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可儿 > 翻手作云覆手雨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翻手作云覆手雨目录  下一页

翻手作云覆手雨 第二章 作者:可儿

  昊恩宫里,昊妃坐在首座,蹙起秀眉听着四女官的报告,只是看她神情越来越沉郁,就明白情况的发展绝对是不如她的期望。

  “要不用见到赫泛日的脸,又要令他没有反抗能力乖乖待在囚笼里,让姝儿可以慢慢和他认识沟通,进而感化收服他,姝儿以为她面对的人是谁啊?!一个病书生吗?堂堂山寨寨主可能这样让她折腾吗?那还不如拿刀杀了他比较容易,开出这种条件根本是故意在刁难!”昊妃不悦的数落女儿。

  席女官恭敬回禀,“回昊妃,属下们也明白公主是特意在为难,但是属下们还是很努力在提出各种办法给公主参考,只是根据探子回报,属下们呈上的所有建言公主建拆开观视都没有,全都完好如初的收起来,公主根本是用此手段来逃避责任!”

  昊妃发怒,“可恶,这丫头真是吃了秤锤铁了心要和我唱反调到底,真气人!”

  邱女官忙出言安抚,“昊妃请息怒,公主对您绝对没有杵逆之意,只是因为害怕才会逃避任务,此为公主天性胆怯之故,还请昊妃体谅。”

  “胆怯,我当然知道都是因为她胆子小,真不明白她怎会那么没胆,难道当初生她时真是少了胆子给她吗?不过生为我的女儿就不准这么窝囊,以免辱没了昊族威名,依我看应该是压力还不够,没能激发出她心底潜在的能力,看来要使出最极端的手段才能见到成效了!”昊妃眼波流转,心中有一计成形。

  最少言的唐女官问出重点,“不知昊妃有什么良策妙计?”

  昊妃便将所想到的法子告诉四位女官。

  邱女官向来最护主,听闻后忧虑表示意见,“启禀昊妃,这个计谋会不会太激进了?公主胆怯可能承受不起如此的冲击,而且赫泛日也非良善之人,虽然调查资料中说明他不杀不懂武之人,也重义信诺,但他毕竟是个草莽之徒,又被贯上阎罗的称号,让公主独身面对这样的人,是否太冒险了!”

  昊妃看向女官之首的席女官,F席女官,你怎么说呢?”

  席女官想了想后回答,“回昊妃,此计走的是险招,邱女官的说法虽然很有道理,不过若非置之死地而后生,或许公主怯懦的性格一辈子都改不了,当然也不会有什么大作为了。”

  “属下也赞成席女官的看法,欲成大事业必须要有付出,属下也相信公主的能力不仅于此,用极招定能让公主有所成长!”周女官同意昊妃的方法。

  最后只剩下唐女官的意见了,大家都看向她。

  唐女官淡然出声,“否极泰来,磨练是必要的!”这无意等于赞同昊妃的计策,少数服从多数,邱女官也无法再说什么。

  昊妃微笑再说明,“姝儿是我的爱女,做母亲的自是不会害自己的女儿,我到御书房看过朝中密探呈给皇上的资料,里面记载赫泛日的确是个人中之龙,虽然他不服朝廷,但他待部属严谨,抢劫钱财一定会选定对象,不会滥抢一般的平民百姓,行事算是光明磊落,在绿林江湖中颇得好名,皇上就是敬重他是条好汉,才不追究他的恶行,希望能感化他让他为朝廷服务,我相信皇上不会看错人,因此姝儿的安危绝对是没有问题的,大家可以放心。”

  女儿,别怪娘亲手段严厉,实在是望女成材心切,不这么做你又怎会真正长大呢,为了昊族、为了娘亲,也为了你自己,你一定要达成任务啊!

  只愿天能如人愿了!

  —     —     —

  鬼迷山,一个诡谲奇异令人畏惧的地方,宽广的山地、林木异常的茂密,形成了一片树海迷城,让人一进入就寻不箸出路,其中不知埋葬了多少猎人过客的宝贵生命,使得这座山成为人人逃避的鬼域,而有了鬼迷山之名。

  不过如今却有人征服了这座人人生畏的鬼山林,还在此建立了庞大基业,但是却让这座鬼迷山变得更是令人望之却步,外人越加不敢靠近,因为江湖最大的山寨银龙寨就位在鬼迷山上!

  有鬼迷山的天然险峻保护,是银龙寨能屹立不摇的因素之一,但最重要的原因还是它有个雄才大略、英武不凡的寨主,在赫泛日的领导下,银龙寨不但成了武林里最有实力的派门,还有跺一脚而天下动的惊人势力,赫泛日俨然就成了炽日国里另一个武林皇帝。

  只是这样一个让人惊畏的伟男子,近日却因为一张莫名出现在各大小乡镇城市公布栏中的公告而形象蒙尘,很快的这张公告就被采子快马加鞭的送入鬼迷山,并且送到在公告里被点名的主角手中。

  坐在大殿的虎皮首座上,赫泛日看着握在手中薄薄的公告传单,银白发丝随意的束在身后,一向以冷酷闻名的俊脸上又添了几分寒气,而在他的脚边竟然还躺着只大老虎,灿烂光彩的斑斓虎纹分布在壮硕结实的骨架上,老虎的眼睛虽然在半眯着休息,但仍然透露出默中之王的架势!

  分坐在身侧的二寨主颜飞硕和三寨主雷行也各拿着一张公告,两人都看的满脸怒气。

  “太过分了,这个朝廷的三公主简直是活的不耐烦,竟敢这样污辱老大,我马上派人进宫教训她!”雷行首先发难,四十多岁的年龄,脸上长满了落腮胡子,粗犷的外表和他火爆的脾气非常相衬。

  二寨主颜飞硕却是一副斯文样,手拿着铁扇神态飘逸的摇了两下开口,“她总是朝廷公主,我们这样进宫杀人太明目张胆了,不是聪明的举动。”

  “天杀的,以她对老大所做的事,被杀是活该,还管他是不是明目张胆!”雷行气冲冲叫道。

  “可是这么做会让老大背上欺负弱质女流的臭名,你认为值得吗?”颜飞硕提醒。

  电行却为颜飞硕一再泼冷水而大表不满,“老二,你怎么了?因为她是个公主你就害怕了吗?你何时变得这么没胆了!”

  颜飞硕长眉微皱正欲反驳,冷沉的嗓音先传出,“这件事我自己会解决!”赫泛日一出声,脚下的老虎就睁开了眼睛低吼一声,硕大身躯俐落爬起威昂的坐在主人身旁,成为一只尽忠职守的护卫猛兽。

  “老大,你想怎么做?”

  “老大,你要亲自动手吗?”颜飞硕和雷行同时出声,彼此又为这样的默契而好笑又好气的对看一眼。

  “好兄弟就不要为个女人吵嘴,我会处理这个女人的事,反正近来也没什么事可以做,我闲得发慌,正好可以活动一下。”赫泛日语气淡然,伸手轻拍拍偎在身旁的老虎头颅。

  “我和老二吵习惯了,没事的,不过最近很闲倒是真的,还不是老大你太省麻烦了,选的都是大买卖,才动了几回筋骨就将今年都打点好了,现在才年中,后面还有大半年呢,没事可做会无聊死的!”雷行佯装抱怨。

  “没事可以找事做,近来不少兄弟都过得有些散漫,应该要好好再操练;今年又加入了许多的新弟兄,这些新人更需要多加磨练;别忘了还有不少江湖帮派也为了一些大小事不断向银龙寨求援,真接下帮忙处理这些琐事,会让人忙得连睡觉时间都没有的。”颜飞硕一一点着说明。

  “拜托,我们才可以清闲会,你别又自找麻烦了!”雷行换成了哀鸣,惹得殿上的众人都失声笑了起来。

  赫泛日刚毅的薄唇微扬,化出个极淡的笑容,“老二,江湖事就交给你处置,老三,寨里的工作则由你安排,我相信这足以让你们不再喊无聊了。”

  “老大,那你呢?只是一个小小的女人不用花费你太多时间解决吧?”雷行看着赫泛日。

  “我还想多优闻一段时间呢,正好那女人可以提供一点小小的乐趣。”赫泛日语气慵懒,已经有一段时间没人敢如此的挑舋他了,这女人真是很有胆量,而他对胆子大的女子也一向很有兴趣,很快的他们就会见面了!

  老虎似乎和主人能心意相通,它再发出一声低吼,虎目锐光闪烁,赫泛日抚摸着掌下滑顺的毛皮,淡然的面容浮起一抹的玩味神情。

  凤姝三公主,希望你真是个与众不同的女人,不会令人失望!

  —     —     —

  哈啾、哈啾……天凤姝掩起嘴连连打着喷嚏。

  “公主,您会冷吗?”两个宫女紧张的扶着公主,平儿关心问。

  “公主,您是不是不舒服?要找御医来看看吗?”安儿也忙说道。

  天凤姝深吸口气后摇摇头,“不用麻烦,我只是莫名其妙想打喷嚏,没事的。”

  “但是打喷嚏总是着凉的前兆,虽然现在是七月天,天气热,但是清音寺这儿林荫多较凉爽,一热一凉之间容易着凉,小心点好,公主,奴婢还是去取件披风为您加上吧!”平儿不放心。

  天凤姝同意了,平儿马上退下。

  “咦,怎又多跑出这么多只小兔子来呢?”天凤姝正在后园喂兔子,每只兔子都分配到一根红萝卜,只是草丛后却又一跳一跳的跳出四、五只兔子。

  “一定是公主您固定在这时间喂兔子的事传开了,让小兔子们争相走告,就引出更多兔子来受惠了。”安儿玩笑说。

  天凤姝也笑了,“兔子多是好事,不过篮里的红萝卜却不够了,安儿,你去厨房再拿些红萝卜来。”

  “公主,您身边没人伺候着可以吗?”安儿忙问。

  “放心,有这么多的兔子陪我,我不会害怕的,你快去拿红萝卜吧!”天凤姝微笑回应,对她来说动物甚至比人更可靠,更能带给她安心。

  公主既然这么说,安儿也离开了。

  天凤姝拿起手上的红萝卜蹲下身看着眼前的五只大小兔子,“我现在手中还有一根红萝卜,该先给谁吃呢?喂喂……不是你,你是大兔子应该等一下,先让小兔子吃,嗯……就你好了,先给你!”纤纤玉手指着其中最小的白兔,笑着要将手上的红萝卜递给小兔子。

  这时却突然传来一阵冷凉的气息,让天凤姝微打了个冷颤,而眼前本是争着要吃红萝卜的兔子竟然受惊般的马上跳开,而且连正在吃东西的兔子也一并蹦蹦跳跳的逃开。

  “哎呀,小兔子们,别走啊,你们东西都还没吃完呢,别走、不要走……”只是她越叫小兔子却逃得越快,她从未在喂食小动物时出现过这样的情形,让天凤姝又惊又不明白。

  “到底是怎么了嘛?”她一头雾水,背后的寒意却越来越明显,她也感受到似乎有道凛冽的目光从后面盯着她看,让她不禁心头发毛,谁会站在她后面不出声呢?难道是平儿或安儿在闹着她玩?若真是这样,这两个丫头就太大胆了,竟敢吓唬她?!

  天凤姝马上翻回身子喝叫,“大胆,是谁站在本宫背后?咦……”举目所及部只有开得灿烂的花圃和挺直昂首的树木群,花园仍是如往常般优美安静,根本没看到任何人。

  她转头四下张望,自言自请着,“怎么可能?我明明就感觉到有人呀,为何却没看到人影呢,奇怪了!”她仔细寻找着四周。

  蓦然,“你在找我吗?”清冷的男人嗓音响起,紧接着一个白色身影如鬼魅般的飘飘然从天而降,落在天凤姝面前,他一身清白,连发丝也是洁白如雪,却有张年轻俊逸的脸孔。

  “啊!”天凤姝被吓得惊叫一声,身子急忙往后离开那男人,直到身子碰到了树木才停下,张大眼瞪着突然出现在身前的高大男人颤声问:“你……你是谁?”

  她竟然被吓到花容失色,他找错人了吗?他冷冷回应,“你要收服的人!”

  听到他的回答,再比对他异于常人的银白发丝,天凤姝倒抽口气,“你……是……银……银发间……阎罗?!”

  他没找错人,但是这女人胆怯的神态却教他浓眉蹙起,更为他加添了几分阴冷气质。

  天凤株小手抓着衣襟,努力抑制心中的恐惧,“你……怎么会……在……这里?怎么……进……进来的?”他怎可能没经过通报,甚至是没被人发现就闯过重重守卫出现在她面前呢?

  赫泛日嘴角微扬,冷俊的眉宇间露出倨傲神色,“只要我想来,就没人能阻止得了!”

  “那你来……见……我有……有事……吗?”天凤姝怯怯的看着赫泛日,她该自称为本宫的,但是面对如此一个浑身霸气吓人的男人,她却没用的不敢摆出公主的架势。

  “公主既然对在下下了挑战书,在下怎能不来拜访公主呢!”赫泛日想起那份公告,脸色更加的冷酷。

  一张算是很好看的脸孔,怎能摆出那么吓人的神色呢,教她畏惧,也不明白他在说什么。“什么……挑战书?我不懂你的意思!”

  “你还装傻!”赫泛日神情再度沉下。

  天凤姝绝色娇颜上是真正的迷惑不解,“我真不明白,请你说……说得清楚些。”

  赫泛日冷冷的审视她一会,再从怀中拿出一张纸,手一轻挥,纸张便随风来到天凤姝眼前,她怯怯的伸手接下观视。

  凤姝公主懿旨谕令:

  古有明谕,乱臣贼子,人人得而诛之:今有反贼赫泛日,据山自立为王,成立了银龙寨,四处打家劫舍,专私土匪强盗之勾当,烧杀掳掠、无恶不作,实为祸国殃民之大魔头,罪该万死!

  因此皇上颁下圣旨,命本宫制伏赫泛日,只是皇上以仁慈治世,不愿见血腥暴行,所以本宫将以收服感化,让其洗心革面、去恶为善。

  从公告贴出后起算,本宫给赫泛日三天时间考虑,三日内来降,本宫便能不追究他过去之恶,倘若三日后赫泛日依然故我、不知悔改,本宫便要拿下他,亲自感化教诲,并于三个月内,让赫泛日改邪归正、依顺朝廷。

  为证明本公主绝无虚话,特立此公告以昭天下,赫泛日见此公告后速达来降,以免太夕受苦楚!

  凤姝三公主昭告

  最后还加盖了玉姝宫的印玺!

  这份公告看的天凤姝眼睛发直、容颜苍白,急急辩解,“不……这不是……不是我……所立的公告,不……不是我……不是!!”

  赫泛日脸上闪过厌恶,“我不爱听谎言。”

  “不是谎言,这真的不是我……我的意思,我可以发誓,不是我啊!”胆怯的举起小手,为了取信于他,她可以起誓。

  “那你有没有接下圣旨要来收服我?”赫泛日问起。

  天凤姝迟疑了下,还是老实的点点头,“皇上的确是交了这个任务给我,可是……”

  赫泛日没空听解释,紧接着再问:“这公告上的印玺是你的吗?”

  天凤姝无奈再点头,“印玺也是我的,不过——”

  “不过公告却不是你所发布的,这样的话你想我会相信吗?”赫泛日冷然看着天凤姝。

  “但这是真话啊,我真的没发公告嘛,那应该是……啊,肯定是我底下的四女官擅自作主用我名义发的,这事绝对是四女官做的!”天凤姝马上就想到凶手该是谁了。

  赫泛日眉头一挑,唇角的寒意更重了,“别编可笑的理由把我当傻子!”

  他身上散发出的漠寒让天凤姝忍不住轻颤,可怜兮兮的柔弱语气叫人同情,“我不……不敢当你是……傻子,我说的全都是真的,你要相……相信我。”

  “原因?你的人会这么做的原因呢?”赫泛日再问。

  这……天凤姝语塞了,争皇位毕竟是皇族的家内事,如何告诉外人呢?“呃……原因我无法说出,但真是有原因的。”她说出个很差劲的回答。

  果真赫泛日面色越加不善,天凤姝看来好像是个娇怯无胆的女人,但是说起话来却又是吞吞吐吐,而且都不说实话、言行不一,这种女人绝非简单,他不能被她显出的无害外表给骗了,他也不想再说废话,直接问入重点,“你无法说原因,那就告诉我,你要如何解决这件事?”

  “解决?”天凤姝又是一脸的茫然。

  “这公告贴满大街小巷,闹得人尽皆知,你不觉得应该对我有个交代吗?”赫泛日语气里没什么温度。

  交代?这实在不像男人会向女人说出的话,听起来有些好笑,但是看到赫泛日冷然无笑的脸,天凤姝不但笑不出来,而且还有很可怕的预感,他好像会对她不利!

  “我……我可以向你道歉,对不起!”她诚意的道歉。

  道歉?这女人太天真了吧,他无语的冷哼了声!

  天凤姝瑟缩了下,“呃……要不我……我再写张道歉的公告张贴出去,这样总可以了吧!”

  “你以为这么做可以弥补我受损的名声吗?”赫泛日眉头危险的扬起。

  天凤姝靠紧身边的树,勉强挤出了笑容,“你……你的名声那么响亮,这等小事怎会对你有影响呢,名声是虚华的,实……实力比较重要嘛,所以不用太在意啦!”她也明白这话说服力薄弱,但她也真找不到另外的好法子了。

  “这就是你对此事的态度?”赫泛日语带寒霜,目光似箭般落在天凤姝身上。

  天凤姝弱声讨好问:“否则赫……公子你说该怎么做呢?”

  赫泛日好整以暇再将眼前的女人细细打量一番,原以为敢向他挑舋的女人该是强悍倔强的公主,那他就可以不必客气用江湖人的方式解决,可是他没想到遇上的会是位柔弱娇怯的公主,他对她实在无法用上原订的暴力方法。不过她真的很美,精致的五官,赛雪般的白皙肌肤,和一头及腰的晶亮长发,如同是上天最完美的杰作,就算现在一副受惊过度瑟瑟发抖的模样,不但无损她的美丽,却更添份叫人怜惜的娇柔,只是她真这么柔弱吗?还是她欺敌的手段呢?皇帝有可能派个这么没胆的公主来收服他吗?

  他在想什么?那种带着邪气又专断的神情教她心慌,也让她觉得自己好像被猛兽看上的猎物般,叫人很不舒服,可是她没胆跑开,因为她很清楚自己绝对跑不过赫泛日,这样只会更加激怒地而已,如今只能希望平儿或安儿能快点回来,能有第三个人发现他,这才能救她,老天爷,快点派人来救救她吧!

  幸好老天待她不薄,天凤姝的祈祷很快就灵验了,远远的她看到平儿、安儿并肩走过来,她心喜的正想呼喊她们,但赫泛日也做出了决定!

  “我给你机会来感化我。”

  “呃……什么意思?”天凤姝将目光转回看着赫泛日,但不明白。

  “既然提出了挑战就不能作罢,银发阎罗一向愿意接受考验,所以我如你所愿,给你三个月的时间,让你可以极尽所能的教诲我,假使你真能收服我,那银龙寨就任由你处置!”赫泛日说出了叫人意外的答案。

  “你……愿意……听我……教导?你真……真肯留下来,愿意……愿意改变自己?”天凤姝又惊又喜,不过马上她就明白自己错了。

  “不是留下,是你到银龙寨来,也不一定是你感化我,说不定被收服的人是你呢!”赫泛日带着一丝似笑非笑宣布。

  天凤姝惊讶叫出,“去银龙寨?不要,我不去,应该是你留下才对啊,我不要去银龙寨!”去土匪窝?她连想都不敢想!

  “那就由不得你了!”选择权当然不可能在她身上,赫泛日撇嘴沉笑。

  再笨的人听到这种话也明白要逃跑,天凤姝哪敢再迟疑,立刻往旁逃跑,并放声叫喊,“救命啊,平儿、安儿,救命,救……哎呀!!”才跑两步就撞上一堵厚实的人墙,反弹之力让她跟路的往后摔倒,一双铁臂揽住她的柳腰救了人,但这反是被救的人儿最不愿见的事。

  “你……放开我,放……开我,平儿、安儿……快救我……救命……救命啊!”天凤姝大力挣扎,也大声呼喊。

  安儿眼尖先发现公主和个白色身影的人说话,正纳闷那是什么人时,就看到那个白色身影竟然跑向前抓住了公主,而公主也同时放声大喊救命,她和平儿立刻快跑冲向前去。

  “公主,公主!”平儿大叫。

  “来人呀,有刺客,快来人啊……”安儿反应快的大声呼叫卫士。

  赫泛日没因被人发现而有丝毫惊慌,反而是轻声一笑,手臂有抽紧,他抱起怀中女子提气跃上树枝,稳稳的站在树上。

  天凤姝被他这举动更吓得惊声连连,“放……放开我,放我下来,外面有层……层的禁卫军,你不可能……抓走我的,快放了我……放开……”

  “是吗?你会明白,对我来说没有不可能的事!”赫泛日冷俊的面孔浮上傲然浅笑,带着天凤姝施展轻功,似展翅的大鹏轻松的往后山飞去。

  “放开我,救命!救命啊……放开,救命——”天凤姝用尽力气却扳不开腰上强壮的手臂,她看着直追而来的宫女,但是她们快不过赫泛日的轻功离自己是越来越远,让她更加的骇然焦急。

  “公主……放开公主,有刺客啊,有刺客……公主、公主……”平儿、安儿边喊边快跑想追上刺客的脚步。

  “平儿、安儿……赫泛日……是赫泛日抓了我,快叫禁卫军救我,快……救命啊!”天凤姝对宫女大喊,而赫泛日的脚步却越加快,凭着傲人轻功在树林间跳跃。

  “放开,赫泛日,放了我……求求你过了我……放手、放手……谁来救我,救命啊……”天凤姝又哀求又用力大喊救命,更是不顾危险对赫泛日拚命的推挤捶打,宁可他抓不稳自己让她摔下地,也不想被他抓回银龙寨,不要——

  在骚动中,已见禁卫军快速追了过来!

  “有刺客,刺客挟持了公主,快救公主!”平儿、安儿对禁卫军大叫。

  天凤姝看到侍卫心中雀跃,期待侍卫会救下自己,但是赫泛日却不屑轻哼声,条地他的速度更加快了,如流星赶月般穿梭在树林间,让禁卫军们追之不及,一瞬间就来到后门,他俐落的翻身跃过围墙,围墙外停着匹雪白骏马,赫泛日抱着人飞身上马。

  再摆脱不了他,她真会被抓到银龙寨的,这让天凤姝没得选择,她低下头强拉起抱在腰上的手臂就用力的咬下去。

  闷哼声,赫泛日眉头不悦的皱起,他一甩手,将手上的麻烦扔到马上,让她趴倒在马背上,吆喝一声,马儿扬蹄往前奔。

  结果不是如她所预料被丢下地,而是狼狈的头朝下的挂在马上,马儿还急急奔跑起来,她又急又慌想再反抗,但是这样的她哪还有力气,只剩下哀鸣!

  “不……不要……放开我,求你……救……救命,救……命……”

  从眼角余光中,她能看到禁卫军也冲出了后门试图追上,但是却被越抛越远!

  “救我……救命,救命啊……”恐惧的心全纠在一起,天凤姝眼泪直流,加上血液直往脑门冲的难受,她越激动眼前就越模糊起来,没过多久便被一片黑暗代替,天凤姝晕过去了!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