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可儿 > 翻手作云覆手雨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翻手作云覆手雨目录  下一页

翻手作云覆手雨 第三章 作者:可儿

  黄昏时分,一抹霞光从打开的窗子中透入,几点电光洒落在床上,映着床上人儿美丽的脸庞。

  “这位公主生得真漂亮!”

  “是啊,我从没见过长得这么好看的女子,也不曾见过大寨主抱着女子回寨的情形,可见大寨主对这公主很特别呢!”

  “别乱说话,她晕了啊,大寨主当然要抱她进来,难道将她丢在马上不管!她很美吗?我看还好啦,城里几个有名的青楼女子不都生成这样,她也没多特别啊!”

  “怎么能把青楼女子和个公主相提并论嘛,差太多了!”

  “一样是女人,有什么差别,不过这女人却更可恶,她还敢乱贴公告打击大寨主,根本不应该让她睡客房,要关到地牢里才对。”

  关到地牢?成为天圆珠恢复意识后听入耳里的第一句话,也将她吓得立刻清醒过来,睁开眼帘。

  映入眼里是三张陌生的女子脸孔,两个头发梳髻像是丫鬟,另一个容貌只称得上清秀的女子看起来像三人之首,她们全注视着她,见她醒了,两个丫鬟露出了笑容。

  “醒了,醒了!!”

  “公主醒了呢!”

  但是另一个女子却没什么笑容,“终于醒了。”

  眼前完全生疏的环境让她惊惧的挣扎爬起,“这……这是什么地方?”

  “银龙寨!”为首的女子冷淡回答。

  银龙寨三个字勾起了她昏倒前的记忆,也让她吓白了脸,赫泛日真将她抓到寨里来了,她跳起急急下床,“我要离开,你们……你们不能抓我来此,我要离开这里!”

  两个丫鬟连忙拉住她,“公主,你不能走,不能离开的!”

  “放开我,你们没资格将我抓来,本宫是朝廷公主,你们这么做会惹来大灾祸的,让我离开,放手,我要离开……”天凤姝大力挣扎,想摆脱两个丫鬟离开银龙寨。

  “公主,不行啊,你不能走……不可以!”两个丫鬟更加用力拖住了天凤姝。

  看起来地位较高的女子走到天凤姝面前,不太友善出声,“别浪费力气了,你走不了的,你是大寨主的俘虏,除非得到大寨主的首肯,否则你不可能走出银龙寨的,你该想想自己对大寨主做了什么?想如此轻易就离开吗?哼,作梦!”

  “不是我……那不是我做的,是……唉……赫泛……呃……你们的寨主呢?我……我想见他!”其实她最不想见的人就是赫泛日了,但为了能离开这里,再不愿意还是要见。

  “正好,大寨主有交代,等你醒后就带你去见他,走吧!”那女子淡漠的丢下话,领先走出客房。

  天凤姝被两个丫鬟半扶半带着,也跟着而行。

  走在曲折的回廊中,两旁晃眼而过的除了有巍峨的高楼建筑,也有精巧华美的屋宇,其中更穿插着一处处整齐优美的花木林园,虽然没有皇宫的富丽堂皇,但比得上皇族贵胄所居住的王宅府邸,所看到的侍卫也都着整洁的制服,神情肃穆的忙碌着,和她平时所见的禁卫军实在没什么差刖,这样的银龙寨让她看得目瞪口呆说不出话来,她一直以为土匪窝该就是建在山上的山洞里,破旧粗糙,充满酒气和糜烂的气氛,还有不修边幅拿着大刀懒散的巡逻士兵,哪知一切部完全的出乎她的意料之外,令她太吃惊了。

  就在天凤姝连连惊叹中,她被带到了大殿,一见到坐在虎皮椅上的赫泛日,她的心立刻又转为紧张害怕,就别说他身旁还坐着两个看来也不是良善之类的江湖人,与两侧各一排或站或坐的山寨人员,这阵仗看起来好像要公审她似的,她的胄更加抽紧不舒服了。

  “大寨主,公主醒了。”女子拱手向赫泛日报告。

  赫泛日手一挥让那女子退一边,看着天凤姝一脸的闲淡,“欢迎来到银龙寨!”

  天凤姝深吸口气压下畏惧,放胆出声,“你不应该强将我抓来的,这会为你惹来大麻烦,我的宫女知道是你抓了我,禁卫军马上便会攻上银龙寨来救我,你若不想这山寨有事就赶快放了我,让我离开。”

  赫泛日轻笑还未回答,火爆脾气的电行先站起怒叫,“麻烦?是你先为寨里带来麻烦,丢了我们老大的脸,老子还没和你算帐呢!谁怕那什么禁卫军啊,来一个老子杀一个,来一双就砍一双,杀他个片甲不留!”

  这怒吼声吓得天凤姝差点站不稳,袖理的小手紧握成拳,一张小脸苍白的和纸一样,泪水在眼眶里打转强撑着不落下,土匪果然就是土匪,好可怕,太可怕了!

  “老三,控制脾气,这位公主胆子小,小心吓昏她了!”赫泛日用揶揄的语气出声,引来殿上一阵轻笑。

  天凤姝雪白小脸浮上嫣红,又惧又气更是不知所措,僵立在原地无法表示任何意见。

  二寨主颜飞硕放缓了音调,“公主,三个月的约定也是你所订的,我们不过是遵从你的意思罢了,公主既来之则安之,银龙寨或许没有皇宫华丽,但也不会怠慢公主,等三个月的时间过了,有了结果出来后,银龙寨一定会让公主平安回皇宫,只是在这三个月内,公主无法离开银龙寨!敞寨建立在鬼迷山上,有天然的屏障保护,若非开放通路放人进来,外人绝无法越雷池半步,否则只会无辜牺牲罢了,即使是禁卫军也一样,他们是救不了公主的,也请公主千万别有逃跑的念头,鬼迷山里到处是充满鬼魅魍魉的迷林,连武功高强的江湖人都闯不出去,更别说是公主这种不懂武功的弱女子了,逃跑无疑是送死,公主是聪明人想必是不会做傻事的。”温柔的嗓音说明得很清楚。

  天凤姝的脸色更转为灰白,这不是表明她被银龙寨囚禁了,纵然他们说三个月一到就会放她离开,但谁知道他们是不是说话算话?以她一个半丝武功都不懂的娇弱女子处在个豺狼虎豹环伺的环境,这三个月又要怎么过呢?

  不行,这无异像留在闾王殿般,随时都有生命危险,她还要提心吊胆的过生活,不能留下,她一定要离开,不管行不行,她都要离开银龙寨!

  天凤姝鼓起最大勇气看着赫泛日娇儒回应,“不……不要,我还最要离开,三个月的约定又不是我所定下的,所以你们要找的对象也不应该是我,我……我不要留下,不论你们说什么,我都要离开,我要离开!”丢下话,她不理他是否同意,拉起裙摆转身就往外跑,明知这真是很傻的举动,但是她怀着渺小的一丝希望尝试,期望能成功。

  哈……她听到了赫泛日的笑声,“想走,那先通过我的贴身护卫再说!”紧接着是一声尖锐的哨音响起,猛地,一个庞然大物就从角落里窜出,堵住了天凤姝的去路。

  天凤姝惊吓得忙煞住差点撞上不知名东西的身子,急急后退两大步,定下神仔细一看,“啊!”一声轻喊,那……那竟然是只威风凛凛的大老虎,撑着比半个人还高的身躯目光炯炯的盯着她看。

  天凤姝和老虎对看着,她愣愣地呆了好一会终于回过神来,但是紧接着她竟然是直直的走近老虎,还伸出了小手要摸它。

  “站住,别靠近它!”赫泛日忙喝令,急如风般冲到天凤姝身边,但是却叫他看到了难以置信的情形。

  天凤姝的手快一步摸上了老虎头,“好美啊……”眼中尽是惊叹欣赏的光彩,而那只凶猛吓人的野兽竟然也乖乖不动的住她抚摸,温驯的像只猫咪般,但是在殿里的所有人都明白这只老虎的本事,也没人有胆将它当成宠物抚摸,因此这一幕让众人全都张大嘴看傻眼!

  最震惊的还是老虎的主人,赫泛日脸上是不可思议,盯着天凤姝和老虎。

  摸着手下浓密有点刺人的虎毛,天凤姝细细看着老虎头上、身体上美丽光彩的纹路,再次发出了赞叹,“你真的好漂亮,我不知道老虎能生得这么好看,真是太美了,不只美丽,我相信你一定也很勇敢威猛对不对?你是世上最棒的老虎了!”边夸奖边抚摸老虎的头,而老虎就像听得懂她的话般,半眯着眼发出了咕哝的低沉吼声,仿佛非常的满足!

  什么时候他最勇猛的侍卫竟成了宠物?!赫泛日不高兴的要喝止这一人一虎的开心交流,还没开口,天凤姝先有问题。

  “它叫什么名字?”转头面对赫泛日,脸上愉悦的笑靥闪动,像是六月明亮的太阳。

  赫泛日心莫名抽动了下,反映在脸上的表情却是眉头打结,冷冷吐出答案,“虎王!”

  “虎王,果然是虎中之王,我没猜错,你真厉害!”天凤姝给了虎王一个亮眼的笑容,好像两人,不,一人一兽是相见恨晚的好朋友。

  这种情谊叫赫泛日看得刺目,再也忍不住了,“住口,别说了,不准你巴结虎王,虎王今天让你靠近,不代表以后它对你都是这么温驯,为了你自己的安全,离它远一点!”

  “不会的,我知道虎王不会伤害我,我能感觉到它的纯善,它是只聪明的老虎。”

  天凤姝小手还放在虎王头上,亲密的搂搂它,“原来虎王是你的贴身护卫,现在虎王没有伤害我,我算通过了,所以我可以离开银龙寨了吧!”天凤姝怀着希望表示。

  想走,怎可能?赫泛日冷沉开口,“我的随身护卫可不只有虎王,黑豹、灰狼!”一个手势一旁走出一黑衣、一灰衣两名年轻的壮实男子,两人都身负长剑,沉着的气势点出他们是高手的身分。

  “不公平,你这根本就是在欺负我嘛!”天凤姝不服气抗议。

  嗯……赫泛日摆出不悦脸色斜睨着天凤姝,这女子竟然开始不怕他了。

  有虎王在身边,就好像有个好朋友在旁给她作伴般,让天凤姝能鼓起一些勇气提出自己的意见,不过一见到赫泛日沉下脸她还是会怕。她更贴近了虎王,其实她也很清楚,既然被抓来了,想离开谈何容易,那份公告肯定是四女官加上娘亲的杰作,自己又如何能撇清责任。事情总是要解决的,除了留下外,她也没更好的法子,那就乖乖留在银龙寨吧!

  “如果我留下,那三个月后不管结果为何,你真能无条件的让我离开吗?”天凤姝小心问清楚来。

  “我不回答如果的问题!”赫泛日拒绝回应。

  这种回答当然令天凤姝不满意了,不过她也不敢再说什么,可是有件事她却非要向他要求不可,娇怯的小声再提起,“我可以留下,但是你能让虎王待在我身边陪我吗?”

  看他眉角微耸起,天凤姝马上再说明,“拜托你,我一向胆子小,不敢一个人待在不熟悉的环境,也不敢独处,我会害怕的,若有虎王陪我,我就不会那么怕了,你让虎王陪我好不好?”翦水盈盈的美目楚楚可怜乞求的望着赫泛日。

  那对明眸似乎有着魔力,让赫泛日很难说出拒绝的话,这样的感觉让他皱眉,不愿自己的心情受到个女人影响。

  而天凤姝一看他皱眉心就怕了,怕他不肯,急急再恳求,“别拒绝我,我真的会怕,让虎王陪我吧,求求你,求求你……”大眼睛眨了眨,霎时可以看到斗大泪珠在里面滚动,配着脸上的惊惶不安,可怜的能牵动所有男人的心。

  “咳……”轻咳两声,一向情绪最藏不住的雷行忍不住说话了,“老大,你就答应她吧,我最怕看女人哭了。”

  赫泛日转回头看向两个好兄弟,电行的态度很明显了,连颜飞硕眼里也流露出同情目光,这女人的魅力真不小,只是他的心却非常的不是滋味,脸色不太好的面对天凤姝,冷淡丢下话,“若你有能力让虎王跟你,你就带它回客房吧!”

  这话立刻叫天凤姝笑开了脸,“谢谢你,赫泛日,虎王会答应的!”低头把老虎当人般的在它耳旁嘀咕一番,只见虎王用低吼回应,再抬头看着赫泛日发出两声轻吟,这是它要离开的招呼。

  “虎王同意了!”天凤姝开心表示。

  赫泛日仔细看着虎王,发觉它的表现反应真的是把天凤姝当成主人般,这情形很奇异,值得好好探究原因,不过他答应的事也不会反悔。

  “巧巧,公主的起居就交给你打点,不可有所差池!”赫泛日下令。

  “属下遵命!”带天凤姝来大殿的为首女子恭敬回应。

  “公主,巧巧送你回房,请!”对天凤姝比了讲的手势。

  “谢谢!”天凤姝再道谢一次,轻拍拍虎王,轻易就让老虎随她一同离去。

  “这怎么可能?太神奇了!”雷行讶然叫道。

  “的确很激人惊讶!”连颜飞硕也出声。

  赫泛日看着纤细的背影远去,她真是个不简单的女人,把她据回银龙寨的作法没错,他定要弄清楚她的一切!!

  管她是个公主,他想明白的事,就不准她有任何的隐瞒。

  —     —     —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有虎王在身边的缘故,曹巧巧对天凤姝的态度客气多了,经她的自我介绍,天凤姝才明白她是银龙寨的内务管事,如同宫里的内务总管,而两个丫鬟分别叫小朱、紫紫,是伺候她的丫鬟。

  在虎王的陪伴下,她用了在银龙寨的第一顿晚膳,结果也一样叫她惊奇,虽不是山珍海味,但是野菜蔬果的滋味甜美可人,还有肉质鲜美的山产,非常好吃,让她大饱口福!

  在用膳时,天色已经全暗了,黑夜一直是她最畏惧的时候,因此在宫里,每到夜幕低垂时,玉妹宫总是所有宫殿里灯火最明亮的宫宇,加上身旁又有宫女随行伺候,她自然不会害怕。追里的灯火比不上宫中,不过身边的虎王足以弥补其中的不足,老虎性情敏锐凶猛,有如此强悍的护卫,她怎会再害怕呢!

  “虎王吃什么?”用完膳,看着婢女善后时她想起忙问。

  “虎王的进食时间是在早上,它的兽笼在侧园,笼里有新鲜的生肉喂它,不过虎王比较喜欢自己寻找猎物,常跑到后树林猎食。”紫紫笑着回答天凤姝。

  “有志气的老虎!”天凤姝微笑抚摸虎王,虎王就将它的大头颅放在天凤姝丝织长裙上,舒服的连连发出轻吼声。

  小朱见状禁不住问起,“公主,你和虎王不过是初相识,为什么你敢去抚摸它,而虎王竟然也这么听公主你的话呢!”

  小朱这一问也问倒了天凤姝,是啊,自己是第一次接触老虎,老虎又是那么凶猛的野兽,虽然虎王是经过训练,不过它总不是猫狗之类的宠物,胆子小的自己怎敢一见到虎王连想都没想就上前抚摸它呢?

  回忆那时的情形,见到虎王时,自己真的没有一丝的害怕,由心泛起的只有欢喜,更没有理由的明白它不会伤害自己:她甚至可以感觉到虎王对她也很好奇没有敌意,当自己手抚摸上它时,它立刻就接受了自己!

  只是老虎不是人,它再懂事也是只野兽,为何它却像可以和自己沟通呢?真是个大疑问!

  天凤姝是摇摇头,“我也不了解为什么?可能是我和虎王比较有缘吧!”

  有缘?缘分也能用在老虎身上吗?小朱和紫紫对看了眼,两人都是一脸疑惑,而天凤姝倒不在意原因,只高兴有了个好同伴。

  所以连沐浴时,虎王也在旁陪着她,艳福不浅!

  经过今天的历险,她的衣裳已经被弄脏了,必须换洗,但是她又没带衣裳过来,曹巧巧便为她找来两套衣裳让她换穿,两套都是新衣裳,只不过布质非是上等的丝质,她穿起来虽然合身,但是领口衣襟处却磨得她很不舒服,她只得将自己的中衣抽出还不要拿去洗,暂时先当单衣穿。

  折腾了一天她早就累了,小朱和紫紫下去休息,虎王依旧留在她身边。

  褪去了让她穿得不适的衣裳,她拿自己的中衣当睡衫,在床上躺下,虎王就趴在她床边,不高的床铺让她伸出手就能摸到虎王。

  天凤姝侧偎在床缘,伸出只白玉小手轻抚着虎王,打个阿欠轻声嘟嚷,“虎王,你不可以离开哦,否则我会害怕的,你要留在我身边,陪我到天亮,记得啊,不可以离开,别走哦……”

  声音越来越模糊也越来越小,不一会她就沉沉的睡着了。

  虎王将头颅放在一对前足上,也闭起眼休息。

  —     —     —

  夜半时分,一条人影正大光明的穿堂入室,来到了天凤姝的床前,他俊脸上有丝苦恼,不愿承认自己是因为担心才来探试,他只是来看看那女人会不会做夜半逃亡的傻事。

  简朴的客房沉浸在晕黄的烛火中,胆小的女人果然是点灯睡觉,但是一看到眼前的情景,他眉头不由自主的又纠结起来,床上的人儿侧卧在床边,纵然发丝半掩住面容,仍遮不住她香甜的睡容,让人看得绮念骤生。这已是一个诱惑了,而这女人竟然没有穿睡衣睡觉的习惯,只是披着一件长衣衫,白色丝衣似第二层肌肤般的服贴在她身上,忠实显示出她窈窕的曲线,一只藕臂垂下落在床边的虎王身上,而一双玉腿更是不听话的挣出薄被裸露在他眼前,秾织合度的腿肚修长完美,那一身净白无瑕的肌肤叫他呼吸无法控制得加快。

  这女人是算准他会来,故意引诱他是不是?该死的!

  虎王早在他一进门就醒了,昂起头颅看着地的举动,他对它做出个手势,虎王迟疑了下,但还是听从命令的移开身躯,蹲坐在一旁,这情形又让他冒起火气,这女人到底有什么妖法,竟让虎王开始会质疑他的命令,可恶!

  掌下一落空,让床上人儿不安稳的翻动身子,小手茫然的探寻想找到慰藉,低声呢喃,“别离开,我会怕,不要……离开,别走……”

  看她脸上露出的惊惶惧怕,让赫泛日心生不忍,没多细想就伸手握住了那只小手,小手像溺水人抓到浮木般立刻紧紧捉着厚实大堂,还更进一步的将这只手拉到怀中拥着,惧意从娇颜褪去,取代的是安心的微笑。

  只是触手的柔软感觉却让已经浓眉打结的赫泛日更是抿紧了唇,若这女人是特意来考验他的自制力,那他可以向她证明自己绝不是柳下惠,会叫她付出代价的!

  赫泛日的另一只手不客气的欺上嫣红粉颊,抚着指下滑腻的触感,再拨开发丝,顺着柔美的弧线来到皓颈,正欲再往下探索时,发现她颈侧有淡淡的红色伤痕,像是被什么给摩擦出的痕迹,他再看看她颈子的另一侧,也一样有着淡粉红色的伤痕,肚兜上的胸口,也能见到差不多的淡色痕迹,这是极轻微的伤痕,不过在白皙的肌肤上仍留下鲜明的痕迹,是什么东西弄伤她的?赫泛日看着粉红痕迹思索着。

  夏季山间的夜晚较冷凉,天凤姝似是感到凉意了,身子蜷缩着,赫泛日顺手为她拉好被子,但是被子一接触到她肌肤,她却轻咛一声用手拂开咕哝,“好痒!”她再缩回自己的衣衫里,赫泛日略挑起眉角,他明白那些伤痕从何而来了,原来她没穿睡衣也是为了这理由,果然是娇贵的公主,不只身分尊贵,连身子也如此的娇弱,受不起粗布衣被。

  赫泛日松开天凤姝的手,为她拉好衣衫盖住身子,上面再加上薄被,起身喝令虎王回到床旁,让她从被下伸出找伴的手能摸到依靠。

  赫泛日站在床边走走看着熟睡的天凤姝一会,心中有了决定,他身形俐落的大步离开。

  不久,就见到黑豹领着数名的手下出了银龙寨,向东而去。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