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可儿 > 翻手作云覆手雨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翻手作云覆手雨目录  下一页

翻手作云覆手雨 第四章 作者:可儿

  黑夜褪去,阳光从东升起,缭绕在山闲的岚雾在阳光的威力下逐渐被蒸发,露出了清晰苍翠的山景。

  映入房里的第一道阳光唤醒了天凤姝,睁开眼见到陌生的帐顶时,她还多愣了下才想起自己身在何处,感觉到掌下有波动,她忙往床侧看去。

  “虎王,早啊!”愉悦的和老虎打招呼,虎王回她一声低吟,它真没离开她身旁,难怪她会睡得如此香甜了,只是发现自己被被子密实的盖住有些疑问,印象中自己好像只拉着被一角掩住身子而已啊,有盖得这么方正吗?或许是自己冷了拉被子盖吧!

  天凤姝伸伸懒腰坐起身,套上中衣,看到被在一旁衣架上的衣裳就头疼,穿这些衣服是受罪,但不穿又不行,不知道自己可不可以向赫泛日要求做几件费料好一些的衣裳,只是想到他冷俊的脸孔,算了,还是别自找麻烦,忍忍吧!

  天凤姝走到衣架旁正要拿下衣裳穿时,门被轻敲了两下。

  “进来!”她回应。

  走入的是曹巧巧,她倚身为礼,“公主早安,您醒了最好,那婢女拿东西进来时就不会吵到你了。”

  “什么东西?”天凤姝看着她。

  “公主看看就明白了,小朱、紫紫,将东西搬进来吧!”曹巧巧对着门外叫。

  马上的就看到几个婢女合搬着两大一小的木箱进来,那桧木所做的木箱手工精致,四面都刻有飞凤遨翔的纹路,箱面上还有个篆刻的妹字,天凤姝见了立刻轻叫起来,“啊……这些不是玉姝官的箱子吗?”

  “公主,里面的东西一定会让你更加惊讶的!”曹巧巧淡笑表示,但心中却不免充满妒意,大寨主竟然会对这女人那么好,实在叫人无法相信,不过这消息被封锁了起来,情形只有几个参与事情的人知晓。

  木箱一打开,当里面的物品被拿出时,天凤姝的确大为震撼,一个箱子里装的是她的衣裳,另一个较大的箱子则装着一套被褥铺盖,她认出那是自己在清音寺里所用的寝具,小朱、紫紫忙就撤下旧铺盖铺上新的,而小的那盒被拿到她面前,她打开见到里面的东西更是惊喜,那竟是她常用的发钗饰品和首饰珠宝!

  “这些都是我的东西啊,怎么……怎么会在这里呢?”天凤姝讶然问。

  “全是大寨主派人连夜为公主取来的,希望公主能在银龙寨住得舒服。”曹巧巧扯扯嘴角带出笑容解释。

  “赫泛日,怎……怎么可能?”天凤姝无法想像他会为她做这种事,太不可思议了!

  “就是大寨主的意思,他派黑豹执行这任务,在天亮时分将东西带回来!”曹巧巧告诉天凤姝。

  哇!天凤姝不由得一声轻呼,鬼迷山离清音寺虽然说不非常远,但单趟所要的时间大概便是半天了,夜半出发到天亮算是半天,但他们却是去又回来,还加上整理所需要的时间,天啊,这是怎么办到的?

  “公主,别太小看银龙寨的人,寨里兄弟所受的训练不比朝廷的军队少,其能力绝对更胜于官府士兵,尤其是大寨主的手下,更是能做到常人所不能做到的事!”曹巧巧看出了天凤姝的疑问,带着骄傲说明。

  所以也才会成为朝廷的心腹大患,天凤姝在心中接下话,不过真是佩服赫泛日手下的能干,熟悉她私人物品的是平儿、安儿,而东西能如此齐全的带来,一定是赫泛日的手下找到平儿、安儿,押她们去收拾的,但愿那些人没多为难平儿、安儿才好。

  在丫鬟们合力工作下,一下子就将箱子里的东西拿出来归位整理妥当,曹巧巧便带着丫鬟们退下了,留下小朱、紫紫伺候。

  重新再穿上自己的衣裳,天凤姝心情愉快,因为清音寺是庙宇,所以当初从宫里带出来的都是较素雅的衣裳,都很适合如今的环境,在梳妆时,她还挑了可以和身上粉紫衣裳相配的紫玉钗插上,就算不施脂粉,镜里出现的也是位绝色佳人。

  “公主,你生得真好看,是不是公主都长的很美丽呢?”小朱提出疑问。

  天凤姝轻笑,“小朱,你的问题我不知道答案,不过身为公主却也要付起许多重大责任,不像一般平民女子那么轻松,若可以选择,我宁可做平民百姓!”

  “但是公主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又有权力,还很神气呢,有许多人还是希望能当公主的。”紫紫向往说。

  神气?她若真很神气就不会被抓入山寨来了!天凤姝苦笑,让小朱、紫紫为她理好仪容。

  在天凤姝用早膳前,她温柔的抚着虎王,“虎王,回去吃东西吧,我在房间里等你,你吃饱了再来陪我吧!”

  虎王对天凤姝低吼两声,接着就听话的走向门口离开。

  “公主,你……你真的能和虎王沟通呢,实在太神奇了!”小朱讶异的张大嘴,紫紫也是同样神情。

  对于无法解释的事,天凤姝也只能一笑带过!

  —     —     —

  客房外有个大花园,夏日是花的季节,园里百花盛开,一片欣欣向荣,一个纤美身影伴着一头老虎坐在八角形的凉亭里,观赏这个美景。

  这一人一虎自然就是天凤姝和虎王了,天凤姝看着景色,不过心思是飘到了赫泛日身上。

  赫泛日绝对是她最想敬而远之的人,他又冷又酷又不近人情,教她害怕,而且还强将她抓来他的山寨,但是她不懂这样的人怎会为人着想替她带来她的东西呢?他看起来真不像是个体贴的人,为何却能做出如此窝心的事?真是很难得。

  不过问题就来了,他既然释出了好意,她应该也要向他说声谢谢才对,这是最基本的礼貌,可是想到见他,她的心就开始纠结,因为他总令她感到很紧张,去见他真和自找麻烦没什么两样,可是她都身在银龙寨了,想避开他根本是不可能,还不如和他打好关系,说不定他一开心会早点放她回宫呢,这是值得一试的好法子。

  “虎王,你的主人到底是怎么样的人啊?”试试问虎王。

  可惜虎王只是将头摇晃两下,没有给她回答。

  天凤姝轻叹口气,老虎怎会说话呢?而且那是它的主人,就算会说话,它也不会说主人坏话,她真傻,弯身拍拍虎王,“虎王,我们去找你的主人吧!”她从石椅站起走开,虎王跟着她。

  向山寨里的人探问一下,没多久她就来到了赫泛日的住所“驭日”!

  “驭日”,听名字就明白赫泛日有多狂彻了,只是要进入前却遇了守卫,天凤姝还没想出进入的理由,却见虎王往前一站,守卫竟然就放行了,让她安全通过。

  “虎王,原来你的地位这么高啊!”天凤姝满是惊讶钦佩,而虎王则是骄傲的昂首阔步往前走。

  一进入驭日先看到的是一大片的空地,空地一角竖立着数十根高低不一的木桩,她曾在禁卫军的练武场看过,知道那叫“梅花桩”,是用来练武的,那片空地应该也是赫泛日的练武场地,空地外则种有数颗擎天大树,没有特意加种花草装饰,整个地方看起来阳刚味十足,合了赫泛日给人的冰冷模样。

  一栋高耸巍峨的楼宇矗立在练武场后,她走过步道来到门前,伸手敲敲门。

  没人回应,难道他不在?天凤姝正想是否该进入看看还是离开,虎王先一步有了动作,用前爪推开门,迳自先行走入。

  “虎王,这是擅闯啊,不好吧!”天凤姝在虎王身后说,不过忍不住好奇也跟着进入。

  哇,好多书,排高的屋里放满许多的书藉,光线从两旁照人,房里是一片的明亮,还见到一张比寻常大两倍的书桌,以及成套的椅子、茶几,布置简朴典雅。

  原来这里是书房,主人当然不在了,这是很明显的事,若赫泛日在,前面的守卫就会先为她通报,而不是直接放她进入了,她只打听赫泛日的住所,以为他会在,却没问他人在哪?身为一帮之主,他自是不可能闻闲的在房里睡觉了,傻瓜,她怎么没想到呢?不过她也有个大疑问,驭日既然是他的居所,为什么是间书房,难道他就睡在这里吗?但是环顾四周没床又没被褥,要怎么睡呢?

  而虎王一进入书房后就在书桌旁的一块大地毯上闲适躺下,那该是它的地盘,天凤姝走到它面前蹲下,将疑问对它说:“看来你常在这里陪主人办公了,但是这样的地方怎么休息呢?就是睡觉,有床有被,和你现在一样可以躺着睡觉啊!”对虎王比比床和闭上眼作势睡觉的模样,随即又觉得自己很笨,老虎怎会懂她在说什么嘛。

  只是天凤姝才这么想,虎王却从地毯上站起,走到左侧的一个书柜前停住,突然前脚立起搭在书柜上,用爪子不断轻抓著书柜,也转头看向她连连发出吼叫声。

  天凤姝忙走近虎王,“怎么了?书柜有什么不对吗?”她在虎王爪子抓的地方仔细观视,这一柜放着都是传记方面的书籍,书放得很整齐,看起来并没有异状,唯一特别是最上层有本书因在最边缘,旁边又有空位,所以那书往空位方向倾斜。

  “书放歪了,虎王你是要我将书放正是不是?简单,举手之劳嘛!”天凤姝以为虎王是这个意思,就伸手将那本书给扶正,哪知书才扶正书柜立刻就起了变化,整个大书柜竟然会转动,由横转成打直,露出个通道。

  天凤姝被吓了跳,定定神才明白这书柜是个活动门,虎王又领头先行,她忙好奇的跟着穿过活动门来到另一个房间,他们通过后活动门又归位,成为一面洁白的白玉墙,墙上挂着数把刀剑和一个鹿头标本。

  她再转身打量这个房间,一看到尽头那张沉木大床,同材质的衣柜和简单的梳妆镜橱,全都冷硬的没有一丝柔情,她就明白这才是赫泛日的卧房了。黑石地砖擦得洁净无尘,墙上挂着几幅山水画,桌椅间坐落放着数盆清雅的松柏盆景,这房间简洁的可以,毫无赘物,就像他常摆在脸上酷冷的表情,也只有这样的房间才和他最相配了。

  虎王又找到了它的窝,在床角的一块地毯上,原来虎王也是他夜里的随身侍卫,他还肯让虎王来陪她,这又是他给她的另一个好意了!

  这房间还是有个房门,她打开房门走出,院子的情景和书房外全然不同,房外是个很漂亮的花园,种的都是比较少见的奇花异草,还有一个小水池,池旁全生长着一种她不知名的绿色植物,连开出的花都是粉绿色,让这座缤纷又特别的花园少了脂粉气,多了份刚强,看得出这儿的一切布置都迎合著主人的气质。

  待天凤姝绕行看了一圈后,才了解书房和卧室竟是背对背用座墙的两个房间,追两个房间各自有门,门外也拥有不同的景致,因为彼此共用一堵墙,因此赫泛日巧妙将那面共用的墙装上个活动门,如此也可以省去走大门要绕过两座屋子的麻烦,这样的住所设计真是奇特又有趣!

  她再回到卧室,看着那面白玉墙,问题又来了,这边活动门的机关设在那里呢?墙上只挂着几把刀剑和个鹿头,她路起脚尖拨动那些刀剑,看起来这些刀剑不像是机关控制的源头,天凤姝再将鹿头左右看看,还是榣摇头。

  “虎王,你能再告诉我这边的机关在哪里吗?”天凤姝又向虎王求助,不过虎王在自己的卧铺上躺的正舒服,这次它对天凤姝的求助没回应。

  她只好靠自己了,这应该不是难事,她不相信自己会解不出来,既然剑没问题,那机关该就放在这个鹿头上,天凤姝再细细看着鹿头,咦……怎么看都觉得那对鹿角光滑得发亮,水亮眸子转了转,她明白了!

  天凤姝路起脚尖,伸长手将左右鹿角各板动了圈,活动门马上就应声而开。

  “成功了,我找到机关了,好棒!”她在欢呼后见到出现在活动门后那头的人时,顿时没了声音。

  “真是很聪明,恭喜、恭喜!”赫泛日走过活动门来到自己的卧房,嘴角噙着一抹淡笑看着她。

  天凤姝回了神,急促慌张忙解释,“我……我不是故……故意擅自进入你房……间的,我以为你……你在,没想到你却不……不在,我……我一时好奇才会……才会进来的,对不起,我……马上离开,我这就离开!”

  她想走,赫泛日却站在她面前阻断去路,“既是来找我,为何我一出现你却要走呢?”

  “我……我……”他这样一问,她却愣愣的一时回答不出来。

  赫泛日再走近天凤姝两步,看他接近,天凤姝直觉就是往后退,不过心思不集中的结果就是踩到自己的裙子,变成直接往后倒!

  “啊!”一惯的惊喊声,止不住倒势的她认命的等着疼痛袭上,不过快速伸出的援手救了她,“见到我,你总爱往后倒,这是我第二次救你了。”赫泛日取笑她,坏心的让怀中人儿倾斜靠在他手臂上,无意让她站好身子。

  若不是被他吓到,她又怎会跌倒,他才是始作俑者,不过这话天凤姝可没胆说出,但这一吓倒吓醒了她的理智,“谢谢!我……我来这里找你就是想向你道谢,谢谢你为我送来衣服被子,谢……谢谢你,还要再谢谢你又救……了我,请你让我站……站好来。”她怯怯抓着他手臂想起身,赫泛日却没动。

  “只是声谢谢,这谢礼太简单了吧!”心中突然泛起想戏弄这胆小女人的念头。

  两人这样的姿势实在暧昧,让天凤姝粉颊潮红,“我……我现在是你的俘……俘虏,手边又没有任何的财宝……可给你,所以只……只能说谢谢了。”

  “真的吗?”赫泛日邪气一笑,蓦地手一放松,天凤姝惊喊,两手下意识的急攀住了赫泛日的肩头,紧紧抱住他,粉嫩脸颊贴上略带胡碴的俊脸。

  好香,她身上泛出的体香随着两人贴近混入他的呼吸里,这自然清雅的味道教他心动,手臂再抽紧将她锁入怀中,让她更贴近自己。

  天凤姝也被赫泛日强烈男人气息的迷惑之下,忘了反抗的任他抱紧,不过当他睑磨赠着自己面颊,胡碴所带来的微刺感觉教她立刻回过神来,他追近乎非礼的举止更教天凤姝吓得马上极力挣扎,“你……放开我,你怎么可以……放开我……快放开……”

  “我可以什么呢?”赫泛日没松手,闲闲的反问她。

  天凤姝脸像苹果般红透了,又羞又怒斥责他,“你……明知道……知道我说什么,还故意欺……欺负我,你……你好坏,不是君子!”

  赫泛日闻言哈哈大笑,“我本来就不是君子,我是土匪头子不是吗?”

  天凤姝大力推拒他,不满的控诉,“但你不是自诩不欺弱小,做事光明磊落吗?你却……言行不一,原来你……骗人,欺骗了天下人!”

  这话让赫泛日停下身形,他原是想逗着她玩,但是情形似乎是过火了,再看她惊骇堪怜的容颜,他放开手臂还她自由。

  天凤姝立刻快速的拉开和赫泛日的距离避到一旁,用惊畏的眼神瞪着地,一副他真是恶徒,怕他会再扑过来般。

  赫泛日脸色微沉,语气从戏谵急转为冷淡,“你的谢意我收到了,离开吧!J

  天凤姝如蒙大赦,急急就快步奔着离开,像是后面有鬼在追杀一样,只是她没回头,否则她会发现赫泛日对她如此的反应,神情更是难看的吓人!

  天凤姝喘着气用最快速度冲出驭日,往自己所住的客房跑去,只是娇弱的她跑到一半就没体力了,不得不扶着栏杆停下喘息,虎王走前来磨蹭她。

  “虎王!”她高兴的蹲下抱住了虎王,太好了,幸而虎王聪明跟着自己跑出来,否则她一定不敢再回去找它,不只如此,以后她也不敢再和赫泛日独处了,想到他对她的所作所为,天凤姝脸色又红又白,难为情死了!

  土匪就是土匪,才不像娘所说的重情重义又正直,要感化这种人简直是缘本求鱼,收服他,她更是想都不敢想,但是思及自己还要在山寨里留三个月,她就忧心忡忡,只希望自己能有惊无险的度过,别再发生今天的事了。

  天凤姝将虎王搂得更紧一些,这是她唯一的希望,老天爷一定要帮忙实现啊!

  —     —     —

  皇城 昊恩宫——

  官女平儿、安儿跪在地上,向座上的昊妃禀明发生的一切,两人七嘴八舌的将所有事钜细靡遗的说一遍。

  “昊妃,奴婢们不但亲眼看到赫泛日抓走了公主,赫泛日还大胆的于那天晚上又派人到清音寺里,抓了奴婢胁迫收拾公主的衣物让他们带走,行为真是无法无天到了极点,请昊妃尽快将此事告知皇上,派禁卫军去救公主!”平儿恳求。

  安儿更是心急,“禀昊妃,公主胆子小,遇上这种事一定是吓坏了,也不知道赫泛日会如何待公主,公主的处境真教人担心,求昊妃您无论如何都要将公主救回来!”

  昊妃却是一脸的从容,没有一丝的惊慌,“所有的事我都明白了,你们也受到了惊吓,下去休息吧!”

  安儿忙摇头,“回昊妃,奴婢不累,希望能陪昊妃去见皇上,向皇上述说公主遇劫的经过。”

  “奴婢也愿意一同前往。”平儿随即表示。

  昊妃看着她们淡然出声,“这件事不告诉皇上。”

  两个宫女满脸愕然,“昊妃,不禀明皇上,如何调动禁卫军去救公主呢?”平儿不解。

  “我也不准备去救公主。”昊妃接下的话更教两个宫女吃惊。

  “呈妃,您不去救——”平儿、安儿焦急的同时开口,但也一起被昊妃压下。

  “你们两个别说了,事情的前因后果四女官会对你们说清楚,你们只要听命行事即可,其余的事就别管了。”昊妃威严的交代下命令,然后斥退了众人。

  平儿、安儿满心疑惑的和四女官回到天妹宫,一回宫后就急急的要四女官说明清楚。

  “什么?!一切全是昊妃的主意,昊妃怎能这么做呢?”明白事由,安儿瞪大眼惊叫。

  “昊妃的作法太残忍了,公主好可怜,这真是太过分了!”平儿也是忿忿不平。

  “无礼,昊妃的事什么时候轮到你们来评论,不准再乱说话!”席女官轻斥两个宫女。

  平儿、安儿忙闭上嘴,但安儿还是忍不住问:“难道……我们就真的置公主于不顾吗?”

  邱女官微叹口气,“昊妃令下,我们不能不遵从,只愿公主能吉人天相、逢凶化吉了!”

  “昊妃身为公主的娘亲,都能无惧的送公主去冒险,这表示对公主有信心,公主不会有事的。”周女官安慰大家。

  “尽人事,听天命!!”少言的唐女官不愠不火部一针见血的说出目前情形。

  平儿、安儿有些丧气的垂下头,既然全部的事都是昊妃设计出来的,身为下人,她们又有什么能力可以强为公主出头呢,也唯有希望公主真能平安没事了!

  只是两人想起公主的胆小,实在很难乐观得起来,公主真能安然无恙吗?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