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可儿 > 翻手作云覆手雨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翻手作云覆手雨目录  下一页

翻手作云覆手雨 第八章 作者:可儿

  沐浴后的天凤姝带着一身馨香,懒得再梳妆,放任长发披肩,她穿着单薄的睡衣,独身站在窗边望着夜空,自那次在高地夜游回来后,她就爱上了星月争辉的夜色景致,不知是否是在山上的缘故,从这儿看夜空总较宫里来的美丽,她想将这样的美景牢牢记在脑海里,或许追是自己在银龙寨中仅能留下的最美回忆。

  就在她翘首观星时,突然门被大力推开,发出砰一声,再紧接着又是砰一声门被关上,一个高大人影如疾风般冲到天凤姝面前。

  “该死的,你为什么不见我?”赫泛日一脸冷沉的看着她,身上还带着浓浓的酒味。

  “你喝酒了!”天凤姝先注意到这点。

  赫泛日不悦的伸手抓起她的小下巴,“别管我有没有喝酒,回答我的问题!”

  “我不懂你的意思,我并没有不见你啊!”天凤姝疑问的回视他凶恶的神情。

  “那为何我命人请你到宴客厅用膳,你却都找理由拒绝了呢。”赫泛日指出。

  “我一向不喜欢人多的地方,而且我和席上人都不熟,我以为这是碍于情面的邀请,所以才会婉拒,其实我一个人用膳会更自在的。”天凤姝解释,自然也是逃避可能会见到令自己心痛的情形。

  “那又为什么当我打猎回来时,在迎接的人群里始终没见到你的身影,你该明白我会想看到你,你怎么却从不出现呢?”赫泛日再逼问。

  天凤姝咬下唇,想淡淡带过,“我……我不明白你们打猎回来的时间,而且我也不知道你会想看我,那该也不是重要事吧!”

  “原来那叫不重要的事,因此就算你有三、四天没见到我也无妨,你是想这么告诉我吧!”赫泛日抓她靠近自己,语气阴冷。

  天凤姝微叹口气,“我人都一直在这里,你想看我就能见到我,你还有何不满意呢?”

  “但是你却丝毫都不想见我,因为你根本就不在意、不在乎我对不对?”赫泛日脸色更难看了。

  “我没这个意思。”天凤姝面对他的怒气无奈回答。

  “那就告诉我你是什么意思?告诉我你这几天的心情又是如何?说!”赫泛日下令。

  如何说?难道要说她不想他和黑珍珠在一起吗?若真说出,恐怕引来是他的取笑,哪能真明说呢!天凤姝唯有轻摇头带过,“不和以往一样吗,没什么变化。”

  她那副轻描淡写无所谓的模样更激赫泛日有受到冷落的感觉,火气更大,“又说谎,你真该打!”他粗暴的吻住菱形小嘴,掠夺他想念的甜蜜。

  这屈辱的吻也激起了天凤姝的悲愤,他已经有黑珍珠了,为何还要来招惹她呢?她奋力的挣扎捶打,“放开……我……唔……不……不要,放……放开,不要……”她一直大力转动头,不让赫泛日亲近。

  没想到她会这么激烈反抗,让赫泛日更是恼羞成怒,抱起人就不温柔的往床上一扔,他再扑上床制住她的手脚,不客气的狠狠吻住她的唇,不让她有丝毫的反抗能力。

  那狂烈的吻似要烧去她的五脏六腑般,也像要吸尽她胸腹间所有的气息,她觉得呼吸困难,想伸手推拒却被他钳制住使不出力,他那么恨她吗?恨到想毁去她的生机,杀了她吗?她胸口好疼,但心更痛苦,泪水从眼角滑落,她放弃了挣扎任由他来处置她!

  感受到她似乎平静了,赫泛日才缓缓放开她,却见到身下人儿的无声啜泣,他心中有气,但也有不舍,伸手为她抹去泪珠,“别哭,你不应该惹我生气的。”

  这话令天凤姝猛然睁开眼睛,也悲怒的挥开他的手,“我不能惹你生气,所以就该任由你陪另一个女人去打猎开心,然后在你想到还有一个我时,我就要随时出现,不恼不怒用笑脸迎接你,乖巧的做好你的第二选择,填补你关爱好心上人后所剩下的小小空隙吗?赫泛日,你不觉得自己这么做未免对我太过分了!”说到心酸处,她又泪水直流了。

  赫泛日眉头皱着,顿了会才弄懂她的意思,“你说珍珠是我的心上人?你生气我陪她却冷落了你,所以……你在闹脾气,你在吃珍珠的醋,你吃醋了!”

  脸上的阴霾一扫而过,化成了笑意,原来这女人吃醋了。

  看到他的笑,教天凤姝又羞又情,急着反驳,“没……没有,我没吃醋,我不会吃醋,我没吃醋……”

  “真的吗?若没吃醋怎会泪眼汪汪,又怎会指控我欺负你呢,小女人!”赫泛日边笑边亲亲她泪湿了的小脸。

  她已经如此难过了,他还取笑她,可见得他对她根本无心,天凤姝悲上心头,无法承受的转身将脸埋入枕头,伤心的不想再看到他。

  但马上的他又贴近她,拨开她的发丝,轻轻吻着她的耳垂,听到他一声低叹,“傻瓜,我对你如何你还不明白吗?竟然会乱吃飞醋,真是傻女人!”

  天凤姝闻言停下哭泣,略抬起头看着地,一双哭过的眸子如同浸在水里的两颗黑珍珠,眨了眨后直看着他,娇柔的模样万分动人。

  赫泛日温柔的回现她的目光,手指细细拭着她粉颊上的泪痕,“世上没有别的女人能令我这般迫切的想得到,你对我的重要性也是无人可比拟,小傻子,你就是我的唯一,我也只要你!”他轻啄着她的小嘴。

  “那黑珍珠她……”

  “珍珠只是珍珠,她不会影响到你,不准再乱吃醋了。”赫泛日笑着说。

  “真的吗?”天凤姝歪头看着赫泛日,心中还有疑惑。

  但她不明白这样的自己模样有多可爱,而且她单薄的睡衣在挣扎中衣襟松开了,露出胸前雪白的肌肤,足以将男人的自制力完全打碎,赫泛日脸上笑意逐渐转成深沉的欲念,她的疑问更能让他以行动来证明。

  “我会让你不再怀疑的!”俯下脸,他又吻上了天凤姝,这不单单只是个吻,而是欲望的开端!

  —     —     —

  她本来以为他要用吻来表明真心,让她放心不再有疑虑,可是当吻转成狂风暴雨般,而他的手也不规矩的拉开了她的衣带,探索衣下柔软的身子时,她才明白他的打算。

  “你……别……”没说完的话又被吻封住,丢下他简短又专断的答案。

  “我要你!”

  他要她?这男人太狂傲了,怎……怎可以这么做?天凤姝想反抗,但是突然胸口一凉,在她意识过来前,粗糙的手掌覆上了雪白的小丘,他轻轻的摩擦引来一阵无可言喻的酥麻感受,教她无法抗拒的轻吟出声。

  而接下,更教她震撼是他的唇往下移动,竟然……含任了胸上另一朵花蕊,轻轻啃噬,更逼出她无力的叫喊。

  “啊……不……不要……不……”她伸手想推开他。

  只是这种如蝼蚁般的反抗被他轻易就化解了,赫泛日更大胆的抬起脸俯视她宣布,“我要你,女人,唯有你,我只想要你一人!”

  天凤姝抬起手摸摸他银亮的发丝,“除了要我外,难道没有别的了吗?”

  “如果我要你的人,我也会给你我的人,如果我要你的心,那我的心你就拿去吧!”赫泛日再说明。

  天凤姝展露了纯净的笑颜,心在刹那间盈满温暖,他这是以心易心;对于一向不会谈情说爱的赫泛日来说,这已经是非常难得的回应了,表示他真的很重视她,“我……真的可以拿走它吗?”小手轻滑下,滑到赫泛日的胸口部位。

  大掌抓住了滑嫩小手放在唇边吻了下,“拿你的人来换吧,女人!”俯身再吻住她,这回不再让天凤姝有喘息机会,他快速的脱去了彼此间碍事的衣裳,两人身子亲密交缠,大拳在光裸无瑕的肌肤上越发放肆游移,让情欲更是一发不可收拾!

  一双小手抓紧着赫泛日健壮的肩臂,身上莫名激烈的悸动让天凤姝忍不住娇吟连连,他的唇、手像在她身上放把火,所到之处都意起无可言喻的酥麻感受,还一路往下延烧,现在他竟来到了……!

  “啊……”她娇喊一声,瑟缩的忙想将双腿并拢,却勾住了赫泛日结实的腰,他亲密的进占她最私密之处!

  天凤姝粉颊火红,羞的忙用手盖住了自己的脸,天,他怎……怎么可以和自己这……这样,羞……羞死人了!

  “哈……”看到她的反应,赫泛日又怜又笑,拿开她的小手,“宝贝,你真是我的宝贝!”吻若两点般落下,一反刚才的猛烈,这次他温柔似水,缓去她的羞怯、紧张。

  “姝儿,我的宝贝!”赫泛日的轻柔爱抚迷醉了天凤姝,让她放松了身子迎向心上人。

  当所有的欢爱前戏都到了极至,也磨去了赫泛日所有的耐心,他吻住了檀香小嘴,下一刻也攻城掠地,占有了身下宝贝!

  痛楚席卷了天凤姝,她的叫声淹没在赫泛日的唇里,她不晓得为何会疼,可是她信任赫泛日,身心既然都已归他,无论要受何苦楚她无怨尤!

  她这份柔顺更让赫泛日心疼怜惜,待初次的痛楚消失后,他会用最大的欢愉弥补她。

  不久,纱帐里传来原始美妙的吟和声,痛苦已经过去了,等待他们的将是世间最美的欢快爱恋!

  —     —     —

  轻抹去雪白额上的细小汗珠,如羽扇般的睫毛在净白肌肤上投下一层阴影,手指也抚过她红潮的粉颊和红艳艳的小嘴;她睡着了,憨甜的睡容让地移不开眼,他太贪恋欢爱了,掀起一波又一波的热情,真累坏她了。

  虽然两人的身分相差悬殊,但是她的可人一直令他放不开手,也不愿放手,如今她成了他的人,他就更不会放弃,他要定她了!

  赫泛日轻轻的为她抚顺披散在身侧的长发,这时的他没有银发阎罗的阴狠,只有对怀中女子满心的疼惜。

  在这清宁温馨的一刻,一向不屑向老天许愿的他,突然有个希望,他盼以后天天都能在她的气息中安眠,但是他马上又傲然一笑,如此简单的事,难道他还会做不到吗?何必找老天爷呢,这也不是希望,是一定实现的事了!

  挂着浅浅的笑容,赫泛日将天凤姝密实搂入怀中,在她迷人的香气里闭上了眼。

  —     —     —

  轻微的声响吵醒了床上的人儿,天凤姝睁开眼睛,身子一动却酸疼的让她轻喊了声。

  “公主,怎么了?”小朱和紫紫都来到床边关心。

  “你们怎这么早就来了?”见到两个丫鬟,天凤姝有些惊讶。

  小朱笑答:“公主,都日上三竿,时间不早了,是你今天睡得晚了!”

  这么晚了?天凤姝忙转头看向窗子,果然亮晃晃的阳光已透进屋里了,她怎会睡得这么晚呢?蓦地,脑中记起了昨夜的种种,她血色冲上脸颊,急忙看看四周,床上只有她一个人,他应该是离开了,就不知道有没有被丫鬟们看到?

  “小朱、紫紫,你们今早……呃……可有看到大寨主吗?”

  “有啊!”两个丫鬟一起点头。

  这当场就让天凤姝惊跳起来,忙给结巴巴要解释,“这……这是个……误……误会,你们……你们别想歪了,我和他没……没有怎……怎么样的,我……他……是……是……”

  她的莫名紧张和说不清的话语让两个丫鬟一头雾水,紫紫开口道:“公主,奴婢听不懂你在说什么?大寨主来客房原是想和公主一起用早膳,不过公主没醒,他就交代别去吵公主,并吩咐效婢转告,他和珍珠姑娘去打猎了,但是今天会早些回来的,公主,是不是有什么问题呢?”

  这些话立刻让天凤姝松了口大气,暗骂自己没问清楚,差点就不打自招了,她摇了摇头,“没……没什么,没事。”双脚落地下了床,让小朱伺候穿衣,而紫紫则整理床铺。

  马上的,天凤姝又想到昨夜的事不是会留下痕迹吗?她立刻想阻止,但是一回头太迟了,紫紫已经将被子全掀开,完了,她等着下一刻惊叫声传出——

  不过竟然没有叫声,也没看到血迹,这怎可能?!天凤姝疑惑!

  “公主,你的睡衣怎穿反了?我记得昨天奴婢帮你穿时是正的呀,咦……颈子上还多了那么多的青紫痕迹,为何会这样呢?”小朱说然问起。

  天凤姝红着脸忙用发丝遮掩,有些手忙脚乱想理由说明,“呃……衣服穿反……反了吗?可能小朱你昨天真……真没注意到吧,而昨夜……突然飞进来好多……好多的蚊子呢,我颈子的痕迹就是……就是被蚊子咬……咬的!”

  “奇怪,这间客房一向蚊子很少的,那奴婢找药来为公主擦擦吧!”小朱表示。

  “不……不用了,被蚊子咬也不是大事,很快就会消失的。”天凤姝不自然回答,垂下头掩住眼里和唇角的笑意,她明白了,原来床上的血迹是他除去的,他甚至还为她穿衣裳,没想到却将衣服穿反了;他的体贴教她欢喜又想笑,他又特别说明今天会早点回来,他真的将她放在心上了,因此就算明白他又和黑珍珠去打猎,她也不会再伤心了。

  她不会后悔将自己给了他,就算失去女子最珍贵的贞洁,却开心得到了他的真心,这份亲密让她心不再愁苦灰暗,重新再得到快乐,她相信他会珍爱她,也会解决他们之间的所有问题,让他们能跨越阻碍在一起,永远在一起!

  虽然身子酸楚不适,但是心情愉快的她却是神采飞扬,不再将自己关在房里,她在银龙寨里闲逛,只要上前来向她打招呼的人,都能得到她甜甜的笑容回应,不少人看她的笑看到忘了工作,也有许多人有礼询问几多天没见到她,是不是身子不好,关心的请她小心身体,这让她好开心,没想到寨里有那么多人关怀她!

  有走动和人说话,时间也不会过得那么慢了,一下就到了下午时分,果真未到黄昏,赫泛日一行人就回塞了。

  “老大,你今天怎这么早就叫回寨了,时间这么早,还可以再玩晚一点嘛!”电行边下马边说。

  “这场比赛还有两天,何必那么赶呢!”赫泛日淡淡回答,目光落在人群里那抹雪白上。

  天凤姝微笑的迎视着地的眸光,接着她摆脱广场上的人,往客房走去,她知道他会追上来!

  果然,她才走过个转折,身后就传来脚步声,马上的她就被拥入熟悉的怀抱里,一抬头还没开口,唇就急切封住了她的话。

  一个热吻完毕,她是无力的靠着他喘气!

  “有没有想我?”赫泛日低沉的嗓音问起。

  天凤姝红着脸点点头,“你呢?”她望着地。

  “多此一问!”手指点点她高挺的小鼻头,逗得天凤姝呵呵笑着。

  “今天收获如何?”她偎着地问。

  赫泛日亲亲她额角,“还不错,今晚和大家一起用膳。”

  天凤姝点点头,再娇声要求,“你今天打猎有没有遇上什么有趣的事?告诉我。”

  赫泛日自然不会拒绝了,两人边说着话边相依偎着一同走开。

  —     —     —

  又是一袭睡衣和披散的长发,天凤姝坐在床边把玩发丝等人,他应该会来吧!

  穷极无聊的她玩腻了头发,看着躺在地上的虎王,就蹲在虎王面前手指轻画着它额头自言自语,“人说老虎额头上的纹路像个王字,真是个王字呢,莫怪你是猛兽之王,你这虎王的名字取得真好!”

  虎王低吼两声,将头磨赠着天凤姝的手撒娇,惹得她轻笑,“呵……好痒呢,虎王,我好喜欢你,要不你上床来陪我好不好?”

  “不准!”微怒的声音代虎王回答,赫泛日一脸不高兴的走入房里。

  “你来……啊!”没完的招呼连同人一起被快速的掳上床,大手一挥,纱帐落下,掩住了床上的春光。

  没有多余的话语,直接就是男欢女爱的纠缠,在汗水交融下,共谱云雨之乐!

  许久后,当气息由激烈转为平和时,天凤姝偎在宽厚的怀中,又是累得一副昏昏欲睡模样。

  “珍珠好有趣呢,今晚直拉着……我说话,问的竟然是……皇上到底凶不凶?是不是有人惹他生气就要被……杀头,真是个……可爱的女孩!”话会停顿是因为她在打呵欠。

  “累了就睡吧,别说话了。”赫泛日为她拉好被子。

  天凤姝摇头,“不要,人家想和你聊聊嘛,我有好多话想说呢!”

  “说吧,我在听。”赫泛日顺着她。

  天凤姝撑起精神仰脸望着地,“你要如何处理我们的事?”

  “怎会突然提起这事?”赫泛日回视她。

  “不提不代表没事,事情还是要解决的。”娘亲最爱如此说她,没想到自己也会有说这话的一天。

  “我会有办法,你别担心也别管了。”赫泛日淡然回答。

  “你的办法不能告诉我吗?这该是我们两人的事,应该一起解决啊!”她想明白他要怎么做。

  赫泛日却不想多说,“既然是我将你抓来银龙寨,你算是我的俘虏,那接下的事自然就该由我一肩担起,不再关你的事了,所以你就不要过问了。”

  “可是……”

  “没有可是,我明天还要去打猎,需要养足精神来,睡吧!”赫泛日说完就闭上眼,迳自结束谈话。

  天凤珠无奈,也只好靠回暖暖的胸膛闭眼准备睡觉,可是不知道应对的方法,三个月的期限总会来临,她的心总是不安,只能希望他是真有好法子,或者自己再另找机会问问他吧!

  只是接下来的时间,赫泛日却总是很忙,本以为打猎比赛完后,他就能如同以往有许多时间陪她,但是他突然就忙了起来,白天总是很难见到人,而到了晚上,想到就令天凤姝脸红,他一见到她,话说不上三句,就拉她上床……讨厌的是自己体力弱,在欢爱过后就累的想睡,哪有精力和他说话,放在心上而这段时间,黑珍珠却和她成了好朋友,她爱听她说宫里的事,她也喜欢问她江湖武林的趣闻,两人总能聊得很开心,不过令她觉得纳闷的是每回只要提到感情问题,珍珠本最爽朗的笑容就会添上羞意,让人一见便明白她有心上人,可是问她是谁,她却顾左右而言他,就是不肯明白说,真的很奇怪!

  “珍珠是不是有心上人啊?”这晚,在云雨过后,天凤姝随口问起。

  “或许吧!”赫泛日简单带过,听起来像在逃避般,教本是睡意浓浓的天凤姝多了丝清醒。

  “那是谁呢?”她继续问。

  “这是珍珠的事,你别多管闲事了。”赫泛日不肯说明。

  这样的态度却让天凤姝更起疑,听他的语意明明就是知道,为何不说呢?

  有心上人不是坏事,为何要像见不得人的样子?除非珍珠的心上人身分有问题。

  天凤姝心中突然浮起一个很不好的念头,不会的,老天保佑千万别是她所想像的那样,若真如此,那她情何以堪啊,绝对不要!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