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可儿 > 翻手作云覆手雨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翻手作云覆手雨目录  下一页

翻手作云覆手雨 第一章 作者:可儿

  姓名:赫泛日!

  外号:银发阎罗!

  身分:银龙寨寨主!

  恶行:打家劫舍的匪徒,杀人不眨眼的山寨之主,跋扈不可一世,曾在一天之内连抢三个村庄,杀戮上百人的纪录!

  “天啊……”惊呼声从玉姝宫的书房里飘出,这是炽日国三公主天凤姝的住所。

  头戴飞凤金冠、一身锦织华服的天凤姝震愕中拿不稳锦锻封皮的薄册,让它跌落在书桌上,她睁大晶亮美眸瞪着站在底下的四位辅佐女官,娇弱嗓音因恐惧而颤抖着,“父皇……要本宫收……收服这……这种人!”

  四位饱学女官对于公主过于夸张的骇然反应早已是见怪不怪,一致神色自若的点头。

  天凤姝无法置信,拔高了音量,“不——不会的,这样的恶徒应该是派兵铲除才对,怎会派给本宫只是收服而已呢?一定是你们将资料给弄错了,绝不可能是这个人,你们再查清楚来!”可以收服的人肯定是罪不及诛,怎么说也不会是用“打家劫舍”、“杀人不眨眼”来形容的恶人,女官们一定是搞错了!

  四位女官却全是神情笃定,为首的席女官脸色平静回应,“回禀公主,属下们所调查的对象就是圣旨上指派给公主的任务人选,公主若有疑问可以拿出圣旨加以对照,便能明白属下提供的资料绝对是正确的。”

  天凤姝身旁的两个随待宫女平儿、安儿从书桌上的锦盒里拿出有着龙纹刺绣的澄黄圣旨,将圣旨打开摊在公主面前,让公主能清楚的比对出是不是有错!

  在四女官坦然的表情下,天凤姝反是不安的咬咬唇,她的记忆力并不差,圣旨上所列的人名好像真的就叫作“赫泛日”,但是不可能啊,父皇怎会将个十恶不赦的匪徒丢给她收服呢,那无异就是将她丢到一头凶猛的老虎面前,她还有命在妈?父皇不会这样对她的!

  天凤姝探前身子谨慎往桌上瞄了眼,虽然有了心理准备,但在见到一模一样的人名时,还是忍不住又呼喊起来,“不会的——这绝对……绝对最个错误,一定是哪里出错了,父皇得到了错误的消息,连圣旨都弄错了,肯定是这样,这是错的!”

  四女官都是一副又来了的表情,公主只要面对她不能接受的事实,就会用弄错了来解释,因为既然是错了当然就不用理会,可以逃避不管,这是公主一向的规避手段。

  全皇宫的人都明白三公主的天姿丽色足以堪称天下第一,但同样的众人也清楚三公主的胆怯也能说是世闲少有,和她的美貌一样齐名。三公主有多胆小呢?从她身边一定要有人陪伴这点就可以看出,不管白天或黑夜,而且陪伴她的人还不能是陌生面孔,必须是公主熟识的待女才行;还有公主纵然有高贵的身分,可是只要面对突来的惊吓,公主的直接反应绝对是立刻往旁边人身后躲去,她不管这样的举动会不会有损公主的威严,先躲了再说,由此可明白三公主的娇怯无胆,简直比小白兔更容易受惊!

  “那不知公主意欲如何处置圣旨交付之事?”另一位邱女官用不意外的声音问起。

  “是错误的任务就不用去执行了,父皇的圣旨上也没规定不能放弃任务啊,反正本宫从没有做女皇的野心,皇位就让两位皇兄和皇妹去争取,不管谁当上皇帝,本宫都会给予最大的祝福,至于那个坏人,就交给兵部处置吧,让兵部派将领兵弭平那个山寨为民除害,当作是另一种的收服!”天凤姝很干脆的做下了决定。

  四位女官互看一眼,果然公主的选择就是放弃任务,逃避一切,完全符合公主胆怯退缩的一贯作风,不过身为人臣,当然不能任由主人随意放弃可以得皇位的大好机会,一定要尽到忠言规劝的责任。

  最有口才的唐女官出声了,“启禀公主,皇上的圣旨上虽然没有明订不能放弃任务,但也相同没有指出殿下们可以违背旨意,壁上大费周章为四位殿下各自订下任务,其用意就是要藉此考验四位殿下们的能力,以选出皇储的最适任人选,如今公主擅自弃权,这无异是视皇上旨意于无物,等于是抗旨,皇上若明白肯定会很不高兴;公主应该尽力完成任务才是,怎能还没有丝毫的努力就说要放弃呢,如此不白费了圣土的心意,也让那个银发阎罗得以继续逍遥法外,请公主为社稷人民三思其决定!”

  说的简单,面对一个穷凶恶极的强盗该收服,是容易的事吗?“若可以本宫也想去收服那个叫什么银……银发阎罗的山寨主,可是本官要怎么做才能感化他呢?以武力服人?本宫又不懂武;用道理说服?也要他肯好好听本宫说话才行,只是一个盗匪怎可能会乖乖听教,那你们说,本官要怎么做才能收服那个恶人呢?”她不客气的将问题丢给四个女官。

  女官中最足智多谋的周女官有方法,“公主,要收服追等恶徒,以暴制暴是下下策,最好的法子应是以柔克刚,用仁德服之,所以公主首先必须亲自去认识赫泛日,有了交情才能进一步劝化他,让他——”

  周女官话还没说完,天凤姝已经用叫声打断她,“什么?!要本宫亲自去面对那个江洋大盗?不要……本宫不要,不要!”

  “公主,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冒点险是一定要的,不先面对赫泛日,如何能说服他归依朝廷呢,追第一步是一定要跨出去。”周女官表示。

  “去见个恶名昭彰的歹徒绝对不是叫冒点险,那叫不想活,谁知道那种人会对本宫做出什么事来,太可怕了,本宫才不要去见他呢,绝对不要!”天凤妹吓得坚持拒绝。

  周女官忙解释,“公主,不这么做就无法收服赫泛日,他……”

  不过天凤姝已经听不下任何的说明,一想到自己和个面目狰狞的大盗见面的样子,她马上就浑身打冷颤,摇头如博浪鼓,“不要,你们都明白本宫胆子小,从来就不敢见生人,更何况要和个强盗见面,想到就教人害怕,说什么本宫也不去见那个银发阎罗。”

  “公主,这样您不就等于自动放弃皇位继承权了?”邱女官忙提醒。

  “本宫刚才就强调对皇位没有意思,更没有成为女皇的野心,这应该是两位皇兄和皇妹的竞赛,本官无心加入,也无能无才和他们争夺,这是本宫最有自知之明的抉择了。”天凤姝无条件的开心退让。

  “昊妃绝不可能同意公主的决定。”四女官中最惜言如金;却总能提出一针见血言论的唐女官淡淡出声。

  提到母亲,天凤姝脸上立时闪过一抹畏惧,气势也虚弱了下来。“呃……娘亲若不知晓就不会有意见了。”她说得很没有把握,因为宫里大小的事向来很少能瞒得过娘亲耳目的。

  “那如果说娘亲知道了呢!”威严的女声响起,一位身穿华服、气态雍容的美妇在五、六位官女簇拥下走入书房。

  “娘……娘亲!”见到母亲,天凤姝惊讶的从椅子上跳起,愣了下才急匆匆的来到母亲面前倚身行礼。

  “女儿见过娘亲,娘亲万福!”

  昊妃却满脸不悦的一甩手,“万福?我可不敢想,能不被你气死就不错了!”

  母亲的怒火让天凤姝不由自主的后退一步,还企图想含混带过,“娘亲,女儿又做错了什么意您生气吗?”

  昊妃瞪着女儿,“你还给娘亲装蒜,皇宫上下都明白的事,你以为娘亲会不知道吗?四位皇儿中一向就属你的表现最差,因此我都不敢奢望你会有成为皇储的一天,没想到皇上竟然会派下圣旨订出任务来考验皇子们,这对我们来说是天大的好消息,如此一来你就有成为女皇的机会!哪知道你非但不想尽心尽力好好完成任务,竟还要放弃!上天啊,我怎会生出你这样没用的孩子,想我昊族是炽日国里最英勇聪明的民族,还天赋异禀拥有特殊能力,你继承了昊族的优异慧根,却是怯懦胆小什么事都不敢做,连到手的好机运你都不敢接受,你……你真是丢尽我们昊族人的脸了!”她怒气冲天的严厉斥责女儿。

  天凤姝被骂的再往后退避,躲到随侍宫女的身后,怯怯的探出头回应,“娘亲,您不能怪女儿,父皇给的感化对象是个爱杀人的强……强盗啊,女儿哪有法子可以应付呢,当然只有……放弃了。”

  “圣旨上都指名是恶天王了,自然是恶行恶状,若是善心人士还用得着你来感化吗?强盗又怎么样,至少这强盗还有个山寨窝可以让你找到,有根据地就等于有把柄落在朝廷手里,你还怕他真敢吃了你不成?你胆小到连调查资料都不敢看完,那个强盗头子虽然杀人如麻,但是从来就不杀不懂武功、没有抵抗力的人,所以他根本就不会对你动手,光是这条件你就占尽了优势,你却在作不必要的穷担心,你的脑袋用到哪里去了,真是太叫我失望了!”昊妃脸色难看的继续数落女儿。

  席女官忙出面为公主说话,“如今经过昊妃的提醒,公主一定很明白了,不会再逃避责任,会尽力完成圣旨所交予的任务。”

  天凤姝却还是细声抗拒,“不……不要,我……我无法接下任务的,我真没……没办法啊!”

  “你……你……站出来,不准躲在宫女身后!”昊妃神情铁青,指着女儿喝声命令。

  很少见到娘亲这么的生气,天凤姝吓白了娇颜,一脸楚楚可怜的模样,磨磨蹭蹭的勉强走前两步,“娘……娘亲。”

  “别喊我,我没有你这么窝囊的女儿,身为天神之子的昊族族人,你的表现真丢尽了昊族的睑,叫为娘的如何对得起昊族的先圣先贤,我对不起昊族的祖先,我真是个罪人,我是昊族的罪人啊!”昊妃悲愤的责怪自己,激动的站不稳,被宫女扶到椅子坐下。

  天凤姝无奈又担心,娘亲以身为昊族人自豪,也最爱用昊族是天之骄子来显示自己的优秀。其实昊族是炽日国里人数最少的一个民族,因为祖籍所在地区是金矿产地,为此昊族也是非常富有的民族,既然富有就有能力让族人受教育得到好学识,自然就会出现杰出的人才了,这是为什么昊族人容易出人头地的原因,但也导致昊族人有着浓厚的优越感。

  不过昊族人敢自命不凡以天神之子自居,是源于昊族人有遗传性的一些异常天赋,譬如有阴阳眼、能用简单的兽骨龟甲便可测知天命,或是有驯服猛兽的能力,只是有异能的人毕竟是少之又少,有如凤毛鳞角般,昊族理现在也只有两位高龄八十的长老有阴阳眼和测天命的异能,就没听说还有别人有此能力了,当然她和娘亲也不可能有任何的异禀,可是娘亲还是爱拿昊族的一切优异特性来指责她的不是,她清楚娘亲对于她的胆小有诸多不满,娘亲更希望她能成为女皇以光大昊族,可是天生胆子小又不是她的错,她就是胆怯嘛,她也没办法改变啊!

  “公主,您快答应接受任务让昊妃息怒,别再惹昊妃生气了!”邱女官急对公主建言,另三位女官也劝着公主听话。

  天凤姝很无措,她真不想惹娘亲动怒的,可是她越加不愿意味着良心说谎话,怎么办?

  女儿一向是不经吓的,这次怎反常的竟然无动于衷,难道她痛心疾首的模样演得不够逼真吗?不行,这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昊族人可以一统炽日国,这样的荣耀说什么也不能放掉,一定要逼得姝儿点头!

  “女儿,你一定要气死娘亲才甘心吗?你……哎呀……我的心好疼、好疼啊……”昊妃捧着胸口蹙眉难过的痛呼。

  “公主!”四女官都眼带责难的看着公主。

  天凤姝惊吓得慌了手脚,不得已的只能在母亲面前跪下,“娘亲,女儿一不懂武,二又没胆识,第三一见到外人就吓得说不出话来,如何去感化一个穷凶恶极的强盗呢?这是不可能的事嘛,您别为难女儿了。”

  昊妃冒火的瞪着女儿,“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你只要多生出几分勇气,就能化不可能为可能了。现在你是要争取皇位,是要做一国之君,为娘的绝不允许你用害怕作借口放掉这样的好机会,不管你有胆没胆、敢或不敢,你都得尽心尽力去完成任务,而且非成功不可,否则娘就不认你这个女儿了!”她最后几个字说得铿锵有力、非常坚决。

  血色自天凤姝脸上褪去,她吓傻了,愣了好一会才回过神,气弱的挣扎出声,“娘亲,您在开……开玩笑吧,您不要吓……女儿了!”

  昊妃神情无比的认真,狠心的告诉女儿,“娘亲没有开玩笑,在场的四女官可以为证,我相信昊族不会出一个毫无用处的人,昊族的儿女肯定能有特别的潜力才能,姝儿,应该是你抛去怯懦个性的时候了,做番成绩出来给娘亲看看,你应该怎么做,四女官会给你意见,好好和四位女官配合,娘亲回宫了。”轻拍拍女儿纤瘦肩头,她相信玉不琢不成器、人不磨不争气,姝儿太懦弱了,要逼逼她才行。

  天凤姝急忙抓住了母亲的裙摆,“娘亲,不要……你别吓女儿了,不要这样对女儿,不要……”

  昊妃怒意再起,微蹲身和女儿四目相对,一字字说得更加清楚,“娘亲绝对是说话算话,看你是要应付那个强盗,还是要面对娘亲这只母老虎,别相信虎毒不食子的鬼话,那是没到逼不得已的时候!”她露出个阴沉的冷笑转身离开,伺候的宫女也跟着而去。

  天凤姝被娘亲不怀好意的笑容吓得跌坐在地上,全身四肢开始打冷颤,好可怕,娘亲好……吓人,难道娘亲真要逼她去面对一个嗜杀的大恶人吗?不要,那更恐怖了!!

  谁能来救救她,救命啊,救命啊……

  —     —     —

  皇城外有座清音寺,专设为王公贵族礼佛祭拜用,因此四周派驻有禁卫军守候,闲人莫入。

  就在清音寺的花园里,一株百年榕树伸展一身茂密的枝叶,为炎热的夏日投下一记的清凉,穿着蓝色衣衫的绝丽女子来到树荫下散步,两个妙龄少女亦步亦趋的跟在身旁随待。

  “公主,我们避到寺里来好吗?昊妃找不到您可能会更生气的!”身材较瘦高的侍女安儿开口。

  天凤姝微皱起眉头,“安儿,在这么愉悦的晴空下,你的话实在很杀风景!”

  “公主,对不起,奴婢真的很担心昊妃会气冲冲跑来清音寺找您,到时定会闹得更不愉快了!”安儿说明。

  天凤姝脸上扬起一丝笑容,“安儿,你就太不了解娘亲了,娘亲最重视的人是父皇,一定是待在离父皇最近的地方,绝不可能擅自离开皇宫的,反正娘亲已经对本宫非常生气,也不可能还有更多的气了,本宫不在皇宫里,娘亲见不到人说不定还会消消气呢,所以本宫避开是对的!”

  “而且公主也不是违背昊妃意思私下离宫啊,公主在离开前有交代事情给四女官,只要四女官能找到解决的法子,公主便会回宫配合,有了这些预先的安排,谁敢说公主在逃避责任,公主真聪明!”另一个婢女平儿就嘴甜多了。

  想到自己的布局,天凤姝也很得意,娘亲无可转图的态度让她明白自己已经被逼到悬屋边缘了,再留在皇宫里她真不知道自己的命运会变得如何?娘亲和四女官会用什么法子来胁迫她去执行任务?为了让自己的处境转危为安,她只有离开皇宫一途,但是这么做四女官一定会阻止,就算阻挡不了也一定会紧跟着前来,有她们在身边,她如何能清心过日子,她只好再搅尽脑汁想出问题来难倒她们,命她们留在宫里为她找出能完成任务的法子,有了合她意的办法,她自然就会回宫去执行,当然方法能否可行是由她决定,她不同意四女官就无法来烦她,她就可以在清音寺里好好生活了!

  小时候她常和太后一起来这儿散心,很喜欢寺里清幽安宁的环境,因为常来所以从住持到下面的僧众、杂工她全认识,此行她又将玉妹宫里大部分的官女、仆妇,甚至她饲养的鸟儿和日常爱看的书物、常玩的小玩意、没做完的女红等等东西都一并带来了,简直如同将整个玉姝宫都搬来差不多,加上少了娘亲的监管,她如鱼得水般优游自在极了,就算是要待上三年五载她也没意见。

  天凤姝笑靥闪动,“没错,在四女官没找到合本宫意的办法前,本宫都有理由留在此静心思考,不用管任何事情。”

  “可是四女官天天都派人送书信来,公主您连打开都没有就让人收在一边,怎明白四女官有没有找出让公主您满意的法子呢!”安儿还是有疑问。

  天凤姝半笑半恼的看着宫女,“安儿,你今天怎么变笨了,净问些傻问题!”

  平儿笑着代公主回答,“公主既然无意去执行任务,那不管四女官提出什么法子公主一定是不会接受了,如此又何必多此一举打开书信呢!”

  “原来是这样,但是四女官会不会把这情形告诉昊妃啊,那不是会——”平儿没让安儿话说完就直接打断。

  “哎呀,安儿,你真是多话,净说些让公主不中听的话,昊妃明白了又如何,除非她能代公主完成任务,否则只要公主不愿意昊妃也无计可施啊,昊妃和公主终究最母女嘛,难道真会和公主断绝母女关系吗?昊妃发发脾气后就会没事,你也别再提出叫公主心烦的问题了。”平儿说着安儿。

  “是,奴婢知道了。”安儿识趣的恭敬回应。

  天凤姝抬头看看蓝天想起了重要的事,“啊,该是去后园喂小兔子的时候了。”生性娇夫的她却和小动物相处得很好,那些小动物也和她非常有缘,好像他们之间可以沟通股,让她觉得与小动物在一起反而比和人共处还要自在快乐!

  “奴婢到厨房拿红萝卜。”平儿应声。

  “还要准备一些核果喂松鼠,公主昨天有说过,对不对?”安儿提醒。

  清脆如银铃般的笑声响起,让天凤姝的花容月貌更见娇艳非凡,“安儿,你的聪明总算恢复了,走吧,本宫也要将小金子放出来活动活动了。”小金子是她所饲养最喜爱的黄鹂鸟。

  主仆三人愉快的边走边谈笑离开了花园。

  一切似乎都很顺利,危难好像也离开了天凤姝,只是事情真有这么容易摆平吗?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