俊师脸上有了真正的笑容,“它在鸟笼里活得很好,明早我就命人将鸟笼拿来给你。”

  天凤姝眼儿发亮,开心直道谢,“谢谢你,谢谢!”

  “谢谢是用说的吗?”赫泛日不怀好意一笑,在她会意过来前,低头再吻住了她。

  他这突来的举动让天凤姝有些受惊,不过他的吻很轻很柔,像是怕伤害到她般,还带着股醇厚的男人气息,教她觉得安心,心一定,她就不再怕了,承受着他的吻。

  赫泛日满意她的反应,手恋恋抚着她的粉颊,“信任我,我不会再让你受惊害怕了。”

  追带着生死誓言般的保证教天凤姝心里一阵激动,许多人明白她的胆小,却从没有人对她说这种话,她看得出他不是在说笑,他真会护卫她,不让惧怕再伤害她,她放大胆子伸手娇怯的摸摸他银白发丝,也像立誓般说:“我也希望自己以后再也不会怕你了。”

  赫泛日轻笑,让她躺回床上,再审视下她额上的伤痕,“你的额头瘀血一块也擦破皮了,因为伤在额头所以不会那么快好,不过我已经上了最好的伤药,这伤药很有效,会先解决你的疼痛,让你不会那么疼,现在夜已深,你也该休息了。”他为她盖好被子后就要离开。

  天凤姝拉住他的衣袖,“你要走了?”

  “虎王会留下陪你的,你不用怕,要不我可以唤婢女来和你作伴!”赫泛日以为她会怕,说清楚让她安心。

  天凤姝咬咬唇,娟细嗓音轻若蚊炳,“我不要婢女,如果你能留下等我睡了之后再离开,我……我就更不会害怕了。”说完不好意思的忙别开脸,不敢看赫泛日。

  帅气的脸上浮起笑意,不想惊吓到她,所以他没笑出声,在床沿坐下,轻抚她嫣红的粉颊, “好,我留下陪你,睡吧!”

  天凤姝忙翻回脸看他,脸上的晕红更加动人了,“谢谢你,晚安!”道过安后急闭上眼,难为情再看他的反应,不过心底浮起的晕陶陶感觉却让她嘴角不自觉往上扬。

  然后,一阵男人气息拂在脸上,带来轻轻柔柔的吻落在她鼻头、唇上,小手也被大掌牢牢握住,“晚安!”低沉的嗓音在她耳旁响起。

  她笑得更甜了,这次她可以笃定,她一定能安眠到天亮了!

  —     —     —

  受伤的日子应该是很难过吗?或许在以前天凤姝会肯定回答是,不过这次的经验却让她有了不同的感受,其实也有例外的。

  用完了早膳,小朱、紫紫两人迅速的被请出房间,因为天凤姝有事要忙,和之前那次她紧跟着两个丫鬟的情形全然不同,两个丫鬟都有些人不如虎的感慨。

  “虎王,我们要躲在哪里啊?”

  赫泛日都会在用完早膳后不久来看她,在她额上伤口还没好时,就在房里陪她聊天说话,也带书过来陪她看书打发时间,三、四天后,她伤口较不碍事了,他便带她逛遍银龙寨的里里外外,她才明白这住了数千人的山寨有多庞大,而他对她也不再冷酷板着的脸冷言冷语,变得温和又风趣,和以往的他真有着天壤之别!

  天凤姝原还对他有戒心,但和他接触多了就变得熟悉,变熟悉后自然她就不会怕他了,经过多一倍时间的休息,不但她的伤全好了,连身子都被养壮,精力充沛的她变得很爱玩,昨天她还和赫泛日玩起捉迷藏的游戏,只是马上就被找到,更被取笑一番,这令她很不服气,打算今天一定要找到好地方藏匿,不让赫泛日我着人。

  要找到够隐密又能藏下她和一只老虎的地方实在难找,不敢独处的她当然不可能一个人躲藏了,那要找哪里藏身呢?天凤姝在房里经着圈找着地方,不过实在没找到好场所。

  啊……也许她可以找个藏起自己,但又能看到虎王的地方呀,这样虎王没离开她,那她就不会害怕了,在如此的条件下应该比较好找地方吧!再在房里转了圈,最后她抬头往上看看,有了,她有好地点了,不过上去就有些困难,可是假如有垫脚的东西,那便不算难了,天凤姝微笑,这次保证会让赫泛日大吃一惊的。

  一身浅灰衣裳,赫泛日踩着稳健脚步走入房里,一头银丝还是随意的绑在脑后,不管怎么看,他俊朗的气度依然超群脱俗,教人无法忽视!

  他看到了蹲坐在地上的虎王,但没见到天凤姝,这小女子又和地玩躲猫猫了,脸上浮现笑意,四下看了圈,没见到人,但是她绝对不会离开虎王太远,而且不会躲在阴暗的地方,在哪里呢?嗯……他思索着!

  夏日的阳光顺着敞开的窗照人屋里,所经之处投下了阳光,自然也产生了阴影,有些影子还反映到地上,赫泛日低头一看心中就有数了,耳尖的他也能听到她轻浅的呼吸,这小家伙以为躲到那儿他就找不到了吗?但更教人不放心是她的处境,让他皱起眉头。

  赫泛日摸着虎王的头,闲闲出声,“虎王,想当梁上君子可不简单呢,梁上什么东西最多你知道吗?就是老鼠啰,尤其老鼠是又肥又凶,一见到人就冲上去咬,咬住了便不肯松口,非得要啃下一块肉来才会罢休呢!”

  “哇——哎呀!”连着两声惊叫,在白色身影往下坠时,赫泛日也飞快奔前,分毫不差的接住从梁上掉下来的天凤姝。

  “好可怕,哪里有老鼠啊?”天凤姝楼着赫泛日的颈项,紧偎着地害怕叫道。

  “我现在不就抓到一只大老鼠了!”赫泛日扬扬眉头看着怀中的女子。

  “原来你是骗我的,你好坏!”天凤姝嘟起嘴娇嗔的轻捶下赫泛日。

  赫泛日沉着脸放下她,“山上怎可能没有老鼠,如果你在我来之前先遇上老鼠怎么办?你能平安落地吗?”

  看他那种脸摆明就是……“你……生气了?”她小心问起。

  “更想教训不知天高地厚的女人!”赫泛日语气更不好了。

  天凤姝忙退到虎王身后,提出解释,“我也怕摔啊,所以一定会小心的,虎王也在下面守着,若我不小心跌下,它会救我的,最重要是我明白你就要来了,有你在,我绝对是平安的啊,所以……所以……我下次不敢了,这回你就原谅我,不要生气了好不好?”

  赫泛日没回答,还是一副难看的神情。

  从她受伤后,两人的相处一直非常和乐愉快,让她几乎忘了他令人害怕的模样,不过今天他的脸色提醒了她不好的回忆,惧色又浮上了她美丽的容颜,天凤姝低下头嚅嗫道歉,“对……对不起,我……我……只想给你……惊喜,哪知我……又错了……对不起……”

  “该死的!”赫泛日轻咒声,将她抱入怀中,有气却有更多的心疼,“不准你摆出害怕的样子,我不要你怕我,我生气是因为担心,担心你有个差错,我可不想你为了捉迷藏而跌伤,那我会将那根梁给拆下劈作材烧的!”他不悦的撂狠话。

  天凤姝噗哧一声忍不住呵呵笑了起来,“是一寨之主了,竟然还会对根木头迁怒,为了不让别的东西遭殃,我一定会更加小心自己的,不过和你玩捉迷藏真没趣,不管怎么躲你都找得到,不好玩!”依偎着他的胸膛,她撒娇般的埋怨。

  “那我就带你去玩别的东西,保证是你从没有过的新体验!”赫泛日告诉她。

  “什么新体验?”天凤姝好奇忙问。

  “等下午我们出门后,你便明白了。”赫泛日不想太早说,以免这小家伙会退却!

  这么神秘?到底是什么啊?天凤姝心有疑问,不过也不太檐心,因为她相信他,有他在身边,她什么都不怕。

  新体验,应该会很好玩的,天凤姝乐观先下了结论。

  —     —     —

  “夜……夜游?”天凤姝心头颤寒的挤出话。

  “其实黑夜是很美的,值得好好体验!”赫泛日坐在马上表示。

  “不……不需要了,我们回去吧,回去好不好?”天凤姝立刻拉紧缰绳让马停下,对着赫泛日摇头。

  赫泛日停下马,身后跟着的黑豹、灰狼和虎王也随之停下。

  “我做事从不半途而废,你若信任我就不用怕。”他看着她说明。

  “可是……”可是在烛火通明的房里她都会感到不安了,在黑暗的野外,她怎可能会不怕呢?但在赫泛日精晶有神的眸光下,她的话却说不出口。

  “你若相信我就同我走,否则我就让黑豹、灰狼和虎王送你回寨。”他们现在是在鬼迷山山后的森林中。

  天凤姝还在迟疑无法下决定。

  “你们送公主回去吧!”赫泛日冷淡下决定,他却吆喝马儿,自顾自的往前走。

  “不要,我要跟着你!”见他离开,她心更慌了,毫不犹豫就急追上。

  赫泛日笑了,伸手抚抚她无瑕的娇颜,“你不会后悔的。”

  一行人继续深入森林,目的就是追森林深处的高地。

  “为何要去那块高地呢?”天凤姝不懂。

  “因为那儿是最接近天空的地方。”赫泛日回答的玄妙,很难让人明白,但是在黄昏前他们来到高地后,天凤姝就清楚了。

  “哇……”她敬畏的低呼,在浓密的森林里,竟然有块拔地而起的山坡,而且山坡上生长了许多艳丽的花草,在黄昏夕阳的照射下,像是块七彩缤纷的地毯,真是好奇妙的地方。

  “我们到山坡顶欣赏晚霞吧!”赫泛日带着天凤姝欲上山坡。

  “你的侍卫呢?咦,虎王怎也不见了?”天凤姝心思一直放在赫泛日身上,这时才发现人不见了。

  “灰狼、黑豹去打猎当晚膳,虎王也是去猎食了,在这片森林里它可以大展身手,天黑之前他们都会来到追里的,放心,走吧!”赫泛日说明,一夹马腹,带头先走。

  “等我!”天凤姝也立刻催马追上。

  一番的追逐下,他们来到了玻顶,正好赶上晚霞最璀璨的时候,天凤姝跳下马,着迷的看着眼前的美景,在高地上望着一望无际的霞彩,衬着同样也是见不到终点的深绿树海,对比的色彩却是那般的协调,让她看得目不转睛。

  “好美,真是好美啊!”她很自然的拉住赫泛日的手,靠在他身边。

  “晚上你还会见到更美的景致,到时也该是我索取代价的时候了!”赫泛日眼里闪过一抹邪气,不过天凤姝太沉迷于美景了,没听清楚地的话,没有抗议自然就当是默认同意,让他的笑意更深了。

  当天边最后一点的霞光被黑暗取代时,黑豹、灰狼已经在山坡顶生起火在烤山鸡,一旁的虎王吃饱了,懒洋洋的躺着休息,天凤姝偎在赫泛日身旁看箸天空的变化,这也是她不曾有过的经验。

  “我从不曾追样看着光亮隐没,黑夜降临大地,我总是在天空转暗时就命宫女点上宫灯,用以弥补消失的光亮,驱走黑暗,没想到混沌的天空也有不同的美感。”天凤姝有感而发。

  赫泛日揽着她,“夜,是越夜越美丽的!”

  在黑暗降临大地时,奇迹似的她的心竟然没有一丝恐惧,她的畏黑毛病在这一刻似乎是痊愈了,不过她更明白这是身边男人带来的安全感所致,有他,所以她不怕!

  转头看着他银发在火光照耀下闪闪发亮,俊逸的面容有如出自巧匠的精心雕刻,俊帅的教人怦然心动,这样有着狂傲、自大和不可一世的倨傲脸孔,或许是桀罄不驯,但绝不可能会是作奸犯科的恶徒,和他相处了这些天后,她有了如此的了悟,也庆幸父皇下的命令是感化收服,父皇实在是眼光独到,比她能干太多了,可见得自己真没做皇帝的资质。

  “怎么这样盯着我看,在想什么?”赫泛日回视她的目光。

  天凤姝脸儿微红,很老实的将自己想法都告诉了他。

  “你真这么全心信任我没一丝疑心,说不定我是真坏人呢!”赫泛日笑说。

  天凤姝摇头,“你不是的,我的感觉不会骗我,你是好人!”

  赫泛日嘴角浮起笑容,手臂越发将她紧紧搂住。

  不久,肉烤熟了,就着火光在夜空下用晚膳,也是她的第一次,她兴奋的品尝这带点冒险滋味的第一次,吃得开心、也看星空看得很开心!

  “好棒,我没想到星星能这么美,这是我见过最美的星空了!”天凤姝对赫泛日快乐说。

  “结论别下得那么快,这还不是最好的,我会让你见到最美的夜景。”赫泛日神秘一笑。

  还有更美的?天凤姝看看眼前美丽的夜空,心中又燃起了期待。

  在吃完东西后,赫泛日带天凤姝来到高地的另一边陡坡,他站在陡峭的坡上将毯子铺好,“下来吧!”他手伸向天凤姝。

  天凤姝看着几近成垂直的陡坡瑟缩了下,“这……会不会跌……跌下去啊?”

  “你怕了吗?”赫泛日不在乎笑着。

  天凤姝咬咬唇,看着他脸上的笑意,不想被看低,“你不怕,我……我就不怕!”她吸口气心一横闭着眼就跳下陡坡,却站不稳的往下栽去。

  “啊……救……救命啊,救……命……!”虽然马上就有双手臂抱住了她,她还是抓紧人喊救命!

  “胆小鬼!”赫泛日抵笑一声,唇盖上了惊慌吵闹的小嘴,堵住她的救命,也给她安全感。

  天凤姝身子一震,在他强势的需索中,她无力抗拒由着他索求温柔,两人躺倒在毯子上。

  一会后,他才放开人,天凤姝脸上一片晕红低喃,“你……又吻我了!”除了她受伤那天被他莫名又强悍的吻了后,这些日子他亲密的举动只有搂抱而已,她以为他不会再这么做了。

  她得到的是再一记重重的吻和霸气回答:“那又如何?”

  天凤姝涨红脸挤出话,“你怎……怎会又再对……对我……如……此呢?”

  “我一直都想对你“如此”,之前只是顾及你伤还没好,现在……已经没有任何事可以阻止我了,嘿……”他贴近她耳旁,邪气的轻笑着。

  他那有所图的不正经笑声让天凤姝羞的是说不出话来,只敢躲在他怀中,一颗心乱烘烘的,没了头绪,也不晓得自己要如何应付。

  赫泛日对她的害羞是满心怜惜,“虽然我喜欢你往我怀里钻,但是也别错过眼前的美景啊!”大手抬起她的脸,让她能看到眼前的景致。

  水汪汪的眸子睁得又大又圆连眨都不敢眨,唯恐一眨眼,美丽的一切就不见了,原本是高高在上的天上星群,现在像是降落在凡尘中来到她面前,一个个散发光芒的星星全都那么的清楚明亮,近的好似她一伸手就能摘下来般。

  而被许多小星星围绕如勾般的弯月,它的银色光芒柔美的似最轻最软的薄纱,覆盖在大地上,没有太阳令人睁不开眼的强霸,月儿像是个倾国倾城的美人,举手投足问都能有无穷的魅力,莫怪世上许多骚人墨客如此喜欢月娘,它的确能教人迷恋痴狂!

  “好美,真的好美……美得叫人……想哭,好美……”天凤姝呢喃,而眨眨眸子真涌上了泪水,在月色下,她美丽的明眸也漾着一层银色光彩。

  “女人,我带你来赏景,可不是要弄哭你的,不准哭!”赫泛日微皱眉,俯身吻去她眼角的泪珠。

  “赫泛日,谢谢你,谢谢!”若没有他,自己绝不会明白令她惧怕的黑夜竟然也有如此美丽的一面。

  “谢谢不该用说的!”赫泛日不客气的再吻上教他思念的小嘴,收取报酬。

  这次天凤姝还伸出手怯怯的揽住赫泛日的肩头,让自己更贴近他,她如此的反应自是引来更加猛烈如火般的热吻。

  许久之后,天凤姝才得空偎在赫泛日的颊旁和缓气息,他几丝的银发落在她手背上,引来她的好奇。

  “你为什么会有一头的白发呢?”

  “很可怕吗?”赫泛日冷淡间。

  天凤姝摇榣头,“只是觉得奇特而已,翰林院里也有个年轻的白头学士,不过他是为了功名太过苦读,才会早生华发,你呢?又是为了什么?”

  “一定要有原因吗?”赫泛日反间。

  “一般人不都该是黑发,除非受了重大打击,或是忧心焦急才会有一夜白头的事,否则少年怎会白头呢?”天凤姝指出。

  “所以天生白发的就是不正常,是妖魔鬼怪了,你是这样以为吧?”赫泛日的嗓音更冷了。

  天凤姝立刻反对这种说法,“不可以这么说,不能因为有头白发就说他是妖怪,也许他是老天爷特别眷顾的人呢,所以才会有和别人不一样的特征,就如同我特别胆小一样,这绝不是不正常的!”

  “你真这么认为?”赫泛日心头问过一抹异样。

  天凤姝点头,“是啊,世上各种相貌的人都有!就算有白头发也不算什么,尤其你的发丝白似雪,还很好看呢!”小手指把玩着一束银丝。

  赫泛日脸色转好些,放软了音调述说:“只是世上有太多愚民,他们见到和自己模样有差异的人就会害怕,说他是妖怪附体、指责那是会带来不祥的人,他们将他赶出村庄,不准他出现在他们生活的范围里,他的父母只好带他到深山里过着离群索居的生活,幸而他的父母很疼爱他,父亲教他武功、狩猎,母亲教他读书认字,虽然没有邻居朋友,不过他们生活得很快乐,也因为深山里恶劣的环境造就了他不凡的身手和坚毅不屈的性格,让他在日后能凭着一己之力创造出傲人的事业!”

  “那个人就是你对不对?”天凤姝听出了他话里的真正意思。

  赫泛日看她一眼,再转向星空,“看夜色吧!J

  天凤姝心在疼着,他为着一头天生银发一定受了很多委屈,因此才会造就出他强悍霸气的个性,从无到有,他如今的成就又是多少心血的累积呢?

  在心情的波动下,天凤姝探高身子在他下巴上亲了下,冲动低喃,“我喜欢你的银发!”

  赫泛日忙低头看着她,脸上满是异样神情。

  天凤姝被他看的难为情,心慌慌的再加一句为自己解围,“如果你……你也不在意我胆小的话。”

  “哈……”赫泛日豁然大笑,抱紧怀中的女子,“好个可人儿,小家伙,你真能逗我开心!”在笑声中,贴近的何只两个身体,还有两颗同受感动的已!

  一瞬光芒飞快画过了黑丝绒般的夜空,天凤姝兴奋的抓住赫泛日的手大 叫,“哇,是流星呢,快许愿!”急忙闭上眼合十许愿。

  再张开眼时,却看到赫泛日脸带笑容的看着自己。

  “你没许愿吗?”

  “我不求天,只求自己,倒是你许了什么愿望呢?”赫泛日有丝兴味问起。

  天凤姝又脸红了,“既是许愿就不能说,说了便不灵了。”

  “那我就代替上天实现你的愿望,你说吧!”赫泛日狂傲表示。

  天凤姝劝他,“你别说太自大的话了,对上天不敬不好的!”

  赫泛日微皱眉将她置于身下,“我要明白,说!”

  天凤姝拿他的霸道无法,只得娇羞回答,“我祈愿下次还有机会能和你来这里看星空。”

  “这事有重要到需要向流星许愿吗?”赫泛日语气有些不以为然。

  天凤姝却很肯定点头,“当然,这对我来说就是最重要的事了。”

  “傻女人!”赫泛日笑了低头吻吻她雪白鼻头,她就是纯真的让人无法不心怜。

  在满天绝美的夜景下,在宁静温馨的气氛里,他们聊得更多、更深入也更快乐!

  天凤姝忘了自己是何时睡着的,只知道自己做了个美梦,梦中也是在星空下,一个银发的俊秀男人牵着个娇小女子的手,在流星画下时,悄悄的在她耳旁说着话,那女子漾出了灿然笑靥,她也跟着笑了,更偎紧温暖的来源。

  赫泛日着迷于她唇边的笑意,低下头将那抹笑吻入心中,永远记在脑海里。

  毫地,天上又有颗流星坠下,他不加思索便在心中道出,我要她!

  不管上天会不会帮他完成心愿,他却是要定她了!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