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可儿 > 翻手作云覆手雨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翻手作云覆手雨目录  下一页

翻手作云覆手雨 第九章 作者:可儿

  “哎呀!”一声女子痛呼从房里传出。

  “珍珠小姐,小心点,你又刺到手指头了。”这是妇人的声音。

  “哎呀,这针为什么要做的这么小嘛,拿刀拿剑都还比拿针容易呢,想不到刺绣是这么麻烦的事,真不好玩!”黑珍珠瞪着手里的针抱怨。

  “珍珠小姐,女子出嫁总要亲手为自己做样嫁妆,现在只要你绣对枕头套而已,其余的大寨主都已经为你准备好了,算很简单了!”妇人说着。

  “我知道赫大哥对我好,所以我才会这么努力刺绣啊,我不要丢他的脸……哎呀,好痛,又刺到手了!”

  “唉,小心点!”

  窗外纤瘦的身影捂着嘴赶快跑开,身旁跟着一只大老虎,脚步不稳的她冲到一处园子里,靠着树干后才敢放开手喘气,原以为自己会尖叫的,但是她却什么声音都发不出来!

  不,不是的,事实不会是这样,不会的,天凤姝拚命告诉自己,但是却不知要如何解释刚才自己听到的事。

  她不想自己再烦心胡乱猜珍珠的心上人,所以决定去找她问清楚,怎知却听到了让自己无法承受的事,任何人都可以由那些话中听出珍珠即将要嫁人了,而对象应该就是她话里所提到的男人。

  但是这怎么可能,他明明和自己有了约定,以心易心,两人要共度一生的,怎会又和珍珠谈论婚嫁?不可能,这其中一定有问题,她要找赫泛日谈!

  “虎王,我们去驭日。”她对身旁老虎说一声,不再迟疑转个方向而去。

  从门口守卫口中得知赫泛日与别人在书房里讨论事情,她和虎王就绕道到卧室里等地。

  坐在椅子上,天凤姝的思绪仍没从震撼中回神,她不断的告诉自己一定是她听错了,事情不是如此,他不会对她这么残忍,不会的!

  可是她却无法不想到每回问他要如何解决两人的事时,他总是逃避的模样;问珍珠的心上人是谁?他也是避而不谈,她问珍珠也是如此,若两人真没暧昧,为何不能告诉她?还是一切的真相真是那么的残酷不堪呢?!

  天凤姝忙跳起,不敢再想下去,怕自己会承受不住,她急躁的在房里来回走动,在经过那扇活动门时却隐约听到有声音,该是从书房传来的,她不想偷听本欲走开,但是在模模糊糊中,她似乎听到了珍珠的字眼,难道他们讨论的事情和珍珠有关,掩不住自己的好奇心,她将活动门微微推开一点,让自己能听得清楚来!

  “喜帖准备如何了?”这是她再熟悉不过的嗓音。

  “已经全写好了,江湖上各大小门派都在邀请的行列,盛大的程度肯定是江湖武林前所未见的!”回答的是三寨主雷行。

  “那场地、花轿其他的事项呢?”赫泛日再问起。

  二寨主颜飞硕回应,“场地在加紧布置,迎娶的人员也找好了,一定能在婚期之前全弄妥的。”

  “老大,我们这儿备好了,但准岳丈那边呢?黑麒脾气硬,要说服他同意不是容易的事呢!”电行提起。

  赫泛日语带怜惜,“这点我会设法,我不会让珍珠受委屈的!”

  “老大,还有三公主怎么办?珍珠和她是好友,要邀请公主来参加婚礼吗?”颜飞硕询问赫泛日。

  “公主是朝廷中人,并不适合参加江湖人的聚会,不用邀请她了。”赫泛日决定道。

  电行很赞成,“对嘛,有个娇贵的公主在场多没趣啊,不来较好,对了,怎么珍珠这两天都不见人,在忙什么呀?”

  颜飞硕轻声笑了,“她呀,躲在房里学刺绣,要绣出对枕头当嫁妆,听说她被那只绣花针扎得满手都是伤,情况不太好。”这话说的大家都笑了起来。

  “何必那么辛苦呢,寨里有绣坊,让坊里的大娘代绣不就得了。”雷行笑说。

  “出嫁是女子一生中最大的事,她想为此尽份心力是很正常的,珍珠是个好女孩,我会让她得到幸福的!”赫泛日语气肯定。

  “有老大的保证,珍珠绝对能成为最快乐的新娘子的。”颜飞硕愉悦表示。

  颤抖的手轻轻将门合上,天凤姝雪白着容颜,咬紧唇不发一语,悄悄离开了驭日。

  —     —     —

  她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天凤姝有如行尸走肉般毫无目的的往前直行,脑子里全充斥着赫泛日用怜爱语气说著「我会让她得到幸福”,还有颜飞硕、电行愉快的笑声。

  哈……大家都在笑,但她的心却是随着一声声的笑而被狠狠刺上一刀又一刀。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她?为什么她最怕的结果却偏偏要发生?为什么?为什么?她站不稳的抱着廊上的柱子,哀痛欲绝!

  更教她心寒是赫泛日连要成亲了,竟然还在隐瞒她,不肯邀请她参加他的婚礼,是怕她会闹场丢他的脸?还是干脆骗她骗到底,而他就可以享齐人之福了?她是那么爱他、信任他啊,他何忍如此待她,难道他没有一点侧隐之心,对她连一丝丝的同情都没有吗?薄情的他到底是怎么样铁石心肠的男人呢!

  她好想哭,但是眼泪却流不出来,欲哭无泪就是现在她这种样子吧,哀莫大于心死,她赌上了心,却输了一切,事到如今,还有什么话好说呢!

  黑珍珠为了根绣花针受了一个早上的罪后,再也忍受不住了,跑出来透气,远远却看到天凤姝靠着柱子头低着,好像身体不舒服般,她急急上前关视。

  “公主,你如何了?生病了吗?”她伸手要扶她。

  天凤姝先是听到靠近的脚步声,但当女子的声音响起时,她浑身一震急忙抬起头,眼前出现的正是黑珍珠姣美的脸庞,她还满是关心的欲扶自己,不过她却下意识的往后退一步避开珍珠的手,她不想被她碰到。

  黑珍珠一脸莫名看着天凤姝奇异的反应, “公主,你怎么了?”

  感情是两厢情愿的事,她如何怪罪别人?天凤姝强装出自然脸色摇摇头,“我……没事!”

  “真的吗?可是你的脸色很不好呢!”黑珍珠指出。

  “我真没事,你不用担心的,我也该向你道声恭喜,恭贺你要作新娘子了!”天凤姝挤出笑容道喜。

  “公主,你也知道了,真不好意思!”黑珍珠羞答答的红了脸。

  “你很爱他吧?”天凤姝忍住心痛间。

  黑珍珠点点头,“他是我最喜欢的人了!”

  “那他也很爱……爱你吗?”这问题更让她的心滴血。

  黑珍珠脸更红了,神情间却也带着浓浓的幸福和得意,“他当然也爱我了,否则我怎要嫁给他嘛,他对我说我是他这辈子最……最爱的女人呢!”

  天凤姝身形再一个踉跄差点跌倒,引得黑珍珠惊呼声忙扶住了她,她竟让情敌来搀扶自己,天凤姝为自己感到悲哀,在黑珍珠说出关心话语前,她先表示, “可能是昨夜没睡好,有些头昏,我想回房休息。”

  “我送你回房。”黑珍珠要帮忙。

  天凤姝松开她的手婉拒,“不用了,新嫁娘应该有许多事要准备,我不打扰你的时间,我也祝福你和新郎……白头偕老、百年好合!”

  那两句祝贺话像踩在自己的伤口上说出,语毕她像逃命般匆匆的离开了黑珍珠,既然是赫泛日的选择,她除了祝福还能如何!

  祝福了他们,也宣告自己必须退出,不管赫泛日想如河处置她,肯不肯让她离开,她都得要走!她不是无心的人,无法面对在明白这种事后还装没事,她做不出来,那就走吧,她是朝廷的公主,终是适应不了江湖生活,该是回到属于自己的世界去了!

  —     —     —

  “咦……你不是怕黑吗?怎么没点灯呢?”赫泛日走入只有月光透入,却没有一盏灯火的房中,讶异问起。

  天凤姝坐在床边,柔声回答:“今晚的月光好亮,我不想烛火抢走了月亮的光彩。”其实她是害怕明亮的灯火照得自己的心事无从躲藏。

  但对武功高的人来说,暗中视物不是难事,一走近她,赫泛日就眉头蹙起,“怎么脸色还这么差?找大夫来看看好了。”他有听闻她身子不适,而且晚膳也没到膳厅一起用膳,不放心的想找大夫。

  天凤姝急忙起身搂住他,“别去,我好多了,没事的,留下来陪我,别走!”小手用力抱紧了他。

  赫泛日对她的反应有些好笑,“好,我留下,你可以不用抱得这么紧了。”

  她轻摇摇头,“我想这么搂着你永远不放手,直到地老天荒!”

  赫泛日一长笑,弯身抱起她坐到床上,点点她鼻头,“女人,怎突然会有这种感触了?”

  天凤姝回他一个娇美的笑颜,柔声回答:“因为女人都想和心爱男人相守摇世,我爱你,日!”她坦白自己的感觉。

  “姝儿!”赫泛日心一紧,脸上满是柔情俯下脸就想吻天凤姝。

  但是一双小手盖住了他的嘴,望着他问:“那你爱我吗?日。”

  赫泛日拿下她的小手淡淡说:“男人不喜欢回答这样的问题。”

  “为什么?难道男人就没有爱吗?我只是想明白你爱不爱我而已,你告诉我好吗?”天凤姝要求。

  赫泛日微沉下脸,“英雄是不说爱,别问这种问题了,我不爱听!”

  他不是不爱听,而是不想对她说,他的爱语只会对他真正心爱的女人说,而那女人却不是她;不过即便没能完成自己的心愿,她也不想在与他共处的最后一夜闹得不愉悦,她柔顺的偎入他怀里,轻声道歉,“对不起!”

  然后,她一反常态的主动挑起了情欲,用最原始也是最亲密的接触留下他们最后的回忆,或许以后这段回忆将被她锁在心底最深处不愿再提起,但她明白,这也是她一生里最美好的记忆了!

  赫泛日也感到天凤姝今晚有些异样,可是在她风情万种的特意挑逗下,没有男人能克制得了,疑问马上就被抛到九霄云外,搂住了软玉温香,两人一起沉醉在欢爱里。

  天凤姝极尽所能的寻求快乐,也曲意承欢,让心爱的男人快乐,缠绵缱绻、难舍难分,直到她累坏了,蜷在心上人怀中沉沉睡去。

  赫泛日怜爱的拨开她落到颊旁的发丝,拥着她也闭上眼睡了。

  但怀中的天凤姝却再度睁开眸子,她舍不得真睡着,默默闻着他的气息,感受他怀中的暖意,这一刻既是幸福也是痛苦,她承受着一切,静待天亮的来临!

  —     —     —

  似乎上天也在帮忙天凤姝,隔天,赫泛日和另两位寨主有事一同下山,让她的离开更没阻碍,这也是在冥冥之中注定了她和赫泛日无缘!

  用完早膳,她换上轻便衣裳来到了马房,赫泛日对她的看管放松了许多,又因为她常和他或珍珠骑马到后山踏青,所以马夫不疑有他,将她常骑的马儿让她骑走。

  “小金子!”天凤姝唤来黄鹂鸟,小金子听话的飞到她手上,“小金子,帮我带路,我们一起离开回宫吧!”她让小金子飞在自己面前指路。

  “虎王,送我一程好不好?”天凤姝看着虎王要求道,虽然她胆子大了许多,但是面对一条不知道能不能成功离开的路,她心里还是有畏惧。

  虎王和她相处多时,彼此间很有默契了,它明白她在说什么,它用爪子抓抓地吼叫一声。

  “你答应了,谢谢你,虎王。”天凤姝很开心,对小金子比个手势,小金子轻快叫着,领先而行。

  天凤姝再回头看了眼银龙寨,这让她度过了最美好时光,但也受伤最深的地方,无法说再见,因为她想自己不可能再见到这里了,一甩头,黑亮长发画出优美的弧度,她执起缰绳,“走吧!”

  小金子一飞冲天,如同个黄色小金球轻快的飞在前面。

  天凤姝不再回头,策马奔驰,离开了银龙寨!

  —     —     —

  见到平儿、安儿从寝宫里走出,四女官忙上前关心。

  “怎么样了?”席女官问起。

  两个宫女摇摇头让开身子,四女官可以看到后面跟着的两个小宫女手中都端着膳食。

  “公主怎么又不用膳了?这样下去怎得了呢?”邱女官担心说。

  “请昊妃来劝公主吧!!”唐女官提议。

  “走吧!”周女官是行动派,说走就走,和其余三位女官一起离开。

  平儿、安儿看了眼寝宫都摇头叹气,公主到底是遇上了什么事?回来之后完全变了个人样,吃睡不宁,而且竟然要求要一个人独处,只是公主却从不告诉她们在银龙寨的情形,这让她们只能挂心却帮不上忙。

  寝宫外的对话全传入天凤姝耳里,她倚窗望着外面花园,秋天到了,夏季凋零的花朵已经被移开,园丁种下了秋季的花朵,满园的菊花盛开,风一吹便飘来菊花香气,一片黄澄澄景色也别有番美感,可是她脑里浮现的却是高耸入云的参天大树和幽凉的青草气息,这以前是她最怕的地方,如今竟然令她怀念不已,她真是变了!

  那日她能侥幸回宫,全靠下山后巧遇好心的商人帮忙,指路让她来到最近的镇里找到官府,让官府士兵送她回宫;回宫的路上,她曾异想天开的希望赫泛日能追上来,却为自己的念头好笑,他不可能会追来的,甚至也许会对她的失踪而漠不关心呢,毕竟他要当新郎了,心中所念的该是娇美的新娘子而不会是她!

  回宫后,她向娘亲领罪,她没有完成任务,甘心领受责罚,但是娘亲想明白发生何事,她却只会垂泪什么都说不出来,娘亲最后只能采取她问她答的方法,让她一一道出发生的事,说到伤心处,她不支的悲伤痛哭,娘亲抚着她的头无语,在了解一切事后,娘亲反常的对她没有任何责怪,只是好声要她多休息,什么都别再想了。

  什么都别想,她也希望自己能做到这点,可是思念如影随行,无时无刻不占据她的心头,盈满的全是他的身影,她不明白自己想他做什么?已经过了十来天了,他和黑珍珠该成了亲,是甜蜜的新婚夫妇了,自己何苦还放不开呢!

  但是心一旦执着了,如何说忘就忘,她忘不了,当然只有苦楚缠身了。

  “哎……”天凤姝轻叹口气。

  “你怎么又叹气了呢?”昊妃走入寝宫,来到女儿身前。

  见到母亲,天凤姝忙行礼,“见过娘亲。”

  “起来,”昊妃拉起了女儿,打量她一下,秀眉拧着,“你又瘦了,却又不吃饭,你想病倒是不是?”

  “娘亲,我没事,别担心!”天凤姝安慰母亲。

  “看你一点精神都没有,茶饭不思的,这叫没事吗?赫泛日也太可恶,他竟然将你害成这种模样,好,明天我就向皇上要求出兵,灭了银龙寨为你出气!”昊妃生气的表示。

  天凤姝闻言焦急反对,“娘亲,不要啊,不开赫泛日的事,女儿只是心情不好罢了,女儿答应您以后一定会好好吃饭,您别让父皇去为难银龙寨了!”

  “到这时候了,你还为那负心汉说话,姝儿,善良也要有限度的,那个赫泛日对你这么可恶,应该要狠狠教训他一顿才对!”昊妃不留情指出。

  天凤姝忙摇头,“不要,我不想再和那个人有关系,所以娘亲您也别再管这事了,一切就让它过去吧!”

  “问题是株儿你真能让它过去不再想起吗?你看看自己没精打采的模样,你明白娘亲看的有多伤心吗?”昊妃心疼的看着女儿。

  勉强漾起丝笑颜面对母亲,“娘亲,您常说女儿胆小畏事,经此一事女儿长大多了,这也是一种进步,女儿会让自己坚强起来,不再愁眉苦脸的让娘亲担心了。”

  昊妃疼爱的轻拍拍女儿消瘦脸颊,语重心长出声,“姝儿,振作不是要做给娘亲看,而是要对得起你自己的心,情之一字害人深,娘亲不愿见你沉沦一生不开心,为了让你展颜,娘亲甚至可以派人将赫泛日抓入宫,让他能天天陪着你。”

  娘亲对自己的好,让天凤姝动容的拉着母亲的手,“娘亲,谢谢您,您对女儿真好,只是囚禁了人,却禁不了他的心又有何用,女儿也不想再见到赫泛日了,再给女儿一些时间,时间是疗伤最好的方法,女儿会痊愈的。”

  “姝儿,你能这么想就好,不过我也相信自己的女儿是块人见人爱的珍宝,知道你的好后绝对舍不得放开,或许一切的事是你误会了,又或许他会来宫里找你呢!”昊妃提出一些可能会发生的事。

  天凤姝却肯定的摇头,“娘亲,这是不可能的事,绝对不可能,我和他不会再相见了,今生今世都不会再见面了。”

  她没给自己任何的奢望,因为她负荷不起失望,断线的风筝如何再寻回,失去的永远就是失去了!

  “既是如此,娘亲很高兴你看清了事实,天下好男人那么多,娘亲会为你找到位好驸马的,放心吧!”昊妃微笑告诉女儿。

  是好驸马,却不是她会爱的丈夫,天凤姝回娘亲一个笑颜,但心中的苦涩就只有自己明白了。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